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05章 有所得必有所失!(下)

第六百零五章 有所得必有所失!(下)

章文此时在家里面对着纪清和莫心兰疑问的目光,也是不知所措,只好硬着头皮叫道:“都看我干什么?我又没招惹她!”

“不对!时静是个很冷静的人,不会平白无故的就使性子!”莫心兰还是不信的说道。

“那谁知道?说不定这两天她大姨妈来了,或者是单位里有什么不顺心!行了行了,明天我去找她,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章文不耐烦的说道,而他心里也却是想尽快把这件事解决掉,现在的感觉太难受了,如芒在背啊!

“你来干什么?”时静开门看到章文有些吃惊的问道,也许是星期天的缘故,时静也是刚起床,洗漱完毕,正拿了把梳子在梳头。

“我……我来看看你!“章文很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进来吧!”时静倒是没有为难他,不过语气还是颇为冷淡。

进了门,原本在时静家里很随意的,可是现在却是很有些别扭,因为时静自顾自的在弄早饭,根本没有搭理他,只好自己给自己泡了杯茶,坐在那里等着。

“说吧!你来是想干什么?”时静在餐桌旁坐好,很文静的吃着早餐,然后问道。

“静!我…%⊙长%⊙风%⊙文%…”章文也做到了时静的对面。

“我跟你说了,以后别叫我‘静’,听着肉麻!”时静打断了章文的开场白。

“额!那……时静!我是想说一下和商悦的事!”章文吞吞吐吐的说道。

“说呗!我听着呢!”时静依旧很优雅的吃着早餐。

“那个……我和商悦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对吧?”章文问道。

“你到底是要和我说事情,还是想要打探口风?想说什么,你就干脆点!”时静白了他一眼说道。

“嗯!我们是有了那么点关系……”

“什么关系?我怎么听不懂?”

“我在她那里过夜了,你说什么关系!”章文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呵!那恭喜你啊,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时静冷笑道。

“我知道你不高兴,那个……你能原谅我这一次吗?”章文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干嘛要我原谅?你愿意怎么过,是你的事情!”时静哼道。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就是喝了点酒,受了点刺激,就发生了……”章文好像又回到了读书时一样,又开始做检讨了,只是这一次比读书时要艰难得多,不过倒是交代的很彻底,连朱老大和小戴的事都一并交代了出去,问题是这更让时静恼火了。

“哼!男人每一个好东西!这句话一点也不错!这方面你们倒是攀比的勤快得很啊?”时静索性连早餐也不吃了,独自的坐到沙发上去了。

“我这不是已经认识到错误了吗?我保证不再有下一次!”章文也跟着时静做到了沙发上,不过是在时静的对面。

“别跟我说这些,这跟我没关系!你这话去和莫心兰她们说去!哦,对了,我告诉你,你的这些破事,我没有和她们说,你尽可以放心了!”时静侧着头根本不看章文。

“你到底要怎么样嘛?我都已经认错了,或者,你说要怎么办?我按照你说的办!”章文有些着急了。

“行啊!你马上回去把商悦赶走,去呀!”时静仰着头说道。

“这……恐怕不太好吧?我这么做也太薄情寡义了,我也做不出!”章文顿时有些语塞了。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又年轻又能干,又很聪明,还很会帮你赚钱,要是我也舍不得放手的!”时静有些酸酸的说道。

“静!我真的是来认错的,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就一次!”章文看着时静问道。

沉默了很久,时静才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已经这样了,你们就好自为之吧!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你也不用再向我认错了,最起码,商悦不是为了某种利益而来的,希望她以后能在生意上给你带来更多的收获!”

“是,是,是,她是说过不会让我为难的!那你是不是原谅我了?”章文听了时静的话,很有些欣喜的问道。

“谈不上原谅不原谅,既然她愿意跟着你,你就好好的待人家,然后自己去想办法和莫心兰她们说清楚!”时静此时显得非常的平静。

“那你呢?”章文感觉到有些不安,好像事情并没有向他希望的方向发展。

“我?我还是过回我自己的生活,你也继续你喜欢的生活!”时静的声音依旧很平静。

“你什么意思啊?那你还辞不辞职了?”章文越发的不安了。

“为什么要辞职?辞了职就什么保障都没有了!”时静淡淡的看了看满头大汗的章文。

“这么说,你还是不肯原谅我?我不是都说了,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这都不行吗?”章文大叫道。

