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18章 寂静草原

第18章 寂静草原

“悟毅师兄,那你以前都在做什么呢?”米蕾亚惊奇的瞪大那双美目,问道。

“我啊,都在训练呢……”悟毅露出回忆的神色,简单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说了一遍,听的四人是啧啧惊叹。想到以后可能也要进行类似的训练,四人都是冷汗直冒。

“悟毅师兄,师尊真这么……呃……恐怖?”怙玛拉斯忍不住问道。

“算……是吧!”悟毅含糊道。这问题还真有点难回答呢,“对了,以后你们叫我悟毅吧,别加个师兄了。”

“好哦!”四人异口同声道。师兄师兄的他们也觉得很别扭呢。毕竟是从世俗界出来的。

“悟毅,这座森林有些古怪,能走出去吗?”米蕾亚略显苦恼的问道,之前,他们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而其他三人听到后,也齐刷刷的望向悟毅,眼中充满了渴望。

“这个啊……挺麻烦的呢……”悟毅皱着眉头说道。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座森林是属于非攻击型阵法中的迷惑型阵法,主要是用来困住敌人之用的,当然,有时候也用来锻炼被困之人的心志,这种阵法若是加持上幻术的话,那就可以杀敌于无形了。要破这种阵法,有两条途径:一是找到阵眼,破坏它,就可以彻底的毁灭这个阵法,从而出去;第二种则是找出阵法运行的规律,然后遵循这种规律找出离开的道路,这样也算破了这个阵法。当然,前一种做法悟毅是不会傻到去做的,迷踪森林中的这个阵法可是诸多傲佛前辈共同施术形成的,先不说他有没有这实力,就算有了,单是他毁了这个阵法就会遭来无数个傲人前辈的谴责与追杀就让他觉得不寒而粟了。第二种做法也不轻松,不过悟毅还是有办法对付的,虽然时间长了点。想来,悟毅是最怕非攻击型阵法的。

“算了……慢慢来,嗯,好肚饿……”悟毅小声嘀咕道,从幻梦到迷踪,他还真没吃过几顿饭呢!而食物也早就全部分给四人吃了,现在悟毅只能挨饿了。

“小毅,遇到麻烦了吧?不用怕!有小虚在呢!”一声稚嫩的略带得意的童音传来,“嗖”得一声,从悟毅左手手腕处的护腕状物体窜出一道虚影,并在悟毅的四周上下晃动着。

“小虚!你终于醒啦!”悟毅惊喜的叫道。小虚自悟毅吸收能量晶石后,就一直沉睡不醒,这让悟毅担心不已,不过当武痴告诉他小虚因为能量晶石的关系开始进行第一次成长时,悟毅放下心来,同时心中有些无奈,小虚可以从能量晶石中得到好处,而自己……好像就只有坏处!

小虚的这次成长使他能够勉强凝聚出一个八,九岁小男孩的身体,身体略显透明且模糊不清,给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一道光圈如波浪般不断的从小虚的头涌到脚,再加上那如白炽灯般明亮的眼睛,增添了些许怪异。”当然啦!其实小虚早就醒啦,不过小虚看到小毅在跟狼打架就没出来了。这次看到小毅有麻烦了,就出来帮助小毅啦,小虚很仗义吧!”小虚眨着那双发亮的眼睛,兴奋的说道。

“嗯……对了,小虚,这是我的几个新朋友,你去认识一下吧!”悟毅指着已经傻掉的四人,说道。

“幽……幽灵!哦,安拉啊,我见到幽灵了!它怎么这副模样?”怙玛拉斯一脸呆滞的说道。

“这一界……越来越有意思了……”坎笛德也有点目瞪口呆的自语道。而曼蒂的脸上则显得有些犹豫,做为一个优雅的绅士,是否应该要主动点打个招呼呢?不过看到小虚的模样,曼蒂吞了口口水,打消了这个念头。米蕾亚除了刚开始的惊讶外,是三人中最平静的一个,也许与她性格有关吧。

“好哦!小虚又有新朋友喽!”小虚兴奋的围着悟毅转了几圈,缓缓的飘向四人。

怙玛拉斯感觉自己在看恐怖片,而主角换成了自己,望着逐渐飘来的小虚,怙玛拉斯开始神经质的怪叫起来:“哦,它走过来了,安拉啊,我该怎么办?它……它怎么在对我笑?不,不!我怙玛拉斯是不会被你迷惑的!呃……你好,幽灵大哥,我叫怙玛拉斯,很高兴认识你!”瞪着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的小虚,怙玛拉斯很有些随机应变的说道。

“你们好,我叫小虚,是小毅的伙伴,我们认识一下吧!”小虚奇怪的望了一眼怙玛拉斯,他没想到一个人的变化可以这么快的,不过他很快忘记了这事,高兴的跟大家自我介绍起来。”你好,帅气的幽灵朋友小虚,我叫曼蒂,来自浪漫的法国,认识你真是我的荣幸!”曼蒂觉得自己有些糊涂,他把平常泡妞的手法给用上了,言辞间充满了绅士风度,可惜小虚不懂。”我叫坎笛德,小虚,见到你真让我高兴,你是幽灵吗?”坎笛德双眼有点发亮的问道。小虚摇了摇头,他可不知道幽灵是什么,而坎笛德见状则陷入沉思,口中喃喃道:“不是吗?那会是什么……”米蕾亚可比四人真诚多了,他朝小虚点了点头,微笑道:“我叫米蕾亚,很高兴见到你!”小虚逐渐听完四人的自我介绍后,转着头再次打量着四人,然后把目光转向米蕾亚,与悟毅一样的口气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怙玛拉斯三人听得都是一阵惊讶,“看来,幽灵……呃,异类的审美观还是很正常的嘛……”坎笛德小声的可嘟囔道。其他二人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而米蕾亚则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呢!

小虚的性格是很开朗的,他的话题特别多,他飘绕着四人天南地北的狂侃着。为了让小虚尽快的融入到四人中,悟毅配合着小虚进入聊天当中。而小兔兔则显得有些无人问津,他们可不会觉得一只兔子能听懂他们的谈话,只有米蕾亚会时不时的与小兔兔聊几句。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悟毅知道该是去学院的时候了,于是对正在在大谈特谈的小虚说道:“小虚,别聊了,快带路吧!”

“嗯?这么快就要走了?对了,你们四人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危险尽管找小虚我,小虚一定会帮助你们的!”小虚信誓旦旦的对着四人说道,然后缓缓飘向森林远处。

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三人吹呼一声,紧跟着小虚走去,而米蕾亚则微笑着对悟毅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此时小兔兔已经在米蕾亚肩上了。悟毅则一阵摇头,小虚说大话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四人要真是依赖小虚的话,那乐子就大了。

小虚做为一个灵体,对阵法天生有一种独特的感悟,现在要走出这个迷踪森林,最快的方法自然是由小虚带路了。过了半个小时,在林中七转八弯后,悟毅眼前一亮,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辽阔的大草原!天高云淡,碧草青青,好一幅优美,恬静的草原图!

“哇……好漂亮的草原!可怎么没一只动物?”坎笛德惊讶的望着这片辽原,有点疑惑的说道。

“嗯,是挺奇怪的!不过……总算走出那座该死的森林了!唷呵!”怙玛拉斯摆着手,扭着屁股,高兴的说道。

“怙玛拉斯?你这是在跳舞吗?哦!以主的名义发誓,你这舞姿是我见过的最……难看的了!”曼蒂瞪着怙玛拉斯古怪的动作,忍不住调侃道。

“嗯?是吗?这像这样?”怙玛拉斯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转绕着曼蒂跳着时下印度流行的舞蹈,眼神充满了得意。那舞蹈虽然滑稽了点,但也是挺标准的,不过由人高马大的怙玛拉斯跳起来则显得有点古怪了。

米蕾亚则静静的望着这片辽阔的草原,脸上也露出奇怪的神色,她不禁转向悟毅,似乎想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

“这片草原是由阵法衍变而来的,我们的第二关考验就要开始了!”悟毅感受到米蕾亚的目光,眺望着草原深处,轻声解释道。一看到这片草原,悟毅就感到一阵没来由的不安与烦燥。他直觉上感应到了一丝危险。而作为灵体的小虚对危险是很敏感的,他一看到这片草原,连招呼也不打,就“咻”的一声钻进“灵芥子”里,悟毅甚至连小虚是怎么进去的都没看清。小虚这小子,倒是很实在呢!悟毅也不在意,这片草原恐怕是属于攻击型一类的阵法了,小虚也是没办法应对的。对于眼前的阵法,悟毅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好像听武痴偶尔提过,不过他忘了。

“我们该走了,大家小心点,这片草原有点古怪!”悟毅说完后,当下第一个走进这片草原,其他四人则紧紧跟在后面。他们也感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氛。走了一会儿,突然听到怙玛拉斯怪叫道:“该死的,你们看,森……森林,森林不见了!”米蕾亚他们三人闻言也向后走去,脸上都写满了惊讶。诺大的森林早已消失不见,现在的他们仿佛立身于草原中部,向四周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碧茫茫的一片。草原一片死寂,给四人带来一种孤寂与不安感。悟毅则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这小子的表情有趣极了,脸上满是惊讶不说,那两颗眼珠子夸张的突了出来,仿佛随时要掉了似的。

“怙玛拉斯,这只是阵法的变化,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小心点,准备这次的考验吧!”悟毅微笑的对着怙玛拉斯说道,接着继续走向草原深处。对于等下会面对什么,悟毅心中有没底,攻击型阵法的攻击方式是很多的。米蕾亚三人很快回过神来,曼蒂边走边怪笑着看着怙玛拉斯,调侃道:“是呀,小心点呢,怙玛拉斯?你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哦……关你什么事,曼蒂?安拉啊!这个世界真奇妙,那么大的森林居然可以凭空消失的?”怙玛拉斯摇着头嘀咕道,同时跟上悟毅四人。悟毅也不多做解释,阵法这事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说的清的,何况四人到学院时也是可以学的。

……

“主说我可以给你一个愿望,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有声音!”坎笛德苦恼地望着草原深处,念叨着。极目处,草原仿佛与天际融为一体,向其它三个方位望去,也是同样的情景,坎笛德觉得自己仿佛永远走在草原的中部,都快要疯了,听着众人脚踏草地发出的特有的沉闷的响声,坎笛德有一种空山鸟啼的感觉,他更觉得周围死寂的可怕了,“或许来一群可爱的小动物也是可以的……”坎笛德继续无趣的念叨着。

“哦,或许……你的愿望可以实现了,坎笛德?”曼蒂一脸古怪的眺望着远方,语气有点奇怪的说道。

在草原与天际交接处,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个小黑点,并迅速朝众人逼近着。能量运转间,悟毅很清晰的看到了黑点的模样,悟毅脸上一阵古怪,同时有点担忧的望着四人,说道:“你们准备好,考验马上就要开始了!记住,不要依赖我,我是不会出手的。”领路人的责任是带领受过洗礼的学员通过“试练之途”,在“试练之途”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只能由学员们自己想办法解决,领路人是不能插手的,他们只能从旁指点。当然,若是遇到紧急情况那就另当别论了。悟毅几个跳跃,远离四人,同时发出一道“保护四人”的念力给小兔兔,他还是放心不下四人。趴在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眼中红芒一闪,耳朵也竖了起来。悟毅点了点头,有了小兔兔,四人肯定是不会出危险的。而米蕾亚则看着肩上的小兔兔,把它搂在怀里,说道:“小兔兔,不要怕哦,我会保护你的,嗯……悟毅真不会起名字……”每次叫着小兔兔的名字,米蕾亚都觉得一阵古怪。而小兔兔则仿如回应般轻“唧”一声,舔了舔米蕾亚的脸颊,然后轻昵的窝在米蕾亚的怀中,任由米蕾亚抚弄着。不过它的耳朵始终竖起!

