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24章 伊虂?梦?

第24章 伊虂?梦?

来的只是世俗界中普通的狼群,但一下子来了百来只,对于只有20之数的学员们来说还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的。当狼群攻来时,只有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三人能较轻松的抵挡,其他学员包括米蕾亚都显得有些吃力。而这时,其中一只体形庞大的银色巨狼大吼一声,所有狼都开始疯狂的进攻,学员们当下抵挡不住,顿时惨叫连连,不过狼群们也奇怪的没有下毒手,只是如猫戏老鼠般“逗”着学员们玩。怙玛拉斯几人对视一眼,一起杀向银色巨狼。巨狼的实力强悍,明显不是几人能轻易对付的,它很轻松的在几人身上划出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米蕾亚简直要累死了,她几乎是不间断的给学员们施放治愈术,在这样下去,她肯定会是第一个倒下的。”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你们几人能不能争气点?我可快不行了!”米蕾亚不禁抱怨起来,不过她手上的动作一点也不慢,随着手势的变幻,一道道白光飞向受伤的学员们。接受到白光的学员们的伤口很快愈合,他们都感激的望着米蕾亚,脸上荡漾着花儿般的笑容,不过很快这笑容就枯萎了,因为他们的面前出现了凶神恶煞的狼头!”该……该死的!这个大家伙这么厉害的?我们得想个办法!”怙玛拉斯挥舞着拳头,大叫道。”嗯,是要想个办法了!可恶,这只狼怎么老往我脸上招呼?它不会是在嫉妒我吧?”曼蒂极力闪开抓向他脸部的狼爪,可肩上却被扫中,不过一道白光也跟了上来,伤口很快愈合。”感谢你。漂亮的米……呃,你偷袭我?这可不是绅士的……哦!主啊,我不来了!”曼蒂狼狈的躲开狼爪,干脆跳离战圈。而这时怙玛拉斯也阴险的闪开,留下坎笛德一人独自对付巨狼。

怙玛拉斯与曼蒂很有默契的同时一笑,然后点了点头,“坎笛德,你专心对付巨狼,放心吧,我们有办法的!”怙玛拉斯说完,与曼蒂同时清了清嗓子,然后扯开喉咙大喊道:“悟毅师兄,救命啊!”在他们想来,既然整个教窒的学员都在这了,那么悟毅肯定也在附近,只要悟毅一来,他们就有救了。”呃,坎笛德,别发愣啊?快躲开!哦……都叫你躲开了嘛……”“嗯,这姿势漂亮!你是怎么做到的,坎笛德?一会儿教我……”“哇!好!嗯……悟毅师兄救命!”“这样……躲开!对!悟毅师兄救命!”怙玛拉斯与曼蒂师兄弟俩手舞足蹈的评论着。坎笛德简直气昏了,他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这么不仗义,说走就走!本来还对他们所谓的办法报有希望,可没想到说出的内容差点让自己大脑短路!而且眼前的巨狼似乎有病,不然干麻老死“咬”着自己不放啊!不过幸亏坎笛德在世俗界也打过许多架,对于如何在强敌面前保护自己还是很有经验的,所以他虽然处处挂彩,但也伤的不重。

悟毅则依旧在林中灵巧的迂回穿梭着,对于逃跑他可是有丰富的经验的,那是在幻梦中学的。后面的狂狮野蛮极了,遇到树,石头什么的阻挡物它就直接撞开!看的悟毅是心惊不已,他可不觉得自己的身体会比石头还硬的。而狂狮则彻底疯狂了,眼前的人类简直可恶极了,每次自己快要抓到他时,他总能灵活的躲开,让自己扑了个空!悟毅跑了一会儿,隐隐的听到一阵阵呼救声,好像是怙玛拉斯和曼蒂的。悟毅想了想,当下快速朝声音的方向跑去。很快他就看到了一幕“惨景”:一群狼如猫戏老鼠般戏耍着学员们,而米蕾亚则极力的释放着治愈术,坎笛德在与一只银色巨狼搏斗着。悟毅知道那只巨狼,它叫“银镀魔狼”,是悟毅初获能量时遇到的。坎笛德与曼蒂则有点无精打采的嘶哑着嗓子大叫着什么悟毅师兄救命。

