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27章 前辈,收我为徒吧

第27章 前辈,收我为徒吧

来到餐桌上,悟毅发现已经有好些好吃的了,而梦则依旧在厨房中忙着。悟毅与武狂相视一眼,迅捷的抓起桌上的一快鸡腿,塞向嘴里。悟毅吃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在塞进嘴巴的时候,他就把鸡骨头给拖了出来,武狂看的一呆,嘴里的鸡腿也忘了咀嚼,这时梦端着几盘菜走了出来,悟毅一愣,情急下把鸡骨头给丢进手镯里了。而武狂则有点可怜,看到梦走来,一时情急,居然噎着了。悟毅连忙帮忙拍着武狂的后背,顺便把满手的油腻给彻底擦干净了,同时一脸遗憾的说道:“爸爸,早说过不能偷吃了,你还偷吃,这下噎到了吧?”武狂惊讶的瞪圆双眼,他发现此时的悟毅居然跟武痴很像,都是那么的——不要脸!”狂!你又偷吃东西了,这可是专门给小毅准备的呢!”梦一脸娇嗔的走过来,摆好盘子,同时轻拍着武狂的后背。”啊?给我准备的?爸爸!你怎么能偷吃我的东西呢?这可不行!妈妈,我就没偷吃,你看我的手还是干净的呢!”悟毅摆露着双手,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悟毅却不知道他这一说倒有点此地无银的味道了呢!以梦的聪慧自然不会忽视,不过她不介意。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轻笑道:“好啦,妈妈知道了!还不把手镯里的鸡骨头给扔了?”“呵呵……妈妈都知道啦……”悟毅不好意思的拿出骨头,扔在了垃圾娄里。武狂傻傻的看着悟毅,突然眉头紧皱:“小毅,你该不会把满手的油腻擦在我衣服上了吧?”“呃……没有的,没有的……好吧,是的,爸爸,你不会怪我吧?”发现武狂一脸怀疑的表情,悟毅只好承认了,同时他也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武狂瞪了悟毅一眼,望向梦,口中未动,梦的脑海已响起了武狂的声音:“梦,小毅的性格好像有点像武痴?”“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希望小毅不会学坏。”梦微微摇头,同时武狂的脑海也响起了梦的声音。这项技能叫“灵犀心语”,只有达到昕启期的高手才能学会。”灵犀心语”可以与自己想要交谈的对象交流,而不谀被旁人听见,当然,如果这人实力过高的话那就另当虽论了。”也许当初把小毅交给武痴是个错误?”武狂也跟着摇头。而悟毅则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摇头的样子,也跟着一阵摇头,“爸,妈?我们是否该吃饭了?我肚饿啊……”其实悟毅的性格主要是开朗,阳光,善良,当然也有一些“坏”?跟了武痴这么久,悟毅自然就沾染了他的一些“毛病”,只不过平常很少表现出来罢了,这次悟毅认了妈妈后,心胸逐渐放开,悟毅也有点随性了……

再次来到傲尔佛学院,悟毅居然有点恍忽的感觉,虽然才离开学院不过两天,但悟毅却觉得学院变了很多,周围的一切都明朗起来。蝉嘶鸟鸣,清风吹拂,落叶纷飞,走在院中的一处树林中,悟毅只觉得心中一片祥和,到处充满了生机。仿佛与周围的环境有某种莫名的契合,悟毅舒展着身体,极力感受着。悟毅在幻梦中也有过这种感觉,那次他结识了植物朋友,而这次悟毅却消除了多年来困扰他的魔障!自从知道有了“妈妈”的存在后,悟毅虽然依旧进行训练,可心中始终放不下,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修行路上的一大魔障。魔障不除,修行难成,甚至走火入魔,多年道行一朝散!所以武痴发现后,即使悟毅没达到“战形”,倒也让他出来与母亲相见。和梦相认后,魔障一除,悟毅的心性也发生了些许变化,或者说把以前不太显露的性情表现出来。悟毅嘴角含笑,笑意居然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如果此时武狂与梦在场的话,又要头痛了,回为此时悟毅笑的居然跟武痴很像!经过刚才那一会儿时间,悟毅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达到了“归融期上段”的境界了,短短时间连跨两段,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现在的能量光柱已经成了一小段了,只要能量光柱完全消失,他就可以进入“静寂期”境界。漫步在林中,突然一阵打斗声打扰了树林的宁静,悟毅摇了摇头,朝声源的方向走去。

在林中一处空地上,一群白种人正奋力痛欧着两个黄种人。其中尤以一个具有德国血统的健壮青年为最,他打的最凶,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该死的,皮还真硬,嗯?打了这么久也不哼一声?你很有骨气吗?啊哈!你只是杂碎!知道吗?你是杂碎,你妈是婊子!可恶,打的我都快累坏了……”被打的两人一个是青年,另一个则是年迈老人。老人显然被打的不行了,已经陷入昏迷,而青年则极力护着老人,他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不过却咬牙强忍着,“操!杂种!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不知以前是谁在我面前摇尾乞怜的?杂种!哈哈哈……咳,咳,咳,咳……”青年干咳着,一口口血跟着咳了出来。”可……可恶!你们几个把这两个杂碎分开,给我狠狠的打!”德国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他抓住被分开的老人,狠狠的一拳捣向老人的小腹,巨痛之下,老人弓着身子,剧烈的可是咳嗽起来,而他也随之醒来。青年男子看的目眦尽裂,双拳紧握:“畜……畜生!有种的打我好了!打我啊!”“哼哼,打你?那也要等你享受够亲人被虐之苦后!也许你可以求我?可能我一时心软就放了他呢?嘿嘿……”说着,德国男子凶狠的一个自上而下的肘击,“砰”的一声老人痛苦的趴在地上。”师弟!你……”青年男子看着老人,想着以前两人共难的日子,心中一阵绞痛,青年男子猛的跪下,头颅使劲的磕向地面,“求……求求你,特姆特簸,放了我师弟吧,我……我求你了!”“哈哈哈……你们看,这就是平常高傲的仁狂?他在向我求饶啊!你们看,他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像哈巴狗?”特姆特簸一脚踩在老人身上,然后走到仁狂面前,抓住他的头发,使劲一抬,特姆特簸整张脸几乎都贴在仁狂的脸上,“说啊,说你是杂碎!嗯?也许我一高兴,我就放了他?”仁狂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让他恨不得一拳打暴的脸,咬了咬牙,强忍着一拳打暴它的冲动,双手使劲的抓紧,深陷进泥土里,“我……我是杂……”“师……师兄!不……不要……说啊!”老人突然抬起头,脸上满布岁月的苍桑,大喊道。”你烦死了!”特姆特簸不耐烦的晃着脖子,随着一阵“咯咯”声中,他双手紧握,正想走到老人面前,可仁狂使劲抱住特姆特簸的双脚,“不……不要!我……我说!”望着特姆特簸看向自己的目光,仁狂吞了口口水,艰难道:“我……我是……”

“你们几个太欺负人了吧?”正当特姆特簸想舒爽的听着那声“杂碎”时,一阵冷峻的声音传来,特姆特簸极度不爽的望向来人。自从达到铸暹期后,在学员中,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在学院中,从没人敢正面忤逆他的意思。眼前的男子也是个黄种人,长得有点“漂亮”,不算太健壮的身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男子肩上趴着一只小白兔,应该是这个学院的学员。特姆特簸看不出眼前男子的实力,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既然是学员的话他就不怕,他不相信学院里还有哪个学员可以成为自己的对手的,当然,除了跪在他脚下的仁狂不算。特姆特簸想了想,决定不理那名男子,注意力回到仁狂身上,“继续啊?嗯?呃……”他还没说完,就感到一股无匹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同时惊讶的望着那名男子,此时男子已经可以用愤怒来形容了,全身衣服随着强大的气势猎猎舞动着,反顾其它的几名小弟,也都不堪负荷的瘫倒在地,然后奇怪的是他脚下的仁狂与那名老人却不受影响。特姆特簸一惊,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眼前的男子实力不只比他高了一筹,当既特姆特簸顺势跪在地上,艰难的拱手道:“不……不知前辈来临,有所怠慢,还请原谅!这两个小子与在下有仇,所以才会这样,如果前辈饶了我们的话,我们愿意放了他们……”“哼哼!你跟我讲条件?”“不敢,不敢!我这就放了他们,前辈你是高人,不会跟我们这些小辈计较吧?”特姆特簸现在的样子按照他刚才的话来说就应该是“哈巴狗”了。”我只是这个学院的学员,你说我会怎样?”“啊?那个……前辈真会说笑……”“我是在开玩笑吗?修行修行,修身又修心,其中修心最为重要。你们修行就是为了欺负弱小吗?笑话,像你们这样怎成大道?”“是,是!前辈教训的对,我等定当铭记在心!”特姆特簸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学员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的,眼前的男子至少已经是始动期的高手了,这是他不敢想像的。当然,如果他知道眼前的男子就快要突破归融期而进入寂静期的话,不知会做何感想?