怙玛拉斯他们三个男的分个方位把米蕾亚围在中间,组成一个三角阵形,戒备的望着远方。此时的黑点已经变成黑影了,奔跑时激起的脚步声隐约可闻,而同时草原居然开始轻微的抖动起来,很快黑影的轮廓变得清晰,米蕾亚四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怪兽的模样,怪兽一共有四只,长得像世俗界中的山狼,不过体型却要庞大了太多,单是那身高就比怙玛拉斯高了半个头有余!怪兽通体蓝色,间或夹杂着些许白斑。在幻梦中,它们属于“下级低阶”怪兽,名唤“巨力苍狼”,空有一身蛮力却没能掌握有能量和念力。因此,它们成了幻梦中食物链最底层的存在。即使如此,对于刚接受“洗礼”的学员来说却也是很强大的。

怙玛拉斯望着越来越近的苍狼,听着它们剧烈的脚步声,感受着地面越来越明显的颤动,忍不住骂道:“该死的……坎笛德!你将来肯定是名优秀的邪恶的巫师!瞧你那嘴巴!”他是位于正对苍狼们的三角形顶点,感受到的大力自然最大。”嗯,也许我真有预言的天赋?”坎笛德望着激起浓浓尘埃,正气势凶凶逼近的苍狼们,苦笑着呻吟道。“悟毅师兄,那你以前都在做什么呢?”米蕾亚惊奇的瞪大那双美目,问道。

“我啊,都在训练呢……”悟毅露出回忆的神色,简单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说了一遍,听的四人是啧啧惊叹。想到以后可能也要进行类似的训练,四人都是冷汗直冒。

“悟毅师兄,师尊真这么……呃……恐怖?”怙玛拉斯忍不住问道。

“算……是吧!”悟毅含糊道。这问题还真有点难回答呢,“对了,以后你们叫我悟毅吧,别加个师兄了。”

“好哦!”四人异口同声道。师兄师兄的他们也觉得很别扭呢。毕竟是从世俗界出来的。

“悟毅,这座森林有些古怪,能走出去吗?”米蕾亚略显苦恼的问道,之前,他们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而其他三人听到后,也齐刷刷的望向悟毅,眼中充满了渴望。

“这个啊……挺麻烦的呢……”悟毅皱着眉头说道。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座森林是属于非攻击型阵法中的迷惑型阵法,主要是用来困住敌人之用的,当然,有时候也用来锻炼被困之人的心志,这种阵法若是加持上幻术的话,那就可以杀敌于无形了。要破这种阵法,有两条途径:一是找到阵眼,破坏它,就可以彻底的毁灭这个阵法,从而出去;第二种则是找出阵法运行的规律,然后遵循这种规律找出离开的道路,这样也算破了这个阵法。当然,前一种做法悟毅是不会傻到去做的,迷踪森林中的这个阵法可是诸多傲佛前辈共同施术形成的,先不说他有没有这实力,就算有了,单是他毁了这个阵法就会遭来无数个傲人前辈的谴责与追杀就让他觉得不寒而粟了。第二种做法也不轻松,不过悟毅还是有办法对付的,虽然时间长了点。想来,悟毅是最怕非攻击型阵法的。

“算了……慢慢来,嗯,好肚饿……”悟毅小声嘀咕道,从幻梦到迷踪,他还真没吃过几顿饭呢!而食物也早就全部分给四人吃了,现在悟毅只能挨饿了。

“小毅,遇到麻烦了吧?不用怕!有小虚在呢!”一声稚嫩的略带得意的童音传来,“嗖”得一声,从悟毅左手手腕处的护腕状物体窜出一道虚影,并在悟毅的四周上下晃动着。

“小虚!你终于醒啦!”悟毅惊喜的叫道。小虚自悟毅吸收能量晶石后,就一直沉睡不醒,这让悟毅担心不已,不过当武痴告诉他小虚因为能量晶石的关系开始进行第一次成长时,悟毅放下心来,同时心中有些无奈,小虚可以从能量晶石中得到好处,而自己……好像就只有坏处!

小虚的这次成长使他能够勉强凝聚出一个八,九岁小男孩的身体,身体略显透明且模糊不清,给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一道光圈如波浪般不断的从小虚的头涌到脚,再加上那如白炽灯般明亮的眼睛,增添了些许怪异。”当然啦!其实小虚早就醒啦,不过小虚看到小毅在跟狼打架就没出来了。这次看到小毅有麻烦了,就出来帮助小毅啦,小虚很仗义吧!”小虚眨着那双发亮的眼睛,兴奋的说道。

“嗯……对了,小虚,这是我的几个新朋友,你去认识一下吧!”悟毅指着已经傻掉的四人,说道。

“幽……幽灵!哦,安拉啊,我见到幽灵了!它怎么这副模样?”怙玛拉斯一脸呆滞的说道。

“这一界……越来越有意思了……”坎笛德也有点目瞪口呆的自语道。而曼蒂的脸上则显得有些犹豫,做为一个优雅的绅士,是否应该要主动点打个招呼呢?不过看到小虚的模样,曼蒂吞了口口水,打消了这个念头。米蕾亚除了刚开始的惊讶外,是三人中最平静的一个,也许与她性格有关吧。

“好哦!小虚又有新朋友喽!”小虚兴奋的围着悟毅转了几圈,缓缓的飘向四人。

怙玛拉斯感觉自己在看恐怖片,而主角换成了自己,望着逐渐飘来的小虚,怙玛拉斯开始神经质的怪叫起来:“哦,它走过来了,安拉啊,我该怎么办?它……它怎么在对我笑?不,不!我怙玛拉斯是不会被你迷惑的!呃……你好,幽灵大哥,我叫怙玛拉斯,很高兴认识你!”瞪着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的小虚,怙玛拉斯很有些随机应变的说道。

“你们好,我叫小虚,是小毅的伙伴,我们认识一下吧!”小虚奇怪的望了一眼怙玛拉斯,他没想到一个人的变化可以这么快的,不过他很快忘记了这事,高兴的跟大家自我介绍起来。”你好,帅气的幽灵朋友小虚,我叫曼蒂,来自浪漫的法国,认识你真是我的荣幸!”曼蒂觉得自己有些糊涂,他把平常泡妞的手法给用上了,言辞间充满了绅士风度,可惜小虚不懂。”我叫坎笛德,小虚,见到你真让我高兴,你是幽灵吗?”坎笛德双眼有点发亮的问道。小虚摇了摇头,他可不知道幽灵是什么,而坎笛德见状则陷入沉思,口中喃喃道:“不是吗?那会是什么……”米蕾亚可比四人真诚多了,他朝小虚点了点头,微笑道:“我叫米蕾亚,很高兴见到你!”小虚逐渐听完四人的自我介绍后,转着头再次打量着四人,然后把目光转向米蕾亚,与悟毅一样的口气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怙玛拉斯三人听得都是一阵惊讶,“看来,幽灵……呃,异类的审美观还是很正常的嘛……”坎笛德小声的可嘟囔道。其他二人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而米蕾亚则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呢!

小虚的性格是很开朗的,他的话题特别多,他飘绕着四人天南地北的狂侃着。为了让小虚尽快的融入到四人中,悟毅配合着小虚进入聊天当中。而小兔兔则显得有些无人问津,他们可不会觉得一只兔子能听懂他们的谈话,只有米蕾亚会时不时的与小兔兔聊几句。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悟毅知道该是去学院的时候了,于是对正在在大谈特谈的小虚说道:“小虚,别聊了,快带路吧!”

“嗯?这么快就要走了?对了,你们四人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危险尽管找小虚我,小虚一定会帮助你们的!”小虚信誓旦旦的对着四人说道,然后缓缓飘向森林远处。

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三人吹呼一声,紧跟着小虚走去,而米蕾亚则微笑着对悟毅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此时小兔兔已经在米蕾亚肩上了。悟毅则一阵摇头,小虚说大话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四人要真是依赖小虚的话,那乐子就大了。

小虚做为一个灵体,对阵法天生有一种独特的感悟,现在要走出这个迷踪森林,最快的方法自然是由小虚带路了。过了半个小时,在林中七转八弯后,悟毅眼前一亮,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辽阔的大草原!天高云淡,碧草青青,好一幅优美,恬静的草原图!

“哇……好漂亮的草原!可怎么没一只动物?”坎笛德惊讶的望着这片辽原,有点疑惑的说道。

“嗯,是挺奇怪的!不过……总算走出那座该死的森林了!唷呵!”怙玛拉斯摆着手,扭着屁股,高兴的说道。

“怙玛拉斯?你这是在跳舞吗?哦!以主的名义发誓,你这舞姿是我见过的最……难看的了!”曼蒂瞪着怙玛拉斯古怪的动作,忍不住调侃道。

“嗯?是吗?这像这样?”怙玛拉斯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转绕着曼蒂跳着时下印度流行的舞蹈,眼神充满了得意。那舞蹈虽然滑稽了点,但也是挺标准的,不过由人高马大的怙玛拉斯跳起来则显得有点古怪了。

米蕾亚则静静的望着这片辽阔的草原,脸上也露出奇怪的神色,她不禁转向悟毅,似乎想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

“这片草原是由阵法衍变而来的,我们的第二关考验就要开始了!”悟毅感受到米蕾亚的目光,眺望着草原深处,轻声解释道。一看到这片草原,悟毅就感到一阵没来由的不安与烦燥。他直觉上感应到了一丝危险。而作为灵体的小虚对危险是很敏感的,他一看到这片草原,连招呼也不打,就“咻”的一声钻进“灵芥子”里,悟毅甚至连小虚是怎么进去的都没看清。小虚这小子,倒是很实在呢!悟毅也不在意,这片草原恐怕是属于攻击型一类的阵法了,小虚也是没办法应对的。对于眼前的阵法,悟毅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好像听武痴偶尔提过,不过他忘了。

“我们该走了,大家小心点,这片草原有点古怪!”悟毅说完后,当下第一个走进这片草原,其他四人则紧紧跟在后面。他们也感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氛。走了一会儿,突然听到怙玛拉斯怪叫道:“该死的,你们看,森……森林,森林不见了!”米蕾亚他们三人闻言也向后走去,脸上都写满了惊讶。诺大的森林早已消失不见,现在的他们仿佛立身于草原中部,向四周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碧茫茫的一片。草原一片死寂,给四人带来一种孤寂与不安感。悟毅则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这小子的表情有趣极了,脸上满是惊讶不说,那两颗眼珠子夸张的突了出来,仿佛随时要掉了似的。

“怙玛拉斯,这只是阵法的变化,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小心点,准备这次的考验吧!”悟毅微笑的对着怙玛拉斯说道,接着继续走向草原深处。对于等下会面对什么,悟毅心中有没底,攻击型阵法的攻击方式是很多的。米蕾亚三人很快回过神来,曼蒂边走边怪笑着看着怙玛拉斯,调侃道:“是呀,小心点呢,怙玛拉斯?你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哦……关你什么事,曼蒂?安拉啊!这个世界真奇妙,那么大的森林居然可以凭空消失的?”怙玛拉斯摇着头嘀咕道,同时跟上悟毅四人。悟毅也不多做解释,阵法这事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说的清的,何况四人到学院时也是可以学的。

