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25章 悟毅有妈妈了

第25章 悟毅有妈妈了

“嗯,小毅,你还记得我啊!”梦高兴的抚摸着悟毅的头,眼中充满了柔情。”当然了!梦阿姨这么漂亮,我可不会忘的!”悟毅嘴巴也变甜了。”嘻嘻,小毅的嘴巴变的这么甜啦!”“哪有啦,我的嘴可不甜呢!”在梦的面前,悟毅变得轻松了许多,说辞间也充满了幽默,“梦阿姨,你怎么变成那副模样啊?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想给小毅一个惊喜嘛!”“这样啊……那个,梦阿姨,我的妈……妈妈呢!”悟毅一想到母亲,又低下头了,刚才放松的心情又忐忑起来。”你……恨她吗?”梦小心的问道。”不……恨的!我知道妈妈有苦衷的!”悟毅小声道,说实话,长到这么大,悟毅也多少有点清楚为什么当初母亲要暂时离开自己了。

他们家族有个奇怪的规定:在未成年之前,族中婴孩由族中最强的一员进行独自的封闭式训练,直到成年方可出来见其父母。当然,武狂等人也不是迂腐之人,不会守着什么家规而强行分离悟毅母女俩,只是当时正好击退从宇宙某处赶来抢手镯的仙人。为了以后能够面对强敌,使悟毅不致受伤,梦才狠下心让悟毅独自进行残酷的训练。当时帝天正好进行所谓的“携因计划”,抢了悟毅,武狂也就将计就计,随他们抢去了。这些都是悟毅年前从武痴口中得知的。

“真的吗?太好了,小毅!”“什么?”悟毅疑惑的望向梦,被悟毅这么一看,梦心中的话反而没有勇气说出来了。梦深吸口气,银牙暗咬,“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话间已经有了丝颤抖……

悟毅躺在**,头脑混乱极了。”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梦的话在悟毅耳中不断回响着,悟毅记得当时自己粗暴的推开梦,“我才不认你呢!”说着,悟毅跑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口中喃喃自语道,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违心的推开梦,他当时其实是想抱住梦的。”小……小虚,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是想推开妈妈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开始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小毅,你道歉吧,梦阿姨是你的妈妈,她会原谅你的!”小虚从护腕中飘出,轻轻的抚摸着悟毅,安慰道。小虚平常虽然都在护腕中,但对于外界的事情他还是会知道的。”真……真的可以吗?妈妈会不会不理我?”悟毅抬起头,眼中充满了担忧。”不会的,因为她是……妈妈啊!”小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在一座古堡状建筑里。梦依偎在武狂怀里,抽泣着:“狂,小毅不认我,怎么办啊?我会不会失去小毅?呜……”“放心吧,梦,小毅会认你的!”武狂轻拍着梦的肩膀,安慰道。”可是他今天下午……”梦依旧抽泣着,缓缓把下午的经过说了出来。武狂静静听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梦皱着眉头愤怒的看着武狂,“你笑什么?”“呃……不是你想的那样!梦,小毅在朝你撒娇呢!”感受到梦的目光,武狂连忙停住笑声,解释道。”真的吗?”“当然了!放心吧,梦,明天小毅肯定会认你的!”武狂拍着胸脯保证道。”可是……不会怎么办?”“哼哼,他如果一些道理还搞不明白的话,就不配做我的儿子!”“臭美的你!对了,你说明天给小毅做什么菜好呢?快帮我出出主意!”梦娇嗔一声,开始想着明天该做什么给悟毅了。”我怎么就没这代遇?”武狂看着梦高兴的样子,吃醋的嘀咕道……

怙玛拉斯快被悟毅烦死了,那家伙一个晚上都在唠叨个没完,害得自己连一个好觉都没睡成!”悟毅,只是见母亲而已,又不是魔鬼?你不用这样吧?”“可是……”悟毅双手放于脑后,望着天花板,目光充满了迷惘。”哦,安拉啊。我受不了了……坎笛德,曼蒂,米蕾亚,快起来!悟毅要疯啦!”怙玛拉斯匆匆跑出房间,直接在大厅惨嚎道。”怎么了?怎么了?”坎笛德几人匆忙爬起,纷纷来到悟毅房间,看到悟毅呆滞的望着天花板的样子,惊讶极了,从认识悟毅到现在,他们都没见过悟毅这个郁闷的样子呢。在他们印象中悟毅是很开朗,阳光的一个男孩。”悟毅,你没事吧?”米蕾亚担忧的摸着悟毅的头,问道。”呃……没事的,你们怎么都来了?”悟毅傻傻的看着房间多出的几人,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如果按自己现在的状态,碰到故人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怙玛拉斯则把悟毅的事情向众人说了一遍,临末,加了一句:“我要睡了,哦!你们知道吗?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好!嗯,不能在这睡……坎笛德,我先在你那将就一晚了……”说完,怙玛拉斯闭着眼睛走出了房间,他真的是困死了。

米蕾亚静静的听完怙玛拉斯的话后,望向悟毅,突然一笑:“小毅,你妈妈不会责怪你的,明天你放心跟她相认吧!”“悟毅,伊虂教员就是你母亲?怪不得她对你这么好呢!嘿嘿,你可要珍惜啊,不小心失去了你就和我一样做孤儿吧!”此时坎笛德说起话来居然有点邪气,脸上也是一副坏笑的样子。”坎笛德,你说什么呢!”米蕾亚不高兴的敲了下坎笛德的头,“有你这样安慰小毅的吗?”“好吧,当我没说!瞧瞧,称呼都改了呢,这么关心悟毅啊……”坎笛德小声嘀咕着,突然感受到一股冷意,抬起头一看,米蕾亚正涨红着脸愤怒的着着他。”呃……怙玛拉斯?我也困了,我们一块睡啊……”坎笛德吓的一溜烟跑开,临走时还嘀咕着“脸都红了……”

悟毅有点无奈的看着米蕾亚,坎笛德那家伙也开始乱说话了,不过他发现米蕾亚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不禁再次赞道:“米蕾亚,说实话,你真的很漂亮呢!”而米蕾亚则羞的想找个缝钻进去,明明知道悟毅的话里只有赞美的意味,没有别的意思,可她就是不自觉得脸红。这下悟毅和曼蒂两人都看呆了,米蕾亚这副“羞答答”的样子真的是太美了,悟毅觉得自己知道的那些“沉鱼落雁,避月羞花,倾国倾城”等词汇根本就不够形容米蕾亚的美。感受到两人热切的目光,米蕾亚憋出了一句“小毅,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要太担心了”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曼蒂有点可惜的摇了摇头“哎……能多看一会儿就好了,米蕾亚师姐可很少这样呢,悟毅,你说师姐该不会喜欢你了吧?”“你想什么呢!”悟毅翻了翻白眼,经过刚才的事,悟毅感到轻松了许多。”好吧,悟毅,我们该睡了?哦!我这话有问题!”曼蒂嘀咕着睡下了。悟毅好笑的看了曼蒂一眼,也跟着睡下了。曼蒂虽然有些花心,但对自己身边的人还是不会乱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悟毅很快爬起,叫上众人,同时抱着小兔兔,朝教窒走去。悟毅内心虽仍有些忐忑,但抱着小兔兔,以及后面跟着的米蕾亚几人,他也安心不少。快到教窒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悟毅的面前,悟毅呼吸开始沉重起来,而米蕾亚几人也都停止了脚步。虽然离梦只有不过十步之遥,但悟毅却觉得这十步是自己走过的最长的路了,仿佛经过一世纪般,悟毅走到梦的面前,刚看了梦一眼,就迅速低下头,手里无意识的揉捏着小兔兔,小兔兔痛得一阵龇牙咧嘴,不过倒也没出声,它也知道悟毅心里肯定乱的很呢……而梦则有点傻傻的捧着一个保温盒,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咦?你说悟毅怎么不说话啊?我去开导开导他!”怙玛拉斯瞪圆了眼睛,想了想,掳开袖子,准备教育教育悟毅。”你给我回来”米蕾亚几人很有默契的同时拉住怙玛拉斯。

“那个……妈……妈阿姨!”悟毅无奈的发现“妈妈”这两个字怎么也叫不出来,话到口中也变成了“阿姨”!”小毅怎么能叫她阿姨呢?不行,我得去说说他!”米蕾亚举步欲前,不过也被怙玛拉斯几人拉回。梦娇躯微颤,但也只是苦涩的笑笑,把保温盒拿到悟毅面前,“小毅,这是我亲自给你做的,很好吃的,你偿偿!”“嗯,谢谢……”悟毅小声说道,可手却怎么也伸不出来。”好吃的诶!悟毅怎么不要?不行,我去帮他接!”坎笛德摇头就想往前,也同样被众人拉了回去。梦失望的拿回保温盒,“啪”得一声,一滴清泪已经滴在了保温盒上,也同时滴在了悟毅的心里。悟毅全身一颤,终于“妈妈!”的叫了一声,扑到梦的怀里,而小兔兔则有点可怜了,由于太过突然,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人挤在了中间。梦激动的抱住悟毅,手中的保温盒也随之落下,这声“妈妈”她已经盼了太久,太久了,当真正来临时,她都觉得有些恍忽。同时梦的口中喃喃的念叨着“小毅,我终于肯认我了吗?我是不是在做梦?”“不是的,妈妈!妈妈,对不起!我昨天不该那样对你的!”悟毅也有些颤声道,他感觉心中传来一股暧流,全身也觉得一阵舒坦,悟毅深深沉浸在母爱中,同时悟毅暗暗发誓,以后绝不让自己的母亲难过!”哦……太浪漫了,太温馨了,不行,我曼蒂得上去说几句话……”“你别扫兴了!”曼蒂也被众人拉住。那小子却还挣扎不已,嘴里念叨着“哦,放开我!我应该要说几句话的,应该要的……”

许久,梦放开悟毅,回为悟毅肚饿的声音正“咕咕咕”的传来。梦轻笑一声,点了点悟毅的鼻子,弯腰捡起保温盒,拍掉上面的尘土,“小毅,肚子饿了吧?快乘热吃哦!”“嗯!”悟毅接过保温盒,小心的打开,里面的东西都是他最爱吃的,包括布满鸡皮疙瘩的鸡屁股!在幻梦中,悟毅是很少吃到这个的,因为武痴那家伙是最讨厌吃鸡屁股的了。”这……都是给我吃的吗,妈妈?”悟毅双眼发光的望着梦,吞了口口水,傻兮兮的问道。”当然啦!”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发,柔声道。”妈妈,你也吃一点吧!”“妈妈吃过了呢!”梦高兴极了,她没想到悟毅一认她后会对她这么关心,梦的心中充满了甜蜜。”米蕾亚,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你们几人也来吃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呢!”梦望着远处的几人,微笑的说道,同时她的周围多了四个保温盒,正在她身边静静的浮着。今天很早的,梦就做了许多饭菜,其中包括米蕾亚几人的。

坎笛德闻言,马上屁颠屁颠的跑来,接过其中一个保温盆,双眼散出贪婪的目光,刚才悟毅打开保温盒时,坎笛德就闻到了一股香味,他此时只想大快朵颐一番。而其他几人动作也不慢,纷纷接过保温盒,打开,大吃起来。”小毅,等下带你去家里看看“梦看着几人狼吞虎咽的样子,高兴极了,自己的厨艺受到大家的肯定,任谁都会高兴的。”哦……我不用上课吗?”悟毅依旧在咀嚼着食物,说话已经有点模糊不清了,因为他的嘴巴塞满了食物。”你都这实力了还用上课啊?”梦翻着白眼,反问道。”哦……妈妈,那你不用教课了吗?”“有教员带课的,小毅放心好了!”“那米蕾亚他们有去吗?”“他们还要上课,等有空再带他们去吧!”“好哦!回家喽!”悟毅突然神经质的大吼一声,差点把饭都给喷了。米蕾亚几人都是一哆嗦,差点把保温盒给丢了,“悟毅,你干什么呢!”怙玛拉斯抽空含糊的说了一声,又继续埋头“苦干”了。而梦则一阵摇头……“嗯,小毅,你还记得我啊!”梦高兴的抚摸着悟毅的头,眼中充满了柔情。”当然了!梦阿姨这么漂亮,我可不会忘的!”悟毅嘴巴也变甜了。”嘻嘻,小毅的嘴巴变的这么甜啦!”“哪有啦,我的嘴可不甜呢!”在梦的面前,悟毅变得轻松了许多,说辞间也充满了幽默,“梦阿姨,你怎么变成那副模样啊?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想给小毅一个惊喜嘛!”“这样啊……那个,梦阿姨,我的妈……妈妈呢!”悟毅一想到母亲,又低下头了,刚才放松的心情又忐忑起来。”你……恨她吗?”梦小心的问道。”不……恨的!我知道妈妈有苦衷的!”悟毅小声道,说实话,长到这么大,悟毅也多少有点清楚为什么当初母亲要暂时离开自己了。