悟毅刚才快被这几个家伙气死了,居然会欺负失去战斗力的两人,而且最可恶的是他们还敢忽略自己的存在!所以他放出气势,教训了这几个家伙,不过悟毅也不能杀了这些人,在傲佛界,杀人是很忌讳的一件事。”你们走吧,以后要让我再看见你们欺负人,我就不客气!”悟毅满露杀机的说道,不给他们点威摄,他们是不会听进去的。”多谢前辈,我们走。”特姆特簸说着,喘着气赶紧跑了。

悟毅望着受伤的两人,他发现两人的伤很重,已经不是现在的自己运用“女神之泪”可以完全回复的。当然如果悟毅有实力完全发挥女神之泪的功用,那么自然是可以治好的,不过能减轻伤势也好,所以悟毅祭出“女神之泪”,先稳定两的的伤口。经过女神之泪的治疗,两人的伤口愈合,也恢复了些许精力。仁狂走到老人面前,扶起他,关心的问道:“师弟,你没事吧?”“没事了……”老人略喘着气说道。”谢谢前辈救命之恩!”仁狂看老人没事,放心的走到悟毅面前,拱手道。”嗯,没事”悟毅摆手道,能够帮助别人,他也是很高兴的。而老人听到两人的话后,艰难的走过来,迅速跪在悟毅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为徒吧!”悟毅和仁狂都惊讶的看着老人,仁狂眼里闪烁了几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跟着跪下,同样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们为徒吧!”来到餐桌上,悟毅发现已经有好些好吃的了,而梦则依旧在厨房中忙着。悟毅与武狂相视一眼,迅捷的抓起桌上的一快鸡腿,塞向嘴里。悟毅吃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在塞进嘴巴的时候,他就把鸡骨头给拖了出来,武狂看的一呆,嘴里的鸡腿也忘了咀嚼,这时梦端着几盘菜走了出来,悟毅一愣,情急下把鸡骨头给丢进手镯里了。而武狂则有点可怜,看到梦走来,一时情急,居然噎着了。悟毅连忙帮忙拍着武狂的后背,顺便把满手的油腻给彻底擦干净了,同时一脸遗憾的说道:“爸爸,早说过不能偷吃了,你还偷吃,这下噎到了吧?”武狂惊讶的瞪圆双眼,他发现此时的悟毅居然跟武痴很像,都是那么的——不要脸!”狂!你又偷吃东西了,这可是专门给小毅准备的呢!”梦一脸娇嗔的走过来,摆好盘子,同时轻拍着武狂的后背。”啊?给我准备的?爸爸!你怎么能偷吃我的东西呢?这可不行!妈妈,我就没偷吃,你看我的手还是干净的呢!”悟毅摆露着双手,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悟毅却不知道他这一说倒有点此地无银的味道了呢!以梦的聪慧自然不会忽视,不过她不介意。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轻笑道:“好啦,妈妈知道了!还不把手镯里的鸡骨头给扔了?”“呵呵……妈妈都知道啦……”悟毅不好意思的拿出骨头,扔在了垃圾娄里。武狂傻傻的看着悟毅,突然眉头紧皱:“小毅,你该不会把满手的油腻擦在我衣服上了吧?”“呃……没有的,没有的……好吧,是的,爸爸,你不会怪我吧?”发现武狂一脸怀疑的表情,悟毅只好承认了,同时他也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武狂瞪了悟毅一眼,望向梦,口中未动,梦的脑海已响起了武狂的声音:“梦,小毅的性格好像有点像武痴?”“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希望小毅不会学坏。”梦微微摇头,同时武狂的脑海也响起了梦的声音。这项技能叫“灵犀心语”,只有达到昕启期的高手才能学会。”灵犀心语”可以与自己想要交谈的对象交流,而不谀被旁人听见,当然,如果这人实力过高的话那就另当虽论了。”也许当初把小毅交给武痴是个错误?”武狂也跟着摇头。而悟毅则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摇头的样子,也跟着一阵摇头,“爸,妈?我们是否该吃饭了?我肚饿啊……”其实悟毅的性格主要是开朗,阳光,善良,当然也有一些“坏”?跟了武痴这么久,悟毅自然就沾染了他的一些“毛病”,只不过平常很少表现出来罢了,这次悟毅认了妈妈后,心胸逐渐放开,悟毅也有点随性了……

再次来到傲尔佛学院,悟毅居然有点恍忽的感觉,虽然才离开学院不过两天,但悟毅却觉得学院变了很多,周围的一切都明朗起来。蝉嘶鸟鸣,清风吹拂,落叶纷飞,走在院中的一处树林中,悟毅只觉得心中一片祥和,到处充满了生机。仿佛与周围的环境有某种莫名的契合,悟毅舒展着身体,极力感受着。悟毅在幻梦中也有过这种感觉,那次他结识了植物朋友,而这次悟毅却消除了多年来困扰他的魔障!自从知道有了“妈妈”的存在后,悟毅虽然依旧进行训练,可心中始终放不下,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修行路上的一大魔障。魔障不除,修行难成,甚至走火入魔,多年道行一朝散!所以武痴发现后,即使悟毅没达到“战形”,倒也让他出来与母亲相见。和梦相认后,魔障一除,悟毅的心性也发生了些许变化,或者说把以前不太显露的性情表现出来。悟毅嘴角含笑,笑意居然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如果此时武狂与梦在场的话,又要头痛了,回为此时悟毅笑的居然跟武痴很像!经过刚才那一会儿时间,悟毅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达到了“归融期上段”的境界了,短短时间连跨两段,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现在的能量光柱已经成了一小段了,只要能量光柱完全消失,他就可以进入“静寂期”境界。漫步在林中,突然一阵打斗声打扰了树林的宁静,悟毅摇了摇头,朝声源的方向走去。

在林中一处空地上,一群白种人正奋力痛欧着两个黄种人。其中尤以一个具有德国血统的健壮青年为最,他打的最凶,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该死的,皮还真硬,嗯?打了这么久也不哼一声?你很有骨气吗?啊哈!你只是杂碎!知道吗?你是杂碎,你妈是婊子!可恶,打的我都快累坏了……”被打的两人一个是青年,另一个则是年迈老人。老人显然被打的不行了,已经陷入昏迷,而青年则极力护着老人,他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不过却咬牙强忍着,“操!杂种!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不知以前是谁在我面前摇尾乞怜的?杂种!哈哈哈……咳,咳,咳,咳……”青年干咳着,一口口血跟着咳了出来。”可……可恶!你们几个把这两个杂碎分开,给我狠狠的打!”德国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他抓住被分开的老人,狠狠的一拳捣向老人的小腹,巨痛之下,老人弓着身子,剧烈的可是咳嗽起来,而他也随之醒来。青年男子看的目眦尽裂,双拳紧握:“畜……畜生!有种的打我好了!打我啊!”“哼哼,打你?那也要等你享受够亲人被虐之苦后!也许你可以求我?可能我一时心软就放了他呢?嘿嘿……”说着,德国男子凶狠的一个自上而下的肘击,“砰”的一声老人痛苦的趴在地上。”师弟!你……”青年男子看着老人,想着以前两人共难的日子,心中一阵绞痛,青年男子猛的跪下,头颅使劲的磕向地面,“求……求求你,特姆特簸,放了我师弟吧,我……我求你了!”“哈哈哈……你们看,这就是平常高傲的仁狂?他在向我求饶啊!你们看,他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像哈巴狗?”特姆特簸一脚踩在老人身上,然后走到仁狂面前,抓住他的头发,使劲一抬,特姆特簸整张脸几乎都贴在仁狂的脸上,“说啊,说你是杂碎!嗯?也许我一高兴,我就放了他?”仁狂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让他恨不得一拳打暴的脸,咬了咬牙,强忍着一拳打暴它的冲动,双手使劲的抓紧,深陷进泥土里,“我……我是杂……”“师……师兄!不……不要……说啊!”老人突然抬起头,脸上满布岁月的苍桑,大喊道。”你烦死了!”特姆特簸不耐烦的晃着脖子,随着一阵“咯咯”声中,他双手紧握,正想走到老人面前,可仁狂使劲抱住特姆特簸的双脚,“不……不要!我……我说!”望着特姆特簸看向自己的目光,仁狂吞了口口水,艰难道:“我……我是……”

“你们几个太欺负人了吧?”正当特姆特簸想舒爽的听着那声“杂碎”时,一阵冷峻的声音传来,特姆特簸极度不爽的望向来人。自从达到铸暹期后,在学员中,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在学院中,从没人敢正面忤逆他的意思。眼前的男子也是个黄种人,长得有点“漂亮”,不算太健壮的身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男子肩上趴着一只小白兔,应该是这个学院的学员。特姆特簸看不出眼前男子的实力,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既然是学员的话他就不怕,他不相信学院里还有哪个学员可以成为自己的对手的,当然,除了跪在他脚下的仁狂不算。特姆特簸想了想,决定不理那名男子,注意力回到仁狂身上,“继续啊?嗯?呃……”他还没说完,就感到一股无匹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同时惊讶的望着那名男子,此时男子已经可以用愤怒来形容了,全身衣服随着强大的气势猎猎舞动着,反顾其它的几名小弟,也都不堪负荷的瘫倒在地,然后奇怪的是他脚下的仁狂与那名老人却不受影响。特姆特簸一惊,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眼前的男子实力不只比他高了一筹,当既特姆特簸顺势跪在地上,艰难的拱手道:“不……不知前辈来临,有所怠慢,还请原谅!这两个小子与在下有仇,所以才会这样,如果前辈饶了我们的话,我们愿意放了他们……”“哼哼!你跟我讲条件?”“不敢,不敢!我这就放了他们,前辈你是高人,不会跟我们这些小辈计较吧?”特姆特簸现在的样子按照他刚才的话来说就应该是“哈巴狗”了。”我只是这个学院的学员,你说我会怎样?”“啊?那个……前辈真会说笑……”“我是在开玩笑吗?修行修行,修身又修心,其中修心最为重要。你们修行就是为了欺负弱小吗?笑话,像你们这样怎成大道?”“是,是!前辈教训的对,我等定当铭记在心!”特姆特簸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学员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的,眼前的男子至少已经是始动期的高手了,这是他不敢想像的。当然,如果他知道眼前的男子就快要突破归融期而进入寂静期的话,不知会做何感想?

悟毅刚才快被这几个家伙气死了,居然会欺负失去战斗力的两人,而且最可恶的是他们还敢忽略自己的存在!所以他放出气势,教训了这几个家伙,不过悟毅也不能杀了这些人,在傲佛界,杀人是很忌讳的一件事。”你们走吧,以后要让我再看见你们欺负人,我就不客气!”悟毅满露杀机的说道,不给他们点威摄,他们是不会听进去的。”多谢前辈,我们走。”特姆特簸说着,喘着气赶紧跑了。

悟毅望着受伤的两人,他发现两人的伤很重,已经不是现在的自己运用“女神之泪”可以完全回复的。当然如果悟毅有实力完全发挥女神之泪的功用,那么自然是可以治好的,不过能减轻伤势也好,所以悟毅祭出“女神之泪”,先稳定两的的伤口。经过女神之泪的治疗,两人的伤口愈合,也恢复了些许精力。仁狂走到老人面前,扶起他,关心的问道:“师弟,你没事吧?”“没事了……”老人略喘着气说道。”谢谢前辈救命之恩!”仁狂看老人没事,放心的走到悟毅面前,拱手道。”嗯,没事”悟毅摆手道,能够帮助别人,他也是很高兴的。而老人听到两人的话后,艰难的走过来,迅速跪在悟毅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为徒吧!”悟毅和仁狂都惊讶的看着老人,仁狂眼里闪烁了几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跟着跪下,同样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们为徒吧!”

