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08章 低潮(上)

第六百零八章 低潮(上)

在家里的气氛还是很欢乐的,特别是这一次期终考试的英语成绩已经出来了,曦儿是全班第一,欣儿比曦儿少了4分,排在班级的第七,当然其他的数理化估计就没有那么惊艳了。︾頂︾点︾小︾说,但是这已经让章文很高兴了,这可都是时静的功劳,两个女孩在时静那里基本上就是全英文对话的,也就是到了章文这里才恢复正常,这还是主要是为了照顾章文和纪清,因为莫心兰现在的口语已经很有些功底了,应该说是已经超过了时静,原来她的英语水平就不比时静差,现在为了出国,她独自练的更勤快了。

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这些人里,居然是苗香的英语口语最好,非常的流利,她原来陪着大小姐在美国待过好多年,所以无形中倒是学会了一门外语。席间,连商悦的表现也是让众人吃了一惊,她也能直接和孩子们用英文对话,这让章文感到很是难堪,原来这么多人就自己什么都听不懂,哪怕是纪清也多少能听懂一多半,就是口语不行而已。最后还是莫心兰看出了章文的尴尬,及时的恢复了国语的交流,这才让章文轻松了些,餐桌上又恢复了欢乐和谐的场面,就连小凡凡也高兴的在餐台下面钻来钻去,玩的不亦乐乎,后面还跟着小旺财,累的呼呼直喘,因为现在小旺财已经胖的不成样子了,吃得太好,运动又少,肚子圆鼓鼓的都快贴着地面了,纪清还带它去看过病,据说是高血脂,tmd还是富贵病。

莫心兰和商悦也是相谈甚欢,好像原来的隔阂从来不存在一样,还显得相当的亲热,章文看了直纳闷,这女人的交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不过有这么和谐的场面章文还是很愿意看到的,这时候两个女孩子的兴趣喜好也显现出来了,曦儿喜欢和纪清在一起学一些女红,比如刺绣,剪纸,甚至是裁剪等这些很文静很传统的东西,而欣儿则是喜欢凑在莫心兰和商悦中间,听她们讲一些生意上的事情,甚至有时还要发表自己的意见,看来以后两个女孩子的发展方向肯定会大相径庭。

对于两个女孩子,章文是打心眼里喜欢,莫名其妙的有种成就感,现在曦儿可是和章文处的非常的亲热,有一次趁着欣儿不在,还偷偷的叫了一声‘干爸’,可把章文乐坏了,当然这也是他和曦儿之间的小秘密。

只是可惜,这么温馨的时刻,时静却是没有来。这让章文多少有点失望,如果这还只是小小的失望的话,那么第二天,章文就迎来了更大的失望,这一期足彩的结果真的像商悦说的那样没有出现什么冷门,几个不能算是冷门的冷门,只要来个双选都能打中,虽然有着四千多万的销量,一等奖也只有就万多元,算上二等奖也就堪堪达到十万,还要交掉两万五千块钱的税。

好歹也是一等奖啊!章文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商悦倒是没有多说话,这种时候她还是很乖巧的,没有再进一步的说些怪怨的话。当然,老顾那里的买彩的钱,商悦也是有意的压了压,没有及时的打过去,看样子是想拿老顾出出气。

隔了一天,欣儿的班级要召开家长会了,这回章文倒是表现得非常的积极,原因是他想尽快的和时静和解,现在章文感觉和时静这样的状态非常的别扭。

曦儿这一次的成绩是班级第二名,年级第九名,欣儿是年级第三十名,曦儿显然对于这一次的名次不甚满意,不服不忿的,欣儿则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已经挺满足了,这真是让章文有些哭笑不得,考的好的在生闷气,考的不好的倒是笑嘻嘻的,真是自己的亲闺女,还真是像自己!

当然在家长会上两个女孩子还是受到了老师的表扬,曦儿是重点表扬,欣儿是一带而过,也是有区别的,但是这已经让章文很自豪了,想当初自己的老爸去开家长会,哪一次回来不是怒发冲冠的,一回家就低头找擀面杖!哪里享受过受表扬的待遇?想到这,章文就忍不住看了看时静,心里还是很感激的。不过自始至终时静都没搭理他,两个女孩是同桌,所以开家长会时章文和时静也是坐在了同桌,可惜这么好的机会,时静愣是不理睬他。

等到开完家长会,班主任老师还特意点名任曦同学的家长留一下,这让章文很是郁闷,但是也没办法,只好在教室门外等着,曦儿拉着章文的手笑道:“文叔,你是不是惹我妈生气了?”曦儿今天是作为班干部特意也过来帮着布置会场,给老师帮忙的,欣儿还没这个资格。

