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630章 倒春寒(下)

第六百三十章 倒春寒(下)

ps:出差刚回来,很对不住各位书友啊!年底前比较忙,断更了几天,非常的抱歉,今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

这样一来倒是方便了,时静的账户里的资金就不需要变动了,直接由商悦这里把钱转给老顾。当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时静还是特意的给老顾看了看从老顾的资金投进来到拿出去的这一段时间的资金变化状况,这一点。老顾也是心服口服的,时静做事一向是滴水不漏的。

200万投进去,拿出来217万!老顾看到时静超强的盈利能力,也不禁有些后悔了,这钱赚的多轻松啊!但是也没办法,谁让自己脑子一热跑到澳门去豪赌了一把呢!唉,又是一条生财之路给硬生生的断掉了。以后先不说有没有这么多闲钱,就是有,也不好意思再投到时静这来啊,出尔反尔,多丢人啊!再说过个一段时间,还能不能盈利又不好说了。老顾忧心忡忡的帮着人家哭丧去了,这几天挺忙,也许是好多人挺过了春节,一口气一松,都来老顾这报到了。

别说,老顾这几天帮着人家哭丧还真是很卖力的,哭的是真伤心,嚎啕大哭解千愁!问题是哭过了以后,气是顺了,但是关键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啊!答应帮老余还的80万还没凑够呢!再说,老余的事也是陷入了僵局,邢春现在根本就不搭理老余,干脆搬到女儿女婿那里去住了。老余一个人守着三室一厅的房子,冷冷清清的,最主要的是这一回的祸闯的太大了,自己都觉得老婆这回不会原谅自己了!才几天的时间,老余就瘦了一圈,整个人也萎靡不振的。老顾看着直发毛,这老兄别想不来啊!

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还是得找邢春去,老顾壮着胆子来到了邢春的文具店,还别说邢春的这家文具店的生意还是不错的,到底是开了好多年了,再加上朱志元等一些老板的公司的办公用品基本上就是邢春这里包了。

现在最头疼的是她那个分店,本来是想给女儿女婿创造个好的条件,没想到光有热情没有过硬的关系还是行不通的,再加上这一年多,她女儿所在的镇上有开出了三四家文具店,生意被分流了不少,更主要的是,现在很多的人都是在网上购买了,这种网购的方式对于他们做零售的冲击可是太大了。所以,女儿女婿的文具店开了两年,非但没有赚到钱,反而是亏了不少,房租倒是每年都在涨。这已经变成邢春的一块心病了,等于每个月都要贴钱给女儿的分店。

老余的事等于是火上浇油,邢春本来就在计算着关掉分店会亏多少,这回好,还没算好呢,老余倒是给她增加了80万的赤字!所以邢春这一回可是真的上火了!

“嫂子!嫂子!……我是老顾啊,我想和你说两句,你看今天心情可好?”老顾小心翼翼的陪着笑问道。从打和老余认识,都二十多年了,老顾平均每年被邢春追着打两回!只多不少,所以老顾看到邢春也是心惊胆战的。

“哼!本来心情挺好的,看到你,我就心情不好了!”邢春坐在柜台里面哼了一声。

“那,要不等会儿你心情好了我再过来?”老顾暗自在揣测邢春会不会暴起发飙。

“不用了,有什么话就赶紧说,说完了滚蛋!”邢春不耐烦的说道。

“哎!好,那我就说说。呃,嫂子,你到底打算把老余怎么办啊?老余这几天都瘦的脱型了,人也没精打采的,要打要罚你也给个痛快啊!我不是都说了嘛,那80万算我的,不关老余的事!我现在看到我余哥的样子,真是担心啊!”老顾声情并茂的说道。

“哼!看得出,你这几天嗓子都哭哑了!现在知道着急了,去澳门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来和我商量啊?现在知道发愁了!你不是要个痛快吗?告诉余厚发,离婚!你让他给我滚过来签字!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净身出户的,上次我就跟他说了,现在我们住的房子给他,再给他一笔钱,足够他再到澳门去闹一次的!”邢春越说越火,一拍柜台站了起来。

“嫂子,嫂子,嫂子!冷静,冷静,千万冷静,别把你气出个好歹来!”老顾一蹦老远,急忙连连摆手说道:“嫂子,能不能给个折中的办法,只要不离婚,其他的什么都行!”老顾不愧是生意人,在这种凶险的情况下,还不忘讨价还价。

“哼!行啊!涨能耐了啊!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八十万!只要他能把这八十万赚回来,我就不再追究!”邢春忽然灵光一现,很干脆的说出了折中的办法。

“八十万?你让他到哪去赚去?他手里有没有什么生意?帮人家打工要赚到哪一年去?做生意又没有本钱!卖/肾,年纪又大了些!要不……”老顾转着小眼睛念叨着。

“哎!我可警告你啊,你别想着去澳门博一把,就算是赢了八十万我也照样让他滚蛋!而且还是净身出户!”邢春立马猜到了老顾的鬼主意。

“嘿嘿!我没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好歹也给点诚意吧?这要本钱没本钱,要店面没店面,你让他怎么赚到八十万?”老顾感觉有点门,最起码邢春有些松口了。

“行!我就给点诚意,别说我欺负他,听好喽,我女儿的那个分店,本来我打算关掉,现在我就交给他,能不能赚到钱,就看他的本事了,如果继续做文具生意,我负责供货,如果想该做别的,你让他自己拿主意!”邢春说完,心理都在为自己的这个办法叫好,说不定老余就真的干出点什么名堂来呢!