来到餐桌上,悟毅发现已经有好些好吃的了,而梦则依旧在厨房中忙着。悟毅与武狂相视一眼,迅捷的抓起桌上的一快鸡腿,塞向嘴里。悟毅吃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在塞进嘴巴的时候,他就把鸡骨头给拖了出来,武狂看的一呆,嘴里的鸡腿也忘了咀嚼,这时梦端着几盘菜走了出来,悟毅一愣,情急下把鸡骨头给丢进手镯里了。而武狂则有点可怜,看到梦走来,一时情急,居然噎着了。悟毅连忙帮忙拍着武狂的后背,顺便把满手的油腻给彻底擦干净了,同时一脸遗憾的说道:“爸爸,早说过不能偷吃了,你还偷吃,这下噎到了吧?”武狂惊讶的瞪圆双眼,他发现此时的悟毅居然跟武痴很像,都是那么的——不要脸!”狂!你又偷吃东西了,这可是专门给小毅准备的呢!”梦一脸娇嗔的走过来,摆好盘子,同时轻拍着武狂的后背。”啊?给我准备的?爸爸!你怎么能偷吃我的东西呢?这可不行!妈妈,我就没偷吃,你看我的手还是干净的呢!”悟毅摆露着双手,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悟毅却不知道他这一说倒有点此地无银的味道了呢!以梦的聪慧自然不会忽视,不过她不介意。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轻笑道:“好啦,妈妈知道了!还不把手镯里的鸡骨头给扔了?”“呵呵……妈妈都知道啦……”悟毅不好意思的拿出骨头,扔在了垃圾娄里。武狂傻傻的看着悟毅,突然眉头紧皱:“小毅,你该不会把满手的油腻擦在我衣服上了吧?”“呃……没有的,没有的……好吧,是的,爸爸,你不会怪我吧?”发现武狂一脸怀疑的表情,悟毅只好承认了,同时他也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武狂瞪了悟毅一眼,望向梦,口中未动,梦的脑海已响起了武狂的声音:“梦,小毅的性格好像有点像武痴?”“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希望小毅不会学坏。”梦微微摇头,同时武狂的脑海也响起了梦的声音。这项技能叫“灵犀心语”,只有达到昕启期的高手才能学会。”灵犀心语”可以与自己想要交谈的对象交流,而不谀被旁人听见,当然,如果这人实力过高的话那就另当虽论了。”也许当初把小毅交给武痴是个错误?”武狂也跟着摇头。而悟毅则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摇头的样子,也跟着一阵摇头,“爸,妈?我们是否该吃饭了?我肚饿啊……”其实悟毅的性格主要是开朗,阳光,善良,当然也有一些“坏”?跟了武痴这么久,悟毅自然就沾染了他的一些“毛病”,只不过平常很少表现出来罢了,这次悟毅认了妈妈后,心胸逐渐放开,悟毅也有点随性了……

再次来到傲尔佛学院,悟毅居然有点恍忽的感觉,虽然才离开学院不过两天,但悟毅却觉得学院变了很多,周围的一切都明朗起来。蝉嘶鸟鸣,清风吹拂,落叶纷飞,走在院中的一处树林中,悟毅只觉得心中一片祥和,到处充满了生机。仿佛与周围的环境有某种莫名的契合,悟毅舒展着身体,极力感受着。悟毅在幻梦中也有过这种感觉,那次他结识了植物朋友,而这次悟毅却消除了多年来困扰他的魔障!自从知道有了“妈妈”的存在后,悟毅虽然依旧进行训练,可心中始终放不下,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修行路上的一大魔障。魔障不除,修行难成,甚至走火入魔,多年道行一朝散!所以武痴发现后,即使悟毅没达到“战形”,倒也让他出来与母亲相见。和梦相认后,魔障一除,悟毅的心性也发生了些许变化,或者说把以前不太显露的性情表现出来。悟毅嘴角含笑,笑意居然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如果此时武狂与梦在场的话,又要头痛了,回为此时悟毅笑的居然跟武痴很像!经过刚才那一会儿时间,悟毅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达到了“归融期上段”的境界了,短短时间连跨两段,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现在的能量光柱已经成了一小段了,只要能量光柱完全消失,他就可以进入“静寂期”境界。漫步在林中,突然一阵打斗声打扰了树林的宁静,悟毅摇了摇头,朝声源的方向走去。

在林中一处空地上,一群白种人正奋力痛欧着两个黄种人。其中尤以一个具有德国血统的健壮青年为最,他打的最凶,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该死的,皮还真硬,嗯?打了这么久也不哼一声?你很有骨气吗?啊哈!你只是杂碎!知道吗?你是杂碎,你妈是婊子!可恶,打的我都快累坏了……”被打的两人一个是青年,另一个则是年迈老人。老人显然被打的不行了,已经陷入昏迷,而青年则极力护着老人,他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不过却咬牙强忍着,“操!杂种!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不知以前是谁在我面前摇尾乞怜的?杂种!哈哈哈……咳,咳,咳,咳……”青年干咳着,一口口血跟着咳了出来。”可……可恶!你们几个把这两个杂碎分开,给我狠狠的打!”德国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他抓住被分开的老人,狠狠的一拳捣向老人的小腹,巨痛之下,老人弓着身子,剧烈的可是咳嗽起来,而他也随之醒来。青年男子看的目眦尽裂,双拳紧握:“畜……畜生!有种的打我好了!打我啊!”“哼哼,打你?那也要等你享受够亲人被虐之苦后!也许你可以求我?可能我一时心软就放了他呢?嘿嘿……”说着,德国男子凶狠的一个自上而下的肘击,“砰”的一声老人痛苦的趴在地上。”师弟!你……”青年男子看着老人,想着以前两人共难的日子,心中一阵绞痛,青年男子猛的跪下,头颅使劲的磕向地面,“求……求求你,特姆特簸,放了我师弟吧,我……我求你了!”“哈哈哈……你们看,这就是平常高傲的仁狂?他在向我求饶啊!你们看,他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像哈巴狗?”特姆特簸一脚踩在老人身上,然后走到仁狂面前,抓住他的头发,使劲一抬,特姆特簸整张脸几乎都贴在仁狂的脸上,“说啊,说你是杂碎!嗯?也许我一高兴,我就放了他?”仁狂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让他恨不得一拳打暴的脸,咬了咬牙,强忍着一拳打暴它的冲动,双手使劲的抓紧,深陷进泥土里,“我……我是杂……”“师……师兄!不……不要……说啊!”老人突然抬起头,脸上满布岁月的苍桑,大喊道。”你烦死了!”特姆特簸不耐烦的晃着脖子,随着一阵“咯咯”声中,他双手紧握,正想走到老人面前,可仁狂使劲抱住特姆特簸的双脚,“不……不要!我……我说!”望着特姆特簸看向自己的目光,仁狂吞了口口水,艰难道:“我……我是……”

“你们几个太欺负人了吧?”正当特姆特簸想舒爽的听着那声“杂碎”时,一阵冷峻的声音传来,特姆特簸极度不爽的望向来人。自从达到铸暹期后,在学员中,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在学院中,从没人敢正面忤逆他的意思。眼前的男子也是个黄种人,长得有点“漂亮”,不算太健壮的身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男子肩上趴着一只小白兔,应该是这个学院的学员。特姆特簸看不出眼前男子的实力,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既然是学员的话他就不怕,他不相信学院里还有哪个学员可以成为自己的对手的,当然,除了跪在他脚下的仁狂不算。特姆特簸想了想,决定不理那名男子,注意力回到仁狂身上,“继续啊?嗯?呃……”他还没说完,就感到一股无匹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同时惊讶的望着那名男子,此时男子已经可以用愤怒来形容了,全身衣服随着强大的气势猎猎舞动着,反顾其它的几名小弟,也都不堪负荷的瘫倒在地,然后奇怪的是他脚下的仁狂与那名老人却不受影响。特姆特簸一惊,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眼前的男子实力不只比他高了一筹,当既特姆特簸顺势跪在地上,艰难的拱手道:“不……不知前辈来临,有所怠慢,还请原谅!这两个小子与在下有仇,所以才会这样,如果前辈饶了我们的话,我们愿意放了他们……”“哼哼!你跟我讲条件?”“不敢,不敢!我这就放了他们,前辈你是高人,不会跟我们这些小辈计较吧?”特姆特簸现在的样子按照他刚才的话来说就应该是“哈巴狗”了。”我只是这个学院的学员,你说我会怎样?”“啊?那个……前辈真会说笑……”“我是在开玩笑吗?修行修行,修身又修心,其中修心最为重要。你们修行就是为了欺负弱小吗?笑话,像你们这样怎成大道?”“是,是!前辈教训的对,我等定当铭记在心!”特姆特簸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学员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的,眼前的男子至少已经是始动期的高手了,这是他不敢想像的。当然,如果他知道眼前的男子就快要突破归融期而进入寂静期的话,不知会做何感想?

