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67章 恢复本性

第五百六十七章 恢复本性

晚上,章文的家里可是热闹极了,加上苗香和时静一共有八个人呢,特别是小凡凡,虽然搞不懂为什么爸爸和还有一个妈到哪去了,但是现在见到了却是兴奋异常,嘴里还只会简单的爸爸,妈妈的叫唤,但是肢体语言却是表达的很清楚,一会要章文抱,一会又要莫心兰抱,章文此时的心里是享受极了,莫心兰更是热泪盈眶的,不但是小凡凡和她很亲热,就连欣儿和曦儿也是和莫心兰极亲热的,这一点让时静都没法和莫心兰相比,也很无奈,两个女孩子被时静管的太严了,所以见到时静多少都有些敬畏,没有和莫心兰在一起时的轻松。

最吸引人的还是这次买回来的东西,章文在赢钱之后的暴发户行为,在这里受到了两个女孩子的充分肯定,尽管给欣儿和曦儿买的都是些小玩意,但是她们可不管,买给莫心兰和时静的衣服鞋子,她们照样也试着穿戴起来,都是少女了,穿起来也是有模有样的,更显靓丽,就是还稍显单薄些。

你说这家里能不热闹吗?连平时早该上床睡觉的小凡凡也是赖在莫心兰身上,不肯去睡觉,再加上一屋子的女人和女孩叽叽喳喳的,章文感觉到挺享受的,就是看到苗香有些失望的样子,心里有点过意不去,章文根本没有想起来给商悦和苗香买什么东西,现在♂有些尴尬了,还是考虑的不周到啊!

不过还是时静及时的化解了章文的尴尬,她拿给了苗香一瓶香奈儿香水,还有给商悦的一个精致的小包,也是香奈儿的,章文都想不起来她是什么时候买的,当时光顾着掏钱了!

“苗香!这是这次老板给你们俩买的,你不爱带包,就拿香水吧,把这个包带给商悦!老板出门可是一直惦记着你们哦!”时静对苗香笑着说道。

“真的?谢谢老板啊!我还以为没有我的呢!”苗香还是很好哄的,心思比较单纯,有点心事也都写在脸上。

“嘿嘿!应该的,应该的!”章文脸皮这么厚的人此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热闹了好一会儿,吃完了纪清给她们做的宵夜,苗香心满意足的回去了,没办法,今晚上这里睡不下了。时静和莫心兰睡在了一起,还有个小凡凡,好长时间不见,小家伙缠着莫心兰不放,这让莫心兰心里面很是满足。

两个女孩子也回房休息了,不过趁着时静不注意,偷偷的把时静和莫心兰新买的衣服都顺回了自己的房间,关起门来,偷偷的穿戴臭美呢!章文看到了,悄悄的伸出手做了个V的手势,很支持她们这种爱美的举动。

卧室里,纪清这会儿开始活跃起来了,把章文给她买的衣服都穿戴了起来,左转右转,在章文面前展示呢,刚才在那么多人面前,纪清没好意思穿起来。

“这件好!显得很苗条,那件开口太低了!”纪清转动着身体说道。

“我怎么觉得那件好?显得很有曲线,很吸引人啊!”章文色色的说道。

“那……那我以后在家里穿给你看,别让我穿出去!”纪清有些为难的说道,在外面纪清还是喜欢穿的保守一些。

“呵呵!女为悦己者容!没问题!”章文还是很喜欢纪清的很传统的一面的。

章文给纪清讲述了这次出境游的过程,和以往一样,纪清只对衣食住行有兴趣,其中对于吃的东西最感兴趣,反而是章文在赌场里大杀四方的彪悍战绩,纪清没有什么特别的兴奋,只是当个乖巧的听众,她并不在意章文的输赢,只关心章文以后的打算。

“那你是说,你很喜欢国外的居住环境喽?”纪清也是很感兴趣,因为纪红一直想让她也住过去。

“嗯!是挺好的,很开阔很自由,很田园的风格!”章文回味着说道。

“呀!我也喜欢这种田园生活!”纪清很向往的说道。

“唉!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赚够钱,要想买个庄园可是要不少钱的。”章文想想,还是觉得这种生活好像离自己太远。

“肯定可以的!不是说我们几个一起合起来买吗?”纪清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就算是合起来买,她们几个是没什么问题,我还是差得多呀!要不我把你卖了?”章文叹道,随即抱着纪清开玩笑的说道。

“你舍得吗?”纪清缠在章文身上,尽情的放开自己。

“嗯!是舍不得,我想了个好主意,把你姐卖了,就差不多了!”

“去你的!小心我姐听见,以后你要移民可是全要靠我姐来操办呢!”

“好了,不说这事了,先把这新衣服脱了吧,省的都弄皱了,不是还买了胸罩内裤嘛,该试试这些东西了!”

