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17章 有师弟师妹了

第17章 有师弟师妹了

“主……主啊,我见到你的使者了……他是个中国人?”意大利男子一脸呆滞的望着那名救了他的男子,喃喃自语道。

“啊哈!我居然没死?哇哈哈……”印度男子一跃而起,搂住法国男子,高兴的双蹦又跳的。

“哦,不,放开我,嗯?我可没有那种嗜好!”法国男子极力想推开眼前这个占他便宜的人,不过显然他没那力气,“天啊!好吧……我认命了!”无奈之下,法国男子也不挣扎了,其实他也是很高兴的,毕竟他才刚脱离死亡嘛。

“我是米蕾亚,谢谢前……呃……前辈救命之恩!”米蕾亚缓慢爬起,走到中国男子面前,按照古老中国大陆的礼节,抱拳致谢道。她发现全身又充满了精力,这可比自己的治愈术要高明多了。

意大利男子闻言,连忙反应过来,跑到中国男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拱手道:“我是坎笛德,多谢救我,嗯,前辈,你真厉害!”临末,还不大不小的拍了个马屁。

“我叫怙玛拉斯。”“我叫曼蒂。”“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另外两名男子反应过来,自我介绍后,同时致谢道。

“嗯,不用了。”男子摇了摇头,续道,“你们不要叫我前辈了,我叫包悟毅,也是这个学院的学员呢!嗯,对了,这是我的伙伴,小兔兔!”悟毅边摇着手,过打量着四人,同时也把小兔兔介绍给四人。米蕾亚是个安静漂亮的美国女孩,娃娃般的脸蛋却有着魔鬼般的身材,皮肤白净,细腻,光滑,没有西方女性特有的粗糙,配上及肩的耀眼的金色卷发以及罩在身上的白袍,自有一股飘逸出尘的韵味,让人不忍亵du。念力及处,悟毅发现米蕾亚虽然还没形成能量光柱,但已经颇皱形了,这在刚经过“洗礼”,初涉傲佛界的凡人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由此可见米蕾亚的天赋之高。

怙玛拉斯是个高大健壮的印度小伙子,留着一头卷曲的平头短发,身上穿的是一件暗蓝色的名牌西装,当然,此时的西装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那条领子总算勉强的挂在脖子上,感觉到悟毅投向自己的目光,怙玛拉斯连忙整了整领带,这下,领带干脆破裂成一条条了,怙玛拉斯手忙脚乱的弄了一阵,最后干脆扯下领带,狠狠甩在地上,顺便还踩了几脚,“该死的,看我不踩死你!哪个混蛋说这玩意儿坚固耐用又寿命长久的?这不还没两天吗?哦!该死!我的脚!”忙的起尽的怙玛拉斯看到大家满脸古怪的样子,连忙起起身,幽默的耸了耸肩。悟毅好笑的看了怙玛拉斯一眼,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人。坎笛德是个意大利人,身材与怙玛拉斯比起来,那就显得瘦弱了,身上穿的是休闭装,整个人给人一种书生卷气的柔弱感觉,不过左脸上却有一道刀疤,这倒也增添了些许暴戾气息。曼蒂是个优雅的绅士,即使在刚才剧烈的战斗中,他身上的白色西装及满头油光发亮的头发也不会太过凌乱,总之,这小子,是个很有风度的法国小伙子呢!

悟毅打量了一番,目光又回到了米蕾亚身上,望着米蕾亚如蓝宝石般的美目,不禁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嗯……谢谢”米蕾亚俏脸微红的经声说道。旁边三人看的都是一呆,在他们眼中,米蕾亚是美国人,而悟毅显然是中国人,要知道,在世俗界中,中国相对美国还是很保守的。

“这世道还是乱了呀……”坎笛德一脸诧异的喃喃自语道。

“悟毅,你真是我的偶像!”曼蒂颇显幽默的说道。因为就是一向自诩风流的曼蒂也不敢这么跟具有圣女气质的米蕾亚说话的。

“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怙玛拉斯扭着身子怪声怪调的对着米蕾亚说道,样子颇为滑稽。

“怙玛拉斯!”米蕾亚尖叫道,“以后别想我给你疗伤!”她真是气到了,平常这三个家伙都是很老实的,没想到一碰到眼前的中国男子就变了。

“哦,不,不!米蕾亚,我收回刚才的话,安拉啊……原谅我愚蠢的言行吧!”怙玛拉斯双手举起做投降状,求饶道。他还真是有点怕了呢,毕竟试练之途才刚刚开始,受伤肯定是不可辟免的。

“呃……你们四个的领路人是爷……武痴吧?”悟毅新奇的看着四人,他觉得有趣极了。要知道,在他以前的生活里,除了训练外还是训练,可是很少有这么热闹呢!不过想到此行的目的,悟毅反应过来,于是试探的问道。距离上次出行已经十年了,经过这十年的训练,悟毅基本上可以独自修行了,虽然还离“战形”很远。这次,武痴让悟毅独自出来,主要有两个任务,一是到傲尔佛学院学习,二则是带着经过他“洗礼”的徒弟前去学院。在傲佛界,“领路人”相当于“师尊”的存在,所以,这四人可以说是悟毅的师弟,师妹了。悟毅知道武痴收下四人还不足一个月,可没想到四人的傲佛语讲的还挺标准的。

“你是……师兄?武痴前辈是我们的师尊。”米蕾亚略显兴奋的回道。四人中,米蕾亚是师姐。当初他们的师尊,也就是武痴把他们带到这座森林后,只交代了一句:“等下你们的师兄会来接你们,我老人家就先走了”就不负责任的离开了。迷踪森林是一座迷宫,常人根本就走不出去,再加上林中的怪兽,普通人来到这里,若没有傲佛界的高手帮助,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米蕾亚他们在林中已经两天了,这两天,他们一直在林中打转,食物也早就吃完,这次更是遭到了野狼的袭击,要不是悟毅及时出现,他们恐怕真的要归天了。

“嗯,是的!”悟毅点头微笑道。对于武痴的性格,他是很清楚的,想到刚才四人狼狈的样子,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幸亏自己及时赶到了。

“师兄!我就说师兄看起来这么亲切呢!”坎笛德双眼放光的走到悟毅面前,对着悟毅手臂上的肌肉是又揉又捏的,接着道,“师兄,以后我也能像你这么厉害吗?”一大群狼,一眨眼的时间,全部消失,这种力量,想想都令他觉得兴奋。

“悟毅师兄?你来的真是时候啊,有吃的吗?我都快饿死了。这该死的鬼地方连打个野味也不行!”怙玛拉斯眼巴巴的望着悟毅,说道。悟毅一身轻装,连个最简单的包袱也没有,看的怙玛拉斯一阵绝望,不过当他看到悟毅肩上的小兔兔时,眼睛一亮。”虽然小了点,但将就一下还是可以的。”怙玛拉斯想着眼神已经变得炽热,同时还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似乎感觉到怙玛拉斯不怀好意的目光,小兔兔转过头,眼中红芒一闪,怙玛拉斯如触电般别转过头,“哦,该死的!我是怎么了……安拉啊,原谅我吧,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任何胺脏的念头……”怙玛拉斯开始小声自语。

其它几人听到怙玛拉斯的话,也热切的望向悟毅,虽然有些失望,但他们还是希望奇迹的发生。”嗯,我这里有些食物,你们拿去吃吧。”悟毅把吃的从手镯里拿出来,其实也没多少了,但四人吃一顿饱饭足矣。

四人傻傻的看着凭空出现的各种食物,愣愣的接在手里。想破脑袋他们也想不出这些食物是怎么凭空出现的,不过食物一到手里,他们立马就忘了这个问题,毕竟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这……这是烤全鸭?我没眼花吧?还很新鲜呢!安拉啊,我都快三个月没吃荤啦!嗯……味道真不错……”怙玛拉斯一边嘀咕一边疯狂撕咬着眼前的美食,那样子,仿佛刚从监狱放来似的。而坎笛德也好不到哪去,不过身为女性的米蕾亚就好了许多,很文静的一口一口咬下去,虽然速度快了点。曼蒂脚下是一堆食物,而手上则捧着一瓶葡萄酒,此时的曼蒂正一脸痴迷的望着它,如梦呓道:“哦,天啊……这是……不,不,不!我肯定是眼花了,或者在作梦?嗯,痛……傲佛界的人真是奢移,居然用它来配饭?!不过,放心吧,我不会暴殄天物的……不行了,我就偿几口……就几口……呃……悟毅师兄!那是我的!”正在沉醉的曼蒂突然发现酒瓶跑到悟毅手上,于是大喊道。而悟毅则像没听到似的搂紧怀中的葡萄酒,良久,才爆出一句:“哇咧,弄错了!”

曼蒂则用失去世间至爱的眼神望着悟毅,悲痛的沉声道:“知道吗?悟毅师兄?你在我心中一向是最伟大的存在,您优雅,高贵,热情,宽容……最重要的是您大方!可是,可是您知道吗?您居然为了一瓶葡萄酒而……哦,师兄,醒醒吧,嗯?把它给我……”穆罗特德酒产于1945年,在拍卖会上,它被一匿名者买走二箱,平均每瓶约为4.25万欧元,在当时,一跃成为法国乃至世界最昂贵的葡萄酒,而如今,它更在黑市中抬出了天价。曼蒂衷爱各种美酒,穆罗特德酒的大名他早就如雷贯耳,可是他虽有钱却一直买不到,这玩意儿成为了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早就有价无市了。

听着曼蒂厚无耻的话语,悟毅中觉得一阵无奈,在武痴的熏陶下,他也成了好酒之人,穆罗特德酒的珍贵,稀有,他也是知道的,当初他千辛万苦的才从武痴手中弄出这么一瓶来,一直都舍不得喝,所以说什么他也不会让出的。悟毅连忙把酒放入手镯,拿出一瓶别的酒,交给曼蒂,说道:“这玩意儿也不错,劲挺大的。”曼蒂傻傻的接过酒,他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手上拿的是中国传统的白酒——二锅头!

