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00章 人之初性本恶(下)

第六百章 人之初性本恶(下)

章文扶着商悦一起离开了茶叶店,和以往一样还是走回去的,没有开车。不得不说我们国家的文字很有内涵的,“扶着”和“挽着”虽然是近义词,但是“扶着”商悦回家,就显得心安理得的多了,尽管章文最后发现这两个词似乎是同义词。而且,走在外面,小风一吹,章文才是有点晕的人,商悦好像没什么喝多了的迹象嘛!

“你确定你喝多了?”章文把商悦扶进了家里问道。

“嗯!好多了,喝杯茶应该就没事了!”商悦回到家里一点也不像喝多了的样子。

“那我呢?”章文倒是开始有点上头。

“哦!有点喝多了的症状!你等等啊,我给你沏一杯茶,喝了就好了!”商悦可能是有点喝多了,因为脸有点红。

“哦!茶叶多放点!”章文坐了下来,感觉有点发热,商悦把屋里的空调也打开了,顺手还点了一下电脑里的播放键,屋里响起了舒缓的音乐声。

等商悦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一件收身的羊绒衫,超短的皮裙,黑丝袜。莫名的让章文一下子脑子里闪过了方芳的样子!而且,商悦的胸前好像比自己印象中的增大了好多。

“额!真的假的?你好像大了不少啊?”章文坐在那▽et里。抬头看着商悦,别看这会儿有点头晕,但是该看的还是和以往一样,肆无忌惮的盯着看,还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说呢?我这一年都快涨到一百斤了,以前连九十斤都不到!”商悦很满意自己现在给章文带来的震撼,这一年,商悦可是为了长得丰满些,每天都强迫自己多吃一点,还跟着苗香学学健身,私下里花了不少的工夫。

“不是吧?再不满意,也不用这么疯涨啊?”随着商悦的越走越近,章文也不由的站了起来,要不然头越仰越高。嘴里还在惊诧道。

“谁叫你老是说我没胸没屁股的!”商悦嗔怪的说道,脸色越发的潮红,心跳也不由得在加快。

“额!好像是真的……嗯!有点太热了……”章文的目光从商悦的胸前一到了她的脸上,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还有从商悦那里传来的淡淡的香味,夹杂着一丝丝的酒气,更有一双炙热和迷乱的目光,这眼光章文并不陌生,当年在常晓蓉的眼里也看到过,自己也曾有过的。

“好看吗?”商悦刻意的挺了挺胸,仰着脸问道。

“嗯,嗯,……那个……你知道我会跟你回来?”章文语无伦次的说道。

“嗯!会的,以前不会,现在会的!”商悦不觉中已经轻轻的靠在了章文的胸前。

“为……为什么?”章文问道。

“因为朱志元,小戴,他们的事让你受了刺激,受了影响,心理不平衡!”商悦把脸贴在章文的胸口小声的说道。

“嗤!他们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会受什么影响?”章文不屑的斥道。

“因为他们都得到了额外的优惠和收获……”商悦闭着眼轻轻地说道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我会羡慕他们?”章文有些心虚的叫道。

“嗯!不但是你,所有的男人都会羡慕,眼热,甚至嫉妒!”

“……好吧,那你这也算是优惠促销?”章文不得不承认商悦分析的是对的,在心底深处确实是存在这种心态,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现在的情况下,更是暴露了本性因为章文已经有反应了!

“只对你!……唔!”商悦双眼迷离的看着章文,不再说话,而是用嘴堵住了章文的嘴。

一个自制力极差的人此刻已经失去了约束,况且还给自己找到了很好的理由,喝多了嘛!手脚不利索,老是放错地方,在逐渐欢快的音乐声中,就连身体都摆放到了一个很不合适的地方居然倒在了**(省略一些字,否则要被河蟹的)……

“唉!果然,人之初性本恶!你说的一点也不错!”章文感叹道,没想到商悦在**也是做的极其周到,让章文欲罢不能,而且商悦还表现出了很**的一面,和莫心兰有的一拼。

“怎么?后悔了?”商悦这会儿像个小猫似地蜷缩在在章文的身边。

“嗤!我有什么好后悔的?我从来都是坦然面对的!”章文昂首叫道,不过怎么听都像是外强中干。

“真的?”商悦轻声笑问。

“额!假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善后!”章文有些泄气的说道,面对商悦章文有种被看穿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在时静身上才有,因为她俩都很聪明。

“我不会让你为难的!这事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商悦闭着眼睛说道。

“可是我总得有个交代吧!”

“不说了,就这样抱着就行了,什么也不要说!”

