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98章 人之初性本恶(上)

第五百九十八章 人之初性本恶(上)

章文把相机拿在手里问道:“除了我,还有谁看过?”

“嗯!我就给商悦看过,其他人就没有了!”苗香回道,本来她去侦查也是受了商悦的挑唆,当然拍回来的照片肯定是给商悦看过了。不过苗香没有钱一那么大的本事,她也只是在宾馆的门口或者是饭店拍到些东西,也没有钱一那么变态,专门喜欢潜入人家的内部去,总是能带回来一些惊世骇俗的成果。

“好吧!你先去做事吧,记住,不要乱说话!”章文直接把相机里的照片和视频给删除了,才把相机还给了苗香。

“哦!知道了!”苗香这一点倒是很好,非常的听话,也不会多问。

视频里有一段居然是朱老大也带着个女人和小戴小姚一起去吃饭的镜头,两男两女出双入对,那个女人显然不是朱老大的老婆,而且看着很眼熟,章文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女人居然是段克俭的老婆,这就让章文很惊讶了,她和朱志元怎么搞到一块去了,而且看那亲密的样子,也不像是刚开始,比小戴和小姚自然多了。所以章文赶紧把这些照片和视频都给删除了,事关朱老大的**,要是万一从自己这里流出去,那麻烦可就大了!事不关己,何必留下隐患呢!

不过章文的心理还是有些好奇的,这段克俭也有好些时候没有来往了,没看到和一段视频,章文都快把他给忘了,原来只听说是段克俭沉迷于股市,每天都在研究股经,有点走火入魔的迹象,没想到怎么后院起火了。看来还得问问商悦,原来段克俭可是有一段时间跟着商悦炒股票的,只是后来有几个股票短线没有做好,商悦赶紧割肉清仓了,段克俭则是意见相左,越跌越买,后来就没有再和商悦一起炒股了,正好那段时间也是商悦回归前的时候,事情比较多也比较乱。再后来,好像商悦也就再没怎么说起过段克俭。

章文正在想着这些事呢,巧了,老顾的电话来了,还是让章文赶到朱老大的公司去,今天朱老大有空了,看样子今晚上又想来点活动了。

这回章文速度飞快的赶到了朱志元的公司,所有几个人中,他是第一个杀到的。快的连朱志元都有些惊讶,他手里的事还没有完全办完呢,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女人正从朱志元手里接过支票,小心翼翼的放进支票夹中,然后和朱志元打了个招呼转身准备离开,这一转身,章文里马就认出来了,正是段克俭的老婆方芳。看来自己要是来晚点的话,这俩人还要拥抱一下才分手吧!章文心里想着。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和方芳打了个招呼。

高龄的羊绒衫,一条皮裙,一双皮靴,头发随意的扎在了脑后,因为办公室里比较热的关系,一件大衣搭在了手臂上,脸上还化了淡妆,感觉比以前多了些气质。以前总给人一种小家子气的感觉。

章文的脑袋随着方芳身影一直转了一百八十度,一直看着她走出办公室。

“嗨,嗨!你就不能收敛点,白看也不用这么盯着不放吧?”朱老大很不屑的拍了拍桌子说道,本来就对这家伙这么快的速度赶到就很有些不满的,现在居然还肆无忌惮的在那里大饱眼福。

“变化挺大啊?她怎么来了?他们家的公司不是一直都是自己承接工程的吗?”章文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把头重新转回来问道。

“那也得有工程,接的到才行!你别说,他们家的公司也就这女人有点能力!很能干啊!”朱老大言语之间不乏对方芳的称赞,只是不知道朱老大所说的能干是指哪方面。

“你的意思是,现在他们也是你下面的分包商?原来不是比你做还要的好吗?我记得以前是你承包他们的活啊?”章文有些惊讶的问道。

“原来是原来,现在是现在,现在我要是不给他们工程做,他们家的公司就得关门!”朱老大很神气的说道。其实说起来很简单,朱志元现在的总包方公司打败了原来做总包的公司,所以朱志元才得以发展的那么快。

章文这才明白了,真是世事难料,刚开始的时候,朱志元还要看着段克俭的脸色小心的陪着,这才一年多,双方就换了个位置,这回倒好,变成段克俭的老婆反过来要陪衬这朱志元了,连老婆都搭上了,都陪到**去了!没想到人一旦有钱有权有关系,马上就变得贪得无厌,什么事都敢做了,而且还都能得逞,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正在章文胡思乱想的时候,老顾等人也都到了,办公室里立刻就变得乌烟瘴气的,没一个不抽烟的,连章文也陪着点了一根,为的是不让自己吸二手烟,索性吸一手烟吧!