“哦……主啊!你是在考验我吗?哎,有总比没有的好,谢谢悟毅师兄了。”曼蒂无奈的说道。他也想通了,一些东西是不能强求的。

“嗯?”悟毅有点意外的看着曼蒂,以曼蒂的这种心态在修行上是很有帮助的。”爷爷找的徒弟果然不同一般啊……”悟毅暗暗的想道。

“呼……悟毅师兄,我吃饱了,现在该上路了吧?不知道傲尔佛学院是怎样的?真令人期待啊!”坎笛德胡乱的抹了抹嘴边的油腻,向往道。从小到大,坎笛德从没正经的上过几堂课呢。

“嗯,我们走吧!呵呵,这可是我第一次上学呢,感觉好激动啊!”悟毅望着四人,笑着说道。“主……主啊,我见到你的使者了……他是个中国人?”意大利男子一脸呆滞的望着那名救了他的男子,喃喃自语道。

“啊哈!我居然没死?哇哈哈……”印度男子一跃而起,搂住法国男子,高兴的双蹦又跳的。

“哦,不,放开我,嗯?我可没有那种嗜好!”法国男子极力想推开眼前这个占他便宜的人,不过显然他没那力气,“天啊!好吧……我认命了!”无奈之下,法国男子也不挣扎了,其实他也是很高兴的,毕竟他才刚脱离死亡嘛。

“我是米蕾亚,谢谢前……呃……前辈救命之恩!”米蕾亚缓慢爬起,走到中国男子面前,按照古老中国大陆的礼节,抱拳致谢道。她发现全身又充满了精力,这可比自己的治愈术要高明多了。

意大利男子闻言,连忙反应过来,跑到中国男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拱手道:“我是坎笛德,多谢救我,嗯,前辈,你真厉害!”临末,还不大不小的拍了个马屁。

“我叫怙玛拉斯。”“我叫曼蒂。”“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另外两名男子反应过来,自我介绍后,同时致谢道。

“嗯,不用了。”男子摇了摇头,续道,“你们不要叫我前辈了,我叫包悟毅,也是这个学院的学员呢!嗯,对了,这是我的伙伴,小兔兔!”悟毅边摇着手,过打量着四人,同时也把小兔兔介绍给四人。米蕾亚是个安静漂亮的美国女孩,娃娃般的脸蛋却有着魔鬼般的身材,皮肤白净,细腻,光滑,没有西方女性特有的粗糙,配上及肩的耀眼的金色卷发以及罩在身上的白袍,自有一股飘逸出尘的韵味,让人不忍亵du。念力及处,悟毅发现米蕾亚虽然还没形成能量光柱,但已经颇皱形了,这在刚经过“洗礼”,初涉傲佛界的凡人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由此可见米蕾亚的天赋之高。

怙玛拉斯是个高大健壮的印度小伙子,留着一头卷曲的平头短发,身上穿的是一件暗蓝色的名牌西装,当然,此时的西装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那条领子总算勉强的挂在脖子上,感觉到悟毅投向自己的目光,怙玛拉斯连忙整了整领带,这下,领带干脆破裂成一条条了,怙玛拉斯手忙脚乱的弄了一阵,最后干脆扯下领带,狠狠甩在地上,顺便还踩了几脚,“该死的,看我不踩死你!哪个混蛋说这玩意儿坚固耐用又寿命长久的?这不还没两天吗?哦!该死!我的脚!”忙的起尽的怙玛拉斯看到大家满脸古怪的样子,连忙起起身,幽默的耸了耸肩。悟毅好笑的看了怙玛拉斯一眼,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人。坎笛德是个意大利人,身材与怙玛拉斯比起来,那就显得瘦弱了,身上穿的是休闭装,整个人给人一种书生卷气的柔弱感觉,不过左脸上却有一道刀疤,这倒也增添了些许暴戾气息。曼蒂是个优雅的绅士,即使在刚才剧烈的战斗中,他身上的白色西装及满头油光发亮的头发也不会太过凌乱,总之,这小子,是个很有风度的法国小伙子呢!

悟毅打量了一番,目光又回到了米蕾亚身上,望着米蕾亚如蓝宝石般的美目,不禁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嗯……谢谢”米蕾亚俏脸微红的经声说道。旁边三人看的都是一呆,在他们眼中,米蕾亚是美国人,而悟毅显然是中国人,要知道,在世俗界中,中国相对美国还是很保守的。

“这世道还是乱了呀……”坎笛德一脸诧异的喃喃自语道。

“悟毅,你真是我的偶像!”曼蒂颇显幽默的说道。因为就是一向自诩风流的曼蒂也不敢这么跟具有圣女气质的米蕾亚说话的。

“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怙玛拉斯扭着身子怪声怪调的对着米蕾亚说道,样子颇为滑稽。

“怙玛拉斯!”米蕾亚尖叫道,“以后别想我给你疗伤!”她真是气到了,平常这三个家伙都是很老实的,没想到一碰到眼前的中国男子就变了。

“哦,不,不!米蕾亚,我收回刚才的话,安拉啊……原谅我愚蠢的言行吧!”怙玛拉斯双手举起做投降状,求饶道。他还真是有点怕了呢,毕竟试练之途才刚刚开始,受伤肯定是不可辟免的。

“呃……你们四个的领路人是爷……武痴吧?”悟毅新奇的看着四人,他觉得有趣极了。要知道,在他以前的生活里,除了训练外还是训练,可是很少有这么热闹呢!不过想到此行的目的,悟毅反应过来,于是试探的问道。距离上次出行已经十年了,经过这十年的训练,悟毅基本上可以独自修行了,虽然还离“战形”很远。这次,武痴让悟毅独自出来,主要有两个任务,一是到傲尔佛学院学习,二则是带着经过他“洗礼”的徒弟前去学院。在傲佛界,“领路人”相当于“师尊”的存在,所以,这四人可以说是悟毅的师弟,师妹了。悟毅知道武痴收下四人还不足一个月,可没想到四人的傲佛语讲的还挺标准的。

“你是……师兄?武痴前辈是我们的师尊。”米蕾亚略显兴奋的回道。四人中,米蕾亚是师姐。当初他们的师尊,也就是武痴把他们带到这座森林后,只交代了一句:“等下你们的师兄会来接你们,我老人家就先走了”就不负责任的离开了。迷踪森林是一座迷宫,常人根本就走不出去,再加上林中的怪兽,普通人来到这里,若没有傲佛界的高手帮助,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米蕾亚他们在林中已经两天了,这两天,他们一直在林中打转,食物也早就吃完,这次更是遭到了野狼的袭击,要不是悟毅及时出现,他们恐怕真的要归天了。

“嗯,是的!”悟毅点头微笑道。对于武痴的性格,他是很清楚的,想到刚才四人狼狈的样子,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幸亏自己及时赶到了。

“师兄!我就说师兄看起来这么亲切呢!”坎笛德双眼放光的走到悟毅面前,对着悟毅手臂上的肌肉是又揉又捏的,接着道,“师兄,以后我也能像你这么厉害吗?”一大群狼,一眨眼的时间,全部消失,这种力量,想想都令他觉得兴奋。

“悟毅师兄?你来的真是时候啊,有吃的吗?我都快饿死了。这该死的鬼地方连打个野味也不行!”怙玛拉斯眼巴巴的望着悟毅,说道。悟毅一身轻装,连个最简单的包袱也没有,看的怙玛拉斯一阵绝望,不过当他看到悟毅肩上的小兔兔时,眼睛一亮。”虽然小了点,但将就一下还是可以的。”怙玛拉斯想着眼神已经变得炽热,同时还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似乎感觉到怙玛拉斯不怀好意的目光,小兔兔转过头,眼中红芒一闪,怙玛拉斯如触电般别转过头,“哦,该死的!我是怎么了……安拉啊,原谅我吧,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任何胺脏的念头……”怙玛拉斯开始小声自语。

其它几人听到怙玛拉斯的话,也热切的望向悟毅,虽然有些失望,但他们还是希望奇迹的发生。”嗯,我这里有些食物,你们拿去吃吧。”悟毅把吃的从手镯里拿出来,其实也没多少了,但四人吃一顿饱饭足矣。

四人傻傻的看着凭空出现的各种食物,愣愣的接在手里。想破脑袋他们也想不出这些食物是怎么凭空出现的,不过食物一到手里,他们立马就忘了这个问题,毕竟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这……这是烤全鸭?我没眼花吧?还很新鲜呢!安拉啊,我都快三个月没吃荤啦!嗯……味道真不错……”怙玛拉斯一边嘀咕一边疯狂撕咬着眼前的美食,那样子,仿佛刚从监狱放来似的。而坎笛德也好不到哪去,不过身为女性的米蕾亚就好了许多,很文静的一口一口咬下去,虽然速度快了点。曼蒂脚下是一堆食物,而手上则捧着一瓶葡萄酒,此时的曼蒂正一脸痴迷的望着它,如梦呓道:“哦,天啊……这是……不,不,不!我肯定是眼花了,或者在作梦?嗯,痛……傲佛界的人真是奢移,居然用它来配饭?!不过,放心吧,我不会暴殄天物的……不行了,我就偿几口……就几口……呃……悟毅师兄!那是我的!”正在沉醉的曼蒂突然发现酒瓶跑到悟毅手上,于是大喊道。而悟毅则像没听到似的搂紧怀中的葡萄酒,良久,才爆出一句:“哇咧,弄错了!”

曼蒂则用失去世间至爱的眼神望着悟毅,悲痛的沉声道:“知道吗?悟毅师兄?你在我心中一向是最伟大的存在,您优雅,高贵,热情,宽容……最重要的是您大方!可是,可是您知道吗?您居然为了一瓶葡萄酒而……哦,师兄,醒醒吧,嗯?把它给我……”穆罗特德酒产于1945年,在拍卖会上,它被一匿名者买走二箱,平均每瓶约为4.25万欧元,在当时,一跃成为法国乃至世界最昂贵的葡萄酒,而如今,它更在黑市中抬出了天价。曼蒂衷爱各种美酒,穆罗特德酒的大名他早就如雷贯耳,可是他虽有钱却一直买不到,这玩意儿成为了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早就有价无市了。

听着曼蒂厚无耻的话语,悟毅中觉得一阵无奈,在武痴的熏陶下,他也成了好酒之人,穆罗特德酒的珍贵,稀有,他也是知道的,当初他千辛万苦的才从武痴手中弄出这么一瓶来,一直都舍不得喝,所以说什么他也不会让出的。悟毅连忙把酒放入手镯,拿出一瓶别的酒,交给曼蒂,说道:“这玩意儿也不错,劲挺大的。”曼蒂傻傻的接过酒,他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手上拿的是中国传统的白酒——二锅头!

