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28章 米蕾亚被欺负

第28章 米蕾亚被欺负

悟毅被两人弄得手忙脚乱,连忙闪开两人,疑惑的问道:“你们的领路人呢?”“那个虚荣的家伙?”仁狂冷笑着,脸上充满了鄙夷,“他嫌我师弟进境缓慢,年近六十还未突破开光,就把他踢出师门了。”“那你呢?”悟毅看着仁狂,问道,他发现仁狂已经达到铸暹期中段了,这在学院是很了不起的,因为即使是教员的实力也只是在归融与静寂之间的。”师兄不忍我一人孤苦,也离开了师尊,师兄!我对不起你啊!”老人激动的全身微颤,沧桑的脸上已满布泪痕。”师弟,你这是什么话?像那样的师尊不要也罢!”仁狂依旧冷声着,不过话间已然有了温暖的意味。”前辈,你就收我们为徒吧!虽然我已年近八十,但我有恒心,我一定会努力的!前辈,求你收我为徒吧!”老人诚肯的说着,头又向地上磕去,悟毅吓的赶紧扶住老人,为难道:“我只达归融期,没能力教你们啊。”“修行修行,修身又修心,其中修心最为重要。你们修行就是为了欺负弱小吗?笑话,像你们这样怎成大道?前辈,你有这番高论,又达归融,可以做我师尊了,收下我们吧!”老人抬起头,望向悟毅,坚定的说道。悟毅一阵汗颜,他刚才魔障消除,身心与周遭达到一种莫名的契合,故而有感而发,没想到倒成了高论了。”我年纪可比你们小多了,怎能……”“前辈,你倒有了俗世的想法了?傲佛界是不讲究这个的。你……可以做我们的师尊!”仁狂肯定道,同时头也跟着磕向地面,他直觉眼前实力高强的年轻男子能给他们带来希望,而且师弟已经八十了,再不找到名师的话那肯定与傲佛界无缘了。悟毅连忙扶向仁狂,可老人也跟着磕头,现在悟毅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了,他也忘了念力的用处,只是徒劳的扶住这位,然后又匆匆的扶向另一位,这下,却也让两人成功的磕了三个响头。悟毅只觉得一阵头痛,他很同情老人的遭遇,在学院,也经常有这种事发生:一张年轻,对未来充满希望,憧憬的脸孔转眼变成一张沧桑,无奈的脸孔!这不能不说是傲佛界的悲剧,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达不到铸暹,你就只能看着周遭人物,风景依旧,而自己却一天一天的衰老!

悟毅想了想,头也磕了,总不能让他们就这样回去吧?所以悟毅有点无奈的揉着太阳穴,扶起两人,“好吧,我暂且做你们的师尊,不过教不好可不能怪我啊!”悟毅也只是随口说说,既然收了两人,他当然会负责到底的。想着老人的状态,悟毅又是一阵头痛,老人已达八十高龄,再不让他快速突破开光,达到铸暹,那就真的没戏了,看来只能找爸妈商量了。想到父母,悟毅不禁猛的狠拍一下自己的额头,以父母至少渡劫期的修为,一下子提升老人的实力应该是没问题的,他刚才如果早就想到父母,也就不用让两人拜自己为师了,不过现在只能这样了。”师尊,请受徒儿一拜!”两人恭敬的施礼着,悟毅看的一阵别扭,他真的很不习惯呢。

相互认识后,悟毅带着两人向自己的宿舍走去,按他估计,米蕾亚他们应该下课并吃完饭呆在宿舍里了。悟毅用念力提起仁狂与华焚,迅速朝宿舍方向跑去,以常速走到宿舍的话,恐怕米蕾亚他们又要上课了,而两人显然没有力气奔跑,所以悟毅只能这样了。两人惊讶的对视一眼,更加坚定自己跟定悟毅的决心了。期间,悟毅也问过仁狂与特姆特簸之间的事情,他发现特姆特簸只是铸暹期下段的实力,按理来说应该不是仁狂的对手的。仁狂则有点不屑的冷哼着,原来那家伙是用卑鄙的手段挟持华焚,然后封印仁狂的能量,进而才能像刚才那样肆无忌惮。两人的恩怨由来已久,主要是特姆特簸嚣张跋扈惯了,看华焚不顺眼,整天羞辱他,仁狂自然不会放由师弟被辱不顾,于是教训了特姆特簸,没想到招来特姆特簸那小人的报复。

