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94章 余波

第五百九十四章 余波

这一次出警的是医院所属的区公安局的,镇上哪有医院啊,就一个卫生所,也就能打个针,挂个水什么的,所以这一次救护车来了以后,直接是送到了市区的大医院。 这样,连老顾和胖子也被叫去问话,配合调查,事实倒是很清楚,但是处理起来也很麻烦,人家老婆坚称是自己不小心撞的,这就只能是教育一下了。再说就连警察听了这事也挺同情者男人的,也觉得这男人挺倒霉的,最后还是以批评教育为主,早点放了吧,一箱子钱也还给他了,医院那头等着用呢。

虽然去掉了很大一部分开销,胖子和老顾两人再分赃,胖子拿了190万,老顾到手75万。这笔钱对于胖子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他不是正在装修二楼的高端餐厅嘛!要不也不会身边的钱都被巧妹搜走了。这一下,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所以胖子是乐的合不拢嘴。连巧妹这两天都变的温柔多了,胖子理所当然的给自己留下了四十万。

而对于老顾来说,这笔钱则是锦上添了,他现在不缺钱,缺的是能够值得投资的项目。买房投资吧,好像风险已经太大了,房价也太高了,不太保险。再投资墓地吧,现在国家新的文件出/台了,不允许再批地建各种陵园了,这倒是让老顾后悔前一阵子把手里的墓地抛出去了一块,放在手里的话,现在又增值了。

不管怎么样,俩家伙的心情是相当不错的,现在这些人都聚在章文的茶叶店里聊天呢,连老白和老余也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有什么大事或是高兴事,都喜欢聚在这里,还真当这里是茶馆了,把个店里搞的乌烟瘴气的。

“商悦呢?苗香呢?怎么也没人来沏茶?”老顾很不满意的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

“去医院了,商悦非要去看看那个女人,苗香送她去的!也许是女人的同情心泛滥吧!”章文也有些搞不懂商悦的想法。

“同情心?最有同情心的是我!二十万,就这么拱手送人了!这要是在古代,我就是个员外,顾员外,顾大善人!”老顾厚颜无耻的在给自己脸上贴金。

“嗤!你也好意思说!这些员外大多数都是道貌岸然,心黑手辣的主!”章文很不齿的说道。

“那又怎么样?我从小立志就是要做这样的人,现在的人不都这样吗?只不过我敢承认,别人不敢而已!”老顾摇头晃脑的说道。

“好吧!你赢了,我承认你说得对!”章文倒是没词了,不得不承认老顾说的是对的。

“呵呵!那我在古代应该是个先生吧?”老白在一旁给自己打着分。

“先生嘛!好像有点误人子弟,可以当个师爷,帮着贪官敛点财,出个坏主意啥的!”老顾使劲的看了看老白,然后说道。没想到大家都一致赞同。

“去你的!我有那么差吗?”老白笑骂道。

“那我呢?我要是在古代能做什么?”老余也来了兴致,明知道老顾嘴里说不出好话来,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可以做驸马!”老顾很猥琐的说道。

“驸马?我有这么优秀吗?”老余没想到老顾对他的评价很高啊!表情很时惊诧。

“不是你优秀,而是每个宫里都有几个嫁不出去的公主!有的长的歪瓜裂枣的,有的长的膀大腰圆的,所以你最合适了!”老顾嬉笑道。

“你找死啊!敢挤兑我老婆?你不要命了?”老余大怒道。

“好,好,好,算我说错了,其实我嫂子还是很那个……体贴人的!”老顾还是忍不住笑道。他和老余可是几十年的交情了,为了帮老余,这些年没少被邢春追着打。

“那我也该是个员外吧?”胖子挺了挺肚子说道,就凭这肚子也得是个童员外吧!

“你?做不了员外,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水浒里的青面兽杨志知道吧?”老顾上下打量着这欢猪。

“知道啊!难不成我还像梁山好汉?”胖子摆了个造型。

“不,不,不!”老顾把头摇的像卜楞鼓似的说道:“我是说,被杨志不留神杀掉的那个泼皮----牛二!跟你一个德行!”