悟毅刚才快被这几个家伙气死了,居然会欺负失去战斗力的两人,而且最可恶的是他们还敢忽略自己的存在!所以他放出气势,教训了这几个家伙,不过悟毅也不能杀了这些人,在傲佛界,杀人是很忌讳的一件事。”你们走吧,以后要让我再看见你们欺负人,我就不客气!”悟毅满露杀机的说道,不给他们点威摄,他们是不会听进去的。”多谢前辈,我们走。”特姆特簸说着,喘着气赶紧跑了。

悟毅望着受伤的两人,他发现两人的伤很重,已经不是现在的自己运用“女神之泪”可以完全回复的。当然如果悟毅有实力完全发挥女神之泪的功用,那么自然是可以治好的,不过能减轻伤势也好,所以悟毅祭出“女神之泪”,先稳定两的的伤口。经过女神之泪的治疗,两人的伤口愈合,也恢复了些许精力。仁狂走到老人面前,扶起他,关心的问道:“师弟,你没事吧?”“没事了……”老人略喘着气说道。”谢谢前辈救命之恩!”仁狂看老人没事,放心的走到悟毅面前,拱手道。”嗯,没事”悟毅摆手道,能够帮助别人,他也是很高兴的。而老人听到两人的话后,艰难的走过来,迅速跪在悟毅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为徒吧!”悟毅和仁狂都惊讶的看着老人,仁狂眼里闪烁了几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跟着跪下,同样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们为徒吧!”来到餐桌上,悟毅发现已经有好些好吃的了,而梦则依旧在厨房中忙着。悟毅与武狂相视一眼,迅捷的抓起桌上的一快鸡腿,塞向嘴里。悟毅吃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在塞进嘴巴的时候,他就把鸡骨头给拖了出来,武狂看的一呆,嘴里的鸡腿也忘了咀嚼,这时梦端着几盘菜走了出来,悟毅一愣,情急下把鸡骨头给丢进手镯里了。而武狂则有点可怜,看到梦走来,一时情急,居然噎着了。悟毅连忙帮忙拍着武狂的后背,顺便把满手的油腻给彻底擦干净了,同时一脸遗憾的说道:“爸爸,早说过不能偷吃了,你还偷吃,这下噎到了吧?”武狂惊讶的瞪圆双眼,他发现此时的悟毅居然跟武痴很像,都是那么的——不要脸!”狂!你又偷吃东西了,这可是专门给小毅准备的呢!”梦一脸娇嗔的走过来,摆好盘子,同时轻拍着武狂的后背。”啊?给我准备的?爸爸!你怎么能偷吃我的东西呢?这可不行!妈妈,我就没偷吃,你看我的手还是干净的呢!”悟毅摆露着双手,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悟毅却不知道他这一说倒有点此地无银的味道了呢!以梦的聪慧自然不会忽视,不过她不介意。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轻笑道:“好啦,妈妈知道了!还不把手镯里的鸡骨头给扔了?”“呵呵……妈妈都知道啦……”悟毅不好意思的拿出骨头,扔在了垃圾娄里。武狂傻傻的看着悟毅,突然眉头紧皱:“小毅,你该不会把满手的油腻擦在我衣服上了吧?”“呃……没有的,没有的……好吧,是的,爸爸,你不会怪我吧?”发现武狂一脸怀疑的表情,悟毅只好承认了,同时他也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武狂瞪了悟毅一眼,望向梦,口中未动,梦的脑海已响起了武狂的声音:“梦,小毅的性格好像有点像武痴?”“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希望小毅不会学坏。”梦微微摇头,同时武狂的脑海也响起了梦的声音。这项技能叫“灵犀心语”,只有达到昕启期的高手才能学会。”灵犀心语”可以与自己想要交谈的对象交流,而不谀被旁人听见,当然,如果这人实力过高的话那就另当虽论了。”也许当初把小毅交给武痴是个错误?”武狂也跟着摇头。而悟毅则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摇头的样子,也跟着一阵摇头,“爸,妈?我们是否该吃饭了?我肚饿啊……”其实悟毅的性格主要是开朗,阳光,善良,当然也有一些“坏”?跟了武痴这么久,悟毅自然就沾染了他的一些“毛病”,只不过平常很少表现出来罢了,这次悟毅认了妈妈后,心胸逐渐放开,悟毅也有点随性了……

再次来到傲尔佛学院,悟毅居然有点恍忽的感觉,虽然才离开学院不过两天,但悟毅却觉得学院变了很多,周围的一切都明朗起来。蝉嘶鸟鸣,清风吹拂,落叶纷飞,走在院中的一处树林中,悟毅只觉得心中一片祥和,到处充满了生机。仿佛与周围的环境有某种莫名的契合,悟毅舒展着身体,极力感受着。悟毅在幻梦中也有过这种感觉,那次他结识了植物朋友,而这次悟毅却消除了多年来困扰他的魔障!自从知道有了“妈妈”的存在后,悟毅虽然依旧进行训练,可心中始终放不下,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修行路上的一大魔障。魔障不除,修行难成,甚至走火入魔,多年道行一朝散!所以武痴发现后,即使悟毅没达到“战形”,倒也让他出来与母亲相见。和梦相认后,魔障一除,悟毅的心性也发生了些许变化,或者说把以前不太显露的性情表现出来。悟毅嘴角含笑,笑意居然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如果此时武狂与梦在场的话,又要头痛了,回为此时悟毅笑的居然跟武痴很像!经过刚才那一会儿时间,悟毅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达到了“归融期上段”的境界了,短短时间连跨两段,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现在的能量光柱已经成了一小段了,只要能量光柱完全消失,他就可以进入“静寂期”境界。漫步在林中,突然一阵打斗声打扰了树林的宁静,悟毅摇了摇头,朝声源的方向走去。

在林中一处空地上,一群白种人正奋力痛欧着两个黄种人。其中尤以一个具有德国血统的健壮青年为最,他打的最凶,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该死的,皮还真硬,嗯?打了这么久也不哼一声?你很有骨气吗?啊哈!你只是杂碎!知道吗?你是杂碎,你妈是婊子!可恶,打的我都快累坏了……”被打的两人一个是青年,另一个则是年迈老人。老人显然被打的不行了,已经陷入昏迷,而青年则极力护着老人,他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不过却咬牙强忍着,“操!杂种!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不知以前是谁在我面前摇尾乞怜的?杂种!哈哈哈……咳,咳,咳,咳……”青年干咳着,一口口血跟着咳了出来。”可……可恶!你们几个把这两个杂碎分开,给我狠狠的打!”德国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他抓住被分开的老人,狠狠的一拳捣向老人的小腹,巨痛之下,老人弓着身子,剧烈的可是咳嗽起来,而他也随之醒来。青年男子看的目眦尽裂,双拳紧握:“畜……畜生!有种的打我好了!打我啊!”“哼哼,打你?那也要等你享受够亲人被虐之苦后!也许你可以求我?可能我一时心软就放了他呢?嘿嘿……”说着,德国男子凶狠的一个自上而下的肘击,“砰”的一声老人痛苦的趴在地上。”师弟!你……”青年男子看着老人,想着以前两人共难的日子,心中一阵绞痛,青年男子猛的跪下,头颅使劲的磕向地面,“求……求求你,特姆特簸,放了我师弟吧,我……我求你了!”“哈哈哈……你们看,这就是平常高傲的仁狂?他在向我求饶啊!你们看,他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像哈巴狗?”特姆特簸一脚踩在老人身上,然后走到仁狂面前,抓住他的头发,使劲一抬,特姆特簸整张脸几乎都贴在仁狂的脸上,“说啊,说你是杂碎!嗯?也许我一高兴,我就放了他?”仁狂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让他恨不得一拳打暴的脸,咬了咬牙,强忍着一拳打暴它的冲动,双手使劲的抓紧,深陷进泥土里,“我……我是杂……”“师……师兄!不……不要……说啊!”老人突然抬起头,脸上满布岁月的苍桑,大喊道。”你烦死了!”特姆特簸不耐烦的晃着脖子,随着一阵“咯咯”声中,他双手紧握,正想走到老人面前,可仁狂使劲抱住特姆特簸的双脚,“不……不要!我……我说!”望着特姆特簸看向自己的目光,仁狂吞了口口水,艰难道:“我……我是……”

“你们几个太欺负人了吧?”正当特姆特簸想舒爽的听着那声“杂碎”时,一阵冷峻的声音传来,特姆特簸极度不爽的望向来人。自从达到铸暹期后,在学员中,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在学院中,从没人敢正面忤逆他的意思。眼前的男子也是个黄种人,长得有点“漂亮”,不算太健壮的身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男子肩上趴着一只小白兔,应该是这个学院的学员。特姆特簸看不出眼前男子的实力,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既然是学员的话他就不怕,他不相信学院里还有哪个学员可以成为自己的对手的,当然,除了跪在他脚下的仁狂不算。特姆特簸想了想,决定不理那名男子,注意力回到仁狂身上,“继续啊?嗯?呃……”他还没说完,就感到一股无匹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同时惊讶的望着那名男子,此时男子已经可以用愤怒来形容了,全身衣服随着强大的气势猎猎舞动着,反顾其它的几名小弟,也都不堪负荷的瘫倒在地,然后奇怪的是他脚下的仁狂与那名老人却不受影响。特姆特簸一惊,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眼前的男子实力不只比他高了一筹,当既特姆特簸顺势跪在地上,艰难的拱手道:“不……不知前辈来临,有所怠慢,还请原谅!这两个小子与在下有仇,所以才会这样,如果前辈饶了我们的话,我们愿意放了他们……”“哼哼!你跟我讲条件?”“不敢,不敢!我这就放了他们,前辈你是高人,不会跟我们这些小辈计较吧?”特姆特簸现在的样子按照他刚才的话来说就应该是“哈巴狗”了。”我只是这个学院的学员,你说我会怎样?”“啊?那个……前辈真会说笑……”“我是在开玩笑吗?修行修行,修身又修心,其中修心最为重要。你们修行就是为了欺负弱小吗?笑话,像你们这样怎成大道?”“是,是!前辈教训的对,我等定当铭记在心!”特姆特簸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学员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的,眼前的男子至少已经是始动期的高手了,这是他不敢想像的。当然,如果他知道眼前的男子就快要突破归融期而进入寂静期的话,不知会做何感想?

悟毅刚才快被这几个家伙气死了,居然会欺负失去战斗力的两人,而且最可恶的是他们还敢忽略自己的存在!所以他放出气势,教训了这几个家伙,不过悟毅也不能杀了这些人,在傲佛界,杀人是很忌讳的一件事。”你们走吧,以后要让我再看见你们欺负人,我就不客气!”悟毅满露杀机的说道,不给他们点威摄,他们是不会听进去的。”多谢前辈,我们走。”特姆特簸说着,喘着气赶紧跑了。

悟毅望着受伤的两人,他发现两人的伤很重,已经不是现在的自己运用“女神之泪”可以完全回复的。当然如果悟毅有实力完全发挥女神之泪的功用,那么自然是可以治好的,不过能减轻伤势也好,所以悟毅祭出“女神之泪”,先稳定两的的伤口。经过女神之泪的治疗,两人的伤口愈合,也恢复了些许精力。仁狂走到老人面前,扶起他,关心的问道:“师弟,你没事吧?”“没事了……”老人略喘着气说道。”谢谢前辈救命之恩!”仁狂看老人没事,放心的走到悟毅面前,拱手道。”嗯,没事”悟毅摆手道,能够帮助别人,他也是很高兴的。而老人听到两人的话后,艰难的走过来,迅速跪在悟毅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为徒吧!”悟毅和仁狂都惊讶的看着老人,仁狂眼里闪烁了几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跟着跪下,同样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们为徒吧!”