悟毅听的一阵切齿,他没想到学院中也有这种卑鄙的小人,早知刚才就不那么便宜他们了。很快,悟毅就来到了宿舍,进入大厅,悟毅高声大叫:“米蕾亚,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你们伟大的师兄来了!”一会儿后,众人走了出来,除了米蕾亚,另外三人脸上都有被打的痕迹,其中坎笛德最为严重,那小子手上缠着绷带,模样狼狈极了。而怙玛拉斯一看到悟毅,一脸激动的跑过来,抱住悟毅的脖子就不放开了,“安拉啊!悟毅师兄?是你吗?我没眼花吧?你知道吗?师兄,这几天,我们可被人欺负死啦!瞧瞧,我的脸!哦……还痛着呢!”悟毅惊讶的推开怙玛拉斯,望向米蕾亚,米蕾亚俏脸微红,扭捏着说不出话来。曼蒂见状,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原来悟毅离开后,米蕾亚他们去上课时,遇到了特姆特簸,那家伙当时就被米蕾亚的美貌给迷住了,由于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他居然当众调戏起米蕾亚来,怙玛拉斯他们三人愤怒极了,拼了小命的与特姆特簸打起来,可毕竟实力差距过大,三人都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身上更是伤痕累累,最后还是在米蕾亚的哀求下,特姆特簸才饶了三人,不过特姆特簸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是在学院,所以他也就放米蕾亚他们走了。不过这小子色迷心志,隔几个时辰的就来骚扰米蕾亚,也亏怙玛拉斯三人是合格的护花使者,在三人不要命的保护下,米蕾亚倒也没出什么事。

曼蒂讲着,突然感到一阵寒意,他全身一个激灵,望向悟毅。此时悟毅全身散发出一股猛兽般的气势,眼中杀机毕现!他真的气愤极了,悟毅最受不得的就是身边的人受到欺负,特姆特簸居然激起了悟毅的杀机!幻梦是怪兽们的世界,也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在幻梦中,你没有强横的实力,没有凶狠的手段,是很难生存下去的。所以悟毅在遇到怪兽时,从不留情,直到彻底的毁了怪兽的肉体方可罢手,多年来与怪兽的搏斗,使得悟毅的气势中也掺杂了一些猛曾噬杀的味道,就算平常同等级的傲人碰到,也会大感吃不消,更不用说曼蒂几人了。屋子里的几人都受不了的蹲在地上,悟毅一惊,连忙收回气势,不好意思的朝大家道歉着,同时走向米蕾亚,双手扶住米蕾亚的双肩,坚定的说道:“米蕾亚,我会为你出头的!我决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嗯!”米蕾亚有些受不了悟毅的目光,羞红着脸低下头,轻声应道。”呵呵,米蕾亚,别那么容易脸红嘛,我会受不了的!”悟毅嘴角挂起一丝微笑,居然有种“邪恶”的味道。”小毅!你说什么呢!”米蕾亚受不了的娇嗔道,同时抱住悟毅肩上的小兔兔,跑开了,她发现才两天不到,悟毅就变了很多,不过具体哪里变了,她也不清楚。

