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29章 再遇雪灵

第29章 再遇雪灵

特姆特簸感觉今天真是倒霉极了,好不容易费尽心机的让仁狂那家伙屈服在自己面前,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莫名的黄种男子,而且实力高强,害的自己只能狼狈的逃离。对于那男子自称是学院学员他才不信呢,那家伙至少达到始动期了,这可不是一般学员该有的实力。说实话,在傲尔佛学院中,除了仁狂外,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特姆特簸摇了摇头,把早上的不快甩出脑后,他发现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中午那绝美的女孩应该在宿舍吧?嘿嘿,特姆特簸**笑一声,说实话,活了几十年,还真未见过如此绝色呢!他发誓一定要把她搞到手,不过想着跟她同住一起的几人,他又是一阵头痛,那几个家伙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任自己怎么狠的打,就是不肯让步,害得自己不能一亲香泽,不行!今次一定要让她屈服!想着,特姆特簸一舞拳,正想叫上几个弟兄时,一阵令他十分厌恶的声音传来,他记得这个声音的主人叫怙玛拉斯,是个很无耻的家伙呢。”特姆什么什么的,哎,名字真难记,就叫你色小子好了。色小子,还不快快出来迎接爷我?我怙玛拉斯今天可要替你母亲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该死的,还不出来吗?安拉啊!那家伙该不会变乌龟了吧?傲佛界真奇妙,好好的一个人居然可以……呃,色小子,你总算出来啦!”

特姆特簸厌烦的看着怙玛拉斯,那小子整个一狗仗人势的小人样,真是欠扁啊,可是他不知道他并没有可以依靠的主人吗?仁狂?哦,那家伙明显还没恢复呢,可不是自己的对手。”小子,你找死?”特姆特簸目露杀机,冷声道。”哦!曼蒂,你看,色小子在威胁我呢!你说我怕吗?”怙玛拉斯扭着屁股,怪声怪气道,看着曼蒂摇头的样子,怙玛拉斯得意的继续,“啊哈,我还真是怕呢,你只会欺负弱小吗?哦,不,不!仁狂刚才不就被你欺负到了?嘿,这么说你还是很勇敢的?真是……”“够了!想死?我成全你!”特姆特簸受不子的怒吼道,这小子太啰嗦了,他决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当下,特姆特簸舒展着身子,揉捏着拳头,走向怙玛拉斯。”慢着!你敢跟我打赌吗?”此时的怙玛拉斯很有些临危不乱的味道。

“哦?说说看?”特姆特簸停下,颇感兴趣的问道,他也不急,在美女面前,自然要表现出一定的风度嘛。”等下我拍两下手,我打赌你肯定会害怕!”怙玛拉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的确,他现在的表情,胆小一点的也许就被唬住了,可特姆特簸不算胆小,“赌注是什么?这样吧,你输了的话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当凳子坐,嗯?哈哈哈……”特姆特簸残忍的笑着,仿佛马上就能坐在怙玛拉斯的脑袋上似的。”可以!你输了的话就跪在我面前叫三声爷,然后再向这里的所有人道歉!”怙玛拉斯不甘示弱道。”哼哼……”特姆特簸挥手示意怙玛拉斯可以开始了。怙玛拉斯“嘿嘿”冷笑着,缓缓的抬起双手,“啪”的一声脆响,犹如在窒内般,响声居然有些空洞的味道,特姆特簸面色一变,神色已然有些紧张了。仿佛在摧残特姆特簸的精神般,怙玛拉斯以更慢的速度合上双手,“啪”的一声,特姆特簸神色剧变,居然捂着胸口倒退一步!口角也渗出了一丝鲜血!

怙玛拉斯得意的看着特姆特簸狼狈的样子,按他的想法,此时悟毅应该是已经站在自己的后面了,而特姆特簸也应该要表现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可令他失望的是,特姆特簸并没有害怕,反而全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眼中杀机尽现,“小子,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伤到我……不过,你……死定了!”特姆特簸森冷着说着,缓缓的逼近怙玛拉斯。怙玛拉斯一惊,回过头一看,众人都是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而悟毅则根本不在自己后面!”安拉啊……悟毅师兄?快出来救命啊!”怙玛拉斯大叫着,已经没有刚才“伟大”的样子了。”嘿,色小,呃……特什么的,我刚才开玩笑呢,不要生气嘛,来消消气,嗯?要不我给你倒杯茶?”怙玛拉斯变脸倒是很快,米蕾亚他们倒没觉得什么,可仁狂与华焚可就看得目瞪口呆了,他们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的——无耻?

特姆特簸冷笑着走到怙玛拉斯面前,狠狠的一拳捣向怙玛拉斯的脑袋,要是被砸实的话,恐怕怙玛拉斯的头就要与身体分开喽。”特姆特簸?有我在你还敢行凶?”一声冷哼传来,特姆特簸只觉得胸口如遭重击,痛苦的捂着胸口半蹲在地上,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漂亮的黄种男子,正是他早上遇到的那个。

怙玛拉斯抱着脑袋,许久,却没有预计中的重击,忍不住抬起脑袋,看到悟毅,激动的扑过去,“悟毅师兄,我可想死你了!你知道吗?我怙玛拉斯从没这么想你过!哦,来,让我吻几口”悟毅脸色抽搐的推开怙玛拉斯,他可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哦,悟毅,你来的真是及时啊,可为什么不早点来?”怙玛拉斯抱怨道。”呵呵,想让你多表现表现嘛!”悟毅有点阴险的笑道。怙玛拉斯则摇着头,走到曼蒂面前,“悟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了?他的笑好恐怖啊……”“好了……”曼蒂有点受不了的推开怙玛拉斯,那小子瞪眼珠子的表情真的很好笑,“看悟毅怎么教训那小子吧,可恶,居然敢打我英俊的脸蛋……”

“先不说之前的仁狂,你居然敢欺负我的师妹,米蕾亚,嗯?”悟毅半搂着米蕾亚,毫无保留的放出全身的气势,缓缓的走向特姆特簸,声音犹如来自幽冥地狱般,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特姆特簸艰难的支撑着身体,他害怕极了,从悟毅身上传来的气势来看,眼前自称是米蕾亚师兄的男子至少达到归融期了!这可是教员才有的实力啊!特姆特簸本就是阴险狡诈,贪生怕死之人,当下他费力的爬到悟毅面前,抓住悟毅的衣角,低着头,求饶道:“以主的名义发誓,我再也不敢了。前辈,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次吧!”悟毅依旧森冷的看着特姆特簸,这小子修行了这么多年,中国的文化到是学了不少,知道“大人不计小人过了”?”知道吗?我最受不了身边的人受欺负了……”悟毅看着米蕾亚,有些心痛,他没想到善良的米蕾亚居然会有人欺负。”是吗……那么你去死!”话间特姆特簸已然抬起头,嘴角冷笑着,眼中充满了杀机,而他手上多了一把匕首,早已凶狠的插在了悟毅的小腹上!”啊!”米蕾亚看的真切,当即尖叫起来,她紧紧的抱住悟毅,手上已聚起能量,罩向悟毅的小腹。所有人都心中一跳,打算上来和特姆特簸拼了。