来到餐桌上,悟毅发现已经有好些好吃的了,而梦则依旧在厨房中忙着。悟毅与武狂相视一眼,迅捷的抓起桌上的一快鸡腿,塞向嘴里。悟毅吃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在塞进嘴巴的时候,他就把鸡骨头给拖了出来,武狂看的一呆,嘴里的鸡腿也忘了咀嚼,这时梦端着几盘菜走了出来,悟毅一愣,情急下把鸡骨头给丢进手镯里了。而武狂则有点可怜,看到梦走来,一时情急,居然噎着了。悟毅连忙帮忙拍着武狂的后背,顺便把满手的油腻给彻底擦干净了,同时一脸遗憾的说道:“爸爸,早说过不能偷吃了,你还偷吃,这下噎到了吧?”武狂惊讶的瞪圆双眼,他发现此时的悟毅居然跟武痴很像,都是那么的——不要脸!”狂!你又偷吃东西了,这可是专门给小毅准备的呢!”梦一脸娇嗔的走过来,摆好盘子,同时轻拍着武狂的后背。”啊?给我准备的?爸爸!你怎么能偷吃我的东西呢?这可不行!妈妈,我就没偷吃,你看我的手还是干净的呢!”悟毅摆露着双手,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悟毅却不知道他这一说倒有点此地无银的味道了呢!以梦的聪慧自然不会忽视,不过她不介意。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轻笑道:“好啦,妈妈知道了!还不把手镯里的鸡骨头给扔了?”“呵呵……妈妈都知道啦……”悟毅不好意思的拿出骨头,扔在了垃圾娄里。武狂傻傻的看着悟毅,突然眉头紧皱:“小毅,你该不会把满手的油腻擦在我衣服上了吧?”“呃……没有的,没有的……好吧,是的,爸爸,你不会怪我吧?”发现武狂一脸怀疑的表情,悟毅只好承认了,同时他也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武狂瞪了悟毅一眼,望向梦,口中未动,梦的脑海已响起了武狂的声音:“梦,小毅的性格好像有点像武痴?”“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希望小毅不会学坏。”梦微微摇头,同时武狂的脑海也响起了梦的声音。这项技能叫“灵犀心语”,只有达到昕启期的高手才能学会。”灵犀心语”可以与自己想要交谈的对象交流,而不谀被旁人听见,当然,如果这人实力过高的话那就另当虽论了。”也许当初把小毅交给武痴是个错误?”武狂也跟着摇头。而悟毅则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摇头的样子,也跟着一阵摇头,“爸,妈?我们是否该吃饭了?我肚饿啊……”其实悟毅的性格主要是开朗,阳光,善良,当然也有一些“坏”?跟了武痴这么久,悟毅自然就沾染了他的一些“毛病”,只不过平常很少表现出来罢了,这次悟毅认了妈妈后,心胸逐渐放开,悟毅也有点随性了……

再次来到傲尔佛学院,悟毅居然有点恍忽的感觉,虽然才离开学院不过两天,但悟毅却觉得学院变了很多,周围的一切都明朗起来。蝉嘶鸟鸣,清风吹拂,落叶纷飞,走在院中的一处树林中,悟毅只觉得心中一片祥和,到处充满了生机。仿佛与周围的环境有某种莫名的契合,悟毅舒展着身体,极力感受着。悟毅在幻梦中也有过这种感觉,那次他结识了植物朋友,而这次悟毅却消除了多年来困扰他的魔障!自从知道有了“妈妈”的存在后,悟毅虽然依旧进行训练,可心中始终放不下,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修行路上的一大魔障。魔障不除,修行难成,甚至走火入魔,多年道行一朝散!所以武痴发现后,即使悟毅没达到“战形”,倒也让他出来与母亲相见。和梦相认后,魔障一除,悟毅的心性也发生了些许变化,或者说把以前不太显露的性情表现出来。悟毅嘴角含笑,笑意居然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如果此时武狂与梦在场的话,又要头痛了,回为此时悟毅笑的居然跟武痴很像!经过刚才那一会儿时间,悟毅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达到了“归融期上段”的境界了,短短时间连跨两段,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现在的能量光柱已经成了一小段了,只要能量光柱完全消失,他就可以进入“静寂期”境界。漫步在林中,突然一阵打斗声打扰了树林的宁静,悟毅摇了摇头,朝声源的方向走去。

在林中一处空地上,一群白种人正奋力痛欧着两个黄种人。其中尤以一个具有德国血统的健壮青年为最,他打的最凶,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该死的,皮还真硬,嗯?打了这么久也不哼一声?你很有骨气吗?啊哈!你只是杂碎!知道吗?你是杂碎,你妈是婊子!可恶,打的我都快累坏了……”被打的两人一个是青年,另一个则是年迈老人。老人显然被打的不行了,已经陷入昏迷,而青年则极力护着老人,他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不过却咬牙强忍着,“操!杂种!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不知以前是谁在我面前摇尾乞怜的?杂种!哈哈哈……咳,咳,咳,咳……”青年干咳着,一口口血跟着咳了出来。”可……可恶!你们几个把这两个杂碎分开,给我狠狠的打!”德国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他抓住被分开的老人,狠狠的一拳捣向老人的小腹,巨痛之下,老人弓着身子,剧烈的可是咳嗽起来,而他也随之醒来。青年男子看的目眦尽裂,双拳紧握:“畜……畜生!有种的打我好了!打我啊!”“哼哼,打你?那也要等你享受够亲人被虐之苦后!也许你可以求我?可能我一时心软就放了他呢?嘿嘿……”说着,德国男子凶狠的一个自上而下的肘击,“砰”的一声老人痛苦的趴在地上。”师弟!你……”青年男子看着老人,想着以前两人共难的日子,心中一阵绞痛,青年男子猛的跪下,头颅使劲的磕向地面,“求……求求你,特姆特簸,放了我师弟吧,我……我求你了!”“哈哈哈……你们看,这就是平常高傲的仁狂?他在向我求饶啊!你们看,他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像哈巴狗?”特姆特簸一脚踩在老人身上,然后走到仁狂面前,抓住他的头发,使劲一抬,特姆特簸整张脸几乎都贴在仁狂的脸上,“说啊,说你是杂碎!嗯?也许我一高兴,我就放了他?”仁狂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让他恨不得一拳打暴的脸,咬了咬牙,强忍着一拳打暴它的冲动,双手使劲的抓紧,深陷进泥土里,“我……我是杂……”“师……师兄!不……不要……说啊!”老人突然抬起头,脸上满布岁月的苍桑,大喊道。”你烦死了!”特姆特簸不耐烦的晃着脖子,随着一阵“咯咯”声中,他双手紧握,正想走到老人面前,可仁狂使劲抱住特姆特簸的双脚,“不……不要!我……我说!”望着特姆特簸看向自己的目光,仁狂吞了口口水,艰难道:“我……我是……”

“你们几个太欺负人了吧?”正当特姆特簸想舒爽的听着那声“杂碎”时,一阵冷峻的声音传来,特姆特簸极度不爽的望向来人。自从达到铸暹期后,在学员中,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在学院中,从没人敢正面忤逆他的意思。眼前的男子也是个黄种人,长得有点“漂亮”,不算太健壮的身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男子肩上趴着一只小白兔,应该是这个学院的学员。特姆特簸看不出眼前男子的实力,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既然是学员的话他就不怕,他不相信学院里还有哪个学员可以成为自己的对手的,当然,除了跪在他脚下的仁狂不算。特姆特簸想了想,决定不理那名男子,注意力回到仁狂身上,“继续啊?嗯?呃……”他还没说完,就感到一股无匹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同时惊讶的望着那名男子,此时男子已经可以用愤怒来形容了,全身衣服随着强大的气势猎猎舞动着,反顾其它的几名小弟,也都不堪负荷的瘫倒在地,然后奇怪的是他脚下的仁狂与那名老人却不受影响。特姆特簸一惊,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眼前的男子实力不只比他高了一筹,当既特姆特簸顺势跪在地上,艰难的拱手道:“不……不知前辈来临,有所怠慢,还请原谅!这两个小子与在下有仇,所以才会这样,如果前辈饶了我们的话,我们愿意放了他们……”“哼哼!你跟我讲条件?”“不敢,不敢!我这就放了他们,前辈你是高人,不会跟我们这些小辈计较吧?”特姆特簸现在的样子按照他刚才的话来说就应该是“哈巴狗”了。”我只是这个学院的学员,你说我会怎样?”“啊?那个……前辈真会说笑……”“我是在开玩笑吗?修行修行,修身又修心,其中修心最为重要。你们修行就是为了欺负弱小吗?笑话,像你们这样怎成大道?”“是,是!前辈教训的对,我等定当铭记在心!”特姆特簸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学员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的,眼前的男子至少已经是始动期的高手了,这是他不敢想像的。当然,如果他知道眼前的男子就快要突破归融期而进入寂静期的话,不知会做何感想?

