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70章 牛刀小试(下)

第五百七十章 牛刀小试(下)

“对不起,我还没这打算!”

商悦的脸色大变,冷冷的回了一句!

这一下,章文倒是挺尴尬的,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是不是年过三十岁都这样啊?章文应对这种情况可就没有什么经验了,只好时收声闭嘴,还是研究自己的赔率吧。一时间,店里的气氛有些沉闷了。

其实这还是时静和章文闲聊时提出来的,现在时静和章文的联系非常的频繁,事无巨细都要掌握得清清楚楚,大内管家的角色已经提前就位了。今天章文也就是把时静的想法给表达了出来,没想到,引起这么个结果,看来这玩意还是需要讲究技巧的。

不过还好,没多久老顾、胖子还有老白都来了,又来从章文身上骗美元了,还真是邪门,自从带回来这几万美元,章文和他们玩牌就没赢过钱,现在都拿他这里当银行了,昨天彩票没赚到钱,老白还输了512元,这不,几个人不约而同的都跑来赚钱来了。

现在老顾他们变得很有默契了,只要是章文叫牌,肯定没人和他抢,都很客气的让他当地主,接着这一群穷凶极恶的农民就开始真的斗/地主了,这种情况非常的讨厌,因为有的人手里就算是有好牌,看到章文叫牌了,也不叫牌,都等着赚美元呢,结果往往是农民的牌好到爆,手里的炸弹比地主还要多,这还赢的着吗?

“皮蛋炸弹,我就不信了,这回还赢不到!”章文甩出了6张Q,手里还剩一张牌了,恶狠狠地叫道,总算是该赢一把了吧!

“嗤!你以为有了6个老娘们掩护就能跑了?我这还有7个丁钩呢!专门勾引良家妇女……”老顾很猥琐的笑道,扔出了7张J。手里的装逼扇子又开始煽起来了。

“日啊!这都赢不到?你有病啊,拿那么多J?丫的手里三把炸弹才叫一档?”章文这会儿恨不得阉了这老货。

“嘿嘿!要不然你怎么会上钩啊?少废话,付钱!又是三十美元到手了!”老顾摇头晃脑的伸出手,一点也不客气。

“呵呵!真是好啊,每天我老婆拿着这几张美元当宝贝似的,要不咱们明天玩的再大一点?”胖子也眉开眼笑的说道。

“是呀!我老婆天天往银行跑,几十块美元也去存一趟!”老白也乐呵呵的说道。

“唉!不玩了,拿去分吧!明天还是拿点人民币出来和你们玩!”章文又扔出一张百元的美金,有气无力的说道。一下午就没赢过一把牌。

“别呀!还是美金过瘾!你当你的美国大地主,我们还是当个善良的农民!”

“对呀!这多好啊!下一期的彩票钱又有了!真是章大善人啊!”

“还不知足?还善良的农民?你们这帮刁民!都给我滚!”章文怒道。

章文赶跑了几个嘻嘻哈哈的农民兄弟,心里真是郁闷!又输了好几百美元。怎么赚了点美元,回到这来就水土不服了?以前斗/地主的水平可不差啊,基本上8以上的牌都能记住了,还真是邪门。

“商悦!去给我换成人民币,省的这帮孙子老是惦记着我的美元!”章文闷闷不乐的叫道,倒是把刚才和商悦闹的不快的事给抛到了脑后。

“哦!知道了,我去帮你存起来,再给你那些现金来!”商悦一看章文的样子就知道今天肯定是又输了。

“老板!又输了?”苗香却是不善于察言观色,而且一点也不知道照顾章文的面子。

“什么叫又输了?……嗯!这三个农民相当的可恶,良心的大大滴坏了!要不你现在追出去帮我把他们揍一顿,顺便把我的美元抢回来?”章文YY的想着说道。

“我不去!我师兄说了,要帮着农民,要打也打狗地主!要不明天他们当地主的时候,我帮你!”苗香想了想说道。

“这就是钱一教你的?什么混蛋逻辑?还明天?三个地主打我一个农民?你比他们还要狠啊?你到底是不是我店里的人啊?”章文气急败坏的说道。

“谁叫你老是欺负我来着?还不让我去纪清姐那里吃饭!”