他们家族有个奇怪的规定:在未成年之前,族中婴孩由族中最强的一员进行独自的封闭式训练,直到成年方可出来见其父母。当然,武狂等人也不是迂腐之人,不会守着什么家规而强行分离悟毅母女俩,只是当时正好击退从宇宙某处赶来抢手镯的仙人。为了以后能够面对强敌,使悟毅不致受伤,梦才狠下心让悟毅独自进行残酷的训练。当时帝天正好进行所谓的“携因计划”,抢了悟毅,武狂也就将计就计,随他们抢去了。这些都是悟毅年前从武痴口中得知的。

“真的吗?太好了,小毅!”“什么?”悟毅疑惑的望向梦,被悟毅这么一看,梦心中的话反而没有勇气说出来了。梦深吸口气,银牙暗咬,“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话间已经有了丝颤抖……

悟毅躺在**,头脑混乱极了。”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梦的话在悟毅耳中不断回响着,悟毅记得当时自己粗暴的推开梦,“我才不认你呢!”说着,悟毅跑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口中喃喃自语道,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违心的推开梦,他当时其实是想抱住梦的。”小……小虚,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是想推开妈妈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开始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小毅,你道歉吧,梦阿姨是你的妈妈,她会原谅你的!”小虚从护腕中飘出,轻轻的抚摸着悟毅,安慰道。小虚平常虽然都在护腕中,但对于外界的事情他还是会知道的。”真……真的可以吗?妈妈会不会不理我?”悟毅抬起头,眼中充满了担忧。”不会的,因为她是……妈妈啊!”小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在一座古堡状建筑里。梦依偎在武狂怀里,抽泣着:“狂,小毅不认我,怎么办啊?我会不会失去小毅?呜……”“放心吧,梦,小毅会认你的!”武狂轻拍着梦的肩膀,安慰道。”可是他今天下午……”梦依旧抽泣着,缓缓把下午的经过说了出来。武狂静静听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梦皱着眉头愤怒的看着武狂,“你笑什么?”“呃……不是你想的那样!梦,小毅在朝你撒娇呢!”感受到梦的目光,武狂连忙停住笑声,解释道。”真的吗?”“当然了!放心吧,梦,明天小毅肯定会认你的!”武狂拍着胸脯保证道。”可是……不会怎么办?”“哼哼,他如果一些道理还搞不明白的话,就不配做我的儿子!”“臭美的你!对了,你说明天给小毅做什么菜好呢?快帮我出出主意!”梦娇嗔一声,开始想着明天该做什么给悟毅了。”我怎么就没这代遇?”武狂看着梦高兴的样子,吃醋的嘀咕道……

怙玛拉斯快被悟毅烦死了,那家伙一个晚上都在唠叨个没完,害得自己连一个好觉都没睡成!”悟毅,只是见母亲而已,又不是魔鬼?你不用这样吧?”“可是……”悟毅双手放于脑后,望着天花板,目光充满了迷惘。”哦,安拉啊。我受不了了……坎笛德,曼蒂,米蕾亚,快起来!悟毅要疯啦!”怙玛拉斯匆匆跑出房间,直接在大厅惨嚎道。”怎么了?怎么了?”坎笛德几人匆忙爬起,纷纷来到悟毅房间,看到悟毅呆滞的望着天花板的样子,惊讶极了,从认识悟毅到现在,他们都没见过悟毅这个郁闷的样子呢。在他们印象中悟毅是很开朗,阳光的一个男孩。”悟毅,你没事吧?”米蕾亚担忧的摸着悟毅的头,问道。”呃……没事的,你们怎么都来了?”悟毅傻傻的看着房间多出的几人,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如果按自己现在的状态,碰到故人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怙玛拉斯则把悟毅的事情向众人说了一遍,临末,加了一句:“我要睡了,哦!你们知道吗?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好!嗯,不能在这睡……坎笛德,我先在你那将就一晚了……”说完,怙玛拉斯闭着眼睛走出了房间,他真的是困死了。

米蕾亚静静的听完怙玛拉斯的话后,望向悟毅,突然一笑:“小毅,你妈妈不会责怪你的,明天你放心跟她相认吧!”“悟毅,伊虂教员就是你母亲?怪不得她对你这么好呢!嘿嘿,你可要珍惜啊,不小心失去了你就和我一样做孤儿吧!”此时坎笛德说起话来居然有点邪气,脸上也是一副坏笑的样子。”坎笛德,你说什么呢!”米蕾亚不高兴的敲了下坎笛德的头,“有你这样安慰小毅的吗?”“好吧,当我没说!瞧瞧,称呼都改了呢,这么关心悟毅啊……”坎笛德小声嘀咕着,突然感受到一股冷意,抬起头一看,米蕾亚正涨红着脸愤怒的着着他。”呃……怙玛拉斯?我也困了,我们一块睡啊……”坎笛德吓的一溜烟跑开,临走时还嘀咕着“脸都红了……”

悟毅有点无奈的看着米蕾亚,坎笛德那家伙也开始乱说话了,不过他发现米蕾亚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不禁再次赞道:“米蕾亚,说实话,你真的很漂亮呢!”而米蕾亚则羞的想找个缝钻进去,明明知道悟毅的话里只有赞美的意味,没有别的意思,可她就是不自觉得脸红。这下悟毅和曼蒂两人都看呆了,米蕾亚这副“羞答答”的样子真的是太美了,悟毅觉得自己知道的那些“沉鱼落雁,避月羞花,倾国倾城”等词汇根本就不够形容米蕾亚的美。感受到两人热切的目光,米蕾亚憋出了一句“小毅,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要太担心了”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曼蒂有点可惜的摇了摇头“哎……能多看一会儿就好了,米蕾亚师姐可很少这样呢,悟毅,你说师姐该不会喜欢你了吧?”“你想什么呢!”悟毅翻了翻白眼,经过刚才的事,悟毅感到轻松了许多。”好吧,悟毅,我们该睡了?哦!我这话有问题!”曼蒂嘀咕着睡下了。悟毅好笑的看了曼蒂一眼,也跟着睡下了。曼蒂虽然有些花心,但对自己身边的人还是不会乱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悟毅很快爬起,叫上众人,同时抱着小兔兔,朝教窒走去。悟毅内心虽仍有些忐忑,但抱着小兔兔,以及后面跟着的米蕾亚几人,他也安心不少。快到教窒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悟毅的面前,悟毅呼吸开始沉重起来,而米蕾亚几人也都停止了脚步。虽然离梦只有不过十步之遥,但悟毅却觉得这十步是自己走过的最长的路了,仿佛经过一世纪般,悟毅走到梦的面前,刚看了梦一眼,就迅速低下头,手里无意识的揉捏着小兔兔,小兔兔痛得一阵龇牙咧嘴,不过倒也没出声,它也知道悟毅心里肯定乱的很呢……而梦则有点傻傻的捧着一个保温盒,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咦?你说悟毅怎么不说话啊?我去开导开导他!”怙玛拉斯瞪圆了眼睛,想了想,掳开袖子,准备教育教育悟毅。”你给我回来”米蕾亚几人很有默契的同时拉住怙玛拉斯。

“那个……妈……妈阿姨!”悟毅无奈的发现“妈妈”这两个字怎么也叫不出来,话到口中也变成了“阿姨”!”小毅怎么能叫她阿姨呢?不行,我得去说说他!”米蕾亚举步欲前,不过也被怙玛拉斯几人拉回。梦娇躯微颤,但也只是苦涩的笑笑,把保温盒拿到悟毅面前,“小毅,这是我亲自给你做的,很好吃的,你偿偿!”“嗯,谢谢……”悟毅小声说道,可手却怎么也伸不出来。”好吃的诶!悟毅怎么不要?不行,我去帮他接!”坎笛德摇头就想往前,也同样被众人拉了回去。梦失望的拿回保温盒,“啪”得一声,一滴清泪已经滴在了保温盒上,也同时滴在了悟毅的心里。悟毅全身一颤,终于“妈妈!”的叫了一声,扑到梦的怀里,而小兔兔则有点可怜了,由于太过突然,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人挤在了中间。梦激动的抱住悟毅,手中的保温盒也随之落下,这声“妈妈”她已经盼了太久,太久了,当真正来临时,她都觉得有些恍忽。同时梦的口中喃喃的念叨着“小毅,我终于肯认我了吗?我是不是在做梦?”“不是的,妈妈!妈妈,对不起!我昨天不该那样对你的!”悟毅也有些颤声道,他感觉心中传来一股暧流,全身也觉得一阵舒坦,悟毅深深沉浸在母爱中,同时悟毅暗暗发誓,以后绝不让自己的母亲难过!”哦……太浪漫了,太温馨了,不行,我曼蒂得上去说几句话……”“你别扫兴了!”曼蒂也被众人拉住。那小子却还挣扎不已,嘴里念叨着“哦,放开我!我应该要说几句话的,应该要的……”

许久,梦放开悟毅,回为悟毅肚饿的声音正“咕咕咕”的传来。梦轻笑一声,点了点悟毅的鼻子,弯腰捡起保温盒,拍掉上面的尘土,“小毅,肚子饿了吧?快乘热吃哦!”“嗯!”悟毅接过保温盒,小心的打开,里面的东西都是他最爱吃的,包括布满鸡皮疙瘩的鸡屁股!在幻梦中,悟毅是很少吃到这个的,因为武痴那家伙是最讨厌吃鸡屁股的了。”这……都是给我吃的吗,妈妈?”悟毅双眼发光的望着梦,吞了口口水,傻兮兮的问道。”当然啦!”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发,柔声道。”妈妈,你也吃一点吧!”“妈妈吃过了呢!”梦高兴极了,她没想到悟毅一认她后会对她这么关心,梦的心中充满了甜蜜。”米蕾亚,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你们几人也来吃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呢!”梦望着远处的几人,微笑的说道,同时她的周围多了四个保温盒,正在她身边静静的浮着。今天很早的,梦就做了许多饭菜,其中包括米蕾亚几人的。

坎笛德闻言,马上屁颠屁颠的跑来,接过其中一个保温盆,双眼散出贪婪的目光,刚才悟毅打开保温盒时,坎笛德就闻到了一股香味,他此时只想大快朵颐一番。而其他几人动作也不慢,纷纷接过保温盒,打开,大吃起来。”小毅,等下带你去家里看看“梦看着几人狼吞虎咽的样子,高兴极了,自己的厨艺受到大家的肯定,任谁都会高兴的。”哦……我不用上课吗?”悟毅依旧在咀嚼着食物,说话已经有点模糊不清了,因为他的嘴巴塞满了食物。”你都这实力了还用上课啊?”梦翻着白眼,反问道。”哦……妈妈,那你不用教课了吗?”“有教员带课的,小毅放心好了!”“那米蕾亚他们有去吗?”“他们还要上课,等有空再带他们去吧!”“好哦!回家喽!”悟毅突然神经质的大吼一声,差点把饭都给喷了。米蕾亚几人都是一哆嗦,差点把保温盒给丢了,“悟毅,你干什么呢!”怙玛拉斯抽空含糊的说了一声,又继续埋头“苦干”了。而梦则一阵摇头……

