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99章 人之初性本恶(中)

第五百九十九章 人之初性本恶(中)

朱志元今天还是带着小戴一起来的,现在小戴别看是副总,在朱志元面前还是彻头彻尾的跟班,私营企业嘛,说你是副总你就是副总,说不是,第二天就可能扫地出门了。 更何况跟在朱志元的身后好处多多,当然小戴自身也确实有能力,有真才实学。

不过在这种场合下,小戴表现得很适当,端个茶倒个水,尽量少说话。和商悦的见面也显得很不自然,有意无意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商悦也是如此,只不过看过苗香带回来的照片以后,商悦看向小袋的眼光总带着一些怪异。

等坐到麻将桌上,就更显得泾渭分明了,小戴站在朱老大的身后,商悦和苗香则是站在章文的身后,正好对天门。老白和老余也是在一旁飞个苍蝇,不过今天的苍蝇也不小,比平时翻了一倍,400元一个苍蝇,而且朱志元大手一挥,让商悦和苗香也一人飞一个苍蝇,输了算朱志元的,还真是财大气粗,苗香顿时欢呼雀跃,商悦也是笑吟吟的欣然接受,章文则是有些咧嘴,真让他这个老板有些汗颜。

清、混、碰,腊子400,带横翻。这比以前又翻了一倍,外带五个苍蝇,因为小戴也飞了一个苍蝇。这尺寸已经不小了,众人虽然说说笑笑,但是打牌的时候还是很认真的,也就是朱老大不怎么在意,打的也比较随意,他现在经常和总包方的老板混在一起,经历的场面要比这大得多,所以这种输赢对于朱老大来说有点鸡肋,兴趣不是很大,也就是哥几个在一起聚一聚。

从吃过晚饭一直玩到十一点,朱老大一每小时2万元的速度输了8万块钱,还真是有来有去,上次赢的钱全都还回来了。十点半的时候,足彩的几场比赛已经开始了,这一次大都是法乙的比赛,没有直播,只能开着比分直播了解战况,手里的麻将也不停下来。

其中还就是老顾的手最热,和的最多,抓冲,自摸,杠开……乐的手舞足蹈,大呼小叫的。章文倒是和的不多,但是他和了两把大牌,都是自摸的,两把牌就赢了三万多,胖子也差不多,今天的牌型都比较大,出了好几次清碰,还出了一次全风向。只有朱志元一个人在输钱,整个晚上他就没和几把牌,就看见他在往桌上扔钱了。

麻将这面赢了不少,但是足彩的几场比赛却是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比赛还没结束,估计已经输了2场了,连二等奖都中不到了,没想到这一期的足彩冷门会这么多,章文估计很有可能一等奖要空缺了。这结果让人很是失望,平时最起码也能中个二等奖的,没想到这一次连二等奖也没有了。

朱老大郁闷的在接发着手机短信,连打牌也心不在焉的,一不留神打错了一张牌,还没等他收回来,老顾那里已经是一拍桌子:“和!就和这个绝张牌,交钱,交钱,清一色大吊车,一千六,三个苍蝇一千二,一共两千八!”

好家伙!五个苍蝇一下子有三个飞到了老顾那里,都跟着赢钱了。朱老大恼怒的又从包里拿出了一沓一万元的新钱,还是连号的,这回倒是方便了,从001到028直接抽了出来,都不用数了。

“不玩了不玩了!没劲!一点也提不起兴趣!回家睡觉去!”朱老大把钱扔到桌面上,站起身说道。然后带着小戴匆匆离去。

“嘿嘿!他这会儿要是回家,我把顾字倒过来写!”老顾一边整理着桌上的钱一边贼笑着说,然后有贼兮兮的冲其他人说道:“哥几个,哥带你们也去玩玩吧?最近新找到个地方,绝对安全!”

“真的?你请客吧?”老余专挑能占便宜的说,他晚上飞苍蝇赢的最少。

“我还是算了吧,明天还要早起做包子呢!”老白不太敢惹事,跑到这来玩已经是犯忌了,再去干别的,那不是作死吗?何况明天早上也确实四五点钟就要开工干活。

“我也不去了,我还要把剩下的比赛看完!”章文也说道。因为有一场比赛还有那么一丝希望能扳回来,虽然只剩下二十分钟了,客队要连扳两球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可能的。

胖子最干脆,直接用行动做出了回答,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东西,跟老顾走了。一会儿功夫,店里面就剩下章文、商悦和苗香三个人了,还有满桌子的菜还没怎么吃呢!

