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03章 高雅的代价(下)

第六百零三章 高雅的代价(下)

慌乱中,商悦把一杯水给打翻了!

不过,这并没有引起章文和胖子的注意,这俩家伙都有点听傻了。

“哎呀!妈呀,就一首歌,能说出这么多道道来,这也太有学问了!”胖子首先惊叹道,他还是把圆舞曲称之为歌曲。

“我咋还不知道,你对于古典音乐还有研究呢?”章文也惊讶的看着时静问道。

“一边去!我懒得理你!我还要和商悦对账呢!”时静看着章文就生气。

“好好好!你们忙,我不打搅你们!胖子,过来,哥带你看看,昨天晚上的彩票中奖了,就是不知道有多少,他妈的没出什么冷门!”章文只当是时静和商悦真的要对账,所以连忙带着胖子去了办公室,昨天晚上的足彩虽然都打中了,但是没有什么冷门,所以他到现在才想起来看看,但是心里还是有点自信的,最起码本钱应该能收回来吧!

“草!我都说了跟你一起买,非不让我买,我不管啊!中了奖我要分一半!”胖子顿时恼火的叫道。

“你瞎叫唤什么呀!”章文心里一惊,拽着胖子就走。

看着俩人勾肩搭背的去了办公室,时静忍不住哼了一声:“贪得无厌的死东西!”

商悦这事刚把打碎的茶杯收拾好,走回来有些怯怯的问道:“时静姐,我们还是接着对账吗?”

“对呀!要不我过来干什么?”时静没好气的说道。

“哦!那给你,我已经改好了!”商悦老老实实的把笔记本推到时静面前。

“嗯!……这还差不多,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时静看了一会儿说道,好像又恢复了平静。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语气平稳,思路清晰。商悦心里一直担心的质问和斥责并没有出现,一直到时静离开,也再没有任何的暗示和埋怨,这反而使让商悦心里更加的迷惑了……

章文这面,打开了电脑查看到昨天的足彩中奖结果,让他大失所望,一等奖才七万多一点,加上几个二等奖也是八万都不到,再要是去掉税,那这一次足彩还亏掉了三万多元,还好这一次商悦是建议买的少了点,就这样也是很心疼很憋屈的啊!

“胖子!兄弟啊!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是要和我一起买对吧?得嘞,哥这回打中了个一等奖,n个二等奖,咱一人一半,你把买彩的钱给我,然后拿着彩票去领奖,ok?”章文摆出一副很真诚很仗义的模样说道。

“哼哼!我现在喝的可是人奶,智商一百一百的往上窜,虽然比不了时静和商悦,至少不比你差多少吧?噢,拿着五万多块钱,去买三万多块钱的一等奖?还要巴巴的帮你跑一趟!你脑子有问题吧?老顾也不过是满世界找奶妈,你这是满世界找奶爸?找抽呢吧?”胖子很恼火的看着章文,不屑的说道。

“嘿嘿!想不到你的智商真的提高了?不容易啊?”章文讪讪的笑道。

“滚!咱本来就比你这拿着作家当作曲家的货强!……看,看!时行长都走了,人家都不稀的搭理你,觉着丢人!”胖子撸胳膊挽袖子的正要发飙,忽然看到窗外时静挎着包正准备上车,于是幸灾乐祸了起来。

“啊?走了?”章文一听连忙站起来看看窗外,可不是吗?时静已经拉开车门要上车了。章文蹦起来飞速的窜了出去:“静!你怎么走也不和我说一声?”

“闪开,我要回去了,看到你就讨厌!”时静坐在驾驶室里说道。

“怎么了嘛?我又没做什么坏事,不就是今天上午打了许林那个小舅子一顿嘛!”章文看到自己撑在车门上的手有点划伤,连忙主动承认错误。

“哼!还好意思说!打架都打到**去了!让开!”时静更加的恼火了,一踩油门直接冲了出去。

章文原地转了半圈才站稳,左手抚摸着右手的划伤很纳闷的自语道:“真是邪了门了!连我把这孙子从**拎出来都知道了?难道这智商真的高到这种程度了?”

带着一脸的不可思议的表情,章文回到了办公室,商悦还在查点库存数量,刚才又被时静查出了有问题的记录,商悦现在也是一脸的郁闷,而且心里还惴惴不安的,时静越是表现的平静,她反而越是心里七上八下的。

……

接下来的几天就开始不太平了,章文打电话给时静。时静却是懒得搭理他:“没事少给我打电话!我忙着呢!”

“静!到底怎么了嘛?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章文问道。

“滚!你才有病呢!以后别叫我‘静’,听着肉麻!”时静毫不客气的说道。

“要不?我下了班来接你?一起吃个饭?”

“没空!你还是回家把自己的老婆照顾好再说吧!”