……

“主说我可以给你一个愿望,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有声音!”坎笛德苦恼地望着草原深处,念叨着。极目处,草原仿佛与天际融为一体,向其它三个方位望去,也是同样的情景,坎笛德觉得自己仿佛永远走在草原的中部,都快要疯了,听着众人脚踏草地发出的特有的沉闷的响声,坎笛德有一种空山鸟啼的感觉,他更觉得周围死寂的可怕了,“或许来一群可爱的小动物也是可以的……”坎笛德继续无趣的念叨着。

“哦,或许……你的愿望可以实现了,坎笛德?”曼蒂一脸古怪的眺望着远方,语气有点奇怪的说道。

在草原与天际交接处,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个小黑点,并迅速朝众人逼近着。能量运转间,悟毅很清晰的看到了黑点的模样,悟毅脸上一阵古怪,同时有点担忧的望着四人,说道:“你们准备好,考验马上就要开始了!记住,不要依赖我,我是不会出手的。”领路人的责任是带领受过洗礼的学员通过“试练之途”,在“试练之途”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只能由学员们自己想办法解决,领路人是不能插手的,他们只能从旁指点。当然,若是遇到紧急情况那就另当别论了。悟毅几个跳跃,远离四人,同时发出一道“保护四人”的念力给小兔兔,他还是放心不下四人。趴在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眼中红芒一闪,耳朵也竖了起来。悟毅点了点头,有了小兔兔,四人肯定是不会出危险的。而米蕾亚则看着肩上的小兔兔,把它搂在怀里,说道:“小兔兔,不要怕哦,我会保护你的,嗯……悟毅真不会起名字……”每次叫着小兔兔的名字,米蕾亚都觉得一阵古怪。而小兔兔则仿如回应般轻“唧”一声,舔了舔米蕾亚的脸颊,然后轻昵的窝在米蕾亚的怀中,任由米蕾亚抚弄着。不过它的耳朵始终竖起!

怙玛拉斯他们三个男的分个方位把米蕾亚围在中间,组成一个三角阵形,戒备的望着远方。此时的黑点已经变成黑影了,奔跑时激起的脚步声隐约可闻,而同时草原居然开始轻微的抖动起来,很快黑影的轮廓变得清晰,米蕾亚四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怪兽的模样,怪兽一共有四只,长得像世俗界中的山狼,不过体型却要庞大了太多,单是那身高就比怙玛拉斯高了半个头有余!怪兽通体蓝色,间或夹杂着些许白斑。在幻梦中,它们属于“下级低阶”怪兽,名唤“巨力苍狼”,空有一身蛮力却没能掌握有能量和念力。因此,它们成了幻梦中食物链最底层的存在。即使如此,对于刚接受“洗礼”的学员来说却也是很强大的。

怙玛拉斯望着越来越近的苍狼,听着它们剧烈的脚步声,感受着地面越来越明显的颤动,忍不住骂道:“该死的……坎笛德!你将来肯定是名优秀的邪恶的巫师!瞧你那嘴巴!”他是位于正对苍狼们的三角形顶点,感受到的大力自然最大。”嗯,也许我真有预言的天赋?”坎笛德望着激起浓浓尘埃,正气势凶凶逼近的苍狼们,苦笑着呻吟道。

“悟毅师兄,那你以前都在做什么呢?”米蕾亚惊奇的瞪大那双美目,问道。

“我啊,都在训练呢……”悟毅露出回忆的神色,简单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说了一遍,听的四人是啧啧惊叹。想到以后可能也要进行类似的训练,四人都是冷汗直冒。

“悟毅师兄,师尊真这么……呃……恐怖?”怙玛拉斯忍不住问道。

“算……是吧!”悟毅含糊道。这问题还真有点难回答呢,“对了,以后你们叫我悟毅吧,别加个师兄了。”

“好哦!”四人异口同声道。师兄师兄的他们也觉得很别扭呢。毕竟是从世俗界出来的。

“悟毅,这座森林有些古怪,能走出去吗?”米蕾亚略显苦恼的问道,之前,他们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而其他三人听到后,也齐刷刷的望向悟毅,眼中充满了渴望。

“这个啊……挺麻烦的呢……”悟毅皱着眉头说道。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座森林是属于非攻击型阵法中的迷惑型阵法,主要是用来困住敌人之用的,当然,有时候也用来锻炼被困之人的心志,这种阵法若是加持上幻术的话,那就可以杀敌于无形了。要破这种阵法,有两条途径:一是找到阵眼,破坏它,就可以彻底的毁灭这个阵法,从而出去;第二种则是找出阵法运行的规律,然后遵循这种规律找出离开的道路,这样也算破了这个阵法。当然,前一种做法悟毅是不会傻到去做的,迷踪森林中的这个阵法可是诸多傲佛前辈共同施术形成的,先不说他有没有这实力,就算有了,单是他毁了这个阵法就会遭来无数个傲人前辈的谴责与追杀就让他觉得不寒而粟了。第二种做法也不轻松,不过悟毅还是有办法对付的,虽然时间长了点。想来,悟毅是最怕非攻击型阵法的。

“算了……慢慢来,嗯,好肚饿……”悟毅小声嘀咕道,从幻梦到迷踪,他还真没吃过几顿饭呢!而食物也早就全部分给四人吃了,现在悟毅只能挨饿了。

“小毅,遇到麻烦了吧?不用怕!有小虚在呢!”一声稚嫩的略带得意的童音传来,“嗖”得一声,从悟毅左手手腕处的护腕状物体窜出一道虚影,并在悟毅的四周上下晃动着。

“小虚!你终于醒啦!”悟毅惊喜的叫道。小虚自悟毅吸收能量晶石后,就一直沉睡不醒,这让悟毅担心不已,不过当武痴告诉他小虚因为能量晶石的关系开始进行第一次成长时,悟毅放下心来,同时心中有些无奈,小虚可以从能量晶石中得到好处,而自己……好像就只有坏处!

小虚的这次成长使他能够勉强凝聚出一个八,九岁小男孩的身体,身体略显透明且模糊不清,给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一道光圈如波浪般不断的从小虚的头涌到脚,再加上那如白炽灯般明亮的眼睛,增添了些许怪异。”当然啦!其实小虚早就醒啦,不过小虚看到小毅在跟狼打架就没出来了。这次看到小毅有麻烦了,就出来帮助小毅啦,小虚很仗义吧!”小虚眨着那双发亮的眼睛,兴奋的说道。

“嗯……对了,小虚,这是我的几个新朋友,你去认识一下吧!”悟毅指着已经傻掉的四人,说道。

“幽……幽灵!哦,安拉啊,我见到幽灵了!它怎么这副模样?”怙玛拉斯一脸呆滞的说道。

“这一界……越来越有意思了……”坎笛德也有点目瞪口呆的自语道。而曼蒂的脸上则显得有些犹豫,做为一个优雅的绅士,是否应该要主动点打个招呼呢?不过看到小虚的模样,曼蒂吞了口口水,打消了这个念头。米蕾亚除了刚开始的惊讶外,是三人中最平静的一个,也许与她性格有关吧。

“好哦!小虚又有新朋友喽!”小虚兴奋的围着悟毅转了几圈,缓缓的飘向四人。

怙玛拉斯感觉自己在看恐怖片,而主角换成了自己,望着逐渐飘来的小虚,怙玛拉斯开始神经质的怪叫起来:“哦,它走过来了,安拉啊,我该怎么办?它……它怎么在对我笑?不,不!我怙玛拉斯是不会被你迷惑的!呃……你好,幽灵大哥,我叫怙玛拉斯,很高兴认识你!”瞪着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的小虚,怙玛拉斯很有些随机应变的说道。

“你们好,我叫小虚,是小毅的伙伴,我们认识一下吧!”小虚奇怪的望了一眼怙玛拉斯,他没想到一个人的变化可以这么快的,不过他很快忘记了这事,高兴的跟大家自我介绍起来。”你好,帅气的幽灵朋友小虚,我叫曼蒂,来自浪漫的法国,认识你真是我的荣幸!”曼蒂觉得自己有些糊涂,他把平常泡妞的手法给用上了,言辞间充满了绅士风度,可惜小虚不懂。”我叫坎笛德,小虚,见到你真让我高兴,你是幽灵吗?”坎笛德双眼有点发亮的问道。小虚摇了摇头,他可不知道幽灵是什么,而坎笛德见状则陷入沉思,口中喃喃道:“不是吗?那会是什么……”米蕾亚可比四人真诚多了,他朝小虚点了点头,微笑道:“我叫米蕾亚,很高兴见到你!”小虚逐渐听完四人的自我介绍后,转着头再次打量着四人,然后把目光转向米蕾亚,与悟毅一样的口气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怙玛拉斯三人听得都是一阵惊讶,“看来,幽灵……呃,异类的审美观还是很正常的嘛……”坎笛德小声的可嘟囔道。其他二人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而米蕾亚则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呢!

小虚的性格是很开朗的,他的话题特别多,他飘绕着四人天南地北的狂侃着。为了让小虚尽快的融入到四人中,悟毅配合着小虚进入聊天当中。而小兔兔则显得有些无人问津,他们可不会觉得一只兔子能听懂他们的谈话,只有米蕾亚会时不时的与小兔兔聊几句。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悟毅知道该是去学院的时候了,于是对正在在大谈特谈的小虚说道:“小虚,别聊了,快带路吧!”

“嗯?这么快就要走了?对了,你们四人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危险尽管找小虚我,小虚一定会帮助你们的!”小虚信誓旦旦的对着四人说道,然后缓缓飘向森林远处。

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三人吹呼一声,紧跟着小虚走去,而米蕾亚则微笑着对悟毅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此时小兔兔已经在米蕾亚肩上了。悟毅则一阵摇头,小虚说大话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四人要真是依赖小虚的话,那乐子就大了。

小虚做为一个灵体,对阵法天生有一种独特的感悟,现在要走出这个迷踪森林,最快的方法自然是由小虚带路了。过了半个小时,在林中七转八弯后,悟毅眼前一亮,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辽阔的大草原!天高云淡,碧草青青,好一幅优美,恬静的草原图!