“哦……主啊!你是在考验我吗?哎,有总比没有的好,谢谢悟毅师兄了。”曼蒂无奈的说道。他也想通了,一些东西是不能强求的。

“嗯?”悟毅有点意外的看着曼蒂,以曼蒂的这种心态在修行上是很有帮助的。”爷爷找的徒弟果然不同一般啊……”悟毅暗暗的想道。

“呼……悟毅师兄,我吃饱了,现在该上路了吧?不知道傲尔佛学院是怎样的?真令人期待啊!”坎笛德胡乱的抹了抹嘴边的油腻,向往道。从小到大,坎笛德从没正经的上过几堂课呢。

“嗯,我们走吧!呵呵,这可是我第一次上学呢,感觉好激动啊!”悟毅望着四人,笑着说道。

“主……主啊,我见到你的使者了……他是个中国人?”意大利男子一脸呆滞的望着那名救了他的男子,喃喃自语道。

“啊哈!我居然没死?哇哈哈……”印度男子一跃而起,搂住法国男子,高兴的双蹦又跳的。

“哦,不,放开我,嗯?我可没有那种嗜好!”法国男子极力想推开眼前这个占他便宜的人,不过显然他没那力气,“天啊!好吧……我认命了!”无奈之下,法国男子也不挣扎了,其实他也是很高兴的,毕竟他才刚脱离死亡嘛。

“我是米蕾亚,谢谢前……呃……前辈救命之恩!”米蕾亚缓慢爬起,走到中国男子面前,按照古老中国大陆的礼节,抱拳致谢道。她发现全身又充满了精力,这可比自己的治愈术要高明多了。

意大利男子闻言,连忙反应过来,跑到中国男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拱手道:“我是坎笛德,多谢救我,嗯,前辈,你真厉害!”临末,还不大不小的拍了个马屁。

“我叫怙玛拉斯。”“我叫曼蒂。”“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另外两名男子反应过来,自我介绍后,同时致谢道。

“嗯,不用了。”男子摇了摇头,续道,“你们不要叫我前辈了,我叫包悟毅,也是这个学院的学员呢!嗯,对了,这是我的伙伴,小兔兔!”悟毅边摇着手,过打量着四人,同时也把小兔兔介绍给四人。米蕾亚是个安静漂亮的美国女孩,娃娃般的脸蛋却有着魔鬼般的身材,皮肤白净,细腻,光滑,没有西方女性特有的粗糙,配上及肩的耀眼的金色卷发以及罩在身上的白袍,自有一股飘逸出尘的韵味,让人不忍亵du。念力及处,悟毅发现米蕾亚虽然还没形成能量光柱,但已经颇皱形了,这在刚经过“洗礼”,初涉傲佛界的凡人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由此可见米蕾亚的天赋之高。

怙玛拉斯是个高大健壮的印度小伙子,留着一头卷曲的平头短发,身上穿的是一件暗蓝色的名牌西装,当然,此时的西装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那条领子总算勉强的挂在脖子上,感觉到悟毅投向自己的目光,怙玛拉斯连忙整了整领带,这下,领带干脆破裂成一条条了,怙玛拉斯手忙脚乱的弄了一阵,最后干脆扯下领带,狠狠甩在地上,顺便还踩了几脚,“该死的,看我不踩死你!哪个混蛋说这玩意儿坚固耐用又寿命长久的?这不还没两天吗?哦!该死!我的脚!”忙的起尽的怙玛拉斯看到大家满脸古怪的样子,连忙起起身,幽默的耸了耸肩。悟毅好笑的看了怙玛拉斯一眼,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人。坎笛德是个意大利人,身材与怙玛拉斯比起来,那就显得瘦弱了,身上穿的是休闭装,整个人给人一种书生卷气的柔弱感觉,不过左脸上却有一道刀疤,这倒也增添了些许暴戾气息。曼蒂是个优雅的绅士,即使在刚才剧烈的战斗中,他身上的白色西装及满头油光发亮的头发也不会太过凌乱,总之,这小子,是个很有风度的法国小伙子呢!

悟毅打量了一番,目光又回到了米蕾亚身上,望着米蕾亚如蓝宝石般的美目,不禁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嗯……谢谢”米蕾亚俏脸微红的经声说道。旁边三人看的都是一呆,在他们眼中,米蕾亚是美国人,而悟毅显然是中国人,要知道,在世俗界中,中国相对美国还是很保守的。

“这世道还是乱了呀……”坎笛德一脸诧异的喃喃自语道。

“悟毅,你真是我的偶像!”曼蒂颇显幽默的说道。因为就是一向自诩风流的曼蒂也不敢这么跟具有圣女气质的米蕾亚说话的。

“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怙玛拉斯扭着身子怪声怪调的对着米蕾亚说道,样子颇为滑稽。

“怙玛拉斯!”米蕾亚尖叫道,“以后别想我给你疗伤!”她真是气到了,平常这三个家伙都是很老实的,没想到一碰到眼前的中国男子就变了。

“哦,不,不!米蕾亚,我收回刚才的话,安拉啊……原谅我愚蠢的言行吧!”怙玛拉斯双手举起做投降状,求饶道。他还真是有点怕了呢,毕竟试练之途才刚刚开始,受伤肯定是不可辟免的。

“呃……你们四个的领路人是爷……武痴吧?”悟毅新奇的看着四人,他觉得有趣极了。要知道,在他以前的生活里,除了训练外还是训练,可是很少有这么热闹呢!不过想到此行的目的,悟毅反应过来,于是试探的问道。距离上次出行已经十年了,经过这十年的训练,悟毅基本上可以独自修行了,虽然还离“战形”很远。这次,武痴让悟毅独自出来,主要有两个任务,一是到傲尔佛学院学习,二则是带着经过他“洗礼”的徒弟前去学院。在傲佛界,“领路人”相当于“师尊”的存在,所以,这四人可以说是悟毅的师弟,师妹了。悟毅知道武痴收下四人还不足一个月,可没想到四人的傲佛语讲的还挺标准的。

“你是……师兄?武痴前辈是我们的师尊。”米蕾亚略显兴奋的回道。四人中,米蕾亚是师姐。当初他们的师尊,也就是武痴把他们带到这座森林后,只交代了一句:“等下你们的师兄会来接你们,我老人家就先走了”就不负责任的离开了。迷踪森林是一座迷宫,常人根本就走不出去,再加上林中的怪兽,普通人来到这里,若没有傲佛界的高手帮助,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米蕾亚他们在林中已经两天了,这两天,他们一直在林中打转,食物也早就吃完,这次更是遭到了野狼的袭击,要不是悟毅及时出现,他们恐怕真的要归天了。

“嗯,是的!”悟毅点头微笑道。对于武痴的性格,他是很清楚的,想到刚才四人狼狈的样子,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幸亏自己及时赶到了。

“师兄!我就说师兄看起来这么亲切呢!”坎笛德双眼放光的走到悟毅面前,对着悟毅手臂上的肌肉是又揉又捏的,接着道,“师兄,以后我也能像你这么厉害吗?”一大群狼,一眨眼的时间,全部消失,这种力量,想想都令他觉得兴奋。

“悟毅师兄?你来的真是时候啊,有吃的吗?我都快饿死了。这该死的鬼地方连打个野味也不行!”怙玛拉斯眼巴巴的望着悟毅,说道。悟毅一身轻装,连个最简单的包袱也没有,看的怙玛拉斯一阵绝望,不过当他看到悟毅肩上的小兔兔时,眼睛一亮。”虽然小了点,但将就一下还是可以的。”怙玛拉斯想着眼神已经变得炽热,同时还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似乎感觉到怙玛拉斯不怀好意的目光,小兔兔转过头,眼中红芒一闪,怙玛拉斯如触电般别转过头,“哦,该死的!我是怎么了……安拉啊,原谅我吧,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任何胺脏的念头……”怙玛拉斯开始小声自语。

其它几人听到怙玛拉斯的话,也热切的望向悟毅,虽然有些失望,但他们还是希望奇迹的发生。”嗯,我这里有些食物,你们拿去吃吧。”悟毅把吃的从手镯里拿出来,其实也没多少了,但四人吃一顿饱饭足矣。

四人傻傻的看着凭空出现的各种食物,愣愣的接在手里。想破脑袋他们也想不出这些食物是怎么凭空出现的,不过食物一到手里,他们立马就忘了这个问题,毕竟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这……这是烤全鸭?我没眼花吧?还很新鲜呢!安拉啊,我都快三个月没吃荤啦!嗯……味道真不错……”怙玛拉斯一边嘀咕一边疯狂撕咬着眼前的美食,那样子,仿佛刚从监狱放来似的。而坎笛德也好不到哪去,不过身为女性的米蕾亚就好了许多,很文静的一口一口咬下去,虽然速度快了点。曼蒂脚下是一堆食物,而手上则捧着一瓶葡萄酒,此时的曼蒂正一脸痴迷的望着它,如梦呓道:“哦,天啊……这是……不,不,不!我肯定是眼花了,或者在作梦?嗯,痛……傲佛界的人真是奢移,居然用它来配饭?!不过,放心吧,我不会暴殄天物的……不行了,我就偿几口……就几口……呃……悟毅师兄!那是我的!”正在沉醉的曼蒂突然发现酒瓶跑到悟毅手上,于是大喊道。而悟毅则像没听到似的搂紧怀中的葡萄酒,良久,才爆出一句:“哇咧,弄错了!”

曼蒂则用失去世间至爱的眼神望着悟毅,悲痛的沉声道:“知道吗?悟毅师兄?你在我心中一向是最伟大的存在,您优雅,高贵,热情,宽容……最重要的是您大方!可是,可是您知道吗?您居然为了一瓶葡萄酒而……哦,师兄,醒醒吧,嗯?把它给我……”穆罗特德酒产于1945年,在拍卖会上,它被一匿名者买走二箱,平均每瓶约为4.25万欧元,在当时,一跃成为法国乃至世界最昂贵的葡萄酒,而如今,它更在黑市中抬出了天价。曼蒂衷爱各种美酒,穆罗特德酒的大名他早就如雷贯耳,可是他虽有钱却一直买不到,这玩意儿成为了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早就有价无市了。

听着曼蒂厚无耻的话语,悟毅中觉得一阵无奈,在武痴的熏陶下,他也成了好酒之人,穆罗特德酒的珍贵,稀有,他也是知道的,当初他千辛万苦的才从武痴手中弄出这么一瓶来,一直都舍不得喝,所以说什么他也不会让出的。悟毅连忙把酒放入手镯,拿出一瓶别的酒,交给曼蒂,说道:“这玩意儿也不错,劲挺大的。”曼蒂傻傻的接过酒,他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手上拿的是中国传统的白酒——二锅头!

