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28章 春天刚来,冬天还没走远呢!(下)

第六百二十八章 春天刚来,冬天还没走远呢!(下)

章文急匆匆的开车赶到胖子那里,虽然在吴玫那里的聚餐才进行了一半,但是朱老大的电话一来,章文还是立马赶来了,听着朱老大沉重的语气,就知道,这一回胖子等几个人闯的祸肯定不小,章文估计这一次胖子他们肯定输的超过百万了,特别是中间还夹着老余,这就更让人纳闷了!

走进了棋/牌室,人到到齐了,就连老白今天刚回到镇上,这会儿也赶过来了。虽然棋/牌室里也开着空调,但是明显的和在吴玫那里的气氛不同,热哄哄的室温中还是能感到一些冷意。

老顾、胖子还有老余都是垂头丧气的,朱老大也是坐在那里点了根烟,也不说话。

“到底输了多少啊?搞的兴师动众的!”章文一进门就问。

朱老大抬头看了看章文,伸出四个手指,还是没说话。

“四十万?三个人输掉四十万也不算很多嘛!”章文感觉朱志元有些小题大做。

“哼!四十万?要是四十万就不算个事了,再加个零!”朱老大哼道。

“我靠!四百万啊?怎么会这样?你们可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不是新来的菜鸟啊!”章文不可思议的叫道。

“嗨!有什么用,一开始赢的太多了,下注也越来越大,碰到不顺的时候,输的自然就多了!这种情况我也碰到过,一开始太顺,最后的结果基本上都是输的很大,一开始磕磕绊绊的,反而是玩的小心翼翼的,到最后还能赢点回来。”老白深有体会的说道。

“就是!还真是邪门,昨天中午吃完饭,洗了个桑拿,没想到洗的太干净了,下午就开始走霉运了,赢来的二百万不到半个小时就输光了!再后来,更是狂/泄不止,越输越多,输到最后都有点麻木了!老白,你既然知道这么个套路,你不会早说啊?我们现在都输光了,你才说这个,还有什么用?”胖子深有同感的冲老白叫道。

“我怎么没说?我不是早就劝你们早点收手嘛!那时候你赢钱呢,根本听不进去!还计划着要赢到三

百万呢!”老白哭笑不得的说道。

“是呀!后来我还想着赢到五百万呢!现在想想,真是可笑!”老顾也长叹一声说道。

“五百万?你还真敢想!那现在打算怎么办?”章文撇了撇嘴说道。

“我倒是问题不大,就是老余这里比较麻烦!”老顾很有些歉意的说道。

“唉!这回可是闯大祸了,我们家那位非生撕了我不可!”老余忧心忡忡的说道。

“老余,你输了多少啊?”老白问道。

“八十万!”老余很艰难的说道。

八十万,一百二十万,二百万,这就是三个人按比例计算输掉的数额,这还没算这几天被他们挥霍掉的十几万。几个货没有土豪的实力,却是比土豪还生猛!

“咣当!”

棋/牌室的门被一脚踹开了,邢春花带着巧妹还有胖姐闯了进来,老余条件反射的惊叫一声,跳了起来。

原来,邢春花从年初四中午就开始打不通老余的电话了,问巧妹也是同样的打不通胖子的电话,邢春花就有些不好的感觉,今天胖子等人一回来,虽然是没有回家,但是棋/牌室里的服务生可都是巧妹的人,所以巧妹和邢春花马上就得着信了,刚才已经在门外听了一会儿了,等听到老余输了八十万,邢春花再也忍不住了,一觉就把门踹开了。

邢春花这一回可是气的不轻,脸色都变得铁青,自家的文具店生意并不是特别好,更烦心的是,给女儿女婿在隔壁镇上开的分店还是亏的,所以现在邢春花手上的生意比不得朱志元和章文他们,甚至连胖子也比不过,这八十万当然是打击很大的。

“余厚发!你……你……”

邢春花指着老余,正准备暴起出手了,意外发生了,邢春花忽然两眼一翻,一头栽倒在地,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惊得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

朱老大脑子里霎时闪过高血压、脑中风、脑梗噻等这些可怕的字眼,邢春花别看生猛强悍,但是高血压,高血脂,

高血糖一样没跑了,亚健康状态并不乐观,今天这么动了真怒,所以就一头栽倒了。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晚了要出大事的!”朱老大急忙叫道。

老余更是在众人的一片慌乱中,一个箭步窜到了邢春花的身边,一俯身,抱起了邢春花,飞快的朝楼下跑去,这会儿也不等什么救护车了,胖子开车,一路狂飙,连闯几个红灯,才十二分钟就开到了区中心医院,还好送去的及时,邢春花没有什么大碍。

不过这样一来,几个货输钱的事也瞒不住了,只是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邢春花这里,别看平时邢春花凶巴巴的,但是人缘还是很不错的。

抢救室外,几个人都在等着,虽然是已经没有大碍了,但是还在做必要的检查和治疗。

“老余!过两天我把钱帮你还上,这一次都怪我,你那份就算在我的帐上吧!”老顾闷声说道,他和老余几十年的交情了,被邢春花也是追打了几十年了,但是打归打,交情还是很厚的,再说老顾也知道邢春花最近的生意状况不太理想,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把分店关了。

“再说吧!我现在只要我老婆平安就行!”老余现在的心思没有放在这些输掉的钱上,刚才的一刻,老余才发现邢春花对于他有多重要。

“只要人没事就好!钱不够我这里帮你们凑一点是没问题的!”朱老大也在一旁安慰道。

“不用了!我打算把投到时静那里的钱拿出来,我手里还有些外币,算算应该差不多了!胖子,你那里我就帮不上了!”老顾摇了摇头说道。

“拿出来?我听时静说你那些投资已经赚了差不多百分之十了!太可惜了!”章文有些惋惜的说道。

“唉!总不见得这头借钱还债,那头还在投资赚钱,这事我还做不出!”老顾很坚持的说道。

“好吧!我回去和时静说一声!”

老白在一旁深有感触的叹口气道:

“唉!都是赌博惹的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