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04章 有所得必有所失!(上)

第六百零四章 有所得必有所失!(上)

章文这会儿可是有点发愁了!怕什么来什么,其他人都不是问题,就是怕时静,可是偏偏就是时静知道了,现在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诸葛亮守着丑妻黄月英老老实实的过了一辈子,原来是因为他老婆太聪明了!

看到章文心神不定的样子,商悦估计还是因为时静的关系,于是问道:“你今天这么早来上班,是不是也是因为她的关系?”

“嗯!她说我要是在家就不会过来,我不在家她才肯过来!”章文沮丧的点点头说道。

“你很怕她吗?我感觉你所有人里就怕她一个人!”商悦有些迟疑的问道,同时心里还有些羡慕时静。

“嗯!差不多吧,从读书的时候就被她管着,养成习惯了,唉,就像是条件反射。要不然我得语文成绩也不会那么好!”章文不由得回想起读书时的情景,忍不住心里暖暖的。

“真是羡慕你们,有那么多故事,还有心兰姐!要不然我去和时静姐说说吧,其实很多事不像她想的那么复杂,我……”商悦吞吞吐吐的说道,其实她心里也是最忌惮时静。

“别!还是我自己去和她说吧,反正我有什么想法也瞒不过她,还不如来个痛快!”章文打断了商悦的话。

“我是怕你怪我!”(商悦低着头说道。

“哪能啊!我一向都是敢做就敢当的,别看是时静,我要是真的发火了,她也得害怕!”

还在吹牛!

……

“静!到底怎么了?你这一次好像很生气啊?是不是因为他又在外面打架的事?不会把人给打死了吧?”莫心兰坐在时静的身边问道。只是想的更远了些。纪清也抱着孩子坐在一旁。

“你胡说什么呀?你也真敢想!我就是觉得该给他多安排些事情了,省的一天到晚的没事找事!”时静心里还是不想把商悦的是公之于众。

“其实他现在的表现已经很好了,要是……要是你对他要求太高,他会不适应的!“纪清还是从心里袒护章文,不赞成时静的说法。

“唉!都是你们两个给惯的!”时静无奈的看了看纪清和莫心兰。

“呵呵!我先烧饭去,等会儿打电话叫他回来吃饭!”纪清听了时静的话,只是温和的笑了笑,然后把孩子交给了莫心兰。

“我帮你吧!”时静也主动的站了起来,朝厨房走去。

其实时静也只能是打打下手,洗个菜,摘个菜什么的,其他的也只能是看看而已,就连切菜都不敢出手,实在是入不了纪清的法眼,切出来的土豆片有的厚有的薄,而且动作还慢。

“小清!要是心兰走了,你会不会感觉无聊啊?”时静试探着问道。

“是啊!其实我不觉得国外有什么好,现在我们这些人在一起多热闹啊!小凡凡也喜欢缠着心兰姐,两个女孩子都喜欢这的气氛,每次来都跟着他又吵又闹的,还去户外运动,现在曦儿的个头都快赶上欣儿了,性格也变得开朗了,原来我还以为曦儿会和我一样比较内向的!”纪清说起这些事就忍不住滔滔不绝,一些很平常的事,在她看来也是很温馨很满足的。虽然对于两个女孩子的学习,纪清帮不上什么,但是生活上却是照顾得非常的周到,两个女孩子都喜欢性格温和的纪清,现在都管她叫小妈,纪清心里很有些得意的。

“嗯!也算是他尽了些义务!就是不知道知足,什么祸都敢闯!”时静也不得不承认,两个女孩子都喜欢住在这里,好吃好喝,又玩又闹,而且曦儿也确实是长高了,也开朗大方了。

“就是呀!我觉得现在已经很开心了,为什么还要那么麻烦办理移民呢?反正我也不懂这些,你和我姐都是做大事的人,总归不会错的!我只要跟着文哥就可以了!”纪清居然没听出来时静的意思,一边手脚不停的忙活,一边说道。

“唉!也许还是不去管那些事,也就没那么多烦恼了!”时静忽然有些羡慕纪清了,没什么太多的想法,也没有特别高的要求,守着自己的小日子过得心满意足的,还真是没看见纪清生过气!