而悟毅的脸上也充满了惊讶,不过很快转为残冷的笑意,在幻梦与怪兽多年来的搏斗中,他对危险早己有了超乎寻常的敏锐直觉,如果真被这下偷袭成功的话,那真是笑话了。”你……找……死!”悟毅右手闪电般抓向特姆特簸的脖子,缓慢的夹紧着。特姆特簸剧烈的挣扎着,眼睛已经翻起了白眼。米蕾亚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抓住悟毅的手臂,柔声道:“小毅,不要杀人!”感受到悟毅疑惑的目光,米蕾亚接着道:“会影响修行的。”悟毅闻言,冲米蕾亚灿烂的一笑,缓缓的放开特姆特簸。一松开,特姆特簸剧烈的喘气着。

“那……我把他封印了吧?这样他以后就不会欺负你了。”悟毅想了想,用寻问的眼神看向米蕾亚,米蕾亚脸再次一红,轻声道:“随……随你了。”悟毅笑了笑,手上己聚起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金色能量光球,光球叫“封禁之珠”,能够封印一个人的能量与念力,解封之人除非是本人,或者是比封印之人高出三个境界的高手才能办到。这样说吧,现在悟毅是归融期境界的高手,要解开他的封印则至少要是空濛期的超级高手了,在地球,还真是很少这样的人存在呢。当然“封禁之球”也有限制,那就是只能封印实力比自己低的对手。

特姆特簸闻言,惊恐的一边后退一边求饶着,他在学院得罪了很多人,如果实力被封的话他真的不敢想像了。而悟毅则冷哼一声,随手挥出“封禁之珠”,“封禁之珠”绕着特姆特簸转了几圈,从他的脑袋钻了进去,一瞬间,特姆特簸的眼神变的涣散,然后身躯软了下去。那是身体一时不能适应没有能量的存在,而出现的结果。

“我们走吧,他已经不能再害人了。”悟毅朝大家挥着手,搂着米蕾亚走了,而米蕾亚则满羞红的推开悟毅,娇羞无限道:“你抱够了没有!”“没有!呃……够了,够了,呵呵……”看着米蕾亚瞪着自己,悟毅知趣的摇摆着双手走开,其他几人看着都是一阵轻笑。

和米蕾亚几人告别后,悟毅带着仁狂与华焚两人离开学院,回家了。悟毅手上有梦送的一件法宝,名曰“意动随心”,能够随意在一个星球之间瞬移,是个挺不错的宝贝呢。期间悟毅找过轩辕天,主要是叫他这个叔叔照顾米蕾亚几人,有了轩辕天这个高手保护,悟毅自然是很放心了。

“老爸,老妈,我回来啦!”悟毅一回到家,就高声大喊起来,看到满桌的食物,悟毅突然发现自己午饭还没吃呢。悟毅也不客气,随手提起一把鸡腿就啃了起来,这次他没像以前那么快了,他觉得这样慢慢啃起来还是很有味道的。吃的正爽的悟毅看到仁狂与华焚两人一脸恭敬的站在自己后面,疑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吃点?你们午饭也没吃吧?”“谢谢师尊,我们站着就行!”说话的是华焚,他此时拱着双手,微躬着身躯,一副迂腐儒生的样子。”坐下啦。”悟毅摇着头,半拉半推的把华焚按到座位上,“你也是,仁狂!”仁狂闻言,也走过来坐下。

“小毅,怎么这么晚回来?这两个是……”金光一闪,梦突然出现在大厅,悟毅倒没觉得什么,仁狂与华焚却着实吓了一跳!瞬移!开玩笑,那可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才有的能力!刚才悟毅虽然也是用瞬间回来,可他们毕竟知道悟毅的实力,而且知道悟毅用的是法宝。而眼前的美女显然不是了。两人当即恭敬,拘谨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梦微笑的朝两人点了下头,示意两人坐下,此时两人如同幼儿园的小朋友般乖巧的坐下,连动都不敢动!”哈哈哈……小毅,你总算回来啦?我可是饿死了……”再次一阵金光,武狂也出现在悟毅面前。可怜仁狂与华焚两人又再次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武狂也示意两人坐下,然后疑惑的望着悟毅,他在奇怪悟毅怎么会带两个不认识的人回家。

悟毅想了想,把早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望着自己的父母,问道:“那个,有办法吗?”而仁狂与华焚也满脸紧张的看着梦与武狂。”这好办,只要吃一粒归元丹,然后我再以能量引导其融合即可!”武狂托着下巴,想了想,望着华焚,疑惑道:“小朋友?是你要强行突破开光期吧?你要考虑清楚,强行突破境界对以后的修行没有益处的。”“多谢前辈关心,我想清楚了!”华焚坚定的点着头,说道。他现在已经八十了,再不达到铸暹期那就来不及了。武狂显然也明白华焚的想法,点了点头,“跟我来吧!”说完,带着华焚走进右边的一个通道里。

梦看着两人走远,笑着对一脸担忧的仁狂说道:“没事的,你师弟肯定能安全突破开光期的,放心吧!”“谢……谢谢前辈!”仁狂真的是感动极了,他没想到像梦这种顶级高手居然会关心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小毅,你这么小,怎么也收徒啊?你可不能耽误了他们!”梦无奈的抚摸着悟毅的脑袋,柔声道。”妈妈,那你来教他们吧!”悟毅狡猾的说道。”呃……有你这样当师尊的吗?”梦好笑的摇着头道。”妈妈!”悟毅眨巴着眼睛看着梦撒娇着,梦一阵无奈,点头答应了。”好哦!妈妈最好了!”悟毅欢呼道。而仁狂则激动的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渡劫期的高手能教他?他可是做梦也不敢想的。

“对了,小毅,妈妈带个人给你看,你肯定会高兴的!”梦一脸神秘的说完,消失在原地,一会儿后,又出现在悟毅的面前,不过梦的手上已经牵着一位美丽可爱的女孩!

悟毅傻傻的看着女孩,心开始莫名的剧烈的跳动起来。女孩大概双九年华,有着一头显眼的浅红色及肩秀发,忽闪的大眼睛镶嵌在俏丽的脸蛋上,瑶鼻红唇,真的是迷死人了。女孩穿着一件灰色花格长裙,配上娇小的身材,真是惹人怜爱!悟毅只觉得女孩很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看着看着,女孩逐渐与心中的那道影重合!”你是……灵儿?”特姆特簸感觉今天真是倒霉极了,好不容易费尽心机的让仁狂那家伙屈服在自己面前,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莫名的黄种男子,而且实力高强,害的自己只能狼狈的逃离。对于那男子自称是学院学员他才不信呢,那家伙至少达到始动期了,这可不是一般学员该有的实力。说实话,在傲尔佛学院中,除了仁狂外,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特姆特簸摇了摇头,把早上的不快甩出脑后,他发现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中午那绝美的女孩应该在宿舍吧?嘿嘿,特姆特簸**笑一声,说实话,活了几十年,还真未见过如此绝色呢!他发誓一定要把她搞到手,不过想着跟她同住一起的几人,他又是一阵头痛,那几个家伙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任自己怎么狠的打,就是不肯让步,害得自己不能一亲香泽,不行!今次一定要让她屈服!想着,特姆特簸一舞拳,正想叫上几个弟兄时,一阵令他十分厌恶的声音传来,他记得这个声音的主人叫怙玛拉斯,是个很无耻的家伙呢。”特姆什么什么的,哎,名字真难记,就叫你色小子好了。色小子,还不快快出来迎接爷我?我怙玛拉斯今天可要替你母亲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该死的,还不出来吗?安拉啊!那家伙该不会变乌龟了吧?傲佛界真奇妙,好好的一个人居然可以……呃,色小子,你总算出来啦!”

