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23章 悟毅出糗

第23章 悟毅出糗

“速食训练”是武痴主要设来锻炼念力之用的。也就是在吃饭时,武痴会在争抢食物的同时,制造各种外在因素来干扰悟毅吃饭。悟毅必须运转会身能量抵抗从武痴身上传来的阵阵压力,而且还要荡开念力随时防止袭向他的各种家用物品,同时悟毅必须精确的使用念力把食物迅速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这样他才能快速咽下食物。这一切看起来简单,可越要训练起来真的是要命了,那段期间,悟毅常常吃不饱,只能无奈的去外面打一些野味。而这通常是很危险的,幻梦中的怪兽可没那么好欺负啊。

现在悟毅已经养成习惯了,饭菜一到桌,只要经过允许,他就开始向上面情景般迅速吃起来。伊虂现在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她没形象的张大嘴巴,不自觉的自语道:“小毅,慢点吃,别噎着……呃,你平常都这样吃的吗?痴到底是怎么教你的?可……可恶!武痴!”最后,伊虂大叫起来。悟毅吓得一哆嗦,围着他转的食物纷纷落地,不过悟毅的反应也是很快,念力运转间,食物又浮了起来,同时悟毅有点疑惑的望着伊虂,口中却依旧不自觉得嚼着食物,“怎……怎么了?伊虂阿姨?”米蕾亚他们也惊讶的望着伊虂,虽然与伊虂接触的时短,但伊虂在他们的印象中是很温柔,亲切的。他们没想到伊虂也会这么……凶的!大概伊虂感受到大家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柔声道:“没事,没事……小毅,你接着吃!”伊虂这么一说,米蕾亚他们反应过来,怙玛拉斯,坎笛德怪叫道:“悟毅,留点给我!”也跟着扑向桌上的食物,速度居然也很快。米蕾亚,曼蒂看的一呆,迅速抓住自己面前的食物,也有损形像的狂吃起来。

吃饭期间,伊虂又叫了几回饭菜,总算让众人吃饱了。悟毅他们舒服的躺在椅子上,轻拍着肚皮,惬意极了。说实话,米蕾亚他们自从跟着武痴之后,从没吃过这么好的一顿饭,悟毅则更没有了,武痴那家伙很懒的做饭,吃的东西都是从外面一股脑儿的买来(够吃一两年了),然后储在手镯里,有用的时候才拿出来。此时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也咂巴着嘴巴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胡萝卜,那是米蕾亚特意为小兔兔拿的。小兔兔成长到现在,已经不用再吃能量晶石了,它只要吃一些平常的食物就可以满足机体的需要。以小兔兔现在的能力,它能够形成一个特殊的空间,这空间与手镯里的空间也些相似,也可以储存物品,暂且叫它“储物空间”吧,这也是小兔兔的特殊能力。在“储物空间”里,放有许多小兔兔平常爱吃的食物,所以悟毅是不怕小兔兔会饿着的,当然如果有好东西的话悟毅还是会给小兔兔的。米蕾亚并不知道小兔兔已经有吃的了,她细心的为小兔兔要来了平常兔子最爱吃的胡罗卜,小兔兔则很开心的收下,好吃的东西谁会闲多啊?而怙玛拉斯则盯着小兔兔,一会儿后,他突然离开座位跑开,很快他就回来了,手上也多了几根胡萝卜。怙玛拉斯近乎献媚的说道:“哦!小兔兔,请允许我对您的赞美。您知道吗?我看到您的第一眼起,我就就知道您不是一般的小动物!您是多么的伟大啊……以安拉的名义发誓,我怙玛拉斯绝不是在胡说!小兔兔,这是孝敬给您的,以后……遇到危险时多帮忙啊!”说到最后,怙玛拉斯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小兔兔则不客气的收下,同时猛点着它那可爱的兔头。小兔兔可没多少心机呢,它可不知道怙玛拉斯美妙的词汇下是怎样的不良意图。其他几人看的一阵摇头,悟毅则有点惊讶的看着怙玛拉斯,他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无耻的。

饭吃完后,几人离开了食堂。接着,伊虂带领大家逐个的参观学院中的各建筑,设施。完后,悟毅几人回到了自己的寝窒。分配完房间后,怙玛拉斯夸张的大叫道:“累死我了,悟毅!你知道吗?我一辈子走的路的总和还没在这学院走的多呢!”悟毅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说道:“别抱怨了,还不快点冥想?”“不……不是吧,悟毅师兄?你不是这么残忍吧?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休息!哦,该死的,真累,让我好好睡一觉吧……”说着,怙玛拉斯闭上眼睛,直挺挺的倒在**。悟毅摇了摇头,在能量与体力耗尽后进行冥想对修练是很有帮助的,“怙玛拉斯!这是训练!起来!”悟毅毫不留情的拉起怙玛拉斯,催促道。在悟毅的铁手腕下,怙玛拉斯不得不重新爬起,因为他已经把一盆冷水淋在了怙玛拉斯的头上。”悟毅,你真是魔鬼!当时怎么就一时糊涂坚决要跟悟毅一起睡呢?安拉啊,你是在惩罚我吗?”怙玛拉斯嘀咕着,缓缓盘腿坐下,开始进入冥想。当初分配房间时,怙玛拉斯主动要与悟毅一个房间,在他想来,悟毅的实力是几人中最强的,他肯定能得到不少好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坎笛德与曼蒂一块,米蕾亚则一个人一间房,当然,她那里还有一只兔子。悟毅点了点头,也开始调息,他要补充损失的念力。至于其他人,悟毅发现他们也都很自觉的在冥想,所以他很放心。米蕾亚自己是自觉进行冥想的,而曼蒂则有点可怜,他是被坎笛德强拉着一起冥想的,按坎笛德的说法是“我一个人冥想太无聊了,当然要找你一起啦”。

学院真正开学是在一周后,在这一周期间,悟毅主要在训练米蕾亚几人,当然,伊虂也经常来看悟毅,这时候可以说是米蕾亚他们最轻松的时候了,虽然还要进行悟毅交代的训练任务,但不小心偶尔偷偷懒还是可以的。跟了武痴这么多年,悟毅举行的训练也有点近乎残酷,就是最能吃苦的坎笛德也累的哇哇大叫,更不用说别人了。悟毅现在越来越喜欢伊虂阿姨了,在她身上,悟毅感受到了从没经历过的……母爱!曼蒂那小子可以说是精力旺盛,一次训练下来,虽然累的要死,但他居然还有精力去泡mm,这一周,他都换三四个女友了!看的米蕾亚他们是摇头不已。经过一周较系统的训练,米蕾亚他们大都达到开光期上段了,而米蕾亚更是有突破开光期进入铸暹期的迹象,这可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一旦进入铸暹期,就真正成为傲人,这时也突破了世俗**的限制,可以拥有千年的寿命,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继续修练更高的境界了。不过从开光期到铸暹期是一个坎,没有天赋与机遇,纵然枉费一生,也无法跨过!所以在学院中经常可以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人还在学习着!

一周很快过去,米蕾亚他们回首这段时日,都有种恍忽的感觉,虽然每天都像度日如年,但却觉得很充实,这以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顿时充满了憧憬与信心。坐在座位上,悟毅激动的左右摆动,一会儿跟前面聊聊,一会儿又转到后面,对于悟毅来说,这一切都是新鲜的,他没想到居然可以有这么多人一起学习的。而讲堂上的教员正津津有味的讲着宗教问题。从世俗界招收学员后,虽然有许多好处,但凡事皆有利弊,见识到傲人们神乎般的能力,他们更坚定了自己平常的信仰,而一些没有信仰的也开始有了信仰。本来这也没什么,可他们有时候居然会为了各自的信仰大打出手,这让傲尔佛学院的教员们大感头痛。于是他们在开学第一堂课上都会去说明各种宗教问题。其实就是叫学员们不要太过盲目崇拜自己的信仰,那些什么上帝啊,安拉啊,玛利亚啊是不存在的。至于学员们信不信,他们也不在意,因为修行到一定程度,对于这些事都有了比较通透的感知。

教员突然停下自己的话头,望向悟毅,颇显幽默道:“这位帅气的同学?嗯,对,就是说你!你椅子上有什么东西吗?或者你对这椅子有意见?我想你可以站起来?哦,不,你还是坐下吧,认真点,嗯?”悟毅不好意思的坐稳,他真的是太激动了嘛。而米蕾亚他们都有点好笑的看着悟毅窘迫的样子,像悟毅这么大的人居然还会做小动作呢,真是不听话啊……

很快到了下午的那堂课,悟毅望着走进来的中年妇人,兴奋的挥手大叫道:“伊虂阿姨!是我,悟毅啊!呵呵……”伊虂微笑的对悟毅点了点头,走上讲台,扫视了学员们一眼,轻快地说道:“欢迎学员们来到傲尔佛学院,以后这就是你们的第二个家了。我是你们的能量指导与实践教员,伊虂,很高兴能与大家一起领略能量的奥秘,谢谢!”说完,朝大家掬了一个躬。学员们顿起雷鸣般的掌声,其中以悟毅最为热烈。”等下大家带上头盔,试试看能不能感知和运用能量!”说完,伊虂手一挥,学员们的手上都多了一个银白色的头盔,而悟毅手上则是一个黝黑的略显厚重的头盔。悟毅发现头盔上居然镶有一个小型的阵法,阵法虽小,却显得很精妙,连悟毅也不是看得太明白。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傲尔佛学院果然是大手笔啊。

带上头盔,悟毅眼睛一花,已经置身于一处茂林中。悟毅晃着脑袋四处查看周围的环境,这时,一声巨吼,悟毅眼前出现了一只狮子模样的怪兽,悟毅脑袋一阵短路,残噬狂狮,中级上阶怪兽,念力达“运念中段”境界。望着狂狮的样子,悟毅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是狂狮友善的表示。当下,悟毅眼中白芒微闪,地上的叶片如利刃般****而出,同时悟毅怪叫一声“哇咧!闪了!”身形迅速消失在狂狮视野中。狂狮再次大吼一声,攻向它的枯叶纷纷散开,接着狂狮也高速朝悟毅追去。悟毅简直郁闷死了,身后那只狮子紧追不舍,时不时的还大吼几声,弄的悟毅一阵阵心神颤抖。狂狮擅长音攻,一声长啸,意念不够坚定的会立马疯狂!悟毅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整体上悟毅与狂狮的实力差了太多,但他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念力。现在悟毅简直爱死念力了,每次遇到强敌时,自己的念力都能占据一定的优势。

悟毅疾速奔跑的同时,散开念力,控制着一路上的各种枯叶,石子等物品攻向狂狮,虽然不能够伤害到狂狮,但稍微阻止一下狂狮的速度还是可以的。狂狮在后面愤怒的大吼不已,前面的人类太可恶了,跑的快不说,还尽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攻向自己,虽然没什么事情,但却把自己威武的外表弄的狼狈堪,它暗暗发誓等下抓到这个人类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一番,让他知道我狂狮的厉害。

而米蕾亚他们一带上头盔,也出现在这片茂林中,学员们大都聚在这里,唯独没看见悟毅。米蕾亚他们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正当他们打量周围的环境时,从四面八方涌来了一大群狼!怙玛拉斯呻吟一声:“又来了,天啊,这次怎么这么多?”“你没看见我们的人也多了吗?”坎笛德翻了翻白眼,说道。”还真会按比例算……”怙玛拉斯小声嘀咕道。”我们准备好了!大家团结起来,不然这关我们都过不了!”米蕾亚朝众人大叫道。米蕾亚的号召力是很大的,学员们看到是这么一个圣女发话了,也都自觉的把女学员围在中间,戒备着准备对付即将到来的挑战。“速食训练”是武痴主要设来锻炼念力之用的。也就是在吃饭时,武痴会在争抢食物的同时,制造各种外在因素来干扰悟毅吃饭。悟毅必须运转会身能量抵抗从武痴身上传来的阵阵压力,而且还要荡开念力随时防止袭向他的各种家用物品,同时悟毅必须精确的使用念力把食物迅速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这样他才能快速咽下食物。这一切看起来简单,可越要训练起来真的是要命了,那段期间,悟毅常常吃不饱,只能无奈的去外面打一些野味。而这通常是很危险的,幻梦中的怪兽可没那么好欺负啊。