“哦,悟毅?在这方面,以后你肯定比我还行!”曼蒂颇有深意的说道,同时轻拍着悟毅的肩膀,一副志同道合的样子。”什么?”悟毅疑惑的望着曼蒂,他还真是不明白曼蒂的话呢。曼蒂也不多做解释,只是翻了翻白眼,走开了。怙玛拉斯再次一脸兴奋的跑到悟毅面前,“悟毅师兄!我们是否现在就去教训那个色小子呢?等下我一定要狠狠的揍上他几拳!哼哼哈哈哈哈……”怙玛拉斯挥舞着拳头,奸笑道。而曼蒂闻言迅速折了回来,“是呀,悟毅,你可是我们的师兄呢!要为我们出气啊,那家伙太可恶了,居然敢打我英俊的脸蛋!他肯定是妒忌了!”曼蒂自恋的摸着自己的脸,可脸上却一阵抽搐,他摸到伤口的淤青了。”对了,悟毅,这两个是谁?”坎笛德凑到悟毅面前,问道,他发现两人自从进到宿舍后,都恭敬在站在原地,并不说一句话。”嗯,他们啊……”悟毅只觉得一阵头痛,他发现收了两人为徒后,辈分完全搞乱了,该叫什么呢?悟毅想了想,当下有了主意,“他们是我刚收的徒弟,不过你们不许占他们的便宜,你们个交个的!”

怙玛拉斯发亮的双眼变暗,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再次变亮起来。怙玛拉斯跑到两人面前,看到华焚的样子一愣,接着开始无耻的自我介绍起来,“我叫怙玛拉斯,是个帅气的印度小伙子,见到你们真高兴……”接下来,米蕾亚等人也都走过来和两人认识。很快,几人就都熟识起来。米蕾亚几人看到华焚沧老的样子,而他的师弟仁狂却仍是一副年青的样子,心中微惊,他们也决定以后要努力修行了。

“好了,我们去找特姆特簸算帐!”悟毅看到大家认识的差不多了,于是冷声道。”嘿嘿……等下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个色小子!对了,悟毅,等下你先不要出来,待我拍两下巴掌后再出来,怎样?”怙玛拉斯眼巴巴的望着悟毅,大有不答应不罢休的样子。悟毅想了想,也觉得挺好玩的,于是点了点头。”走喽,看我怙玛拉斯等下怎么英勇的教训那个色小子!”而众人都是一脸的鄙视,以前他怎么不说这话啊……悟毅被两人弄得手忙脚乱,连忙闪开两人,疑惑的问道:“你们的领路人呢?”“那个虚荣的家伙?”仁狂冷笑着,脸上充满了鄙夷,“他嫌我师弟进境缓慢,年近六十还未突破开光,就把他踢出师门了。”“那你呢?”悟毅看着仁狂,问道,他发现仁狂已经达到铸暹期中段了,这在学院是很了不起的,因为即使是教员的实力也只是在归融与静寂之间的。”师兄不忍我一人孤苦,也离开了师尊,师兄!我对不起你啊!”老人激动的全身微颤,沧桑的脸上已满布泪痕。”师弟,你这是什么话?像那样的师尊不要也罢!”仁狂依旧冷声着,不过话间已然有了温暖的意味。”前辈,你就收我们为徒吧!虽然我已年近八十,但我有恒心,我一定会努力的!前辈,求你收我为徒吧!”老人诚肯的说着,头又向地上磕去,悟毅吓的赶紧扶住老人,为难道:“我只达归融期,没能力教你们啊。”“修行修行,修身又修心,其中修心最为重要。你们修行就是为了欺负弱小吗?笑话,像你们这样怎成大道?前辈,你有这番高论,又达归融,可以做我师尊了,收下我们吧!”老人抬起头,望向悟毅,坚定的说道。悟毅一阵汗颜,他刚才魔障消除,身心与周遭达到一种莫名的契合,故而有感而发,没想到倒成了高论了。”我年纪可比你们小多了,怎能……”“前辈,你倒有了俗世的想法了?傲佛界是不讲究这个的。你……可以做我们的师尊!”仁狂肯定道,同时头也跟着磕向地面,他直觉眼前实力高强的年轻男子能给他们带来希望,而且师弟已经八十了,再不找到名师的话那肯定与傲佛界无缘了。悟毅连忙扶向仁狂,可老人也跟着磕头,现在悟毅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了,他也忘了念力的用处,只是徒劳的扶住这位,然后又匆匆的扶向另一位,这下,却也让两人成功的磕了三个响头。悟毅只觉得一阵头痛,他很同情老人的遭遇,在学院,也经常有这种事发生:一张年轻,对未来充满希望,憧憬的脸孔转眼变成一张沧桑,无奈的脸孔!这不能不说是傲佛界的悲剧,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达不到铸暹,你就只能看着周遭人物,风景依旧,而自己却一天一天的衰老!

