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18章 兽血沸腾(上)

第六百一十八章 兽血沸腾(上)

站在门口,两个人居然都有点不自然的感觉,应该说人的感觉是相通的,章文不自然是因为心里有鬼,做贼心虚,虽然还没开始偷呢!而时静则是完全是凭借着直觉!虽然以前章文也没少来,但就今天有些心慌,一来是孩子们都不在,二来是这两天一直有些莫名其妙的慌乱!

“进来吧!又不是第一次来!”时静尽量保持着原来的平静说道。

“嘿嘿!我知道,下回应该给我也配一把钥匙,省的我在门外按门铃了!”章文拎着一大堆的东西挤了进去,心里暗自窃喜,总算是混进来了!可是为什么现在就洗澡呢?看来时静也是很想把自己收拾的清爽些,是不是有什么暗示啊?章文跟在时静的身后心里腹议着!

“想得美!我还想保持点安全感呢!”时静娇叱道,刚刚洗过澡的时静脸上显得粉扑扑的,身上还时不时的传来一阵清香,时静一边梳着头一边说道:“你先坐一会儿!我把头发吹干就去烧菜!”

“不用急!不用急!我来烧就好!本大厨现在已经出师了!”章文很是殷勤的叫道,随后跑到厨房去了。

[本书在纵.横.中发表,其他的网站均为.盗.版.特别是还有些付费的网站,这部分读者请注意了,你们的付费和所谓的投票,作者一分钱也收不到,不要再给盗.版.网.站.付.费.了!希望大家都来支持正版订阅!]

时静吹干了头发,换上了一件比较宽松的羊绒衫,这样比较舒适些,头发松松散散的扎在脑后,手里还端了一杯水,静静的靠在厨房门上,看着章文在叮叮当当的忙活着,一时间倒是很有点家庭生活的气氛,是经看的有些发呆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卖力?是不是又做什么坏事了?”时静轻笑着问道。

“没有!就是感谢你收留我,让我在你这里看直播!”章文一边忙活着一边说道。

“噗!”时静一乐,嗔怪的说道:“德性!谁要收留你!你为什么不在家里看直播?非要跑到我这里来!”

“嗯!那个……我那里的网络信号这两天不好,老是断网,所以我才想起来到你这里来的!”章文把早就想好的理由堂而皇之的搬了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时静点了点头,心里好像放心了。

晚饭做好,时静特意的拿出了两个高脚杯,喝红酒嘛,当让是要用高脚杯了!

“美酒佳肴,再加上美女作陪,果然是味道不一样!要是在点根蜡烛就更有气氛了!”章文和时静轻轻地碰了碰杯,浅浅的尝了尝。这还是章文第二次喝拉菲,上次是和王学伟一起喝的,不过没觉得有什么好喝,可是今天却感觉很有那么点滋味,看来品酒还要有合适的环境和适合的人。

“呵呵!你倒是挺会调节气氛的!”时静也浅尝了尝这瓶1999年的拉菲,不过时静对于葡萄酒的认识可就是有限的很了,说不出什么特别的感受,只是两个人在一起倒是很有点感觉。于是忍不住去打开了音响,播放了一首曲子,可巧,还是那首《蓝色多瑙河》

章文脸上立马变颜变色的:“怎么又是这首曲子,我倒霉就倒霉在这首曲子上了!被你罚的还不够惨阿?”

“噗!谁叫你老是干坏事的,跟听什么曲子有什么关系!再说,哼!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时静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轻松愉悦的环境下,两个人喝掉了大半瓶的拉菲,并没有喝光,时静喝酒还是很有分寸的,从不会勉强自己,当然章文也感觉喝的差不多了,时静的脸上已经微微的泛红了。两人的谈话也随意多了,时静还向章文说出了辞职前的犹豫和不安,但是有了章文的陪伴,时静也感觉坚定了辞职的决心,这对于章文来说可是此行的一大收获!

