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02章 高雅的代价(中)

第六百零二章 高雅的代价(中)

第二天,时静在办公室里心神不定的站起来坐下,坐下了又站起来,看什么事都不顺眼,连手下的职员进来请她签字也是显得很不耐烦。到最后,实在是坐不住了,索性请假不上班了,反正她这个行长山高皇帝远,没人管她。

时静一路驱车直接开到了实体店,店里只有商悦和苗香在,苗香还是和以往一样,在楼上练功呢!章文没在店里,昨晚上,所买的足彩居然都对了,这厮也是蛮拼的,看完比赛之后,我们的章文同学也身体力行,又展开了下半场的角逐,居然一晚上也是2:0连射两球,当然他这个球队就他这么一个前锋,对方也就一个守门员,还是巴不得他多进两球的女子守门员。所以这会儿章文回到家里睡觉去了。一晚上又看球又参赛,累着呢!

商悦看到时静有些惊讶,月底还没到啊!平时都是月底或者是月初才来查账的嘛!而且今天商悦看见时静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总想从时静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但是时静的脸色显得很平静,不过也有些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时静今天好像刻意的装扮过了,描妆和发型都比以往要精致。

“时静姐!今……今天过来查账啊?”商悦有些不自然的问道。

“嗯!正好今天没事,过来看看,他呢?”时静很随意的说道,其实哪是没事啊?是没心思做事!

“哦!老板还没来,可能……还在睡觉吧!”商悦说完就后悔了,干嘛提睡觉啊,真实的,这两天脑子越来越不好使了!

“嗯?哦,知道了,把昨天的合同拿来我看看吧,还有最近的销售记录也拿来!”时静怪怪的看了商悦一眼,然后说道。

“哦!好,我这就去拿!”

说到业务上的事,两个女人还是能马上专注起来的,时静仔细的看了看合同的明细和价格,从心里还是很称赞商悦的,不但利润很高,而且还很有技巧,把搭在里面的高档香烟以另外的方式给掩饰了过去,看不出一点毛病,当然这也是那些国营企业最喜欢的方式。但是,等看到最近的销售记录的时候,时静却是皱起了眉头。

“这一笔记录有点问题!”时静指着笔记本说道。

“哦!我看看,呃!好像记错了,应该是12包的,不是120包。”

“这个呢?你的库存还有这么多吗?”

“这……还有一笔销售没有记上去……”

商悦的鼻尖有点冒汗了,这些低级错误平时几个月也不会出现一次,没想到这几天连着出了好几次。

“你先改一改吧,还有好些地方都不怎么对?也不知道你这两天是怎么了?”时静把笔记本还给商悦说道,然后趁着商悦重新核算修改的间隙,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上,点了一下播放,店里面缓缓地响起了《蓝色多瑙河》的音乐。

商悦顿时心里一紧,抬头看了看时静,却看到时静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似乎在倾心的聆听,并没有在意商悦。随着舒缓的音乐,商悦心里却是越发的七上八下的,看着自己的笔记本上的销售记录,怎么也专注不起来,感觉身上都有些发热了。不禁暗自埋怨这该死的老板:你倒好,躲在家里睡大觉,让我来应付时静!!!

其实这会儿章文倒是真的没有在睡觉,现在都快十一点了,早就起来了,而且我们的章文同学现在精力旺盛,正在收拾人呢!原来许林的小舅子前几天来投奔许

林,许林特意把一辆车交给他,让他好多赚点,没想到才几天,他这个小舅子就吃不消了,看着人家月入万元眼红,等真的轮到自己赚这份钱的时候,才知道这钱赚的有多辛苦,于是又开始犯懒了,每天不到六点就回家了,送不完的快件也不管了,没几天,徐林就收到了众多的投诉,这让他恼火极了,想教训这个小舅子吧,老婆还在一旁护着,这样一来,他那小舅子更加的肆无忌惮了,连白天都赖在家里不出去了,无奈之下,许林向章文打了个电话诉了一番苦,可是,我们的章文同学是个热心人啊!这不,今天就开车过去给许林的小舅子开导开导!

去了许林给他的小舅子租的房子,好家伙,这小子现在还没出车呢,章文顿时就火冒三丈,一脚踹开了门,把这小子从被窝里拎了出来,好一顿胖揍,别看章文打苗香是打不过,可是收拾这小子却是游刃有余,连打带踹外加大耳刮子,越打越觉得神清气爽,意气风发!