特姆特簸厌烦的看着怙玛拉斯,那小子整个一狗仗人势的小人样,真是欠扁啊,可是他不知道他并没有可以依靠的主人吗?仁狂?哦,那家伙明显还没恢复呢,可不是自己的对手。”小子,你找死?”特姆特簸目露杀机,冷声道。”哦!曼蒂,你看,色小子在威胁我呢!你说我怕吗?”怙玛拉斯扭着屁股,怪声怪气道,看着曼蒂摇头的样子,怙玛拉斯得意的继续,“啊哈,我还真是怕呢,你只会欺负弱小吗?哦,不,不!仁狂刚才不就被你欺负到了?嘿,这么说你还是很勇敢的?真是……”“够了!想死?我成全你!”特姆特簸受不子的怒吼道,这小子太啰嗦了,他决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当下,特姆特簸舒展着身子,揉捏着拳头,走向怙玛拉斯。”慢着!你敢跟我打赌吗?”此时的怙玛拉斯很有些临危不乱的味道。

“哦?说说看?”特姆特簸停下,颇感兴趣的问道,他也不急,在美女面前,自然要表现出一定的风度嘛。”等下我拍两下手,我打赌你肯定会害怕!”怙玛拉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的确,他现在的表情,胆小一点的也许就被唬住了,可特姆特簸不算胆小,“赌注是什么?这样吧,你输了的话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当凳子坐,嗯?哈哈哈……”特姆特簸残忍的笑着,仿佛马上就能坐在怙玛拉斯的脑袋上似的。”可以!你输了的话就跪在我面前叫三声爷,然后再向这里的所有人道歉!”怙玛拉斯不甘示弱道。”哼哼……”特姆特簸挥手示意怙玛拉斯可以开始了。怙玛拉斯“嘿嘿”冷笑着,缓缓的抬起双手,“啪”的一声脆响,犹如在窒内般,响声居然有些空洞的味道,特姆特簸面色一变,神色已然有些紧张了。仿佛在摧残特姆特簸的精神般,怙玛拉斯以更慢的速度合上双手,“啪”的一声,特姆特簸神色剧变,居然捂着胸口倒退一步!口角也渗出了一丝鲜血!

怙玛拉斯得意的看着特姆特簸狼狈的样子,按他的想法,此时悟毅应该是已经站在自己的后面了,而特姆特簸也应该要表现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可令他失望的是,特姆特簸并没有害怕,反而全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眼中杀机尽现,“小子,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伤到我……不过,你……死定了!”特姆特簸森冷着说着,缓缓的逼近怙玛拉斯。怙玛拉斯一惊,回过头一看,众人都是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而悟毅则根本不在自己后面!”安拉啊……悟毅师兄?快出来救命啊!”怙玛拉斯大叫着,已经没有刚才“伟大”的样子了。”嘿,色小,呃……特什么的,我刚才开玩笑呢,不要生气嘛,来消消气,嗯?要不我给你倒杯茶?”怙玛拉斯变脸倒是很快,米蕾亚他们倒没觉得什么,可仁狂与华焚可就看得目瞪口呆了,他们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的——无耻?

特姆特簸冷笑着走到怙玛拉斯面前,狠狠的一拳捣向怙玛拉斯的脑袋,要是被砸实的话,恐怕怙玛拉斯的头就要与身体分开喽。”特姆特簸?有我在你还敢行凶?”一声冷哼传来,特姆特簸只觉得胸口如遭重击,痛苦的捂着胸口半蹲在地上,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漂亮的黄种男子,正是他早上遇到的那个。

怙玛拉斯抱着脑袋,许久,却没有预计中的重击,忍不住抬起脑袋,看到悟毅,激动的扑过去,“悟毅师兄,我可想死你了!你知道吗?我怙玛拉斯从没这么想你过!哦,来,让我吻几口”悟毅脸色抽搐的推开怙玛拉斯,他可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哦,悟毅,你来的真是及时啊,可为什么不早点来?”怙玛拉斯抱怨道。”呵呵,想让你多表现表现嘛!”悟毅有点阴险的笑道。怙玛拉斯则摇着头,走到曼蒂面前,“悟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了?他的笑好恐怖啊……”“好了……”曼蒂有点受不了的推开怙玛拉斯,那小子瞪眼珠子的表情真的很好笑,“看悟毅怎么教训那小子吧,可恶,居然敢打我英俊的脸蛋……”

“先不说之前的仁狂,你居然敢欺负我的师妹,米蕾亚,嗯?”悟毅半搂着米蕾亚,毫无保留的放出全身的气势,缓缓的走向特姆特簸,声音犹如来自幽冥地狱般,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特姆特簸艰难的支撑着身体,他害怕极了,从悟毅身上传来的气势来看,眼前自称是米蕾亚师兄的男子至少达到归融期了!这可是教员才有的实力啊!特姆特簸本就是阴险狡诈,贪生怕死之人,当下他费力的爬到悟毅面前,抓住悟毅的衣角,低着头,求饶道:“以主的名义发誓,我再也不敢了。前辈,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次吧!”悟毅依旧森冷的看着特姆特簸,这小子修行了这么多年,中国的文化到是学了不少,知道“大人不计小人过了”?”知道吗?我最受不了身边的人受欺负了……”悟毅看着米蕾亚,有些心痛,他没想到善良的米蕾亚居然会有人欺负。”是吗……那么你去死!”话间特姆特簸已然抬起头,嘴角冷笑着,眼中充满了杀机,而他手上多了一把匕首,早已凶狠的插在了悟毅的小腹上!”啊!”米蕾亚看的真切,当即尖叫起来,她紧紧的抱住悟毅,手上已聚起能量,罩向悟毅的小腹。所有人都心中一跳,打算上来和特姆特簸拼了。

而悟毅的脸上也充满了惊讶,不过很快转为残冷的笑意,在幻梦与怪兽多年来的搏斗中,他对危险早己有了超乎寻常的敏锐直觉,如果真被这下偷袭成功的话,那真是笑话了。”你……找……死!”悟毅右手闪电般抓向特姆特簸的脖子,缓慢的夹紧着。特姆特簸剧烈的挣扎着,眼睛已经翻起了白眼。米蕾亚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抓住悟毅的手臂,柔声道:“小毅,不要杀人!”感受到悟毅疑惑的目光,米蕾亚接着道:“会影响修行的。”悟毅闻言,冲米蕾亚灿烂的一笑,缓缓的放开特姆特簸。一松开,特姆特簸剧烈的喘气着。

“那……我把他封印了吧?这样他以后就不会欺负你了。”悟毅想了想,用寻问的眼神看向米蕾亚,米蕾亚脸再次一红,轻声道:“随……随你了。”悟毅笑了笑,手上己聚起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金色能量光球,光球叫“封禁之珠”,能够封印一个人的能量与念力,解封之人除非是本人,或者是比封印之人高出三个境界的高手才能办到。这样说吧,现在悟毅是归融期境界的高手,要解开他的封印则至少要是空濛期的超级高手了,在地球,还真是很少这样的人存在呢。当然“封禁之球”也有限制,那就是只能封印实力比自己低的对手。