吃完饭,章文还很主动的要求去刷锅洗碗,这让时静惊讶极了,这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感动之余,时静接好了热水,让章文好好的洗了一把脸。

“静!等会儿看直播我们在卧室里看吧?卧室里暖和,客厅里太冷了!“章文一边擦着脸一边貌似随意的说道。

“哼!我说今天这么勤快,原来是在打着坏主意呢!不行!”时静哼道。

“真的,就是想暖和些,再说我又不是没睡过卧室!”章文急忙辩解道,想当初和莫心兰可是在时静的卧室里也睡过的。

“还好意思说!不行,今天就我们两个人,所以……”时静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了。

“就是我们两个人,我才斗胆提个小要求的,要是曦儿和欣儿都在,我哪敢提这事啊!你让我进来我也不敢啊!”章文倒是理由十足的说道。

“那也不行,我答应陪你看球赛已经是很照顾你了!还想怎么样?”时静摇了摇头,还在坚持着说道。

“哎呀!你想想,好吃不过饺子,舒服不过躺着!坐着哪有躺着舒服?要看一晚上呢,一直坐着谁受得了,我保证不会超过你给我灵巧的双手规定的活动范围!”章文可怜兮兮的说道,估计在软磨硬泡一会儿,时静应该会有所松动的。

“要不,先在客厅里看,要是累了再回卧室?”时静这会儿也变得有些不知所措了,以往的聪明劲也找不到了,说了一句很有破绽的话。

“那又何必呢?还有一大堆的东西,搬来搬去的多麻烦,再说了,不就是看个球吗?没必要弄得这么紧张吧?”章文立刻就抓住了时静话里的破绽,进一步的加紧攻势,不让时静有喘息的机会,这会儿他倒是反应敏捷,思路清晰!

“嗯!那……好吧……你可不许乱来啊!要不然,我……”时静感觉这会儿有点晕晕乎乎的,不由自主的就顺着章文的话答应了,可是说完之后,心里马上就感觉不对劲了,心跳的厉害,脸也发烫!心里又是担心又是慌乱,还带着点兴奋……

“嘿嘿!这才对嘛!我是个好人,很有安全感的!”章文大喜过望的叫道。

“哼!我怎么感觉你像只狼呢?”时静忍不住哼道。

“要是狼也是灰太狼,你没听人家说吗?要嫁就嫁灰太狼这样的老公!你不介意做个红太狼吧?”章文趁势还抱了抱时静,算是为了晚上的行动先做个试探。

“滚!我才不要做什么红太狼呢!”时静顿时浑身一抖,连忙斥道。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绿草因为我变得更香

天空因为我变得更蓝

白云因为我变得柔软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羊儿的聪明难以想象

天再高心情一样奔放

……”

这厮这会儿高兴的一边往卧室里搬东西,一边还唱了起来,可是时静感觉自己这会儿才像是一只羊,落入狼口的羊!看着章文把茶杯,水果等一样一样搬进去,时静心里跳的更厉害了!

……

商悦这会儿可是有些心神不定,老板居然把车开走了,平时老板都是步行回家的,今天居然把车开走了,而且今天去彩票店出票是老板亲自去的,而不是让自己或者是苗香去出票的,更明显的就是那瓶拉菲也带走了,这么说来老板是去时静那里了,这些都还好说,白天的时候老板都已经说过的,这瓶就是要送给时静的。但是喝完酒以后呢?会不会不回来啊?而且老顾和胖子为什么要送一瓶拉菲给老板呢?

商悦反复的在想这个事情,连做账都没了心思!到了最后,商悦自我解嘲的想到:这有什么好多想的,时静本来就是他的人嘛!不过就是时间问题!这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自己又何必这么心神不宁呢!