“哦……主啊!你是在考验我吗?哎,有总比没有的好,谢谢悟毅师兄了。”曼蒂无奈的说道。他也想通了,一些东西是不能强求的。

“嗯?”悟毅有点意外的看着曼蒂,以曼蒂的这种心态在修行上是很有帮助的。”爷爷找的徒弟果然不同一般啊……”悟毅暗暗的想道。

“呼……悟毅师兄,我吃饱了,现在该上路了吧?不知道傲尔佛学院是怎样的?真令人期待啊!”坎笛德胡乱的抹了抹嘴边的油腻,向往道。从小到大,坎笛德从没正经的上过几堂课呢。

“嗯,我们走吧!呵呵,这可是我第一次上学呢,感觉好激动啊!”悟毅望着四人,笑着说道。“主……主啊,我见到你的使者了……他是个中国人?”意大利男子一脸呆滞的望着那名救了他的男子,喃喃自语道。

“啊哈!我居然没死?哇哈哈……”印度男子一跃而起,搂住法国男子,高兴的双蹦又跳的。

“哦,不,放开我,嗯?我可没有那种嗜好!”法国男子极力想推开眼前这个占他便宜的人,不过显然他没那力气,“天啊!好吧……我认命了!”无奈之下,法国男子也不挣扎了,其实他也是很高兴的,毕竟他才刚脱离死亡嘛。

“我是米蕾亚,谢谢前……呃……前辈救命之恩!”米蕾亚缓慢爬起,走到中国男子面前,按照古老中国大陆的礼节,抱拳致谢道。她发现全身又充满了精力,这可比自己的治愈术要高明多了。

意大利男子闻言,连忙反应过来,跑到中国男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拱手道:“我是坎笛德,多谢救我,嗯,前辈,你真厉害!”临末,还不大不小的拍了个马屁。

“我叫怙玛拉斯。”“我叫曼蒂。”“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另外两名男子反应过来,自我介绍后,同时致谢道。

“嗯,不用了。”男子摇了摇头,续道,“你们不要叫我前辈了,我叫包悟毅,也是这个学院的学员呢!嗯,对了,这是我的伙伴,小兔兔!”悟毅边摇着手,过打量着四人,同时也把小兔兔介绍给四人。米蕾亚是个安静漂亮的美国女孩,娃娃般的脸蛋却有着魔鬼般的身材,皮肤白净,细腻,光滑,没有西方女性特有的粗糙,配上及肩的耀眼的金色卷发以及罩在身上的白袍,自有一股飘逸出尘的韵味,让人不忍亵du。念力及处,悟毅发现米蕾亚虽然还没形成能量光柱,但已经颇皱形了,这在刚经过“洗礼”,初涉傲佛界的凡人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由此可见米蕾亚的天赋之高。

怙玛拉斯是个高大健壮的印度小伙子,留着一头卷曲的平头短发,身上穿的是一件暗蓝色的名牌西装,当然,此时的西装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那条领子总算勉强的挂在脖子上,感觉到悟毅投向自己的目光,怙玛拉斯连忙整了整领带,这下,领带干脆破裂成一条条了,怙玛拉斯手忙脚乱的弄了一阵,最后干脆扯下领带,狠狠甩在地上,顺便还踩了几脚,“该死的,看我不踩死你!哪个混蛋说这玩意儿坚固耐用又寿命长久的?这不还没两天吗?哦!该死!我的脚!”忙的起尽的怙玛拉斯看到大家满脸古怪的样子,连忙起起身,幽默的耸了耸肩。悟毅好笑的看了怙玛拉斯一眼,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人。坎笛德是个意大利人,身材与怙玛拉斯比起来,那就显得瘦弱了,身上穿的是休闭装,整个人给人一种书生卷气的柔弱感觉,不过左脸上却有一道刀疤,这倒也增添了些许暴戾气息。曼蒂是个优雅的绅士,即使在刚才剧烈的战斗中,他身上的白色西装及满头油光发亮的头发也不会太过凌乱,总之,这小子,是个很有风度的法国小伙子呢!

悟毅打量了一番,目光又回到了米蕾亚身上,望着米蕾亚如蓝宝石般的美目,不禁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嗯……谢谢”米蕾亚俏脸微红的经声说道。旁边三人看的都是一呆,在他们眼中,米蕾亚是美国人,而悟毅显然是中国人,要知道,在世俗界中,中国相对美国还是很保守的。

“这世道还是乱了呀……”坎笛德一脸诧异的喃喃自语道。

“悟毅,你真是我的偶像!”曼蒂颇显幽默的说道。因为就是一向自诩风流的曼蒂也不敢这么跟具有圣女气质的米蕾亚说话的。

“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怙玛拉斯扭着身子怪声怪调的对着米蕾亚说道,样子颇为滑稽。

“怙玛拉斯!”米蕾亚尖叫道,“以后别想我给你疗伤!”她真是气到了,平常这三个家伙都是很老实的,没想到一碰到眼前的中国男子就变了。

“哦,不,不!米蕾亚,我收回刚才的话,安拉啊……原谅我愚蠢的言行吧!”怙玛拉斯双手举起做投降状,求饶道。他还真是有点怕了呢,毕竟试练之途才刚刚开始,受伤肯定是不可辟免的。

“呃……你们四个的领路人是爷……武痴吧?”悟毅新奇的看着四人,他觉得有趣极了。要知道,在他以前的生活里,除了训练外还是训练,可是很少有这么热闹呢!不过想到此行的目的,悟毅反应过来,于是试探的问道。距离上次出行已经十年了,经过这十年的训练,悟毅基本上可以独自修行了,虽然还离“战形”很远。这次,武痴让悟毅独自出来,主要有两个任务,一是到傲尔佛学院学习,二则是带着经过他“洗礼”的徒弟前去学院。在傲佛界,“领路人”相当于“师尊”的存在,所以,这四人可以说是悟毅的师弟,师妹了。悟毅知道武痴收下四人还不足一个月,可没想到四人的傲佛语讲的还挺标准的。

“你是……师兄?武痴前辈是我们的师尊。”米蕾亚略显兴奋的回道。四人中,米蕾亚是师姐。当初他们的师尊,也就是武痴把他们带到这座森林后,只交代了一句:“等下你们的师兄会来接你们,我老人家就先走了”就不负责任的离开了。迷踪森林是一座迷宫,常人根本就走不出去,再加上林中的怪兽,普通人来到这里,若没有傲佛界的高手帮助,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米蕾亚他们在林中已经两天了,这两天,他们一直在林中打转,食物也早就吃完,这次更是遭到了野狼的袭击,要不是悟毅及时出现,他们恐怕真的要归天了。

“嗯,是的!”悟毅点头微笑道。对于武痴的性格,他是很清楚的,想到刚才四人狼狈的样子,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幸亏自己及时赶到了。

“师兄!我就说师兄看起来这么亲切呢!”坎笛德双眼放光的走到悟毅面前,对着悟毅手臂上的肌肉是又揉又捏的,接着道,“师兄,以后我也能像你这么厉害吗?”一大群狼,一眨眼的时间,全部消失,这种力量,想想都令他觉得兴奋。

“悟毅师兄?你来的真是时候啊,有吃的吗?我都快饿死了。这该死的鬼地方连打个野味也不行!”怙玛拉斯眼巴巴的望着悟毅,说道。悟毅一身轻装,连个最简单的包袱也没有,看的怙玛拉斯一阵绝望,不过当他看到悟毅肩上的小兔兔时,眼睛一亮。”虽然小了点,但将就一下还是可以的。”怙玛拉斯想着眼神已经变得炽热,同时还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似乎感觉到怙玛拉斯不怀好意的目光,小兔兔转过头,眼中红芒一闪,怙玛拉斯如触电般别转过头,“哦,该死的!我是怎么了……安拉啊,原谅我吧,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任何胺脏的念头……”怙玛拉斯开始小声自语。

其它几人听到怙玛拉斯的话,也热切的望向悟毅,虽然有些失望,但他们还是希望奇迹的发生。”嗯,我这里有些食物,你们拿去吃吧。”悟毅把吃的从手镯里拿出来,其实也没多少了,但四人吃一顿饱饭足矣。

四人傻傻的看着凭空出现的各种食物,愣愣的接在手里。想破脑袋他们也想不出这些食物是怎么凭空出现的,不过食物一到手里,他们立马就忘了这个问题,毕竟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这……这是烤全鸭?我没眼花吧?还很新鲜呢!安拉啊,我都快三个月没吃荤啦!嗯……味道真不错……”怙玛拉斯一边嘀咕一边疯狂撕咬着眼前的美食,那样子,仿佛刚从监狱放来似的。而坎笛德也好不到哪去,不过身为女性的米蕾亚就好了许多,很文静的一口一口咬下去,虽然速度快了点。曼蒂脚下是一堆食物,而手上则捧着一瓶葡萄酒,此时的曼蒂正一脸痴迷的望着它,如梦呓道:“哦,天啊……这是……不,不,不!我肯定是眼花了,或者在作梦?嗯,痛……傲佛界的人真是奢移,居然用它来配饭?!不过,放心吧,我不会暴殄天物的……不行了,我就偿几口……就几口……呃……悟毅师兄!那是我的!”正在沉醉的曼蒂突然发现酒瓶跑到悟毅手上,于是大喊道。而悟毅则像没听到似的搂紧怀中的葡萄酒,良久,才爆出一句:“哇咧,弄错了!”

曼蒂则用失去世间至爱的眼神望着悟毅,悲痛的沉声道:“知道吗?悟毅师兄?你在我心中一向是最伟大的存在,您优雅,高贵,热情,宽容……最重要的是您大方!可是,可是您知道吗?您居然为了一瓶葡萄酒而……哦,师兄,醒醒吧,嗯?把它给我……”穆罗特德酒产于1945年,在拍卖会上,它被一匿名者买走二箱,平均每瓶约为4.25万欧元,在当时,一跃成为法国乃至世界最昂贵的葡萄酒,而如今,它更在黑市中抬出了天价。曼蒂衷爱各种美酒,穆罗特德酒的大名他早就如雷贯耳,可是他虽有钱却一直买不到,这玩意儿成为了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早就有价无市了。

听着曼蒂厚无耻的话语,悟毅中觉得一阵无奈,在武痴的熏陶下,他也成了好酒之人,穆罗特德酒的珍贵,稀有,他也是知道的,当初他千辛万苦的才从武痴手中弄出这么一瓶来,一直都舍不得喝,所以说什么他也不会让出的。悟毅连忙把酒放入手镯,拿出一瓶别的酒,交给曼蒂,说道:“这玩意儿也不错,劲挺大的。”曼蒂傻傻的接过酒,他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手上拿的是中国传统的白酒——二锅头!