现在悟毅已经养成习惯了,饭菜一到桌,只要经过允许,他就开始向上面情景般迅速吃起来。伊虂现在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她没形象的张大嘴巴,不自觉的自语道:“小毅,慢点吃,别噎着……呃,你平常都这样吃的吗?痴到底是怎么教你的?可……可恶!武痴!”最后,伊虂大叫起来。悟毅吓得一哆嗦,围着他转的食物纷纷落地,不过悟毅的反应也是很快,念力运转间,食物又浮了起来,同时悟毅有点疑惑的望着伊虂,口中却依旧不自觉得嚼着食物,“怎……怎么了?伊虂阿姨?”米蕾亚他们也惊讶的望着伊虂,虽然与伊虂接触的时短,但伊虂在他们的印象中是很温柔,亲切的。他们没想到伊虂也会这么……凶的!大概伊虂感受到大家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柔声道:“没事,没事……小毅,你接着吃!”伊虂这么一说,米蕾亚他们反应过来,怙玛拉斯,坎笛德怪叫道:“悟毅,留点给我!”也跟着扑向桌上的食物,速度居然也很快。米蕾亚,曼蒂看的一呆,迅速抓住自己面前的食物,也有损形像的狂吃起来。

吃饭期间,伊虂又叫了几回饭菜,总算让众人吃饱了。悟毅他们舒服的躺在椅子上,轻拍着肚皮,惬意极了。说实话,米蕾亚他们自从跟着武痴之后,从没吃过这么好的一顿饭,悟毅则更没有了,武痴那家伙很懒的做饭,吃的东西都是从外面一股脑儿的买来(够吃一两年了),然后储在手镯里,有用的时候才拿出来。此时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也咂巴着嘴巴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胡萝卜,那是米蕾亚特意为小兔兔拿的。小兔兔成长到现在,已经不用再吃能量晶石了,它只要吃一些平常的食物就可以满足机体的需要。以小兔兔现在的能力,它能够形成一个特殊的空间,这空间与手镯里的空间也些相似,也可以储存物品,暂且叫它“储物空间”吧,这也是小兔兔的特殊能力。在“储物空间”里,放有许多小兔兔平常爱吃的食物,所以悟毅是不怕小兔兔会饿着的,当然如果有好东西的话悟毅还是会给小兔兔的。米蕾亚并不知道小兔兔已经有吃的了,她细心的为小兔兔要来了平常兔子最爱吃的胡罗卜,小兔兔则很开心的收下,好吃的东西谁会闲多啊?而怙玛拉斯则盯着小兔兔,一会儿后,他突然离开座位跑开,很快他就回来了,手上也多了几根胡萝卜。怙玛拉斯近乎献媚的说道:“哦!小兔兔,请允许我对您的赞美。您知道吗?我看到您的第一眼起,我就就知道您不是一般的小动物!您是多么的伟大啊……以安拉的名义发誓,我怙玛拉斯绝不是在胡说!小兔兔,这是孝敬给您的,以后……遇到危险时多帮忙啊!”说到最后,怙玛拉斯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小兔兔则不客气的收下,同时猛点着它那可爱的兔头。小兔兔可没多少心机呢,它可不知道怙玛拉斯美妙的词汇下是怎样的不良意图。其他几人看的一阵摇头,悟毅则有点惊讶的看着怙玛拉斯,他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无耻的。

饭吃完后,几人离开了食堂。接着,伊虂带领大家逐个的参观学院中的各建筑,设施。完后,悟毅几人回到了自己的寝窒。分配完房间后,怙玛拉斯夸张的大叫道:“累死我了,悟毅!你知道吗?我一辈子走的路的总和还没在这学院走的多呢!”悟毅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说道:“别抱怨了,还不快点冥想?”“不……不是吧,悟毅师兄?你不是这么残忍吧?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休息!哦,该死的,真累,让我好好睡一觉吧……”说着,怙玛拉斯闭上眼睛,直挺挺的倒在**。悟毅摇了摇头,在能量与体力耗尽后进行冥想对修练是很有帮助的,“怙玛拉斯!这是训练!起来!”悟毅毫不留情的拉起怙玛拉斯,催促道。在悟毅的铁手腕下,怙玛拉斯不得不重新爬起,因为他已经把一盆冷水淋在了怙玛拉斯的头上。”悟毅,你真是魔鬼!当时怎么就一时糊涂坚决要跟悟毅一起睡呢?安拉啊,你是在惩罚我吗?”怙玛拉斯嘀咕着,缓缓盘腿坐下,开始进入冥想。当初分配房间时,怙玛拉斯主动要与悟毅一个房间,在他想来,悟毅的实力是几人中最强的,他肯定能得到不少好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坎笛德与曼蒂一块,米蕾亚则一个人一间房,当然,她那里还有一只兔子。悟毅点了点头,也开始调息,他要补充损失的念力。至于其他人,悟毅发现他们也都很自觉的在冥想,所以他很放心。米蕾亚自己是自觉进行冥想的,而曼蒂则有点可怜,他是被坎笛德强拉着一起冥想的,按坎笛德的说法是“我一个人冥想太无聊了,当然要找你一起啦”。

学院真正开学是在一周后,在这一周期间,悟毅主要在训练米蕾亚几人,当然,伊虂也经常来看悟毅,这时候可以说是米蕾亚他们最轻松的时候了,虽然还要进行悟毅交代的训练任务,但不小心偶尔偷偷懒还是可以的。跟了武痴这么多年,悟毅举行的训练也有点近乎残酷,就是最能吃苦的坎笛德也累的哇哇大叫,更不用说别人了。悟毅现在越来越喜欢伊虂阿姨了,在她身上,悟毅感受到了从没经历过的……母爱!曼蒂那小子可以说是精力旺盛,一次训练下来,虽然累的要死,但他居然还有精力去泡mm,这一周,他都换三四个女友了!看的米蕾亚他们是摇头不已。经过一周较系统的训练,米蕾亚他们大都达到开光期上段了,而米蕾亚更是有突破开光期进入铸暹期的迹象,这可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一旦进入铸暹期,就真正成为傲人,这时也突破了世俗**的限制,可以拥有千年的寿命,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继续修练更高的境界了。不过从开光期到铸暹期是一个坎,没有天赋与机遇,纵然枉费一生,也无法跨过!所以在学院中经常可以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人还在学习着!

一周很快过去,米蕾亚他们回首这段时日,都有种恍忽的感觉,虽然每天都像度日如年,但却觉得很充实,这以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顿时充满了憧憬与信心。坐在座位上,悟毅激动的左右摆动,一会儿跟前面聊聊,一会儿又转到后面,对于悟毅来说,这一切都是新鲜的,他没想到居然可以有这么多人一起学习的。而讲堂上的教员正津津有味的讲着宗教问题。从世俗界招收学员后,虽然有许多好处,但凡事皆有利弊,见识到傲人们神乎般的能力,他们更坚定了自己平常的信仰,而一些没有信仰的也开始有了信仰。本来这也没什么,可他们有时候居然会为了各自的信仰大打出手,这让傲尔佛学院的教员们大感头痛。于是他们在开学第一堂课上都会去说明各种宗教问题。其实就是叫学员们不要太过盲目崇拜自己的信仰,那些什么上帝啊,安拉啊,玛利亚啊是不存在的。至于学员们信不信,他们也不在意,因为修行到一定程度,对于这些事都有了比较通透的感知。

教员突然停下自己的话头,望向悟毅,颇显幽默道:“这位帅气的同学?嗯,对,就是说你!你椅子上有什么东西吗?或者你对这椅子有意见?我想你可以站起来?哦,不,你还是坐下吧,认真点,嗯?”悟毅不好意思的坐稳,他真的是太激动了嘛。而米蕾亚他们都有点好笑的看着悟毅窘迫的样子,像悟毅这么大的人居然还会做小动作呢,真是不听话啊……

很快到了下午的那堂课,悟毅望着走进来的中年妇人,兴奋的挥手大叫道:“伊虂阿姨!是我,悟毅啊!呵呵……”伊虂微笑的对悟毅点了点头,走上讲台,扫视了学员们一眼,轻快地说道:“欢迎学员们来到傲尔佛学院,以后这就是你们的第二个家了。我是你们的能量指导与实践教员,伊虂,很高兴能与大家一起领略能量的奥秘,谢谢!”说完,朝大家掬了一个躬。学员们顿起雷鸣般的掌声,其中以悟毅最为热烈。”等下大家带上头盔,试试看能不能感知和运用能量!”说完,伊虂手一挥,学员们的手上都多了一个银白色的头盔,而悟毅手上则是一个黝黑的略显厚重的头盔。悟毅发现头盔上居然镶有一个小型的阵法,阵法虽小,却显得很精妙,连悟毅也不是看得太明白。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傲尔佛学院果然是大手笔啊。

带上头盔,悟毅眼睛一花,已经置身于一处茂林中。悟毅晃着脑袋四处查看周围的环境,这时,一声巨吼,悟毅眼前出现了一只狮子模样的怪兽,悟毅脑袋一阵短路,残噬狂狮,中级上阶怪兽,念力达“运念中段”境界。望着狂狮的样子,悟毅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是狂狮友善的表示。当下,悟毅眼中白芒微闪,地上的叶片如利刃般****而出,同时悟毅怪叫一声“哇咧!闪了!”身形迅速消失在狂狮视野中。狂狮再次大吼一声,攻向它的枯叶纷纷散开,接着狂狮也高速朝悟毅追去。悟毅简直郁闷死了,身后那只狮子紧追不舍,时不时的还大吼几声,弄的悟毅一阵阵心神颤抖。狂狮擅长音攻,一声长啸,意念不够坚定的会立马疯狂!悟毅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整体上悟毅与狂狮的实力差了太多,但他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念力。现在悟毅简直爱死念力了,每次遇到强敌时,自己的念力都能占据一定的优势。

悟毅疾速奔跑的同时,散开念力,控制着一路上的各种枯叶,石子等物品攻向狂狮,虽然不能够伤害到狂狮,但稍微阻止一下狂狮的速度还是可以的。狂狮在后面愤怒的大吼不已,前面的人类太可恶了,跑的快不说,还尽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攻向自己,虽然没什么事情,但却把自己威武的外表弄的狼狈堪,它暗暗发誓等下抓到这个人类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一番,让他知道我狂狮的厉害。

而米蕾亚他们一带上头盔,也出现在这片茂林中,学员们大都聚在这里,唯独没看见悟毅。米蕾亚他们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正当他们打量周围的环境时,从四面八方涌来了一大群狼!怙玛拉斯呻吟一声:“又来了,天啊,这次怎么这么多?”“你没看见我们的人也多了吗?”坎笛德翻了翻白眼,说道。”还真会按比例算……”怙玛拉斯小声嘀咕道。”我们准备好了!大家团结起来,不然这关我们都过不了!”米蕾亚朝众人大叫道。米蕾亚的号召力是很大的,学员们看到是这么一个圣女发话了,也都自觉的把女学员围在中间,戒备着准备对付即将到来的挑战。