“嗯,小毅,你还记得我啊!”梦高兴的抚摸着悟毅的头,眼中充满了柔情。”当然了!梦阿姨这么漂亮,我可不会忘的!”悟毅嘴巴也变甜了。”嘻嘻,小毅的嘴巴变的这么甜啦!”“哪有啦,我的嘴可不甜呢!”在梦的面前,悟毅变得轻松了许多,说辞间也充满了幽默,“梦阿姨,你怎么变成那副模样啊?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想给小毅一个惊喜嘛!”“这样啊……那个,梦阿姨,我的妈……妈妈呢!”悟毅一想到母亲,又低下头了,刚才放松的心情又忐忑起来。”你……恨她吗?”梦小心的问道。”不……恨的!我知道妈妈有苦衷的!”悟毅小声道,说实话,长到这么大,悟毅也多少有点清楚为什么当初母亲要暂时离开自己了。

他们家族有个奇怪的规定:在未成年之前,族中婴孩由族中最强的一员进行独自的封闭式训练,直到成年方可出来见其父母。当然,武狂等人也不是迂腐之人,不会守着什么家规而强行分离悟毅母女俩,只是当时正好击退从宇宙某处赶来抢手镯的仙人。为了以后能够面对强敌,使悟毅不致受伤,梦才狠下心让悟毅独自进行残酷的训练。当时帝天正好进行所谓的“携因计划”,抢了悟毅,武狂也就将计就计,随他们抢去了。这些都是悟毅年前从武痴口中得知的。

“真的吗?太好了,小毅!”“什么?”悟毅疑惑的望向梦,被悟毅这么一看,梦心中的话反而没有勇气说出来了。梦深吸口气,银牙暗咬,“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话间已经有了丝颤抖……

悟毅躺在**,头脑混乱极了。”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梦的话在悟毅耳中不断回响着,悟毅记得当时自己粗暴的推开梦,“我才不认你呢!”说着,悟毅跑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口中喃喃自语道,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违心的推开梦,他当时其实是想抱住梦的。”小……小虚,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是想推开妈妈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开始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小毅,你道歉吧,梦阿姨是你的妈妈,她会原谅你的!”小虚从护腕中飘出,轻轻的抚摸着悟毅,安慰道。小虚平常虽然都在护腕中,但对于外界的事情他还是会知道的。”真……真的可以吗?妈妈会不会不理我?”悟毅抬起头,眼中充满了担忧。”不会的,因为她是……妈妈啊!”小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在一座古堡状建筑里。梦依偎在武狂怀里,抽泣着:“狂,小毅不认我,怎么办啊?我会不会失去小毅?呜……”“放心吧,梦,小毅会认你的!”武狂轻拍着梦的肩膀,安慰道。”可是他今天下午……”梦依旧抽泣着,缓缓把下午的经过说了出来。武狂静静听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梦皱着眉头愤怒的看着武狂,“你笑什么?”“呃……不是你想的那样!梦,小毅在朝你撒娇呢!”感受到梦的目光,武狂连忙停住笑声,解释道。”真的吗?”“当然了!放心吧,梦,明天小毅肯定会认你的!”武狂拍着胸脯保证道。”可是……不会怎么办?”“哼哼,他如果一些道理还搞不明白的话,就不配做我的儿子!”“臭美的你!对了,你说明天给小毅做什么菜好呢?快帮我出出主意!”梦娇嗔一声,开始想着明天该做什么给悟毅了。”我怎么就没这代遇?”武狂看着梦高兴的样子,吃醋的嘀咕道……

怙玛拉斯快被悟毅烦死了,那家伙一个晚上都在唠叨个没完,害得自己连一个好觉都没睡成!”悟毅,只是见母亲而已,又不是魔鬼?你不用这样吧?”“可是……”悟毅双手放于脑后,望着天花板,目光充满了迷惘。”哦,安拉啊。我受不了了……坎笛德,曼蒂,米蕾亚,快起来!悟毅要疯啦!”怙玛拉斯匆匆跑出房间,直接在大厅惨嚎道。”怎么了?怎么了?”坎笛德几人匆忙爬起,纷纷来到悟毅房间,看到悟毅呆滞的望着天花板的样子,惊讶极了,从认识悟毅到现在,他们都没见过悟毅这个郁闷的样子呢。在他们印象中悟毅是很开朗,阳光的一个男孩。”悟毅,你没事吧?”米蕾亚担忧的摸着悟毅的头,问道。”呃……没事的,你们怎么都来了?”悟毅傻傻的看着房间多出的几人,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如果按自己现在的状态,碰到故人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怙玛拉斯则把悟毅的事情向众人说了一遍,临末,加了一句:“我要睡了,哦!你们知道吗?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好!嗯,不能在这睡……坎笛德,我先在你那将就一晚了……”说完,怙玛拉斯闭着眼睛走出了房间,他真的是困死了。

米蕾亚静静的听完怙玛拉斯的话后,望向悟毅,突然一笑:“小毅,你妈妈不会责怪你的,明天你放心跟她相认吧!”“悟毅,伊虂教员就是你母亲?怪不得她对你这么好呢!嘿嘿,你可要珍惜啊,不小心失去了你就和我一样做孤儿吧!”此时坎笛德说起话来居然有点邪气,脸上也是一副坏笑的样子。”坎笛德,你说什么呢!”米蕾亚不高兴的敲了下坎笛德的头,“有你这样安慰小毅的吗?”“好吧,当我没说!瞧瞧,称呼都改了呢,这么关心悟毅啊……”坎笛德小声嘀咕着,突然感受到一股冷意,抬起头一看,米蕾亚正涨红着脸愤怒的着着他。”呃……怙玛拉斯?我也困了,我们一块睡啊……”坎笛德吓的一溜烟跑开,临走时还嘀咕着“脸都红了……”

悟毅有点无奈的看着米蕾亚,坎笛德那家伙也开始乱说话了,不过他发现米蕾亚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不禁再次赞道:“米蕾亚,说实话,你真的很漂亮呢!”而米蕾亚则羞的想找个缝钻进去,明明知道悟毅的话里只有赞美的意味,没有别的意思,可她就是不自觉得脸红。这下悟毅和曼蒂两人都看呆了,米蕾亚这副“羞答答”的样子真的是太美了,悟毅觉得自己知道的那些“沉鱼落雁,避月羞花,倾国倾城”等词汇根本就不够形容米蕾亚的美。感受到两人热切的目光,米蕾亚憋出了一句“小毅,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要太担心了”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曼蒂有点可惜的摇了摇头“哎……能多看一会儿就好了,米蕾亚师姐可很少这样呢,悟毅,你说师姐该不会喜欢你了吧?”“你想什么呢!”悟毅翻了翻白眼,经过刚才的事,悟毅感到轻松了许多。”好吧,悟毅,我们该睡了?哦!我这话有问题!”曼蒂嘀咕着睡下了。悟毅好笑的看了曼蒂一眼,也跟着睡下了。曼蒂虽然有些花心,但对自己身边的人还是不会乱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悟毅很快爬起,叫上众人,同时抱着小兔兔,朝教窒走去。悟毅内心虽仍有些忐忑,但抱着小兔兔,以及后面跟着的米蕾亚几人,他也安心不少。快到教窒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悟毅的面前,悟毅呼吸开始沉重起来,而米蕾亚几人也都停止了脚步。虽然离梦只有不过十步之遥,但悟毅却觉得这十步是自己走过的最长的路了,仿佛经过一世纪般,悟毅走到梦的面前,刚看了梦一眼,就迅速低下头,手里无意识的揉捏着小兔兔,小兔兔痛得一阵龇牙咧嘴,不过倒也没出声,它也知道悟毅心里肯定乱的很呢……而梦则有点傻傻的捧着一个保温盒,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咦?你说悟毅怎么不说话啊?我去开导开导他!”怙玛拉斯瞪圆了眼睛,想了想,掳开袖子,准备教育教育悟毅。”你给我回来”米蕾亚几人很有默契的同时拉住怙玛拉斯。

“那个……妈……妈阿姨!”悟毅无奈的发现“妈妈”这两个字怎么也叫不出来,话到口中也变成了“阿姨”!”小毅怎么能叫她阿姨呢?不行,我得去说说他!”米蕾亚举步欲前,不过也被怙玛拉斯几人拉回。梦娇躯微颤,但也只是苦涩的笑笑,把保温盒拿到悟毅面前,“小毅,这是我亲自给你做的,很好吃的,你偿偿!”“嗯,谢谢……”悟毅小声说道,可手却怎么也伸不出来。”好吃的诶!悟毅怎么不要?不行,我去帮他接!”坎笛德摇头就想往前,也同样被众人拉了回去。梦失望的拿回保温盒,“啪”得一声,一滴清泪已经滴在了保温盒上,也同时滴在了悟毅的心里。悟毅全身一颤,终于“妈妈!”的叫了一声,扑到梦的怀里,而小兔兔则有点可怜了,由于太过突然,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人挤在了中间。梦激动的抱住悟毅,手中的保温盒也随之落下,这声“妈妈”她已经盼了太久,太久了,当真正来临时,她都觉得有些恍忽。同时梦的口中喃喃的念叨着“小毅,我终于肯认我了吗?我是不是在做梦?”“不是的,妈妈!妈妈,对不起!我昨天不该那样对你的!”悟毅也有些颤声道,他感觉心中传来一股暧流,全身也觉得一阵舒坦,悟毅深深沉浸在母爱中,同时悟毅暗暗发誓,以后绝不让自己的母亲难过!”哦……太浪漫了,太温馨了,不行,我曼蒂得上去说几句话……”“你别扫兴了!”曼蒂也被众人拉住。那小子却还挣扎不已,嘴里念叨着“哦,放开我!我应该要说几句话的,应该要的……”

许久,梦放开悟毅,回为悟毅肚饿的声音正“咕咕咕”的传来。梦轻笑一声,点了点悟毅的鼻子,弯腰捡起保温盒,拍掉上面的尘土,“小毅,肚子饿了吧?快乘热吃哦!”“嗯!”悟毅接过保温盒,小心的打开,里面的东西都是他最爱吃的,包括布满鸡皮疙瘩的鸡屁股!在幻梦中,悟毅是很少吃到这个的,因为武痴那家伙是最讨厌吃鸡屁股的了。”这……都是给我吃的吗,妈妈?”悟毅双眼发光的望着梦,吞了口口水,傻兮兮的问道。”当然啦!”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发,柔声道。”妈妈,你也吃一点吧!”“妈妈吃过了呢!”梦高兴极了,她没想到悟毅一认她后会对她这么关心,梦的心中充满了甜蜜。”米蕾亚,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你们几人也来吃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呢!”梦望着远处的几人,微笑的说道,同时她的周围多了四个保温盒,正在她身边静静的浮着。今天很早的,梦就做了许多饭菜,其中包括米蕾亚几人的。

坎笛德闻言,马上屁颠屁颠的跑来,接过其中一个保温盆,双眼散出贪婪的目光,刚才悟毅打开保温盒时,坎笛德就闻到了一股香味,他此时只想大快朵颐一番。而其他几人动作也不慢,纷纷接过保温盒,打开,大吃起来。”小毅,等下带你去家里看看“梦看着几人狼吞虎咽的样子,高兴极了,自己的厨艺受到大家的肯定,任谁都会高兴的。”哦……我不用上课吗?”悟毅依旧在咀嚼着食物,说话已经有点模糊不清了,因为他的嘴巴塞满了食物。”你都这实力了还用上课啊?”梦翻着白眼,反问道。”哦……妈妈,那你不用教课了吗?”“有教员带课的,小毅放心好了!”“那米蕾亚他们有去吗?”“他们还要上课,等有空再带他们去吧!”“好哦!回家喽!”悟毅突然神经质的大吼一声,差点把饭都给喷了。米蕾亚几人都是一哆嗦,差点把保温盒给丢了,“悟毅,你干什么呢!”怙玛拉斯抽空含糊的说了一声,又继续埋头“苦干”了。而梦则一阵摇头……“嗯,小毅,你还记得我啊!”梦高兴的抚摸着悟毅的头,眼中充满了柔情。”当然了!梦阿姨这么漂亮,我可不会忘的!”悟毅嘴巴也变甜了。”嘻嘻,小毅的嘴巴变的这么甜啦!”“哪有啦,我的嘴可不甜呢!”在梦的面前,悟毅变得轻松了许多,说辞间也充满了幽默,“梦阿姨,你怎么变成那副模样啊?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想给小毅一个惊喜嘛!”“这样啊……那个,梦阿姨,我的妈……妈妈呢!”悟毅一想到母亲,又低下头了,刚才放松的心情又忐忑起来。”你……恨她吗?”梦小心的问道。”不……恨的!我知道妈妈有苦衷的!”悟毅小声道,说实话,长到这么大,悟毅也多少有点清楚为什么当初母亲要暂时离开自己了。

