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93章 彩票风波(下)

第五百九十三章 彩票风波(下)

就为了这么一张彩票,双方斗智斗勇,还要拼毅力,连老顾和胖子这里有些吃不消了,而那对夫妻和他们请来的所谓同乡更加的撑不住了,班也不上了,年终奖也没了,再算算还要付给这些同乡来帮忙的费用,这损失太大了,每天一跪就是一天,就回家吃那么一顿饭,已经有几个同乡开始抱怨了,同时开始讨要帮忙的费用了,还有几个已经回去上班去了,再陪着闹下去不但外快赚不到,连工作都要丢了。这让这对夫妻感觉现在是骑虎难下了。

现在更让人担心的是,你有下跪的狠招,人家的应对招数更绝,索性连面都见不到了,变成自家在唱独角戏了,连围观的人都大大的减少了。

第四天一大早,彩票店依旧没有动静,联防队倒是早早的守在那里了,连那些混混都不来了,这对夫妻彻底的慌了手脚,拼命地拍打彩票店的门,可就是没人出来。反倒是被联防队的人过来警告了几句。

那对夫妻还有那些亲戚同乡当中有知道老顾的,带着众人心急火燎的找到棺材店去了。老顾的老婆在棺材店坐镇呢,门口还有几个混混在晃悠,老顾准备的够充分啊!

“大姐,我们错了,我们愿意拿五十万了解这事!”这回那对夫妻一上来就表态了。

“你们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这里是香烛店,都出去,别影响我做生意!我可警告你们啊,来我这的客人心情都不怎么好,你们别在这里给我闹事!也别搞下跪的那一套,要下跪也行,一人穿一身麻衣在门口跪着!”老顾的大老婆明显的是做足了充分的准备。

“大姐,我们真的不是来闹事的,就想把这事尽快解决了!”那对夫妻焦急而又疲惫的说道。

“那你去找彩票店啊。跑到我这来干什么?”老顾老婆把眼一横的问道。

“彩票店都两天不开门了,我们找不到顾老板啊!”

“哎呦!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家老公我也是一个月才见个一两回,等着吧!”

“大姐,你帮帮忙吧,我们真的是想把事情了了,拿了钱我们就走,保证不再来闹了!要不,你把顾老板的电话给我们。”

“好吧!看你们也挺诚心的,我就帮你们打个电话吧!”

老顾老婆用店里面的座机给老顾打通了电话,先是小声的把情况说了一遍,然后直接开了免提让老顾和他们谈。

“怎么着?你们不跪了?你们多厉害呀,吓得我都不敢开门营业了!”老顾电话里还带着怒气叫道。

“顾老板,我们商量过了,愿意就拿五十万把这事了解了!”那男人对着电话说道。

“五十万?嗤!那是三天前,今天是第四天了,只有二十万了!”老顾电话里哼道。

“啊?顾老板,你怎么能这样啊?我们是诚心来解决问题的!”那男人大惊失色道。

“我怎么了?本来就是我自己拿出钱来送给你们的,我还后悔了呢!要不是前几天把话放出去了,我连二十万都不想给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今天就是二十万,明天是十万,过了明天,一分没有,我还要告你们影响我做生意,赔偿我的损失!”老顾在电话里口气非常的强硬。

“不行啊!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谁说话不算数?谁他妈的退了彩票又来要奖金的?少废话,要不要?不要我挂电话了!”老顾大怒道。

“我……这……”那男人回头看了看老婆,在看了看一起来的那些亲戚同乡,这会儿居然全在点头,可是真的害怕了,过了明天一分钱都没有了。那男人还不死心的问道:“能多给点吗?三十万!”