“速食训练”是武痴主要设来锻炼念力之用的。也就是在吃饭时,武痴会在争抢食物的同时,制造各种外在因素来干扰悟毅吃饭。悟毅必须运转会身能量抵抗从武痴身上传来的阵阵压力,而且还要荡开念力随时防止袭向他的各种家用物品,同时悟毅必须精确的使用念力把食物迅速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这样他才能快速咽下食物。这一切看起来简单,可越要训练起来真的是要命了,那段期间,悟毅常常吃不饱,只能无奈的去外面打一些野味。而这通常是很危险的,幻梦中的怪兽可没那么好欺负啊。

现在悟毅已经养成习惯了,饭菜一到桌,只要经过允许,他就开始向上面情景般迅速吃起来。伊虂现在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她没形象的张大嘴巴,不自觉的自语道:“小毅,慢点吃,别噎着……呃,你平常都这样吃的吗?痴到底是怎么教你的?可……可恶!武痴!”最后,伊虂大叫起来。悟毅吓得一哆嗦,围着他转的食物纷纷落地,不过悟毅的反应也是很快,念力运转间,食物又浮了起来,同时悟毅有点疑惑的望着伊虂,口中却依旧不自觉得嚼着食物,“怎……怎么了?伊虂阿姨?”米蕾亚他们也惊讶的望着伊虂,虽然与伊虂接触的时短,但伊虂在他们的印象中是很温柔,亲切的。他们没想到伊虂也会这么……凶的!大概伊虂感受到大家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柔声道:“没事,没事……小毅,你接着吃!”伊虂这么一说,米蕾亚他们反应过来,怙玛拉斯,坎笛德怪叫道:“悟毅,留点给我!”也跟着扑向桌上的食物,速度居然也很快。米蕾亚,曼蒂看的一呆,迅速抓住自己面前的食物,也有损形像的狂吃起来。

吃饭期间,伊虂又叫了几回饭菜,总算让众人吃饱了。悟毅他们舒服的躺在椅子上,轻拍着肚皮,惬意极了。说实话,米蕾亚他们自从跟着武痴之后,从没吃过这么好的一顿饭,悟毅则更没有了,武痴那家伙很懒的做饭,吃的东西都是从外面一股脑儿的买来(够吃一两年了),然后储在手镯里,有用的时候才拿出来。此时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也咂巴着嘴巴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胡萝卜,那是米蕾亚特意为小兔兔拿的。小兔兔成长到现在,已经不用再吃能量晶石了,它只要吃一些平常的食物就可以满足机体的需要。以小兔兔现在的能力,它能够形成一个特殊的空间,这空间与手镯里的空间也些相似,也可以储存物品,暂且叫它“储物空间”吧,这也是小兔兔的特殊能力。在“储物空间”里,放有许多小兔兔平常爱吃的食物,所以悟毅是不怕小兔兔会饿着的,当然如果有好东西的话悟毅还是会给小兔兔的。米蕾亚并不知道小兔兔已经有吃的了,她细心的为小兔兔要来了平常兔子最爱吃的胡罗卜,小兔兔则很开心的收下,好吃的东西谁会闲多啊?而怙玛拉斯则盯着小兔兔,一会儿后,他突然离开座位跑开,很快他就回来了,手上也多了几根胡萝卜。怙玛拉斯近乎献媚的说道:“哦!小兔兔,请允许我对您的赞美。您知道吗?我看到您的第一眼起,我就就知道您不是一般的小动物!您是多么的伟大啊……以安拉的名义发誓,我怙玛拉斯绝不是在胡说!小兔兔,这是孝敬给您的,以后……遇到危险时多帮忙啊!”说到最后,怙玛拉斯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小兔兔则不客气的收下,同时猛点着它那可爱的兔头。小兔兔可没多少心机呢,它可不知道怙玛拉斯美妙的词汇下是怎样的不良意图。其他几人看的一阵摇头,悟毅则有点惊讶的看着怙玛拉斯,他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无耻的。

饭吃完后,几人离开了食堂。接着,伊虂带领大家逐个的参观学院中的各建筑,设施。完后,悟毅几人回到了自己的寝窒。分配完房间后,怙玛拉斯夸张的大叫道:“累死我了,悟毅!你知道吗?我一辈子走的路的总和还没在这学院走的多呢!”悟毅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说道:“别抱怨了,还不快点冥想?”“不……不是吧,悟毅师兄?你不是这么残忍吧?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休息!哦,该死的,真累,让我好好睡一觉吧……”说着,怙玛拉斯闭上眼睛,直挺挺的倒在**。悟毅摇了摇头,在能量与体力耗尽后进行冥想对修练是很有帮助的,“怙玛拉斯!这是训练!起来!”悟毅毫不留情的拉起怙玛拉斯,催促道。在悟毅的铁手腕下,怙玛拉斯不得不重新爬起,因为他已经把一盆冷水淋在了怙玛拉斯的头上。”悟毅,你真是魔鬼!当时怎么就一时糊涂坚决要跟悟毅一起睡呢?安拉啊,你是在惩罚我吗?”怙玛拉斯嘀咕着,缓缓盘腿坐下,开始进入冥想。当初分配房间时,怙玛拉斯主动要与悟毅一个房间,在他想来,悟毅的实力是几人中最强的,他肯定能得到不少好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坎笛德与曼蒂一块,米蕾亚则一个人一间房,当然,她那里还有一只兔子。悟毅点了点头,也开始调息,他要补充损失的念力。至于其他人,悟毅发现他们也都很自觉的在冥想,所以他很放心。米蕾亚自己是自觉进行冥想的,而曼蒂则有点可怜,他是被坎笛德强拉着一起冥想的,按坎笛德的说法是“我一个人冥想太无聊了,当然要找你一起啦”。

学院真正开学是在一周后,在这一周期间,悟毅主要在训练米蕾亚几人,当然,伊虂也经常来看悟毅,这时候可以说是米蕾亚他们最轻松的时候了,虽然还要进行悟毅交代的训练任务,但不小心偶尔偷偷懒还是可以的。跟了武痴这么多年,悟毅举行的训练也有点近乎残酷,就是最能吃苦的坎笛德也累的哇哇大叫,更不用说别人了。悟毅现在越来越喜欢伊虂阿姨了,在她身上,悟毅感受到了从没经历过的……母爱!曼蒂那小子可以说是精力旺盛,一次训练下来,虽然累的要死,但他居然还有精力去泡mm,这一周,他都换三四个女友了!看的米蕾亚他们是摇头不已。经过一周较系统的训练,米蕾亚他们大都达到开光期上段了,而米蕾亚更是有突破开光期进入铸暹期的迹象,这可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一旦进入铸暹期,就真正成为傲人,这时也突破了世俗**的限制,可以拥有千年的寿命,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继续修练更高的境界了。不过从开光期到铸暹期是一个坎,没有天赋与机遇,纵然枉费一生,也无法跨过!所以在学院中经常可以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人还在学习着!

一周很快过去,米蕾亚他们回首这段时日,都有种恍忽的感觉,虽然每天都像度日如年,但却觉得很充实,这以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顿时充满了憧憬与信心。坐在座位上,悟毅激动的左右摆动,一会儿跟前面聊聊,一会儿又转到后面,对于悟毅来说,这一切都是新鲜的,他没想到居然可以有这么多人一起学习的。而讲堂上的教员正津津有味的讲着宗教问题。从世俗界招收学员后,虽然有许多好处,但凡事皆有利弊,见识到傲人们神乎般的能力,他们更坚定了自己平常的信仰,而一些没有信仰的也开始有了信仰。本来这也没什么,可他们有时候居然会为了各自的信仰大打出手,这让傲尔佛学院的教员们大感头痛。于是他们在开学第一堂课上都会去说明各种宗教问题。其实就是叫学员们不要太过盲目崇拜自己的信仰,那些什么上帝啊,安拉啊,玛利亚啊是不存在的。至于学员们信不信,他们也不在意,因为修行到一定程度,对于这些事都有了比较通透的感知。

教员突然停下自己的话头,望向悟毅,颇显幽默道:“这位帅气的同学?嗯,对,就是说你!你椅子上有什么东西吗?或者你对这椅子有意见?我想你可以站起来?哦,不,你还是坐下吧,认真点,嗯?”悟毅不好意思的坐稳,他真的是太激动了嘛。而米蕾亚他们都有点好笑的看着悟毅窘迫的样子,像悟毅这么大的人居然还会做小动作呢,真是不听话啊……

很快到了下午的那堂课,悟毅望着走进来的中年妇人,兴奋的挥手大叫道:“伊虂阿姨!是我,悟毅啊!呵呵……”伊虂微笑的对悟毅点了点头,走上讲台,扫视了学员们一眼,轻快地说道:“欢迎学员们来到傲尔佛学院,以后这就是你们的第二个家了。我是你们的能量指导与实践教员,伊虂,很高兴能与大家一起领略能量的奥秘,谢谢!”说完,朝大家掬了一个躬。学员们顿起雷鸣般的掌声,其中以悟毅最为热烈。”等下大家带上头盔,试试看能不能感知和运用能量!”说完,伊虂手一挥,学员们的手上都多了一个银白色的头盔,而悟毅手上则是一个黝黑的略显厚重的头盔。悟毅发现头盔上居然镶有一个小型的阵法,阵法虽小,却显得很精妙,连悟毅也不是看得太明白。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傲尔佛学院果然是大手笔啊。

带上头盔,悟毅眼睛一花,已经置身于一处茂林中。悟毅晃着脑袋四处查看周围的环境,这时,一声巨吼,悟毅眼前出现了一只狮子模样的怪兽,悟毅脑袋一阵短路,残噬狂狮,中级上阶怪兽,念力达“运念中段”境界。望着狂狮的样子,悟毅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是狂狮友善的表示。当下,悟毅眼中白芒微闪,地上的叶片如利刃般****而出,同时悟毅怪叫一声“哇咧!闪了!”身形迅速消失在狂狮视野中。狂狮再次大吼一声,攻向它的枯叶纷纷散开,接着狂狮也高速朝悟毅追去。悟毅简直郁闷死了,身后那只狮子紧追不舍,时不时的还大吼几声,弄的悟毅一阵阵心神颤抖。狂狮擅长音攻,一声长啸,意念不够坚定的会立马疯狂!悟毅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整体上悟毅与狂狮的实力差了太多,但他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念力。现在悟毅简直爱死念力了,每次遇到强敌时,自己的念力都能占据一定的优势。

悟毅疾速奔跑的同时,散开念力,控制着一路上的各种枯叶,石子等物品攻向狂狮,虽然不能够伤害到狂狮,但稍微阻止一下狂狮的速度还是可以的。狂狮在后面愤怒的大吼不已,前面的人类太可恶了,跑的快不说,还尽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攻向自己,虽然没什么事情,但却把自己威武的外表弄的狼狈堪,它暗暗发誓等下抓到这个人类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一番,让他知道我狂狮的厉害。

而米蕾亚他们一带上头盔,也出现在这片茂林中,学员们大都聚在这里,唯独没看见悟毅。米蕾亚他们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正当他们打量周围的环境时,从四面八方涌来了一大群狼!怙玛拉斯呻吟一声:“又来了,天啊,这次怎么这么多?”“你没看见我们的人也多了吗?”坎笛德翻了翻白眼,说道。”还真会按比例算……”怙玛拉斯小声嘀咕道。”我们准备好了!大家团结起来,不然这关我们都过不了!”米蕾亚朝众人大叫道。米蕾亚的号召力是很大的,学员们看到是这么一个圣女发话了,也都自觉的把女学员围在中间,戒备着准备对付即将到来的挑战。“速食训练”是武痴主要设来锻炼念力之用的。也就是在吃饭时,武痴会在争抢食物的同时,制造各种外在因素来干扰悟毅吃饭。悟毅必须运转会身能量抵抗从武痴身上传来的阵阵压力,而且还要荡开念力随时防止袭向他的各种家用物品,同时悟毅必须精确的使用念力把食物迅速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这样他才能快速咽下食物。这一切看起来简单,可越要训练起来真的是要命了,那段期间,悟毅常常吃不饱,只能无奈的去外面打一些野味。而这通常是很危险的,幻梦中的怪兽可没那么好欺负啊。