“我……我是不是特没出息?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没有什么本事,也没有你们那么聪明,而且还有些生理缺陷,很多人都看不起我,还说我不能传宗接代……所以我特别满足现在的生活,孩子也有了,家里现在又这么热闹,而且两个女孩子也和我很亲热,我……我们其实一直没有采取过避孕措施,但是再没有怀上过,我觉得上天就给我这么一次机会,我该知足了的!”纪清忽然停下来,对时静很认真的说道。

“不是!不是!我们里面你才是最聪明最能干的,大家都很喜欢你,每次和你在一起我都觉得自己很笨,什么忙都帮不上!”时静听了纪清的话居然有一种很感动的感觉,连忙说道。

“我哪里会什么呀!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纪清笑了笑说道。

“可是都是些很实际很生活的东西,或者说很女人的东西!”时静也很认真的说道。

“哪有!……”纪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等饭烧好了,时静也没让等章文,而是招呼大家一起先吃饭了。等到吃的差不多了,才让莫心兰给章文打电话,让他回家吃饭。虽然纪清和莫心兰都有些奇怪时静这样的安排,但是还是给章文打了个电话。

“我先走了!我下午还有些事情!”时静却是趁章文还没回来,背起挎包先回家去了。

“她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那混蛋又干什么缺德事了?”莫心兰有些不解的问纪清。

“我也不知道!刚才她在厨房里好像有心事一样!”纪清也是摇了摇头说道。

“等会儿他回来,我非得好好问问,又惹什么事了?”莫心兰有些恼火的说道。

“算了!他要是愿意说自然会说的,不愿意说就随他去吧!”纪清还是不愿意把气氛搞的太紧张,而且她心里不愿意去计较章文做了什么事。

章文有些心虚的回到家里,看到时静不在,居然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但也有些发愁,这事总归是要解决的啊!

……

时静坐在车里,看着章文犹豫不决的上了楼,忍不住轻哼了一声,然后才发动车子,直接开到了实体店。

苗香气鼓鼓的去买盒饭去了,今天老板居然不带她去家里吃饭!

商悦背对着门,还坐在那里发呆。可是人是会有直觉的,猛然商悦感觉后背发毛,有种压迫感,连忙站了起来,回转身,却是看到时静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她。

“时静姐?……你不是在老板家里吗?”商悦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不想看到他!省得心烦!”时静闷声说道,随即走进了店里,坐在了商悦的对面。

“你喝茶!”商悦联盟给时静沏了一杯茶。

然后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两人都是坐在那里默默无语,使得店里的气氛变得很压抑。

“你不想说些什么吗?”还是时静打破了沉寂。

“时静姐,我……是不是做错了?”商悦抬起头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很累!”时静有些落寞的说道。

“我没有恶意的!我说过不会影响你们的生活的!”商悦急着表白道。

“唉!商悦,你还这么年轻,你图什么呢?为什么非要这么执着呢?”时静无奈的摇了摇头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喜欢你们这个圈子,我很想成为其中一员!我也喜欢现在在这里的生活,可我总觉得自己像是被排斥在你们这个圈子之外!有时候我连苗香都比不过。”商悦低着头说道。

“嗯?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们从来没有拿你当外人啊?”时静有些惊讶的说道。

“我就是这么感觉的!”商悦还是低着头,不知道为什么,在时静面前,商悦总觉得很被动。

“那现在呢?有归属感了吗?”时静追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知道你肯定是很生气的,要是你想罚,就罚我吧,这事不怪老板!我可以离开这里!”商悦还是悄悄的耍了一个小心眼。

“哼!欲擒故纵!你明知道他不会让你走的!商悦,我没心思和你玩这些小心思。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就好好的在这干吧!把你的聪明多用到生意上去!”时静淡淡的说道。

“啊?那……那你呢?”商悦没想到时静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自己,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我?我怎么啦?”时静反问道。

“你……其实你不是和我一样吗?也很执着的!“商悦小声的嘀咕道。

“你!你怎么会这么想?”时静惊讶的叫道,有一种被人看破秘密的惊怒,随即有迅速的冷静下来,点点头说道:“好吧,就算是你说对了,那也是过去了!我不再执着了!”

“啊?时静姐,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也没有想伤害你,我真的就是想和你们在一起做事,而且我真的很佩服你的,我从来没有服过输,就是遇见你以后,我才会有心服口服的感觉!”商悦大惊的扑到时静面前,跪蹲在时静的面前说道,这回可是发自内心的话。

“唉!算了,我不想怪你,我只是有些累了,也许我离的远一点才能把事情看得更清楚!”凭心而论,时静还是很欣赏商悦的。

“那老板他怎么办?”

“有所得必有所失,难道还想得陇望蜀吗?”

“可是,他会难过的!”

“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