悟毅刚才快被这几个家伙气死了,居然会欺负失去战斗力的两人,而且最可恶的是他们还敢忽略自己的存在!所以他放出气势,教训了这几个家伙,不过悟毅也不能杀了这些人,在傲佛界,杀人是很忌讳的一件事。”你们走吧,以后要让我再看见你们欺负人,我就不客气!”悟毅满露杀机的说道,不给他们点威摄,他们是不会听进去的。”多谢前辈,我们走。”特姆特簸说着,喘着气赶紧跑了。

悟毅望着受伤的两人,他发现两人的伤很重,已经不是现在的自己运用“女神之泪”可以完全回复的。当然如果悟毅有实力完全发挥女神之泪的功用,那么自然是可以治好的,不过能减轻伤势也好,所以悟毅祭出“女神之泪”,先稳定两的的伤口。经过女神之泪的治疗,两人的伤口愈合,也恢复了些许精力。仁狂走到老人面前,扶起他,关心的问道:“师弟,你没事吧?”“没事了……”老人略喘着气说道。”谢谢前辈救命之恩!”仁狂看老人没事,放心的走到悟毅面前,拱手道。”嗯,没事”悟毅摆手道,能够帮助别人,他也是很高兴的。而老人听到两人的话后,艰难的走过来,迅速跪在悟毅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为徒吧!”悟毅和仁狂都惊讶的看着老人,仁狂眼里闪烁了几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跟着跪下,同样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们为徒吧!”来到餐桌上,悟毅发现已经有好些好吃的了,而梦则依旧在厨房中忙着。悟毅与武狂相视一眼,迅捷的抓起桌上的一快鸡腿,塞向嘴里。悟毅吃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在塞进嘴巴的时候,他就把鸡骨头给拖了出来,武狂看的一呆,嘴里的鸡腿也忘了咀嚼,这时梦端着几盘菜走了出来,悟毅一愣,情急下把鸡骨头给丢进手镯里了。而武狂则有点可怜,看到梦走来,一时情急,居然噎着了。悟毅连忙帮忙拍着武狂的后背,顺便把满手的油腻给彻底擦干净了,同时一脸遗憾的说道:“爸爸,早说过不能偷吃了,你还偷吃,这下噎到了吧?”武狂惊讶的瞪圆双眼,他发现此时的悟毅居然跟武痴很像,都是那么的——不要脸!”狂!你又偷吃东西了,这可是专门给小毅准备的呢!”梦一脸娇嗔的走过来,摆好盘子,同时轻拍着武狂的后背。”啊?给我准备的?爸爸!你怎么能偷吃我的东西呢?这可不行!妈妈,我就没偷吃,你看我的手还是干净的呢!”悟毅摆露着双手,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悟毅却不知道他这一说倒有点此地无银的味道了呢!以梦的聪慧自然不会忽视,不过她不介意。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轻笑道:“好啦,妈妈知道了!还不把手镯里的鸡骨头给扔了?”“呵呵……妈妈都知道啦……”悟毅不好意思的拿出骨头,扔在了垃圾娄里。武狂傻傻的看着悟毅,突然眉头紧皱:“小毅,你该不会把满手的油腻擦在我衣服上了吧?”“呃……没有的,没有的……好吧,是的,爸爸,你不会怪我吧?”发现武狂一脸怀疑的表情,悟毅只好承认了,同时他也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武狂瞪了悟毅一眼,望向梦,口中未动,梦的脑海已响起了武狂的声音:“梦,小毅的性格好像有点像武痴?”“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希望小毅不会学坏。”梦微微摇头,同时武狂的脑海也响起了梦的声音。这项技能叫“灵犀心语”,只有达到昕启期的高手才能学会。”灵犀心语”可以与自己想要交谈的对象交流,而不谀被旁人听见,当然,如果这人实力过高的话那就另当虽论了。”也许当初把小毅交给武痴是个错误?”武狂也跟着摇头。而悟毅则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摇头的样子,也跟着一阵摇头,“爸,妈?我们是否该吃饭了?我肚饿啊……”其实悟毅的性格主要是开朗,阳光,善良,当然也有一些“坏”?跟了武痴这么久,悟毅自然就沾染了他的一些“毛病”,只不过平常很少表现出来罢了,这次悟毅认了妈妈后,心胸逐渐放开,悟毅也有点随性了……

再次来到傲尔佛学院,悟毅居然有点恍忽的感觉,虽然才离开学院不过两天,但悟毅却觉得学院变了很多,周围的一切都明朗起来。蝉嘶鸟鸣,清风吹拂,落叶纷飞,走在院中的一处树林中,悟毅只觉得心中一片祥和,到处充满了生机。仿佛与周围的环境有某种莫名的契合,悟毅舒展着身体,极力感受着。悟毅在幻梦中也有过这种感觉,那次他结识了植物朋友,而这次悟毅却消除了多年来困扰他的魔障!自从知道有了“妈妈”的存在后,悟毅虽然依旧进行训练,可心中始终放不下,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修行路上的一大魔障。魔障不除,修行难成,甚至走火入魔,多年道行一朝散!所以武痴发现后,即使悟毅没达到“战形”,倒也让他出来与母亲相见。和梦相认后,魔障一除,悟毅的心性也发生了些许变化,或者说把以前不太显露的性情表现出来。悟毅嘴角含笑,笑意居然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如果此时武狂与梦在场的话,又要头痛了,回为此时悟毅笑的居然跟武痴很像!经过刚才那一会儿时间,悟毅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达到了“归融期上段”的境界了,短短时间连跨两段,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现在的能量光柱已经成了一小段了,只要能量光柱完全消失,他就可以进入“静寂期”境界。漫步在林中,突然一阵打斗声打扰了树林的宁静,悟毅摇了摇头,朝声源的方向走去。

在林中一处空地上,一群白种人正奋力痛欧着两个黄种人。其中尤以一个具有德国血统的健壮青年为最,他打的最凶,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该死的,皮还真硬,嗯?打了这么久也不哼一声?你很有骨气吗?啊哈!你只是杂碎!知道吗?你是杂碎,你妈是婊子!可恶,打的我都快累坏了……”被打的两人一个是青年,另一个则是年迈老人。老人显然被打的不行了,已经陷入昏迷,而青年则极力护着老人,他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不过却咬牙强忍着,“操!杂种!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不知以前是谁在我面前摇尾乞怜的?杂种!哈哈哈……咳,咳,咳,咳……”青年干咳着,一口口血跟着咳了出来。”可……可恶!你们几个把这两个杂碎分开,给我狠狠的打!”德国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他抓住被分开的老人,狠狠的一拳捣向老人的小腹,巨痛之下,老人弓着身子,剧烈的可是咳嗽起来,而他也随之醒来。青年男子看的目眦尽裂,双拳紧握:“畜……畜生!有种的打我好了!打我啊!”“哼哼,打你?那也要等你享受够亲人被虐之苦后!也许你可以求我?可能我一时心软就放了他呢?嘿嘿……”说着,德国男子凶狠的一个自上而下的肘击,“砰”的一声老人痛苦的趴在地上。”师弟!你……”青年男子看着老人,想着以前两人共难的日子,心中一阵绞痛,青年男子猛的跪下,头颅使劲的磕向地面,“求……求求你,特姆特簸,放了我师弟吧,我……我求你了!”“哈哈哈……你们看,这就是平常高傲的仁狂?他在向我求饶啊!你们看,他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像哈巴狗?”特姆特簸一脚踩在老人身上,然后走到仁狂面前,抓住他的头发,使劲一抬,特姆特簸整张脸几乎都贴在仁狂的脸上,“说啊,说你是杂碎!嗯?也许我一高兴,我就放了他?”仁狂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让他恨不得一拳打暴的脸,咬了咬牙,强忍着一拳打暴它的冲动,双手使劲的抓紧,深陷进泥土里,“我……我是杂……”“师……师兄!不……不要……说啊!”老人突然抬起头,脸上满布岁月的苍桑,大喊道。”你烦死了!”特姆特簸不耐烦的晃着脖子,随着一阵“咯咯”声中,他双手紧握,正想走到老人面前,可仁狂使劲抱住特姆特簸的双脚,“不……不要!我……我说!”望着特姆特簸看向自己的目光,仁狂吞了口口水,艰难道:“我……我是……”

“你们几个太欺负人了吧?”正当特姆特簸想舒爽的听着那声“杂碎”时,一阵冷峻的声音传来,特姆特簸极度不爽的望向来人。自从达到铸暹期后,在学员中,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在学院中,从没人敢正面忤逆他的意思。眼前的男子也是个黄种人,长得有点“漂亮”,不算太健壮的身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男子肩上趴着一只小白兔,应该是这个学院的学员。特姆特簸看不出眼前男子的实力,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既然是学员的话他就不怕,他不相信学院里还有哪个学员可以成为自己的对手的,当然,除了跪在他脚下的仁狂不算。特姆特簸想了想,决定不理那名男子,注意力回到仁狂身上,“继续啊?嗯?呃……”他还没说完,就感到一股无匹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同时惊讶的望着那名男子,此时男子已经可以用愤怒来形容了,全身衣服随着强大的气势猎猎舞动着,反顾其它的几名小弟,也都不堪负荷的瘫倒在地,然后奇怪的是他脚下的仁狂与那名老人却不受影响。特姆特簸一惊,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眼前的男子实力不只比他高了一筹,当既特姆特簸顺势跪在地上,艰难的拱手道:“不……不知前辈来临,有所怠慢,还请原谅!这两个小子与在下有仇,所以才会这样,如果前辈饶了我们的话,我们愿意放了他们……”“哼哼!你跟我讲条件?”“不敢,不敢!我这就放了他们,前辈你是高人,不会跟我们这些小辈计较吧?”特姆特簸现在的样子按照他刚才的话来说就应该是“哈巴狗”了。”我只是这个学院的学员,你说我会怎样?”“啊?那个……前辈真会说笑……”“我是在开玩笑吗?修行修行,修身又修心,其中修心最为重要。你们修行就是为了欺负弱小吗?笑话,像你们这样怎成大道?”“是,是!前辈教训的对,我等定当铭记在心!”特姆特簸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学员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的,眼前的男子至少已经是始动期的高手了,这是他不敢想像的。当然,如果他知道眼前的男子就快要突破归融期而进入寂静期的话,不知会做何感想?

悟毅刚才快被这几个家伙气死了,居然会欺负失去战斗力的两人,而且最可恶的是他们还敢忽略自己的存在!所以他放出气势,教训了这几个家伙,不过悟毅也不能杀了这些人,在傲佛界,杀人是很忌讳的一件事。”你们走吧,以后要让我再看见你们欺负人,我就不客气!”悟毅满露杀机的说道,不给他们点威摄,他们是不会听进去的。”多谢前辈,我们走。”特姆特簸说着,喘着气赶紧跑了。

悟毅望着受伤的两人,他发现两人的伤很重,已经不是现在的自己运用“女神之泪”可以完全回复的。当然如果悟毅有实力完全发挥女神之泪的功用,那么自然是可以治好的,不过能减轻伤势也好,所以悟毅祭出“女神之泪”,先稳定两的的伤口。经过女神之泪的治疗,两人的伤口愈合,也恢复了些许精力。仁狂走到老人面前,扶起他,关心的问道:“师弟,你没事吧?”“没事了……”老人略喘着气说道。”谢谢前辈救命之恩!”仁狂看老人没事,放心的走到悟毅面前,拱手道。”嗯,没事”悟毅摆手道,能够帮助别人,他也是很高兴的。而老人听到两人的话后,艰难的走过来,迅速跪在悟毅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为徒吧!”悟毅和仁狂都惊讶的看着老人,仁狂眼里闪烁了几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跟着跪下,同样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们为徒吧!”