“我……!喂?喂?……”章文看着手机有些不明所以。是不是大姨妈来了啊?还是等过几天再联系吧!

隔天是星期五,章文这不打电话了,时静那里倒是电话来了:“有你这么当父亲的吗?欣儿都要考试了,也没见你关心一下!什么事都推给我,你有没有一点责任心啊?”

没头没脑的一顿数落,章文回家,曦儿和欣儿今天都在,章文赶紧问欣儿:“欣儿?你最近学习怎么样啊?是不是退步了?”

“没有啊!昨天老师还说我英语有进步呢!不信你问曦儿!”欣儿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章文说道。

“那你静姨怎么说我不关心你?天地良心,我可是一直很操心你们两个的啊!”章文挠了挠头说道。

“不知道,嗯,这两天静姨好像不怎么高兴!”欣儿想了想说道。

“就是!

我妈这几天老是在屋里转来转去的,还……还一直在听同一首曲子,就是那个蓝色……”曦儿也尽力的回想着。

“蓝色多瑙河?”章文脱口而出的叫道。

“对,对!你怎么知道的?”曦儿惊讶的问道。

“啊?……额……先别管那么多了,时静明天过不过来?”章文没法和曦儿解释,转过头问纪清和莫心兰。

“应该过来吧!平时周末都是来这过的!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莫心兰说道,然后直接给时静打了过去,电话里说了好半天,然后才挂断。紧接着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章文。

“怎么啦?看我干什么?她到底来不来啊?”章文被莫心兰看得心里发毛。

“她说,你在家她就不来,你要是不在,她就过来!”莫心兰慢慢的说道,同时和纪清对视了一眼。

“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事,得罪她了?”纪清也很关心的问道。

“这叫什么话?还逼的我得离家出走了!真是莫名其妙,我又没招她没惹她!”章文拔高了声音叫道。

“那个蓝色多瑙河是怎么回事?”莫心兰盯着章文问道,隐隐的感觉这事和这首曲子有一定的关系。

“没事啊?就是她前天在我店里面给我和胖子讲了这首圆舞曲的创作经过和作者,还有这首曲子的特点,我和胖子都听得津津有味的,不信,你们可以问胖子!”章文貌似很委屈的说道,但是心里已经开始感觉不对劲了,好像商悦的家里就是一直播放这首曲子啊!而且还是在俩人“运动”的时候……

“那现在怎么办?”纪清和莫心兰看到章文说的煞有其事的,也不像是有什么事瞒着她们,于是问道。

“要不这样吧,明天我先到店里去,等时静来了以后我在回来,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了?噢,要不就是前两天我把许林的小舅子打了一顿,她有点不高兴?应该不至于吧?读书的时候,你们不是挺崇拜我和许林打架的风采嘛!”章文很是郁闷的说道。

“呀!你又打架了?那很可能就是这个原因了!你当着还是读书的时候啊?十四岁和四十岁完全不同了好不好?”莫心兰和纪清面面相觑,没想到这厮在外面已经打过一架了。这还是一个当爹的人呢!纪清和莫心兰都有点感觉哭笑不得!

“其实不能算打架,也就是稍微教训了一下那小子,我当时可温柔呢!”

“嗤!打架还有温柔的?出血了没?”

“一点点!”

纪清和莫心兰顿时无语了,欣儿和曦儿则是挤眉弄眼的悄悄地朝章文竖了竖大拇指:“老爸!你真棒!”

章文也有些得意的眨了眨眼睛!

“都去读书写作业去!”莫心兰忍不住怒喝道。一瞬间,欣儿和曦儿就跑没影了!

……

第二天章文很自觉的来到店里上班了,一进门,让商悦吃了一惊,平时周末章文就算来也是差不多吃过午饭才会来的,今天是怎么了?

“苗香呢?”章文问道。

“刚练完,在洗澡呢!”商悦回道。

“哦!商悦,那个……那个时静是不是知道了?这都跟我这闹腾好几天了!”知道苗香不在,章文很有些烦躁不安的问道。

“嗯!我想她应该是知道了!”商悦有些脸红,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啊?这怎么会啊?很隐蔽的嘛!就凭那首曲子?”章文虽然有些怀疑,但是现在得到了商悦的肯定,还是显得很惊讶!

“嗯!她太聪明了,那天她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正好播放到第四小圆舞曲,所以前天她在我面前特意强调第四小圆舞曲,而且前天胖子一来就被时静姐把话给套出来了,那时候她就知道你晚上没有和胖子他们在一起了……”商悦的声音越来越低,她现在才感到时静太厉害了,明明已经知道了,却是引而不发,让商悦不知所措。

章文听了一咧嘴:这就是高雅音乐?还真不是他能欣赏的,里面暗藏这么多的玄机!而且自己玩的那两手,在时静面前根本就是小儿科嘛,原来自己早就破绽百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