王梅的这个弟弟叫王强,不过这会儿一点也不强,鬼哭狼嚎的,抱头鼠窜。一时间没闹明白怎么章文会跑到这来撒野了,而且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暴力。不!比以前更加的凶恶了,除了手上没拿板砖以外,其他的都是更加的凶狠了。

章文则是一边打一边还在想:不错嘛,俩胳膊三条腿,比以前更猛了嘛!要是有块板砖就更好了!冲着前面连滚带爬的王强叫道:“你跑,我看你跑?再跑我把你腿给你打断!小兔崽子,混吃等死混到这来了!“

“文哥!文哥!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王强转回身抱住章文的腿嚎道,看到许林他并不怎么害怕,有他姐护着他呢!但是看到章文可是怕得要死。

“孙子!我早就想收拾你了,什么玩意?你当着有你姐护着你,就没人能把你怎么着了?告诉你,你姐现在也是我的员工。不信我把她叫来,当着面我照样抽你!”章文嚣张的叫道。

“文哥!别打了,我保证以后好好干活,每天跑12小时,啊!不!14个小时!”王强死死的抱住章文的腿哭嚎道。

“我不管你每天干多少时间?你每天给我把快件都送完了再说!许林那边再有投诉,看我不把你给废了!”章文恶狠狠的说道。

“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三十多岁的人了,牛高马大的,居然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嘴角那里还出血了。

“去给我打盆水来!什么玩意?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章文看了看手上湿乎乎的,皱着眉头说道。

王强就穿了一套内衣裤,也不怕冷了,慌慌张张的打了盆水端到章文面前,还把毛巾也拿来了。章文洗干净了手,用毛巾擦干,顺手把毛巾甩给王强:“你自己也好好的洗洗,然后给我上班去!过两天我来检查,要是还这德行。哼哼!”

“不敢了!文哥,我保证好好干!”王强听了心里一哆嗦,连忙答应道。

“哼!什么玩意?非逼着我动粗!老子一直想做个高雅的人,文明的人,咋就这么难呢?”章文一边朝自己的车走去一边摇头叹息道。

你还文明人?王强看着晃晃的离开的章文,忍不住心里嘀咕:这装逼装的有水平!可是心里还真是害怕啊!这一回挨揍,王强愣是没敢和他姐提一个字,乖乖的上班去了。当真是恶人还需恶人磨!这话一点也不错!

……

胖子走进茶叶店,看到时静的时候,马上堆出了一脸的笑模样,别看胖子现在兜里揣着剑桥的文凭,看到时静还是心服口服的,人家那是有真才实学,只在商悦以上,不在商悦以下。胖子是打心眼里敬服的:“呵呵!时行长,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

“噗!”时静听到胖子咬文嚼字的话,忍不住被逗乐了:“胖子!你好啊?今天这么高兴?昨天足彩赢了?”

“哪呀!昨天足彩文哥愣是没带我买!”胖子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时静的对面。

“哦?我还以为你昨天和他在一起看球呢!”时静轻轻的笑道。

“什么呀?我倒是想和他一起看球来着,他不让啊!害得我晚上只好吃奶哄孩子!”胖子很不满意的说道。

“吃奶?你?”时静有些惊讶的问道。

“啊!对呀,我老婆奶/水多,儿子吃不完,剩下的不就变成我的事了吗?要不然晚上涨的难受!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喝的,老顾削减了头的满世界在找成人奶妈!”胖子摇头晃脑毫无顾忌的说道。

“额!……”时静听的有些难为情,暗骂这死胖子比章文更混蛋,什么事都敢说!连一旁的商悦也是听得面红心跳的。

正好这时章文从外面进来了,他是刚和人家切磋了一番,心里正高兴呢:“哈哈!静?你怎么来了?”

“哼!我怎么就不能来啦?”时静马上没了笑模样,哼道。

“嘿嘿!我这不是有些惊喜嘛!胖子?你也来了?”章文毫不在意的在胖子旁边坐了下来。

“我也刚到,刚刚还在说吃奶的事呢!”胖子随口答道。随即看到时静和商悦那快要杀人的眼光,胖子这才意识到不妥,连忙改变话题道:“呵呵!不说这些,太低俗了!好歹我也是剑桥的文凭,说点高雅的,啊!这个……这个音乐就很不错嘛?就是怎么没歌词?”

“嗤!那是圆舞曲!古典音乐!还歌词?装什么大瓣蒜!”章文不屑的斥道。

“哼!看来你挺懂的哦?那说说吧,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时静这时语气怪怪的问道。

“额!好像是什么河吧?阿利克塞马克西莫维奇比什科夫写的!”章文含含糊糊的说道。

“哼!你从读书到现在也就记住了这么一个外国人名!那是高尔基,作家。不是作曲家!”时静真想给这厮一个嘴巴。

“呵呵呵呵!敢情哥们和我也差不多嘛!”胖子忍不住高兴了。

“还是我来说吧!蓝色多瑙河圆舞曲,创作于1866年,作者----小约翰斯特劳斯,奥地利著名的作曲家,被誉为圆舞曲之王,此曲按照典型的维也/纳圆舞曲的结构写成,由序奏、五个小圆舞曲和尾声组成!”说到这,时静停了停,静静的看着商悦问道:“我说的对吗?”

“嗯!”商悦低着头应道,忽然心跳加剧,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呵呵!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第四小圆舞曲,第四小圆舞曲的主题a优美动人,富于歌唱性;主题b强调舞蹈节奏,情绪热烈奔放,与主题a形成了对比。在开始时节奏比较自由,琶音上行的旋律美妙,仿佛春意盎然,沁人心脾。商悦,你是不是也有同感啊?”时静似笑似怨,又有些压迫的看着商悦问道。

“啊?”

慌乱中,商悦把一杯水给打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