悟毅想了想,头也磕了,总不能让他们就这样回去吧?所以悟毅有点无奈的揉着太阳穴,扶起两人,“好吧,我暂且做你们的师尊,不过教不好可不能怪我啊!”悟毅也只是随口说说,既然收了两人,他当然会负责到底的。想着老人的状态,悟毅又是一阵头痛,老人已达八十高龄,再不让他快速突破开光,达到铸暹,那就真的没戏了,看来只能找爸妈商量了。想到父母,悟毅不禁猛的狠拍一下自己的额头,以父母至少渡劫期的修为,一下子提升老人的实力应该是没问题的,他刚才如果早就想到父母,也就不用让两人拜自己为师了,不过现在只能这样了。”师尊,请受徒儿一拜!”两人恭敬的施礼着,悟毅看的一阵别扭,他真的很不习惯呢。

相互认识后,悟毅带着两人向自己的宿舍走去,按他估计,米蕾亚他们应该下课并吃完饭呆在宿舍里了。悟毅用念力提起仁狂与华焚,迅速朝宿舍方向跑去,以常速走到宿舍的话,恐怕米蕾亚他们又要上课了,而两人显然没有力气奔跑,所以悟毅只能这样了。两人惊讶的对视一眼,更加坚定自己跟定悟毅的决心了。期间,悟毅也问过仁狂与特姆特簸之间的事情,他发现特姆特簸只是铸暹期下段的实力,按理来说应该不是仁狂的对手的。仁狂则有点不屑的冷哼着,原来那家伙是用卑鄙的手段挟持华焚,然后封印仁狂的能量,进而才能像刚才那样肆无忌惮。两人的恩怨由来已久,主要是特姆特簸嚣张跋扈惯了,看华焚不顺眼,整天羞辱他,仁狂自然不会放由师弟被辱不顾,于是教训了特姆特簸,没想到招来特姆特簸那小人的报复。

悟毅听的一阵切齿,他没想到学院中也有这种卑鄙的小人,早知刚才就不那么便宜他们了。很快,悟毅就来到了宿舍,进入大厅,悟毅高声大叫:“米蕾亚,怙玛拉斯,坎笛德,曼蒂,你们伟大的师兄来了!”一会儿后,众人走了出来,除了米蕾亚,另外三人脸上都有被打的痕迹,其中坎笛德最为严重,那小子手上缠着绷带,模样狼狈极了。而怙玛拉斯一看到悟毅,一脸激动的跑过来,抱住悟毅的脖子就不放开了,“安拉啊!悟毅师兄?是你吗?我没眼花吧?你知道吗?师兄,这几天,我们可被人欺负死啦!瞧瞧,我的脸!哦……还痛着呢!”悟毅惊讶的推开怙玛拉斯,望向米蕾亚,米蕾亚俏脸微红,扭捏着说不出话来。曼蒂见状,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原来悟毅离开后,米蕾亚他们去上课时,遇到了特姆特簸,那家伙当时就被米蕾亚的美貌给迷住了,由于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他居然当众调戏起米蕾亚来,怙玛拉斯他们三人愤怒极了,拼了小命的与特姆特簸打起来,可毕竟实力差距过大,三人都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身上更是伤痕累累,最后还是在米蕾亚的哀求下,特姆特簸才饶了三人,不过特姆特簸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是在学院,所以他也就放米蕾亚他们走了。不过这小子色迷心志,隔几个时辰的就来骚扰米蕾亚,也亏怙玛拉斯三人是合格的护花使者,在三人不要命的保护下,米蕾亚倒也没出什么事。