特姆特簸闻言,惊恐的一边后退一边求饶着,他在学院得罪了很多人,如果实力被封的话他真的不敢想像了。而悟毅则冷哼一声,随手挥出“封禁之珠”,“封禁之珠”绕着特姆特簸转了几圈,从他的脑袋钻了进去,一瞬间,特姆特簸的眼神变的涣散,然后身躯软了下去。那是身体一时不能适应没有能量的存在,而出现的结果。

“我们走吧,他已经不能再害人了。”悟毅朝大家挥着手,搂着米蕾亚走了,而米蕾亚则满羞红的推开悟毅,娇羞无限道:“你抱够了没有!”“没有!呃……够了,够了,呵呵……”看着米蕾亚瞪着自己,悟毅知趣的摇摆着双手走开,其他几人看着都是一阵轻笑。

和米蕾亚几人告别后,悟毅带着仁狂与华焚两人离开学院,回家了。悟毅手上有梦送的一件法宝,名曰“意动随心”,能够随意在一个星球之间瞬移,是个挺不错的宝贝呢。期间悟毅找过轩辕天,主要是叫他这个叔叔照顾米蕾亚几人,有了轩辕天这个高手保护,悟毅自然是很放心了。

“老爸,老妈,我回来啦!”悟毅一回到家,就高声大喊起来,看到满桌的食物,悟毅突然发现自己午饭还没吃呢。悟毅也不客气,随手提起一把鸡腿就啃了起来,这次他没像以前那么快了,他觉得这样慢慢啃起来还是很有味道的。吃的正爽的悟毅看到仁狂与华焚两人一脸恭敬的站在自己后面,疑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吃点?你们午饭也没吃吧?”“谢谢师尊,我们站着就行!”说话的是华焚,他此时拱着双手,微躬着身躯,一副迂腐儒生的样子。”坐下啦。”悟毅摇着头,半拉半推的把华焚按到座位上,“你也是,仁狂!”仁狂闻言,也走过来坐下。

“小毅,怎么这么晚回来?这两个是……”金光一闪,梦突然出现在大厅,悟毅倒没觉得什么,仁狂与华焚却着实吓了一跳!瞬移!开玩笑,那可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才有的能力!刚才悟毅虽然也是用瞬间回来,可他们毕竟知道悟毅的实力,而且知道悟毅用的是法宝。而眼前的美女显然不是了。两人当即恭敬,拘谨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梦微笑的朝两人点了下头,示意两人坐下,此时两人如同幼儿园的小朋友般乖巧的坐下,连动都不敢动!”哈哈哈……小毅,你总算回来啦?我可是饿死了……”再次一阵金光,武狂也出现在悟毅面前。可怜仁狂与华焚两人又再次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武狂也示意两人坐下,然后疑惑的望着悟毅,他在奇怪悟毅怎么会带两个不认识的人回家。

悟毅想了想,把早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望着自己的父母,问道:“那个,有办法吗?”而仁狂与华焚也满脸紧张的看着梦与武狂。”这好办,只要吃一粒归元丹,然后我再以能量引导其融合即可!”武狂托着下巴,想了想,望着华焚,疑惑道:“小朋友?是你要强行突破开光期吧?你要考虑清楚,强行突破境界对以后的修行没有益处的。”“多谢前辈关心,我想清楚了!”华焚坚定的点着头,说道。他现在已经八十了,再不达到铸暹期那就来不及了。武狂显然也明白华焚的想法,点了点头,“跟我来吧!”说完,带着华焚走进右边的一个通道里。

梦看着两人走远,笑着对一脸担忧的仁狂说道:“没事的,你师弟肯定能安全突破开光期的,放心吧!”“谢……谢谢前辈!”仁狂真的是感动极了,他没想到像梦这种顶级高手居然会关心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小毅,你这么小,怎么也收徒啊?你可不能耽误了他们!”梦无奈的抚摸着悟毅的脑袋,柔声道。”妈妈,那你来教他们吧!”悟毅狡猾的说道。”呃……有你这样当师尊的吗?”梦好笑的摇着头道。”妈妈!”悟毅眨巴着眼睛看着梦撒娇着,梦一阵无奈,点头答应了。”好哦!妈妈最好了!”悟毅欢呼道。而仁狂则激动的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渡劫期的高手能教他?他可是做梦也不敢想的。

“对了,小毅,妈妈带个人给你看,你肯定会高兴的!”梦一脸神秘的说完,消失在原地,一会儿后,又出现在悟毅的面前,不过梦的手上已经牵着一位美丽可爱的女孩!

悟毅傻傻的看着女孩,心开始莫名的剧烈的跳动起来。女孩大概双九年华,有着一头显眼的浅红色及肩秀发,忽闪的大眼睛镶嵌在俏丽的脸蛋上,瑶鼻红唇,真的是迷死人了。女孩穿着一件灰色花格长裙,配上娇小的身材,真是惹人怜爱!悟毅只觉得女孩很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看着看着,女孩逐渐与心中的那道影重合!”你是……灵儿?”

特姆特簸感觉今天真是倒霉极了,好不容易费尽心机的让仁狂那家伙屈服在自己面前,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莫名的黄种男子,而且实力高强,害的自己只能狼狈的逃离。对于那男子自称是学院学员他才不信呢,那家伙至少达到始动期了,这可不是一般学员该有的实力。说实话,在傲尔佛学院中,除了仁狂外,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特姆特簸摇了摇头,把早上的不快甩出脑后,他发现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中午那绝美的女孩应该在宿舍吧?嘿嘿,特姆特簸**笑一声,说实话,活了几十年,还真未见过如此绝色呢!他发誓一定要把她搞到手,不过想着跟她同住一起的几人,他又是一阵头痛,那几个家伙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任自己怎么狠的打,就是不肯让步,害得自己不能一亲香泽,不行!今次一定要让她屈服!想着,特姆特簸一舞拳,正想叫上几个弟兄时,一阵令他十分厌恶的声音传来,他记得这个声音的主人叫怙玛拉斯,是个很无耻的家伙呢。”特姆什么什么的,哎,名字真难记,就叫你色小子好了。色小子,还不快快出来迎接爷我?我怙玛拉斯今天可要替你母亲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该死的,还不出来吗?安拉啊!那家伙该不会变乌龟了吧?傲佛界真奇妙,好好的一个人居然可以……呃,色小子,你总算出来啦!”

特姆特簸厌烦的看着怙玛拉斯,那小子整个一狗仗人势的小人样,真是欠扁啊,可是他不知道他并没有可以依靠的主人吗?仁狂?哦,那家伙明显还没恢复呢,可不是自己的对手。”小子,你找死?”特姆特簸目露杀机,冷声道。”哦!曼蒂,你看,色小子在威胁我呢!你说我怕吗?”怙玛拉斯扭着屁股,怪声怪气道,看着曼蒂摇头的样子,怙玛拉斯得意的继续,“啊哈,我还真是怕呢,你只会欺负弱小吗?哦,不,不!仁狂刚才不就被你欺负到了?嘿,这么说你还是很勇敢的?真是……”“够了!想死?我成全你!”特姆特簸受不子的怒吼道,这小子太啰嗦了,他决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当下,特姆特簸舒展着身子,揉捏着拳头,走向怙玛拉斯。”慢着!你敢跟我打赌吗?”此时的怙玛拉斯很有些临危不乱的味道。

“哦?说说看?”特姆特簸停下,颇感兴趣的问道,他也不急,在美女面前,自然要表现出一定的风度嘛。”等下我拍两下手,我打赌你肯定会害怕!”怙玛拉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的确,他现在的表情,胆小一点的也许就被唬住了,可特姆特簸不算胆小,“赌注是什么?这样吧,你输了的话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当凳子坐,嗯?哈哈哈……”特姆特簸残忍的笑着,仿佛马上就能坐在怙玛拉斯的脑袋上似的。”可以!你输了的话就跪在我面前叫三声爷,然后再向这里的所有人道歉!”怙玛拉斯不甘示弱道。”哼哼……”特姆特簸挥手示意怙玛拉斯可以开始了。怙玛拉斯“嘿嘿”冷笑着,缓缓的抬起双手,“啪”的一声脆响,犹如在窒内般,响声居然有些空洞的味道,特姆特簸面色一变,神色已然有些紧张了。仿佛在摧残特姆特簸的精神般,怙玛拉斯以更慢的速度合上双手,“啪”的一声,特姆特簸神色剧变,居然捂着胸口倒退一步!口角也渗出了一丝鲜血!