现在悟毅已经养成习惯了,饭菜一到桌,只要经过允许,他就开始向上面情景般迅速吃起来。伊虂现在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她没形象的张大嘴巴,不自觉的自语道:“小毅,慢点吃,别噎着……呃,你平常都这样吃的吗?痴到底是怎么教你的?可……可恶!武痴!”最后,伊虂大叫起来。悟毅吓得一哆嗦,围着他转的食物纷纷落地,不过悟毅的反应也是很快,念力运转间,食物又浮了起来,同时悟毅有点疑惑的望着伊虂,口中却依旧不自觉得嚼着食物,“怎……怎么了?伊虂阿姨?”米蕾亚他们也惊讶的望着伊虂,虽然与伊虂接触的时短,但伊虂在他们的印象中是很温柔,亲切的。他们没想到伊虂也会这么……凶的!大概伊虂感受到大家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柔声道:“没事,没事……小毅,你接着吃!”伊虂这么一说,米蕾亚他们反应过来,怙玛拉斯,坎笛德怪叫道:“悟毅,留点给我!”也跟着扑向桌上的食物,速度居然也很快。米蕾亚,曼蒂看的一呆,迅速抓住自己面前的食物,也有损形像的狂吃起来。

吃饭期间,伊虂又叫了几回饭菜,总算让众人吃饱了。悟毅他们舒服的躺在椅子上,轻拍着肚皮,惬意极了。说实话,米蕾亚他们自从跟着武痴之后,从没吃过这么好的一顿饭,悟毅则更没有了,武痴那家伙很懒的做饭,吃的东西都是从外面一股脑儿的买来(够吃一两年了),然后储在手镯里,有用的时候才拿出来。此时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也咂巴着嘴巴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胡萝卜,那是米蕾亚特意为小兔兔拿的。小兔兔成长到现在,已经不用再吃能量晶石了,它只要吃一些平常的食物就可以满足机体的需要。以小兔兔现在的能力,它能够形成一个特殊的空间,这空间与手镯里的空间也些相似,也可以储存物品,暂且叫它“储物空间”吧,这也是小兔兔的特殊能力。在“储物空间”里,放有许多小兔兔平常爱吃的食物,所以悟毅是不怕小兔兔会饿着的,当然如果有好东西的话悟毅还是会给小兔兔的。米蕾亚并不知道小兔兔已经有吃的了,她细心的为小兔兔要来了平常兔子最爱吃的胡罗卜,小兔兔则很开心的收下,好吃的东西谁会闲多啊?而怙玛拉斯则盯着小兔兔,一会儿后,他突然离开座位跑开,很快他就回来了,手上也多了几根胡萝卜。怙玛拉斯近乎献媚的说道:“哦!小兔兔,请允许我对您的赞美。您知道吗?我看到您的第一眼起,我就就知道您不是一般的小动物!您是多么的伟大啊……以安拉的名义发誓,我怙玛拉斯绝不是在胡说!小兔兔,这是孝敬给您的,以后……遇到危险时多帮忙啊!”说到最后,怙玛拉斯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小兔兔则不客气的收下,同时猛点着它那可爱的兔头。小兔兔可没多少心机呢,它可不知道怙玛拉斯美妙的词汇下是怎样的不良意图。其他几人看的一阵摇头,悟毅则有点惊讶的看着怙玛拉斯,他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无耻的。

饭吃完后,几人离开了食堂。接着,伊虂带领大家逐个的参观学院中的各建筑,设施。完后,悟毅几人回到了自己的寝窒。分配完房间后,怙玛拉斯夸张的大叫道:“累死我了,悟毅!你知道吗?我一辈子走的路的总和还没在这学院走的多呢!”悟毅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说道:“别抱怨了,还不快点冥想?”“不……不是吧,悟毅师兄?你不是这么残忍吧?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休息!哦,该死的,真累,让我好好睡一觉吧……”说着,怙玛拉斯闭上眼睛,直挺挺的倒在**。悟毅摇了摇头,在能量与体力耗尽后进行冥想对修练是很有帮助的,“怙玛拉斯!这是训练!起来!”悟毅毫不留情的拉起怙玛拉斯,催促道。在悟毅的铁手腕下,怙玛拉斯不得不重新爬起,因为他已经把一盆冷水淋在了怙玛拉斯的头上。”悟毅,你真是魔鬼!当时怎么就一时糊涂坚决要跟悟毅一起睡呢?安拉啊,你是在惩罚我吗?”怙玛拉斯嘀咕着,缓缓盘腿坐下,开始进入冥想。当初分配房间时,怙玛拉斯主动要与悟毅一个房间,在他想来,悟毅的实力是几人中最强的,他肯定能得到不少好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坎笛德与曼蒂一块,米蕾亚则一个人一间房,当然,她那里还有一只兔子。悟毅点了点头,也开始调息,他要补充损失的念力。至于其他人,悟毅发现他们也都很自觉的在冥想,所以他很放心。米蕾亚自己是自觉进行冥想的,而曼蒂则有点可怜,他是被坎笛德强拉着一起冥想的,按坎笛德的说法是“我一个人冥想太无聊了,当然要找你一起啦”。

学院真正开学是在一周后,在这一周期间,悟毅主要在训练米蕾亚几人,当然,伊虂也经常来看悟毅,这时候可以说是米蕾亚他们最轻松的时候了,虽然还要进行悟毅交代的训练任务,但不小心偶尔偷偷懒还是可以的。跟了武痴这么多年,悟毅举行的训练也有点近乎残酷,就是最能吃苦的坎笛德也累的哇哇大叫,更不用说别人了。悟毅现在越来越喜欢伊虂阿姨了,在她身上,悟毅感受到了从没经历过的……母爱!曼蒂那小子可以说是精力旺盛,一次训练下来,虽然累的要死,但他居然还有精力去泡mm,这一周,他都换三四个女友了!看的米蕾亚他们是摇头不已。经过一周较系统的训练,米蕾亚他们大都达到开光期上段了,而米蕾亚更是有突破开光期进入铸暹期的迹象,这可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一旦进入铸暹期,就真正成为傲人,这时也突破了世俗**的限制,可以拥有千年的寿命,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继续修练更高的境界了。不过从开光期到铸暹期是一个坎,没有天赋与机遇,纵然枉费一生,也无法跨过!所以在学院中经常可以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人还在学习着!

一周很快过去,米蕾亚他们回首这段时日,都有种恍忽的感觉,虽然每天都像度日如年,但却觉得很充实,这以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顿时充满了憧憬与信心。坐在座位上,悟毅激动的左右摆动,一会儿跟前面聊聊,一会儿又转到后面,对于悟毅来说,这一切都是新鲜的,他没想到居然可以有这么多人一起学习的。而讲堂上的教员正津津有味的讲着宗教问题。从世俗界招收学员后,虽然有许多好处,但凡事皆有利弊,见识到傲人们神乎般的能力,他们更坚定了自己平常的信仰,而一些没有信仰的也开始有了信仰。本来这也没什么,可他们有时候居然会为了各自的信仰大打出手,这让傲尔佛学院的教员们大感头痛。于是他们在开学第一堂课上都会去说明各种宗教问题。其实就是叫学员们不要太过盲目崇拜自己的信仰,那些什么上帝啊,安拉啊,玛利亚啊是不存在的。至于学员们信不信,他们也不在意,因为修行到一定程度,对于这些事都有了比较通透的感知。

教员突然停下自己的话头,望向悟毅,颇显幽默道:“这位帅气的同学?嗯,对,就是说你!你椅子上有什么东西吗?或者你对这椅子有意见?我想你可以站起来?哦,不,你还是坐下吧,认真点,嗯?”悟毅不好意思的坐稳,他真的是太激动了嘛。而米蕾亚他们都有点好笑的看着悟毅窘迫的样子,像悟毅这么大的人居然还会做小动作呢,真是不听话啊……

很快到了下午的那堂课,悟毅望着走进来的中年妇人,兴奋的挥手大叫道:“伊虂阿姨!是我,悟毅啊!呵呵……”伊虂微笑的对悟毅点了点头,走上讲台,扫视了学员们一眼,轻快地说道:“欢迎学员们来到傲尔佛学院,以后这就是你们的第二个家了。我是你们的能量指导与实践教员,伊虂,很高兴能与大家一起领略能量的奥秘,谢谢!”说完,朝大家掬了一个躬。学员们顿起雷鸣般的掌声,其中以悟毅最为热烈。”等下大家带上头盔,试试看能不能感知和运用能量!”说完,伊虂手一挥,学员们的手上都多了一个银白色的头盔,而悟毅手上则是一个黝黑的略显厚重的头盔。悟毅发现头盔上居然镶有一个小型的阵法,阵法虽小,却显得很精妙,连悟毅也不是看得太明白。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傲尔佛学院果然是大手笔啊。

带上头盔,悟毅眼睛一花,已经置身于一处茂林中。悟毅晃着脑袋四处查看周围的环境,这时,一声巨吼,悟毅眼前出现了一只狮子模样的怪兽,悟毅脑袋一阵短路,残噬狂狮,中级上阶怪兽,念力达“运念中段”境界。望着狂狮的样子,悟毅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是狂狮友善的表示。当下,悟毅眼中白芒微闪,地上的叶片如利刃般****而出,同时悟毅怪叫一声“哇咧!闪了!”身形迅速消失在狂狮视野中。狂狮再次大吼一声,攻向它的枯叶纷纷散开,接着狂狮也高速朝悟毅追去。悟毅简直郁闷死了,身后那只狮子紧追不舍,时不时的还大吼几声,弄的悟毅一阵阵心神颤抖。狂狮擅长音攻,一声长啸,意念不够坚定的会立马疯狂!悟毅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整体上悟毅与狂狮的实力差了太多,但他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念力。现在悟毅简直爱死念力了,每次遇到强敌时,自己的念力都能占据一定的优势。

悟毅疾速奔跑的同时,散开念力,控制着一路上的各种枯叶,石子等物品攻向狂狮,虽然不能够伤害到狂狮,但稍微阻止一下狂狮的速度还是可以的。狂狮在后面愤怒的大吼不已,前面的人类太可恶了,跑的快不说,还尽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攻向自己,虽然没什么事情,但却把自己威武的外表弄的狼狈堪,它暗暗发誓等下抓到这个人类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一番,让他知道我狂狮的厉害。

而米蕾亚他们一带上头盔,也出现在这片茂林中,学员们大都聚在这里,唯独没看见悟毅。米蕾亚他们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正当他们打量周围的环境时,从四面八方涌来了一大群狼!怙玛拉斯呻吟一声:“又来了,天啊,这次怎么这么多?”“你没看见我们的人也多了吗?”坎笛德翻了翻白眼,说道。”还真会按比例算……”怙玛拉斯小声嘀咕道。”我们准备好了!大家团结起来,不然这关我们都过不了!”米蕾亚朝众人大叫道。米蕾亚的号召力是很大的,学员们看到是这么一个圣女发话了,也都自觉的把女学员围在中间,戒备着准备对付即将到来的挑战。

