赌徒

第566章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下)

第五百六十六章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下)

其实就连章文自己都没想到,这会儿在这张台子上会这么顺利,因为这几把牌路实在是太好了,六个庄之后紧跟着就是六个闲,章文从下紸开始跟了三把庄,输了一把闲,接着,又跟了五把闲。..今天章文采取的是2-6-2的下紸方法,第一把2千,第二把重注6千,第三把再是2千,如此三次下紸为一个循环,所以,在这一路长庄长闲的牌路中,斩斩获丰!

六个庄六个闲,牌路上的红蓝记录现在齐头并进,在座的赌客都有些吃不准了,到底是继续押闲,还是转押到庄上去,就连章文也是举棋不定,最后他还是希望再出一路长庄,所以他接下来把筹码押在了庄上,只不过下紸很少,属于试探性的。由于很专注,章文没有发觉时静她们已经站在他的身后,无声无息的看着章文在思考投注……

这一把牌虽然投注不多,但是很关键,如果是真的像章文想的那样出庄了,那接下来章文认为还是会再继续前面的牌路,又是一路长庄,而接下来章文是准备重注的。

庄5点,闲3点,果然是庄赢,现在在座的赌客和场外投注的赌客,都和章文一样的想法,希望再出一路长庄,说不定又是六个庄呢,所以都把筹码押在了庄上。只是出人预料的是,章文接下来的这一把推上去了2万筹码,一下子变成下紸最大的赌客了,连博牌的权力都有了,身后的时静和莫心兰都不由得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捂住了嘴,没想到章文会下紸这么大!也就是继红没怎么太惊讶,赌嘛!就是要抓住机会,敢于出手!其实倒不是章文有多大胆,而是今天有些邪火没处发泄,再说时静给出的目标太大了,所以出手也不由得狠了。要不,什么时候能完成宏大的目标啊!当然这都是次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前面赢钱了,现在推上去的都是赢利,心理负担比较小。

买定离手!荷官开始发牌,先发闲家的,由于没有人押闲,所以荷官发玩牌以后直接翻开了闲牌----6点。接下来该章文博牌,不过在这里章文没有像在澳门那样又吹又顶的,呵呵!太难看了,章文只是随手翻开了一张牌,方片K,然后把另外的一张牌慢慢的翘起了一个角,看到有点,于是才渐渐地把牌展看,红桃8;很顺利的赢了,其实翻开牌的一霎那,章文还是很有些紧张的,尽管表面上一副漠然的表情。

到时身后的时静和莫心兰连连拍打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章文这时也发现了身后的几个女人,回头很得意的笑了笑,接着继续准备下紸,现在可不是闲聊的时候。不过笑归笑,章文出手却是一点也不软,直接把刚才的连本带利都推上去了,还另外加了一千的筹码,刚才不是被抽水了一千块嘛!

这一出手顿时成了全场的焦点,四万块的筹码,这是要过三关啊!时静和莫心兰又一次把心提了起来,那不是港币,而是美元啊!只是忍住了没有叫出声而已。

果然,第三个庄又赢出来了。庄7点,闲1点,庄赢。

第四把,章文推上去了6万,比上把又多了2万,惊叹声中,还是庄赢!

第五把,章文再一次推上去了6万,依旧庄赢!连赢之下,整个人都变的杀气腾腾的!

第六把,章文还在考虑是不是要下紸8万,就被时静和莫心兰给按住了,实在是受不了了,这厮简直是在抢钱,都已经连出了五个庄了,还要下重注,太疯狂了,连纪红也觉得看的心跳加速。虽然莫心兰看的是眉开眼笑,热血沸腾,但是这一把也是觉得太冒险了。时静更是打定主意,以后这厮的身边不能留太多的钱,要不然天知道会惹出什么祸来!

在时静和莫心兰的威胁下,章文很是不甘的减少了下紸量,第六个庄押了一万元的筹码,但是习惯性的大家还是让章文博牌,这一把牌很戏剧性的出了一个和,打平了,这也就意味着这一条好路差不多结束了。

章文也就此收手,长出一口气,数了数面前的筹码,21万6千。去掉原有的本金,赢利20万。随着一把和牌的出现,这一条长路也跟着结束了,接下来的牌都是很杂乱,没有什么规律,章文也没有再下紸。

即使这样,也已经让周围的那些人羡慕不已了,特别是还有几个是来旅游的同胞,更是满眼的火热:瞧瞧,人家这一趟出国游,太划算了,不但游玩了一圈,还带回去一百多万,相当于三线城市的几套房子啊!这钱也赢得太容易了!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当时4万,6万的推上去的时候,需要多大的勇气!

