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23章 关心则乱(中)

第六百二十三章 关心则乱(中)

章文不太明白钱一的意思,不由得看着钱一,这家伙又点了一盘白切大肠,正吃了个欢,章文看得直皱眉,这玩意有那么好吃吗?章文也夹了一小片大肠,沾了点醋,慢慢的嚼着,脑子里却是在想着苗香的事,现在苗香在店里面主要的是充当着驾驶员的角色,其他方面的能力一般,当然打架除外,不过大家都很喜欢苗香的,比较单纯,也比较直率,章文也不把她当外人,家里有点什么事也都让苗香去做,有好吃的更是把她叫到家里来解解馋。※%頂※%点※%小※%说,x.不知道钱一还要自己怎么关心?

“别看我,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把她那点钱也投到时行长那里去?这傻丫头一点也不会理财,手里那点钱就知道死存在银行里拿利息!”钱一很是为这个不谙世事的师妹发愁,不过钱一的眼光还是很毒的,一眼就看中了时静的能力。

“呵呵!原来你就担心这个啊?这好像没什么问题啊!”章文一下子轻松了许多,还好不是自己担心的那样!现在钱一提出来的要求,这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时静也正在加大股市里的投资力度。

“这还不够我发愁吗?我这个师妹什么都不会,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打杀杀的,以后可怎么办?还好到了这里总算是安稳些了!”钱一有些无奈的说道。

“她现在有多少钱?打算都投进去吗?”章文知道苗香不愿意在回到原来的生活,上次也是借着受伤退出了九哥的社团,当然也拿到了一笔钱,其实这借伤退出的主意就是钱一出的。

“不多,几百万吧!”钱一回道。

“哦!才几百万?那是不多!”章文感觉九哥好像小气了些。

“欧元!”钱一又补充了一句。

“靠!大喘气啊?你不会一次说清楚啊?”章文顿时一激灵,忍不住斥道。不过这么一来,才觉得比较合理,这才是九哥应有的手笔!到底也算是九哥的徒弟,更何况也跟着打拼了十几年,就凭身上的那些伤疤,拿这点钱也不过份!

“呵呵!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去帮你把常晓蓉的事给搞定喽!”钱一这回倒是很主动的请战道。

“哎!别用拿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简单点,就出一笔钱,让他代发给常晓蓉就行了!哪怕给他一点劳务费都行!”章文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一句,他不想把事情给搞得复杂了,中间还牵扯到常晓蓉的安全问题呢!

“我知道,这种事我比你有经验!小事一桩!”钱一这方面倒真不是吹的,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老干这种事呢,从未出过纰漏!

“还有,把常晓蓉的地址给我,有空我还是过去一趟,看看她!”章文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找个时间去看看。

“没必要吧?再生出点是非来,对谁都不好!”钱一皱了皱眉问道。

“我就远远的看看,不会去打扰她的!”

“好吧!”

……

接下来的几天,章文回到家都是陪着纪清和莫心兰聊天,或者帮着做一些家务活,晚上,大多是在莫心兰那里睡的,想到莫心兰过完春节就要走了,所以尽量的多陪陪她,更主要的是,常晓蓉的事总让章文感觉到没有照顾好常晓蓉,连想帮个忙也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所以对于身边的人,章文觉得有必要多尽些心,得到越多,付出的也就越多,相对来说责任也就更多了!

“你最近是怎么了?好像变化很大啊?我都有点觉得不真实了!”莫心兰欣喜之余问道。

“我多花点时间陪你,不好吗?想着你就快要出国了,多陪陪你!”章文翻了翻眼睛说道。

“好呀!可是就是觉得有点不习惯,连在外面玩的也少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莫心兰试探着问道。

“你看看,想做个好人还做出不是来了!”章文不甚满意的嘟囔道。

“没有,就是觉得有些奇怪!难道是时静要来了,你就开始学乖了?”莫心兰知道章文最怕时静。

“也不是,就是年龄大了,觉得有些东西很值得珍惜!要不,等到都变成老太婆了,我还不知道有没有胆量爬到**来呢!”章文很深沉的说道。

“滚!到你嘴里就没好话!”莫心兰大怒道。

“嘿嘿!抓紧时间,时间不等人啊,再过二十年,就该退休了!”章文把莫心兰揽到了怀里。

“退休了就更有时间呆在一起了,孩子也长大了,连负担都没有了!有什么不好!”莫心兰说道。

“唉!恐怕那时候也就能动动嘴了!”