他们家族有个奇怪的规定:在未成年之前,族中婴孩由族中最强的一员进行独自的封闭式训练,直到成年方可出来见其父母。当然,武狂等人也不是迂腐之人,不会守着什么家规而强行分离悟毅母女俩,只是当时正好击退从宇宙某处赶来抢手镯的仙人。为了以后能够面对强敌,使悟毅不致受伤,梦才狠下心让悟毅独自进行残酷的训练。当时帝天正好进行所谓的“携因计划”,抢了悟毅,武狂也就将计就计,随他们抢去了。这些都是悟毅年前从武痴口中得知的。

“真的吗?太好了,小毅!”“什么?”悟毅疑惑的望向梦,被悟毅这么一看,梦心中的话反而没有勇气说出来了。梦深吸口气,银牙暗咬,“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话间已经有了丝颤抖……

悟毅躺在**,头脑混乱极了。”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梦的话在悟毅耳中不断回响着,悟毅记得当时自己粗暴的推开梦,“我才不认你呢!”说着,悟毅跑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口中喃喃自语道,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违心的推开梦,他当时其实是想抱住梦的。”小……小虚,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是想推开妈妈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开始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小毅,你道歉吧,梦阿姨是你的妈妈,她会原谅你的!”小虚从护腕中飘出,轻轻的抚摸着悟毅,安慰道。小虚平常虽然都在护腕中,但对于外界的事情他还是会知道的。”真……真的可以吗?妈妈会不会不理我?”悟毅抬起头,眼中充满了担忧。”不会的,因为她是……妈妈啊!”小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在一座古堡状建筑里。梦依偎在武狂怀里,抽泣着:“狂,小毅不认我,怎么办啊?我会不会失去小毅?呜……”“放心吧,梦,小毅会认你的!”武狂轻拍着梦的肩膀,安慰道。”可是他今天下午……”梦依旧抽泣着,缓缓把下午的经过说了出来。武狂静静听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梦皱着眉头愤怒的看着武狂,“你笑什么?”“呃……不是你想的那样!梦,小毅在朝你撒娇呢!”感受到梦的目光,武狂连忙停住笑声,解释道。”真的吗?”“当然了!放心吧,梦,明天小毅肯定会认你的!”武狂拍着胸脯保证道。”可是……不会怎么办?”“哼哼,他如果一些道理还搞不明白的话,就不配做我的儿子!”“臭美的你!对了,你说明天给小毅做什么菜好呢?快帮我出出主意!”梦娇嗔一声,开始想着明天该做什么给悟毅了。”我怎么就没这代遇?”武狂看着梦高兴的样子,吃醋的嘀咕道……

怙玛拉斯快被悟毅烦死了,那家伙一个晚上都在唠叨个没完,害得自己连一个好觉都没睡成!”悟毅,只是见母亲而已,又不是魔鬼?你不用这样吧?”“可是……”悟毅双手放于脑后,望着天花板,目光充满了迷惘。”哦,安拉啊。我受不了了……坎笛德,曼蒂,米蕾亚,快起来!悟毅要疯啦!”怙玛拉斯匆匆跑出房间,直接在大厅惨嚎道。”怎么了?怎么了?”坎笛德几人匆忙爬起,纷纷来到悟毅房间,看到悟毅呆滞的望着天花板的样子,惊讶极了,从认识悟毅到现在,他们都没见过悟毅这个郁闷的样子呢。在他们印象中悟毅是很开朗,阳光的一个男孩。”悟毅,你没事吧?”米蕾亚担忧的摸着悟毅的头,问道。”呃……没事的,你们怎么都来了?”悟毅傻傻的看着房间多出的几人,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如果按自己现在的状态,碰到故人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怙玛拉斯则把悟毅的事情向众人说了一遍,临末,加了一句:“我要睡了,哦!你们知道吗?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好!嗯,不能在这睡……坎笛德,我先在你那将就一晚了……”说完,怙玛拉斯闭着眼睛走出了房间,他真的是困死了。

米蕾亚静静的听完怙玛拉斯的话后,望向悟毅,突然一笑:“小毅,你妈妈不会责怪你的,明天你放心跟她相认吧!”“悟毅,伊虂教员就是你母亲?怪不得她对你这么好呢!嘿嘿,你可要珍惜啊,不小心失去了你就和我一样做孤儿吧!”此时坎笛德说起话来居然有点邪气,脸上也是一副坏笑的样子。”坎笛德,你说什么呢!”米蕾亚不高兴的敲了下坎笛德的头,“有你这样安慰小毅的吗?”“好吧,当我没说!瞧瞧,称呼都改了呢,这么关心悟毅啊……”坎笛德小声嘀咕着,突然感受到一股冷意,抬起头一看,米蕾亚正涨红着脸愤怒的着着他。”呃……怙玛拉斯?我也困了,我们一块睡啊……”坎笛德吓的一溜烟跑开,临走时还嘀咕着“脸都红了……”

悟毅有点无奈的看着米蕾亚,坎笛德那家伙也开始乱说话了,不过他发现米蕾亚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不禁再次赞道:“米蕾亚,说实话,你真的很漂亮呢!”而米蕾亚则羞的想找个缝钻进去,明明知道悟毅的话里只有赞美的意味,没有别的意思,可她就是不自觉得脸红。这下悟毅和曼蒂两人都看呆了,米蕾亚这副“羞答答”的样子真的是太美了,悟毅觉得自己知道的那些“沉鱼落雁,避月羞花,倾国倾城”等词汇根本就不够形容米蕾亚的美。感受到两人热切的目光,米蕾亚憋出了一句“小毅,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要太担心了”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曼蒂有点可惜的摇了摇头“哎……能多看一会儿就好了,米蕾亚师姐可很少这样呢,悟毅,你说师姐该不会喜欢你了吧?”“你想什么呢!”悟毅翻了翻白眼,经过刚才的事,悟毅感到轻松了许多。”好吧,悟毅,我们该睡了?哦!我这话有问题!”曼蒂嘀咕着睡下了。悟毅好笑的看了曼蒂一眼,也跟着睡下了。曼蒂虽然有些花心,但对自己身边的人还是不会乱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悟毅很快爬起,叫上众人,同时抱着小兔兔,朝教窒走去。悟毅内心虽仍有些忐忑,但抱着小兔兔,以及后面跟着的米蕾亚几人,他也安心不少。快到教窒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悟毅的面前,悟毅呼吸开始沉重起来,而米蕾亚几人也都停止了脚步。虽然离梦只有不过十步之遥,但悟毅却觉得这十步是自己走过的最长的路了,仿佛经过一世纪般,悟毅走到梦的面前,刚看了梦一眼,就迅速低下头,手里无意识的揉捏着小兔兔,小兔兔痛得一阵龇牙咧嘴,不过倒也没出声,它也知道悟毅心里肯定乱的很呢……而梦则有点傻傻的捧着一个保温盒,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咦?你说悟毅怎么不说话啊?我去开导开导他!”怙玛拉斯瞪圆了眼睛,想了想,掳开袖子,准备教育教育悟毅。”你给我回来”米蕾亚几人很有默契的同时拉住怙玛拉斯。

“那个……妈……妈阿姨!”悟毅无奈的发现“妈妈”这两个字怎么也叫不出来,话到口中也变成了“阿姨”!”小毅怎么能叫她阿姨呢?不行,我得去说说他!”米蕾亚举步欲前,不过也被怙玛拉斯几人拉回。梦娇躯微颤,但也只是苦涩的笑笑,把保温盒拿到悟毅面前,“小毅,这是我亲自给你做的,很好吃的,你偿偿!”“嗯,谢谢……”悟毅小声说道,可手却怎么也伸不出来。”好吃的诶!悟毅怎么不要?不行,我去帮他接!”坎笛德摇头就想往前,也同样被众人拉了回去。梦失望的拿回保温盒,“啪”得一声,一滴清泪已经滴在了保温盒上,也同时滴在了悟毅的心里。悟毅全身一颤,终于“妈妈!”的叫了一声,扑到梦的怀里,而小兔兔则有点可怜了,由于太过突然,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人挤在了中间。梦激动的抱住悟毅,手中的保温盒也随之落下,这声“妈妈”她已经盼了太久,太久了,当真正来临时,她都觉得有些恍忽。同时梦的口中喃喃的念叨着“小毅,我终于肯认我了吗?我是不是在做梦?”“不是的,妈妈!妈妈,对不起!我昨天不该那样对你的!”悟毅也有些颤声道,他感觉心中传来一股暧流,全身也觉得一阵舒坦,悟毅深深沉浸在母爱中,同时悟毅暗暗发誓,以后绝不让自己的母亲难过!”哦……太浪漫了,太温馨了,不行,我曼蒂得上去说几句话……”“你别扫兴了!”曼蒂也被众人拉住。那小子却还挣扎不已,嘴里念叨着“哦,放开我!我应该要说几句话的,应该要的……”

许久,梦放开悟毅,回为悟毅肚饿的声音正“咕咕咕”的传来。梦轻笑一声,点了点悟毅的鼻子,弯腰捡起保温盒,拍掉上面的尘土,“小毅,肚子饿了吧?快乘热吃哦!”“嗯!”悟毅接过保温盒,小心的打开,里面的东西都是他最爱吃的,包括布满鸡皮疙瘩的鸡屁股!在幻梦中,悟毅是很少吃到这个的,因为武痴那家伙是最讨厌吃鸡屁股的了。”这……都是给我吃的吗,妈妈?”悟毅双眼发光的望着梦,吞了口口水,傻兮兮的问道。”当然啦!”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发,柔声道。”妈妈,你也吃一点吧!”“妈妈吃过了呢!”梦高兴极了,她没想到悟毅一认她后会对她这么关心,梦的心中充满了甜蜜。”米蕾亚,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你们几人也来吃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呢!”梦望着远处的几人,微笑的说道,同时她的周围多了四个保温盒,正在她身边静静的浮着。今天很早的,梦就做了许多饭菜,其中包括米蕾亚几人的。

坎笛德闻言,马上屁颠屁颠的跑来,接过其中一个保温盆,双眼散出贪婪的目光,刚才悟毅打开保温盒时,坎笛德就闻到了一股香味,他此时只想大快朵颐一番。而其他几人动作也不慢,纷纷接过保温盒,打开,大吃起来。”小毅,等下带你去家里看看“梦看着几人狼吞虎咽的样子,高兴极了,自己的厨艺受到大家的肯定,任谁都会高兴的。”哦……我不用上课吗?”悟毅依旧在咀嚼着食物,说话已经有点模糊不清了,因为他的嘴巴塞满了食物。”你都这实力了还用上课啊?”梦翻着白眼,反问道。”哦……妈妈,那你不用教课了吗?”“有教员带课的,小毅放心好了!”“那米蕾亚他们有去吗?”“他们还要上课,等有空再带他们去吧!”“好哦!回家喽!”悟毅突然神经质的大吼一声,差点把饭都给喷了。米蕾亚几人都是一哆嗦,差点把保温盒给丢了,“悟毅,你干什么呢!”怙玛拉斯抽空含糊的说了一声,又继续埋头“苦干”了。而梦则一阵摇头……