“哦……主啊!你是在考验我吗?哎,有总比没有的好,谢谢悟毅师兄了。”曼蒂无奈的说道。他也想通了,一些东西是不能强求的。

“嗯?”悟毅有点意外的看着曼蒂,以曼蒂的这种心态在修行上是很有帮助的。”爷爷找的徒弟果然不同一般啊……”悟毅暗暗的想道。

“呼……悟毅师兄,我吃饱了,现在该上路了吧?不知道傲尔佛学院是怎样的?真令人期待啊!”坎笛德胡乱的抹了抹嘴边的油腻,向往道。从小到大,坎笛德从没正经的上过几堂课呢。

“嗯,我们走吧!呵呵,这可是我第一次上学呢,感觉好激动啊!”悟毅望着四人,笑着说道。

“主……主啊,我见到你的使者了……他是个中国人?”意大利男子一脸呆滞的望着那名救了他的男子,喃喃自语道。

“啊哈!我居然没死?哇哈哈……”印度男子一跃而起,搂住法国男子,高兴的双蹦又跳的。

“哦,不,放开我,嗯?我可没有那种嗜好!”法国男子极力想推开眼前这个占他便宜的人,不过显然他没那力气,“天啊!好吧……我认命了!”无奈之下,法国男子也不挣扎了,其实他也是很高兴的,毕竟他才刚脱离死亡嘛。

“我是米蕾亚,谢谢前……呃……前辈救命之恩!”米蕾亚缓慢爬起,走到中国男子面前,按照古老中国大陆的礼节,抱拳致谢道。她发现全身又充满了精力,这可比自己的治愈术要高明多了。

意大利男子闻言,连忙反应过来,跑到中国男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拱手道:“我是坎笛德,多谢救我,嗯,前辈,你真厉害!”临末,还不大不小的拍了个马屁。

“我叫怙玛拉斯。”“我叫曼蒂。”“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另外两名男子反应过来,自我介绍后,同时致谢道。

“嗯,不用了。”男子摇了摇头,续道,“你们不要叫我前辈了,我叫包悟毅,也是这个学院的学员呢!嗯,对了,这是我的伙伴,小兔兔!”悟毅边摇着手,过打量着四人,同时也把小兔兔介绍给四人。米蕾亚是个安静漂亮的美国女孩,娃娃般的脸蛋却有着魔鬼般的身材,皮肤白净,细腻,光滑,没有西方女性特有的粗糙,配上及肩的耀眼的金色卷发以及罩在身上的白袍,自有一股飘逸出尘的韵味,让人不忍亵du。念力及处,悟毅发现米蕾亚虽然还没形成能量光柱,但已经颇皱形了,这在刚经过“洗礼”,初涉傲佛界的凡人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由此可见米蕾亚的天赋之高。

怙玛拉斯是个高大健壮的印度小伙子,留着一头卷曲的平头短发,身上穿的是一件暗蓝色的名牌西装,当然,此时的西装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那条领子总算勉强的挂在脖子上,感觉到悟毅投向自己的目光,怙玛拉斯连忙整了整领带,这下,领带干脆破裂成一条条了,怙玛拉斯手忙脚乱的弄了一阵,最后干脆扯下领带,狠狠甩在地上,顺便还踩了几脚,“该死的,看我不踩死你!哪个混蛋说这玩意儿坚固耐用又寿命长久的?这不还没两天吗?哦!该死!我的脚!”忙的起尽的怙玛拉斯看到大家满脸古怪的样子,连忙起起身,幽默的耸了耸肩。悟毅好笑的看了怙玛拉斯一眼,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人。坎笛德是个意大利人,身材与怙玛拉斯比起来,那就显得瘦弱了,身上穿的是休闭装,整个人给人一种书生卷气的柔弱感觉,不过左脸上却有一道刀疤,这倒也增添了些许暴戾气息。曼蒂是个优雅的绅士,即使在刚才剧烈的战斗中,他身上的白色西装及满头油光发亮的头发也不会太过凌乱,总之,这小子,是个很有风度的法国小伙子呢!

悟毅打量了一番,目光又回到了米蕾亚身上,望着米蕾亚如蓝宝石般的美目,不禁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嗯……谢谢”米蕾亚俏脸微红的经声说道。旁边三人看的都是一呆,在他们眼中,米蕾亚是美国人,而悟毅显然是中国人,要知道,在世俗界中,中国相对美国还是很保守的。

“这世道还是乱了呀……”坎笛德一脸诧异的喃喃自语道。

“悟毅,你真是我的偶像!”曼蒂颇显幽默的说道。因为就是一向自诩风流的曼蒂也不敢这么跟具有圣女气质的米蕾亚说话的。

“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怙玛拉斯扭着身子怪声怪调的对着米蕾亚说道,样子颇为滑稽。

“怙玛拉斯!”米蕾亚尖叫道,“以后别想我给你疗伤!”她真是气到了,平常这三个家伙都是很老实的,没想到一碰到眼前的中国男子就变了。

“哦,不,不!米蕾亚,我收回刚才的话,安拉啊……原谅我愚蠢的言行吧!”怙玛拉斯双手举起做投降状,求饶道。他还真是有点怕了呢,毕竟试练之途才刚刚开始,受伤肯定是不可辟免的。

“呃……你们四个的领路人是爷……武痴吧?”悟毅新奇的看着四人,他觉得有趣极了。要知道,在他以前的生活里,除了训练外还是训练,可是很少有这么热闹呢!不过想到此行的目的,悟毅反应过来,于是试探的问道。距离上次出行已经十年了,经过这十年的训练,悟毅基本上可以独自修行了,虽然还离“战形”很远。这次,武痴让悟毅独自出来,主要有两个任务,一是到傲尔佛学院学习,二则是带着经过他“洗礼”的徒弟前去学院。在傲佛界,“领路人”相当于“师尊”的存在,所以,这四人可以说是悟毅的师弟,师妹了。悟毅知道武痴收下四人还不足一个月,可没想到四人的傲佛语讲的还挺标准的。

“你是……师兄?武痴前辈是我们的师尊。”米蕾亚略显兴奋的回道。四人中,米蕾亚是师姐。当初他们的师尊,也就是武痴把他们带到这座森林后,只交代了一句:“等下你们的师兄会来接你们,我老人家就先走了”就不负责任的离开了。迷踪森林是一座迷宫,常人根本就走不出去,再加上林中的怪兽,普通人来到这里,若没有傲佛界的高手帮助,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米蕾亚他们在林中已经两天了,这两天,他们一直在林中打转,食物也早就吃完,这次更是遭到了野狼的袭击,要不是悟毅及时出现,他们恐怕真的要归天了。

“嗯,是的!”悟毅点头微笑道。对于武痴的性格,他是很清楚的,想到刚才四人狼狈的样子,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幸亏自己及时赶到了。

“师兄!我就说师兄看起来这么亲切呢!”坎笛德双眼放光的走到悟毅面前,对着悟毅手臂上的肌肉是又揉又捏的,接着道,“师兄,以后我也能像你这么厉害吗?”一大群狼,一眨眼的时间,全部消失,这种力量,想想都令他觉得兴奋。

“悟毅师兄?你来的真是时候啊,有吃的吗?我都快饿死了。这该死的鬼地方连打个野味也不行!”怙玛拉斯眼巴巴的望着悟毅,说道。悟毅一身轻装,连个最简单的包袱也没有,看的怙玛拉斯一阵绝望,不过当他看到悟毅肩上的小兔兔时,眼睛一亮。”虽然小了点,但将就一下还是可以的。”怙玛拉斯想着眼神已经变得炽热,同时还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似乎感觉到怙玛拉斯不怀好意的目光,小兔兔转过头,眼中红芒一闪,怙玛拉斯如触电般别转过头,“哦,该死的!我是怎么了……安拉啊,原谅我吧,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任何胺脏的念头……”怙玛拉斯开始小声自语。

其它几人听到怙玛拉斯的话,也热切的望向悟毅,虽然有些失望,但他们还是希望奇迹的发生。”嗯,我这里有些食物,你们拿去吃吧。”悟毅把吃的从手镯里拿出来,其实也没多少了,但四人吃一顿饱饭足矣。

四人傻傻的看着凭空出现的各种食物,愣愣的接在手里。想破脑袋他们也想不出这些食物是怎么凭空出现的,不过食物一到手里,他们立马就忘了这个问题,毕竟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这……这是烤全鸭?我没眼花吧?还很新鲜呢!安拉啊,我都快三个月没吃荤啦!嗯……味道真不错……”怙玛拉斯一边嘀咕一边疯狂撕咬着眼前的美食,那样子,仿佛刚从监狱放来似的。而坎笛德也好不到哪去,不过身为女性的米蕾亚就好了许多,很文静的一口一口咬下去,虽然速度快了点。曼蒂脚下是一堆食物,而手上则捧着一瓶葡萄酒,此时的曼蒂正一脸痴迷的望着它,如梦呓道:“哦,天啊……这是……不,不,不!我肯定是眼花了,或者在作梦?嗯,痛……傲佛界的人真是奢移,居然用它来配饭?!不过,放心吧,我不会暴殄天物的……不行了,我就偿几口……就几口……呃……悟毅师兄!那是我的!”正在沉醉的曼蒂突然发现酒瓶跑到悟毅手上,于是大喊道。而悟毅则像没听到似的搂紧怀中的葡萄酒,良久,才爆出一句:“哇咧,弄错了!”

曼蒂则用失去世间至爱的眼神望着悟毅,悲痛的沉声道:“知道吗?悟毅师兄?你在我心中一向是最伟大的存在,您优雅,高贵,热情,宽容……最重要的是您大方!可是,可是您知道吗?您居然为了一瓶葡萄酒而……哦,师兄,醒醒吧,嗯?把它给我……”穆罗特德酒产于1945年,在拍卖会上,它被一匿名者买走二箱,平均每瓶约为4.25万欧元,在当时,一跃成为法国乃至世界最昂贵的葡萄酒,而如今,它更在黑市中抬出了天价。曼蒂衷爱各种美酒,穆罗特德酒的大名他早就如雷贯耳,可是他虽有钱却一直买不到,这玩意儿成为了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早就有价无市了。

听着曼蒂厚无耻的话语,悟毅中觉得一阵无奈,在武痴的熏陶下,他也成了好酒之人,穆罗特德酒的珍贵,稀有,他也是知道的,当初他千辛万苦的才从武痴手中弄出这么一瓶来,一直都舍不得喝,所以说什么他也不会让出的。悟毅连忙把酒放入手镯,拿出一瓶别的酒,交给曼蒂,说道:“这玩意儿也不错,劲挺大的。”曼蒂傻傻的接过酒,他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手上拿的是中国传统的白酒——二锅头!