“速食训练”是武痴主要设来锻炼念力之用的。也就是在吃饭时,武痴会在争抢食物的同时,制造各种外在因素来干扰悟毅吃饭。悟毅必须运转会身能量抵抗从武痴身上传来的阵阵压力,而且还要荡开念力随时防止袭向他的各种家用物品,同时悟毅必须精确的使用念力把食物迅速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这样他才能快速咽下食物。这一切看起来简单,可越要训练起来真的是要命了,那段期间,悟毅常常吃不饱,只能无奈的去外面打一些野味。而这通常是很危险的,幻梦中的怪兽可没那么好欺负啊。

现在悟毅已经养成习惯了,饭菜一到桌,只要经过允许,他就开始向上面情景般迅速吃起来。伊虂现在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她没形象的张大嘴巴,不自觉的自语道:“小毅,慢点吃,别噎着……呃,你平常都这样吃的吗?痴到底是怎么教你的?可……可恶!武痴!”最后,伊虂大叫起来。悟毅吓得一哆嗦,围着他转的食物纷纷落地,不过悟毅的反应也是很快,念力运转间,食物又浮了起来,同时悟毅有点疑惑的望着伊虂,口中却依旧不自觉得嚼着食物,“怎……怎么了?伊虂阿姨?”米蕾亚他们也惊讶的望着伊虂,虽然与伊虂接触的时短,但伊虂在他们的印象中是很温柔,亲切的。他们没想到伊虂也会这么……凶的!大概伊虂感受到大家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柔声道:“没事,没事……小毅,你接着吃!”伊虂这么一说,米蕾亚他们反应过来,怙玛拉斯,坎笛德怪叫道:“悟毅,留点给我!”也跟着扑向桌上的食物,速度居然也很快。米蕾亚,曼蒂看的一呆,迅速抓住自己面前的食物,也有损形像的狂吃起来。

吃饭期间,伊虂又叫了几回饭菜,总算让众人吃饱了。悟毅他们舒服的躺在椅子上,轻拍着肚皮,惬意极了。说实话,米蕾亚他们自从跟着武痴之后,从没吃过这么好的一顿饭,悟毅则更没有了,武痴那家伙很懒的做饭,吃的东西都是从外面一股脑儿的买来(够吃一两年了),然后储在手镯里,有用的时候才拿出来。此时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也咂巴着嘴巴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胡萝卜,那是米蕾亚特意为小兔兔拿的。小兔兔成长到现在,已经不用再吃能量晶石了,它只要吃一些平常的食物就可以满足机体的需要。以小兔兔现在的能力,它能够形成一个特殊的空间,这空间与手镯里的空间也些相似,也可以储存物品,暂且叫它“储物空间”吧,这也是小兔兔的特殊能力。在“储物空间”里,放有许多小兔兔平常爱吃的食物,所以悟毅是不怕小兔兔会饿着的,当然如果有好东西的话悟毅还是会给小兔兔的。米蕾亚并不知道小兔兔已经有吃的了,她细心的为小兔兔要来了平常兔子最爱吃的胡罗卜,小兔兔则很开心的收下,好吃的东西谁会闲多啊?而怙玛拉斯则盯着小兔兔,一会儿后,他突然离开座位跑开,很快他就回来了,手上也多了几根胡萝卜。怙玛拉斯近乎献媚的说道:“哦!小兔兔,请允许我对您的赞美。您知道吗?我看到您的第一眼起,我就就知道您不是一般的小动物!您是多么的伟大啊……以安拉的名义发誓,我怙玛拉斯绝不是在胡说!小兔兔,这是孝敬给您的,以后……遇到危险时多帮忙啊!”说到最后,怙玛拉斯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小兔兔则不客气的收下,同时猛点着它那可爱的兔头。小兔兔可没多少心机呢,它可不知道怙玛拉斯美妙的词汇下是怎样的不良意图。其他几人看的一阵摇头,悟毅则有点惊讶的看着怙玛拉斯,他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无耻的。

饭吃完后,几人离开了食堂。接着,伊虂带领大家逐个的参观学院中的各建筑,设施。完后,悟毅几人回到了自己的寝窒。分配完房间后,怙玛拉斯夸张的大叫道:“累死我了,悟毅!你知道吗?我一辈子走的路的总和还没在这学院走的多呢!”悟毅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说道:“别抱怨了,还不快点冥想?”“不……不是吧,悟毅师兄?你不是这么残忍吧?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休息!哦,该死的,真累,让我好好睡一觉吧……”说着,怙玛拉斯闭上眼睛,直挺挺的倒在**。悟毅摇了摇头,在能量与体力耗尽后进行冥想对修练是很有帮助的,“怙玛拉斯!这是训练!起来!”悟毅毫不留情的拉起怙玛拉斯,催促道。在悟毅的铁手腕下,怙玛拉斯不得不重新爬起,因为他已经把一盆冷水淋在了怙玛拉斯的头上。”悟毅,你真是魔鬼!当时怎么就一时糊涂坚决要跟悟毅一起睡呢?安拉啊,你是在惩罚我吗?”怙玛拉斯嘀咕着,缓缓盘腿坐下,开始进入冥想。当初分配房间时,怙玛拉斯主动要与悟毅一个房间,在他想来,悟毅的实力是几人中最强的,他肯定能得到不少好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坎笛德与曼蒂一块,米蕾亚则一个人一间房,当然,她那里还有一只兔子。悟毅点了点头,也开始调息,他要补充损失的念力。至于其他人,悟毅发现他们也都很自觉的在冥想,所以他很放心。米蕾亚自己是自觉进行冥想的,而曼蒂则有点可怜,他是被坎笛德强拉着一起冥想的,按坎笛德的说法是“我一个人冥想太无聊了,当然要找你一起啦”。

学院真正开学是在一周后,在这一周期间,悟毅主要在训练米蕾亚几人,当然,伊虂也经常来看悟毅,这时候可以说是米蕾亚他们最轻松的时候了,虽然还要进行悟毅交代的训练任务,但不小心偶尔偷偷懒还是可以的。跟了武痴这么多年,悟毅举行的训练也有点近乎残酷,就是最能吃苦的坎笛德也累的哇哇大叫,更不用说别人了。悟毅现在越来越喜欢伊虂阿姨了,在她身上,悟毅感受到了从没经历过的……母爱!曼蒂那小子可以说是精力旺盛,一次训练下来,虽然累的要死,但他居然还有精力去泡mm,这一周,他都换三四个女友了!看的米蕾亚他们是摇头不已。经过一周较系统的训练,米蕾亚他们大都达到开光期上段了,而米蕾亚更是有突破开光期进入铸暹期的迹象,这可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一旦进入铸暹期,就真正成为傲人,这时也突破了世俗**的限制,可以拥有千年的寿命,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继续修练更高的境界了。不过从开光期到铸暹期是一个坎,没有天赋与机遇,纵然枉费一生,也无法跨过!所以在学院中经常可以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人还在学习着!

一周很快过去,米蕾亚他们回首这段时日,都有种恍忽的感觉,虽然每天都像度日如年,但却觉得很充实,这以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顿时充满了憧憬与信心。坐在座位上,悟毅激动的左右摆动,一会儿跟前面聊聊,一会儿又转到后面,对于悟毅来说,这一切都是新鲜的,他没想到居然可以有这么多人一起学习的。而讲堂上的教员正津津有味的讲着宗教问题。从世俗界招收学员后,虽然有许多好处,但凡事皆有利弊,见识到傲人们神乎般的能力,他们更坚定了自己平常的信仰,而一些没有信仰的也开始有了信仰。本来这也没什么,可他们有时候居然会为了各自的信仰大打出手,这让傲尔佛学院的教员们大感头痛。于是他们在开学第一堂课上都会去说明各种宗教问题。其实就是叫学员们不要太过盲目崇拜自己的信仰,那些什么上帝啊,安拉啊,玛利亚啊是不存在的。至于学员们信不信,他们也不在意,因为修行到一定程度,对于这些事都有了比较通透的感知。

教员突然停下自己的话头,望向悟毅,颇显幽默道:“这位帅气的同学?嗯,对,就是说你!你椅子上有什么东西吗?或者你对这椅子有意见?我想你可以站起来?哦,不,你还是坐下吧,认真点,嗯?”悟毅不好意思的坐稳,他真的是太激动了嘛。而米蕾亚他们都有点好笑的看着悟毅窘迫的样子,像悟毅这么大的人居然还会做小动作呢,真是不听话啊……

很快到了下午的那堂课,悟毅望着走进来的中年妇人,兴奋的挥手大叫道:“伊虂阿姨!是我,悟毅啊!呵呵……”伊虂微笑的对悟毅点了点头,走上讲台,扫视了学员们一眼,轻快地说道:“欢迎学员们来到傲尔佛学院,以后这就是你们的第二个家了。我是你们的能量指导与实践教员,伊虂,很高兴能与大家一起领略能量的奥秘,谢谢!”说完,朝大家掬了一个躬。学员们顿起雷鸣般的掌声,其中以悟毅最为热烈。”等下大家带上头盔,试试看能不能感知和运用能量!”说完,伊虂手一挥,学员们的手上都多了一个银白色的头盔,而悟毅手上则是一个黝黑的略显厚重的头盔。悟毅发现头盔上居然镶有一个小型的阵法,阵法虽小,却显得很精妙,连悟毅也不是看得太明白。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傲尔佛学院果然是大手笔啊。

带上头盔,悟毅眼睛一花,已经置身于一处茂林中。悟毅晃着脑袋四处查看周围的环境,这时,一声巨吼,悟毅眼前出现了一只狮子模样的怪兽,悟毅脑袋一阵短路,残噬狂狮,中级上阶怪兽,念力达“运念中段”境界。望着狂狮的样子,悟毅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是狂狮友善的表示。当下,悟毅眼中白芒微闪,地上的叶片如利刃般****而出,同时悟毅怪叫一声“哇咧!闪了!”身形迅速消失在狂狮视野中。狂狮再次大吼一声,攻向它的枯叶纷纷散开,接着狂狮也高速朝悟毅追去。悟毅简直郁闷死了,身后那只狮子紧追不舍,时不时的还大吼几声,弄的悟毅一阵阵心神颤抖。狂狮擅长音攻,一声长啸,意念不够坚定的会立马疯狂!悟毅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整体上悟毅与狂狮的实力差了太多,但他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念力。现在悟毅简直爱死念力了,每次遇到强敌时,自己的念力都能占据一定的优势。

悟毅疾速奔跑的同时,散开念力,控制着一路上的各种枯叶,石子等物品攻向狂狮,虽然不能够伤害到狂狮,但稍微阻止一下狂狮的速度还是可以的。狂狮在后面愤怒的大吼不已,前面的人类太可恶了,跑的快不说,还尽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攻向自己,虽然没什么事情,但却把自己威武的外表弄的狼狈堪,它暗暗发誓等下抓到这个人类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一番,让他知道我狂狮的厉害。

而米蕾亚他们一带上头盔,也出现在这片茂林中,学员们大都聚在这里,唯独没看见悟毅。米蕾亚他们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正当他们打量周围的环境时,从四面八方涌来了一大群狼!怙玛拉斯呻吟一声:“又来了,天啊,这次怎么这么多?”“你没看见我们的人也多了吗?”坎笛德翻了翻白眼,说道。”还真会按比例算……”怙玛拉斯小声嘀咕道。”我们准备好了!大家团结起来,不然这关我们都过不了!”米蕾亚朝众人大叫道。米蕾亚的号召力是很大的,学员们看到是这么一个圣女发话了,也都自觉的把女学员围在中间,戒备着准备对付即将到来的挑战。“速食训练”是武痴主要设来锻炼念力之用的。也就是在吃饭时,武痴会在争抢食物的同时,制造各种外在因素来干扰悟毅吃饭。悟毅必须运转会身能量抵抗从武痴身上传来的阵阵压力,而且还要荡开念力随时防止袭向他的各种家用物品,同时悟毅必须精确的使用念力把食物迅速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这样他才能快速咽下食物。这一切看起来简单,可越要训练起来真的是要命了,那段期间,悟毅常常吃不饱,只能无奈的去外面打一些野味。而这通常是很危险的,幻梦中的怪兽可没那么好欺负啊。