去别的台子上下紸,再没有刚才那么好的运气了,能连赢三把的机会都很少,章文刚才的锐气也渐渐地消散了,他知道今天差不多也就这样了,还掉钱一和纪红的筹码,总共盈利了23万多,差不多一百四十万人民币,没想到这一次旅游的最后时刻还会有这样的收获,当真是很让人惊喜!把20万上交给了时静和莫心兰,看着她们惊讶的眼光,章文笑嘻嘻的说道:“就算是我不主动上交,也会被你们没收的,还不如自觉点,还能剩点零头!”

“嗯!不错,算你识相!”莫心兰和时静相视而笑,这家伙的脑筋转的还是很快的,已经猜到了她们下一步的动作,居然主动投案自首了,不但皆大欢喜,而且还给自己留下了三万多。

剩下的两天,把几个著名的景点都去玩了玩,再就是章文带着三个女人大肆的购物了,充分的暴露了一个赌鬼的习性,反正是赢来的钱,怎么舒服怎么用。

“呀!这件衣服好漂亮!”

“买!不就是八百美元吗?一人一件!”

“这双鞋看着真舒服,样子也好!”

“买!不就五百美元吗?一人一只!”

“看!这个牌子的包,在国内要卖到两万人民币呢!”

“买!不就是一千多吗?一人一个!”

“哇!这一对双胞胎好可爱!像芭比娃娃一样……”

“买!不就是俩小孩吗?……额!这个还是算了,没标价……”

虽然一副暴发户的嘴脸,但是几个女人却是迎来了这次旅游最欢乐的时光,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肆无忌惮的吃喝玩乐,虽然时不时的被这个暴发户揩点油,但是,好像连个起码的警告都没有!

就连纪红也深受感染,好像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轻松欢乐过,忍不住有些嫉妒纪清了,怪不得嫁了人以后,一直是一副心满意足,神采奕奕的样子!

可是欢乐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终于还是要回去了……

……

老顾他们比章文早了三天回来的,这一次也算是有所斩获,回来以后,那一个加强排的亲戚已经回去了,这让老顾着实的松了一口气,还得说是老顾有策略,自家的事自家解决,临走时让李九妹解决剩下的问题,还留下了十万元钱,这不是重点,关键是还留了一句话:剩下的钱就算是你的。为了这句话,李九妹马上积极行动起来,精打细算,厉行节约,同时在几个姐姐姐夫面前也是大叹苦经,把老顾说的好像已经快到破产边缘了。

虽然李九妹也知道自己的那套房子是保不住了,对于自己的弟弟还是要照顾一二的,但是也向老两口提出了个要求:每个姐都要给她1万元,算是补偿,这一下这些姐姐姐夫都呆不住了,什么事啊?来玩一趟还欠了一万元的债,当然,也没哪个姐夫打算给,李九妹也知道,只不过是埋个伏笔,省的下回过什么节又巴巴的跑来一大帮子人,再说等到小弟结婚时,家里也不会再好意思向她开口了!看看,丰富的社会经验就是在斗争中迅速的积累起来的。

临走,李九妹还是按照老顾的意思每家给了三千元!不是五千吗?对呀,现在省下来就是自己的,李九妹又擅自做主调低了两千。老顾给的十万元愣是被李九妹留下来了三万多!老顾听了李九妹的汇报,忍不住放声大笑,又省下来了三万多,还杜绝了后患,该奖!三下五除二,老顾就把李九妹搬到了**,剥了个精光……

……

纪清接到电话,知道章文他们要回来了,心里好不激动,这两个星期虽然生活没有什么变化,家里有欣儿和曦儿,还有苗香,一点也不乏热闹,但还是感觉少了什么似的,一点也不踏实,天天在计算着章文回来的日子,现在好了,马上就要到家了,纪清连忙让苗香去借了一辆车:“快点,这一次他们有好多的东西呢,我也要和你一起去机场,宝宝都想爸爸了!”

“嘻嘻,也不知道是谁想爸爸了?知道了!还早呢,飞机还要四个小时才到呢!”苗香从没看到纪清这么慌乱过,忍不住笑道。

“哎呀!早点去嘛!万一堵车怎么办?苗香,你看我穿这一套衣服,好不好看?要不要再描点妆?”纪清对着镜子看着,还不时的问道。现在倒是苗香在抱着孩子。

“嗯!青青姐,你好漂亮哦!”苗香由衷的赞叹这纪清由内而外散发出了的美,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里好像还缺了什么!

“等你以后嫁人了,就会和我一样了!”纪清开心的说道。

“哦!……”

……

商悦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浅浅的笑了起来,总算是这几天的辛苦没有白费,重新编排的赔率表终于差不多定型了,模拟下紸了两天,效果还是很让商悦满意的,忍不住心里得意:看你怎么办?我就不信你不眼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