“嗯!我就知道你又在打坏主意了!”

“嘿嘿!来,我善解人衣的!”

“我……我自己来……”

“我来!我更熟练些……”

“……”

……

第二天,章文重新回到了茶叶店,又回归正常的生活,一进门,就发现苗香已经把四个包子给他买好了,而且身上透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呵呵!她到是实在,马上就给自己用上了,得了一瓶香水,还知道献殷勤了!

“谢谢老板送的包!”商悦也过来低声的说道,不过,她可是详细的问过苗香,送香水和包包经过,她才不信那是章文想着要买的。

“呵呵!谢什么呀?喜欢就好!最近有什么重要的是吗?”章文笑道,从美国回来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都挺正常的,没什么大事。那个包很贵吧?”商悦问道。

“还行吧!几百美金吧!”章文装模作样的说道。

“哦!你的面子可真大,这包折合人民币可是要一万五呢!”商悦钱笑着说道。

“啊?差不多吧,好多东西都是一起付账的,我也没注意!”章文虽然加了美金两个字,但是还是低估了这种奢侈品的价格,靠!一个包要一万五千块,怎么时静也不说一声。还好自己回答的机警,要不然不就穿帮了嘛!

其实已经穿帮了!

看着商悦笑笑的离开,章文总觉得怪怪的,女人聪明了就是麻烦啊,还是苗香这样的单纯点的好糊弄。商悦这样的还非要时静来坐镇才行!嘿,要当个辛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队伍不好带啊!

接下来的几天,章文一直在整理他那些美国拍的照片,特别是那些骑马打枪,还有各种武器的照片,另外那些转着各种兵服的照片,也是回味无穷。

再就是和老顾胖子等人一起搓麻将,斗/地主,好久没有享受这些本土的娱乐活动了,再加上老顾和胖子都赢了钱,老百和老余合在一起玩,所以玩的倒是尺寸不小。就是没有睹球,连足彩也是没怎么研究,只是跟着刁学富的单子胡乱买了几份,这让商悦暗暗的有些着急,怎么去了一趟境外游,回来转性了?那自己刚研发出来的赔率表不是用不上了吗?那不是影响自己的下一步的计划吗?这真是急死人,商悦百思不得其解,只能一再的忍耐着。

……

其实不是章文转性了,而是他这几天一直在对比国内外的生活,别人是去有玩的,他可是以实地考察实地感受为目的的,更纠结的是,时静给了个算是明确的承诺,但是前提要求太高了,喜忧参半啊!所以这两天的心思还没有回到足彩上来,再说下一期的足彩要到16号才有。最后还是老白又提起了彩票的事。

“章文,明天的足彩有没有推荐?”老白理着手里的牌说道,几个人这会儿在斗/地主,老白和老余这几天和章文他们玩牌玩麻将居然是赢家,俩家伙现在都是攒私房钱的货,老余就不用说了,多少年了,经验十足。老白则是刚刚开始新奇而刺激的攒私房钱的生活。

“嗯!我看看吧,回来以后还没有好好的研究过,今晚上我看看。”章文说道,这一把是老顾当地主,所以这会儿趁着老顾还在考虑怎么对付三个农民,和老白闲聊着。不过章文这次在拉斯维加斯赢钱的事并没有和他们说,生怕这些货受刺激,到时候也跑到美国去惹祸。不过这两天玩牌章文是输的,还别出心裁的付的都是美元,所以这几天这帮货可喜欢照章文来玩牌了,每个人兜里都踹着几张美元。他们只知道章文赢了三万多美元。就是时静给他剩下的那些。

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商悦在一旁听到了,很是高兴,还真怕这老板真的转性了,不玩足彩和睹球了,那自己的努力不是白费了吗?

“靠!又输了?怎么回来以后就没赢过钱?真是邪门!”章文等到玩牌结束,几个人都走了以后,忍不住嘟囔道,今天又是一千多美元被骗走了,人家当地主都赢钱,怎么自己一当地主这些农民就造反呢?个个揣着两三把炸弹,每次都把章文炸的七荤八素的。

“老板,明天的足彩,你是买14场的还是任选九?”商悦一边收拾着茶几上的茶杯和烟灰缸一边问道。

“还是传统的14场吧!任选九的奖金太少了,上一期才77块钱。”章文想了想说道。

“哦!那你明天的投注单给我看看!”商悦貌似很随意的说道。

“好啊!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推荐?你的推荐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章文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有些猴急的问道,商悦都有点想哭了,好不容易这老板又恢复本性了,还以为他改邪归正了呢!

“没有!就是提点参考意见!”商悦居然有些腼腆的说道,心里真是有些紧张,这新研发的赔率表到底有没有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