“哇……好漂亮的草原!可怎么没一只动物?”坎笛德惊讶的望着这片辽原,有点疑惑的说道。

“嗯,是挺奇怪的!不过……总算走出那座该死的森林了!唷呵!”怙玛拉斯摆着手,扭着屁股,高兴的说道。

“怙玛拉斯?你这是在跳舞吗?哦!以主的名义发誓,你这舞姿是我见过的最……难看的了!”曼蒂瞪着怙玛拉斯古怪的动作,忍不住调侃道。

“嗯?是吗?这像这样?”怙玛拉斯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转绕着曼蒂跳着时下印度流行的舞蹈,眼神充满了得意。那舞蹈虽然滑稽了点,但也是挺标准的,不过由人高马大的怙玛拉斯跳起来则显得有点古怪了。

米蕾亚则静静的望着这片辽阔的草原,脸上也露出奇怪的神色,她不禁转向悟毅,似乎想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

“这片草原是由阵法衍变而来的,我们的第二关考验就要开始了!”悟毅感受到米蕾亚的目光,眺望着草原深处,轻声解释道。一看到这片草原,悟毅就感到一阵没来由的不安与烦燥。他直觉上感应到了一丝危险。而作为灵体的小虚对危险是很敏感的,他一看到这片草原,连招呼也不打,就“咻”的一声钻进“灵芥子”里,悟毅甚至连小虚是怎么进去的都没看清。小虚这小子,倒是很实在呢!悟毅也不在意,这片草原恐怕是属于攻击型一类的阵法了,小虚也是没办法应对的。对于眼前的阵法,悟毅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好像听武痴偶尔提过,不过他忘了。

“我们该走了,大家小心点,这片草原有点古怪!”悟毅说完后,当下第一个走进这片草原,其他四人则紧紧跟在后面。他们也感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氛。走了一会儿,突然听到怙玛拉斯怪叫道:“该死的,你们看,森……森林,森林不见了!”米蕾亚他们三人闻言也向后走去,脸上都写满了惊讶。诺大的森林早已消失不见,现在的他们仿佛立身于草原中部,向四周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碧茫茫的一片。草原一片死寂,给四人带来一种孤寂与不安感。悟毅则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这小子的表情有趣极了,脸上满是惊讶不说,那两颗眼珠子夸张的突了出来,仿佛随时要掉了似的。

“怙玛拉斯,这只是阵法的变化,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小心点,准备这次的考验吧!”悟毅微笑的对着怙玛拉斯说道,接着继续走向草原深处。对于等下会面对什么,悟毅心中有没底,攻击型阵法的攻击方式是很多的。米蕾亚三人很快回过神来,曼蒂边走边怪笑着看着怙玛拉斯,调侃道:“是呀,小心点呢,怙玛拉斯?你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哦……关你什么事,曼蒂?安拉啊!这个世界真奇妙,那么大的森林居然可以凭空消失的?”怙玛拉斯摇着头嘀咕道,同时跟上悟毅四人。悟毅也不多做解释,阵法这事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说的清的,何况四人到学院时也是可以学的。

……

“主说我可以给你一个愿望,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有声音!”坎笛德苦恼地望着草原深处,念叨着。极目处,草原仿佛与天际融为一体,向其它三个方位望去,也是同样的情景,坎笛德觉得自己仿佛永远走在草原的中部,都快要疯了,听着众人脚踏草地发出的特有的沉闷的响声,坎笛德有一种空山鸟啼的感觉,他更觉得周围死寂的可怕了,“或许来一群可爱的小动物也是可以的……”坎笛德继续无趣的念叨着。

“哦,或许……你的愿望可以实现了,坎笛德?”曼蒂一脸古怪的眺望着远方,语气有点奇怪的说道。

在草原与天际交接处,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个小黑点,并迅速朝众人逼近着。能量运转间,悟毅很清晰的看到了黑点的模样,悟毅脸上一阵古怪,同时有点担忧的望着四人,说道:“你们准备好,考验马上就要开始了!记住,不要依赖我,我是不会出手的。”领路人的责任是带领受过洗礼的学员通过“试练之途”,在“试练之途”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只能由学员们自己想办法解决,领路人是不能插手的,他们只能从旁指点。当然,若是遇到紧急情况那就另当别论了。悟毅几个跳跃,远离四人,同时发出一道“保护四人”的念力给小兔兔,他还是放心不下四人。趴在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眼中红芒一闪,耳朵也竖了起来。悟毅点了点头,有了小兔兔,四人肯定是不会出危险的。而米蕾亚则看着肩上的小兔兔,把它搂在怀里,说道:“小兔兔,不要怕哦,我会保护你的,嗯……悟毅真不会起名字……”每次叫着小兔兔的名字,米蕾亚都觉得一阵古怪。而小兔兔则仿如回应般轻“唧”一声,舔了舔米蕾亚的脸颊,然后轻昵的窝在米蕾亚的怀中,任由米蕾亚抚弄着。不过它的耳朵始终竖起!

怙玛拉斯他们三个男的分个方位把米蕾亚围在中间,组成一个三角阵形,戒备的望着远方。此时的黑点已经变成黑影了,奔跑时激起的脚步声隐约可闻,而同时草原居然开始轻微的抖动起来,很快黑影的轮廓变得清晰,米蕾亚四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怪兽的模样,怪兽一共有四只,长得像世俗界中的山狼,不过体型却要庞大了太多,单是那身高就比怙玛拉斯高了半个头有余!怪兽通体蓝色,间或夹杂着些许白斑。在幻梦中,它们属于“下级低阶”怪兽,名唤“巨力苍狼”,空有一身蛮力却没能掌握有能量和念力。因此,它们成了幻梦中食物链最底层的存在。即使如此,对于刚接受“洗礼”的学员来说却也是很强大的。

怙玛拉斯望着越来越近的苍狼,听着它们剧烈的脚步声,感受着地面越来越明显的颤动,忍不住骂道:“该死的……坎笛德!你将来肯定是名优秀的邪恶的巫师!瞧你那嘴巴!”他是位于正对苍狼们的三角形顶点,感受到的大力自然最大。”嗯,也许我真有预言的天赋?”坎笛德望着激起浓浓尘埃,正气势凶凶逼近的苍狼们,苦笑着呻吟道。“悟毅师兄,那你以前都在做什么呢?”米蕾亚惊奇的瞪大那双美目,问道。

“我啊,都在训练呢……”悟毅露出回忆的神色,简单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说了一遍,听的四人是啧啧惊叹。想到以后可能也要进行类似的训练,四人都是冷汗直冒。

“悟毅师兄,师尊真这么……呃……恐怖?”怙玛拉斯忍不住问道。

“算……是吧!”悟毅含糊道。这问题还真有点难回答呢,“对了,以后你们叫我悟毅吧,别加个师兄了。”

“好哦!”四人异口同声道。师兄师兄的他们也觉得很别扭呢。毕竟是从世俗界出来的。

“悟毅,这座森林有些古怪,能走出去吗?”米蕾亚略显苦恼的问道,之前,他们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而其他三人听到后,也齐刷刷的望向悟毅,眼中充满了渴望。

“这个啊……挺麻烦的呢……”悟毅皱着眉头说道。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座森林是属于非攻击型阵法中的迷惑型阵法,主要是用来困住敌人之用的,当然,有时候也用来锻炼被困之人的心志,这种阵法若是加持上幻术的话,那就可以杀敌于无形了。要破这种阵法,有两条途径:一是找到阵眼,破坏它,就可以彻底的毁灭这个阵法,从而出去;第二种则是找出阵法运行的规律,然后遵循这种规律找出离开的道路,这样也算破了这个阵法。当然,前一种做法悟毅是不会傻到去做的,迷踪森林中的这个阵法可是诸多傲佛前辈共同施术形成的,先不说他有没有这实力,就算有了,单是他毁了这个阵法就会遭来无数个傲人前辈的谴责与追杀就让他觉得不寒而粟了。第二种做法也不轻松,不过悟毅还是有办法对付的,虽然时间长了点。想来,悟毅是最怕非攻击型阵法的。

“算了……慢慢来,嗯,好肚饿……”悟毅小声嘀咕道,从幻梦到迷踪,他还真没吃过几顿饭呢!而食物也早就全部分给四人吃了,现在悟毅只能挨饿了。

“小毅,遇到麻烦了吧?不用怕!有小虚在呢!”一声稚嫩的略带得意的童音传来,“嗖”得一声,从悟毅左手手腕处的护腕状物体窜出一道虚影,并在悟毅的四周上下晃动着。

“小虚!你终于醒啦!”悟毅惊喜的叫道。小虚自悟毅吸收能量晶石后,就一直沉睡不醒,这让悟毅担心不已,不过当武痴告诉他小虚因为能量晶石的关系开始进行第一次成长时,悟毅放下心来,同时心中有些无奈,小虚可以从能量晶石中得到好处,而自己……好像就只有坏处!

小虚的这次成长使他能够勉强凝聚出一个八,九岁小男孩的身体,身体略显透明且模糊不清,给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一道光圈如波浪般不断的从小虚的头涌到脚,再加上那如白炽灯般明亮的眼睛,增添了些许怪异。”当然啦!其实小虚早就醒啦,不过小虚看到小毅在跟狼打架就没出来了。这次看到小毅有麻烦了,就出来帮助小毅啦,小虚很仗义吧!”小虚眨着那双发亮的眼睛,兴奋的说道。

“嗯……对了,小虚,这是我的几个新朋友,你去认识一下吧!”悟毅指着已经傻掉的四人,说道。

“幽……幽灵!哦,安拉啊,我见到幽灵了!它怎么这副模样?”怙玛拉斯一脸呆滞的说道。

“这一界……越来越有意思了……”坎笛德也有点目瞪口呆的自语道。而曼蒂的脸上则显得有些犹豫,做为一个优雅的绅士,是否应该要主动点打个招呼呢?不过看到小虚的模样,曼蒂吞了口口水,打消了这个念头。米蕾亚除了刚开始的惊讶外,是三人中最平静的一个,也许与她性格有关吧。

“好哦!小虚又有新朋友喽!”小虚兴奋的围着悟毅转了几圈,缓缓的飘向四人。

怙玛拉斯感觉自己在看恐怖片,而主角换成了自己,望着逐渐飘来的小虚,怙玛拉斯开始神经质的怪叫起来:“哦,它走过来了,安拉啊,我该怎么办?它……它怎么在对我笑?不,不!我怙玛拉斯是不会被你迷惑的!呃……你好,幽灵大哥,我叫怙玛拉斯,很高兴认识你!”瞪着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的小虚,怙玛拉斯很有些随机应变的说道。

“你们好,我叫小虚,是小毅的伙伴,我们认识一下吧!”小虚奇怪的望了一眼怙玛拉斯,他没想到一个人的变化可以这么快的,不过他很快忘记了这事,高兴的跟大家自我介绍起来。”你好,帅气的幽灵朋友小虚,我叫曼蒂,来自浪漫的法国,认识你真是我的荣幸!”曼蒂觉得自己有些糊涂,他把平常泡妞的手法给用上了,言辞间充满了绅士风度,可惜小虚不懂。”我叫坎笛德,小虚,见到你真让我高兴,你是幽灵吗?”坎笛德双眼有点发亮的问道。小虚摇了摇头,他可不知道幽灵是什么,而坎笛德见状则陷入沉思,口中喃喃道:“不是吗?那会是什么……”米蕾亚可比四人真诚多了,他朝小虚点了点头,微笑道:“我叫米蕾亚,很高兴见到你!”小虚逐渐听完四人的自我介绍后,转着头再次打量着四人,然后把目光转向米蕾亚,与悟毅一样的口气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怙玛拉斯三人听得都是一阵惊讶,“看来,幽灵……呃,异类的审美观还是很正常的嘛……”坎笛德小声的可嘟囔道。其他二人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而米蕾亚则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呢!

小虚的性格是很开朗的,他的话题特别多,他飘绕着四人天南地北的狂侃着。为了让小虚尽快的融入到四人中,悟毅配合着小虚进入聊天当中。而小兔兔则显得有些无人问津,他们可不会觉得一只兔子能听懂他们的谈话,只有米蕾亚会时不时的与小兔兔聊几句。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悟毅知道该是去学院的时候了,于是对正在在大谈特谈的小虚说道:“小虚,别聊了,快带路吧!”