“不会!经常保持运动,就不会衰老!”

“是呀,生命在于运动!来吧!”

“我不是说这个!”

“我说的就是这个!”

“……”

……

上班的时候,章文还是坐在那里犹豫不决,于是索性问商悦:到底要不要去看看常晓蓉。关于常晓蓉的事,章文倒是和商悦说的很清楚,别人都没有怎么说过,潜意识里,商悦更加的前卫,更加的开放!

果然,商悦对于常晓蓉的事没有表现出什么太多的惊讶,也没有什么不快,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倒是很用心的帮着章文拿主意:“我觉得应该去一趟,要不然心里一直是块心病,再说,完全可以不让她知道嘛!要不?我代替你跑一趟?”

“哼!你有点热心的过头了!”章文哼道。

“嘻嘻!人家还不是为你着想!怎么样啊?你到底去不去啊?你要是去的话,我也跟着去看看!”商悦这会儿表现的很有点三八。

“你去干什么?关你什么事?少给我凑热闹,还有这事不许对别人乱说!”章文很不耐烦的说道。

“带我去吧!我怕你到时候情绪失控,再说,我去了才不会对别人乱说啊!”商悦很执着的央求道。

“嗯?威胁我?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

“呃!小女子不敢!”

别看章文凶巴巴的,到最后还是把商悦带上了,章文还真的怕到时候有什么冲动,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再说章文也想让商悦切身的感受一下,婚外恋的坏处,章文始终觉得和商悦的年龄差偏大了些,还是希望商悦能有个合适的归宿,可是到了嘴里的再吐出去,又舍不得,所以章文也是一直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再说,要照顾四个女人,好像也太费精力了,主要他还不是那种花钱包二奶那种性质,那样的话倒更像是一种交易,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现在他还真是在意的是感情,所以章文还是把选择权交给商悦,看她自己的意思吧!当然章文也知道商悦是很执着的,估计不会改变什么,但是让她看一看现实中的比较伤感的一面,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商悦四平八稳的开着车,章文则是躺在后排的座椅上在胡思乱想,这一次没有让苗香开车,就苗香那个直筒子性格,还不得把章文这点事都说出去……

不到两个小时,就开到了常晓蓉所在的城镇,现实开到了常晓蓉的工作单位看了看,是一家规模不算小的建筑公司,和原来的单位不相上下,只是受到地域的影响,所以当地的工资水平比sh市少了一半左右,要不怎么常晓蓉会去sh打工呢!

再从单位开到了常晓蓉的住处,一个不算太大的住宅小区,小区以外的道路和建筑都还显得有些陈旧,看得出,这里的开发力度还是比不上一二线的城市,按照钱一所画的简图,很快就找到了小区里的一家烟杂店,这应该就是常晓蓉的老公冯贵喜开的小店,还没到下班时间,小店的生意一般,偶尔有人会来买包烟啥的。

离着小店差不多有五十米,章文拿出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这一次出来,准备的还是蛮充分的,连望远镜,口罩都准备好了,还是俄罗斯产的据说是军用望远镜,反正看得是够清楚的。当然这都是钱一无偿提供的。

通过望远镜里,可以看到贵喜比原来胖了不少,人也显得有些木讷,原来和常晓蓉在一起上班的时候,章文是看到过贵喜的,所以大致还是有印象的。小店就在小区的进口处,所以只要耐心的等着就可以了,常晓蓉肯定是从这里进入小区的。

看到了冯贵喜,就马上想到了常晓蓉,章文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同时也有些紧张,按照钱一留下的信息,常晓蓉应该是五点半左右回来,看看时间,马上就要出现了,章文心里莫名的心跳加速,呼吸也有些急促了。

商悦明显的感觉到了章文的心理变化,悄悄的伸手握住了章文的另外一只手,感觉到章文的手很冷,还有些微微的颤动。商悦也拿着一个小巧的望远镜在观察着,她是跟苗香借的,苗香这些乱七八糟的零碎倒真是不少!

从望远镜里可以看到进进出出小区的人开始明显的增多了,看样子都是下班回来了,还有的是开始出去买菜的人,章文全神贯注的盯着小区的大门……

终于,在五点班多一点的时候,常晓蓉骑着助动车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