现在悟毅已经养成习惯了,饭菜一到桌,只要经过允许,他就开始向上面情景般迅速吃起来。伊虂现在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她没形象的张大嘴巴,不自觉的自语道:“小毅,慢点吃,别噎着……呃,你平常都这样吃的吗?痴到底是怎么教你的?可……可恶!武痴!”最后,伊虂大叫起来。悟毅吓得一哆嗦,围着他转的食物纷纷落地,不过悟毅的反应也是很快,念力运转间,食物又浮了起来,同时悟毅有点疑惑的望着伊虂,口中却依旧不自觉得嚼着食物,“怎……怎么了?伊虂阿姨?”米蕾亚他们也惊讶的望着伊虂,虽然与伊虂接触的时短,但伊虂在他们的印象中是很温柔,亲切的。他们没想到伊虂也会这么……凶的!大概伊虂感受到大家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柔声道:“没事,没事……小毅,你接着吃!”伊虂这么一说,米蕾亚他们反应过来,怙玛拉斯,坎笛德怪叫道:“悟毅,留点给我!”也跟着扑向桌上的食物,速度居然也很快。米蕾亚,曼蒂看的一呆,迅速抓住自己面前的食物,也有损形像的狂吃起来。

吃饭期间,伊虂又叫了几回饭菜,总算让众人吃饱了。悟毅他们舒服的躺在椅子上,轻拍着肚皮,惬意极了。说实话,米蕾亚他们自从跟着武痴之后,从没吃过这么好的一顿饭,悟毅则更没有了,武痴那家伙很懒的做饭,吃的东西都是从外面一股脑儿的买来(够吃一两年了),然后储在手镯里,有用的时候才拿出来。此时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也咂巴着嘴巴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胡萝卜,那是米蕾亚特意为小兔兔拿的。小兔兔成长到现在,已经不用再吃能量晶石了,它只要吃一些平常的食物就可以满足机体的需要。以小兔兔现在的能力,它能够形成一个特殊的空间,这空间与手镯里的空间也些相似,也可以储存物品,暂且叫它“储物空间”吧,这也是小兔兔的特殊能力。在“储物空间”里,放有许多小兔兔平常爱吃的食物,所以悟毅是不怕小兔兔会饿着的,当然如果有好东西的话悟毅还是会给小兔兔的。米蕾亚并不知道小兔兔已经有吃的了,她细心的为小兔兔要来了平常兔子最爱吃的胡罗卜,小兔兔则很开心的收下,好吃的东西谁会闲多啊?而怙玛拉斯则盯着小兔兔,一会儿后,他突然离开座位跑开,很快他就回来了,手上也多了几根胡萝卜。怙玛拉斯近乎献媚的说道:“哦!小兔兔,请允许我对您的赞美。您知道吗?我看到您的第一眼起,我就就知道您不是一般的小动物!您是多么的伟大啊……以安拉的名义发誓,我怙玛拉斯绝不是在胡说!小兔兔,这是孝敬给您的,以后……遇到危险时多帮忙啊!”说到最后,怙玛拉斯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小兔兔则不客气的收下,同时猛点着它那可爱的兔头。小兔兔可没多少心机呢,它可不知道怙玛拉斯美妙的词汇下是怎样的不良意图。其他几人看的一阵摇头,悟毅则有点惊讶的看着怙玛拉斯,他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无耻的。

饭吃完后,几人离开了食堂。接着,伊虂带领大家逐个的参观学院中的各建筑,设施。完后,悟毅几人回到了自己的寝窒。分配完房间后,怙玛拉斯夸张的大叫道:“累死我了,悟毅!你知道吗?我一辈子走的路的总和还没在这学院走的多呢!”悟毅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说道:“别抱怨了,还不快点冥想?”“不……不是吧,悟毅师兄?你不是这么残忍吧?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休息!哦,该死的,真累,让我好好睡一觉吧……”说着,怙玛拉斯闭上眼睛,直挺挺的倒在**。悟毅摇了摇头,在能量与体力耗尽后进行冥想对修练是很有帮助的,“怙玛拉斯!这是训练!起来!”悟毅毫不留情的拉起怙玛拉斯,催促道。在悟毅的铁手腕下,怙玛拉斯不得不重新爬起,因为他已经把一盆冷水淋在了怙玛拉斯的头上。”悟毅,你真是魔鬼!当时怎么就一时糊涂坚决要跟悟毅一起睡呢?安拉啊,你是在惩罚我吗?”怙玛拉斯嘀咕着,缓缓盘腿坐下,开始进入冥想。当初分配房间时,怙玛拉斯主动要与悟毅一个房间,在他想来,悟毅的实力是几人中最强的,他肯定能得到不少好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坎笛德与曼蒂一块,米蕾亚则一个人一间房,当然,她那里还有一只兔子。悟毅点了点头,也开始调息,他要补充损失的念力。至于其他人,悟毅发现他们也都很自觉的在冥想,所以他很放心。米蕾亚自己是自觉进行冥想的,而曼蒂则有点可怜,他是被坎笛德强拉着一起冥想的,按坎笛德的说法是“我一个人冥想太无聊了,当然要找你一起啦”。

学院真正开学是在一周后,在这一周期间,悟毅主要在训练米蕾亚几人,当然,伊虂也经常来看悟毅,这时候可以说是米蕾亚他们最轻松的时候了,虽然还要进行悟毅交代的训练任务,但不小心偶尔偷偷懒还是可以的。跟了武痴这么多年,悟毅举行的训练也有点近乎残酷,就是最能吃苦的坎笛德也累的哇哇大叫,更不用说别人了。悟毅现在越来越喜欢伊虂阿姨了,在她身上,悟毅感受到了从没经历过的……母爱!曼蒂那小子可以说是精力旺盛,一次训练下来,虽然累的要死,但他居然还有精力去泡mm,这一周,他都换三四个女友了!看的米蕾亚他们是摇头不已。经过一周较系统的训练,米蕾亚他们大都达到开光期上段了,而米蕾亚更是有突破开光期进入铸暹期的迹象,这可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一旦进入铸暹期,就真正成为傲人,这时也突破了世俗**的限制,可以拥有千年的寿命,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继续修练更高的境界了。不过从开光期到铸暹期是一个坎,没有天赋与机遇,纵然枉费一生,也无法跨过!所以在学院中经常可以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人还在学习着!

一周很快过去,米蕾亚他们回首这段时日,都有种恍忽的感觉,虽然每天都像度日如年,但却觉得很充实,这以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顿时充满了憧憬与信心。坐在座位上,悟毅激动的左右摆动,一会儿跟前面聊聊,一会儿又转到后面,对于悟毅来说,这一切都是新鲜的,他没想到居然可以有这么多人一起学习的。而讲堂上的教员正津津有味的讲着宗教问题。从世俗界招收学员后,虽然有许多好处,但凡事皆有利弊,见识到傲人们神乎般的能力,他们更坚定了自己平常的信仰,而一些没有信仰的也开始有了信仰。本来这也没什么,可他们有时候居然会为了各自的信仰大打出手,这让傲尔佛学院的教员们大感头痛。于是他们在开学第一堂课上都会去说明各种宗教问题。其实就是叫学员们不要太过盲目崇拜自己的信仰,那些什么上帝啊,安拉啊,玛利亚啊是不存在的。至于学员们信不信,他们也不在意,因为修行到一定程度,对于这些事都有了比较通透的感知。

教员突然停下自己的话头,望向悟毅,颇显幽默道:“这位帅气的同学?嗯,对,就是说你!你椅子上有什么东西吗?或者你对这椅子有意见?我想你可以站起来?哦,不,你还是坐下吧,认真点,嗯?”悟毅不好意思的坐稳,他真的是太激动了嘛。而米蕾亚他们都有点好笑的看着悟毅窘迫的样子,像悟毅这么大的人居然还会做小动作呢,真是不听话啊……

很快到了下午的那堂课,悟毅望着走进来的中年妇人,兴奋的挥手大叫道:“伊虂阿姨!是我,悟毅啊!呵呵……”伊虂微笑的对悟毅点了点头,走上讲台,扫视了学员们一眼,轻快地说道:“欢迎学员们来到傲尔佛学院,以后这就是你们的第二个家了。我是你们的能量指导与实践教员,伊虂,很高兴能与大家一起领略能量的奥秘,谢谢!”说完,朝大家掬了一个躬。学员们顿起雷鸣般的掌声,其中以悟毅最为热烈。”等下大家带上头盔,试试看能不能感知和运用能量!”说完,伊虂手一挥,学员们的手上都多了一个银白色的头盔,而悟毅手上则是一个黝黑的略显厚重的头盔。悟毅发现头盔上居然镶有一个小型的阵法,阵法虽小,却显得很精妙,连悟毅也不是看得太明白。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傲尔佛学院果然是大手笔啊。

带上头盔,悟毅眼睛一花,已经置身于一处茂林中。悟毅晃着脑袋四处查看周围的环境,这时,一声巨吼,悟毅眼前出现了一只狮子模样的怪兽,悟毅脑袋一阵短路,残噬狂狮,中级上阶怪兽,念力达“运念中段”境界。望着狂狮的样子,悟毅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是狂狮友善的表示。当下,悟毅眼中白芒微闪,地上的叶片如利刃般****而出,同时悟毅怪叫一声“哇咧!闪了!”身形迅速消失在狂狮视野中。狂狮再次大吼一声,攻向它的枯叶纷纷散开,接着狂狮也高速朝悟毅追去。悟毅简直郁闷死了,身后那只狮子紧追不舍,时不时的还大吼几声,弄的悟毅一阵阵心神颤抖。狂狮擅长音攻,一声长啸,意念不够坚定的会立马疯狂!悟毅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整体上悟毅与狂狮的实力差了太多,但他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念力。现在悟毅简直爱死念力了,每次遇到强敌时,自己的念力都能占据一定的优势。

悟毅疾速奔跑的同时,散开念力,控制着一路上的各种枯叶,石子等物品攻向狂狮,虽然不能够伤害到狂狮,但稍微阻止一下狂狮的速度还是可以的。狂狮在后面愤怒的大吼不已,前面的人类太可恶了,跑的快不说,还尽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攻向自己,虽然没什么事情,但却把自己威武的外表弄的狼狈堪,它暗暗发誓等下抓到这个人类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一番,让他知道我狂狮的厉害。

而米蕾亚他们一带上头盔,也出现在这片茂林中,学员们大都聚在这里,唯独没看见悟毅。米蕾亚他们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正当他们打量周围的环境时,从四面八方涌来了一大群狼!怙玛拉斯呻吟一声:“又来了,天啊,这次怎么这么多?”“你没看见我们的人也多了吗?”坎笛德翻了翻白眼,说道。”还真会按比例算……”怙玛拉斯小声嘀咕道。”我们准备好了!大家团结起来,不然这关我们都过不了!”米蕾亚朝众人大叫道。米蕾亚的号召力是很大的,学员们看到是这么一个圣女发话了,也都自觉的把女学员围在中间,戒备着准备对付即将到来的挑战。