“嗯?这么快就要走了?对了,你们四人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危险尽管找小虚我,小虚一定会帮助你们的!”小虚信誓旦旦的对着四人说道,然后缓缓飘向森林远处。

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三人吹呼一声,紧跟着小虚走去,而米蕾亚则微笑着对悟毅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此时小兔兔已经在米蕾亚肩上了。悟毅则一阵摇头,小虚说大话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四人要真是依赖小虚的话,那乐子就大了。

小虚做为一个灵体,对阵法天生有一种独特的感悟,现在要走出这个迷踪森林,最快的方法自然是由小虚带路了。过了半个小时,在林中七转八弯后,悟毅眼前一亮,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辽阔的大草原!天高云淡,碧草青青,好一幅优美,恬静的草原图!

“哇……好漂亮的草原!可怎么没一只动物?”坎笛德惊讶的望着这片辽原,有点疑惑的说道。

“嗯,是挺奇怪的!不过……总算走出那座该死的森林了!唷呵!”怙玛拉斯摆着手,扭着屁股,高兴的说道。

“怙玛拉斯?你这是在跳舞吗?哦!以主的名义发誓,你这舞姿是我见过的最……难看的了!”曼蒂瞪着怙玛拉斯古怪的动作,忍不住调侃道。

“嗯?是吗?这像这样?”怙玛拉斯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转绕着曼蒂跳着时下印度流行的舞蹈,眼神充满了得意。那舞蹈虽然滑稽了点,但也是挺标准的,不过由人高马大的怙玛拉斯跳起来则显得有点古怪了。

米蕾亚则静静的望着这片辽阔的草原,脸上也露出奇怪的神色,她不禁转向悟毅,似乎想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

“这片草原是由阵法衍变而来的,我们的第二关考验就要开始了!”悟毅感受到米蕾亚的目光,眺望着草原深处,轻声解释道。一看到这片草原,悟毅就感到一阵没来由的不安与烦燥。他直觉上感应到了一丝危险。而作为灵体的小虚对危险是很敏感的,他一看到这片草原,连招呼也不打,就“咻”的一声钻进“灵芥子”里,悟毅甚至连小虚是怎么进去的都没看清。小虚这小子,倒是很实在呢!悟毅也不在意,这片草原恐怕是属于攻击型一类的阵法了,小虚也是没办法应对的。对于眼前的阵法,悟毅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好像听武痴偶尔提过,不过他忘了。

“我们该走了,大家小心点,这片草原有点古怪!”悟毅说完后,当下第一个走进这片草原,其他四人则紧紧跟在后面。他们也感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氛。走了一会儿,突然听到怙玛拉斯怪叫道:“该死的,你们看,森……森林,森林不见了!”米蕾亚他们三人闻言也向后走去,脸上都写满了惊讶。诺大的森林早已消失不见,现在的他们仿佛立身于草原中部,向四周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碧茫茫的一片。草原一片死寂,给四人带来一种孤寂与不安感。悟毅则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这小子的表情有趣极了,脸上满是惊讶不说,那两颗眼珠子夸张的突了出来,仿佛随时要掉了似的。

“怙玛拉斯,这只是阵法的变化,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小心点,准备这次的考验吧!”悟毅微笑的对着怙玛拉斯说道,接着继续走向草原深处。对于等下会面对什么,悟毅心中有没底,攻击型阵法的攻击方式是很多的。米蕾亚三人很快回过神来,曼蒂边走边怪笑着看着怙玛拉斯,调侃道:“是呀,小心点呢,怙玛拉斯?你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哦……关你什么事,曼蒂?安拉啊!这个世界真奇妙,那么大的森林居然可以凭空消失的?”怙玛拉斯摇着头嘀咕道,同时跟上悟毅四人。悟毅也不多做解释,阵法这事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说的清的,何况四人到学院时也是可以学的。

……

“主说我可以给你一个愿望,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有声音!”坎笛德苦恼地望着草原深处,念叨着。极目处,草原仿佛与天际融为一体,向其它三个方位望去,也是同样的情景,坎笛德觉得自己仿佛永远走在草原的中部,都快要疯了,听着众人脚踏草地发出的特有的沉闷的响声,坎笛德有一种空山鸟啼的感觉,他更觉得周围死寂的可怕了,“或许来一群可爱的小动物也是可以的……”坎笛德继续无趣的念叨着。

“哦,或许……你的愿望可以实现了,坎笛德?”曼蒂一脸古怪的眺望着远方,语气有点奇怪的说道。

在草原与天际交接处,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个小黑点,并迅速朝众人逼近着。能量运转间,悟毅很清晰的看到了黑点的模样,悟毅脸上一阵古怪,同时有点担忧的望着四人,说道:“你们准备好,考验马上就要开始了!记住,不要依赖我,我是不会出手的。”领路人的责任是带领受过洗礼的学员通过“试练之途”,在“试练之途”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只能由学员们自己想办法解决,领路人是不能插手的,他们只能从旁指点。当然,若是遇到紧急情况那就另当别论了。悟毅几个跳跃,远离四人,同时发出一道“保护四人”的念力给小兔兔,他还是放心不下四人。趴在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眼中红芒一闪,耳朵也竖了起来。悟毅点了点头,有了小兔兔,四人肯定是不会出危险的。而米蕾亚则看着肩上的小兔兔,把它搂在怀里,说道:“小兔兔,不要怕哦,我会保护你的,嗯……悟毅真不会起名字……”每次叫着小兔兔的名字,米蕾亚都觉得一阵古怪。而小兔兔则仿如回应般轻“唧”一声,舔了舔米蕾亚的脸颊,然后轻昵的窝在米蕾亚的怀中,任由米蕾亚抚弄着。不过它的耳朵始终竖起!

怙玛拉斯他们三个男的分个方位把米蕾亚围在中间,组成一个三角阵形,戒备的望着远方。此时的黑点已经变成黑影了,奔跑时激起的脚步声隐约可闻,而同时草原居然开始轻微的抖动起来,很快黑影的轮廓变得清晰,米蕾亚四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怪兽的模样,怪兽一共有四只,长得像世俗界中的山狼,不过体型却要庞大了太多,单是那身高就比怙玛拉斯高了半个头有余!怪兽通体蓝色,间或夹杂着些许白斑。在幻梦中,它们属于“下级低阶”怪兽,名唤“巨力苍狼”,空有一身蛮力却没能掌握有能量和念力。因此,它们成了幻梦中食物链最底层的存在。即使如此,对于刚接受“洗礼”的学员来说却也是很强大的。

怙玛拉斯望着越来越近的苍狼,听着它们剧烈的脚步声,感受着地面越来越明显的颤动,忍不住骂道:“该死的……坎笛德!你将来肯定是名优秀的邪恶的巫师!瞧你那嘴巴!”他是位于正对苍狼们的三角形顶点,感受到的大力自然最大。”嗯,也许我真有预言的天赋?”坎笛德望着激起浓浓尘埃,正气势凶凶逼近的苍狼们,苦笑着呻吟道。

“悟毅师兄,那你以前都在做什么呢?”米蕾亚惊奇的瞪大那双美目,问道。

“我啊,都在训练呢……”悟毅露出回忆的神色,简单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说了一遍,听的四人是啧啧惊叹。想到以后可能也要进行类似的训练,四人都是冷汗直冒。

“悟毅师兄,师尊真这么……呃……恐怖?”怙玛拉斯忍不住问道。

“算……是吧!”悟毅含糊道。这问题还真有点难回答呢,“对了,以后你们叫我悟毅吧,别加个师兄了。”

“好哦!”四人异口同声道。师兄师兄的他们也觉得很别扭呢。毕竟是从世俗界出来的。

“悟毅,这座森林有些古怪,能走出去吗?”米蕾亚略显苦恼的问道,之前,他们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而其他三人听到后,也齐刷刷的望向悟毅,眼中充满了渴望。

“这个啊……挺麻烦的呢……”悟毅皱着眉头说道。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座森林是属于非攻击型阵法中的迷惑型阵法,主要是用来困住敌人之用的,当然,有时候也用来锻炼被困之人的心志,这种阵法若是加持上幻术的话,那就可以杀敌于无形了。要破这种阵法,有两条途径:一是找到阵眼,破坏它,就可以彻底的毁灭这个阵法,从而出去;第二种则是找出阵法运行的规律,然后遵循这种规律找出离开的道路,这样也算破了这个阵法。当然,前一种做法悟毅是不会傻到去做的,迷踪森林中的这个阵法可是诸多傲佛前辈共同施术形成的,先不说他有没有这实力,就算有了,单是他毁了这个阵法就会遭来无数个傲人前辈的谴责与追杀就让他觉得不寒而粟了。第二种做法也不轻松,不过悟毅还是有办法对付的,虽然时间长了点。想来,悟毅是最怕非攻击型阵法的。

“算了……慢慢来,嗯,好肚饿……”悟毅小声嘀咕道,从幻梦到迷踪,他还真没吃过几顿饭呢!而食物也早就全部分给四人吃了,现在悟毅只能挨饿了。

“小毅,遇到麻烦了吧?不用怕!有小虚在呢!”一声稚嫩的略带得意的童音传来,“嗖”得一声,从悟毅左手手腕处的护腕状物体窜出一道虚影,并在悟毅的四周上下晃动着。

“小虚!你终于醒啦!”悟毅惊喜的叫道。小虚自悟毅吸收能量晶石后,就一直沉睡不醒,这让悟毅担心不已,不过当武痴告诉他小虚因为能量晶石的关系开始进行第一次成长时,悟毅放下心来,同时心中有些无奈,小虚可以从能量晶石中得到好处,而自己……好像就只有坏处!

小虚的这次成长使他能够勉强凝聚出一个八,九岁小男孩的身体,身体略显透明且模糊不清,给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一道光圈如波浪般不断的从小虚的头涌到脚,再加上那如白炽灯般明亮的眼睛,增添了些许怪异。”当然啦!其实小虚早就醒啦,不过小虚看到小毅在跟狼打架就没出来了。这次看到小毅有麻烦了,就出来帮助小毅啦,小虚很仗义吧!”小虚眨着那双发亮的眼睛,兴奋的说道。

“嗯……对了,小虚,这是我的几个新朋友,你去认识一下吧!”悟毅指着已经傻掉的四人,说道。

“幽……幽灵!哦,安拉啊,我见到幽灵了!它怎么这副模样?”怙玛拉斯一脸呆滞的说道。

“这一界……越来越有意思了……”坎笛德也有点目瞪口呆的自语道。而曼蒂的脸上则显得有些犹豫,做为一个优雅的绅士,是否应该要主动点打个招呼呢?不过看到小虚的模样,曼蒂吞了口口水,打消了这个念头。米蕾亚除了刚开始的惊讶外,是三人中最平静的一个,也许与她性格有关吧。

“好哦!小虚又有新朋友喽!”小虚兴奋的围着悟毅转了几圈,缓缓的飘向四人。

怙玛拉斯感觉自己在看恐怖片,而主角换成了自己,望着逐渐飘来的小虚,怙玛拉斯开始神经质的怪叫起来:“哦,它走过来了,安拉啊,我该怎么办?它……它怎么在对我笑?不,不!我怙玛拉斯是不会被你迷惑的!呃……你好,幽灵大哥,我叫怙玛拉斯,很高兴认识你!”瞪着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的小虚,怙玛拉斯很有些随机应变的说道。

“你们好,我叫小虚,是小毅的伙伴,我们认识一下吧!”小虚奇怪的望了一眼怙玛拉斯,他没想到一个人的变化可以这么快的,不过他很快忘记了这事,高兴的跟大家自我介绍起来。”你好,帅气的幽灵朋友小虚,我叫曼蒂,来自浪漫的法国,认识你真是我的荣幸!”曼蒂觉得自己有些糊涂,他把平常泡妞的手法给用上了,言辞间充满了绅士风度,可惜小虚不懂。”我叫坎笛德,小虚,见到你真让我高兴,你是幽灵吗?”坎笛德双眼有点发亮的问道。小虚摇了摇头,他可不知道幽灵是什么,而坎笛德见状则陷入沉思,口中喃喃道:“不是吗?那会是什么……”米蕾亚可比四人真诚多了,他朝小虚点了点头,微笑道:“我叫米蕾亚,很高兴见到你!”小虚逐渐听完四人的自我介绍后,转着头再次打量着四人,然后把目光转向米蕾亚,与悟毅一样的口气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怙玛拉斯三人听得都是一阵惊讶,“看来,幽灵……呃,异类的审美观还是很正常的嘛……”坎笛德小声的可嘟囔道。其他二人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而米蕾亚则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呢!