“我本来是想辞职过来帮你的,你知道我辞职意味着什么吗?那就是意味着我把后半生都交到你的手里了,把我整个人都交给你了,把你当成我的依靠,归属,安全的保障。你知道我这么做需要多大的勇气吗?需要面对多少的困难吗?可是我现在开始怀疑了,你有没有这个责任心,能不能让我安心!所以我不打算辞职了!”时静毫不避让的看着章文说道,眼里隐隐的泛出了泪光。

“静!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这一回,我一定好好的过日子,再也不惹是生非了!”章文现在是真的害怕了,连声的说道。

“没用了!有所得就会有所失,你不可以再贪心了!我也不想再为你操心了,我累了!你走吧!”时静摇了摇头说道,慢慢的转过身,不让章文看到她脸上滑落的泪水。

“难道就一次机会都不给我吗?”章文声音低哑的问道,此时心里空荡荡的。

“你走吧!”时静背对着章文轻声说道。

章文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时静那里走回来的,整个人像行尸走肉一样,这时他才知道时静在他的心理有多重要,章文趴在方向盘上居然哭了。

一直在驾驶室里坐了几个小时,章文才买了包湿纸巾,把脸上擦了擦,尽量不让人看出什么痕迹,回到家还要尽量装处没事的样子,因为下个星期两个女孩子就要期终考试了,他不像影响她们的状态。

纪清和莫心兰都感觉到了章文的不正常,感觉到好像事态很严重,但是章文一直沉默不语,她们也没法多问,时静那里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

可是再怎么心情不好,上班还是要上的,章文的状态马上就被商悦感觉到了,就连苗香都敏感到老板的情绪不对头。

“老……板,是不是有什么事,是不是因为我的关系?”商悦悄悄的问道,现在她称呼老板都有些不自然了,但是又不好意思再有更亲热的称呼。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有问题!时静说得对,有得必有失!”章文情绪低落的说道。

“嗯!她还是离开了?那我……”商悦叹道,忽然觉得自己的压力很大。

“好好做事!别让人看笑话!老子的一半生意可是掌握在你手上呢,现在该算是自己人了吧!”章文咧着嘴强笑道,算是开了个不着调的玩笑,用手轻轻拍了拍商悦的脸。

“嗯!我会的……”商悦抓住停留在自己脸上的大手用心的说道。

接下来的几天,章文不断地给时静打电话,可是看似平静温和的声音却是让章文感觉到了距离感,没有一点缓和的余地,到最后,章文连电话都不敢打了,这种越来越大的距离感让他很是恐慌。

就连老顾和胖子等人都感觉到了章文的不正常,纷纷过来安慰他,只是这帮货的嘴里实在是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哥们!到底啥事啊?用得着这么愁眉苦脸吗?说说看,天底下就没有我老顾解决不了的事!”老顾拍着胸脯叫道。

“是呀!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玩玩?一炮解千愁!你别说,最近老顾新找的那个场子还真是不赖!就是价钱贵点!”老余也在一旁说道。

“少胡说!我就是在后悔怎么认识了你们这帮货?没一个是干正经事的!”章文恼怒的叫道,旁边商悦正用更加恼怒的眼神盯着这里呢!

“要不元旦咱们出去散散心?我正在联系朱老大他们那帮大款去澳门呢!”胖子也出了个主意。

“算了!我没事,就是有点心烦!你们都回去吧!”

章文挥了挥手打发走了一帮狐朋狗友,没想到老顾过了一会儿又绕回来了,贼眉鼠眼的说道:“兄弟!我知道了,是不是为了女人啊?要是的话,你问我呀?我这方面可是抬头的主意低头的见识!”

“嗯?”章文盯着老顾看了一会儿,然后问道:“老顾,你是怎么摆平家里的仨老婆的?”

“这有何难?发钱啊!时不时的发点钱,哄她们高兴一下不就行了?”老顾很是得意的叫道。

“没用!你这招在我这没用!”

“哦!也是,你身边的都是富婆!那也容易啊,我这还有一招呢?”

“你说!”

“献身!”

“滚!”

章文大怒的要把老顾赶出去,老顾连连的摆手道:“等等,等等,我真的还有一招!”

“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