“速食训练”是武痴主要设来锻炼念力之用的。也就是在吃饭时,武痴会在争抢食物的同时,制造各种外在因素来干扰悟毅吃饭。悟毅必须运转会身能量抵抗从武痴身上传来的阵阵压力,而且还要荡开念力随时防止袭向他的各种家用物品,同时悟毅必须精确的使用念力把食物迅速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这样他才能快速咽下食物。这一切看起来简单,可越要训练起来真的是要命了,那段期间,悟毅常常吃不饱,只能无奈的去外面打一些野味。而这通常是很危险的,幻梦中的怪兽可没那么好欺负啊。

现在悟毅已经养成习惯了,饭菜一到桌,只要经过允许,他就开始向上面情景般迅速吃起来。伊虂现在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她没形象的张大嘴巴,不自觉的自语道:“小毅,慢点吃,别噎着……呃,你平常都这样吃的吗?痴到底是怎么教你的?可……可恶!武痴!”最后,伊虂大叫起来。悟毅吓得一哆嗦,围着他转的食物纷纷落地,不过悟毅的反应也是很快,念力运转间,食物又浮了起来,同时悟毅有点疑惑的望着伊虂,口中却依旧不自觉得嚼着食物,“怎……怎么了?伊虂阿姨?”米蕾亚他们也惊讶的望着伊虂,虽然与伊虂接触的时短,但伊虂在他们的印象中是很温柔,亲切的。他们没想到伊虂也会这么……凶的!大概伊虂感受到大家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柔声道:“没事,没事……小毅,你接着吃!”伊虂这么一说,米蕾亚他们反应过来,怙玛拉斯,坎笛德怪叫道:“悟毅,留点给我!”也跟着扑向桌上的食物,速度居然也很快。米蕾亚,曼蒂看的一呆,迅速抓住自己面前的食物,也有损形像的狂吃起来。

吃饭期间,伊虂又叫了几回饭菜,总算让众人吃饱了。悟毅他们舒服的躺在椅子上,轻拍着肚皮,惬意极了。说实话,米蕾亚他们自从跟着武痴之后,从没吃过这么好的一顿饭,悟毅则更没有了,武痴那家伙很懒的做饭,吃的东西都是从外面一股脑儿的买来(够吃一两年了),然后储在手镯里,有用的时候才拿出来。此时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也咂巴着嘴巴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胡萝卜,那是米蕾亚特意为小兔兔拿的。小兔兔成长到现在,已经不用再吃能量晶石了,它只要吃一些平常的食物就可以满足机体的需要。以小兔兔现在的能力,它能够形成一个特殊的空间,这空间与手镯里的空间也些相似,也可以储存物品,暂且叫它“储物空间”吧,这也是小兔兔的特殊能力。在“储物空间”里,放有许多小兔兔平常爱吃的食物,所以悟毅是不怕小兔兔会饿着的,当然如果有好东西的话悟毅还是会给小兔兔的。米蕾亚并不知道小兔兔已经有吃的了,她细心的为小兔兔要来了平常兔子最爱吃的胡罗卜,小兔兔则很开心的收下,好吃的东西谁会闲多啊?而怙玛拉斯则盯着小兔兔,一会儿后,他突然离开座位跑开,很快他就回来了,手上也多了几根胡萝卜。怙玛拉斯近乎献媚的说道:“哦!小兔兔,请允许我对您的赞美。您知道吗?我看到您的第一眼起,我就就知道您不是一般的小动物!您是多么的伟大啊……以安拉的名义发誓,我怙玛拉斯绝不是在胡说!小兔兔,这是孝敬给您的,以后……遇到危险时多帮忙啊!”说到最后,怙玛拉斯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小兔兔则不客气的收下,同时猛点着它那可爱的兔头。小兔兔可没多少心机呢,它可不知道怙玛拉斯美妙的词汇下是怎样的不良意图。其他几人看的一阵摇头,悟毅则有点惊讶的看着怙玛拉斯,他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无耻的。

饭吃完后,几人离开了食堂。接着,伊虂带领大家逐个的参观学院中的各建筑,设施。完后,悟毅几人回到了自己的寝窒。分配完房间后,怙玛拉斯夸张的大叫道:“累死我了,悟毅!你知道吗?我一辈子走的路的总和还没在这学院走的多呢!”悟毅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说道:“别抱怨了,还不快点冥想?”“不……不是吧,悟毅师兄?你不是这么残忍吧?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休息!哦,该死的,真累,让我好好睡一觉吧……”说着,怙玛拉斯闭上眼睛,直挺挺的倒在**。悟毅摇了摇头,在能量与体力耗尽后进行冥想对修练是很有帮助的,“怙玛拉斯!这是训练!起来!”悟毅毫不留情的拉起怙玛拉斯,催促道。在悟毅的铁手腕下,怙玛拉斯不得不重新爬起,因为他已经把一盆冷水淋在了怙玛拉斯的头上。”悟毅,你真是魔鬼!当时怎么就一时糊涂坚决要跟悟毅一起睡呢?安拉啊,你是在惩罚我吗?”怙玛拉斯嘀咕着,缓缓盘腿坐下,开始进入冥想。当初分配房间时,怙玛拉斯主动要与悟毅一个房间,在他想来,悟毅的实力是几人中最强的,他肯定能得到不少好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坎笛德与曼蒂一块,米蕾亚则一个人一间房,当然,她那里还有一只兔子。悟毅点了点头,也开始调息,他要补充损失的念力。至于其他人,悟毅发现他们也都很自觉的在冥想,所以他很放心。米蕾亚自己是自觉进行冥想的,而曼蒂则有点可怜,他是被坎笛德强拉着一起冥想的,按坎笛德的说法是“我一个人冥想太无聊了,当然要找你一起啦”。

学院真正开学是在一周后,在这一周期间,悟毅主要在训练米蕾亚几人,当然,伊虂也经常来看悟毅,这时候可以说是米蕾亚他们最轻松的时候了,虽然还要进行悟毅交代的训练任务,但不小心偶尔偷偷懒还是可以的。跟了武痴这么多年,悟毅举行的训练也有点近乎残酷,就是最能吃苦的坎笛德也累的哇哇大叫,更不用说别人了。悟毅现在越来越喜欢伊虂阿姨了,在她身上,悟毅感受到了从没经历过的……母爱!曼蒂那小子可以说是精力旺盛,一次训练下来,虽然累的要死,但他居然还有精力去泡mm,这一周,他都换三四个女友了!看的米蕾亚他们是摇头不已。经过一周较系统的训练,米蕾亚他们大都达到开光期上段了,而米蕾亚更是有突破开光期进入铸暹期的迹象,这可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一旦进入铸暹期,就真正成为傲人,这时也突破了世俗**的限制,可以拥有千年的寿命,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继续修练更高的境界了。不过从开光期到铸暹期是一个坎,没有天赋与机遇,纵然枉费一生,也无法跨过!所以在学院中经常可以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人还在学习着!

一周很快过去,米蕾亚他们回首这段时日,都有种恍忽的感觉,虽然每天都像度日如年,但却觉得很充实,这以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顿时充满了憧憬与信心。坐在座位上,悟毅激动的左右摆动,一会儿跟前面聊聊,一会儿又转到后面,对于悟毅来说,这一切都是新鲜的,他没想到居然可以有这么多人一起学习的。而讲堂上的教员正津津有味的讲着宗教问题。从世俗界招收学员后,虽然有许多好处,但凡事皆有利弊,见识到傲人们神乎般的能力,他们更坚定了自己平常的信仰,而一些没有信仰的也开始有了信仰。本来这也没什么,可他们有时候居然会为了各自的信仰大打出手,这让傲尔佛学院的教员们大感头痛。于是他们在开学第一堂课上都会去说明各种宗教问题。其实就是叫学员们不要太过盲目崇拜自己的信仰,那些什么上帝啊,安拉啊,玛利亚啊是不存在的。至于学员们信不信,他们也不在意,因为修行到一定程度,对于这些事都有了比较通透的感知。

教员突然停下自己的话头,望向悟毅,颇显幽默道:“这位帅气的同学?嗯,对,就是说你!你椅子上有什么东西吗?或者你对这椅子有意见?我想你可以站起来?哦,不,你还是坐下吧,认真点,嗯?”悟毅不好意思的坐稳,他真的是太激动了嘛。而米蕾亚他们都有点好笑的看着悟毅窘迫的样子,像悟毅这么大的人居然还会做小动作呢,真是不听话啊……

很快到了下午的那堂课,悟毅望着走进来的中年妇人,兴奋的挥手大叫道:“伊虂阿姨!是我,悟毅啊!呵呵……”伊虂微笑的对悟毅点了点头,走上讲台,扫视了学员们一眼,轻快地说道:“欢迎学员们来到傲尔佛学院,以后这就是你们的第二个家了。我是你们的能量指导与实践教员,伊虂,很高兴能与大家一起领略能量的奥秘,谢谢!”说完,朝大家掬了一个躬。学员们顿起雷鸣般的掌声,其中以悟毅最为热烈。”等下大家带上头盔,试试看能不能感知和运用能量!”说完,伊虂手一挥,学员们的手上都多了一个银白色的头盔,而悟毅手上则是一个黝黑的略显厚重的头盔。悟毅发现头盔上居然镶有一个小型的阵法,阵法虽小,却显得很精妙,连悟毅也不是看得太明白。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傲尔佛学院果然是大手笔啊。

带上头盔,悟毅眼睛一花,已经置身于一处茂林中。悟毅晃着脑袋四处查看周围的环境,这时,一声巨吼,悟毅眼前出现了一只狮子模样的怪兽,悟毅脑袋一阵短路,残噬狂狮,中级上阶怪兽,念力达“运念中段”境界。望着狂狮的样子,悟毅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是狂狮友善的表示。当下,悟毅眼中白芒微闪,地上的叶片如利刃般****而出,同时悟毅怪叫一声“哇咧!闪了!”身形迅速消失在狂狮视野中。狂狮再次大吼一声,攻向它的枯叶纷纷散开,接着狂狮也高速朝悟毅追去。悟毅简直郁闷死了,身后那只狮子紧追不舍,时不时的还大吼几声,弄的悟毅一阵阵心神颤抖。狂狮擅长音攻,一声长啸,意念不够坚定的会立马疯狂!悟毅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整体上悟毅与狂狮的实力差了太多,但他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念力。现在悟毅简直爱死念力了,每次遇到强敌时,自己的念力都能占据一定的优势。

悟毅疾速奔跑的同时,散开念力,控制着一路上的各种枯叶,石子等物品攻向狂狮,虽然不能够伤害到狂狮,但稍微阻止一下狂狮的速度还是可以的。狂狮在后面愤怒的大吼不已,前面的人类太可恶了,跑的快不说,还尽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攻向自己,虽然没什么事情,但却把自己威武的外表弄的狼狈堪,它暗暗发誓等下抓到这个人类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一番,让他知道我狂狮的厉害。

而米蕾亚他们一带上头盔,也出现在这片茂林中,学员们大都聚在这里,唯独没看见悟毅。米蕾亚他们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正当他们打量周围的环境时,从四面八方涌来了一大群狼!怙玛拉斯呻吟一声:“又来了,天啊,这次怎么这么多?”“你没看见我们的人也多了吗?”坎笛德翻了翻白眼,说道。”还真会按比例算……”怙玛拉斯小声嘀咕道。”我们准备好了!大家团结起来,不然这关我们都过不了!”米蕾亚朝众人大叫道。米蕾亚的号召力是很大的,学员们看到是这么一个圣女发话了,也都自觉的把女学员围在中间,戒备着准备对付即将到来的挑战。“速食训练”是武痴主要设来锻炼念力之用的。也就是在吃饭时,武痴会在争抢食物的同时,制造各种外在因素来干扰悟毅吃饭。悟毅必须运转会身能量抵抗从武痴身上传来的阵阵压力,而且还要荡开念力随时防止袭向他的各种家用物品,同时悟毅必须精确的使用念力把食物迅速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这样他才能快速咽下食物。这一切看起来简单,可越要训练起来真的是要命了,那段期间,悟毅常常吃不饱,只能无奈的去外面打一些野味。而这通常是很危险的,幻梦中的怪兽可没那么好欺负啊。

