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24章 关心则乱(下)

第六百二十四章 关心则乱(下)

终于,在五点半多一点的时候,常晓蓉骑着助动车回来了!车后座上还带着女儿,到了烟杂店门口,助动车推进店里,然后,女儿背着书包回家做作业,常晓蓉照看小店的生意,贵喜则是去小区门口的菜场买菜。看来一家人的生活很有规律。

再一次看到常晓蓉,虽然之前已经看过了钱一拍回来的视频和照片,但是章文的心情还是很激动,同时有了些陌生感,距离感。常晓蓉变得清瘦了些,整个人也显得比较的沉静,时不时的和前来买东西的街坊邻居闲聊几句。

章文在不远处的车里看的有点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连商悦和他说话也没有听进去,看到冯贵喜出去买菜了,商悦也下了车,走到了烟杂店这里,借着买东西和常晓蓉攀谈了起来,到这时章文才发现,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商悦已经下车了!

也许是商悦买的东西比较多,价值比较高,所以常晓蓉显得比较高兴,对于商悦的闲聊也没有排斥,俩人倒是聊了很长时间,对于商悦的这点能力,章文还是很佩服的,和谁都能搭得上话,而且还不会让人反感,商悦一直和常晓蓉聊到贵喜买菜回来,才客气的和常晓蓉道别。

紧接着,一个老太赶了过来帮着常晓蓉夫妻看店,估计应该是常晓蓉的婆婆,而贵喜和常晓蓉两人拎着刚买好的菜,一起回家了。一路上,贵喜紧跟着常晓蓉,一脸讨好的笑容,嘴里还在不断地说着什么,只是常晓蓉并没有在意贵喜说些什么,只是挎着包默默地走着……

常晓蓉临走进楼梯口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回头朝章文的车子看了看,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然后在贵喜的催促下,才迟疑的走了进去。不过,就这么一下,把章文搞的心跳加速,他以为被常晓蓉看到了呢,后来才想起来,车窗上都贴着防晒膜,从外面是看不到车里面的。

“你都和她说什么了?谁让你自作主张跑过去和她闲聊了?”章文有些恼火的问道。

“我问过你的,看你不说话,我以为你是同意了的!”商悦很有点不服气的说道。

“嗯?问过我?……好吧,那你和她都聊了些什么?”章文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为了和她套近乎,我了好几百块钱呢,还吃力不讨好!也不知道这烟酒是真的还是假的!”商悦赌气的叫道,她刚才在常晓蓉那里买了一条中华烟,还买了两瓶酒!

“哼!她可不像你这个奸商,她不会做这种事!”章文轻轻的哼了一声,随手把商悦买回来的烟拆开,然后给自己点上了一根,果然是真的!

“哦!我刚才和她聊了一会儿,她现在好像对世事看的很淡,只是谈到女儿才会有些神采,不太愿意谈及她老公,反正给人的感觉就是过得比较无奈,既不是很满意也跳不出现在的生活,哦,对了,她老公好像还患有什么病,也离不开她的照顾,反正他们家好像是靠她在撑着的!”商悦老老实实的说道,这会儿她才发现章文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不是赌气的时候,更不敢在耍小性子了!

“哼!妈的这孙子就是个窝囊废!”章文恶狠狠地把半截香烟扔出了车外。

“现在怎么办?”商悦问道。

“……唉!回去吧,再呆下去也没什么用,人也见着了!唉,相见不如怀念!还不如不见呢!见了面,心里反而堵得慌!回去吧!”章文颓然的靠在了座位上,又点起了一根烟。

“你怎么又抽烟了?你都戒烟两年了!”商悦小心翼翼的说道。

“开车!”章文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

“嗯!我们先去吃点饭吗?”商悦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回去吧,现在没胃口!”

一路上章文一句话也没有,只是坐在那里有些走神,商悦却是能感到车里面的压抑感,心里有些感觉挺委屈,所以也是同样的一句话也没有。

等开到了高速公路的服务区,商悦把车子停了下来,天已经黑了,肚子也感觉饿了,顺便再买点饮用水!看着商悦下车去买东西了,章文这才回过神来,感觉有些对不起商悦,连晚饭都没吃,就开车上路了,现在这小妮子指不定心里有多委屈呢!