“你当菜市场买菜呢?讨价还价的,就二十万,要不要?不要我就挂了,要的话,我现在去给你们取钱去!”老顾一点商量的意思也没有。

“那……那……好吧……”那男人满心不甘的说道。

“到彩票店门口等着,我取完钱就过来。”

一帮人神色黯然的回到了彩票店门口,多跪了三

天,吃力不讨好,反而是少了30万,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老顾他们这回都在章文的店里喝茶呢,五十万现金早就提出来了,成心多凉他们一会儿,所以不急不缓的喝着茶,再聊一会儿。

“银行转账不就完了?还费这么大劲提现金出来?还搭上一个密码箱。”胖子很是不满意的说道。

“你懂个屁!这么做的好处等会儿你就看到了!”老顾对着胖子骂道。

“真是老奸巨猾啊!”章文有点看懂了老顾的意思。

“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提现出来?”商悦也有些没明白老顾的意思,凑到章文的耳边小声的问道。

“嘿嘿!等会儿你就明白了!”章文心照不宣的和老顾说的差不多的话。

“讨厌!”

……

等老顾他们笃笃定定的晃到彩票点的时候,刘佳蓉和刁学富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再看老顾身后,章文和商悦,还有胖子老白老余一干人,虽然没有对方人多,但是气势很足啊!

“呵呵!等的着急了吧?唉,银行里提钱麻烦啊,一下子提二十万,数都得数半天!看到没,二十万!”老顾很夸张的拍了拍密码箱。

“那……谢谢顾老板了!”那男人尽管心里不乐意,但是看到密码箱还是眼睛一亮,伸手准备去接过来。

“嘿嘿!还没那么简单!这钱交给你之前,咱还得签个协议按个手印,我可是怕了你们了,别到时候拿了钱,回头又来闹事!”老顾摇了摇头说道。

那对夫妻被老顾说的有点脸红,老顾可不管这些,把早就打印好的协议书拿了出来,非但如此,他还把派出所的民警也叫来了一个,看来是做足了准备。

进得店里,双方签字画押,以后再想赖也赖不掉了。这还不算,老顾还把密码箱当中打开,很负责的说道:“从银行里取来的,也没点过,为了大家放心,当场验一遍,省的到时候说少一张,或者有假/钞,验完以后,出了门就不干我的事了!”

嘭!嘭!嘭!嘭……二十沓一万元的钞/票摆在了桌上,还是很有视觉冲击力的,那对夫妻还有那些亲戚同乡都变得两眼放光,还听到了咽口水的声音。

光验钞就花了十几分钟,胖子在帮着把一沓一沓的钞/票重新扎好,胖子的扎钱技术绝对比得上银行的员工,他老干这个啊!老顾像个导演似的,指手画脚,忙活了半天,然后还很友好的拍了拍那男人的肩膀:“看,这多好!来,咱们再来个拍照留念!冤家宜解不宜结嘛!……来,笑一个,笑的自然点!好!”

“咔嚓”

老顾和胖子站在两边,那对夫妻站在中间,手里捧着装钱的密码箱。一张亲密和谐的照片就出炉了,不过,怎么看怎么像两只狼夹着两只羊!

等把密码箱拿到手里了,再看到身后盯着这只密码箱的亲戚同乡,那夫妻俩开始有点觉得不对劲了,结结巴巴的说道:“顾……顾老板,这也太少了!不够分啊?”

“二十万!一分不少!分什么分?这些不都是你的亲戚同乡吗?难道是你雇来的?还要付报酬?”老顾瞪着小眼睛问道。

“是同乡,是同乡!”还没等这夫妻俩回道,身后的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插话了。

“不是雇来的,是亲戚和同乡,就是帮帮忙,呵呵,都挺热心的!”夫妻俩咧着嘴说道,勉强挤出点笑摸样,其实比哭还难看!

“我说嘛!都是亲戚同乡的,哪还会好意思要钱啊!你也别亏待人家,都辛苦了这么多天了,请人家吃一顿,好好的喝两杯!”老顾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

“嗨嗨!应该的!应该的!”

这夫妻俩这会儿的心理难受极了,刚才拿到钱的喜悦已经没有了,心里埋怨,干嘛给现金啊?银行转账就行了嘛!现在这么一箱子钱,连躲都躲不开了,这么多人,除了自家的亲戚,还有将近二十人,陪着一起闹腾了这么多天,请假扣奖金的,每人就算是给个五千,那这钱也是一半就没有了

。再说,自家亲戚就不给了?也不可能啊?早知道这样,当初叫这么多人来干什么呀!

