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17章 有贼心还要有贼胆(下)

第六百一十七章 有贼心还要有贼胆(下)

章文很想把老顾和胖子这俩货给赶出去,但是接下来俩货的表现却是让章文很受感动,胖子从包里拿出了一瓶酒,很有诚意的说道:“喏!这个送给你,算是我们俩给你帮个忙!”

“这是什么?”章文惊讶的问道。

“拉菲!1999年的,颜色清纯,香气四溢,带有浓郁的红色水果味,单宁圆润而优雅,口感柔顺,余味悠长……”胖子一边说着一边还拿出了一张纸条念了起来。看着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章文忍不住了出了声,但是心里却是很感动的。

“为了给你烘托气氛,我们俩可是下了血本了,怎么样?哥们考虑的周到吧?这么浪漫的夜晚,再加上一瓶红酒,是不是觉得胜算又高了几成?”老顾也在一旁念叨着。

“嗯!想得倒是挺周到的,看来你们没少干这种事!”章文嘴里说的不怎么在意,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有这么几个贴心的哥们,这瓶酒估计得要万把块钱了。

“嘿嘿!哪呀?我骗刘佳蓉的时候就用了一瓶长城干白,就把她干败了!”老顾很得意的笑道。

“嗯!好了,你们先回去吧,为了对得起你们俩的这番美意,我得好好研究一下明天的足彩了!”章文说道。

等到老顾和胖子走了以后,章文还在那里拿着这瓶拉菲在手里把玩着,商悦这时走了过来,看到章文的手里的这瓶酒忍不住叫了出来:“呀!是拉菲哦!你怎么会想起来喝这种酒的?你平时不喝红酒的啊?”

“呵呵!不是我喝,是送给时静的,昨天的年夜饭她也是蛮辛苦的!”章文找了个借口说道。

“我看看!1999年的,虽然不是最好的年份酒,但是口感很独特,香味持久,回味悠长,最主要的是1999这个比较有寓意,对于国人来讲,意味着天长地久!这瓶酒最好两个人喝才有味道!”商悦仔细的看了看酒瓶之后心驰神往的说道。

“哦!我都忘了,你可是品酒的高手!怎么样?要不这瓶酒咱们俩给喝了?”章文很惊讶商悦对于拉菲也知道的很详细,于是笑着问道。

“嗯!还是不要了,这瓶酒你还是送给时静吧,99年的大拉菲我那里还有一瓶,到时候我……请你喝!”商悦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嘿嘿!是不是两个人喝才更有感觉!”章文很有意味的笑道。

“讨厌!我不跟你说了!”这回商悦的脸更红了,连忙跑开了。

接下来章文同学可是真的很用功,把这一期足彩的14场比赛每一场都认真的研究了一下,而且还把商悦的新改良的赔率表也充分的应用起来,一个下午愣是一点也没有懈怠,连中间商悦给他换了两杯茶,他都没怎么注意!这使得商悦很奇怪老板今天的表现,好像非常小心谨慎的样子!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章文才算是初步的选好了一张四十万的大复式!然后才想起来还有一件重要的是要先搞定那就是先要征得时静的同意才能去时静那里看球啊!章文手里拿着手机,左思右想,该找个什么样的借口才能去时静那里看比赛呢?

[本书在纵.横.中发表,其他的网站均为.盗.版.特别是还有些付费的网站,这部分读者请注意了,你们的付费和所谓的投票,作者一分钱也收不到,不要再给盗.版.网.站.付.费.了!]

……

时静坐在办公室里也是有些心神不定,从昨天开始就有种莫名奇妙的感觉,也说不上好坏,就是心里慌慌的,再加上这几天在考虑辞职的事情,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纠结的,到底也是工作了十几年了,不是说走就走,一点留恋也没有的,更何况时静在单位里混的还是相当好的。

可是昨天给商悦颁奖的时候,商悦的一番表白,也无形中让时静受到了鼓舞,信心更加的足了,走出去,外面的世界会更加精彩,同时还能和那个混蛋待在一起了,这让时静心里更加的期待了!

这是手机响了,时静不用看,一听铃声就知道是谁打来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这家伙现在电话倒是打得蛮勤快的,而且最近的表现也算是不错,更主要的是,时静感觉每天能收到一个电话就心里会踏实些!

