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29章 倒春寒(上)

第六百二十九章 倒春寒(上)

这一次邢春花的晕倒是由于血压升高,情绪激动引起的,所幸没有什么后遗症,只是邢春花晚上一直都精神不振,在病房里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章文等人再一次去医院看望邢春花,到了医院,才发现来看望邢春花的人还真是不少,就连朱文宇夫妇也来了,老顾更是早早的就陪着老余等在病房外,最意外的是胖子和巧妹也来了,原来以为怕回家肯定要被关起来了,没想到今天还是来了,想想也是,巧妹可是邢春花的娘家人,关系非同一般!不过这会儿胖子的形象可就不怎么样了,明显的回家以后是被巧妹收拾过了,鼻青脸肿的,眼睛跟熊猫似的,跟在巧妹身后乖巧的不得了。章文是和纪清还有吴玫一起来的,吴玫和邢春花可是姐妹相称的,所以邢春花一出事,吴玫就马上赶过来了。

还好邢春花没有什么大事,大家也都放心了,只是邢春花一直没有搭理老余,这可让老余难受坏了,平时就算是邢春花一顿暴揍,那也是个解决问题的方式啊,可是现在邢春花不声不响的不搭理老余,这更让老余如坐针毡,心里直发毛。

一直到了下午,邢春花才把老余单独叫到了病房里,老余小心翼翼的走进病房,在邢春花旁边大气也不敢出。

“哼!行了,你也不用提心吊胆的了,以后我也不会在管你了,更不会再打你了,你不是喜欢闹腾吗?以后你就随心所欲的闹吧,没人再来管你了!”邢春花有些漠然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不怪我了?”老余看到邢春花居然没有发货,心里更加的不安了。

“离婚吧!我知道这些年你当这个上门女婿当的不甘心,总觉得委屈你了,嫌我管的太严,行了,以后你也不用再担心了,我也没精神再管你了!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也不怎么好!”邢春花看着老余轻声的说道,一点也不像以前的样子。

“春花,我……我没这个意思啊,我没想离婚啊!”老余大惊失色的叫道。

“是我想离婚!我知道我长的没有别的女人那么苗条,也没有人家那么漂亮,你到我们家也就是因为家里穷,才委曲求全的,这些年我也尽量让你过的轻松些,人家有的也都给你买上,你跟老顾他们混在一起,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尽量多给你些零用钱,省的在别人面前丢面子!其实你藏的那些私房钱,我早就知道了,也就是不戳穿而已,总想着让你过的开心些!可是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现在生意又不怎么好,女儿的分店每个月都亏损,你一点忙都帮不上不说,还去输掉八十万!一个打工仔二十年也就能攒个八十万,你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就输掉了!”邢春花说着已经是落泪了,这还是邢春花第一次在老余面前落泪。

“春花,不是这样的,我是想能赢点钱交给你的,我也想为咱们家做点贡献,我知道咱们家现在的这些都是你一个人打拼出来的,我也想帮你啊!”老余这回可是慌了手脚。

“哼!就靠赢来的钱来帮我啊?你见过有人靠赌发财的吗?就算是你这一次赢了,又有什么用,赢了还想再去赌,最后还是要输光的!朱志元,章文现在哪个不比你有钱,人家都不去澳门了,为什么?还有老白,现在有点钱就交给他老婆,为什么?这些人你不好好跟着学,非要和老顾、胖子这两个混蛋学,老顾再怎么样二百万输得起,你呢?你有八十万吗?”邢春花恼火的问道。

“没有!”老余小声的说道,现在连看着邢春花的勇气都没有了。

“好了,我也不想再说这些了,家里现在三套房子,两个店铺,还有一些存款,两套房子是我们家拆迁分的,这不能算你的,我们现在住的那套房子留给你,离婚前帮你把这次的赌债还了,再给你一百万,反正你的养老金一直帮你交了二十年了,过几年也可以领退休金了,身边再有个一百万,也该有保障了!”邢春花看样子已经早就想好了,不过给老余的还真是不算少,并没有让老余净身出户。

“春花!我不想离婚啊!我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老余真的害怕了,抱着邢春花的肩膀哭叫道。

“别说了,你出去吧,我累了!”邢春花推开老余闭上眼睛说道。

任凭老余再三的认错,哭求,邢春花只是闭着眼挥了挥手,让他出去。老余失魂落魄的走出病房,两眼无神,像是在梦游一样。

“老余!怎么了?没挨揍吧?”老顾赶紧凑过来问道。

“我倒是希望她揍我一顿!”老余喃喃的说道:“她要和我离婚,这回她是真的生气了!”