“我……我……”

这回连商悦也忍不住的笑了,俩人都是很欢乐的表情……

“唉!果然是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近则不逊远则怨!”章文哀叹道。

……

章文改变了策略,马上止住了颓势,接下来的两天又和老顾等人斗了个旗鼓相当,当然这都是小事。重点在于这一期的足彩,章文加大了投资的力度,按照以往的规律,应该就快要出大奖了,虽然这一期的足彩都是德乙、法乙的比赛。销量不会太高,但是章文还是决定把投注额提高到四千元。

等到老白和刁学富的单子出来了,章文拿过来参考了一下,这一次还行,大家的意见比较统一,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分歧,,只有个别的一两场比赛在单选和双选上有点不一样。老顾现在也开始拿着三个人的单子自己再重新组合,当然其中还是以刁学富的单子为主导,又是一张512元的复式投紸,还是5份。

“商悦,你的推荐出来了没有?”章文最后还是不放心,行看看商悦的推荐,希望她的推荐也和自己的选择不谋而合。

“在这呢!你看看,这5场我感觉比较有感觉!”商悦现在有把握的比赛都说成是有感觉。

“5场比赛?我看看?”章文看了看商悦推荐的比赛,有2场和自己的不一样,这倒是让章文有些难以取舍了。

“这场比赛我觉得应该全选,感觉客队赢球的可能性很大!”商悦同时还支出了章文的投紸单里的一场比赛的勾选说道。

“让我想想,再想想!”章文翻开赔率仔细的看看初盘到现在的变化。现在要是把商悦的2场比赛都融合进去,再加上多一场全选,那投紸额就太大了,快两万了,但是对于自己的选择章文也是信心十足,没道理改掉啊!最后章文把原来的一场比赛全选变成了双选,再把商悦的推荐加进去了一场,还是维持四千左右的投紸金额。这已经是这一期足彩最大的投紸力度了,因为这一期的销量只有一千万元都不到。最后让苗香拿着单子去出票了。但是心里还是不怎么踏实,没有那种很自信的感觉。

要不再买几场单场的,商悦给出的推荐都是标准盘的单选,所以赔率不是亚洲盘差不多的1赔1,而是2.8或是3.2这样的赔率,最低的一场却是只有1.4的主队赢,所以按照商悦的推荐下紸,只要赢出来2场就可以保持不输了,章文拿起电话给胖子打了个电话,把这5场比赛报了上去,每场5千。现在章大官人也是财大气粗了,身边的本钱很充足。

“都是标准盘?你什么时候开始玩标准盘了?”胖子和是诧异的问道。其实胖子现在的睹球的客户已经所剩不多了,有些是自身出了问题,销声匿迹了,有些是经常拖欠,被胖子给删除了,还有些是输光了,反正胖子现在的宗旨就是稳定压倒一切,年纪大了,又有了自己的事业,胖子也不愿意在承担太多的风险。当然,章文这样的客户他是非常欢迎的,心里有底,放心啊!再说还是楼上楼下的住着,讨债都方便!

“没什么?就是想试试看标准盘的玩法!”章文没有说是商悦的推荐。

“哦!有把握吗?有把握的话,我也跟着下一点紸。”胖子问道。

“说不清楚,一半一半吧!”

“那我就跟着你下紸一半的一半吧!你打5千,我就跟1250块!”胖子的理解能力还真不是盖的。

“呃!到底是本科文凭拿到了,这理解能力还真是强悍!”章文听了很佩服的说道。

“那是!”

晚上,章文倒是真的没有通宵看比分,几千块钱还不值得通宵看着,再说,章文现在晚上真的很忙啊,陪着纪清和莫心兰健身,说健身那是好听的,其实就是当压腿的肉垫,还要上上下下的帮着她们拉伸,更艰巨的任务是每天还要给儿子当马骑一会儿,有时候欣儿看到了,还抱着弟弟一起骑了上去,章文直接就肚皮着地了,当个好爸爸容易吗?好身板就是这样被乒出来的!

第二天是星期六,晚上还要去开家长会,章文上午九点多才来到店里,近的店门就感觉气氛不对,胖子坐在店里虎视眈眈,很有些兴师问罪的意思。

“胖子?你怎么这么早啊?不会又被巧妹收拾过了吧?”章文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老婆和我好着呢!我是来找你算账的!”胖子气哼哼的说道。

“我没有得罪你呀?我知道,最近把美元换成了人民币,你们都不怎么乐意,但是你们就好意思天天的赢我的钱?把欢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章文估计是为了这事来的。

“没跟你说这个!我是说昨天在我这里的下紸!什么叫一半一半,你丫的有病啊?你说一个一半还不够,还说两个,害得我只下紸了1250块。”胖子愤愤的吼道。

“啊!就为这个?我说的一半一半就是输赢各半的意思啊!”章文解释道,同时预感到昨天的下紸很可能赢出来了,就是不知道赢出来了几场?

“靠!那你不会说至少赢一半?跟我拽个什么文词?”

“那,你的意思是昨晚上的下紸赢了?”

“废话!要不然我能这么生气吗?”

“啊?……坏了!“

章文心里一紧张,马上想到自己的彩票可能要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