小虚的性格是很开朗的,他的话题特别多,他飘绕着四人天南地北的狂侃着。为了让小虚尽快的融入到四人中,悟毅配合着小虚进入聊天当中。而小兔兔则显得有些无人问津,他们可不会觉得一只兔子能听懂他们的谈话,只有米蕾亚会时不时的与小兔兔聊几句。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悟毅知道该是去学院的时候了,于是对正在在大谈特谈的小虚说道:“小虚,别聊了,快带路吧!”

“嗯?这么快就要走了?对了,你们四人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危险尽管找小虚我,小虚一定会帮助你们的!”小虚信誓旦旦的对着四人说道,然后缓缓飘向森林远处。

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三人吹呼一声,紧跟着小虚走去,而米蕾亚则微笑着对悟毅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此时小兔兔已经在米蕾亚肩上了。悟毅则一阵摇头,小虚说大话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四人要真是依赖小虚的话,那乐子就大了。

小虚做为一个灵体,对阵法天生有一种独特的感悟,现在要走出这个迷踪森林,最快的方法自然是由小虚带路了。过了半个小时,在林中七转八弯后,悟毅眼前一亮,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辽阔的大草原!天高云淡,碧草青青,好一幅优美,恬静的草原图!

“哇……好漂亮的草原!可怎么没一只动物?”坎笛德惊讶的望着这片辽原,有点疑惑的说道。

“嗯,是挺奇怪的!不过……总算走出那座该死的森林了!唷呵!”怙玛拉斯摆着手,扭着屁股,高兴的说道。

“怙玛拉斯?你这是在跳舞吗?哦!以主的名义发誓,你这舞姿是我见过的最……难看的了!”曼蒂瞪着怙玛拉斯古怪的动作,忍不住调侃道。

“嗯?是吗?这像这样?”怙玛拉斯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转绕着曼蒂跳着时下印度流行的舞蹈,眼神充满了得意。那舞蹈虽然滑稽了点,但也是挺标准的,不过由人高马大的怙玛拉斯跳起来则显得有点古怪了。

米蕾亚则静静的望着这片辽阔的草原,脸上也露出奇怪的神色,她不禁转向悟毅,似乎想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

“这片草原是由阵法衍变而来的,我们的第二关考验就要开始了!”悟毅感受到米蕾亚的目光,眺望着草原深处,轻声解释道。一看到这片草原,悟毅就感到一阵没来由的不安与烦燥。他直觉上感应到了一丝危险。而作为灵体的小虚对危险是很敏感的,他一看到这片草原,连招呼也不打,就“咻”的一声钻进“灵芥子”里,悟毅甚至连小虚是怎么进去的都没看清。小虚这小子,倒是很实在呢!悟毅也不在意,这片草原恐怕是属于攻击型一类的阵法了,小虚也是没办法应对的。对于眼前的阵法,悟毅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好像听武痴偶尔提过,不过他忘了。

“我们该走了,大家小心点,这片草原有点古怪!”悟毅说完后,当下第一个走进这片草原,其他四人则紧紧跟在后面。他们也感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氛。走了一会儿,突然听到怙玛拉斯怪叫道:“该死的,你们看,森……森林,森林不见了!”米蕾亚他们三人闻言也向后走去,脸上都写满了惊讶。诺大的森林早已消失不见,现在的他们仿佛立身于草原中部,向四周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碧茫茫的一片。草原一片死寂,给四人带来一种孤寂与不安感。悟毅则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这小子的表情有趣极了,脸上满是惊讶不说,那两颗眼珠子夸张的突了出来,仿佛随时要掉了似的。

“怙玛拉斯,这只是阵法的变化,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小心点,准备这次的考验吧!”悟毅微笑的对着怙玛拉斯说道,接着继续走向草原深处。对于等下会面对什么,悟毅心中有没底,攻击型阵法的攻击方式是很多的。米蕾亚三人很快回过神来,曼蒂边走边怪笑着看着怙玛拉斯,调侃道:“是呀,小心点呢,怙玛拉斯?你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哦……关你什么事,曼蒂?安拉啊!这个世界真奇妙,那么大的森林居然可以凭空消失的?”怙玛拉斯摇着头嘀咕道,同时跟上悟毅四人。悟毅也不多做解释,阵法这事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说的清的,何况四人到学院时也是可以学的。

……

“主说我可以给你一个愿望,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有声音!”坎笛德苦恼地望着草原深处,念叨着。极目处,草原仿佛与天际融为一体,向其它三个方位望去,也是同样的情景,坎笛德觉得自己仿佛永远走在草原的中部,都快要疯了,听着众人脚踏草地发出的特有的沉闷的响声,坎笛德有一种空山鸟啼的感觉,他更觉得周围死寂的可怕了,“或许来一群可爱的小动物也是可以的……”坎笛德继续无趣的念叨着。

“哦,或许……你的愿望可以实现了,坎笛德?”曼蒂一脸古怪的眺望着远方,语气有点奇怪的说道。

在草原与天际交接处,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个小黑点,并迅速朝众人逼近着。能量运转间,悟毅很清晰的看到了黑点的模样,悟毅脸上一阵古怪,同时有点担忧的望着四人,说道:“你们准备好,考验马上就要开始了!记住,不要依赖我,我是不会出手的。”领路人的责任是带领受过洗礼的学员通过“试练之途”,在“试练之途”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只能由学员们自己想办法解决,领路人是不能插手的,他们只能从旁指点。当然,若是遇到紧急情况那就另当别论了。悟毅几个跳跃,远离四人,同时发出一道“保护四人”的念力给小兔兔,他还是放心不下四人。趴在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眼中红芒一闪,耳朵也竖了起来。悟毅点了点头,有了小兔兔,四人肯定是不会出危险的。而米蕾亚则看着肩上的小兔兔,把它搂在怀里,说道:“小兔兔,不要怕哦,我会保护你的,嗯……悟毅真不会起名字……”每次叫着小兔兔的名字,米蕾亚都觉得一阵古怪。而小兔兔则仿如回应般轻“唧”一声,舔了舔米蕾亚的脸颊,然后轻昵的窝在米蕾亚的怀中,任由米蕾亚抚弄着。不过它的耳朵始终竖起!

怙玛拉斯他们三个男的分个方位把米蕾亚围在中间,组成一个三角阵形,戒备的望着远方。此时的黑点已经变成黑影了,奔跑时激起的脚步声隐约可闻,而同时草原居然开始轻微的抖动起来,很快黑影的轮廓变得清晰,米蕾亚四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怪兽的模样,怪兽一共有四只,长得像世俗界中的山狼,不过体型却要庞大了太多,单是那身高就比怙玛拉斯高了半个头有余!怪兽通体蓝色,间或夹杂着些许白斑。在幻梦中,它们属于“下级低阶”怪兽,名唤“巨力苍狼”,空有一身蛮力却没能掌握有能量和念力。因此,它们成了幻梦中食物链最底层的存在。即使如此,对于刚接受“洗礼”的学员来说却也是很强大的。

怙玛拉斯望着越来越近的苍狼,听着它们剧烈的脚步声,感受着地面越来越明显的颤动,忍不住骂道:“该死的……坎笛德!你将来肯定是名优秀的邪恶的巫师!瞧你那嘴巴!”他是位于正对苍狼们的三角形顶点,感受到的大力自然最大。”嗯,也许我真有预言的天赋?”坎笛德望着激起浓浓尘埃,正气势凶凶逼近的苍狼们,苦笑着呻吟道。“悟毅师兄,那你以前都在做什么呢?”米蕾亚惊奇的瞪大那双美目,问道。

“我啊,都在训练呢……”悟毅露出回忆的神色,简单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说了一遍,听的四人是啧啧惊叹。想到以后可能也要进行类似的训练,四人都是冷汗直冒。

“悟毅师兄,师尊真这么……呃……恐怖?”怙玛拉斯忍不住问道。

“算……是吧!”悟毅含糊道。这问题还真有点难回答呢,“对了,以后你们叫我悟毅吧,别加个师兄了。”

“好哦!”四人异口同声道。师兄师兄的他们也觉得很别扭呢。毕竟是从世俗界出来的。

“悟毅,这座森林有些古怪,能走出去吗?”米蕾亚略显苦恼的问道,之前,他们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而其他三人听到后,也齐刷刷的望向悟毅,眼中充满了渴望。

“这个啊……挺麻烦的呢……”悟毅皱着眉头说道。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座森林是属于非攻击型阵法中的迷惑型阵法,主要是用来困住敌人之用的,当然,有时候也用来锻炼被困之人的心志,这种阵法若是加持上幻术的话,那就可以杀敌于无形了。要破这种阵法,有两条途径:一是找到阵眼,破坏它,就可以彻底的毁灭这个阵法,从而出去;第二种则是找出阵法运行的规律,然后遵循这种规律找出离开的道路,这样也算破了这个阵法。当然,前一种做法悟毅是不会傻到去做的,迷踪森林中的这个阵法可是诸多傲佛前辈共同施术形成的,先不说他有没有这实力,就算有了,单是他毁了这个阵法就会遭来无数个傲人前辈的谴责与追杀就让他觉得不寒而粟了。第二种做法也不轻松,不过悟毅还是有办法对付的,虽然时间长了点。想来,悟毅是最怕非攻击型阵法的。

“算了……慢慢来,嗯,好肚饿……”悟毅小声嘀咕道,从幻梦到迷踪,他还真没吃过几顿饭呢!而食物也早就全部分给四人吃了,现在悟毅只能挨饿了。

“小毅,遇到麻烦了吧?不用怕!有小虚在呢!”一声稚嫩的略带得意的童音传来,“嗖”得一声,从悟毅左手手腕处的护腕状物体窜出一道虚影,并在悟毅的四周上下晃动着。

“小虚!你终于醒啦!”悟毅惊喜的叫道。小虚自悟毅吸收能量晶石后,就一直沉睡不醒,这让悟毅担心不已,不过当武痴告诉他小虚因为能量晶石的关系开始进行第一次成长时,悟毅放下心来,同时心中有些无奈,小虚可以从能量晶石中得到好处,而自己……好像就只有坏处!