怙玛拉斯得意的看着特姆特簸狼狈的样子,按他的想法,此时悟毅应该是已经站在自己的后面了,而特姆特簸也应该要表现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可令他失望的是,特姆特簸并没有害怕,反而全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眼中杀机尽现,“小子,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伤到我……不过,你……死定了!”特姆特簸森冷着说着,缓缓的逼近怙玛拉斯。怙玛拉斯一惊,回过头一看,众人都是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而悟毅则根本不在自己后面!”安拉啊……悟毅师兄?快出来救命啊!”怙玛拉斯大叫着,已经没有刚才“伟大”的样子了。”嘿,色小,呃……特什么的,我刚才开玩笑呢,不要生气嘛,来消消气,嗯?要不我给你倒杯茶?”怙玛拉斯变脸倒是很快,米蕾亚他们倒没觉得什么,可仁狂与华焚可就看得目瞪口呆了,他们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的——无耻?

特姆特簸冷笑着走到怙玛拉斯面前,狠狠的一拳捣向怙玛拉斯的脑袋,要是被砸实的话,恐怕怙玛拉斯的头就要与身体分开喽。”特姆特簸?有我在你还敢行凶?”一声冷哼传来,特姆特簸只觉得胸口如遭重击,痛苦的捂着胸口半蹲在地上,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漂亮的黄种男子,正是他早上遇到的那个。

怙玛拉斯抱着脑袋,许久,却没有预计中的重击,忍不住抬起脑袋,看到悟毅,激动的扑过去,“悟毅师兄,我可想死你了!你知道吗?我怙玛拉斯从没这么想你过!哦,来,让我吻几口”悟毅脸色抽搐的推开怙玛拉斯,他可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哦,悟毅,你来的真是及时啊,可为什么不早点来?”怙玛拉斯抱怨道。”呵呵,想让你多表现表现嘛!”悟毅有点阴险的笑道。怙玛拉斯则摇着头,走到曼蒂面前,“悟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了?他的笑好恐怖啊……”“好了……”曼蒂有点受不了的推开怙玛拉斯,那小子瞪眼珠子的表情真的很好笑,“看悟毅怎么教训那小子吧,可恶,居然敢打我英俊的脸蛋……”

“先不说之前的仁狂,你居然敢欺负我的师妹,米蕾亚,嗯?”悟毅半搂着米蕾亚,毫无保留的放出全身的气势,缓缓的走向特姆特簸,声音犹如来自幽冥地狱般,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特姆特簸艰难的支撑着身体,他害怕极了,从悟毅身上传来的气势来看,眼前自称是米蕾亚师兄的男子至少达到归融期了!这可是教员才有的实力啊!特姆特簸本就是阴险狡诈,贪生怕死之人,当下他费力的爬到悟毅面前,抓住悟毅的衣角,低着头,求饶道:“以主的名义发誓,我再也不敢了。前辈,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次吧!”悟毅依旧森冷的看着特姆特簸,这小子修行了这么多年,中国的文化到是学了不少,知道“大人不计小人过了”?”知道吗?我最受不了身边的人受欺负了……”悟毅看着米蕾亚,有些心痛,他没想到善良的米蕾亚居然会有人欺负。”是吗……那么你去死!”话间特姆特簸已然抬起头,嘴角冷笑着,眼中充满了杀机,而他手上多了一把匕首,早已凶狠的插在了悟毅的小腹上!”啊!”米蕾亚看的真切,当即尖叫起来,她紧紧的抱住悟毅,手上已聚起能量,罩向悟毅的小腹。所有人都心中一跳,打算上来和特姆特簸拼了。

而悟毅的脸上也充满了惊讶,不过很快转为残冷的笑意,在幻梦与怪兽多年来的搏斗中,他对危险早己有了超乎寻常的敏锐直觉,如果真被这下偷袭成功的话,那真是笑话了。”你……找……死!”悟毅右手闪电般抓向特姆特簸的脖子,缓慢的夹紧着。特姆特簸剧烈的挣扎着,眼睛已经翻起了白眼。米蕾亚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抓住悟毅的手臂,柔声道:“小毅,不要杀人!”感受到悟毅疑惑的目光,米蕾亚接着道:“会影响修行的。”悟毅闻言,冲米蕾亚灿烂的一笑,缓缓的放开特姆特簸。一松开,特姆特簸剧烈的喘气着。

“那……我把他封印了吧?这样他以后就不会欺负你了。”悟毅想了想,用寻问的眼神看向米蕾亚,米蕾亚脸再次一红,轻声道:“随……随你了。”悟毅笑了笑,手上己聚起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金色能量光球,光球叫“封禁之珠”,能够封印一个人的能量与念力,解封之人除非是本人,或者是比封印之人高出三个境界的高手才能办到。这样说吧,现在悟毅是归融期境界的高手,要解开他的封印则至少要是空濛期的超级高手了,在地球,还真是很少这样的人存在呢。当然“封禁之球”也有限制,那就是只能封印实力比自己低的对手。

特姆特簸闻言,惊恐的一边后退一边求饶着,他在学院得罪了很多人,如果实力被封的话他真的不敢想像了。而悟毅则冷哼一声,随手挥出“封禁之珠”,“封禁之珠”绕着特姆特簸转了几圈,从他的脑袋钻了进去,一瞬间,特姆特簸的眼神变的涣散,然后身躯软了下去。那是身体一时不能适应没有能量的存在,而出现的结果。

“我们走吧,他已经不能再害人了。”悟毅朝大家挥着手,搂着米蕾亚走了,而米蕾亚则满羞红的推开悟毅,娇羞无限道:“你抱够了没有!”“没有!呃……够了,够了,呵呵……”看着米蕾亚瞪着自己,悟毅知趣的摇摆着双手走开,其他几人看着都是一阵轻笑。

和米蕾亚几人告别后,悟毅带着仁狂与华焚两人离开学院,回家了。悟毅手上有梦送的一件法宝,名曰“意动随心”,能够随意在一个星球之间瞬移,是个挺不错的宝贝呢。期间悟毅找过轩辕天,主要是叫他这个叔叔照顾米蕾亚几人,有了轩辕天这个高手保护,悟毅自然是很放心了。