一开车门,车里的灯也跟着亮了起来,商悦甩手把买来的东西扔在了副驾驶的位子上,反身又拉开了车后门,坐了进来,貌似很委屈的盯着章文。

“哦!商悦,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不是针对你……”章文有些歉疚的说道。

商悦一直没有说话,这时车里的等也慢慢的熄灭了,黑暗中,商悦像是等到了命令一样,扑倒了章文的身上……

“商悦?你……怎么了?”章文感到商悦的脸上都是泪水。

“叫你欺负我!……”商悦一边小声的叫着一边把连贴在了章文的脸上。

“我……唔……”

黑暗中,车子却依旧是发动着的,暖气也是开着的,车里的温度也是越来越高,两人的嘴唇也紧紧的贴在了一起,都做也越来越大,越来越**……

高速公路服务区的停车场上,零零散散的停了几辆车,仔细观察的话,其中的一辆suv车子,在不停的轻微的晃动,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

“嗨!车震也玩过了,我也被你强暴了,还不穿起来啊?”章文在黑暗中拍了拍商悦说道。

“再抱一会儿!就一会儿!”商悦还趴在章文身上不肯起来。

“好吧!”章文也没有反对,现在

这样子还是蛮舒服的。

“你为什么把常晓蓉的事告诉我,还带我一起来!其他人大概都不知道常晓蓉这个人吧?”商悦喃喃的问道。

“嗯!我……是想让你看看,好的开始不一定有好的结尾,想让你现实一点!”章文说道。

“现实就是----宁缺毋滥,她最大的悲剧就是找了个不成器的老公,没本事也就算了,还没勇气,没担当,连最起码的承受力也没有!要是我,早就离婚了,带着女儿两个人过,像现在这么生活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连后半辈子都搭上了!”商悦很干脆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啊?你这么想啊?也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你想的太简单了,生活在一大堆的亲朋好友中间,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而且孩子总是希望父母双全的,再说,扔下一个得了抑郁症的人,也做不出啊,再说常晓蓉真的离开了贵喜,恐怕贵喜就要病情加重了,跳楼都有可能!所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章文没想到商悦的感触完全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想的。于是低声的分析给他听常晓蓉的苦衷。

“嗯!所以呀,结婚以前一定要看准人才行,能力是一个方面,心性更是重要,能力可以培养,性格却是定死的!”商悦点头说道。

“呵呵!你是在说我吧?我就是没什么能力,性格却是打不死的小强!”章文忍不住拍了拍商悦的屁股笑道。

“哼!才不是呢,你的性格最坏了,老是欺负人,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商悦趁势发着嗲叫道。

“我还欺负人?现在是我被你欺负,好不好?”章文叫道,感觉现在的心情已经好多了。

“得便宜还卖乖!最讨厌了!”商悦嗔怪的说道。

“呵呵,呵呵,好吧,就算是我占便宜了!商悦,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啊?”章文问道。

“我不想像她那样,我觉得现在这样没什么不好?”商悦低声的说道。

“可是,你真的就打算这么过一辈子?不结婚了?”章文有些挠头的问道。

“谁规定一定要结婚的?我又不影响你!再说,现在对于我来说,吸引力最大的是时静姐,我想和她一起打拼一番,当然,前提是----你还是老板!”商悦使劲的贴紧章文说道。

“……那,好吧,先吃点东西,准备回去吧!“章文本来还想问更深一步的问题,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别到时候给自己有弄个孩子出来,但是这始终是个问题啊!

“嗯!好吧,我真是有点舍不得走!”商悦恋恋不舍的坐起来,开始穿戴起来。

“没事,下回我们到楼顶上去野战,那玩意更刺激!表现不好,直接一脚踹下楼!”章文笑道。

“讨厌!谁要跟你去楼顶!”商悦有些不好意思的叫道。

“快吃吧,吃完了我来开车!”

“嗯!”

……

等再一次见到钱一的时候,钱一已经把事情搞定了。

“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章文还是很仔细的问道。

“放心吧!就是让他们老板帮着多发点钱嘛!绝对没有半点风险!”钱一摇头晃脑的说道。

“那要是他把钱私吞了呢?”章文还担心这个问题。

“私吞?那他可就太不开眼了!我是干什么的?大不了我再去把钱拿回来嘛!”钱一觉得不可思议的反问道。

“哦!对了,我都把你当成好人了,差点忘了你的老本行了!”章文恍然的说道。

“什么话?我本来就是个好人!好不好?”

“嗯!是!一个正直的小偷!”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