“嗯,小毅,你还记得我啊!”梦高兴的抚摸着悟毅的头,眼中充满了柔情。”当然了!梦阿姨这么漂亮,我可不会忘的!”悟毅嘴巴也变甜了。”嘻嘻,小毅的嘴巴变的这么甜啦!”“哪有啦,我的嘴可不甜呢!”在梦的面前,悟毅变得轻松了许多,说辞间也充满了幽默,“梦阿姨,你怎么变成那副模样啊?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想给小毅一个惊喜嘛!”“这样啊……那个,梦阿姨,我的妈……妈妈呢!”悟毅一想到母亲,又低下头了,刚才放松的心情又忐忑起来。”你……恨她吗?”梦小心的问道。”不……恨的!我知道妈妈有苦衷的!”悟毅小声道,说实话,长到这么大,悟毅也多少有点清楚为什么当初母亲要暂时离开自己了。

他们家族有个奇怪的规定:在未成年之前,族中婴孩由族中最强的一员进行独自的封闭式训练,直到成年方可出来见其父母。当然,武狂等人也不是迂腐之人,不会守着什么家规而强行分离悟毅母女俩,只是当时正好击退从宇宙某处赶来抢手镯的仙人。为了以后能够面对强敌,使悟毅不致受伤,梦才狠下心让悟毅独自进行残酷的训练。当时帝天正好进行所谓的“携因计划”,抢了悟毅,武狂也就将计就计,随他们抢去了。这些都是悟毅年前从武痴口中得知的。

“真的吗?太好了,小毅!”“什么?”悟毅疑惑的望向梦,被悟毅这么一看,梦心中的话反而没有勇气说出来了。梦深吸口气,银牙暗咬,“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话间已经有了丝颤抖……

悟毅躺在**,头脑混乱极了。”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梦的话在悟毅耳中不断回响着,悟毅记得当时自己粗暴的推开梦,“我才不认你呢!”说着,悟毅跑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口中喃喃自语道,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违心的推开梦,他当时其实是想抱住梦的。”小……小虚,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是想推开妈妈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开始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小毅,你道歉吧,梦阿姨是你的妈妈,她会原谅你的!”小虚从护腕中飘出,轻轻的抚摸着悟毅,安慰道。小虚平常虽然都在护腕中,但对于外界的事情他还是会知道的。”真……真的可以吗?妈妈会不会不理我?”悟毅抬起头,眼中充满了担忧。”不会的,因为她是……妈妈啊!”小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在一座古堡状建筑里。梦依偎在武狂怀里,抽泣着:“狂,小毅不认我,怎么办啊?我会不会失去小毅?呜……”“放心吧,梦,小毅会认你的!”武狂轻拍着梦的肩膀,安慰道。”可是他今天下午……”梦依旧抽泣着,缓缓把下午的经过说了出来。武狂静静听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梦皱着眉头愤怒的看着武狂,“你笑什么?”“呃……不是你想的那样!梦,小毅在朝你撒娇呢!”感受到梦的目光,武狂连忙停住笑声,解释道。”真的吗?”“当然了!放心吧,梦,明天小毅肯定会认你的!”武狂拍着胸脯保证道。”可是……不会怎么办?”“哼哼,他如果一些道理还搞不明白的话,就不配做我的儿子!”“臭美的你!对了,你说明天给小毅做什么菜好呢?快帮我出出主意!”梦娇嗔一声,开始想着明天该做什么给悟毅了。”我怎么就没这代遇?”武狂看着梦高兴的样子,吃醋的嘀咕道……

怙玛拉斯快被悟毅烦死了,那家伙一个晚上都在唠叨个没完,害得自己连一个好觉都没睡成!”悟毅,只是见母亲而已,又不是魔鬼?你不用这样吧?”“可是……”悟毅双手放于脑后,望着天花板,目光充满了迷惘。”哦,安拉啊。我受不了了……坎笛德,曼蒂,米蕾亚,快起来!悟毅要疯啦!”怙玛拉斯匆匆跑出房间,直接在大厅惨嚎道。”怎么了?怎么了?”坎笛德几人匆忙爬起,纷纷来到悟毅房间,看到悟毅呆滞的望着天花板的样子,惊讶极了,从认识悟毅到现在,他们都没见过悟毅这个郁闷的样子呢。在他们印象中悟毅是很开朗,阳光的一个男孩。”悟毅,你没事吧?”米蕾亚担忧的摸着悟毅的头,问道。”呃……没事的,你们怎么都来了?”悟毅傻傻的看着房间多出的几人,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如果按自己现在的状态,碰到故人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怙玛拉斯则把悟毅的事情向众人说了一遍,临末,加了一句:“我要睡了,哦!你们知道吗?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好!嗯,不能在这睡……坎笛德,我先在你那将就一晚了……”说完,怙玛拉斯闭着眼睛走出了房间,他真的是困死了。

米蕾亚静静的听完怙玛拉斯的话后,望向悟毅,突然一笑:“小毅,你妈妈不会责怪你的,明天你放心跟她相认吧!”“悟毅,伊虂教员就是你母亲?怪不得她对你这么好呢!嘿嘿,你可要珍惜啊,不小心失去了你就和我一样做孤儿吧!”此时坎笛德说起话来居然有点邪气,脸上也是一副坏笑的样子。”坎笛德,你说什么呢!”米蕾亚不高兴的敲了下坎笛德的头,“有你这样安慰小毅的吗?”“好吧,当我没说!瞧瞧,称呼都改了呢,这么关心悟毅啊……”坎笛德小声嘀咕着,突然感受到一股冷意,抬起头一看,米蕾亚正涨红着脸愤怒的着着他。”呃……怙玛拉斯?我也困了,我们一块睡啊……”坎笛德吓的一溜烟跑开,临走时还嘀咕着“脸都红了……”

悟毅有点无奈的看着米蕾亚,坎笛德那家伙也开始乱说话了,不过他发现米蕾亚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不禁再次赞道:“米蕾亚,说实话,你真的很漂亮呢!”而米蕾亚则羞的想找个缝钻进去,明明知道悟毅的话里只有赞美的意味,没有别的意思,可她就是不自觉得脸红。这下悟毅和曼蒂两人都看呆了,米蕾亚这副“羞答答”的样子真的是太美了,悟毅觉得自己知道的那些“沉鱼落雁,避月羞花,倾国倾城”等词汇根本就不够形容米蕾亚的美。感受到两人热切的目光,米蕾亚憋出了一句“小毅,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要太担心了”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曼蒂有点可惜的摇了摇头“哎……能多看一会儿就好了,米蕾亚师姐可很少这样呢,悟毅,你说师姐该不会喜欢你了吧?”“你想什么呢!”悟毅翻了翻白眼,经过刚才的事,悟毅感到轻松了许多。”好吧,悟毅,我们该睡了?哦!我这话有问题!”曼蒂嘀咕着睡下了。悟毅好笑的看了曼蒂一眼,也跟着睡下了。曼蒂虽然有些花心,但对自己身边的人还是不会乱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悟毅很快爬起,叫上众人,同时抱着小兔兔,朝教窒走去。悟毅内心虽仍有些忐忑,但抱着小兔兔,以及后面跟着的米蕾亚几人,他也安心不少。快到教窒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悟毅的面前,悟毅呼吸开始沉重起来,而米蕾亚几人也都停止了脚步。虽然离梦只有不过十步之遥,但悟毅却觉得这十步是自己走过的最长的路了,仿佛经过一世纪般,悟毅走到梦的面前,刚看了梦一眼,就迅速低下头,手里无意识的揉捏着小兔兔,小兔兔痛得一阵龇牙咧嘴,不过倒也没出声,它也知道悟毅心里肯定乱的很呢……而梦则有点傻傻的捧着一个保温盒,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咦?你说悟毅怎么不说话啊?我去开导开导他!”怙玛拉斯瞪圆了眼睛,想了想,掳开袖子,准备教育教育悟毅。”你给我回来”米蕾亚几人很有默契的同时拉住怙玛拉斯。

“那个……妈……妈阿姨!”悟毅无奈的发现“妈妈”这两个字怎么也叫不出来,话到口中也变成了“阿姨”!”小毅怎么能叫她阿姨呢?不行,我得去说说他!”米蕾亚举步欲前,不过也被怙玛拉斯几人拉回。梦娇躯微颤,但也只是苦涩的笑笑,把保温盒拿到悟毅面前,“小毅,这是我亲自给你做的,很好吃的,你偿偿!”“嗯,谢谢……”悟毅小声说道,可手却怎么也伸不出来。”好吃的诶!悟毅怎么不要?不行,我去帮他接!”坎笛德摇头就想往前,也同样被众人拉了回去。梦失望的拿回保温盒,“啪”得一声,一滴清泪已经滴在了保温盒上,也同时滴在了悟毅的心里。悟毅全身一颤,终于“妈妈!”的叫了一声,扑到梦的怀里,而小兔兔则有点可怜了,由于太过突然,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人挤在了中间。梦激动的抱住悟毅,手中的保温盒也随之落下,这声“妈妈”她已经盼了太久,太久了,当真正来临时,她都觉得有些恍忽。同时梦的口中喃喃的念叨着“小毅,我终于肯认我了吗?我是不是在做梦?”“不是的,妈妈!妈妈,对不起!我昨天不该那样对你的!”悟毅也有些颤声道,他感觉心中传来一股暧流,全身也觉得一阵舒坦,悟毅深深沉浸在母爱中,同时悟毅暗暗发誓,以后绝不让自己的母亲难过!”哦……太浪漫了,太温馨了,不行,我曼蒂得上去说几句话……”“你别扫兴了!”曼蒂也被众人拉住。那小子却还挣扎不已,嘴里念叨着“哦,放开我!我应该要说几句话的,应该要的……”

许久,梦放开悟毅,回为悟毅肚饿的声音正“咕咕咕”的传来。梦轻笑一声,点了点悟毅的鼻子,弯腰捡起保温盒,拍掉上面的尘土,“小毅,肚子饿了吧?快乘热吃哦!”“嗯!”悟毅接过保温盒,小心的打开,里面的东西都是他最爱吃的,包括布满鸡皮疙瘩的鸡屁股!在幻梦中,悟毅是很少吃到这个的,因为武痴那家伙是最讨厌吃鸡屁股的了。”这……都是给我吃的吗,妈妈?”悟毅双眼发光的望着梦,吞了口口水,傻兮兮的问道。”当然啦!”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发,柔声道。”妈妈,你也吃一点吧!”“妈妈吃过了呢!”梦高兴极了,她没想到悟毅一认她后会对她这么关心,梦的心中充满了甜蜜。”米蕾亚,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你们几人也来吃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呢!”梦望着远处的几人,微笑的说道,同时她的周围多了四个保温盒,正在她身边静静的浮着。今天很早的,梦就做了许多饭菜,其中包括米蕾亚几人的。

坎笛德闻言,马上屁颠屁颠的跑来,接过其中一个保温盆,双眼散出贪婪的目光,刚才悟毅打开保温盒时,坎笛德就闻到了一股香味,他此时只想大快朵颐一番。而其他几人动作也不慢,纷纷接过保温盒,打开,大吃起来。”小毅,等下带你去家里看看“梦看着几人狼吞虎咽的样子,高兴极了,自己的厨艺受到大家的肯定,任谁都会高兴的。”哦……我不用上课吗?”悟毅依旧在咀嚼着食物,说话已经有点模糊不清了,因为他的嘴巴塞满了食物。”你都这实力了还用上课啊?”梦翻着白眼,反问道。”哦……妈妈,那你不用教课了吗?”“有教员带课的,小毅放心好了!”“那米蕾亚他们有去吗?”“他们还要上课,等有空再带他们去吧!”“好哦!回家喽!”悟毅突然神经质的大吼一声,差点把饭都给喷了。米蕾亚几人都是一哆嗦,差点把保温盒给丢了,“悟毅,你干什么呢!”怙玛拉斯抽空含糊的说了一声,又继续埋头“苦干”了。而梦则一阵摇头……“嗯,小毅,你还记得我啊!”梦高兴的抚摸着悟毅的头,眼中充满了柔情。”当然了!梦阿姨这么漂亮,我可不会忘的!”悟毅嘴巴也变甜了。”嘻嘻,小毅的嘴巴变的这么甜啦!”“哪有啦,我的嘴可不甜呢!”在梦的面前,悟毅变得轻松了许多,说辞间也充满了幽默,“梦阿姨,你怎么变成那副模样啊?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想给小毅一个惊喜嘛!”“这样啊……那个,梦阿姨,我的妈……妈妈呢!”悟毅一想到母亲,又低下头了,刚才放松的心情又忐忑起来。”你……恨她吗?”梦小心的问道。”不……恨的!我知道妈妈有苦衷的!”悟毅小声道,说实话,长到这么大,悟毅也多少有点清楚为什么当初母亲要暂时离开自己了。