“老爸,老妈,我回来啦!”悟毅一回到家,就高声大喊起来,看到满桌的食物,悟毅突然发现自己午饭还没吃呢。悟毅也不客气,随手提起一把鸡腿就啃了起来,这次他没像以前那么快了,他觉得这样慢慢啃起来还是很有味道的。吃的正爽的悟毅看到仁狂与华焚两人一脸恭敬的站在自己后面,疑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吃点?你们午饭也没吃吧?”“谢谢师尊,我们站着就行!”说话的是华焚,他此时拱着双手,微躬着身躯,一副迂腐儒生的样子。”坐下啦。”悟毅摇着头,半拉半推的把华焚按到座位上,“你也是,仁狂!”仁狂闻言,也走过来坐下。

“小毅,怎么这么晚回来?这两个是……”金光一闪,梦突然出现在大厅,悟毅倒没觉得什么,仁狂与华焚却着实吓了一跳!瞬移!开玩笑,那可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才有的能力!刚才悟毅虽然也是用瞬间回来,可他们毕竟知道悟毅的实力,而且知道悟毅用的是法宝。而眼前的美女显然不是了。两人当即恭敬,拘谨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梦微笑的朝两人点了下头,示意两人坐下,此时两人如同幼儿园的小朋友般乖巧的坐下,连动都不敢动!”哈哈哈……小毅,你总算回来啦?我可是饿死了……”再次一阵金光,武狂也出现在悟毅面前。可怜仁狂与华焚两人又再次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武狂也示意两人坐下,然后疑惑的望着悟毅,他在奇怪悟毅怎么会带两个不认识的人回家。

悟毅想了想,把早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望着自己的父母,问道:“那个,有办法吗?”而仁狂与华焚也满脸紧张的看着梦与武狂。”这好办,只要吃一粒归元丹,然后我再以能量引导其融合即可!”武狂托着下巴,想了想,望着华焚,疑惑道:“小朋友?是你要强行突破开光期吧?你要考虑清楚,强行突破境界对以后的修行没有益处的。”“多谢前辈关心,我想清楚了!”华焚坚定的点着头,说道。他现在已经八十了,再不达到铸暹期那就来不及了。武狂显然也明白华焚的想法,点了点头,“跟我来吧!”说完,带着华焚走进右边的一个通道里。

梦看着两人走远,笑着对一脸担忧的仁狂说道:“没事的,你师弟肯定能安全突破开光期的,放心吧!”“谢……谢谢前辈!”仁狂真的是感动极了,他没想到像梦这种顶级高手居然会关心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小毅,你这么小,怎么也收徒啊?你可不能耽误了他们!”梦无奈的抚摸着悟毅的脑袋,柔声道。”妈妈,那你来教他们吧!”悟毅狡猾的说道。”呃……有你这样当师尊的吗?”梦好笑的摇着头道。”妈妈!”悟毅眨巴着眼睛看着梦撒娇着,梦一阵无奈,点头答应了。”好哦!妈妈最好了!”悟毅欢呼道。而仁狂则激动的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渡劫期的高手能教他?他可是做梦也不敢想的。

“对了,小毅,妈妈带个人给你看,你肯定会高兴的!”梦一脸神秘的说完,消失在原地,一会儿后,又出现在悟毅的面前,不过梦的手上已经牵着一位美丽可爱的女孩!

悟毅傻傻的看着女孩,心开始莫名的剧烈的跳动起来。女孩大概双九年华,有着一头显眼的浅红色及肩秀发,忽闪的大眼睛镶嵌在俏丽的脸蛋上,瑶鼻红唇,真的是迷死人了。女孩穿着一件灰色花格长裙,配上娇小的身材,真是惹人怜爱!悟毅只觉得女孩很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看着看着,女孩逐渐与心中的那道影重合!”你是……灵儿?”特姆特簸感觉今天真是倒霉极了,好不容易费尽心机的让仁狂那家伙屈服在自己面前,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莫名的黄种男子,而且实力高强,害的自己只能狼狈的逃离。对于那男子自称是学院学员他才不信呢,那家伙至少达到始动期了,这可不是一般学员该有的实力。说实话,在傲尔佛学院中,除了仁狂外,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特姆特簸摇了摇头,把早上的不快甩出脑后,他发现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中午那绝美的女孩应该在宿舍吧?嘿嘿,特姆特簸**笑一声,说实话,活了几十年,还真未见过如此绝色呢!他发誓一定要把她搞到手,不过想着跟她同住一起的几人,他又是一阵头痛,那几个家伙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任自己怎么狠的打,就是不肯让步,害得自己不能一亲香泽,不行!今次一定要让她屈服!想着,特姆特簸一舞拳,正想叫上几个弟兄时,一阵令他十分厌恶的声音传来,他记得这个声音的主人叫怙玛拉斯,是个很无耻的家伙呢。”特姆什么什么的,哎,名字真难记,就叫你色小子好了。色小子,还不快快出来迎接爷我?我怙玛拉斯今天可要替你母亲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该死的,还不出来吗?安拉啊!那家伙该不会变乌龟了吧?傲佛界真奇妙,好好的一个人居然可以……呃,色小子,你总算出来啦!”

特姆特簸厌烦的看着怙玛拉斯,那小子整个一狗仗人势的小人样,真是欠扁啊,可是他不知道他并没有可以依靠的主人吗?仁狂?哦,那家伙明显还没恢复呢,可不是自己的对手。”小子,你找死?”特姆特簸目露杀机,冷声道。”哦!曼蒂,你看,色小子在威胁我呢!你说我怕吗?”怙玛拉斯扭着屁股,怪声怪气道,看着曼蒂摇头的样子,怙玛拉斯得意的继续,“啊哈,我还真是怕呢,你只会欺负弱小吗?哦,不,不!仁狂刚才不就被你欺负到了?嘿,这么说你还是很勇敢的?真是……”“够了!想死?我成全你!”特姆特簸受不子的怒吼道,这小子太啰嗦了,他决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当下,特姆特簸舒展着身子,揉捏着拳头,走向怙玛拉斯。”慢着!你敢跟我打赌吗?”此时的怙玛拉斯很有些临危不乱的味道。

“哦?说说看?”特姆特簸停下,颇感兴趣的问道,他也不急,在美女面前,自然要表现出一定的风度嘛。”等下我拍两下手,我打赌你肯定会害怕!”怙玛拉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的确,他现在的表情,胆小一点的也许就被唬住了,可特姆特簸不算胆小,“赌注是什么?这样吧,你输了的话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当凳子坐,嗯?哈哈哈……”特姆特簸残忍的笑着,仿佛马上就能坐在怙玛拉斯的脑袋上似的。”可以!你输了的话就跪在我面前叫三声爷,然后再向这里的所有人道歉!”怙玛拉斯不甘示弱道。”哼哼……”特姆特簸挥手示意怙玛拉斯可以开始了。怙玛拉斯“嘿嘿”冷笑着,缓缓的抬起双手,“啪”的一声脆响,犹如在窒内般,响声居然有些空洞的味道,特姆特簸面色一变,神色已然有些紧张了。仿佛在摧残特姆特簸的精神般,怙玛拉斯以更慢的速度合上双手,“啪”的一声,特姆特簸神色剧变,居然捂着胸口倒退一步!口角也渗出了一丝鲜血!