“哦……主啊!你是在考验我吗?哎,有总比没有的好,谢谢悟毅师兄了。”曼蒂无奈的说道。他也想通了,一些东西是不能强求的。

“嗯?”悟毅有点意外的看着曼蒂,以曼蒂的这种心态在修行上是很有帮助的。”爷爷找的徒弟果然不同一般啊……”悟毅暗暗的想道。

“呼……悟毅师兄,我吃饱了,现在该上路了吧?不知道傲尔佛学院是怎样的?真令人期待啊!”坎笛德胡乱的抹了抹嘴边的油腻,向往道。从小到大,坎笛德从没正经的上过几堂课呢。

“嗯,我们走吧!呵呵,这可是我第一次上学呢,感觉好激动啊!”悟毅望着四人,笑着说道。“主……主啊,我见到你的使者了……他是个中国人?”意大利男子一脸呆滞的望着那名救了他的男子,喃喃自语道。

“啊哈!我居然没死?哇哈哈……”印度男子一跃而起,搂住法国男子,高兴的双蹦又跳的。

“哦,不,放开我,嗯?我可没有那种嗜好!”法国男子极力想推开眼前这个占他便宜的人,不过显然他没那力气,“天啊!好吧……我认命了!”无奈之下,法国男子也不挣扎了,其实他也是很高兴的,毕竟他才刚脱离死亡嘛。

“我是米蕾亚,谢谢前……呃……前辈救命之恩!”米蕾亚缓慢爬起,走到中国男子面前,按照古老中国大陆的礼节,抱拳致谢道。她发现全身又充满了精力,这可比自己的治愈术要高明多了。

意大利男子闻言,连忙反应过来,跑到中国男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拱手道:“我是坎笛德,多谢救我,嗯,前辈,你真厉害!”临末,还不大不小的拍了个马屁。

“我叫怙玛拉斯。”“我叫曼蒂。”“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另外两名男子反应过来,自我介绍后,同时致谢道。

“嗯,不用了。”男子摇了摇头,续道,“你们不要叫我前辈了,我叫包悟毅,也是这个学院的学员呢!嗯,对了,这是我的伙伴,小兔兔!”悟毅边摇着手,过打量着四人,同时也把小兔兔介绍给四人。米蕾亚是个安静漂亮的美国女孩,娃娃般的脸蛋却有着魔鬼般的身材,皮肤白净,细腻,光滑,没有西方女性特有的粗糙,配上及肩的耀眼的金色卷发以及罩在身上的白袍,自有一股飘逸出尘的韵味,让人不忍亵du。念力及处,悟毅发现米蕾亚虽然还没形成能量光柱,但已经颇皱形了,这在刚经过“洗礼”,初涉傲佛界的凡人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由此可见米蕾亚的天赋之高。

怙玛拉斯是个高大健壮的印度小伙子,留着一头卷曲的平头短发,身上穿的是一件暗蓝色的名牌西装,当然,此时的西装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那条领子总算勉强的挂在脖子上,感觉到悟毅投向自己的目光,怙玛拉斯连忙整了整领带,这下,领带干脆破裂成一条条了,怙玛拉斯手忙脚乱的弄了一阵,最后干脆扯下领带,狠狠甩在地上,顺便还踩了几脚,“该死的,看我不踩死你!哪个混蛋说这玩意儿坚固耐用又寿命长久的?这不还没两天吗?哦!该死!我的脚!”忙的起尽的怙玛拉斯看到大家满脸古怪的样子,连忙起起身,幽默的耸了耸肩。悟毅好笑的看了怙玛拉斯一眼,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人。坎笛德是个意大利人,身材与怙玛拉斯比起来,那就显得瘦弱了,身上穿的是休闭装,整个人给人一种书生卷气的柔弱感觉,不过左脸上却有一道刀疤,这倒也增添了些许暴戾气息。曼蒂是个优雅的绅士,即使在刚才剧烈的战斗中,他身上的白色西装及满头油光发亮的头发也不会太过凌乱,总之,这小子,是个很有风度的法国小伙子呢!

悟毅打量了一番,目光又回到了米蕾亚身上,望着米蕾亚如蓝宝石般的美目,不禁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嗯……谢谢”米蕾亚俏脸微红的经声说道。旁边三人看的都是一呆,在他们眼中,米蕾亚是美国人,而悟毅显然是中国人,要知道,在世俗界中,中国相对美国还是很保守的。

“这世道还是乱了呀……”坎笛德一脸诧异的喃喃自语道。

“悟毅,你真是我的偶像!”曼蒂颇显幽默的说道。因为就是一向自诩风流的曼蒂也不敢这么跟具有圣女气质的米蕾亚说话的。

“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怙玛拉斯扭着身子怪声怪调的对着米蕾亚说道,样子颇为滑稽。

“怙玛拉斯!”米蕾亚尖叫道,“以后别想我给你疗伤!”她真是气到了,平常这三个家伙都是很老实的,没想到一碰到眼前的中国男子就变了。

“哦,不,不!米蕾亚,我收回刚才的话,安拉啊……原谅我愚蠢的言行吧!”怙玛拉斯双手举起做投降状,求饶道。他还真是有点怕了呢,毕竟试练之途才刚刚开始,受伤肯定是不可辟免的。

“呃……你们四个的领路人是爷……武痴吧?”悟毅新奇的看着四人,他觉得有趣极了。要知道,在他以前的生活里,除了训练外还是训练,可是很少有这么热闹呢!不过想到此行的目的,悟毅反应过来,于是试探的问道。距离上次出行已经十年了,经过这十年的训练,悟毅基本上可以独自修行了,虽然还离“战形”很远。这次,武痴让悟毅独自出来,主要有两个任务,一是到傲尔佛学院学习,二则是带着经过他“洗礼”的徒弟前去学院。在傲佛界,“领路人”相当于“师尊”的存在,所以,这四人可以说是悟毅的师弟,师妹了。悟毅知道武痴收下四人还不足一个月,可没想到四人的傲佛语讲的还挺标准的。

“你是……师兄?武痴前辈是我们的师尊。”米蕾亚略显兴奋的回道。四人中,米蕾亚是师姐。当初他们的师尊,也就是武痴把他们带到这座森林后,只交代了一句:“等下你们的师兄会来接你们,我老人家就先走了”就不负责任的离开了。迷踪森林是一座迷宫,常人根本就走不出去,再加上林中的怪兽,普通人来到这里,若没有傲佛界的高手帮助,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米蕾亚他们在林中已经两天了,这两天,他们一直在林中打转,食物也早就吃完,这次更是遭到了野狼的袭击,要不是悟毅及时出现,他们恐怕真的要归天了。

“嗯,是的!”悟毅点头微笑道。对于武痴的性格,他是很清楚的,想到刚才四人狼狈的样子,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幸亏自己及时赶到了。

“师兄!我就说师兄看起来这么亲切呢!”坎笛德双眼放光的走到悟毅面前,对着悟毅手臂上的肌肉是又揉又捏的,接着道,“师兄,以后我也能像你这么厉害吗?”一大群狼,一眨眼的时间,全部消失,这种力量,想想都令他觉得兴奋。

“悟毅师兄?你来的真是时候啊,有吃的吗?我都快饿死了。这该死的鬼地方连打个野味也不行!”怙玛拉斯眼巴巴的望着悟毅,说道。悟毅一身轻装,连个最简单的包袱也没有,看的怙玛拉斯一阵绝望,不过当他看到悟毅肩上的小兔兔时,眼睛一亮。”虽然小了点,但将就一下还是可以的。”怙玛拉斯想着眼神已经变得炽热,同时还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似乎感觉到怙玛拉斯不怀好意的目光,小兔兔转过头,眼中红芒一闪,怙玛拉斯如触电般别转过头,“哦,该死的!我是怎么了……安拉啊,原谅我吧,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任何胺脏的念头……”怙玛拉斯开始小声自语。

其它几人听到怙玛拉斯的话,也热切的望向悟毅,虽然有些失望,但他们还是希望奇迹的发生。”嗯,我这里有些食物,你们拿去吃吧。”悟毅把吃的从手镯里拿出来,其实也没多少了,但四人吃一顿饱饭足矣。

四人傻傻的看着凭空出现的各种食物,愣愣的接在手里。想破脑袋他们也想不出这些食物是怎么凭空出现的,不过食物一到手里,他们立马就忘了这个问题,毕竟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这……这是烤全鸭?我没眼花吧?还很新鲜呢!安拉啊,我都快三个月没吃荤啦!嗯……味道真不错……”怙玛拉斯一边嘀咕一边疯狂撕咬着眼前的美食,那样子,仿佛刚从监狱放来似的。而坎笛德也好不到哪去,不过身为女性的米蕾亚就好了许多,很文静的一口一口咬下去,虽然速度快了点。曼蒂脚下是一堆食物,而手上则捧着一瓶葡萄酒,此时的曼蒂正一脸痴迷的望着它,如梦呓道:“哦,天啊……这是……不,不,不!我肯定是眼花了,或者在作梦?嗯,痛……傲佛界的人真是奢移,居然用它来配饭?!不过,放心吧,我不会暴殄天物的……不行了,我就偿几口……就几口……呃……悟毅师兄!那是我的!”正在沉醉的曼蒂突然发现酒瓶跑到悟毅手上,于是大喊道。而悟毅则像没听到似的搂紧怀中的葡萄酒,良久,才爆出一句:“哇咧,弄错了!”

曼蒂则用失去世间至爱的眼神望着悟毅,悲痛的沉声道:“知道吗?悟毅师兄?你在我心中一向是最伟大的存在,您优雅,高贵,热情,宽容……最重要的是您大方!可是,可是您知道吗?您居然为了一瓶葡萄酒而……哦,师兄,醒醒吧,嗯?把它给我……”穆罗特德酒产于1945年,在拍卖会上,它被一匿名者买走二箱,平均每瓶约为4.25万欧元,在当时,一跃成为法国乃至世界最昂贵的葡萄酒,而如今,它更在黑市中抬出了天价。曼蒂衷爱各种美酒,穆罗特德酒的大名他早就如雷贯耳,可是他虽有钱却一直买不到,这玩意儿成为了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早就有价无市了。

听着曼蒂厚无耻的话语,悟毅中觉得一阵无奈,在武痴的熏陶下,他也成了好酒之人,穆罗特德酒的珍贵,稀有,他也是知道的,当初他千辛万苦的才从武痴手中弄出这么一瓶来,一直都舍不得喝,所以说什么他也不会让出的。悟毅连忙把酒放入手镯,拿出一瓶别的酒,交给曼蒂,说道:“这玩意儿也不错,劲挺大的。”曼蒂傻傻的接过酒,他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手上拿的是中国传统的白酒——二锅头!