“谁说的?我的表现好着呢!”章文很不满的说道。

“嘻嘻!我妈说你是最最最最坏的坏蛋!”曦儿笑嘻嘻的说道。

“那叫关心则乱,懂不懂?你看我像坏蛋吗?你现在可是拉着一个最坏的坏蛋的手呢!”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可是我妈这回是真的生气了,我天几天还看到她偷偷的哭呢!”曦儿皱了皱眉说道。

“啊?这么严重?坏了坏了,这回真的坏事了!”章文听了忍不住连声叫道。

“你到底做什么坏事了呀?”曦儿仰着脸问道。

“嗯!大人的事,说了你也不懂,等再过十年你就什么都懂了!”章文含含糊糊的说道。

“哦!”曦儿没在多问,章文的回答和时静差不多。

“你们老师到底有什么事啊?非要把你妈留下来,一样是家长,怎么不把我留下来?搞什么嘛?哎?对了,你们这个班主任结婚了没有?怎么这么空?”章文看着教室里班主任老师还在和时静相谈甚欢,没有结束的意思。

“没有啊?他就住在学校的教工宿舍里。”曦儿摇了摇头说道。

“我靠!原来是个光棍啊?难怪我越看他越像灰太狼!他有女朋友没有?”章文不由得心里一惊,叫道。

“没听说,好像没有,我们老师是刚从外地调过来的,原来还留过学!厉害吧!”曦儿很有些崇拜的说道。

“不行!我得给这孙子浇点凉水,省的头脑发热把脑子给烧坏了!”章文小声的嘀咕道,然后直接走进了教室。

这会儿班主任老师正在和时静聊的起劲呢,从国内说到国外,从留学说到移民,从中文说道美语,正充分的展现着自己的才华横溢呢!时静则是耐着性子淡笑着听老师说话。

“静!不好意思,打搅一下!刚才派出所打电话来,说是前几天头你们家东西的小偷抓住了,让你去认领失物呢!你快去看看吧,要是不解气,我把那贼偷的手给剁下来!”章文找了个很奇葩的理由,一本正经的说道,然后再对班主任老师打招呼:“呵呵!不好意思啊,王老师,家里有点急事,你看……”

时静没想到章文会来这么一手,一下子呆住了,虽然已经有些不耐烦这个王老师的罗嗦,但是章文想出来的理由也太奇葩了吧!忍不住暗暗地瞪了章文一眼。

“没事,没事,你们去忙吧,我和时行长也就是多聊了几句!怎么你们家前两天失窃了?”王老师连忙客气的说道。

“啊!啊,是啊,丢了点小东西,不算什么大事!”时静只好含含糊糊的顺着章文的瞎话在圆下去。

“哦!那是要多注意了,现在的坏人可是真多!”王老师也好心的说道。

“是啊!这贼偷也真是不长眼,居然敢偷到我这来了!”章文也跟着哼道,颇有点一语双关的意味。

“啊!那个……王老师,那我们先过去了,有空我们多联系!曦儿和欣儿这两个孩子麻烦你多费心了!”时静连忙和王老师打个招呼,想赶紧离开,再不走,谁知道章文这厮又会想出什么馊主意呢!

“好的好的,你们快去吧!”王老师挥了挥手笑道。看着时静和章文领着曦儿匆匆离去,还真是像一家人,就是这欣儿的父亲怎么显得杀气腾腾的?再说这俩人到底是算怎么个关系啊?怎么就看不明白呢?王老师越想越觉得搞不懂!

别看章文帮时静解了围,时静可是一点也没有领情,一路上显得很生气的样子。

“嗨,嗨!我说你倒是走慢点啊?”章文在后面紧着追着,嘴里还不闲着。

“章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编个瞎话很好玩吗?”时静恼怒的问道。

“嗤!我要是不编个瞎话,他能聊到天黑,什么玩意啊,他怎么不找我聊天,我还能请他吃一顿饭呢!”章文理直气壮的说道。

“我愿意,你管得着吗?我又没要你在外面等我,你可以自己先回去嘛!”时静也针锋相对的说道。

“静!我觉得我们俩应该好好的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谈,也不能总这样啊?”章文感觉心里越来越着急了。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曦儿,上车!”时静这时走到了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说道。曦儿朝着章文吐了吐舌头,乖乖的上了车。

“哎!哎!……”

看着时静驾车离去,章文一个人被扔在了停车场里,孤零零的,心里有些发毛,看样子这回时静是玩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