老顾到了这里马上就开始和朱老大理论上次二八杠输钱的事,言辞间很有些不服气。章文坐在胖子的旁边悄悄的问道:“胖子,段克俭后来再去过澳门没有?”

“嗯!……去过一次,输了个掉底,连镇上的那套房子都押给我了!”胖子也小声的说道。

“哦?我怎么不知道?那后来呢?房子卖了?”章文一愣,没想到这死胖子还有瞒着他的事。

“后来朱老大把他的房产证收走了,钱也是朱老大打给我的,不过朱老大不让我和别人说!”胖子瞄了瞄朱志元,然后以更低的声音说道。

“哦!那就当我什么都没问!”章文这才恍然为什么胖子会没有告诉他。

正在这时,朱老大被老顾搞的不耐烦了:“要不还是像上次一样,我来坐庄,随你们押,这总行了吧?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看看,十万二十万随你挑!”

“额!那……你们的意思呢?“这一下子倒是让老顾心虚了,挠了挠头,转回身问章文和胖子等人。

“算了吧!玩的太大了伤不起啊!一年才赚多少钱?”老白首先就没有再博一次的勇气。

“我也觉得玩的小一点吧,都是自家兄弟,搓个麻将聊聊天就行了!再说我今晚上还要买足彩看球呢!”章文也不赞成再玩二八杠,那玩意不好控制,运气不好一路庄坐下来就有可能输掉几万块。

“就是嘛!搓搓麻将,玩个高兴不就行了?你们放心,我也不白要你们的钱,今晚上的足彩我也买一份,你们那一份我帮你们出一半。这总行了吧?”朱老大还是很有气魄的,也不想真的赚兄弟们的钱。

“这还差不多,有点老大的样子!行,走吧!还是去胖子那里?”老顾一听顿时高兴了。

“不去!刚装修完的棋/牌室,里面都是味道,还是去章文那里吧!让商悦她们去准备点酒菜!”朱志元嫌胖子的刚装修完的棋/牌室有味道,指了指章文说道。

得!老大发话了,章文只好打电话给商悦,让她和苗香去准备酒菜。几个人一直在朱志元的办公室里待到差不多快下班,期间又来了好几批来向朱志元示好请客的供货商和分包小老板,朱志元都是一脸的笑容的客气了几句,但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些得意嚣张的表情。

等到商悦打电话来,告诉章文酒菜都准备好了,众人这才起身朝章文的店里开去。一进门,朱老大就很大声的和商悦叫道:“商悦,上茶!上好茶!呵呵!辛苦了哦!怎么样?到我那里去上班吧?我哪里正缺人呢,绝对能发挥你的才干!”

虽然是开玩笑,章文还是觉得心里咯噔一下,微微皱了皱眉,但是这点小动作还是被商悦看到了,商悦也不客气的说道:“不敢呀!我可是怕你老婆到时候惦记上我!”应付这种场面,商悦是游刃有余的。

“哈哈!怎么在这就不怕了?”朱老大哈哈大笑道,很随意的坐了下来。

“嘻嘻!我们老板不怕老婆!”商悦很巧妙地回到道。

这一下,大家都哄笑起来了,商悦这潜台词就是朱志元怕老婆啊!没想到商悦的回答如此的犀利,而且还很准确,朱志元还真就是很怕老婆,那是朱文宇的亲姐。

“到我那里去吧!我也不怕老婆的!”老顾很及时的帮朱志元化解了尴尬。

“嘻嘻!那更不敢去了,我害怕你的客户!”商悦还是轻笑着说道。

“呵呵!你的嘴是越来越厉害了!今天我们都要买足彩,商悦,有没有好的推荐?”老顾也没讨到便宜,于是问到足彩的话题上来了。

“没有!我都是瞎说的,你们还是听我们老板的吧!”商悦摇了摇头说道。她不愿意给出推荐,没必要去承受不必要的压力,吃力不讨好!

“好!章文,快点,你的单子选好了没有,早点出票,我们就开始搓麻将了!”老顾催促道。

“喏!这是我这一期的投注单,你们看看!”章文把已经选好的投注单拿了出来。

“才二十万?你平时不是都是四十多万嘛?”老顾一看就有点不乐意,最起码自己一下子少赚了一万多。

“喂!你也不看看这一期的销量,才一千多万,要是多出几个一等奖,连回本都困难!”章文的这张投注单还是商悦帮他精简出来的,刚开始确实是四十多万。

“行了,那就这样吧!我买一份,你们几个买一份,我帮你们出一半的钱!”朱老大很霸气的说道,感觉现在朱老大已经不把这点钱放在眼里了,连投注单都没看。

章文感觉这一次朱老大回来变化很大,,特别是还发现了朱老大的一点隐秘,再加上小戴和小姚的事情,章文感觉这两天有点眼花缭乱,都有点不适应了,很多的事需要慢慢消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