可是,虽然心里这么想,商悦还是无法静下心来,于是穿上外套,出了家门,信步走到了胖子的快餐店的二楼,就是新装修好的棋/牌室,正巧服务员从里面送茶水刚出来,商悦眼尖,看到里面正坐着老顾和胖子等人在搓麻将,商悦连忙用脚尖一点,使得棋/牌室的门没能完全关上。商悦在门口听了听里面的谈话。没多少时间就聊到了章文。

“我说,都这会了,这小子该得手了吧?你那些玩意到底有没有用啊?”老余最先问道。

“估计没那么快,总得先热热身吧?再说我给他的那些东西他也没要啊,就喷了点燃情香水!”老顾的声音。

“到底行不行啊?这小子看到那女人就发怵,别到时候一晚上什么都没干就灰头土脸的回来了!”胖子的大嗓门老远就听得到。

“不至于吧?那我们又送酒又送药的,不是白忙活了?”老顾摇了摇头说道。

“其实这是一种心理障碍,再聪明再能干,到了**还不就是一个女人?”老余很有些不屑的说道。

“嗤!别吹了,那你怎么老婆一叫就跑了个快?”胖子嘲笑道。

“额!我那不是情况特殊吗?谁的老婆想我老婆这么生猛啊!”老余很有些郁闷的说道。

“我说,人家的事,你们那么起劲干什么?”老白很有些不解的说道。

“我们不是看着这小子最近失魂落魄的样子,有点担心吗?再说了,都看得明白,不就是那么回事吗?早点生米煮成熟饭,有什么不好,接下来还有个商悦呢,这俩女人要是联手起来,那以后的能发展到什么样子,你都想象不到!到时候我们这些月下老,跟着入点股,再到拉斯维加斯去玩玩,嘿嘿……”老顾很猥琐的笑了起来。

“咦?门怎么没关上?……靠!老余,你又抓我冲!”

“少废话!给钱!”

商悦在门口听得面红耳赤,连忙逃开了,回到家,心里还在狂跳不止呢!原来老板真的是去了时静那里,而且还是有备而去的,商悦这会儿落实了消息,心里反而使轻松了,至少刚才的谈话让她知道了,这些人已经把她和时静划为章文的旗下了,这让商悦很有些高兴,看来自己已经得到了这帮人的充分的认可!再说老板今天要是真的收了时静,那么时静就肯定会辞职出来了,而且她也不用在担心什么了,俩人都是差不多了!商悦这回反而倒是有点期待,还想着要不要半夜也打个电话去,然后听听电话里有没有圆舞曲的声音,不过这只是商悦想想而已,并没有敢这么做,对于时静她还是有些敬畏的。

……

“嗯!你的手能不能老实点,好好看你的比赛!”时静这会儿正被章文揽在胸前,陪着他看比赛,其实自从进了卧室,时静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所以并没有过多的抗拒。

“我是在看啊!我只在你允许的范围内活动啊!可没有越界!”章文大言不惭的说道。

“你买了多少钱的彩票?真的要看一晚上啊?”时静现在有些后悔了,被章文搞的难受而敏感,但是还偏就在允许的范围以内,这让时静很有些尴尬恼火,有时欧甚至是希望章文动作再大一点。

“六万九钱多,差不多七万块吧!”章文说的是那张精简过的小复式,至于四十几万的那张大复式他没有说,万一没中奖,那不是找骂么?

“哦?才七万块钱?你原来不是买的挺大的吗?”时静有些出乎预料。

“呵呵!商悦帮我精简了一下,要不然几十万的彩票,你还不跟着提心吊胆啊?”章文笑着说道,手里还在市井的腰上来回的抚摸着。

“哼!她倒是真的很舍得花功夫啊,受别乱动了,都被你弄的难受死了!”时静有些不爽的拍掉章文放在她腰上的手。

“呵呵!对对,咱们只谈风月不谈商悦,要不你再给我开放点禁区?大家都好受点?”章文嬉笑着说道。

“想得美!我可没同意什么开放禁区!”时静顿时面红耳赤。

“那不是也没反对嘛!”

“滚!……”

“好球!啊哈,进了,哈哈,第一个冷门出现了!”

随着章文的一声大叫,时静也好奇的回过头看看电视上的直播,排名倒数第二的佛莱堡主场领先了排名第二的勒沃库森,这场比赛章文可是全选,当然是希望爆冷的!

看样子,今天时静还给自己带来了好运气,再爆几个冷门,那今天晚上真的要兽血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