曼蒂讲着,突然感到一阵寒意,他全身一个激灵,望向悟毅。此时悟毅全身散发出一股猛兽般的气势,眼中杀机毕现!他真的气愤极了,悟毅最受不得的就是身边的人受到欺负,特姆特簸居然激起了悟毅的杀机!幻梦是怪兽们的世界,也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在幻梦中,你没有强横的实力,没有凶狠的手段,是很难生存下去的。所以悟毅在遇到怪兽时,从不留情,直到彻底的毁了怪兽的肉体方可罢手,多年来与怪兽的搏斗,使得悟毅的气势中也掺杂了一些猛曾噬杀的味道,就算平常同等级的傲人碰到,也会大感吃不消,更不用说曼蒂几人了。屋子里的几人都受不了的蹲在地上,悟毅一惊,连忙收回气势,不好意思的朝大家道歉着,同时走向米蕾亚,双手扶住米蕾亚的双肩,坚定的说道:“米蕾亚,我会为你出头的!我决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嗯!”米蕾亚有些受不了悟毅的目光,羞红着脸低下头,轻声应道。”呵呵,米蕾亚,别那么容易脸红嘛,我会受不了的!”悟毅嘴角挂起一丝微笑,居然有种“邪恶”的味道。”小毅!你说什么呢!”米蕾亚受不了的娇嗔道,同时抱住悟毅肩上的小兔兔,跑开了,她发现才两天不到,悟毅就变了很多,不过具体哪里变了,她也不清楚。

“哦,悟毅?在这方面,以后你肯定比我还行!”曼蒂颇有深意的说道,同时轻拍着悟毅的肩膀,一副志同道合的样子。”什么?”悟毅疑惑的望着曼蒂,他还真是不明白曼蒂的话呢。曼蒂也不多做解释,只是翻了翻白眼,走开了。怙玛拉斯再次一脸兴奋的跑到悟毅面前,“悟毅师兄!我们是否现在就去教训那个色小子呢?等下我一定要狠狠的揍上他几拳!哼哼哈哈哈哈……”怙玛拉斯挥舞着拳头,奸笑道。而曼蒂闻言迅速折了回来,“是呀,悟毅,你可是我们的师兄呢!要为我们出气啊,那家伙太可恶了,居然敢打我英俊的脸蛋!他肯定是妒忌了!”曼蒂自恋的摸着自己的脸,可脸上却一阵抽搐,他摸到伤口的淤青了。”对了,悟毅,这两个是谁?”坎笛德凑到悟毅面前,问道,他发现两人自从进到宿舍后,都恭敬在站在原地,并不说一句话。”嗯,他们啊……”悟毅只觉得一阵头痛,他发现收了两人为徒后,辈分完全搞乱了,该叫什么呢?悟毅想了想,当下有了主意,“他们是我刚收的徒弟,不过你们不许占他们的便宜,你们个交个的!”

怙玛拉斯发亮的双眼变暗,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再次变亮起来。怙玛拉斯跑到两人面前,看到华焚的样子一愣,接着开始无耻的自我介绍起来,“我叫怙玛拉斯,是个帅气的印度小伙子,见到你们真高兴……”接下来,米蕾亚等人也都走过来和两人认识。很快,几人就都熟识起来。米蕾亚几人看到华焚沧老的样子,而他的师弟仁狂却仍是一副年青的样子,心中微惊,他们也决定以后要努力修行了。

“好了,我们去找特姆特簸算帐!”悟毅看到大家认识的差不多了,于是冷声道。”嘿嘿……等下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个色小子!对了,悟毅,等下你先不要出来,待我拍两下巴掌后再出来,怎样?”怙玛拉斯眼巴巴的望着悟毅,大有不答应不罢休的样子。悟毅想了想,也觉得挺好玩的,于是点了点头。”走喽,看我怙玛拉斯等下怎么英勇的教训那个色小子!”而众人都是一脸的鄙视,以前他怎么不说这话啊…… @!~%77%77%77%2E%64%7500%2E%6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