“哎呀!啧!这……还是难了点,嫂子,能不能再给点本钱?”老顾还想再为老余争取点好处。

“滚!再啰嗦就涨价到160万!”邢春吼道。

老顾顿时抱头鼠窜,一转眼就没影了,邢春在身后不经意的咧嘴笑了笑,忍不住摇了摇头:老余要是有老顾一半的活络劲就不用自己这么辛苦了!

镇上的菜场里,老余拎着马甲袋,正在和人家讨价还价,现在兜里的钱没剩几个了,邢春那里又断了供给,还真是难过啊!从来也没为了几个菜钱讨价还价的,当真是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啊!

“老余,老余!哎呦我的妈呀,可算是找到你了,我都在菜场里跑了三圈了!好消息,好消息啊!”老顾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这家伙对老余还真是很铁。

“什么好消息?你又接到死人了?”老余有些木然的问道。

“嗨!哪跟哪呀!我是帮你争取了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做得好,说不定还能让你在家里的地位扶摇直上!”老顾很是兴奋的说道。

“真的?春她不离婚了?”老余眼睛一亮。

“嗤!只要你做的好,别说不离婚,你就是纳个妾她都不会反对!”老顾嚣张的叫道。

“吁!吁!老顾,你可别害我,这话要是让春听到,那可要招来杀身之祸的!”老余连忙捂住老顾的嘴,惊恐万状的说道,还四下警惕的扫了一圈。

“瞧你那点出息,听好了,只要你能赚到八十万,邢春就既往不咎!怎么样,兄弟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帮你争取来了这个重新雄起的机会!”老顾甩了甩三胖头,叉着腰说道。

“八十万?怎么可能?我什么也不会,什么本钱也没有,哪去给她赚八十万啊?”老余哀叹道。

“有!邢春说了,把你们家那个分店交给你,你爱做什么做什么,只要能赚到钱就行!怎么样,兄弟够意思吧,最起码还给你争取了一个店面来,就看你能不能有所作为了!”老顾的眼里赚个八十万不是什么难事。

“啊?就那个分店?从开张就没赚到过钱,你让我现在接手扭亏为盈?你觉得我有这本事吗?我要是有这本事,当初我还会倒插门?”老余恼怒的说道。

“别呀!最起码你也得有点信心吧!别的不说,咱还有那么些哥们呢,现在朱老大、章文、胖子这些人都做的大起来了,就连老白都稳定下来了,你现在的条件可是比老白当初要强多了!老白都能重新立起来,你就没一点信心?”老顾的嘴是真能说,几句话就把老余说的心思活动起来了。

“那你说接下来怎么办?”老余很期待的问道。

“现在我也说不好,这样,晚上咱们到章文那里去,把朱老大、胖子这些人都叫上,集思广益,好好想个办法出来,咱们是谁?镇上最大的联合舰队,嗤!我还不信了,就凭咱们这些人还摆不平一个小小的文具店,大不了换成别的生意!”老顾很自信的说道。

“好!豁出去了,就赚他个八十万!”

……

时静这会儿正在看着电脑上的华尔街股市道琼斯指数的近期的变化,时静来了以后,对于原来的经营模式没有做过多的干涉,原来也是在她的指导下做的,商悦和莫心兰都已经做的很好了,有了相对固定的模式,所以时静并没有把心思放在这方面,更多的是关注欧洲和美国的金融市场,眼下的这些生意时静并不是很在意。

自从正式来章文这里上班以后,没有了原来的复杂的人际关系,也不需要时时的防范什么,满屋子的茶叶的清香,宁静的氛围,时静觉得很轻松。更主要的是和章文面对面的坐着,时不时的相视而笑,感觉很温馨,而且这家伙最近的表现真的是不错,不过今天确实有点心事的样子。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说出来听听!”时静轻声的问道。

“等会儿朱老大他们要来,为了老余的事!”章文笑了笑说道。

“哦!看来老于的事还是没有解决!也难怪,一下子捅了这么大个篓子,邢春不好好的教训他一下,那才叫奇怪呢!不过要说邢春真的想离婚,那也是不可能的!”时静忍不住也笑了。

“现在不是离婚的事了!现在邢春给老余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什么机会?”

“净赚八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