当下悟毅毫不犹豫的冲进战场,拳脚并用,狼群很快化为一阵阵光点消失。而跟在悟毅后面的狂狮则紧紧的追着悟毅,理都不理旁人。这下悟毅倒也放下心,专心的对付着狼群们。很快,连同银镀魔狼,所有的狼都被悟毅消灭,化为光点消失。狂狮此时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眼前的人类居然无视自己的存在,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杀了那么多狼!虽然不是太在意它们的死活,但狂狮真的愤怒了。它不再追着悟毅,张开血盆大口,“吼!”一阵绵长的巨大的声波肆虐着周围的树木,学员们都受不了的捂住耳朵惨叫起来。悟毅迅速停下,一个闪身,来到狂狮面前,打量着周围趴在地上不断颤抖的学员们,冷冷的望着正逐渐合上嘴巴的狂狮,“你……很会叫啊……”话间已充满了森冷的杀气。悟毅真的是生气了!他本就是个极为好战的人,没想到碰到了比自己高一个档次的对手,使得自己只能被动的逃跑,本来这也能容忍,可狂狮尽然可恨的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犹其是看到米蕾亚痛苦的捂着耳朵的样子,悟毅爆发了!悟毅额中“灵漩”急剧的跳动,一波波念力随之释放出来。然而悟毅却痛苦的抱住脑袋,缓缓的蹲下,他感觉脑袋好像要爆炸了。而狂狮的身体居然轻微的颤抖着,它从这名人类男子身上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压力,身上仿佛背着万斤巨石,让它动弹不得。而随着“灵漩”一阵强过一阵的跳动,终于“轰”的一声,灵漩消散,同时一阵清凉的感觉传到悟毅的脑海里。悟毅一阵激动,没想到在极端的愤怒之下,居然让自己跨过了“运念”到“圆境”的这道坎,达到了“圆境”境界。到了圆境,以后对念力的修练可以说是对“心境”的修练了,这要在普通傲人身上,可至少要到“昕启期”才能达到的。以后悟毅的修行将会事半功倍,其实这也是武痴注重念力训练的原因。

悟毅轻爽的站起,对着眼前的狂狮,居然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愤怒,悟毅淡淡的挥手道:“你……走吧!”而狂狮居然也听懂般如逢大赦的逃离。以现在悟毅圆境的境界,已经可以用念力很轻易的撕碎狂狮了。”哦!”学员们欢呼起来。正当他们想去拥抱悟毅时,他们眼前一黑。又回到了课堂上。

悟毅摘下头盔,有点疲惫的轻舒着身体,刚才的一切太费精力了。而学员们也都纷纷摘下头盔,望向悟毅和米蕾亚两人,居然同时站起,跑到两人面前,热烈的拥抱着两人,七嘴八舌的说道:“谢谢你了,悟毅,你真厉害呢……”“美丽的小姐,你叫什么名字?哦,米蕾亚?很好听的名字啊,以后我们就叫你圣女吧……”悟毅与米蕾亚相视一眼,都开心的笑了。而怙玛拉斯则有点郁闷,“我们为什么没有这种代遇?悟毅可是我们叫来的!”“嗯,有道理!”曼蒂也不恬知耻的点头同意。”你们两个好意思说?我坎笛德才是要受人感激的!”坎笛德挺着胸脯,昂然道。而怙玛拉斯和曼蒂则根本不理他,“呃……那个谁?你怎么敢抱米蕾亚?我都不敢呢!可恶!还不放下?不行了,看我怎么教训你!算了,我也试试……”曼蒂叫嚣着朝人群挤去。