现在悟毅已经养成习惯了,饭菜一到桌,只要经过允许,他就开始向上面情景般迅速吃起来。伊虂现在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她没形象的张大嘴巴,不自觉的自语道:“小毅,慢点吃,别噎着……呃,你平常都这样吃的吗?痴到底是怎么教你的?可……可恶!武痴!”最后,伊虂大叫起来。悟毅吓得一哆嗦,围着他转的食物纷纷落地,不过悟毅的反应也是很快,念力运转间,食物又浮了起来,同时悟毅有点疑惑的望着伊虂,口中却依旧不自觉得嚼着食物,“怎……怎么了?伊虂阿姨?”米蕾亚他们也惊讶的望着伊虂,虽然与伊虂接触的时短,但伊虂在他们的印象中是很温柔,亲切的。他们没想到伊虂也会这么……凶的!大概伊虂感受到大家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柔声道:“没事,没事……小毅,你接着吃!”伊虂这么一说,米蕾亚他们反应过来,怙玛拉斯,坎笛德怪叫道:“悟毅,留点给我!”也跟着扑向桌上的食物,速度居然也很快。米蕾亚,曼蒂看的一呆,迅速抓住自己面前的食物,也有损形像的狂吃起来。

吃饭期间,伊虂又叫了几回饭菜,总算让众人吃饱了。悟毅他们舒服的躺在椅子上,轻拍着肚皮,惬意极了。说实话,米蕾亚他们自从跟着武痴之后,从没吃过这么好的一顿饭,悟毅则更没有了,武痴那家伙很懒的做饭,吃的东西都是从外面一股脑儿的买来(够吃一两年了),然后储在手镯里,有用的时候才拿出来。此时米蕾亚肩上的小兔兔也咂巴着嘴巴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胡萝卜,那是米蕾亚特意为小兔兔拿的。小兔兔成长到现在,已经不用再吃能量晶石了,它只要吃一些平常的食物就可以满足机体的需要。以小兔兔现在的能力,它能够形成一个特殊的空间,这空间与手镯里的空间也些相似,也可以储存物品,暂且叫它“储物空间”吧,这也是小兔兔的特殊能力。在“储物空间”里,放有许多小兔兔平常爱吃的食物,所以悟毅是不怕小兔兔会饿着的,当然如果有好东西的话悟毅还是会给小兔兔的。米蕾亚并不知道小兔兔已经有吃的了,她细心的为小兔兔要来了平常兔子最爱吃的胡罗卜,小兔兔则很开心的收下,好吃的东西谁会闲多啊?而怙玛拉斯则盯着小兔兔,一会儿后,他突然离开座位跑开,很快他就回来了,手上也多了几根胡萝卜。怙玛拉斯近乎献媚的说道:“哦!小兔兔,请允许我对您的赞美。您知道吗?我看到您的第一眼起,我就就知道您不是一般的小动物!您是多么的伟大啊……以安拉的名义发誓,我怙玛拉斯绝不是在胡说!小兔兔,这是孝敬给您的,以后……遇到危险时多帮忙啊!”说到最后,怙玛拉斯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小兔兔则不客气的收下,同时猛点着它那可爱的兔头。小兔兔可没多少心机呢,它可不知道怙玛拉斯美妙的词汇下是怎样的不良意图。其他几人看的一阵摇头,悟毅则有点惊讶的看着怙玛拉斯,他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无耻的。

饭吃完后,几人离开了食堂。接着,伊虂带领大家逐个的参观学院中的各建筑,设施。完后,悟毅几人回到了自己的寝窒。分配完房间后,怙玛拉斯夸张的大叫道:“累死我了,悟毅!你知道吗?我一辈子走的路的总和还没在这学院走的多呢!”悟毅有点好笑的看着怙玛拉斯,说道:“别抱怨了,还不快点冥想?”“不……不是吧,悟毅师兄?你不是这么残忍吧?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休息!哦,该死的,真累,让我好好睡一觉吧……”说着,怙玛拉斯闭上眼睛,直挺挺的倒在**。悟毅摇了摇头,在能量与体力耗尽后进行冥想对修练是很有帮助的,“怙玛拉斯!这是训练!起来!”悟毅毫不留情的拉起怙玛拉斯,催促道。在悟毅的铁手腕下,怙玛拉斯不得不重新爬起,因为他已经把一盆冷水淋在了怙玛拉斯的头上。”悟毅,你真是魔鬼!当时怎么就一时糊涂坚决要跟悟毅一起睡呢?安拉啊,你是在惩罚我吗?”怙玛拉斯嘀咕着,缓缓盘腿坐下,开始进入冥想。当初分配房间时,怙玛拉斯主动要与悟毅一个房间,在他想来,悟毅的实力是几人中最强的,他肯定能得到不少好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坎笛德与曼蒂一块,米蕾亚则一个人一间房,当然,她那里还有一只兔子。悟毅点了点头,也开始调息,他要补充损失的念力。至于其他人,悟毅发现他们也都很自觉的在冥想,所以他很放心。米蕾亚自己是自觉进行冥想的,而曼蒂则有点可怜,他是被坎笛德强拉着一起冥想的,按坎笛德的说法是“我一个人冥想太无聊了,当然要找你一起啦”。

学院真正开学是在一周后,在这一周期间,悟毅主要在训练米蕾亚几人,当然,伊虂也经常来看悟毅,这时候可以说是米蕾亚他们最轻松的时候了,虽然还要进行悟毅交代的训练任务,但不小心偶尔偷偷懒还是可以的。跟了武痴这么多年,悟毅举行的训练也有点近乎残酷,就是最能吃苦的坎笛德也累的哇哇大叫,更不用说别人了。悟毅现在越来越喜欢伊虂阿姨了,在她身上,悟毅感受到了从没经历过的……母爱!曼蒂那小子可以说是精力旺盛,一次训练下来,虽然累的要死,但他居然还有精力去泡mm,这一周,他都换三四个女友了!看的米蕾亚他们是摇头不已。经过一周较系统的训练,米蕾亚他们大都达到开光期上段了,而米蕾亚更是有突破开光期进入铸暹期的迹象,这可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一旦进入铸暹期,就真正成为傲人,这时也突破了世俗**的限制,可以拥有千年的寿命,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继续修练更高的境界了。不过从开光期到铸暹期是一个坎,没有天赋与机遇,纵然枉费一生,也无法跨过!所以在学院中经常可以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人还在学习着!

一周很快过去,米蕾亚他们回首这段时日,都有种恍忽的感觉,虽然每天都像度日如年,但却觉得很充实,这以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顿时充满了憧憬与信心。坐在座位上,悟毅激动的左右摆动,一会儿跟前面聊聊,一会儿又转到后面,对于悟毅来说,这一切都是新鲜的,他没想到居然可以有这么多人一起学习的。而讲堂上的教员正津津有味的讲着宗教问题。从世俗界招收学员后,虽然有许多好处,但凡事皆有利弊,见识到傲人们神乎般的能力,他们更坚定了自己平常的信仰,而一些没有信仰的也开始有了信仰。本来这也没什么,可他们有时候居然会为了各自的信仰大打出手,这让傲尔佛学院的教员们大感头痛。于是他们在开学第一堂课上都会去说明各种宗教问题。其实就是叫学员们不要太过盲目崇拜自己的信仰,那些什么上帝啊,安拉啊,玛利亚啊是不存在的。至于学员们信不信,他们也不在意,因为修行到一定程度,对于这些事都有了比较通透的感知。

教员突然停下自己的话头,望向悟毅,颇显幽默道:“这位帅气的同学?嗯,对,就是说你!你椅子上有什么东西吗?或者你对这椅子有意见?我想你可以站起来?哦,不,你还是坐下吧,认真点,嗯?”悟毅不好意思的坐稳,他真的是太激动了嘛。而米蕾亚他们都有点好笑的看着悟毅窘迫的样子,像悟毅这么大的人居然还会做小动作呢,真是不听话啊……

很快到了下午的那堂课,悟毅望着走进来的中年妇人,兴奋的挥手大叫道:“伊虂阿姨!是我,悟毅啊!呵呵……”伊虂微笑的对悟毅点了点头,走上讲台,扫视了学员们一眼,轻快地说道:“欢迎学员们来到傲尔佛学院,以后这就是你们的第二个家了。我是你们的能量指导与实践教员,伊虂,很高兴能与大家一起领略能量的奥秘,谢谢!”说完,朝大家掬了一个躬。学员们顿起雷鸣般的掌声,其中以悟毅最为热烈。”等下大家带上头盔,试试看能不能感知和运用能量!”说完,伊虂手一挥,学员们的手上都多了一个银白色的头盔,而悟毅手上则是一个黝黑的略显厚重的头盔。悟毅发现头盔上居然镶有一个小型的阵法,阵法虽小,却显得很精妙,连悟毅也不是看得太明白。悟毅不禁摇了摇头,傲尔佛学院果然是大手笔啊。

带上头盔,悟毅眼睛一花,已经置身于一处茂林中。悟毅晃着脑袋四处查看周围的环境,这时,一声巨吼,悟毅眼前出现了一只狮子模样的怪兽,悟毅脑袋一阵短路,残噬狂狮,中级上阶怪兽,念力达“运念中段”境界。望着狂狮的样子,悟毅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是狂狮友善的表示。当下,悟毅眼中白芒微闪,地上的叶片如利刃般****而出,同时悟毅怪叫一声“哇咧!闪了!”身形迅速消失在狂狮视野中。狂狮再次大吼一声,攻向它的枯叶纷纷散开,接着狂狮也高速朝悟毅追去。悟毅简直郁闷死了,身后那只狮子紧追不舍,时不时的还大吼几声,弄的悟毅一阵阵心神颤抖。狂狮擅长音攻,一声长啸,意念不够坚定的会立马疯狂!悟毅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整体上悟毅与狂狮的实力差了太多,但他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念力。现在悟毅简直爱死念力了,每次遇到强敌时,自己的念力都能占据一定的优势。

悟毅疾速奔跑的同时,散开念力,控制着一路上的各种枯叶,石子等物品攻向狂狮,虽然不能够伤害到狂狮,但稍微阻止一下狂狮的速度还是可以的。狂狮在后面愤怒的大吼不已,前面的人类太可恶了,跑的快不说,还尽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攻向自己,虽然没什么事情,但却把自己威武的外表弄的狼狈堪,它暗暗发誓等下抓到这个人类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一番,让他知道我狂狮的厉害。

而米蕾亚他们一带上头盔,也出现在这片茂林中,学员们大都聚在这里,唯独没看见悟毅。米蕾亚他们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正当他们打量周围的环境时,从四面八方涌来了一大群狼!怙玛拉斯呻吟一声:“又来了,天啊,这次怎么这么多?”“你没看见我们的人也多了吗?”坎笛德翻了翻白眼,说道。”还真会按比例算……”怙玛拉斯小声嘀咕道。”我们准备好了!大家团结起来,不然这关我们都过不了!”米蕾亚朝众人大叫道。米蕾亚的号召力是很大的,学员们看到是这么一个圣女发话了,也都自觉的把女学员围在中间,戒备着准备对付即将到来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