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06章 老顾论三国(上)

第六百零六章 老顾论三国(上)

章文大怒的要把老顾赶出去,老顾连连的摆手道:“等等,等等,我真的还有一招!”

“说说看!”

老顾站在那里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了一会儿,悄悄的瞄了一眼商悦,然后贼眉鼠眼的说道:“兄弟!咱还是到外面喝两杯吧,反正你也心烦,老哥给你开导开导!”

“嗯?”章文疑惑的看了看老顾,然后勉强的点了点头,回头对商悦说道:“我出去一会儿!”

“哦!好吧!”商悦回答的有些勉强,她并不愿意章文出去,虽然章文在店里面不做什么,但是只要是章文在店里,她就觉得踏实。

出了门,老顾问章文:“要不到我那去?”

“不去!你那里?就算是夏天去都觉得阴森森的,别说是现在了!”章文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呵呵!其实我那里才是感悟人生的好地方啊!算了,那咱们去吃火锅,边吃边聊!”老顾老神在在的说道。

“行!就在镇上找一家吧,懒得跑太远!”章文点头同意道。

找了一家口碑不错的也是镇上最大的火锅店,老顾要了一个小包间,火锅店老板还专门赶过来和两人打了个招呼,没办法呀,这俩也算是镇上的名人了,特别是老顾。

乱七八糟的点了一大堆东西,临了老顾还叮嘱了一句:“给我拿真羊肉过来啊,别拿那些复合肉来糊弄我!”

“看您这话说的,我这都是真羊肉,假一罚十!”那老板咧着嘴说道。

“少给我吹,你们那点伎俩我还不知道?赶紧的,把东西端上来!另外把酒烫一下,多加点糖。”老顾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嘿嘿!好嘞,保证是真羊肉!”

喝了杯酒,吃了点菜,章文心里舒服些了,问老顾:“说吧!把我叫出来想说什么?”

“嘿嘿!兄弟,现在脑子好使了吧?”老顾还是那副贼眉鼠眼的样子。

“本来就没坏!有什么话快说,是不是又想忽悠我多买点足彩?”章文催促道。

“呵呵!那你可是冤枉我了,我可是真的想和你说点肺腑之言啊!”老顾转回身关上了包间的门,然后凑到章文的面前贼兮兮的问道:“兄弟,要是我没看错,商悦已经拿下了吧?”

“胡说什么呀?你请我吃饭就是为了打听这种无聊的事啊?”章文被老顾惊了一跳,随即不满意的回道。

“嘿嘿,眼角生媚,面带桃红,你不要跟我说她是吃太太口服液吃出来的!嘿嘿,那玩意吃一年也没有干一次的效果好!”老顾一脸猥琐的说道。

“关你屁事!你要是闲的无聊,回家去找你那仨老婆去!”章文忍不住斥道,心里还真是佩服这老小子的敏锐的观察力,真是个人精啊!

“兄弟,我可真是为你好啊!这件事你可是做的不怎么样啊!”老顾摇了摇头忽然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

“什么意思?”章文愣了愣。

“顺序错了啊!再说时机也不好啊?呵呵,你最近心烦意乱的是为了时静吧?”老顾摇头晃脑的说道,可是每一句话都能说到关键点上。

“嗯!就算是吧!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章文闷声的说道,等于变相的承认了老顾的猜测。

“哈哈!这有何难,旁观者清,就你这点事,估计除了胖子,其他人都看出来了,商悦的表现那还用猜吗?要是没搞上床那才叫奇怪呢!我今天不是和你说这事,而是给你分析分析你错在哪!”老顾的推测得到了印证,更加的得意了,又给章文把酒满上。

“说吧,洗耳恭听!”章文无奈的说道,感觉自己现在一直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而且他也确实需要有人给支个招。

“嘿嘿!这就对了,兼听则明,让哥哥我给你好好的分析分析!首先,你最大的问题出在哪你知道吗?”老顾说着一拍大腿,兴奋地把餐椅拉到里章文更近些的地方。

“不知道,我有什么问题?”章文摇了摇头反问道。

“你最大的优点也是你最大的缺点你不算计钱,不把钱当回事,但是,作为一家之主,一定要把财政大权掌握在手里,那样你的家里才能安稳!你现在恐怕连你有多少钱都不清楚吧?”老顾的手在空中做了个一把抓的动作。