伊虂则有点无奈的看着大家,拍了拍手,“大家先回到原座,下课后再来吧!”学员们闻言,也都不好意思的回到座位上,他们对伊虂这位教员还是很有好感的。没想到一时兴奋居然忘了这是在课堂上。而悟毅则挠着头朝着伊虂“呵呵”的傻笑着。伊虂摇了摇头,继续讲课了,“刚才大家已经经历了……”

课后,伊虂神秘的拉着悟毅走到学院中的一片静谧的竹林中,似乎有点突然的问道:“小……小毅,你……你想见你的母亲吗?”“啊?”悟毅惊讶的望着伊虂,此时伊虂居然有些紧张!”那个……伊虂阿姨,你……你认识妈……她吗?”悟毅有点结巴了,心也开始“砰砰”乱跳起来。想到母亲,悟毅涌起一阵古怪的感觉,他想恨母亲,可又恨不起来,而且他发现自己其实还是挺想见到母亲,可是又怕见到她后不知道说些什么。”算……是吧!你想……见她吗?”说着,伊虂的眼中已充满了热切。悟毅则低着头,并没看到伊虂的表情,他茅盾极了,想见又不敢见!这是此时他内心的想法。”嗯……想的!”迷糊中,悟毅已经把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伊虂顿时一阵如释重负,同时有点颤声道:“小……小毅,你看看我是谁?”说完,金光闪烁间,已经变成了一个年轻的绝美的身影。悟毅闻言惊讶的抬头望向伊虂,可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名25岁年华的绝色美女,及小腿的乌黑秀发,如宝石的丹凤眼,一袭白袍把曼妙的身躯裹在里面,全身散发着一股圣洁的气势。”啊!梦……梦阿姨!是你啊!”悟毅激动的大叫,自从在叙雾游乐园见到梦几人后,悟毅回到幻梦中,想的最多的就是他们了。悟毅没想到会在在里碰到梦。来的只是世俗界中普通的狼群,但一下子来了百来只,对于只有20之数的学员们来说还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的。当狼群攻来时,只有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三人能较轻松的抵挡,其他学员包括米蕾亚都显得有些吃力。而这时,其中一只体形庞大的银色巨狼大吼一声,所有狼都开始疯狂的进攻,学员们当下抵挡不住,顿时惨叫连连,不过狼群们也奇怪的没有下毒手,只是如猫戏老鼠般“逗”着学员们玩。怙玛拉斯几人对视一眼,一起杀向银色巨狼。巨狼的实力强悍,明显不是几人能轻易对付的,它很轻松的在几人身上划出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米蕾亚简直要累死了,她几乎是不间断的给学员们施放治愈术,在这样下去,她肯定会是第一个倒下的。”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你们几人能不能争气点?我可快不行了!”米蕾亚不禁抱怨起来,不过她手上的动作一点也不慢,随着手势的变幻,一道道白光飞向受伤的学员们。接受到白光的学员们的伤口很快愈合,他们都感激的望着米蕾亚,脸上荡漾着花儿般的笑容,不过很快这笑容就枯萎了,因为他们的面前出现了凶神恶煞的狼头!”该……该死的!这个大家伙这么厉害的?我们得想个办法!”怙玛拉斯挥舞着拳头,大叫道。”嗯,是要想个办法了!可恶,这只狼怎么老往我脸上招呼?它不会是在嫉妒我吧?”曼蒂极力闪开抓向他脸部的狼爪,可肩上却被扫中,不过一道白光也跟了上来,伤口很快愈合。”感谢你。漂亮的米……呃,你偷袭我?这可不是绅士的……哦!主啊,我不来了!”曼蒂狼狈的躲开狼爪,干脆跳离战圈。而这时怙玛拉斯也阴险的闪开,留下坎笛德一人独自对付巨狼。