“怎么这会儿打电话来了?人家都要下班了!”时静不经意间还有点带着娇气说道。

“嘿嘿!刚才不是老顾和那个死胖子在我这里吗?他们还送来了一瓶拉菲,99年的副牌,我打算着这瓶酒和你一起分享,怎么样?是不是赏个脸?”章文笑嘻嘻的说道。

“呵呵!你也懂红酒?”时静忍不住笑问道,心里挺感兴趣的,这家伙总是弄些莫名其妙的事出来,但是还就是让人有兴趣!

“嘿嘿!拉菲!1999年的,颜色清纯,香气四溢,带有浓郁的红色水果味,单宁圆润而优雅,口感柔顺,余味悠长……其实我也不懂,我是照着念的!但是1999,天长地久,这个寓意还是很贴心的!”章文手里拿着胖子的那张纸条,照着念的。

“噗!你这会儿倒是挺老实的!”时静忍不住笑了出来,心里不由得萌生出了一丝向往。

“别笑呀!怎么样啊?一起吃顿饭,品品酒?好不好啊?”章文催促道。

“今天啊?那我还得去买菜!”时静有些犹豫的问道。

“明天吧!明天晚上我再带点熟菜来,正好晚上有足彩的比赛,你再陪我看会儿比赛,怎么样?”章文按照自己精心策划的一步一步的说出来。

“嗯!还看比赛?那都是很晚的呀!第二天还要上班呢!”说到看直播时静就有些犹豫了。

“没事!大不了第二天休息一天,反正你都要辞职了,还不抓紧把今年的年休用掉啊!”章文把每一步都想好了。

“你倒是考虑的听周到的!可是,就我们俩啊?”时静莫名的有些紧张的问道。

“那你还想请谁一块分享啊?我这就一瓶酒!”

“嗯!那……好吧,可是……我……”

“别可是了!就这么定了!”

还没等时静再提出异议,章文已经武断的决定了,而且还直接挂断了电话。时静拿着手机,心里又惊又喜又是忐忑,饶是平日里很有主见很果断的时静,也开始心慌意乱了……

电话那头,章文兴奋地一挥手,终于顺利的完成了第一步,接下来就看这张彩票的表现了!

……

等到了第二天,章文又花了好长时间把昨天选出来的勾选重新的理了一遍,心里还是不怎么放心,而且最担心的就是这一期的足彩千万别出个火锅奖啊!

看着章文围着办公桌走来走去,心神不定的样子,商悦忍不住问道:“老……板!到底有什么事啊?怎么以前买足彩从来没见你这么紧张过?”

“哦!感觉,感觉!我感觉这一期要中大奖了!商悦你来的正好,帮我看看我这一期的这张复式怎么样?”章文把彩票预选单递给商悦。

“嗯!没什么问题呀?昨天晚上我也帮你看过了,和你的选择差不多!”商悦仔细的看看,然后说道。

“再仔细的看看,有没有什么纰漏,哪怕是再多一个勾选也可以!”章文这回是豁出老本了。

“那倒是不用,要是你感觉好的话,可以在另外买一张精简的小复式,那样的话说不定一下子能中两个大奖!”商悦摇了摇头说道。

“嗯!好主意,那相当于倍投了!来,来,和我一起再搞一张精简的复式!”章文听了,眼睛一亮。

“好的!你等等啊,我去把笔记本拿来!”商悦也为这个灵光一现的主意感到挺兴奋的。

两人又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又精简出了一张69984元的复式投紸,三个单选,四个双选,七个全选,感觉这张投注单中奖的概率也是很大的。两张投注单加在一起已经超过五十万了,这是章文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投注了!

“哈哈!完美!真的要是中了两个大奖,咱们俩就去把你那瓶拉菲干掉!哈哈!来,抱抱!”章文很有些得意忘形的给了商悦一个大大的熊抱。

“嗯!”商悦脸红心跳的却没有拒绝,只是有些紧张,这还是第一次在公开的场合被章文抱住。

“你怎么最近老是脸红啊?”章文还恬不知耻的问道。

“讨厌!你……”

这回商悦再也绷不住了,连忙逃开了,章文哈哈大笑着收拾东西,准备出票走人。商悦看着章文离开,心里感叹,自己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帮着他研究足彩,一个拥抱,就让自己美滋滋的,心满意足了,在这个老板面前,自己还真是没用!

……

章文在老顾那里出了票,然后特意的去了一家有名的饭店去买了些熟食,又把老顾留下来的那瓶据说是非常有诱惑力的香水喷了点,然后怀着兴奋而又忐忑的心情驱车直奔时静的家。

到了时静的家,按了半天的门铃,时静才开门出来,原来时静刚才正在洗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身上还带着一股清爽的香味,看到站在门口傻笑的章文,时静居然有些脸红。

“我……来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