小虚的这次成长使他能够勉强凝聚出一个八,九岁小男孩的身体,身体略显透明且模糊不清,给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一道光圈如波浪般不断的从小虚的头涌到脚,再加上那如白炽灯般明亮的眼睛,增添了些许怪异。”当然啦!其实小虚早就醒啦,不过小虚看到小毅在跟狼打架就没出来了。这次看到小毅有麻烦了,就出来帮助小毅啦,小虚很仗义吧!”小虚眨着那双发亮的眼睛,兴奋的说道。

“嗯……对了,小虚,这是我的几个新朋友,你去认识一下吧!”悟毅指着已经傻掉的四人,说道。

“幽……幽灵!哦,安拉啊,我见到幽灵了!它怎么这副模样?”怙玛拉斯一脸呆滞的说道。

“这一界……越来越有意思了……”坎笛德也有点目瞪口呆的自语道。而曼蒂的脸上则显得有些犹豫,做为一个优雅的绅士,是否应该要主动点打个招呼呢?不过看到小虚的模样,曼蒂吞了口口水,打消了这个念头。米蕾亚除了刚开始的惊讶外,是三人中最平静的一个,也许与她性格有关吧。

“好哦!小虚又有新朋友喽!”小虚兴奋的围着悟毅转了几圈,缓缓的飘向四人。

怙玛拉斯感觉自己在看恐怖片,而主角换成了自己,望着逐渐飘来的小虚,怙玛拉斯开始神经质的怪叫起来:“哦,它走过来了,安拉啊,我该怎么办?它……它怎么在对我笑?不,不!我怙玛拉斯是不会被你迷惑的!呃……你好,幽灵大哥,我叫怙玛拉斯,很高兴认识你!”瞪着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的小虚,怙玛拉斯很有些随机应变的说道。

“你们好,我叫小虚,是小毅的伙伴,我们认识一下吧!”小虚奇怪的望了一眼怙玛拉斯,他没想到一个人的变化可以这么快的,不过他很快忘记了这事,高兴的跟大家自我介绍起来。”你好,帅气的幽灵朋友小虚,我叫曼蒂,来自浪漫的法国,认识你真是我的荣幸!”曼蒂觉得自己有些糊涂,他把平常泡妞的手法给用上了,言辞间充满了绅士风度,可惜小虚不懂。”我叫坎笛德,小虚,见到你真让我高兴,你是幽灵吗?”坎笛德双眼有点发亮的问道。小虚摇了摇头,他可不知道幽灵是什么,而坎笛德见状则陷入沉思,口中喃喃道:“不是吗?那会是什么……”米蕾亚可比四人真诚多了,他朝小虚点了点头,微笑道:“我叫米蕾亚,很高兴见到你!”小虚逐渐听完四人的自我介绍后,转着头再次打量着四人,然后把目光转向米蕾亚,与悟毅一样的口气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怙玛拉斯三人听得都是一阵惊讶,“看来,幽灵……呃,异类的审美观还是很正常的嘛……”坎笛德小声的可嘟囔道。其他二人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而米蕾亚则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呢!

小虚的性格是很开朗的,他的话题特别多,他飘绕着四人天南地北的狂侃着。为了让小虚尽快的融入到四人中,悟毅配合着小虚进入聊天当中。而小兔兔则显得有些无人问津,他们可不会觉得一只兔子能听懂他们的谈话,只有米蕾亚会时不时的与小兔兔聊几句。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悟毅知道该是去学院的时候了,于是对正在在大谈特谈的小虚说道:“小虚,别聊了,快带路吧!”

“嗯?这么快就要走了?对了,你们四人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危险尽管找小虚我,小虚一定会帮助你们的!”小虚信誓旦旦的对着四人说道,然后缓缓飘向森林远处。

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三人吹呼一声,紧跟着小虚走去,而米蕾亚则微笑着对悟毅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此时小兔兔已经在米蕾亚肩上了。悟毅则一阵摇头,小虚说大话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四人要真是依赖小虚的话,那乐子就大了。

小虚做为一个灵体,对阵法天生有一种独特的感悟,现在要走出这个迷踪森林,最快的方法自然是由小虚带路了。过了半个小时,在林中七转八弯后,悟毅眼前一亮,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辽阔的大草原!天高云淡,碧草青青,好一幅优美,恬静的草原图!

“哇……好漂亮的草原!可怎么没一只动物?”坎笛德惊讶的望着这片辽原,有点疑惑的说道。

“嗯,是挺奇怪的!不过……总算走出那座该死的森林了!唷呵!”怙玛拉斯摆着手,扭着屁股,高兴的说道。

“怙玛拉斯?你这是在跳舞吗?哦!以主的名义发誓,你这舞姿是我见过的最……难看的了!”曼蒂瞪着怙玛拉斯古怪的动作,忍不住调侃道。

“嗯?是吗?这像这样?”怙玛拉斯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转绕着曼蒂跳着时下印度流行的舞蹈,眼神充满了得意。那舞蹈虽然滑稽了点,但也是挺标准的,不过由人高马大的怙玛拉斯跳起来则显得有点古怪了。

米蕾亚则静静的望着这片辽阔的草原,脸上也露出奇怪的神色,她不禁转向悟毅,似乎想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

“这片草原是由阵法衍变而来的,我们的第二关考验就要开始了!”悟毅感受到米蕾亚的目光,眺望着草原深处,轻声解释道。一看到这片草原,悟毅就感到一阵没来由的不安与烦燥。他直觉上感应到了一丝危险。而作为灵体的小虚对危险是很敏感的,他一看到这片草原,连招呼也不打,就“咻”的一声钻进“灵芥子”里,悟毅甚至连小虚是怎么进去的都没看清。小虚这小子,倒是很实在呢!悟毅也不在意,这片草原恐怕是属于攻击型一类的阵法了,小虚也是没办法应对的。对于眼前的阵法,悟毅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好像听武痴偶尔提过,不过他忘了。

“我们该走了,大家小心点,这片草原有点古怪!”悟毅说完后,当下第一个走进这片草原,其他四人则紧紧跟在后面。他们也感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氛。走了一会儿,突然听到怙玛拉斯怪叫道:“该死的,你们看,森……森林,森林不见了!”米蕾亚他们三人闻言也向后走去,脸上都写满了惊讶。诺大的森林早已消失不见,现在的他们仿佛立身于草原中部,向四周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碧茫茫的一片。草原一片死寂,给四人带来一种孤寂与不安感。悟毅则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这小子的表情有趣极了,脸上满是惊讶不说,那两颗眼珠子夸张的突了出来,仿佛随时要掉了似的。

“怙玛拉斯,这只是阵法的变化,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小心点,准备这次的考验吧!”悟毅微笑的对着怙玛拉斯说道,接着继续走向草原深处。对于等下会面对什么,悟毅心中有没底,攻击型阵法的攻击方式是很多的。米蕾亚三人很快回过神来,曼蒂边走边怪笑着看着怙玛拉斯,调侃道:“是呀,小心点呢,怙玛拉斯?你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哦……关你什么事,曼蒂?安拉啊!这个世界真奇妙,那么大的森林居然可以凭空消失的?”怙玛拉斯摇着头嘀咕道,同时跟上悟毅四人。悟毅也不多做解释,阵法这事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说的清的,何况四人到学院时也是可以学的。

……

“主说我可以给你一个愿望,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有声音!”坎笛德苦恼地望着草原深处,念叨着。极目处,草原仿佛与天际融为一体,向其它三个方位望去,也是同样的情景,坎笛德觉得自己仿佛永远走在草原的中部,都快要疯了,听着众人脚踏草地发出的特有的沉闷的响声,坎笛德有一种空山鸟啼的感觉,他更觉得周围死寂的可怕了,“或许来一群可爱的小动物也是可以的……”坎笛德继续无趣的念叨着。

“哦,或许……你的愿望可以实现了,坎笛德?”曼蒂一脸古怪的眺望着远方,语气有点奇怪的说道。

在草原与天际交接处,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个小黑点,并迅速朝众人逼近着。能量运转间,悟毅很清晰的看到了黑点的模样,悟毅脸上一阵古怪,同时有点担忧的望着四人,说道:“你们准备好,考验马上就要开始了!记住,不要依赖我,我是不会出手的。”领路人的责任是带领受过洗礼的学员通过“试练之途”,在“试练之途”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只能由学员们自己想办法解决,领路人是不能插手的,他们只能从旁指点。当然,若是遇到紧急情况那就另当别论了。悟毅几个跳跃,远离四人,同时发出一道“保护四人”的念力给小兔兔,他还是放心不下四人。趴在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眼中红芒一闪,耳朵也竖了起来。悟毅点了点头,有了小兔兔,四人肯定是不会出危险的。而米蕾亚则看着肩上的小兔兔,把它搂在怀里,说道:“小兔兔,不要怕哦,我会保护你的,嗯……悟毅真不会起名字……”每次叫着小兔兔的名字,米蕾亚都觉得一阵古怪。而小兔兔则仿如回应般轻“唧”一声,舔了舔米蕾亚的脸颊,然后轻昵的窝在米蕾亚的怀中,任由米蕾亚抚弄着。不过它的耳朵始终竖起!

怙玛拉斯他们三个男的分个方位把米蕾亚围在中间,组成一个三角阵形,戒备的望着远方。此时的黑点已经变成黑影了,奔跑时激起的脚步声隐约可闻,而同时草原居然开始轻微的抖动起来,很快黑影的轮廓变得清晰,米蕾亚四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怪兽的模样,怪兽一共有四只,长得像世俗界中的山狼,不过体型却要庞大了太多,单是那身高就比怙玛拉斯高了半个头有余!怪兽通体蓝色,间或夹杂着些许白斑。在幻梦中,它们属于“下级低阶”怪兽,名唤“巨力苍狼”,空有一身蛮力却没能掌握有能量和念力。因此,它们成了幻梦中食物链最底层的存在。即使如此,对于刚接受“洗礼”的学员来说却也是很强大的。

怙玛拉斯望着越来越近的苍狼,听着它们剧烈的脚步声,感受着地面越来越明显的颤动,忍不住骂道:“该死的……坎笛德!你将来肯定是名优秀的邪恶的巫师!瞧你那嘴巴!”他是位于正对苍狼们的三角形顶点,感受到的大力自然最大。”嗯,也许我真有预言的天赋?”坎笛德望着激起浓浓尘埃,正气势凶凶逼近的苍狼们,苦笑着呻吟道。

“悟毅师兄,那你以前都在做什么呢?”米蕾亚惊奇的瞪大那双美目,问道。

“我啊,都在训练呢……”悟毅露出回忆的神色,简单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说了一遍,听的四人是啧啧惊叹。想到以后可能也要进行类似的训练,四人都是冷汗直冒。

“悟毅师兄,师尊真这么……呃……恐怖?”怙玛拉斯忍不住问道。

“算……是吧!”悟毅含糊道。这问题还真有点难回答呢,“对了,以后你们叫我悟毅吧,别加个师兄了。”

“好哦!”四人异口同声道。师兄师兄的他们也觉得很别扭呢。毕竟是从世俗界出来的。

“悟毅,这座森林有些古怪,能走出去吗?”米蕾亚略显苦恼的问道,之前,他们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而其他三人听到后,也齐刷刷的望向悟毅,眼中充满了渴望。

“这个啊……挺麻烦的呢……”悟毅皱着眉头说道。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座森林是属于非攻击型阵法中的迷惑型阵法,主要是用来困住敌人之用的,当然,有时候也用来锻炼被困之人的心志,这种阵法若是加持上幻术的话,那就可以杀敌于无形了。要破这种阵法,有两条途径:一是找到阵眼,破坏它,就可以彻底的毁灭这个阵法,从而出去;第二种则是找出阵法运行的规律,然后遵循这种规律找出离开的道路,这样也算破了这个阵法。当然,前一种做法悟毅是不会傻到去做的,迷踪森林中的这个阵法可是诸多傲佛前辈共同施术形成的,先不说他有没有这实力,就算有了,单是他毁了这个阵法就会遭来无数个傲人前辈的谴责与追杀就让他觉得不寒而粟了。第二种做法也不轻松,不过悟毅还是有办法对付的,虽然时间长了点。想来,悟毅是最怕非攻击型阵法的。

“算了……慢慢来,嗯,好肚饿……”悟毅小声嘀咕道,从幻梦到迷踪,他还真没吃过几顿饭呢!而食物也早就全部分给四人吃了,现在悟毅只能挨饿了。

“小毅,遇到麻烦了吧?不用怕!有小虚在呢!”一声稚嫩的略带得意的童音传来,“嗖”得一声,从悟毅左手手腕处的护腕状物体窜出一道虚影,并在悟毅的四周上下晃动着。

“小虚!你终于醒啦!”悟毅惊喜的叫道。小虚自悟毅吸收能量晶石后,就一直沉睡不醒,这让悟毅担心不已,不过当武痴告诉他小虚因为能量晶石的关系开始进行第一次成长时,悟毅放下心来,同时心中有些无奈,小虚可以从能量晶石中得到好处,而自己……好像就只有坏处!