他们家族有个奇怪的规定:在未成年之前,族中婴孩由族中最强的一员进行独自的封闭式训练,直到成年方可出来见其父母。当然,武狂等人也不是迂腐之人,不会守着什么家规而强行分离悟毅母女俩,只是当时正好击退从宇宙某处赶来抢手镯的仙人。为了以后能够面对强敌,使悟毅不致受伤,梦才狠下心让悟毅独自进行残酷的训练。当时帝天正好进行所谓的“携因计划”,抢了悟毅,武狂也就将计就计,随他们抢去了。这些都是悟毅年前从武痴口中得知的。

“真的吗?太好了,小毅!”“什么?”悟毅疑惑的望向梦,被悟毅这么一看,梦心中的话反而没有勇气说出来了。梦深吸口气,银牙暗咬,“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话间已经有了丝颤抖……

悟毅躺在**,头脑混乱极了。”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梦的话在悟毅耳中不断回响着,悟毅记得当时自己粗暴的推开梦,“我才不认你呢!”说着,悟毅跑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口中喃喃自语道,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违心的推开梦,他当时其实是想抱住梦的。”小……小虚,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是想推开妈妈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开始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小毅,你道歉吧,梦阿姨是你的妈妈,她会原谅你的!”小虚从护腕中飘出,轻轻的抚摸着悟毅,安慰道。小虚平常虽然都在护腕中,但对于外界的事情他还是会知道的。”真……真的可以吗?妈妈会不会不理我?”悟毅抬起头,眼中充满了担忧。”不会的,因为她是……妈妈啊!”小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在一座古堡状建筑里。梦依偎在武狂怀里,抽泣着:“狂,小毅不认我,怎么办啊?我会不会失去小毅?呜……”“放心吧,梦,小毅会认你的!”武狂轻拍着梦的肩膀,安慰道。”可是他今天下午……”梦依旧抽泣着,缓缓把下午的经过说了出来。武狂静静听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梦皱着眉头愤怒的看着武狂,“你笑什么?”“呃……不是你想的那样!梦,小毅在朝你撒娇呢!”感受到梦的目光,武狂连忙停住笑声,解释道。”真的吗?”“当然了!放心吧,梦,明天小毅肯定会认你的!”武狂拍着胸脯保证道。”可是……不会怎么办?”“哼哼,他如果一些道理还搞不明白的话,就不配做我的儿子!”“臭美的你!对了,你说明天给小毅做什么菜好呢?快帮我出出主意!”梦娇嗔一声,开始想着明天该做什么给悟毅了。”我怎么就没这代遇?”武狂看着梦高兴的样子,吃醋的嘀咕道……

怙玛拉斯快被悟毅烦死了,那家伙一个晚上都在唠叨个没完,害得自己连一个好觉都没睡成!”悟毅,只是见母亲而已,又不是魔鬼?你不用这样吧?”“可是……”悟毅双手放于脑后,望着天花板,目光充满了迷惘。”哦,安拉啊。我受不了了……坎笛德,曼蒂,米蕾亚,快起来!悟毅要疯啦!”怙玛拉斯匆匆跑出房间,直接在大厅惨嚎道。”怎么了?怎么了?”坎笛德几人匆忙爬起,纷纷来到悟毅房间,看到悟毅呆滞的望着天花板的样子,惊讶极了,从认识悟毅到现在,他们都没见过悟毅这个郁闷的样子呢。在他们印象中悟毅是很开朗,阳光的一个男孩。”悟毅,你没事吧?”米蕾亚担忧的摸着悟毅的头,问道。”呃……没事的,你们怎么都来了?”悟毅傻傻的看着房间多出的几人,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如果按自己现在的状态,碰到故人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怙玛拉斯则把悟毅的事情向众人说了一遍,临末,加了一句:“我要睡了,哦!你们知道吗?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好!嗯,不能在这睡……坎笛德,我先在你那将就一晚了……”说完,怙玛拉斯闭着眼睛走出了房间,他真的是困死了。

米蕾亚静静的听完怙玛拉斯的话后,望向悟毅,突然一笑:“小毅,你妈妈不会责怪你的,明天你放心跟她相认吧!”“悟毅,伊虂教员就是你母亲?怪不得她对你这么好呢!嘿嘿,你可要珍惜啊,不小心失去了你就和我一样做孤儿吧!”此时坎笛德说起话来居然有点邪气,脸上也是一副坏笑的样子。”坎笛德,你说什么呢!”米蕾亚不高兴的敲了下坎笛德的头,“有你这样安慰小毅的吗?”“好吧,当我没说!瞧瞧,称呼都改了呢,这么关心悟毅啊……”坎笛德小声嘀咕着,突然感受到一股冷意,抬起头一看,米蕾亚正涨红着脸愤怒的着着他。”呃……怙玛拉斯?我也困了,我们一块睡啊……”坎笛德吓的一溜烟跑开,临走时还嘀咕着“脸都红了……”

悟毅有点无奈的看着米蕾亚,坎笛德那家伙也开始乱说话了,不过他发现米蕾亚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不禁再次赞道:“米蕾亚,说实话,你真的很漂亮呢!”而米蕾亚则羞的想找个缝钻进去,明明知道悟毅的话里只有赞美的意味,没有别的意思,可她就是不自觉得脸红。这下悟毅和曼蒂两人都看呆了,米蕾亚这副“羞答答”的样子真的是太美了,悟毅觉得自己知道的那些“沉鱼落雁,避月羞花,倾国倾城”等词汇根本就不够形容米蕾亚的美。感受到两人热切的目光,米蕾亚憋出了一句“小毅,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要太担心了”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曼蒂有点可惜的摇了摇头“哎……能多看一会儿就好了,米蕾亚师姐可很少这样呢,悟毅,你说师姐该不会喜欢你了吧?”“你想什么呢!”悟毅翻了翻白眼,经过刚才的事,悟毅感到轻松了许多。”好吧,悟毅,我们该睡了?哦!我这话有问题!”曼蒂嘀咕着睡下了。悟毅好笑的看了曼蒂一眼,也跟着睡下了。曼蒂虽然有些花心,但对自己身边的人还是不会乱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悟毅很快爬起,叫上众人,同时抱着小兔兔,朝教窒走去。悟毅内心虽仍有些忐忑,但抱着小兔兔,以及后面跟着的米蕾亚几人,他也安心不少。快到教窒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悟毅的面前,悟毅呼吸开始沉重起来,而米蕾亚几人也都停止了脚步。虽然离梦只有不过十步之遥,但悟毅却觉得这十步是自己走过的最长的路了,仿佛经过一世纪般,悟毅走到梦的面前,刚看了梦一眼,就迅速低下头,手里无意识的揉捏着小兔兔,小兔兔痛得一阵龇牙咧嘴,不过倒也没出声,它也知道悟毅心里肯定乱的很呢……而梦则有点傻傻的捧着一个保温盒,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咦?你说悟毅怎么不说话啊?我去开导开导他!”怙玛拉斯瞪圆了眼睛,想了想,掳开袖子,准备教育教育悟毅。”你给我回来”米蕾亚几人很有默契的同时拉住怙玛拉斯。

“那个……妈……妈阿姨!”悟毅无奈的发现“妈妈”这两个字怎么也叫不出来,话到口中也变成了“阿姨”!”小毅怎么能叫她阿姨呢?不行,我得去说说他!”米蕾亚举步欲前,不过也被怙玛拉斯几人拉回。梦娇躯微颤,但也只是苦涩的笑笑,把保温盒拿到悟毅面前,“小毅,这是我亲自给你做的,很好吃的,你偿偿!”“嗯,谢谢……”悟毅小声说道,可手却怎么也伸不出来。”好吃的诶!悟毅怎么不要?不行,我去帮他接!”坎笛德摇头就想往前,也同样被众人拉了回去。梦失望的拿回保温盒,“啪”得一声,一滴清泪已经滴在了保温盒上,也同时滴在了悟毅的心里。悟毅全身一颤,终于“妈妈!”的叫了一声,扑到梦的怀里,而小兔兔则有点可怜了,由于太过突然,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人挤在了中间。梦激动的抱住悟毅,手中的保温盒也随之落下,这声“妈妈”她已经盼了太久,太久了,当真正来临时,她都觉得有些恍忽。同时梦的口中喃喃的念叨着“小毅,我终于肯认我了吗?我是不是在做梦?”“不是的,妈妈!妈妈,对不起!我昨天不该那样对你的!”悟毅也有些颤声道,他感觉心中传来一股暧流,全身也觉得一阵舒坦,悟毅深深沉浸在母爱中,同时悟毅暗暗发誓,以后绝不让自己的母亲难过!”哦……太浪漫了,太温馨了,不行,我曼蒂得上去说几句话……”“你别扫兴了!”曼蒂也被众人拉住。那小子却还挣扎不已,嘴里念叨着“哦,放开我!我应该要说几句话的,应该要的……”

许久,梦放开悟毅,回为悟毅肚饿的声音正“咕咕咕”的传来。梦轻笑一声,点了点悟毅的鼻子,弯腰捡起保温盒,拍掉上面的尘土,“小毅,肚子饿了吧?快乘热吃哦!”“嗯!”悟毅接过保温盒,小心的打开,里面的东西都是他最爱吃的,包括布满鸡皮疙瘩的鸡屁股!在幻梦中,悟毅是很少吃到这个的,因为武痴那家伙是最讨厌吃鸡屁股的了。”这……都是给我吃的吗,妈妈?”悟毅双眼发光的望着梦,吞了口口水,傻兮兮的问道。”当然啦!”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发,柔声道。”妈妈,你也吃一点吧!”“妈妈吃过了呢!”梦高兴极了,她没想到悟毅一认她后会对她这么关心,梦的心中充满了甜蜜。”米蕾亚,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你们几人也来吃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呢!”梦望着远处的几人,微笑的说道,同时她的周围多了四个保温盒,正在她身边静静的浮着。今天很早的,梦就做了许多饭菜,其中包括米蕾亚几人的。

坎笛德闻言,马上屁颠屁颠的跑来,接过其中一个保温盆,双眼散出贪婪的目光,刚才悟毅打开保温盒时,坎笛德就闻到了一股香味,他此时只想大快朵颐一番。而其他几人动作也不慢,纷纷接过保温盒,打开,大吃起来。”小毅,等下带你去家里看看“梦看着几人狼吞虎咽的样子,高兴极了,自己的厨艺受到大家的肯定,任谁都会高兴的。”哦……我不用上课吗?”悟毅依旧在咀嚼着食物,说话已经有点模糊不清了,因为他的嘴巴塞满了食物。”你都这实力了还用上课啊?”梦翻着白眼,反问道。”哦……妈妈,那你不用教课了吗?”“有教员带课的,小毅放心好了!”“那米蕾亚他们有去吗?”“他们还要上课,等有空再带他们去吧!”“好哦!回家喽!”悟毅突然神经质的大吼一声,差点把饭都给喷了。米蕾亚几人都是一哆嗦,差点把保温盒给丢了,“悟毅,你干什么呢!”怙玛拉斯抽空含糊的说了一声,又继续埋头“苦干”了。而梦则一阵摇头……