怙玛拉斯与曼蒂很有默契的同时一笑,然后点了点头,“坎笛德,你专心对付巨狼,放心吧,我们有办法的!”怙玛拉斯说完,与曼蒂同时清了清嗓子,然后扯开喉咙大喊道:“悟毅师兄,救命啊!”在他们想来,既然整个教窒的学员都在这了,那么悟毅肯定也在附近,只要悟毅一来,他们就有救了。”呃,坎笛德,别发愣啊?快躲开!哦……都叫你躲开了嘛……”“嗯,这姿势漂亮!你是怎么做到的,坎笛德?一会儿教我……”“哇!好!嗯……悟毅师兄救命!”“这样……躲开!对!悟毅师兄救命!”怙玛拉斯与曼蒂师兄弟俩手舞足蹈的评论着。坎笛德简直气昏了,他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这么不仗义,说走就走!本来还对他们所谓的办法报有希望,可没想到说出的内容差点让自己大脑短路!而且眼前的巨狼似乎有病,不然干麻老死“咬”着自己不放啊!不过幸亏坎笛德在世俗界也打过许多架,对于如何在强敌面前保护自己还是很有经验的,所以他虽然处处挂彩,但也伤的不重。

悟毅则依旧在林中灵巧的迂回穿梭着,对于逃跑他可是有丰富的经验的,那是在幻梦中学的。后面的狂狮野蛮极了,遇到树,石头什么的阻挡物它就直接撞开!看的悟毅是心惊不已,他可不觉得自己的身体会比石头还硬的。而狂狮则彻底疯狂了,眼前的人类简直可恶极了,每次自己快要抓到他时,他总能灵活的躲开,让自己扑了个空!悟毅跑了一会儿,隐隐的听到一阵阵呼救声,好像是怙玛拉斯和曼蒂的。悟毅想了想,当下快速朝声音的方向跑去。很快他就看到了一幕“惨景”:一群狼如猫戏老鼠般戏耍着学员们,而米蕾亚则极力的释放着治愈术,坎笛德在与一只银色巨狼搏斗着。悟毅知道那只巨狼,它叫“银镀魔狼”,是悟毅初获能量时遇到的。坎笛德与曼蒂则有点无精打采的嘶哑着嗓子大叫着什么悟毅师兄救命。

当下悟毅毫不犹豫的冲进战场,拳脚并用,狼群很快化为一阵阵光点消失。而跟在悟毅后面的狂狮则紧紧的追着悟毅,理都不理旁人。这下悟毅倒也放下心,专心的对付着狼群们。很快,连同银镀魔狼,所有的狼都被悟毅消灭,化为光点消失。狂狮此时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眼前的人类居然无视自己的存在,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杀了那么多狼!虽然不是太在意它们的死活,但狂狮真的愤怒了。它不再追着悟毅,张开血盆大口,“吼!”一阵绵长的巨大的声波肆虐着周围的树木,学员们都受不了的捂住耳朵惨叫起来。悟毅迅速停下,一个闪身,来到狂狮面前,打量着周围趴在地上不断颤抖的学员们,冷冷的望着正逐渐合上嘴巴的狂狮,“你……很会叫啊……”话间已充满了森冷的杀气。悟毅真的是生气了!他本就是个极为好战的人,没想到碰到了比自己高一个档次的对手,使得自己只能被动的逃跑,本来这也能容忍,可狂狮尽然可恨的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犹其是看到米蕾亚痛苦的捂着耳朵的样子,悟毅爆发了!悟毅额中“灵漩”急剧的跳动,一波波念力随之释放出来。然而悟毅却痛苦的抱住脑袋,缓缓的蹲下,他感觉脑袋好像要爆炸了。而狂狮的身体居然轻微的颤抖着,它从这名人类男子身上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压力,身上仿佛背着万斤巨石,让它动弹不得。而随着“灵漩”一阵强过一阵的跳动,终于“轰”的一声,灵漩消散,同时一阵清凉的感觉传到悟毅的脑海里。悟毅一阵激动,没想到在极端的愤怒之下,居然让自己跨过了“运念”到“圆境”的这道坎,达到了“圆境”境界。到了圆境,以后对念力的修练可以说是对“心境”的修练了,这要在普通傲人身上,可至少要到“昕启期”才能达到的。以后悟毅的修行将会事半功倍,其实这也是武痴注重念力训练的原因。