“……”

……

这事过去了之后,商悦真的没有一点异样,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变得比以前活泼开朗了,做事积极主动,时不时的和苗香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经常传来两人的嬉笑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咋就一点也没要求和条件呢?”章文有些摸不着头脑,想当初常晓蓉还闹腾了三天呢!这商悦在就一点也不当回事?难道现在的人都这么放得开了?年纪就差了十年,俩人的境界就差这么多?那也不对啊!那到了自己的女儿这一代,那还不乱套了?不行!以后一定要对女儿严加看管!瞧,这人多自私,自己占便宜,却怕女儿吃亏!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老顾兴冲冲的跑了进来,一进门就贼兮兮的把章文拉到办公室里附耳说道:“你猜猜,我昨天晚上看到谁了?”

“我靠!你晚上又出去鬼混了?”章文惊讶的问道。

“没有,就是出去玩了玩,你猜我看见谁了?”老顾摆了摆手接着问。

“谁?你老婆?也出去鬼混了?”章文趴在办公桌上兴趣缺缺的样子。

“放屁!她敢?”老顾大怒道,然后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我看见朱老大了!”

“那有什么?每天请他吃饭的人多了,被你看到有什么稀奇!”

“不是!吃饭是没什么稀奇,稀奇的是陪他吃饭的是那个段克俭的老婆,叫方芳的女人!这才是稀奇的!俩人勾肩搭背的亲热着呢!不用问啊,肯定有一腿了!怎么样?震惊吧?”老顾就等着看章文惊讶的表情了。

“真的?这也太意外了吧?那段克俭呢?”章文很配合的惊叫道,极大地满足了老顾的虚荣心,尽管章文早就知道了朱老大的隐秘。

“这谁知道!可能在家带孩子呢吧!哎!你说,老大这一手玩的还真是漂亮啊?那个方芳现在还真是挺漂亮的,女人这么一打扮,还真是挺勾引人的!”老顾咂着嘴很有些眼热的说道。

“怎么了?羡慕了?你不是已经有仨老婆了?都应付不过来了,还想着别人的老婆?”章文白了老顾一眼,心里却是想着:还真的让商悦说着了,这男人都会眼热朱老大的这些福利。可是那得有这个本事才行啊!

“唉!圈养不如散养,现在连吃一只鸡都要买散养的!你看看我那几个老婆,一个个都长的走形了,也就刘佳蓉还好点!还是老大高啊!”老顾连连的摇头叹息。

“老顾?今年贵庚?”章文瞅着老顾问道。

“四十八!干嘛?”老顾张口说道。

“你丫的去年就说四十八,今年还是四十八,你倒是比人家都长得慢啊?”章文忍不住斥道。

“嘿嘿!那四十九!怎么了?”老顾有点尴尬的笑道。

“都知天命的岁数了,你还要闹腾啊?你还玩的动吗?”章文毫不客气的说道。

“什么话?现在连国家都在号召延迟退休,我不也得相应号召,至少也得延迟到六十五岁再退休吧?”老顾很不乐意的说道。

“啊?你上班就是干这个啊?”章文顿时嗔目结舌。

“那怎么着?你让我干死人啊?我还没那么变态!”老顾倒是理直气壮的。

“额!好了,你志向高远,我比不了。不说这个!这件事别再和旁人说了,万一传到老大的老婆那里,那可就麻烦大了!再让老大知道是你传出去的,小心老大把你大卸八块。”章文赶紧提醒老顾说道。

“我知道!除了你我就再没和别人说过!你当我那么贱啊?”老顾很不满的说道,要是连这个都不懂,还是老顾吗?

“那你到我这来干什么来了?”章文反问道。

“哦!对了,干什么来着?靠!想起来了,我是来要钱的,你丫的足彩爆了,钱还没打给我呢!你当我是来看你的啊?”老顾猛然想起来叫道。

“咳咳!哦!……没打给你吗?可能我忘了!”章文这才想起来,这两天被商悦的事搞的有点走神,把老顾的钱忘了还了。

“顾老板!你把账号给我吧?我转账给你!”商悦这时走过来说道。

“那敢情好!你们老板忘性大,以后交给你来办我就省心了!”老顾看到商悦顿时眉开眼笑。而且也有些诧异,这商悦怎么好像感觉丰润了些,也显得妩媚了,一点也不比方芳逊色嘛!

看到老顾眼珠子乱转,章文光火的拍了拍桌子:“姓顾的,这没有你要的散养的,你那眼珠子也别转了,再转我让苗香给你松松骨!”

“嘿嘿!瞎说什么呀?我不过是……”老顾干笑道,眼神还是停留在上月的身上

“苗香!送客!”章文立马就发飙了,对于来讨债的一向都不那么客气,更何况还是眼睛乱看的。

“好啊!章文,你就这么对我?……呦呦呦,苗香!我可是你老板的朋友……”

商悦看着老顾连窜带蹦的被苗香赶了出去,忍不住笑道:“怎么?吃醋了?”

“扯淡!我会操那闲心?”章文一摇头说道。

“今晚有足彩!”

“我知道!等会我就去让苗香出票!”

“还有直播!”

“嗯!我也……知道!”

“我陪你看直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