“我们去把菜再热一下吧!不吃都浪费了,再说现在也有点饿了!”商悦问道。

“嗯!热一下,一块吃点吧!”章文看着比分直播点点头道。

不但菜热了一下,还把黄酒也热了一下,天冷喝点黄酒很舒服的,其他人走了之后,商悦和苗香也没有那么拘束了,特别是苗香,今天所有飞苍蝇的人里,她赢的最多,飞个苍蝇居然也赢了六千多块钱,章文也不过赢了一万多一点。所以苗香很兴奋的不但帮章文和商悦都倒满了酒,还给自己也满上了,与其说是陪章文喝酒,还不如说是苗香自己在享受,连吃带喝,胃口大开,她也从来不顾忌什么发胖不发胖的,像她这样的运动量,想长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看着苗香肆无忌惮的大吃大喝,连章文都有了胃口,现在没有外人,吃起来就随意多了,不过喝酒这方面章文就比较有自知之明了,就算是他和苗香加在一起也不是商悦的对手,所以章文根本不敢逞强,仅仅是适当的喝点就可以了。可是苗香却有些兴奋过头,没把商悦放在眼里,频频的和商悦碰杯,商悦还是笑吟吟的来者不拒。

等到比赛结束,章文失望不已,那场比赛终究还是输了,也就是说这一期的足彩彩票真的是爆掉了,再看看苗香已经是喝醉了,嘴角上还挂着一滴酒呢,商悦正使劲的想扶住她,把她送回到楼上的房间去。

“我来吧!”章文看着商悦吃力的样子,走过去俯下身把苗香背了起来,送到楼上她自己的房间去了。然后走回来长出一口气笑道:“这丫头还真重,得有一百三十斤了吧?”

“嗯!她全身都是肌肉,结实着呢,人又长的不矮,当然重了!”商悦有些羡慕的说道,苗香那一身可是真的肌肉,**的,很健美的。

“哼!一个女孩子,成天练这些打打杀杀的玩意有什么好?”章文撇了撇嘴说道。

“嘻嘻!你打不过人家才这么说吧?”商悦忍不住笑道。

“额!不许说这个!我那是让着她!对了,给我说说那个段克俭现在怎么样了?”章文连忙岔开话题来掩饰尴尬。

“不知道!估计好不了,上次我和他一起买的几个股票,我是及时的割肉跑了,他不肯听我的,反而还一直在买进,现在估计至少亏了一半以上了。后来他把在我这里入的股份都退掉了!”商悦想了想说道。

“这样啊?那估计是没什么钱了,前几个月他悄悄的去了一趟澳门,把镇上的房子都输掉了,还是朱老大把房产证给收走的。”章文也点点头说道。

“那个视频你看到了吧?那个女人应该就是他老婆吧?”商悦坐到了里章文近一点的位置上说道。

“嗯!确实挺意外的,她一直给我的感觉是个持家教子的良家妇女形象!反差太大了,再说我也没想到朱老大会和她搞到一块去!最近的事都有些看不懂!”章文摇摇头叹道。

“那有什么,有钱人外面的都玩腻了,不就是喜欢这种格调吗?你说,现在朱老板应该是去了她那里吧?”商悦不以为然的说道。

“差不多!你没看见他前面一直在发短信吗?你说这方芳是受制于人吗?我怎么看着她挺乐意的感觉?”章文也和老顾一样,估计到朱老大肯定没有回家。

“有利益,有需求,再有点感觉,又不破坏各自的家庭,也不一定要装出很勉强的样子啊!现在这种关系很多的,有的能维持很久的!因为时间长了总会有点感情的!”商悦分析着说道。

“嘿嘿!老大就是老大,什么事都领先一步!”章文忍不住很猥琐的笑道。

“哼!怎么?羡慕了?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想这个?”商悦凑近了章文说道,口齿间还带着淡淡的酒气和香味。

“没有没有,我很善良的,人之初性本善嘛!”章文连忙否认道。

“虚伪!人之初性本恶!这才是真的!何况这和善良不善良根本就没有关系!只不过是各自的想法不同罢了!”商悦这会儿一点也没有把章文当做老板,倒像是在说教。

“额!虚伪?也许吧,人之初性本恶!那你是怎么想的?”章文反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商悦眼神有些恍惚着说道。

“嘿嘿!虚伪!”章文赶紧又把这俩字送了回去。

“嗯!送我回家吧?我今天喝的有点多!”商悦咬着嘴唇说道。

“嗯?我要是说不方便呢?”

“虚伪!”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