“哦……主啊!你是在考验我吗?哎,有总比没有的好,谢谢悟毅师兄了。”曼蒂无奈的说道。他也想通了,一些东西是不能强求的。

“嗯?”悟毅有点意外的看着曼蒂,以曼蒂的这种心态在修行上是很有帮助的。”爷爷找的徒弟果然不同一般啊……”悟毅暗暗的想道。

“呼……悟毅师兄,我吃饱了,现在该上路了吧?不知道傲尔佛学院是怎样的?真令人期待啊!”坎笛德胡乱的抹了抹嘴边的油腻,向往道。从小到大,坎笛德从没正经的上过几堂课呢。

“嗯,我们走吧!呵呵,这可是我第一次上学呢,感觉好激动啊!”悟毅望着四人,笑着说道。

“主……主啊,我见到你的使者了……他是个中国人?”意大利男子一脸呆滞的望着那名救了他的男子,喃喃自语道。

“啊哈!我居然没死?哇哈哈……”印度男子一跃而起,搂住法国男子,高兴的双蹦又跳的。

“哦,不,放开我,嗯?我可没有那种嗜好!”法国男子极力想推开眼前这个占他便宜的人,不过显然他没那力气,“天啊!好吧……我认命了!”无奈之下,法国男子也不挣扎了,其实他也是很高兴的,毕竟他才刚脱离死亡嘛。

“我是米蕾亚,谢谢前……呃……前辈救命之恩!”米蕾亚缓慢爬起,走到中国男子面前,按照古老中国大陆的礼节,抱拳致谢道。她发现全身又充满了精力,这可比自己的治愈术要高明多了。

意大利男子闻言,连忙反应过来,跑到中国男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拱手道:“我是坎笛德,多谢救我,嗯,前辈,你真厉害!”临末,还不大不小的拍了个马屁。

“我叫怙玛拉斯。”“我叫曼蒂。”“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另外两名男子反应过来,自我介绍后,同时致谢道。

“嗯,不用了。”男子摇了摇头,续道,“你们不要叫我前辈了,我叫包悟毅,也是这个学院的学员呢!嗯,对了,这是我的伙伴,小兔兔!”悟毅边摇着手,过打量着四人,同时也把小兔兔介绍给四人。米蕾亚是个安静漂亮的美国女孩,娃娃般的脸蛋却有着魔鬼般的身材,皮肤白净,细腻,光滑,没有西方女性特有的粗糙,配上及肩的耀眼的金色卷发以及罩在身上的白袍,自有一股飘逸出尘的韵味,让人不忍亵du。念力及处,悟毅发现米蕾亚虽然还没形成能量光柱,但已经颇皱形了,这在刚经过“洗礼”,初涉傲佛界的凡人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由此可见米蕾亚的天赋之高。

怙玛拉斯是个高大健壮的印度小伙子,留着一头卷曲的平头短发,身上穿的是一件暗蓝色的名牌西装,当然,此时的西装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那条领子总算勉强的挂在脖子上,感觉到悟毅投向自己的目光,怙玛拉斯连忙整了整领带,这下,领带干脆破裂成一条条了,怙玛拉斯手忙脚乱的弄了一阵,最后干脆扯下领带,狠狠甩在地上,顺便还踩了几脚,“该死的,看我不踩死你!哪个混蛋说这玩意儿坚固耐用又寿命长久的?这不还没两天吗?哦!该死!我的脚!”忙的起尽的怙玛拉斯看到大家满脸古怪的样子,连忙起起身,幽默的耸了耸肩。悟毅好笑的看了怙玛拉斯一眼,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人。坎笛德是个意大利人,身材与怙玛拉斯比起来,那就显得瘦弱了,身上穿的是休闭装,整个人给人一种书生卷气的柔弱感觉,不过左脸上却有一道刀疤,这倒也增添了些许暴戾气息。曼蒂是个优雅的绅士,即使在刚才剧烈的战斗中,他身上的白色西装及满头油光发亮的头发也不会太过凌乱,总之,这小子,是个很有风度的法国小伙子呢!

悟毅打量了一番,目光又回到了米蕾亚身上,望着米蕾亚如蓝宝石般的美目,不禁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嗯……谢谢”米蕾亚俏脸微红的经声说道。旁边三人看的都是一呆,在他们眼中,米蕾亚是美国人,而悟毅显然是中国人,要知道,在世俗界中,中国相对美国还是很保守的。

“这世道还是乱了呀……”坎笛德一脸诧异的喃喃自语道。

“悟毅,你真是我的偶像!”曼蒂颇显幽默的说道。因为就是一向自诩风流的曼蒂也不敢这么跟具有圣女气质的米蕾亚说话的。

“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怙玛拉斯扭着身子怪声怪调的对着米蕾亚说道,样子颇为滑稽。

“怙玛拉斯!”米蕾亚尖叫道,“以后别想我给你疗伤!”她真是气到了,平常这三个家伙都是很老实的,没想到一碰到眼前的中国男子就变了。

“哦,不,不!米蕾亚,我收回刚才的话,安拉啊……原谅我愚蠢的言行吧!”怙玛拉斯双手举起做投降状,求饶道。他还真是有点怕了呢,毕竟试练之途才刚刚开始,受伤肯定是不可辟免的。

“呃……你们四个的领路人是爷……武痴吧?”悟毅新奇的看着四人,他觉得有趣极了。要知道,在他以前的生活里,除了训练外还是训练,可是很少有这么热闹呢!不过想到此行的目的,悟毅反应过来,于是试探的问道。距离上次出行已经十年了,经过这十年的训练,悟毅基本上可以独自修行了,虽然还离“战形”很远。这次,武痴让悟毅独自出来,主要有两个任务,一是到傲尔佛学院学习,二则是带着经过他“洗礼”的徒弟前去学院。在傲佛界,“领路人”相当于“师尊”的存在,所以,这四人可以说是悟毅的师弟,师妹了。悟毅知道武痴收下四人还不足一个月,可没想到四人的傲佛语讲的还挺标准的。

“你是……师兄?武痴前辈是我们的师尊。”米蕾亚略显兴奋的回道。四人中,米蕾亚是师姐。当初他们的师尊,也就是武痴把他们带到这座森林后,只交代了一句:“等下你们的师兄会来接你们,我老人家就先走了”就不负责任的离开了。迷踪森林是一座迷宫,常人根本就走不出去,再加上林中的怪兽,普通人来到这里,若没有傲佛界的高手帮助,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米蕾亚他们在林中已经两天了,这两天,他们一直在林中打转,食物也早就吃完,这次更是遭到了野狼的袭击,要不是悟毅及时出现,他们恐怕真的要归天了。

“嗯,是的!”悟毅点头微笑道。对于武痴的性格,他是很清楚的,想到刚才四人狼狈的样子,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幸亏自己及时赶到了。

“师兄!我就说师兄看起来这么亲切呢!”坎笛德双眼放光的走到悟毅面前,对着悟毅手臂上的肌肉是又揉又捏的,接着道,“师兄,以后我也能像你这么厉害吗?”一大群狼,一眨眼的时间,全部消失,这种力量,想想都令他觉得兴奋。

“悟毅师兄?你来的真是时候啊,有吃的吗?我都快饿死了。这该死的鬼地方连打个野味也不行!”怙玛拉斯眼巴巴的望着悟毅,说道。悟毅一身轻装,连个最简单的包袱也没有,看的怙玛拉斯一阵绝望,不过当他看到悟毅肩上的小兔兔时,眼睛一亮。”虽然小了点,但将就一下还是可以的。”怙玛拉斯想着眼神已经变得炽热,同时还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似乎感觉到怙玛拉斯不怀好意的目光,小兔兔转过头,眼中红芒一闪,怙玛拉斯如触电般别转过头,“哦,该死的!我是怎么了……安拉啊,原谅我吧,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任何胺脏的念头……”怙玛拉斯开始小声自语。

其它几人听到怙玛拉斯的话,也热切的望向悟毅,虽然有些失望,但他们还是希望奇迹的发生。”嗯,我这里有些食物,你们拿去吃吧。”悟毅把吃的从手镯里拿出来,其实也没多少了,但四人吃一顿饱饭足矣。

四人傻傻的看着凭空出现的各种食物,愣愣的接在手里。想破脑袋他们也想不出这些食物是怎么凭空出现的,不过食物一到手里,他们立马就忘了这个问题,毕竟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这……这是烤全鸭?我没眼花吧?还很新鲜呢!安拉啊,我都快三个月没吃荤啦!嗯……味道真不错……”怙玛拉斯一边嘀咕一边疯狂撕咬着眼前的美食,那样子,仿佛刚从监狱放来似的。而坎笛德也好不到哪去,不过身为女性的米蕾亚就好了许多,很文静的一口一口咬下去,虽然速度快了点。曼蒂脚下是一堆食物,而手上则捧着一瓶葡萄酒,此时的曼蒂正一脸痴迷的望着它,如梦呓道:“哦,天啊……这是……不,不,不!我肯定是眼花了,或者在作梦?嗯,痛……傲佛界的人真是奢移,居然用它来配饭?!不过,放心吧,我不会暴殄天物的……不行了,我就偿几口……就几口……呃……悟毅师兄!那是我的!”正在沉醉的曼蒂突然发现酒瓶跑到悟毅手上,于是大喊道。而悟毅则像没听到似的搂紧怀中的葡萄酒,良久,才爆出一句:“哇咧,弄错了!”

曼蒂则用失去世间至爱的眼神望着悟毅,悲痛的沉声道:“知道吗?悟毅师兄?你在我心中一向是最伟大的存在,您优雅,高贵,热情,宽容……最重要的是您大方!可是,可是您知道吗?您居然为了一瓶葡萄酒而……哦,师兄,醒醒吧,嗯?把它给我……”穆罗特德酒产于1945年,在拍卖会上,它被一匿名者买走二箱,平均每瓶约为4.25万欧元,在当时,一跃成为法国乃至世界最昂贵的葡萄酒,而如今,它更在黑市中抬出了天价。曼蒂衷爱各种美酒,穆罗特德酒的大名他早就如雷贯耳,可是他虽有钱却一直买不到,这玩意儿成为了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早就有价无市了。

听着曼蒂厚无耻的话语,悟毅中觉得一阵无奈,在武痴的熏陶下,他也成了好酒之人,穆罗特德酒的珍贵,稀有,他也是知道的,当初他千辛万苦的才从武痴手中弄出这么一瓶来,一直都舍不得喝,所以说什么他也不会让出的。悟毅连忙把酒放入手镯,拿出一瓶别的酒,交给曼蒂,说道:“这玩意儿也不错,劲挺大的。”曼蒂傻傻的接过酒,他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手上拿的是中国传统的白酒——二锅头!