“离婚?吓唬谁呢?不就输掉八十万吗?”老顾不屑的叫道。

“是真的!她连房子,存款都分配好了!可是……我不想离婚啊!呜呜……呜呜……”老余抱着老顾放声痛哭。

“靠!是真的?糟了,这回玩大了!”老顾也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连忙安慰老余道:“你别急,我进去看看,劝劝她!”

老顾探头探脑的朝着病房里看了看,然后小声的叫道:“嫂子,嫂子,我能进来吗?我就说几句话!”

“哼!进来吧!”邢春花看到老顾,没好气的说道。

“嫂子,老余在外面哭的可伤心呢,你不会是真的要离婚吧?我都跟老余说了,那八十万我来出,你看这总行了吧?

”老顾关键时刻还是很有点魄力的。

“嗤!我为什么要用你的钱?我们家拿不出这八十万啊?”邢春花却是不买老顾的账。

“可,总不能就为了这点事就离婚啊?你看看,你们俩多般配的一对!说离就离啦?”老顾陪着笑说道。

“离!肯定离,以后你就带着他去澳门尽情的玩吧!”邢春花坚决的说道。

“嫂子,我知道你是在气头上……”

“出去!”

“嫂子!我……”

“滚!”

……

在章文的店里,时静和纪清都在,时静现在不去上班了,虽然辞职手续还没有完全办好,但是已经同不着再去上班了,现在已经坐在章文的办公室里面了,她在章文的办公桌对面又摆了一张办公桌,这回好,两人面对面!

今天纪清也在,所以是在店里自己烧的午饭,还特意把莫心兰也从网店叫了过来,几个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主要还是在谈论老余的事。

“老顾说要把他上个月投到我这里的二百万拿出去,真是挺可惜的,已经有了十几万的收益了!你看要给他拿出来吗?”时静问章文。

“那就帮他拿出来呗!他现在欠赌场的二百万总的要还啊!”章文点点头说道。

“他不是路子很广吗?干嘛不想办法借点钱,先把赌债还上?”商悦问道。

“自己有钱不拿出来,借钱去还赌债?说的过去吗?再说,但凡是赌鬼,到最后损失最大的不是钱,而是朋友和信任,老顾这一点还是很拎的清的。”章文很有感触的说道。

“那老余真的会离婚吗?他现在好可怜哦!天天去文具店找邢春花!”纪清很同情的问道。

“还真不好说!这回邢春花是铁了心要离婚了,现在连家里都不住了,住到女儿那里去了!”章文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朱志元老顾他们也都在帮老余着急,帮着想办法!

“还是我们好吧?要不然你也跟着去澳门了?不知道输多少呢!”纪清和莫心兰很有些邀功似的说道。

“什么话?我本来就没打算去!”

“真的?为什么?以前你不是也挺起劲的嘛?”

“第一,我的钱都上交了!第二,我发现投资股票和进赌场一样,就看谁的耐心好!时静前前后后都运作了两年多了,明摆着要开始赚钱了,我干嘛还要去玩那个胜率小于50%的佰家乐?再说,时静这里是大手笔,动辄盈利上千万,赌场那里,玩一年也赚不到一百万,还累得半死!那玩意只能是有钱有闲的时候玩玩,真的去搏命,可是很凶险的!前有老白,后有老余,这都是活生生的例子啊!”章文摇头晃脑的分析道。

“呵呵!总算是让人放心些了!好吧,明天我就抛掉一些股票,把老顾的钱尽管打给他。唉,真是可惜,抛掉了,再想这个价买回来就不太可能了!”时静有些不太舍得的说道。

“时静姐,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的账户里都是清仓了,我也没时间研究股票,我把钱打给老顾,把老顾的那些投资算成我的!就按照明天的收盘价!”商悦小声的和时静说道。

“这样啊!也可以!”

时静想了想点头同意了,心里还是有些惊讶,第一,是商悦的实力也不容小视啊。第二,这样一来,商悦算是彻底的和她们融合在一起了!看来商悦是铁了心要跟到底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