来到餐桌上,悟毅发现已经有好些好吃的了,而梦则依旧在厨房中忙着。悟毅与武狂相视一眼,迅捷的抓起桌上的一快鸡腿,塞向嘴里。悟毅吃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在塞进嘴巴的时候,他就把鸡骨头给拖了出来,武狂看的一呆,嘴里的鸡腿也忘了咀嚼,这时梦端着几盘菜走了出来,悟毅一愣,情急下把鸡骨头给丢进手镯里了。而武狂则有点可怜,看到梦走来,一时情急,居然噎着了。悟毅连忙帮忙拍着武狂的后背,顺便把满手的油腻给彻底擦干净了,同时一脸遗憾的说道:“爸爸,早说过不能偷吃了,你还偷吃,这下噎到了吧?”武狂惊讶的瞪圆双眼,他发现此时的悟毅居然跟武痴很像,都是那么的——不要脸!”狂!你又偷吃东西了,这可是专门给小毅准备的呢!”梦一脸娇嗔的走过来,摆好盘子,同时轻拍着武狂的后背。”啊?给我准备的?爸爸!你怎么能偷吃我的东西呢?这可不行!妈妈,我就没偷吃,你看我的手还是干净的呢!”悟毅摆露着双手,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悟毅却不知道他这一说倒有点此地无银的味道了呢!以梦的聪慧自然不会忽视,不过她不介意。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轻笑道:“好啦,妈妈知道了!还不把手镯里的鸡骨头给扔了?”“呵呵……妈妈都知道啦……”悟毅不好意思的拿出骨头,扔在了垃圾娄里。武狂傻傻的看着悟毅,突然眉头紧皱:“小毅,你该不会把满手的油腻擦在我衣服上了吧?”“呃……没有的,没有的……好吧,是的,爸爸,你不会怪我吧?”发现武狂一脸怀疑的表情,悟毅只好承认了,同时他也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武狂瞪了悟毅一眼,望向梦,口中未动,梦的脑海已响起了武狂的声音:“梦,小毅的性格好像有点像武痴?”“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希望小毅不会学坏。”梦微微摇头,同时武狂的脑海也响起了梦的声音。这项技能叫“灵犀心语”,只有达到昕启期的高手才能学会。”灵犀心语”可以与自己想要交谈的对象交流,而不谀被旁人听见,当然,如果这人实力过高的话那就另当虽论了。”也许当初把小毅交给武痴是个错误?”武狂也跟着摇头。而悟毅则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摇头的样子,也跟着一阵摇头,“爸,妈?我们是否该吃饭了?我肚饿啊……”其实悟毅的性格主要是开朗,阳光,善良,当然也有一些“坏”?跟了武痴这么久,悟毅自然就沾染了他的一些“毛病”,只不过平常很少表现出来罢了,这次悟毅认了妈妈后,心胸逐渐放开,悟毅也有点随性了……

再次来到傲尔佛学院,悟毅居然有点恍忽的感觉,虽然才离开学院不过两天,但悟毅却觉得学院变了很多,周围的一切都明朗起来。蝉嘶鸟鸣,清风吹拂,落叶纷飞,走在院中的一处树林中,悟毅只觉得心中一片祥和,到处充满了生机。仿佛与周围的环境有某种莫名的契合,悟毅舒展着身体,极力感受着。悟毅在幻梦中也有过这种感觉,那次他结识了植物朋友,而这次悟毅却消除了多年来困扰他的魔障!自从知道有了“妈妈”的存在后,悟毅虽然依旧进行训练,可心中始终放不下,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修行路上的一大魔障。魔障不除,修行难成,甚至走火入魔,多年道行一朝散!所以武痴发现后,即使悟毅没达到“战形”,倒也让他出来与母亲相见。和梦相认后,魔障一除,悟毅的心性也发生了些许变化,或者说把以前不太显露的性情表现出来。悟毅嘴角含笑,笑意居然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如果此时武狂与梦在场的话,又要头痛了,回为此时悟毅笑的居然跟武痴很像!经过刚才那一会儿时间,悟毅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达到了“归融期上段”的境界了,短短时间连跨两段,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现在的能量光柱已经成了一小段了,只要能量光柱完全消失,他就可以进入“静寂期”境界。漫步在林中,突然一阵打斗声打扰了树林的宁静,悟毅摇了摇头,朝声源的方向走去。

在林中一处空地上,一群白种人正奋力痛欧着两个黄种人。其中尤以一个具有德国血统的健壮青年为最,他打的最凶,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该死的,皮还真硬,嗯?打了这么久也不哼一声?你很有骨气吗?啊哈!你只是杂碎!知道吗?你是杂碎,你妈是婊子!可恶,打的我都快累坏了……”被打的两人一个是青年,另一个则是年迈老人。老人显然被打的不行了,已经陷入昏迷,而青年则极力护着老人,他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不过却咬牙强忍着,“操!杂种!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不知以前是谁在我面前摇尾乞怜的?杂种!哈哈哈……咳,咳,咳,咳……”青年干咳着,一口口血跟着咳了出来。”可……可恶!你们几个把这两个杂碎分开,给我狠狠的打!”德国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他抓住被分开的老人,狠狠的一拳捣向老人的小腹,巨痛之下,老人弓着身子,剧烈的可是咳嗽起来,而他也随之醒来。青年男子看的目眦尽裂,双拳紧握:“畜……畜生!有种的打我好了!打我啊!”“哼哼,打你?那也要等你享受够亲人被虐之苦后!也许你可以求我?可能我一时心软就放了他呢?嘿嘿……”说着,德国男子凶狠的一个自上而下的肘击,“砰”的一声老人痛苦的趴在地上。”师弟!你……”青年男子看着老人,想着以前两人共难的日子,心中一阵绞痛,青年男子猛的跪下,头颅使劲的磕向地面,“求……求求你,特姆特簸,放了我师弟吧,我……我求你了!”“哈哈哈……你们看,这就是平常高傲的仁狂?他在向我求饶啊!你们看,他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像哈巴狗?”特姆特簸一脚踩在老人身上,然后走到仁狂面前,抓住他的头发,使劲一抬,特姆特簸整张脸几乎都贴在仁狂的脸上,“说啊,说你是杂碎!嗯?也许我一高兴,我就放了他?”仁狂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让他恨不得一拳打暴的脸,咬了咬牙,强忍着一拳打暴它的冲动,双手使劲的抓紧,深陷进泥土里,“我……我是杂……”“师……师兄!不……不要……说啊!”老人突然抬起头,脸上满布岁月的苍桑,大喊道。”你烦死了!”特姆特簸不耐烦的晃着脖子,随着一阵“咯咯”声中,他双手紧握,正想走到老人面前,可仁狂使劲抱住特姆特簸的双脚,“不……不要!我……我说!”望着特姆特簸看向自己的目光,仁狂吞了口口水,艰难道:“我……我是……”

“你们几个太欺负人了吧?”正当特姆特簸想舒爽的听着那声“杂碎”时,一阵冷峻的声音传来,特姆特簸极度不爽的望向来人。自从达到铸暹期后,在学员中,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在学院中,从没人敢正面忤逆他的意思。眼前的男子也是个黄种人,长得有点“漂亮”,不算太健壮的身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男子肩上趴着一只小白兔,应该是这个学院的学员。特姆特簸看不出眼前男子的实力,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既然是学员的话他就不怕,他不相信学院里还有哪个学员可以成为自己的对手的,当然,除了跪在他脚下的仁狂不算。特姆特簸想了想,决定不理那名男子,注意力回到仁狂身上,“继续啊?嗯?呃……”他还没说完,就感到一股无匹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同时惊讶的望着那名男子,此时男子已经可以用愤怒来形容了,全身衣服随着强大的气势猎猎舞动着,反顾其它的几名小弟,也都不堪负荷的瘫倒在地,然后奇怪的是他脚下的仁狂与那名老人却不受影响。特姆特簸一惊,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眼前的男子实力不只比他高了一筹,当既特姆特簸顺势跪在地上,艰难的拱手道:“不……不知前辈来临,有所怠慢,还请原谅!这两个小子与在下有仇,所以才会这样,如果前辈饶了我们的话,我们愿意放了他们……”“哼哼!你跟我讲条件?”“不敢,不敢!我这就放了他们,前辈你是高人,不会跟我们这些小辈计较吧?”特姆特簸现在的样子按照他刚才的话来说就应该是“哈巴狗”了。”我只是这个学院的学员,你说我会怎样?”“啊?那个……前辈真会说笑……”“我是在开玩笑吗?修行修行,修身又修心,其中修心最为重要。你们修行就是为了欺负弱小吗?笑话,像你们这样怎成大道?”“是,是!前辈教训的对,我等定当铭记在心!”特姆特簸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学员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的,眼前的男子至少已经是始动期的高手了,这是他不敢想像的。当然,如果他知道眼前的男子就快要突破归融期而进入寂静期的话,不知会做何感想?