怙玛拉斯得意的看着特姆特簸狼狈的样子,按他的想法,此时悟毅应该是已经站在自己的后面了,而特姆特簸也应该要表现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可令他失望的是,特姆特簸并没有害怕,反而全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眼中杀机尽现,“小子,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伤到我……不过,你……死定了!”特姆特簸森冷着说着,缓缓的逼近怙玛拉斯。怙玛拉斯一惊,回过头一看,众人都是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而悟毅则根本不在自己后面!”安拉啊……悟毅师兄?快出来救命啊!”怙玛拉斯大叫着,已经没有刚才“伟大”的样子了。”嘿,色小,呃……特什么的,我刚才开玩笑呢,不要生气嘛,来消消气,嗯?要不我给你倒杯茶?”怙玛拉斯变脸倒是很快,米蕾亚他们倒没觉得什么,可仁狂与华焚可就看得目瞪口呆了,他们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的——无耻?

特姆特簸冷笑着走到怙玛拉斯面前,狠狠的一拳捣向怙玛拉斯的脑袋,要是被砸实的话,恐怕怙玛拉斯的头就要与身体分开喽。”特姆特簸?有我在你还敢行凶?”一声冷哼传来,特姆特簸只觉得胸口如遭重击,痛苦的捂着胸口半蹲在地上,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漂亮的黄种男子,正是他早上遇到的那个。

怙玛拉斯抱着脑袋,许久,却没有预计中的重击,忍不住抬起脑袋,看到悟毅,激动的扑过去,“悟毅师兄,我可想死你了!你知道吗?我怙玛拉斯从没这么想你过!哦,来,让我吻几口”悟毅脸色抽搐的推开怙玛拉斯,他可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哦,悟毅,你来的真是及时啊,可为什么不早点来?”怙玛拉斯抱怨道。”呵呵,想让你多表现表现嘛!”悟毅有点阴险的笑道。怙玛拉斯则摇着头,走到曼蒂面前,“悟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了?他的笑好恐怖啊……”“好了……”曼蒂有点受不了的推开怙玛拉斯,那小子瞪眼珠子的表情真的很好笑,“看悟毅怎么教训那小子吧,可恶,居然敢打我英俊的脸蛋……”

“先不说之前的仁狂,你居然敢欺负我的师妹,米蕾亚,嗯?”悟毅半搂着米蕾亚,毫无保留的放出全身的气势,缓缓的走向特姆特簸,声音犹如来自幽冥地狱般,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特姆特簸艰难的支撑着身体,他害怕极了,从悟毅身上传来的气势来看,眼前自称是米蕾亚师兄的男子至少达到归融期了!这可是教员才有的实力啊!特姆特簸本就是阴险狡诈,贪生怕死之人,当下他费力的爬到悟毅面前,抓住悟毅的衣角,低着头,求饶道:“以主的名义发誓,我再也不敢了。前辈,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次吧!”悟毅依旧森冷的看着特姆特簸,这小子修行了这么多年,中国的文化到是学了不少,知道“大人不计小人过了”?”知道吗?我最受不了身边的人受欺负了……”悟毅看着米蕾亚,有些心痛,他没想到善良的米蕾亚居然会有人欺负。”是吗……那么你去死!”话间特姆特簸已然抬起头,嘴角冷笑着,眼中充满了杀机,而他手上多了一把匕首,早已凶狠的插在了悟毅的小腹上!”啊!”米蕾亚看的真切,当即尖叫起来,她紧紧的抱住悟毅,手上已聚起能量,罩向悟毅的小腹。所有人都心中一跳,打算上来和特姆特簸拼了。

而悟毅的脸上也充满了惊讶,不过很快转为残冷的笑意,在幻梦与怪兽多年来的搏斗中,他对危险早己有了超乎寻常的敏锐直觉,如果真被这下偷袭成功的话,那真是笑话了。”你……找……死!”悟毅右手闪电般抓向特姆特簸的脖子,缓慢的夹紧着。特姆特簸剧烈的挣扎着,眼睛已经翻起了白眼。米蕾亚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抓住悟毅的手臂,柔声道:“小毅,不要杀人!”感受到悟毅疑惑的目光,米蕾亚接着道:“会影响修行的。”悟毅闻言,冲米蕾亚灿烂的一笑,缓缓的放开特姆特簸。一松开,特姆特簸剧烈的喘气着。

“那……我把他封印了吧?这样他以后就不会欺负你了。”悟毅想了想,用寻问的眼神看向米蕾亚,米蕾亚脸再次一红,轻声道:“随……随你了。”悟毅笑了笑,手上己聚起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金色能量光球,光球叫“封禁之珠”,能够封印一个人的能量与念力,解封之人除非是本人,或者是比封印之人高出三个境界的高手才能办到。这样说吧,现在悟毅是归融期境界的高手,要解开他的封印则至少要是空濛期的超级高手了,在地球,还真是很少这样的人存在呢。当然“封禁之球”也有限制,那就是只能封印实力比自己低的对手。

特姆特簸闻言,惊恐的一边后退一边求饶着,他在学院得罪了很多人,如果实力被封的话他真的不敢想像了。而悟毅则冷哼一声,随手挥出“封禁之珠”,“封禁之珠”绕着特姆特簸转了几圈,从他的脑袋钻了进去,一瞬间,特姆特簸的眼神变的涣散,然后身躯软了下去。那是身体一时不能适应没有能量的存在,而出现的结果。

“我们走吧,他已经不能再害人了。”悟毅朝大家挥着手,搂着米蕾亚走了,而米蕾亚则满羞红的推开悟毅,娇羞无限道:“你抱够了没有!”“没有!呃……够了,够了,呵呵……”看着米蕾亚瞪着自己,悟毅知趣的摇摆着双手走开,其他几人看着都是一阵轻笑。

和米蕾亚几人告别后,悟毅带着仁狂与华焚两人离开学院,回家了。悟毅手上有梦送的一件法宝,名曰“意动随心”,能够随意在一个星球之间瞬移,是个挺不错的宝贝呢。期间悟毅找过轩辕天,主要是叫他这个叔叔照顾米蕾亚几人,有了轩辕天这个高手保护,悟毅自然是很放心了。

“老爸,老妈,我回来啦!”悟毅一回到家,就高声大喊起来,看到满桌的食物,悟毅突然发现自己午饭还没吃呢。悟毅也不客气,随手提起一把鸡腿就啃了起来,这次他没像以前那么快了,他觉得这样慢慢啃起来还是很有味道的。吃的正爽的悟毅看到仁狂与华焚两人一脸恭敬的站在自己后面,疑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吃点?你们午饭也没吃吧?”“谢谢师尊,我们站着就行!”说话的是华焚,他此时拱着双手,微躬着身躯,一副迂腐儒生的样子。”坐下啦。”悟毅摇着头,半拉半推的把华焚按到座位上,“你也是,仁狂!”仁狂闻言,也走过来坐下。

“小毅,怎么这么晚回来?这两个是……”金光一闪,梦突然出现在大厅,悟毅倒没觉得什么,仁狂与华焚却着实吓了一跳!瞬移!开玩笑,那可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才有的能力!刚才悟毅虽然也是用瞬间回来,可他们毕竟知道悟毅的实力,而且知道悟毅用的是法宝。而眼前的美女显然不是了。两人当即恭敬,拘谨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梦微笑的朝两人点了下头,示意两人坐下,此时两人如同幼儿园的小朋友般乖巧的坐下,连动都不敢动!”哈哈哈……小毅,你总算回来啦?我可是饿死了……”再次一阵金光,武狂也出现在悟毅面前。可怜仁狂与华焚两人又再次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武狂也示意两人坐下,然后疑惑的望着悟毅,他在奇怪悟毅怎么会带两个不认识的人回家。