越想越窝火,越想越亏,那女人忽然晃了晃瘫倒在地,昏过去了!

老顾刚开始看着,心里还暗自点头:行,反应够快,这会儿装死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等了一会儿,看看情况不对啊,那女人嘴里都吐绿水了,这是真的出问题了啊!场面有点混乱了,还好,有派出所的人在场,还有联防队的人也在,老顾很经验老到的让派出所的人打电话叫救护车。

等救护车来了,一帮子人都要上车,谁也不肯相让,都做出了超级关心的样子,都要照顾病人,当然……还有病人手里的箱子,连上不了救护车的,也很果断的叫了出租车跟去了医院。

彩票店这里一下子就清静了,胖子长出一口气说道:“总算是解决了,老顾,这回不会再来闹腾了吧?”

“还闹腾个屁!那一箱钱就够他们自己闹腾一阵子的!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他们现金了吧!祸水东引,钱!就是祸水!”老顾得意洋洋的说道。

商悦也看明白了,尽管老顾的为人是不怎么样,但是处事的经验却是非常的老到,这件事从头到尾做的基本上滴水不漏,商悦从心里还是很佩服老顾的,更想不到的事自己的这老板也已经早就看出来其中的缘故了。

不过这一次的彩票风波,老顾和胖子也开销不小,镇上的那些混混,还有联防队的朋友,派出所的哥们,哪个不要表示一番啊!这关系就是这样,用一次就要马上弥补加固,要弥补要加固就要舍得花钱,这一点上老顾和胖子都是很拎的清的,特别是胖子,处事经验上比不了老顾,但是花钱上可是很大方的,光着一次前前后后的就花掉了二十几万,还没算上预定的几桌酒席。当然,还有老白和老余跟着也忙活了好几天了,尽管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那也得意思意思吧?你没看到这俩家伙脖子已经伸得老长了!

……

本以为这事就算是完了,谁想到还有后续的情况,人家医院报警了,那女人不是生病也不是劳累所致,居然是受了严重的内伤,完全是被打出来的。不但是内伤,体表也是伤痕累累,全身的淤青,下手可是够狠的啊!这医院当然马上就报警了,这属于故意伤害罪啊!而且是比较严重的,胆囊破裂,要不然能吐绿水吗?

原来自打退掉的彩票中奖以后,这男人就忍不住爆发了,在家里天天打老婆,这回老婆也不敢还嘴了,只能是硬挨着,每天还要陪着一起来闹事,回去接着挨揍,其实是早就感觉吃不消了,但还是咬着牙坚持着,直到拿到钱以后,再加上又有分钱的事冒了出来,就再也支持不住了。

警察一来就立刻把那男人控制住了。

“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打我老婆犯什么法了?”那男人还很不服气的抗议道。

“你老婆你就能照死里打啊?告诉你,打人就是违法的,而且现在的后果很严重!”警察非常严厉的说道,而且这些警察都非常反感在家打老婆的男人。而且这家伙手里还抱着一箱子的钱,还容易联想到是不是这厮在逼迫老婆卖*

二话没说,连密码箱都被扣下了,这回打着出租车跟来的这些亲戚同乡这个后悔呦,全都被带走问话了!

……

章文和商悦也听说了这事了,商悦很有点同情这个女人:“你说,她做错了什么?”

“嗯!中奖以前做的都是对的!中了奖反而变成了众矢之的,是对是错还真是说不清楚!”章文摇了摇头说道。

“难道这钱对于这个男人就那么重要吗?要把老婆往死里打!”商悦很气愤的说道。

“那是由一个人的赚钱的能力来决定的,他要是一年能赚几十万上百万,那他就根本不会在乎这点钱,也许连彩票都不会去买!你没看到买彩票的都是这些打工的人嘛!”

“我想去看看她!”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