“哦……主啊!你是在考验我吗?哎,有总比没有的好,谢谢悟毅师兄了。”曼蒂无奈的说道。他也想通了,一些东西是不能强求的。

“嗯?”悟毅有点意外的看着曼蒂,以曼蒂的这种心态在修行上是很有帮助的。”爷爷找的徒弟果然不同一般啊……”悟毅暗暗的想道。

“呼……悟毅师兄,我吃饱了,现在该上路了吧?不知道傲尔佛学院是怎样的?真令人期待啊!”坎笛德胡乱的抹了抹嘴边的油腻,向往道。从小到大,坎笛德从没正经的上过几堂课呢。

“嗯,我们走吧!呵呵,这可是我第一次上学呢,感觉好激动啊!”悟毅望着四人,笑着说道。“主……主啊,我见到你的使者了……他是个中国人?”意大利男子一脸呆滞的望着那名救了他的男子,喃喃自语道。

“啊哈!我居然没死?哇哈哈……”印度男子一跃而起,搂住法国男子,高兴的双蹦又跳的。

“哦,不,放开我,嗯?我可没有那种嗜好!”法国男子极力想推开眼前这个占他便宜的人,不过显然他没那力气,“天啊!好吧……我认命了!”无奈之下,法国男子也不挣扎了,其实他也是很高兴的,毕竟他才刚脱离死亡嘛。

“我是米蕾亚,谢谢前……呃……前辈救命之恩!”米蕾亚缓慢爬起,走到中国男子面前,按照古老中国大陆的礼节,抱拳致谢道。她发现全身又充满了精力,这可比自己的治愈术要高明多了。

意大利男子闻言,连忙反应过来,跑到中国男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拱手道:“我是坎笛德,多谢救我,嗯,前辈,你真厉害!”临末,还不大不小的拍了个马屁。

“我叫怙玛拉斯。”“我叫曼蒂。”“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另外两名男子反应过来,自我介绍后,同时致谢道。

“嗯,不用了。”男子摇了摇头,续道,“你们不要叫我前辈了,我叫包悟毅,也是这个学院的学员呢!嗯,对了,这是我的伙伴,小兔兔!”悟毅边摇着手,过打量着四人,同时也把小兔兔介绍给四人。米蕾亚是个安静漂亮的美国女孩,娃娃般的脸蛋却有着魔鬼般的身材,皮肤白净,细腻,光滑,没有西方女性特有的粗糙,配上及肩的耀眼的金色卷发以及罩在身上的白袍,自有一股飘逸出尘的韵味,让人不忍亵du。念力及处,悟毅发现米蕾亚虽然还没形成能量光柱,但已经颇皱形了,这在刚经过“洗礼”,初涉傲佛界的凡人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由此可见米蕾亚的天赋之高。

怙玛拉斯是个高大健壮的印度小伙子,留着一头卷曲的平头短发,身上穿的是一件暗蓝色的名牌西装,当然,此时的西装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那条领子总算勉强的挂在脖子上,感觉到悟毅投向自己的目光,怙玛拉斯连忙整了整领带,这下,领带干脆破裂成一条条了,怙玛拉斯手忙脚乱的弄了一阵,最后干脆扯下领带,狠狠甩在地上,顺便还踩了几脚,“该死的,看我不踩死你!哪个混蛋说这玩意儿坚固耐用又寿命长久的?这不还没两天吗?哦!该死!我的脚!”忙的起尽的怙玛拉斯看到大家满脸古怪的样子,连忙起起身,幽默的耸了耸肩。悟毅好笑的看了怙玛拉斯一眼,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人。坎笛德是个意大利人,身材与怙玛拉斯比起来,那就显得瘦弱了,身上穿的是休闭装,整个人给人一种书生卷气的柔弱感觉,不过左脸上却有一道刀疤,这倒也增添了些许暴戾气息。曼蒂是个优雅的绅士,即使在刚才剧烈的战斗中,他身上的白色西装及满头油光发亮的头发也不会太过凌乱,总之,这小子,是个很有风度的法国小伙子呢!

悟毅打量了一番,目光又回到了米蕾亚身上,望着米蕾亚如蓝宝石般的美目,不禁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嗯……谢谢”米蕾亚俏脸微红的经声说道。旁边三人看的都是一呆,在他们眼中,米蕾亚是美国人,而悟毅显然是中国人,要知道,在世俗界中,中国相对美国还是很保守的。

“这世道还是乱了呀……”坎笛德一脸诧异的喃喃自语道。

“悟毅,你真是我的偶像!”曼蒂颇显幽默的说道。因为就是一向自诩风流的曼蒂也不敢这么跟具有圣女气质的米蕾亚说话的。

“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怙玛拉斯扭着身子怪声怪调的对着米蕾亚说道,样子颇为滑稽。

“怙玛拉斯!”米蕾亚尖叫道,“以后别想我给你疗伤!”她真是气到了,平常这三个家伙都是很老实的,没想到一碰到眼前的中国男子就变了。

“哦,不,不!米蕾亚,我收回刚才的话,安拉啊……原谅我愚蠢的言行吧!”怙玛拉斯双手举起做投降状,求饶道。他还真是有点怕了呢,毕竟试练之途才刚刚开始,受伤肯定是不可辟免的。

“呃……你们四个的领路人是爷……武痴吧?”悟毅新奇的看着四人,他觉得有趣极了。要知道,在他以前的生活里,除了训练外还是训练,可是很少有这么热闹呢!不过想到此行的目的,悟毅反应过来,于是试探的问道。距离上次出行已经十年了,经过这十年的训练,悟毅基本上可以独自修行了,虽然还离“战形”很远。这次,武痴让悟毅独自出来,主要有两个任务,一是到傲尔佛学院学习,二则是带着经过他“洗礼”的徒弟前去学院。在傲佛界,“领路人”相当于“师尊”的存在,所以,这四人可以说是悟毅的师弟,师妹了。悟毅知道武痴收下四人还不足一个月,可没想到四人的傲佛语讲的还挺标准的。

“你是……师兄?武痴前辈是我们的师尊。”米蕾亚略显兴奋的回道。四人中,米蕾亚是师姐。当初他们的师尊,也就是武痴把他们带到这座森林后,只交代了一句:“等下你们的师兄会来接你们,我老人家就先走了”就不负责任的离开了。迷踪森林是一座迷宫,常人根本就走不出去,再加上林中的怪兽,普通人来到这里,若没有傲佛界的高手帮助,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米蕾亚他们在林中已经两天了,这两天,他们一直在林中打转,食物也早就吃完,这次更是遭到了野狼的袭击,要不是悟毅及时出现,他们恐怕真的要归天了。

“嗯,是的!”悟毅点头微笑道。对于武痴的性格,他是很清楚的,想到刚才四人狼狈的样子,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幸亏自己及时赶到了。

“师兄!我就说师兄看起来这么亲切呢!”坎笛德双眼放光的走到悟毅面前,对着悟毅手臂上的肌肉是又揉又捏的,接着道,“师兄,以后我也能像你这么厉害吗?”一大群狼,一眨眼的时间,全部消失,这种力量,想想都令他觉得兴奋。

“悟毅师兄?你来的真是时候啊,有吃的吗?我都快饿死了。这该死的鬼地方连打个野味也不行!”怙玛拉斯眼巴巴的望着悟毅,说道。悟毅一身轻装,连个最简单的包袱也没有,看的怙玛拉斯一阵绝望,不过当他看到悟毅肩上的小兔兔时,眼睛一亮。”虽然小了点,但将就一下还是可以的。”怙玛拉斯想着眼神已经变得炽热,同时还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似乎感觉到怙玛拉斯不怀好意的目光,小兔兔转过头,眼中红芒一闪,怙玛拉斯如触电般别转过头,“哦,该死的!我是怎么了……安拉啊,原谅我吧,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任何胺脏的念头……”怙玛拉斯开始小声自语。

其它几人听到怙玛拉斯的话,也热切的望向悟毅,虽然有些失望,但他们还是希望奇迹的发生。”嗯,我这里有些食物,你们拿去吃吧。”悟毅把吃的从手镯里拿出来,其实也没多少了,但四人吃一顿饱饭足矣。

四人傻傻的看着凭空出现的各种食物,愣愣的接在手里。想破脑袋他们也想不出这些食物是怎么凭空出现的,不过食物一到手里,他们立马就忘了这个问题,毕竟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这……这是烤全鸭?我没眼花吧?还很新鲜呢!安拉啊,我都快三个月没吃荤啦!嗯……味道真不错……”怙玛拉斯一边嘀咕一边疯狂撕咬着眼前的美食,那样子,仿佛刚从监狱放来似的。而坎笛德也好不到哪去,不过身为女性的米蕾亚就好了许多,很文静的一口一口咬下去,虽然速度快了点。曼蒂脚下是一堆食物,而手上则捧着一瓶葡萄酒,此时的曼蒂正一脸痴迷的望着它,如梦呓道:“哦,天啊……这是……不,不,不!我肯定是眼花了,或者在作梦?嗯,痛……傲佛界的人真是奢移,居然用它来配饭?!不过,放心吧,我不会暴殄天物的……不行了,我就偿几口……就几口……呃……悟毅师兄!那是我的!”正在沉醉的曼蒂突然发现酒瓶跑到悟毅手上,于是大喊道。而悟毅则像没听到似的搂紧怀中的葡萄酒,良久,才爆出一句:“哇咧,弄错了!”

曼蒂则用失去世间至爱的眼神望着悟毅,悲痛的沉声道:“知道吗?悟毅师兄?你在我心中一向是最伟大的存在,您优雅,高贵,热情,宽容……最重要的是您大方!可是,可是您知道吗?您居然为了一瓶葡萄酒而……哦,师兄,醒醒吧,嗯?把它给我……”穆罗特德酒产于1945年,在拍卖会上,它被一匿名者买走二箱,平均每瓶约为4.25万欧元,在当时,一跃成为法国乃至世界最昂贵的葡萄酒,而如今,它更在黑市中抬出了天价。曼蒂衷爱各种美酒,穆罗特德酒的大名他早就如雷贯耳,可是他虽有钱却一直买不到,这玩意儿成为了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早就有价无市了。

听着曼蒂厚无耻的话语,悟毅中觉得一阵无奈,在武痴的熏陶下,他也成了好酒之人,穆罗特德酒的珍贵,稀有,他也是知道的,当初他千辛万苦的才从武痴手中弄出这么一瓶来,一直都舍不得喝,所以说什么他也不会让出的。悟毅连忙把酒放入手镯,拿出一瓶别的酒,交给曼蒂,说道:“这玩意儿也不错,劲挺大的。”曼蒂傻傻的接过酒,他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手上拿的是中国传统的白酒——二锅头!

“哦……主啊!你是在考验我吗?哎,有总比没有的好,谢谢悟毅师兄了。”曼蒂无奈的说道。他也想通了,一些东西是不能强求的。

“嗯?”悟毅有点意外的看着曼蒂,以曼蒂的这种心态在修行上是很有帮助的。”爷爷找的徒弟果然不同一般啊……”悟毅暗暗的想道。

“呼……悟毅师兄,我吃饱了,现在该上路了吧?不知道傲尔佛学院是怎样的?真令人期待啊!”坎笛德胡乱的抹了抹嘴边的油腻,向往道。从小到大,坎笛德从没正经的上过几堂课呢。

“嗯,我们走吧!呵呵,这可是我第一次上学呢,感觉好激动啊!”悟毅望着四人,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