悟毅轻爽的站起,对着眼前的狂狮,居然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愤怒,悟毅淡淡的挥手道:“你……走吧!”而狂狮居然也听懂般如逢大赦的逃离。以现在悟毅圆境的境界,已经可以用念力很轻易的撕碎狂狮了。”哦!”学员们欢呼起来。正当他们想去拥抱悟毅时,他们眼前一黑。又回到了课堂上。

悟毅摘下头盔,有点疲惫的轻舒着身体,刚才的一切太费精力了。而学员们也都纷纷摘下头盔,望向悟毅和米蕾亚两人,居然同时站起,跑到两人面前,热烈的拥抱着两人,七嘴八舌的说道:“谢谢你了,悟毅,你真厉害呢……”“美丽的小姐,你叫什么名字?哦,米蕾亚?很好听的名字啊,以后我们就叫你圣女吧……”悟毅与米蕾亚相视一眼,都开心的笑了。而怙玛拉斯则有点郁闷,“我们为什么没有这种代遇?悟毅可是我们叫来的!”“嗯,有道理!”曼蒂也不恬知耻的点头同意。”你们两个好意思说?我坎笛德才是要受人感激的!”坎笛德挺着胸脯,昂然道。而怙玛拉斯和曼蒂则根本不理他,“呃……那个谁?你怎么敢抱米蕾亚?我都不敢呢!可恶!还不放下?不行了,看我怎么教训你!算了,我也试试……”曼蒂叫嚣着朝人群挤去。

伊虂则有点无奈的看着大家,拍了拍手,“大家先回到原座,下课后再来吧!”学员们闻言,也都不好意思的回到座位上,他们对伊虂这位教员还是很有好感的。没想到一时兴奋居然忘了这是在课堂上。而悟毅则挠着头朝着伊虂“呵呵”的傻笑着。伊虂摇了摇头,继续讲课了,“刚才大家已经经历了……”

课后,伊虂神秘的拉着悟毅走到学院中的一片静谧的竹林中,似乎有点突然的问道:“小……小毅,你……你想见你的母亲吗?”“啊?”悟毅惊讶的望着伊虂,此时伊虂居然有些紧张!”那个……伊虂阿姨,你……你认识妈……她吗?”悟毅有点结巴了,心也开始“砰砰”乱跳起来。想到母亲,悟毅涌起一阵古怪的感觉,他想恨母亲,可又恨不起来,而且他发现自己其实还是挺想见到母亲,可是又怕见到她后不知道说些什么。”算……是吧!你想……见她吗?”说着,伊虂的眼中已充满了热切。悟毅则低着头,并没看到伊虂的表情,他茅盾极了,想见又不敢见!这是此时他内心的想法。”嗯……想的!”迷糊中,悟毅已经把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伊虂顿时一阵如释重负,同时有点颤声道:“小……小毅,你看看我是谁?”说完,金光闪烁间,已经变成了一个年轻的绝美的身影。悟毅闻言惊讶的抬头望向伊虂,可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名25岁年华的绝色美女,及小腿的乌黑秀发,如宝石的丹凤眼,一袭白袍把曼妙的身躯裹在里面,全身散发着一股圣洁的气势。”啊!梦……梦阿姨!是你啊!”悟毅激动的大叫,自从在叙雾游乐园见到梦几人后,悟毅回到幻梦中,想的最多的就是他们了。悟毅没想到会在在里碰到梦。 @!~%77%77%77%2E%64%7500%2E%6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