“嗯,小毅,你还记得我啊!”梦高兴的抚摸着悟毅的头,眼中充满了柔情。”当然了!梦阿姨这么漂亮,我可不会忘的!”悟毅嘴巴也变甜了。”嘻嘻,小毅的嘴巴变的这么甜啦!”“哪有啦,我的嘴可不甜呢!”在梦的面前,悟毅变得轻松了许多,说辞间也充满了幽默,“梦阿姨,你怎么变成那副模样啊?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想给小毅一个惊喜嘛!”“这样啊……那个,梦阿姨,我的妈……妈妈呢!”悟毅一想到母亲,又低下头了,刚才放松的心情又忐忑起来。”你……恨她吗?”梦小心的问道。”不……恨的!我知道妈妈有苦衷的!”悟毅小声道,说实话,长到这么大,悟毅也多少有点清楚为什么当初母亲要暂时离开自己了。

他们家族有个奇怪的规定:在未成年之前,族中婴孩由族中最强的一员进行独自的封闭式训练,直到成年方可出来见其父母。当然,武狂等人也不是迂腐之人,不会守着什么家规而强行分离悟毅母女俩,只是当时正好击退从宇宙某处赶来抢手镯的仙人。为了以后能够面对强敌,使悟毅不致受伤,梦才狠下心让悟毅独自进行残酷的训练。当时帝天正好进行所谓的“携因计划”,抢了悟毅,武狂也就将计就计,随他们抢去了。这些都是悟毅年前从武痴口中得知的。

“真的吗?太好了,小毅!”“什么?”悟毅疑惑的望向梦,被悟毅这么一看,梦心中的话反而没有勇气说出来了。梦深吸口气,银牙暗咬,“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话间已经有了丝颤抖……

悟毅躺在**,头脑混乱极了。”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梦的话在悟毅耳中不断回响着,悟毅记得当时自己粗暴的推开梦,“我才不认你呢!”说着,悟毅跑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口中喃喃自语道,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违心的推开梦,他当时其实是想抱住梦的。”小……小虚,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是想推开妈妈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开始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小毅,你道歉吧,梦阿姨是你的妈妈,她会原谅你的!”小虚从护腕中飘出,轻轻的抚摸着悟毅,安慰道。小虚平常虽然都在护腕中,但对于外界的事情他还是会知道的。”真……真的可以吗?妈妈会不会不理我?”悟毅抬起头,眼中充满了担忧。”不会的,因为她是……妈妈啊!”小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在一座古堡状建筑里。梦依偎在武狂怀里,抽泣着:“狂,小毅不认我,怎么办啊?我会不会失去小毅?呜……”“放心吧,梦,小毅会认你的!”武狂轻拍着梦的肩膀,安慰道。”可是他今天下午……”梦依旧抽泣着,缓缓把下午的经过说了出来。武狂静静听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梦皱着眉头愤怒的看着武狂,“你笑什么?”“呃……不是你想的那样!梦,小毅在朝你撒娇呢!”感受到梦的目光,武狂连忙停住笑声,解释道。”真的吗?”“当然了!放心吧,梦,明天小毅肯定会认你的!”武狂拍着胸脯保证道。”可是……不会怎么办?”“哼哼,他如果一些道理还搞不明白的话,就不配做我的儿子!”“臭美的你!对了,你说明天给小毅做什么菜好呢?快帮我出出主意!”梦娇嗔一声,开始想着明天该做什么给悟毅了。”我怎么就没这代遇?”武狂看着梦高兴的样子,吃醋的嘀咕道……

怙玛拉斯快被悟毅烦死了,那家伙一个晚上都在唠叨个没完,害得自己连一个好觉都没睡成!”悟毅,只是见母亲而已,又不是魔鬼?你不用这样吧?”“可是……”悟毅双手放于脑后,望着天花板,目光充满了迷惘。”哦,安拉啊。我受不了了……坎笛德,曼蒂,米蕾亚,快起来!悟毅要疯啦!”怙玛拉斯匆匆跑出房间,直接在大厅惨嚎道。”怎么了?怎么了?”坎笛德几人匆忙爬起,纷纷来到悟毅房间,看到悟毅呆滞的望着天花板的样子,惊讶极了,从认识悟毅到现在,他们都没见过悟毅这个郁闷的样子呢。在他们印象中悟毅是很开朗,阳光的一个男孩。”悟毅,你没事吧?”米蕾亚担忧的摸着悟毅的头,问道。”呃……没事的,你们怎么都来了?”悟毅傻傻的看着房间多出的几人,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如果按自己现在的状态,碰到故人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怙玛拉斯则把悟毅的事情向众人说了一遍,临末,加了一句:“我要睡了,哦!你们知道吗?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好!嗯,不能在这睡……坎笛德,我先在你那将就一晚了……”说完,怙玛拉斯闭着眼睛走出了房间,他真的是困死了。

米蕾亚静静的听完怙玛拉斯的话后,望向悟毅,突然一笑:“小毅,你妈妈不会责怪你的,明天你放心跟她相认吧!”“悟毅,伊虂教员就是你母亲?怪不得她对你这么好呢!嘿嘿,你可要珍惜啊,不小心失去了你就和我一样做孤儿吧!”此时坎笛德说起话来居然有点邪气,脸上也是一副坏笑的样子。”坎笛德,你说什么呢!”米蕾亚不高兴的敲了下坎笛德的头,“有你这样安慰小毅的吗?”“好吧,当我没说!瞧瞧,称呼都改了呢,这么关心悟毅啊……”坎笛德小声嘀咕着,突然感受到一股冷意,抬起头一看,米蕾亚正涨红着脸愤怒的着着他。”呃……怙玛拉斯?我也困了,我们一块睡啊……”坎笛德吓的一溜烟跑开,临走时还嘀咕着“脸都红了……”

悟毅有点无奈的看着米蕾亚,坎笛德那家伙也开始乱说话了,不过他发现米蕾亚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不禁再次赞道:“米蕾亚,说实话,你真的很漂亮呢!”而米蕾亚则羞的想找个缝钻进去,明明知道悟毅的话里只有赞美的意味,没有别的意思,可她就是不自觉得脸红。这下悟毅和曼蒂两人都看呆了,米蕾亚这副“羞答答”的样子真的是太美了,悟毅觉得自己知道的那些“沉鱼落雁,避月羞花,倾国倾城”等词汇根本就不够形容米蕾亚的美。感受到两人热切的目光,米蕾亚憋出了一句“小毅,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要太担心了”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曼蒂有点可惜的摇了摇头“哎……能多看一会儿就好了,米蕾亚师姐可很少这样呢,悟毅,你说师姐该不会喜欢你了吧?”“你想什么呢!”悟毅翻了翻白眼,经过刚才的事,悟毅感到轻松了许多。”好吧,悟毅,我们该睡了?哦!我这话有问题!”曼蒂嘀咕着睡下了。悟毅好笑的看了曼蒂一眼,也跟着睡下了。曼蒂虽然有些花心,但对自己身边的人还是不会乱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悟毅很快爬起,叫上众人,同时抱着小兔兔,朝教窒走去。悟毅内心虽仍有些忐忑,但抱着小兔兔,以及后面跟着的米蕾亚几人,他也安心不少。快到教窒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悟毅的面前,悟毅呼吸开始沉重起来,而米蕾亚几人也都停止了脚步。虽然离梦只有不过十步之遥,但悟毅却觉得这十步是自己走过的最长的路了,仿佛经过一世纪般,悟毅走到梦的面前,刚看了梦一眼,就迅速低下头,手里无意识的揉捏着小兔兔,小兔兔痛得一阵龇牙咧嘴,不过倒也没出声,它也知道悟毅心里肯定乱的很呢……而梦则有点傻傻的捧着一个保温盒,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咦?你说悟毅怎么不说话啊?我去开导开导他!”怙玛拉斯瞪圆了眼睛,想了想,掳开袖子,准备教育教育悟毅。”你给我回来”米蕾亚几人很有默契的同时拉住怙玛拉斯。

“那个……妈……妈阿姨!”悟毅无奈的发现“妈妈”这两个字怎么也叫不出来,话到口中也变成了“阿姨”!”小毅怎么能叫她阿姨呢?不行,我得去说说他!”米蕾亚举步欲前,不过也被怙玛拉斯几人拉回。梦娇躯微颤,但也只是苦涩的笑笑,把保温盒拿到悟毅面前,“小毅,这是我亲自给你做的,很好吃的,你偿偿!”“嗯,谢谢……”悟毅小声说道,可手却怎么也伸不出来。”好吃的诶!悟毅怎么不要?不行,我去帮他接!”坎笛德摇头就想往前,也同样被众人拉了回去。梦失望的拿回保温盒,“啪”得一声,一滴清泪已经滴在了保温盒上,也同时滴在了悟毅的心里。悟毅全身一颤,终于“妈妈!”的叫了一声,扑到梦的怀里,而小兔兔则有点可怜了,由于太过突然,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人挤在了中间。梦激动的抱住悟毅,手中的保温盒也随之落下,这声“妈妈”她已经盼了太久,太久了,当真正来临时,她都觉得有些恍忽。同时梦的口中喃喃的念叨着“小毅,我终于肯认我了吗?我是不是在做梦?”“不是的,妈妈!妈妈,对不起!我昨天不该那样对你的!”悟毅也有些颤声道,他感觉心中传来一股暧流,全身也觉得一阵舒坦,悟毅深深沉浸在母爱中,同时悟毅暗暗发誓,以后绝不让自己的母亲难过!”哦……太浪漫了,太温馨了,不行,我曼蒂得上去说几句话……”“你别扫兴了!”曼蒂也被众人拉住。那小子却还挣扎不已,嘴里念叨着“哦,放开我!我应该要说几句话的,应该要的……”

许久,梦放开悟毅,回为悟毅肚饿的声音正“咕咕咕”的传来。梦轻笑一声,点了点悟毅的鼻子,弯腰捡起保温盒,拍掉上面的尘土,“小毅,肚子饿了吧?快乘热吃哦!”“嗯!”悟毅接过保温盒,小心的打开,里面的东西都是他最爱吃的,包括布满鸡皮疙瘩的鸡屁股!在幻梦中,悟毅是很少吃到这个的,因为武痴那家伙是最讨厌吃鸡屁股的了。”这……都是给我吃的吗,妈妈?”悟毅双眼发光的望着梦,吞了口口水,傻兮兮的问道。”当然啦!”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发,柔声道。”妈妈,你也吃一点吧!”“妈妈吃过了呢!”梦高兴极了,她没想到悟毅一认她后会对她这么关心,梦的心中充满了甜蜜。”米蕾亚,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你们几人也来吃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呢!”梦望着远处的几人,微笑的说道,同时她的周围多了四个保温盒,正在她身边静静的浮着。今天很早的,梦就做了许多饭菜,其中包括米蕾亚几人的。

坎笛德闻言,马上屁颠屁颠的跑来,接过其中一个保温盆,双眼散出贪婪的目光,刚才悟毅打开保温盒时,坎笛德就闻到了一股香味,他此时只想大快朵颐一番。而其他几人动作也不慢,纷纷接过保温盒,打开,大吃起来。”小毅,等下带你去家里看看“梦看着几人狼吞虎咽的样子,高兴极了,自己的厨艺受到大家的肯定,任谁都会高兴的。”哦……我不用上课吗?”悟毅依旧在咀嚼着食物,说话已经有点模糊不清了,因为他的嘴巴塞满了食物。”你都这实力了还用上课啊?”梦翻着白眼,反问道。”哦……妈妈,那你不用教课了吗?”“有教员带课的,小毅放心好了!”“那米蕾亚他们有去吗?”“他们还要上课,等有空再带他们去吧!”“好哦!回家喽!”悟毅突然神经质的大吼一声,差点把饭都给喷了。米蕾亚几人都是一哆嗦,差点把保温盒给丢了,“悟毅,你干什么呢!”怙玛拉斯抽空含糊的说了一声,又继续埋头“苦干”了。而梦则一阵摇头……“嗯,小毅,你还记得我啊!”梦高兴的抚摸着悟毅的头,眼中充满了柔情。”当然了!梦阿姨这么漂亮,我可不会忘的!”悟毅嘴巴也变甜了。”嘻嘻,小毅的嘴巴变的这么甜啦!”“哪有啦,我的嘴可不甜呢!”在梦的面前,悟毅变得轻松了许多,说辞间也充满了幽默,“梦阿姨,你怎么变成那副模样啊?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想给小毅一个惊喜嘛!”“这样啊……那个,梦阿姨,我的妈……妈妈呢!”悟毅一想到母亲,又低下头了,刚才放松的心情又忐忑起来。”你……恨她吗?”梦小心的问道。”不……恨的!我知道妈妈有苦衷的!”悟毅小声道,说实话,长到这么大,悟毅也多少有点清楚为什么当初母亲要暂时离开自己了。

