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09章 低潮(中)

第六百零九章 低潮(中)

临近元旦,莫心兰网店那里的生意出奇的好,看来狠抓公款吃喝还是有成效的,现在很多人开始自己买茶叶了,其中一百多块一斤的茶叶销路最好,物美价廉。当然销量的增加也是因为莫心兰和王梅一起策划了一个元旦的促销活动,做了些广告,再加上这两年的老顾客的积累,所以自己的品牌的效应逐渐开始显现出来了。

而实体店这里,元旦的促销已经接近尾声了,现在基本上都是一些零售的生意,不过,现在零售的顾客也不少,每天店里面来买茶叶的顾客络绎不绝,不时的还带讨价还价的,不过商悦应对这种场面还是游刃有余的,价格绝不下跌,但是可以送些精致的小玩意,这也让来买茶叶的顾客心满意足的付钱了。

小姚还没有走,她打算吃过年夜饭再回去,有小姚在,再加上苗香也能帮上点忙,所以店里面也是蛮热闹的。就是等到小姚离开了以后,商悦恐怕要更加忙了。小戴和小姚的事也基本上半公开了,反正他们俩有没有什么顾忌,而且小戴把他怀孕的老婆送回乡下去了,打算在老家生养,所以现在俩人一点顾忌也没有了。

年底前的事情非常的多,章文也要忙于应付,这多少也减少了时静的疏远给他带来的烦燥。至于各种应酬和吃请,章文则是能躲则躲,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但是有的吃请就躲不过去,也不想躲,其中最重要的应该就是老白和谢慧英的乔迁之喜的吃请了,不但要去吃饭,还专门带着全家去老白的新家凑了凑热闹。

老白是前几天刚刚搬进去的,房间里所有的家具电器全是新的,就连老白也从头到脚好好的收拾了一通,连头发都特意去染了一遍,连牙都去洗了一次,看上去既年轻又精神,还带着几分儒雅。当然这几天谢慧英也是往美容院跑了好几次,尽管很舍不得花钱,但是,在老白的强烈要求下,还是忍痛去做了几次美容美发,不过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再加上现在心情好,气色也好,看上去白皙精神有气质了!

一帮人在老白的新居里东看看西看看,啧啧称赞,反正看人家的新房总是觉得很新鲜很好奇的,尽管自己的也是新居,这大概就是人们的普遍的心态吧!当然一帮人也不能空手来,朱老大送了五千元的红包,其他人都是三千,老大嘛,多送点是应该的。

所有人里章文这一方来的人最多,纪清和莫心兰都带来了,商悦和苗香也被老白请来了,因为他的馒头店的店面就是商悦转让给他的,所以关系也是非同一般。商悦单独也送了一千元。算是她和苗香的贺仪。不过吴玫却是没有来,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老白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真是不容易,更庆幸的是还遇到了这么一个能干的女人,所以现在的老白比原来稳当多了,脸上一直是乐呵呵的,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中午一顿颇为丰盛的宴席,也是老白下了血本的,加上一些亲朋好友居然也摆了好几桌,老白和谢慧英因为都是二婚,再说年纪也比较大,所以没有举办结婚仪式,这顿饭也有点补办婚宴的意思了。

热热闹闹的吃完饭,老白借着兴头理直气壮的要求和老顾章文等人一起去活动活动,谢慧英也是笑着应允了,老白的表现还是很得谢慧英的认可的,要比胖子和老顾这些人稳当多了。而且今天不止是老白一个人有喜事,胖子也有值得庆祝的事,他的二楼刚当多功能餐厅装修好了,元旦正式营业,今天在试营业,所以一帮人吃完了午饭,还要赶着去给胖子捧场,老顾在一旁直咧嘴:这又得送个红包意思意思啊!妈的,上星期我一下子打包收下了三个死人,也没人来给我送个红包祝贺一下啊!