“那又怎么样,我把钱都抓在手里干什么?我又不会投资理财,做生意更是远比不上商悦和莫心兰。”章文皱着眉头说道。

“那也应该至少知道自己的资产和结构。而且必须找个最可靠的人掌管财政,这人还要有能力有远见,谁最合适?你心里应该知道吧?”老顾循循善诱的说道。

“时静!”章文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

“对呀!是时静而不是商悦,商悦的那些手段说穿了都是些小把戏,时静的能力和远见才是真正的大智慧!所以我说你把秩序搞颠倒了嘛!再怎么样也该是先上时静啊!哪怕是来点硬的也不失为上策啊!当然上上策还是自己掌控生意和理财方面的事!女人方面你还是太嫩啊,也就是纪清和莫心兰都是死心眼,要不然你家里早就鸡飞狗跳了!你也是精通三国吧?”老顾不停的叹息道。

“嗯?怎么又扯到三国上来了,这和三国演义有什么关系?”章文点了点头问道。

“不说别的,就说三国里刘备曹操,他们对于女人的态度,你觉得谁做得最好?”老顾喝了一口酒,摇着脑袋问道。

“额!曹操吧,虽然为了个女人损失了个大将典韦和侄子曹安民,但是总比刘备强啊,刘备但凡敌人以来,每次都是丢下老婆就跑了,人性实在是不怎么样!”章文对于三国还是很熟悉的。

“嘿嘿!我觉得这正是刘备的聪明之处,他知道老婆没了还可以再娶,小命没了,那就什么都玩完了!再说把老婆丢给曹操,不但自己跑的轻松,而且还保住了关羽的性命,连关羽投降都变得理直气壮的,最后不但把刘备的老婆给送回来了,还带回来一匹赤兔马,混了个汉寿亭侯!你说他俩谁更聪明?你该向谁学?”老顾说的头头是道。

“都不咋地!那孙权呢?”章文被老顾说的有了点好奇心了,三国演义他也没少看,但是却是没有老顾这么比较的。

“嗤!曹公不早就说过了‘生子当如孙仲谋’,那货也就是个不能创业只能守业的人,曹操的意思就是说自己的儿子能像孙权这样就行了,争霸天下的事跟孙权无关了。所以要学孙仲谋也是你儿子学,你还是好好的学学刘备吧!先打下一片江山再说吧!”老顾看到勾起了章文的兴趣,说的更加来劲了。

“我还是做我得曹阿瞒,我不会丢下老婆不要的!”章文想了想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那你还是把财政大权攥在自己的手里最好!钱在自己手里,什么时候都是占着主动!这种事我见的多了!刚开始海誓山盟,风花雪月!到后来,孤藤老树人家,古道西风瘦马!最后呢?断肠人在天涯!为什么?钱没了呗!”老顾别看只有高中毕业,但是肚子里还是有些真才实学的。

“有那么惨吗?”章文听了不禁也笑了。

“靠!你还别不信,哥哥我入行这么多年,烧掉的死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大多数都是老头老太,有一半都是死的不情不愿的,为什么?就是手里的钱散出去太早了,钱在手里的时候,子女还知道来尽个孝,等到把钱分给子女想卖个好,反而是没人来送终了!连自己的孩子都这样,更别说那些二奶三奶了!”老顾这会儿可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章文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当然也不是全都这样,但是有备无患啊!几十年后的事情谁说的清楚呢!到时候连走路都困难了,还不是得靠手里的钱撑着!”

“我不信,反正我是不会对不起我身边的这些女人的,纪清和莫心兰跟本不可能离开我!还有时静……”章文提到时静,还是心里有些刺痛。

“呵呵!有点跑题了,咱们还是说正事,现在你就是处在关键的分水岭,时静在,你就能继续发展壮大,时静要是不在,那你的以后也就没多大发展了。所以你现在要全力以赴把时静给拉回来,哪怕是用强的,还要快!女人这时候最脆弱,要是被人家趁虚而入了,那你哭都来不及,就彻底玩完了,也别当什么曹阿瞒了,就当个孙仲谋就差不多了!”老顾接着说道。

“扯淡!还用强的,我敢吗?你少给我出这些馊主意!”章文被老顾说的真的有点担心了,但是说道用强,他还是没这个胆量,因为,那是时静,在他心里女神一般的存在!

“那你就做出点惊天动地的事来,一直把她的注意力给吊住,比方说把生意做的更大些,或者,足彩弄个几千万回来!对吧?”老顾说了半天终于露出了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