小虚的这次成长使他能够勉强凝聚出一个八,九岁小男孩的身体,身体略显透明且模糊不清,给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一道光圈如波浪般不断的从小虚的头涌到脚,再加上那如白炽灯般明亮的眼睛,增添了些许怪异。”当然啦!其实小虚早就醒啦,不过小虚看到小毅在跟狼打架就没出来了。这次看到小毅有麻烦了,就出来帮助小毅啦,小虚很仗义吧!”小虚眨着那双发亮的眼睛,兴奋的说道。

“嗯……对了,小虚,这是我的几个新朋友,你去认识一下吧!”悟毅指着已经傻掉的四人,说道。

“幽……幽灵!哦,安拉啊,我见到幽灵了!它怎么这副模样?”怙玛拉斯一脸呆滞的说道。

“这一界……越来越有意思了……”坎笛德也有点目瞪口呆的自语道。而曼蒂的脸上则显得有些犹豫,做为一个优雅的绅士,是否应该要主动点打个招呼呢?不过看到小虚的模样,曼蒂吞了口口水,打消了这个念头。米蕾亚除了刚开始的惊讶外,是三人中最平静的一个,也许与她性格有关吧。

“好哦!小虚又有新朋友喽!”小虚兴奋的围着悟毅转了几圈,缓缓的飘向四人。

怙玛拉斯感觉自己在看恐怖片,而主角换成了自己,望着逐渐飘来的小虚,怙玛拉斯开始神经质的怪叫起来:“哦,它走过来了,安拉啊,我该怎么办?它……它怎么在对我笑?不,不!我怙玛拉斯是不会被你迷惑的!呃……你好,幽灵大哥,我叫怙玛拉斯,很高兴认识你!”瞪着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的小虚,怙玛拉斯很有些随机应变的说道。

“你们好,我叫小虚,是小毅的伙伴,我们认识一下吧!”小虚奇怪的望了一眼怙玛拉斯,他没想到一个人的变化可以这么快的,不过他很快忘记了这事,高兴的跟大家自我介绍起来。”你好,帅气的幽灵朋友小虚,我叫曼蒂,来自浪漫的法国,认识你真是我的荣幸!”曼蒂觉得自己有些糊涂,他把平常泡妞的手法给用上了,言辞间充满了绅士风度,可惜小虚不懂。”我叫坎笛德,小虚,见到你真让我高兴,你是幽灵吗?”坎笛德双眼有点发亮的问道。小虚摇了摇头,他可不知道幽灵是什么,而坎笛德见状则陷入沉思,口中喃喃道:“不是吗?那会是什么……”米蕾亚可比四人真诚多了,他朝小虚点了点头,微笑道:“我叫米蕾亚,很高兴见到你!”小虚逐渐听完四人的自我介绍后,转着头再次打量着四人,然后把目光转向米蕾亚,与悟毅一样的口气赞道:“米蕾亚,你真是漂亮呢!”

怙玛拉斯三人听得都是一阵惊讶,“看来,幽灵……呃,异类的审美观还是很正常的嘛……”坎笛德小声的可嘟囔道。其他二人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而米蕾亚则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呢!

小虚的性格是很开朗的,他的话题特别多,他飘绕着四人天南地北的狂侃着。为了让小虚尽快的融入到四人中,悟毅配合着小虚进入聊天当中。而小兔兔则显得有些无人问津,他们可不会觉得一只兔子能听懂他们的谈话,只有米蕾亚会时不时的与小兔兔聊几句。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悟毅知道该是去学院的时候了,于是对正在在大谈特谈的小虚说道:“小虚,别聊了,快带路吧!”

“嗯?这么快就要走了?对了,你们四人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危险尽管找小虚我,小虚一定会帮助你们的!”小虚信誓旦旦的对着四人说道,然后缓缓飘向森林远处。

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三人吹呼一声,紧跟着小虚走去,而米蕾亚则微笑着对悟毅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此时小兔兔已经在米蕾亚肩上了。悟毅则一阵摇头,小虚说大话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四人要真是依赖小虚的话,那乐子就大了。

小虚做为一个灵体,对阵法天生有一种独特的感悟,现在要走出这个迷踪森林,最快的方法自然是由小虚带路了。过了半个小时,在林中七转八弯后,悟毅眼前一亮,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辽阔的大草原!天高云淡,碧草青青,好一幅优美,恬静的草原图!

“哇……好漂亮的草原!可怎么没一只动物?”坎笛德惊讶的望着这片辽原,有点疑惑的说道。

“嗯,是挺奇怪的!不过……总算走出那座该死的森林了!唷呵!”怙玛拉斯摆着手,扭着屁股,高兴的说道。

“怙玛拉斯?你这是在跳舞吗?哦!以主的名义发誓,你这舞姿是我见过的最……难看的了!”曼蒂瞪着怙玛拉斯古怪的动作,忍不住调侃道。

“嗯?是吗?这像这样?”怙玛拉斯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转绕着曼蒂跳着时下印度流行的舞蹈,眼神充满了得意。那舞蹈虽然滑稽了点,但也是挺标准的,不过由人高马大的怙玛拉斯跳起来则显得有点古怪了。

米蕾亚则静静的望着这片辽阔的草原,脸上也露出奇怪的神色,她不禁转向悟毅,似乎想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

“这片草原是由阵法衍变而来的,我们的第二关考验就要开始了!”悟毅感受到米蕾亚的目光,眺望着草原深处,轻声解释道。一看到这片草原,悟毅就感到一阵没来由的不安与烦燥。他直觉上感应到了一丝危险。而作为灵体的小虚对危险是很敏感的,他一看到这片草原,连招呼也不打,就“咻”的一声钻进“灵芥子”里,悟毅甚至连小虚是怎么进去的都没看清。小虚这小子,倒是很实在呢!悟毅也不在意,这片草原恐怕是属于攻击型一类的阵法了,小虚也是没办法应对的。对于眼前的阵法,悟毅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好像听武痴偶尔提过,不过他忘了。

“我们该走了,大家小心点,这片草原有点古怪!”悟毅说完后,当下第一个走进这片草原,其他四人则紧紧跟在后面。他们也感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氛。走了一会儿,突然听到怙玛拉斯怪叫道:“该死的,你们看,森……森林,森林不见了!”米蕾亚他们三人闻言也向后走去,脸上都写满了惊讶。诺大的森林早已消失不见,现在的他们仿佛立身于草原中部,向四周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碧茫茫的一片。草原一片死寂,给四人带来一种孤寂与不安感。悟毅则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这小子的表情有趣极了,脸上满是惊讶不说,那两颗眼珠子夸张的突了出来,仿佛随时要掉了似的。

“怙玛拉斯,这只是阵法的变化,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小心点,准备这次的考验吧!”悟毅微笑的对着怙玛拉斯说道,接着继续走向草原深处。对于等下会面对什么,悟毅心中有没底,攻击型阵法的攻击方式是很多的。米蕾亚三人很快回过神来,曼蒂边走边怪笑着看着怙玛拉斯,调侃道:“是呀,小心点呢,怙玛拉斯?你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哦……关你什么事,曼蒂?安拉啊!这个世界真奇妙,那么大的森林居然可以凭空消失的?”怙玛拉斯摇着头嘀咕道,同时跟上悟毅四人。悟毅也不多做解释,阵法这事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说的清的,何况四人到学院时也是可以学的。

……

“主说我可以给你一个愿望,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有声音!”坎笛德苦恼地望着草原深处,念叨着。极目处,草原仿佛与天际融为一体,向其它三个方位望去,也是同样的情景,坎笛德觉得自己仿佛永远走在草原的中部,都快要疯了,听着众人脚踏草地发出的特有的沉闷的响声,坎笛德有一种空山鸟啼的感觉,他更觉得周围死寂的可怕了,“或许来一群可爱的小动物也是可以的……”坎笛德继续无趣的念叨着。

“哦,或许……你的愿望可以实现了,坎笛德?”曼蒂一脸古怪的眺望着远方,语气有点奇怪的说道。

在草原与天际交接处,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个小黑点,并迅速朝众人逼近着。能量运转间,悟毅很清晰的看到了黑点的模样,悟毅脸上一阵古怪,同时有点担忧的望着四人,说道:“你们准备好,考验马上就要开始了!记住,不要依赖我,我是不会出手的。”领路人的责任是带领受过洗礼的学员通过“试练之途”,在“试练之途”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只能由学员们自己想办法解决,领路人是不能插手的,他们只能从旁指点。当然,若是遇到紧急情况那就另当别论了。悟毅几个跳跃,远离四人,同时发出一道“保护四人”的念力给小兔兔,他还是放心不下四人。趴在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眼中红芒一闪,耳朵也竖了起来。悟毅点了点头,有了小兔兔,四人肯定是不会出危险的。而米蕾亚则看着肩上的小兔兔,把它搂在怀里,说道:“小兔兔,不要怕哦,我会保护你的,嗯……悟毅真不会起名字……”每次叫着小兔兔的名字,米蕾亚都觉得一阵古怪。而小兔兔则仿如回应般轻“唧”一声,舔了舔米蕾亚的脸颊,然后轻昵的窝在米蕾亚的怀中,任由米蕾亚抚弄着。不过它的耳朵始终竖起!

怙玛拉斯他们三个男的分个方位把米蕾亚围在中间,组成一个三角阵形,戒备的望着远方。此时的黑点已经变成黑影了,奔跑时激起的脚步声隐约可闻,而同时草原居然开始轻微的抖动起来,很快黑影的轮廓变得清晰,米蕾亚四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怪兽的模样,怪兽一共有四只,长得像世俗界中的山狼,不过体型却要庞大了太多,单是那身高就比怙玛拉斯高了半个头有余!怪兽通体蓝色,间或夹杂着些许白斑。在幻梦中,它们属于“下级低阶”怪兽,名唤“巨力苍狼”,空有一身蛮力却没能掌握有能量和念力。因此,它们成了幻梦中食物链最底层的存在。即使如此,对于刚接受“洗礼”的学员来说却也是很强大的。

怙玛拉斯望着越来越近的苍狼,听着它们剧烈的脚步声,感受着地面越来越明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