楼上的一间间小包间,最适合两三个人私密会晤或是吃饭,只是价格不菲,商务套餐还是纪清给定下来的配菜,从40元道120元不等,反正是不便宜,棋/牌室三十元一小时,是外面一般的棋/牌室的三倍。章文看了也是暗暗称奇,现在镇上还真就没有这么一个高档的商务餐厅,胖子的此举正迎合了某些人士的需求。

这一次再进到棋/牌室,比上一次有有所不同了,全新的麻将桌,电视,电脑,真皮沙发,小茶几,还有立式空调,全都是新换的,就连那台自动麻将机也和别人家的不一样,比一般的麻将机大了一号,周边都是描金的装饰,连配套的椅子也是中间镶皮四周描金的。看着就有一种土豪的感觉。

参观完了以后,几个小土豪纷纷落座准备‘搬砖’了,都想着把送出去的红包给赢回来,不过,朱老大却是晃了一圈以后,就被老婆押着回家了。

“怎么回事?老大今天不和咱们一起玩了?”章文很是纳闷的问道。

“老大和方芳的事被他老婆发现了,嘿嘿!太张扬了,这回玩砸喽!这两天正在家里床头跪呢!”老顾压低了声音贼兮兮的说道。

“啊?这都能被发现?他不是一直跑到隔壁镇上去的吗?”章文很是惊讶的问道。

“那又怎么样?现在朱老大可是名声在外,别说是隔壁镇上,就是市区里面都有人认识他!其实晚上腻在一起就行了呗,爱怎么干就怎么干!还要勾肩搭背的带出去一起吃饭,这不是自找的嘛!”老顾颇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最近咱们几个除了老白和胖子挺得意的,其他人都不怎么样嘛!”老余在一旁插嘴道。

“就是,最近的事都邪乎,你说彩票中不到奖也就算了,还老是遇到莫名其妙的事!”老顾和章文都点头说道。

“我也是,烦得很啊!”胖子这时也插话进来,深以为然的点头道。

“滚!你这又是开张试营业,又是买了新车,你还烦?”几个人不约而同的骂道。

“是真的烦啊!倒霉就倒霉了这辆车上了,上个月买来以后,停在楼下,我那不是吉普车吗?后面标识着4x4,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熊孩子每天早上给4x4后面加了个=16,我天天擦,他天天写,真他妈的执着!我那可是新车啊!”胖子很郁闷的说道,他上次捡漏捡了个十倍投的双色球二等奖,拿到手190万,所以立马去买了一辆新车。

“那后来呢?”老余听着新鲜,追着问。

“后来,我做保养的时候,索性用不干胶贴了个‘=16’,美观大方,省的他天天写的歪歪扭扭的了!”胖子接着说道。

“高啊!这回没事了吧!”老余叫道。

“哪呀!现在每天用红笔给我那里打个对√……”胖子更加郁闷的说道。

“哈哈哈哈!这谁家的熊孩子,太有才了,知道你小学都没毕业,每天帮你检查一遍!”几个人不由得大笑道。

“你那还不算什么,我上星期碰到的是才叫个烦呢,都送到火化炉前了,那老头又坐起来了,差点没把人吓死,又马上再送回医院去,这下好,人家不死了,家属又来吵着要把花圈骨灰盒纸钱什么的都要退货,你说我烦不烦?”老顾也说出了他糟遇到的怪事。

又是哄堂大笑,章文也是笑完了,却感觉自己还不如他们顺利呢!自己的烦心事看起来有点没完没了的感觉啊,感觉自己要比他们郁闷的多,没想到老顾还就盯着他不放:“哎!哎!我说章文,你那个商悦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买彩票的钱一直不给我,再不给我,我可就要破产了,下月初还要给体彩中心缴款呢!”

“嗤!我怎么知道,谁叫你去招惹她了?”章文不以为意的斥道。

“靠!这就护上了啊?典型的重色轻友啊!”老顾叫的更响了。

章文看看在座的几个人都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就知道自己那点事早就被老顾给说出去了,这老家伙真不是东西!再看其他几个人都半张着嘴,有点垂涎欲滴的感觉,看的人毛骨悚然的,忍不住怒道:“喂喂喂!你们都看我干什么?到这来是搓麻将的,你们到底玩不玩?不玩我可走了!”

“好手段!”老余最先竖了竖大拇指说道。

“佩服!”老白双手抱拳,很夸张的叫道。

“你这是1加1,再加1,等于3啊!”胖子掰着手指头说道。

“对勾!”老余附和着道。

“我可什么都没说,在座的各位都是悟性奇高之人!你看,连加法都会算了!”老顾看到章文等着他的眼神,连忙摇头替自己辩解,紧接着吼道:“来这是搓麻将的,你们看他干什么?都这么大人了,没一点城府!”

“呵呵!对对对,搓麻将,搓麻将!来,起牌!”

一帮子人都怪笑着开始动手抓牌。总算是不再提这个敏感的话题,可是,灾难并没有结束,一场麻将下来,就章文一个人输,其他人全都赢钱,连老余飞个苍蝇都赢了一千多块!一个下午,章文又出去了小两万!

最近出门是不是得先翻翻黄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