他们家族有个奇怪的规定:在未成年之前,族中婴孩由族中最强的一员进行独自的封闭式训练,直到成年方可出来见其父母。当然,武狂等人也不是迂腐之人,不会守着什么家规而强行分离悟毅母女俩,只是当时正好击退从宇宙某处赶来抢手镯的仙人。为了以后能够面对强敌,使悟毅不致受伤,梦才狠下心让悟毅独自进行残酷的训练。当时帝天正好进行所谓的“携因计划”,抢了悟毅,武狂也就将计就计,随他们抢去了。这些都是悟毅年前从武痴口中得知的。

“真的吗?太好了,小毅!”“什么?”悟毅疑惑的望向梦,被悟毅这么一看,梦心中的话反而没有勇气说出来了。梦深吸口气,银牙暗咬,“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话间已经有了丝颤抖……

悟毅躺在**,头脑混乱极了。”我……就是你的母亲啊!小毅,你是我的儿子啊!你肯认我吗?”梦的话在悟毅耳中不断回响着,悟毅记得当时自己粗暴的推开梦,“我才不认你呢!”说着,悟毅跑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口中喃喃自语道,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违心的推开梦,他当时其实是想抱住梦的。”小……小虚,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是想推开妈妈的,我不是故意的……”悟毅开始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小毅,你道歉吧,梦阿姨是你的妈妈,她会原谅你的!”小虚从护腕中飘出,轻轻的抚摸着悟毅,安慰道。小虚平常虽然都在护腕中,但对于外界的事情他还是会知道的。”真……真的可以吗?妈妈会不会不理我?”悟毅抬起头,眼中充满了担忧。”不会的,因为她是……妈妈啊!”小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在一座古堡状建筑里。梦依偎在武狂怀里,抽泣着:“狂,小毅不认我,怎么办啊?我会不会失去小毅?呜……”“放心吧,梦,小毅会认你的!”武狂轻拍着梦的肩膀,安慰道。”可是他今天下午……”梦依旧抽泣着,缓缓把下午的经过说了出来。武狂静静听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梦皱着眉头愤怒的看着武狂,“你笑什么?”“呃……不是你想的那样!梦,小毅在朝你撒娇呢!”感受到梦的目光,武狂连忙停住笑声,解释道。”真的吗?”“当然了!放心吧,梦,明天小毅肯定会认你的!”武狂拍着胸脯保证道。”可是……不会怎么办?”“哼哼,他如果一些道理还搞不明白的话,就不配做我的儿子!”“臭美的你!对了,你说明天给小毅做什么菜好呢?快帮我出出主意!”梦娇嗔一声,开始想着明天该做什么给悟毅了。”我怎么就没这代遇?”武狂看着梦高兴的样子,吃醋的嘀咕道……

怙玛拉斯快被悟毅烦死了,那家伙一个晚上都在唠叨个没完,害得自己连一个好觉都没睡成!”悟毅,只是见母亲而已,又不是魔鬼?你不用这样吧?”“可是……”悟毅双手放于脑后,望着天花板,目光充满了迷惘。”哦,安拉啊。我受不了了……坎笛德,曼蒂,米蕾亚,快起来!悟毅要疯啦!”怙玛拉斯匆匆跑出房间,直接在大厅惨嚎道。”怎么了?怎么了?”坎笛德几人匆忙爬起,纷纷来到悟毅房间,看到悟毅呆滞的望着天花板的样子,惊讶极了,从认识悟毅到现在,他们都没见过悟毅这个郁闷的样子呢。在他们印象中悟毅是很开朗,阳光的一个男孩。”悟毅,你没事吧?”米蕾亚担忧的摸着悟毅的头,问道。”呃……没事的,你们怎么都来了?”悟毅傻傻的看着房间多出的几人,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如果按自己现在的状态,碰到故人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怙玛拉斯则把悟毅的事情向众人说了一遍,临末,加了一句:“我要睡了,哦!你们知道吗?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好!嗯,不能在这睡……坎笛德,我先在你那将就一晚了……”说完,怙玛拉斯闭着眼睛走出了房间,他真的是困死了。

米蕾亚静静的听完怙玛拉斯的话后,望向悟毅,突然一笑:“小毅,你妈妈不会责怪你的,明天你放心跟她相认吧!”“悟毅,伊虂教员就是你母亲?怪不得她对你这么好呢!嘿嘿,你可要珍惜啊,不小心失去了你就和我一样做孤儿吧!”此时坎笛德说起话来居然有点邪气,脸上也是一副坏笑的样子。”坎笛德,你说什么呢!”米蕾亚不高兴的敲了下坎笛德的头,“有你这样安慰小毅的吗?”“好吧,当我没说!瞧瞧,称呼都改了呢,这么关心悟毅啊……”坎笛德小声嘀咕着,突然感受到一股冷意,抬起头一看,米蕾亚正涨红着脸愤怒的着着他。”呃……怙玛拉斯?我也困了,我们一块睡啊……”坎笛德吓的一溜烟跑开,临走时还嘀咕着“脸都红了……”

悟毅有点无奈的看着米蕾亚,坎笛德那家伙也开始乱说话了,不过他发现米蕾亚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不禁再次赞道:“米蕾亚,说实话,你真的很漂亮呢!”而米蕾亚则羞的想找个缝钻进去,明明知道悟毅的话里只有赞美的意味,没有别的意思,可她就是不自觉得脸红。这下悟毅和曼蒂两人都看呆了,米蕾亚这副“羞答答”的样子真的是太美了,悟毅觉得自己知道的那些“沉鱼落雁,避月羞花,倾国倾城”等词汇根本就不够形容米蕾亚的美。感受到两人热切的目光,米蕾亚憋出了一句“小毅,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要太担心了”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曼蒂有点可惜的摇了摇头“哎……能多看一会儿就好了,米蕾亚师姐可很少这样呢,悟毅,你说师姐该不会喜欢你了吧?”“你想什么呢!”悟毅翻了翻白眼,经过刚才的事,悟毅感到轻松了许多。”好吧,悟毅,我们该睡了?哦!我这话有问题!”曼蒂嘀咕着睡下了。悟毅好笑的看了曼蒂一眼,也跟着睡下了。曼蒂虽然有些花心,但对自己身边的人还是不会乱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悟毅很快爬起,叫上众人,同时抱着小兔兔,朝教窒走去。悟毅内心虽仍有些忐忑,但抱着小兔兔,以及后面跟着的米蕾亚几人,他也安心不少。快到教窒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悟毅的面前,悟毅呼吸开始沉重起来,而米蕾亚几人也都停止了脚步。虽然离梦只有不过十步之遥,但悟毅却觉得这十步是自己走过的最长的路了,仿佛经过一世纪般,悟毅走到梦的面前,刚看了梦一眼,就迅速低下头,手里无意识的揉捏着小兔兔,小兔兔痛得一阵龇牙咧嘴,不过倒也没出声,它也知道悟毅心里肯定乱的很呢……而梦则有点傻傻的捧着一个保温盒,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咦?你说悟毅怎么不说话啊?我去开导开导他!”怙玛拉斯瞪圆了眼睛,想了想,掳开袖子,准备教育教育悟毅。”你给我回来”米蕾亚几人很有默契的同时拉住怙玛拉斯。

“那个……妈……妈阿姨!”悟毅无奈的发现“妈妈”这两个字怎么也叫不出来,话到口中也变成了“阿姨”!”小毅怎么能叫她阿姨呢?不行,我得去说说他!”米蕾亚举步欲前,不过也被怙玛拉斯几人拉回。梦娇躯微颤,但也只是苦涩的笑笑,把保温盒拿到悟毅面前,“小毅,这是我亲自给你做的,很好吃的,你偿偿!”“嗯,谢谢……”悟毅小声说道,可手却怎么也伸不出来。”好吃的诶!悟毅怎么不要?不行,我去帮他接!”坎笛德摇头就想往前,也同样被众人拉了回去。梦失望的拿回保温盒,“啪”得一声,一滴清泪已经滴在了保温盒上,也同时滴在了悟毅的心里。悟毅全身一颤,终于“妈妈!”的叫了一声,扑到梦的怀里,而小兔兔则有点可怜了,由于太过突然,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人挤在了中间。梦激动的抱住悟毅,手中的保温盒也随之落下,这声“妈妈”她已经盼了太久,太久了,当真正来临时,她都觉得有些恍忽。同时梦的口中喃喃的念叨着“小毅,我终于肯认我了吗?我是不是在做梦?”“不是的,妈妈!妈妈,对不起!我昨天不该那样对你的!”悟毅也有些颤声道,他感觉心中传来一股暧流,全身也觉得一阵舒坦,悟毅深深沉浸在母爱中,同时悟毅暗暗发誓,以后绝不让自己的母亲难过!”哦……太浪漫了,太温馨了,不行,我曼蒂得上去说几句话……”“你别扫兴了!”曼蒂也被众人拉住。那小子却还挣扎不已,嘴里念叨着“哦,放开我!我应该要说几句话的,应该要的……”

许久,梦放开悟毅,回为悟毅肚饿的声音正“咕咕咕”的传来。梦轻笑一声,点了点悟毅的鼻子,弯腰捡起保温盒,拍掉上面的尘土,“小毅,肚子饿了吧?快乘热吃哦!”“嗯!”悟毅接过保温盒,小心的打开,里面的东西都是他最爱吃的,包括布满鸡皮疙瘩的鸡屁股!在幻梦中,悟毅是很少吃到这个的,因为武痴那家伙是最讨厌吃鸡屁股的了。”这……都是给我吃的吗,妈妈?”悟毅双眼发光的望着梦,吞了口口水,傻兮兮的问道。”当然啦!”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发,柔声道。”妈妈,你也吃一点吧!”“妈妈吃过了呢!”梦高兴极了,她没想到悟毅一认她后会对她这么关心,梦的心中充满了甜蜜。”米蕾亚,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你们几人也来吃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呢!”梦望着远处的几人,微笑的说道,同时她的周围多了四个保温盒,正在她身边静静的浮着。今天很早的,梦就做了许多饭菜,其中包括米蕾亚几人的。

坎笛德闻言,马上屁颠屁颠的跑来,接过其中一个保温盆,双眼散出贪婪的目光,刚才悟毅打开保温盒时,坎笛德就闻到了一股香味,他此时只想大快朵颐一番。而其他几人动作也不慢,纷纷接过保温盒,打开,大吃起来。”小毅,等下带你去家里看看“梦看着几人狼吞虎咽的样子,高兴极了,自己的厨艺受到大家的肯定,任谁都会高兴的。”哦……我不用上课吗?”悟毅依旧在咀嚼着食物,说话已经有点模糊不清了,因为他的嘴巴塞满了食物。”你都这实力了还用上课啊?”梦翻着白眼,反问道。”哦……妈妈,那你不用教课了吗?”“有教员带课的,小毅放心好了!”“那米蕾亚他们有去吗?”“他们还要上课,等有空再带他们去吧!”“好哦!回家喽!”悟毅突然神经质的大吼一声,差点把饭都给喷了。米蕾亚几人都是一哆嗦,差点把保温盒给丢了,“悟毅,你干什么呢!”怙玛拉斯抽空含糊的说了一声,又继续埋头“苦干”了。而梦则一阵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