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71章 迷惑

第五百七十一章 迷惑

章文没心思和胖子计较,迅速的打开电脑,想看看昨天比赛的结果,这是商悦已经恰到好处的端着刚沏好的茶过来,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看过了,你的足彩中了12场,错了两场。”

“哦!又错了两场!……”章文有些失望,但是也在情理之中,要是足彩这么好中奖,那大家不都去买彩票了?不过,现在章文最关心的是错了哪两场,还有,商悦推荐的比赛对了几场,所以手里还是没有停下来,继续把比赛结果都翻出来,仔细的对照着查看。

商悦推荐的比赛对了4场,错了1场,错的这一场比赛是和章文意见统一的一场比赛,也就是说,大家都认为是选3,结果却是出了个1.还有一场就比较可惜了,章文已经是双选了,却还是没能选对,而且这场比赛,昨天商悦还提醒自己最好全选的。

5场推荐又对了4场,这个准确率可是不低了。而且不是亚洲盘,而是标准盘的胜、负、平。章文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商悦,不过没有说什么,他需要仔细的消化这件事,再说,胖子还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章文也不愿意胖子知道昨天下紸的几场比赛是商悦推荐的。商悦也是抿着嘴,把茶杯放在了章文的面前就轻轻的退开了,好像一点都没有在意的样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应该还是巧合?或者说是真的这一段时间感觉非常的好!这种情况章文也有过,有的时候状态非常的火热,几场比赛全对或者是只错一场。

但是章文就算是状态好的时候,也只是下紸亚洲盘啊!现在商悦推荐的都是标准盘的胜、负、平。而且还都是单选,这就比章文又高出一筹了。另外最直接的收益就是昨天晚上的5场单场下紸,每场下紸5千元,虽然错了一场,但是赢利还是达到了2万7千元。因为除了一场比赛的赔率是1.4以外,剩下的四场比赛的平均赔率是3.0,也就是说赢出来是赢1万,输了的话只是输掉投紸的5千元。难怪胖子会情绪这么大,原来一半的一半,让他一下子少赚了两万块。

不过现在章文没兴趣和胖子理论:“行了!再怎么样你也是赢钱了,少在这里唧唧歪歪的,我又没让你这么理解我的话!别以为拿了张买来的文凭就当自己是数学家了!”

“好好好!算你狠!大不了我下回下紸和你一样,省的再出错!”典型的虎头蛇尾,胖子马上就凶不起来了,还讨好的把章文昨天的赢利给放在了桌上。

“没事就赶紧滚蛋!我这忙着呢!”章文这回更是不客气的说道,他想一个人好好想想这个奇葩的推荐!

“嘿嘿!那我先走了,记得!要下紸,打我电话!”胖子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的,去的时候,却是撒着欢的跑的,睡了一晚上就赚了六千多块钱,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章文还在为商悦的推荐找个最合理的解释,要不然想不通啊!标准盘的推荐,能一下子推五中四,这也太强悍了。更何况还都是德乙、法乙这些不太熟悉的球队。

“商悦!你的推荐就只是凭感觉?”章文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差不多!其实没有什么啦!我只是推荐,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再说,我推荐的也只是仅供参考,你还是要再考虑多加点勾选的嘛!”商悦感觉时机还不够成熟,还不能把自己的底牌暴露出来。而且商悦也觉得这两次是比较顺利的,平时模拟测试的时候,并不能一下子推出这么多场比赛,也就是两三场而已。

“哦!这倒是有点道理!旁观者清!真的要是这么准,那不是成了印钞机了!”章文有些恍然的点头说道。

整个一下午,章文都在研究这张彩票,很有些阿Q精神的给自己找了N多的解释:这五场比赛是从14场比赛里挑选出来的,而且还有一场是赔率只有1.4的比赛,章文也是直接单选的3,所以商悦剩下的比赛4场推中3场也就不足为奇了,就是不知道她的这种良好的感觉能够维持多久!

毕竟这一期的足彩一等奖也有三十万呢,章文倒是很期待商悦能一直这么有感觉!