“你放屁!合着到你那里就是员外,到我这就变成泼皮了?”胖子一蹦老高的骂道。

“哈哈哈哈!……真的,其实我一直挺奇怪的,像你这种人在电视剧里活不过两集,咋居然还让你活的这么滋润呢?原因就是有我们这些员外,师爷,驸马罩着你啊!”老顾开心的调侃着胖子,连老白和老余都连连点头。

“呵呵!那我呢?该不会是个衙内吧?”章文也忍不住笑问道,明知道老顾肯定没好话,还是开口了。

“衙内?你也配?你祖上有当官的吗?你要是在古代,也就是个杀人越货的响马!”老顾不屑的斜了章文一眼说道。

“秦琼?”章文觉得响马倒也不错。

“呸!你也好意思说!充其量也就是程咬金!”

“三板斧啊?”

“哼!你连三板斧都没有!”

“说了半天,就你最光鲜,顾员外!还顾大善人?草----揍他!”

“哎,哎,君子动口不动手!……胖子,你往哪打啊?”

“老子是泼皮,就是喜欢动手……”

“兄弟们,我错了,饶命啊……哎呦,这是谁?不许打下面……”

几个人一拥而上把老顾好好的修理了一番,当然是打闹的形势的,没人会真的打,老顾也是叫的夸张而已!这边吵吵闹闹的一片欢乐的场景。商悦在医院那里却是看到了另一幅场面,一帮子人都围着那个腿彩票的男人,相互之间争论的面红耳赤,被医院里的保安赶出了医院,正在医院门口争吵不休呢!

而那女人则是躺在病**,愁容满面,现在他们的是已经有些传开了,甚至是还有个小报的记者都来采访过了,只是夫妻俩不愿意接受采访,把记者给赶走了。时不时的还有爱心人士来看望那被打伤的女人,商悦也算是其中的一位。

攀谈了一会儿,商悦才知道这女人有多难,身体受了伤害也就算了,最令她发愁的是怎么回老家面对公婆和那些亲戚,一下子退掉了四百万,这在他们老家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整个村子外出打工的人加起来,一年也没有四百万啊!有几个人能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个事实,谁还考虑她推掉彩票的初衷,只会是无休止的埋怨和谩骂,甚至是更凶猛的暴力伤害。

而且为了这个事,夫妻俩都丢了工作,当然也不愿意回去上班了,都成了笑柄了,现在又被一帮子亲戚同乡追着分钱,还有医院里的销,二十万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想起来都感到绝望。没想到一张彩票会带来这么大的变故。

商悦和苗香回到店里,苗香还是和平时一样,没心没肺的,商悦却是皱着眉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是心不在焉的样子。

“老板!我看见商悦姐给了那个女人五万块钱!”苗香悄悄的告诉章文。

“啊?……”

章文吃了一惊,连忙跑到柜台那里,看到商悦有些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章文拿手在商悦面前晃了晃,也没什么反应。

“喂!喂!醒醒,商悦,你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了?这是要闹哪样啊?”章文一边晃着手一边问道。

“她本来有机会的,应该坚持下去就好了!”商悦喃喃的说道。

“说什么呢?”章文不明所以的问道。

“一定不能将就,宁缺毋滥!”商悦还是自顾自的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商悦,商悦!醒醒,醒醒啊!”章文越听越糊涂了,赶紧摇了摇商悦的脑袋。

“啊?你干什么?……”商悦一下子惊醒过来,恼怒的问道。

“还问我,问你自己啊,别吓唬人行不?你到底是怎么了?”章文看到商悦有反映了,这才放心了些。

“我?我没什么啊?我就是有点感想!”商悦这回算是恢复正常了。

“你到底是受什么刺激了?苗香说你还给那个女人捐了五万块钱?”

“嗯!没什么,就是挺同情她的!机会一旦错过就再也没有了,我一定不会错过的,我一定要按照我想要的来!要不然会比她还要痛苦!”商悦仰了仰头说道。

“你也买彩票了?”章文疑惑的问道。

“我早就买了!总有一天一定会中奖的!我不会半途而废的!”商悦意有所指,有些神往地说道。

“你……没发烧吧?怎么开始说胡话了?”章文伸手试了试商悦的额头。

“你才发烧了呢!我没事,好着呢!”

“那你还捐给她了五万块钱?这不是烧糊涂了才有的举动吗?”

“我乐意!”

章文还是很担心的看了看商悦,有转过头看了看苗香,苗香也摇了摇头表示不懂。

“再观察两天吧,实在不行,也送到医院检查一下!”章文很沉痛的说道。

“哦!知道了!”苗香点头答应道。

再看看商悦,又开始有些发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