悟毅刚才快被这几个家伙气死了,居然会欺负失去战斗力的两人,而且最可恶的是他们还敢忽略自己的存在!所以他放出气势,教训了这几个家伙,不过悟毅也不能杀了这些人,在傲佛界,杀人是很忌讳的一件事。”你们走吧,以后要让我再看见你们欺负人,我就不客气!”悟毅满露杀机的说道,不给他们点威摄,他们是不会听进去的。”多谢前辈,我们走。”特姆特簸说着,喘着气赶紧跑了。

悟毅望着受伤的两人,他发现两人的伤很重,已经不是现在的自己运用“女神之泪”可以完全回复的。当然如果悟毅有实力完全发挥女神之泪的功用,那么自然是可以治好的,不过能减轻伤势也好,所以悟毅祭出“女神之泪”,先稳定两的的伤口。经过女神之泪的治疗,两人的伤口愈合,也恢复了些许精力。仁狂走到老人面前,扶起他,关心的问道:“师弟,你没事吧?”“没事了……”老人略喘着气说道。”谢谢前辈救命之恩!”仁狂看老人没事,放心的走到悟毅面前,拱手道。”嗯,没事”悟毅摆手道,能够帮助别人,他也是很高兴的。而老人听到两人的话后,艰难的走过来,迅速跪在悟毅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为徒吧!”悟毅和仁狂都惊讶的看着老人,仁狂眼里闪烁了几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跟着跪下,同样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们为徒吧!”来到餐桌上,悟毅发现已经有好些好吃的了,而梦则依旧在厨房中忙着。悟毅与武狂相视一眼,迅捷的抓起桌上的一快鸡腿,塞向嘴里。悟毅吃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在塞进嘴巴的时候,他就把鸡骨头给拖了出来,武狂看的一呆,嘴里的鸡腿也忘了咀嚼,这时梦端着几盘菜走了出来,悟毅一愣,情急下把鸡骨头给丢进手镯里了。而武狂则有点可怜,看到梦走来,一时情急,居然噎着了。悟毅连忙帮忙拍着武狂的后背,顺便把满手的油腻给彻底擦干净了,同时一脸遗憾的说道:“爸爸,早说过不能偷吃了,你还偷吃,这下噎到了吧?”武狂惊讶的瞪圆双眼,他发现此时的悟毅居然跟武痴很像,都是那么的——不要脸!”狂!你又偷吃东西了,这可是专门给小毅准备的呢!”梦一脸娇嗔的走过来,摆好盘子,同时轻拍着武狂的后背。”啊?给我准备的?爸爸!你怎么能偷吃我的东西呢?这可不行!妈妈,我就没偷吃,你看我的手还是干净的呢!”悟毅摆露着双手,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悟毅却不知道他这一说倒有点此地无银的味道了呢!以梦的聪慧自然不会忽视,不过她不介意。梦爱怜的抚摸着悟毅的头,轻笑道:“好啦,妈妈知道了!还不把手镯里的鸡骨头给扔了?”“呵呵……妈妈都知道啦……”悟毅不好意思的拿出骨头,扔在了垃圾娄里。武狂傻傻的看着悟毅,突然眉头紧皱:“小毅,你该不会把满手的油腻擦在我衣服上了吧?”“呃……没有的,没有的……好吧,是的,爸爸,你不会怪我吧?”发现武狂一脸怀疑的表情,悟毅只好承认了,同时他也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武狂瞪了悟毅一眼,望向梦,口中未动,梦的脑海已响起了武狂的声音:“梦,小毅的性格好像有点像武痴?”“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希望小毅不会学坏。”梦微微摇头,同时武狂的脑海也响起了梦的声音。这项技能叫“灵犀心语”,只有达到昕启期的高手才能学会。”灵犀心语”可以与自己想要交谈的对象交流,而不谀被旁人听见,当然,如果这人实力过高的话那就另当虽论了。”也许当初把小毅交给武痴是个错误?”武狂也跟着摇头。而悟毅则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摇头的样子,也跟着一阵摇头,“爸,妈?我们是否该吃饭了?我肚饿啊……”其实悟毅的性格主要是开朗,阳光,善良,当然也有一些“坏”?跟了武痴这么久,悟毅自然就沾染了他的一些“毛病”,只不过平常很少表现出来罢了,这次悟毅认了妈妈后,心胸逐渐放开,悟毅也有点随性了……

再次来到傲尔佛学院,悟毅居然有点恍忽的感觉,虽然才离开学院不过两天,但悟毅却觉得学院变了很多,周围的一切都明朗起来。蝉嘶鸟鸣,清风吹拂,落叶纷飞,走在院中的一处树林中,悟毅只觉得心中一片祥和,到处充满了生机。仿佛与周围的环境有某种莫名的契合,悟毅舒展着身体,极力感受着。悟毅在幻梦中也有过这种感觉,那次他结识了植物朋友,而这次悟毅却消除了多年来困扰他的魔障!自从知道有了“妈妈”的存在后,悟毅虽然依旧进行训练,可心中始终放不下,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修行路上的一大魔障。魔障不除,修行难成,甚至走火入魔,多年道行一朝散!所以武痴发现后,即使悟毅没达到“战形”,倒也让他出来与母亲相见。和梦相认后,魔障一除,悟毅的心性也发生了些许变化,或者说把以前不太显露的性情表现出来。悟毅嘴角含笑,笑意居然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如果此时武狂与梦在场的话,又要头痛了,回为此时悟毅笑的居然跟武痴很像!经过刚才那一会儿时间,悟毅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达到了“归融期上段”的境界了,短短时间连跨两段,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现在的能量光柱已经成了一小段了,只要能量光柱完全消失,他就可以进入“静寂期”境界。漫步在林中,突然一阵打斗声打扰了树林的宁静,悟毅摇了摇头,朝声源的方向走去。

在林中一处空地上,一群白种人正奋力痛欧着两个黄种人。其中尤以一个具有德国血统的健壮青年为最,他打的最凶,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该死的,皮还真硬,嗯?打了这么久也不哼一声?你很有骨气吗?啊哈!你只是杂碎!知道吗?你是杂碎,你妈是婊子!可恶,打的我都快累坏了……”被打的两人一个是青年,另一个则是年迈老人。老人显然被打的不行了,已经陷入昏迷,而青年则极力护着老人,他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不过却咬牙强忍着,“操!杂种!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不知以前是谁在我面前摇尾乞怜的?杂种!哈哈哈……咳,咳,咳,咳……”青年干咳着,一口口血跟着咳了出来。”可……可恶!你们几个把这两个杂碎分开,给我狠狠的打!”德国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他抓住被分开的老人,狠狠的一拳捣向老人的小腹,巨痛之下,老人弓着身子,剧烈的可是咳嗽起来,而他也随之醒来。青年男子看的目眦尽裂,双拳紧握:“畜……畜生!有种的打我好了!打我啊!”“哼哼,打你?那也要等你享受够亲人被虐之苦后!也许你可以求我?可能我一时心软就放了他呢?嘿嘿……”说着,德国男子凶狠的一个自上而下的肘击,“砰”的一声老人痛苦的趴在地上。”师弟!你……”青年男子看着老人,想着以前两人共难的日子,心中一阵绞痛,青年男子猛的跪下,头颅使劲的磕向地面,“求……求求你,特姆特簸,放了我师弟吧,我……我求你了!”“哈哈哈……你们看,这就是平常高傲的仁狂?他在向我求饶啊!你们看,他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像哈巴狗?”特姆特簸一脚踩在老人身上,然后走到仁狂面前,抓住他的头发,使劲一抬,特姆特簸整张脸几乎都贴在仁狂的脸上,“说啊,说你是杂碎!嗯?也许我一高兴,我就放了他?”仁狂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让他恨不得一拳打暴的脸,咬了咬牙,强忍着一拳打暴它的冲动,双手使劲的抓紧,深陷进泥土里,“我……我是杂……”“师……师兄!不……不要……说啊!”老人突然抬起头,脸上满布岁月的苍桑,大喊道。”你烦死了!”特姆特簸不耐烦的晃着脖子,随着一阵“咯咯”声中,他双手紧握,正想走到老人面前,可仁狂使劲抱住特姆特簸的双脚,“不……不要!我……我说!”望着特姆特簸看向自己的目光,仁狂吞了口口水,艰难道:“我……我是……”

“你们几个太欺负人了吧?”正当特姆特簸想舒爽的听着那声“杂碎”时,一阵冷峻的声音传来,特姆特簸极度不爽的望向来人。自从达到铸暹期后,在学员中,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在学院中,从没人敢正面忤逆他的意思。眼前的男子也是个黄种人,长得有点“漂亮”,不算太健壮的身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男子肩上趴着一只小白兔,应该是这个学院的学员。特姆特簸看不出眼前男子的实力,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既然是学员的话他就不怕,他不相信学院里还有哪个学员可以成为自己的对手的,当然,除了跪在他脚下的仁狂不算。特姆特簸想了想,决定不理那名男子,注意力回到仁狂身上,“继续啊?嗯?呃……”他还没说完,就感到一股无匹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同时惊讶的望着那名男子,此时男子已经可以用愤怒来形容了,全身衣服随着强大的气势猎猎舞动着,反顾其它的几名小弟,也都不堪负荷的瘫倒在地,然后奇怪的是他脚下的仁狂与那名老人却不受影响。特姆特簸一惊,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眼前的男子实力不只比他高了一筹,当既特姆特簸顺势跪在地上,艰难的拱手道:“不……不知前辈来临,有所怠慢,还请原谅!这两个小子与在下有仇,所以才会这样,如果前辈饶了我们的话,我们愿意放了他们……”“哼哼!你跟我讲条件?”“不敢,不敢!我这就放了他们,前辈你是高人,不会跟我们这些小辈计较吧?”特姆特簸现在的样子按照他刚才的话来说就应该是“哈巴狗”了。”我只是这个学院的学员,你说我会怎样?”“啊?那个……前辈真会说笑……”“我是在开玩笑吗?修行修行,修身又修心,其中修心最为重要。你们修行就是为了欺负弱小吗?笑话,像你们这样怎成大道?”“是,是!前辈教训的对,我等定当铭记在心!”特姆特簸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学员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的,眼前的男子至少已经是始动期的高手了,这是他不敢想像的。当然,如果他知道眼前的男子就快要突破归融期而进入寂静期的话,不知会做何感想?

悟毅刚才快被这几个家伙气死了,居然会欺负失去战斗力的两人,而且最可恶的是他们还敢忽略自己的存在!所以他放出气势,教训了这几个家伙,不过悟毅也不能杀了这些人,在傲佛界,杀人是很忌讳的一件事。”你们走吧,以后要让我再看见你们欺负人,我就不客气!”悟毅满露杀机的说道,不给他们点威摄,他们是不会听进去的。”多谢前辈,我们走。”特姆特簸说着,喘着气赶紧跑了。

悟毅望着受伤的两人,他发现两人的伤很重,已经不是现在的自己运用“女神之泪”可以完全回复的。当然如果悟毅有实力完全发挥女神之泪的功用,那么自然是可以治好的,不过能减轻伤势也好,所以悟毅祭出“女神之泪”,先稳定两的的伤口。经过女神之泪的治疗,两人的伤口愈合,也恢复了些许精力。仁狂走到老人面前,扶起他,关心的问道:“师弟,你没事吧?”“没事了……”老人略喘着气说道。”谢谢前辈救命之恩!”仁狂看老人没事,放心的走到悟毅面前,拱手道。”嗯,没事”悟毅摆手道,能够帮助别人,他也是很高兴的。而老人听到两人的话后,艰难的走过来,迅速跪在悟毅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为徒吧!”悟毅和仁狂都惊讶的看着老人,仁狂眼里闪烁了几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跟着跪下,同样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收我们为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