……

到了下班的时候,要不是时静打电话来,章文都快忘了今天还要去参加欣儿的家长会的,还好时间还来得及,章文先去时静的银行去接时静,然后俩人一起去参加家长会。

这大概是章文第二次参加家长会,班主任老师是个中年男老师,是教化学的,在台上讲的**四射,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前景,章文还是听得昏昏欲睡,脑子里倒是不时的在想着彩票的事,反正有时静在呢,也用不着自己操心。等到了开完家长会,老师还特意的点了曦儿的家长稍微多留一会儿!得,这下连章文也跟着留下来了。

原来曦儿是班里的第一名,老师有意让她担任班干部,想和时静沟通一下。对于不请自留的章文,老师就很纳闷了。

当然,时静很婉转的说明了曦儿和欣儿现在都是有她来教导的,原因是章文的事业太红火了,太忙了,没时间照顾道孩子,章文在一旁厚皮老脸的一点也不客气的连连的点头。班主任老师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曦儿和欣儿都是时静在管教,不过老师马上就给出了很客观的评价,曦儿是德智体全优的好学生,欣儿就差一些了,属于思维比较活跃,喜欢耍小聪明的,表现尚可的学生,成绩也是中上,需要家长多加管束的同学。得!这女儿还真是很像自己,还好有时静在一直严加管教。

“我说你开个家长会就不能认真的听听啊?”时静和章文出来的路上,时静嗔怪的说道。

“我没睡觉啊?你知道的,我一上课就想睡觉,今天我还以为你会表扬我呢!”章文很差异的说道。

“你是没睡觉,两眼直勾勾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是不是又在想你的彩票呢?”时静看着章文又好气又好笑,又像是回到从前一样,这家伙一上课就睡觉,有几门课的老师都不稀罕搭理他,只要不发出声响就随他去了。

“嘿嘿!知我者唯时静也!这几天的是有点蹊跷,你帮我分析分析!”章文看到天色已晚,趁着每人,伸手还揽住了时静。

“要死了!放开,这是在学校呢!……你刚才说的什么事,你快点说!”时静很有些惊慌的叫道。

“啊!是这样……”章文讪讪的放开了手,然后把这两期商悦推荐比赛的事说了一遍。然后问道:“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平时不睹球的人,推荐的居然这么准,我要是完全按照她的推荐下紸,很有可能是中二等奖的。”

“嗯!是挺奇怪的,足彩这东西我也不懂,也许是感觉比较好?你那张赔率表还在用吗?”时静也不是万能的,对于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

“没怎么用了,现在那张的赔率表的胜率很不稳定,所以有时候反而会影响我的思路,我就没怎么用,再说赔率表对于足彩的选择没有什么帮助。”章文如实的回答。

“那就再看看,也许真的是一时的感觉比较好!对了,最近商悦的表现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时静问道。

“挺好的啊!做事也很认真,就是上次我说要给她介绍个朋友,她倒是给我甩脸色看了,真是好心没好报!”章文很是郁闷的说道。

“啊?谁叫你多嘴的,这种事也要讲究个技巧的!我说,你帮不上忙,也别给我添乱啊!本来我是想找个时间和她好好的谈谈的。”时静很恼火的说道。

“我不是就想让她过得正常些吗?”章文真后悔自己交代的太彻底了。

“哼!你也知道现在这样不正常啊?算了,你只要守住本心就可以了,她的想法我多少还是能猜到些的,有时间我和她谈谈。”时静其实一直很看重商悦的。

“也好!你们俩才是同一类型的,也许谈起来更加容易沟通!”章文点头说道。其实他心里也有点感觉的,只是不愿意去面对,更想不出什么对策。

“嗯!她是个聪明人,只希望她不要钻牛角尖。”时静也点点头说道,然后有些迟疑的问道:“你说,她会不会把你那张赔率表修改好了?所以最近的推荐才会那么准?”

“不会?就算是修改好了,也只是对亚洲盘有参考效果,对于标准盘没什么大用啊?”章文想了想,觉得不太可能。

“好!也许是我想多了,你就静观其变,不要玩的太大就好了,我警告你啊,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商量办理移民的事了,你别给我惹祸!”时静说道。

“啊!这么快?可是我还没赚够钱呢!”章文惊讶的问道。

“嗤!等你赚够钱,我就真的变成老太婆了!唉,真是欠了你的,什么事都要替你操心!”时静叹口气说道。

“那我不是一直也操心着你吗?”

“走!送我回家!”

“哎!我就是这么想的!”

“送到楼下就行了!”

“啊?不让留宿啊?”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