悟毅想了想,把早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望着自己的父母,问道:“那个,有办法吗?”而仁狂与华焚也满脸紧张的看着梦与武狂。”这好办,只要吃一粒归元丹,然后我再以能量引导其融合即可!”武狂托着下巴,想了想,望着华焚,疑惑道:“小朋友?是你要强行突破开光期吧?你要考虑清楚,强行突破境界对以后的修行没有益处的。”“多谢前辈关心,我想清楚了!”华焚坚定的点着头,说道。他现在已经八十了,再不达到铸暹期那就来不及了。武狂显然也明白华焚的想法,点了点头,“跟我来吧!”说完,带着华焚走进右边的一个通道里。

梦看着两人走远,笑着对一脸担忧的仁狂说道:“没事的,你师弟肯定能安全突破开光期的,放心吧!”“谢……谢谢前辈!”仁狂真的是感动极了,他没想到像梦这种顶级高手居然会关心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小毅,你这么小,怎么也收徒啊?你可不能耽误了他们!”梦无奈的抚摸着悟毅的脑袋,柔声道。”妈妈,那你来教他们吧!”悟毅狡猾的说道。”呃……有你这样当师尊的吗?”梦好笑的摇着头道。”妈妈!”悟毅眨巴着眼睛看着梦撒娇着,梦一阵无奈,点头答应了。”好哦!妈妈最好了!”悟毅欢呼道。而仁狂则激动的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渡劫期的高手能教他?他可是做梦也不敢想的。

“对了,小毅,妈妈带个人给你看,你肯定会高兴的!”梦一脸神秘的说完,消失在原地,一会儿后,又出现在悟毅的面前,不过梦的手上已经牵着一位美丽可爱的女孩!

悟毅傻傻的看着女孩,心开始莫名的剧烈的跳动起来。女孩大概双九年华,有着一头显眼的浅红色及肩秀发,忽闪的大眼睛镶嵌在俏丽的脸蛋上,瑶鼻红唇,真的是迷死人了。女孩穿着一件灰色花格长裙,配上娇小的身材,真是惹人怜爱!悟毅只觉得女孩很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看着看着,女孩逐渐与心中的那道影重合!”你是……灵儿?”

特姆特簸感觉今天真是倒霉极了,好不容易费尽心机的让仁狂那家伙屈服在自己面前,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莫名的黄种男子,而且实力高强,害的自己只能狼狈的逃离。对于那男子自称是学院学员他才不信呢,那家伙至少达到始动期了,这可不是一般学员该有的实力。说实话,在傲尔佛学院中,除了仁狂外,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特姆特簸摇了摇头,把早上的不快甩出脑后,他发现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中午那绝美的女孩应该在宿舍吧?嘿嘿,特姆特簸**笑一声,说实话,活了几十年,还真未见过如此绝色呢!他发誓一定要把她搞到手,不过想着跟她同住一起的几人,他又是一阵头痛,那几个家伙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任自己怎么狠的打,就是不肯让步,害得自己不能一亲香泽,不行!今次一定要让她屈服!想着,特姆特簸一舞拳,正想叫上几个弟兄时,一阵令他十分厌恶的声音传来,他记得这个声音的主人叫怙玛拉斯,是个很无耻的家伙呢。”特姆什么什么的,哎,名字真难记,就叫你色小子好了。色小子,还不快快出来迎接爷我?我怙玛拉斯今天可要替你母亲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该死的,还不出来吗?安拉啊!那家伙该不会变乌龟了吧?傲佛界真奇妙,好好的一个人居然可以……呃,色小子,你总算出来啦!”

特姆特簸厌烦的看着怙玛拉斯,那小子整个一狗仗人势的小人样,真是欠扁啊,可是他不知道他并没有可以依靠的主人吗?仁狂?哦,那家伙明显还没恢复呢,可不是自己的对手。”小子,你找死?”特姆特簸目露杀机,冷声道。”哦!曼蒂,你看,色小子在威胁我呢!你说我怕吗?”怙玛拉斯扭着屁股,怪声怪气道,看着曼蒂摇头的样子,怙玛拉斯得意的继续,“啊哈,我还真是怕呢,你只会欺负弱小吗?哦,不,不!仁狂刚才不就被你欺负到了?嘿,这么说你还是很勇敢的?真是……”“够了!想死?我成全你!”特姆特簸受不子的怒吼道,这小子太啰嗦了,他决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当下,特姆特簸舒展着身子,揉捏着拳头,走向怙玛拉斯。”慢着!你敢跟我打赌吗?”此时的怙玛拉斯很有些临危不乱的味道。

“哦?说说看?”特姆特簸停下,颇感兴趣的问道,他也不急,在美女面前,自然要表现出一定的风度嘛。”等下我拍两下手,我打赌你肯定会害怕!”怙玛拉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的确,他现在的表情,胆小一点的也许就被唬住了,可特姆特簸不算胆小,“赌注是什么?这样吧,你输了的话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当凳子坐,嗯?哈哈哈……”特姆特簸残忍的笑着,仿佛马上就能坐在怙玛拉斯的脑袋上似的。”可以!你输了的话就跪在我面前叫三声爷,然后再向这里的所有人道歉!”怙玛拉斯不甘示弱道。”哼哼……”特姆特簸挥手示意怙玛拉斯可以开始了。怙玛拉斯“嘿嘿”冷笑着,缓缓的抬起双手,“啪”的一声脆响,犹如在窒内般,响声居然有些空洞的味道,特姆特簸面色一变,神色已然有些紧张了。仿佛在摧残特姆特簸的精神般,怙玛拉斯以更慢的速度合上双手,“啪”的一声,特姆特簸神色剧变,居然捂着胸口倒退一步!口角也渗出了一丝鲜血!

怙玛拉斯得意的看着特姆特簸狼狈的样子,按他的想法,此时悟毅应该是已经站在自己的后面了,而特姆特簸也应该要表现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可令他失望的是,特姆特簸并没有害怕,反而全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眼中杀机尽现,“小子,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伤到我……不过,你……死定了!”特姆特簸森冷着说着,缓缓的逼近怙玛拉斯。怙玛拉斯一惊,回过头一看,众人都是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而悟毅则根本不在自己后面!”安拉啊……悟毅师兄?快出来救命啊!”怙玛拉斯大叫着,已经没有刚才“伟大”的样子了。”嘿,色小,呃……特什么的,我刚才开玩笑呢,不要生气嘛,来消消气,嗯?要不我给你倒杯茶?”怙玛拉斯变脸倒是很快,米蕾亚他们倒没觉得什么,可仁狂与华焚可就看得目瞪口呆了,他们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的——无耻?

特姆特簸冷笑着走到怙玛拉斯面前,狠狠的一拳捣向怙玛拉斯的脑袋,要是被砸实的话,恐怕怙玛拉斯的头就要与身体分开喽。”特姆特簸?有我在你还敢行凶?”一声冷哼传来,特姆特簸只觉得胸口如遭重击,痛苦的捂着胸口半蹲在地上,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漂亮的黄种男子,正是他早上遇到的那个。

怙玛拉斯抱着脑袋,许久,却没有预计中的重击,忍不住抬起脑袋,看到悟毅,激动的扑过去,“悟毅师兄,我可想死你了!你知道吗?我怙玛拉斯从没这么想你过!哦,来,让我吻几口”悟毅脸色抽搐的推开怙玛拉斯,他可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哦,悟毅,你来的真是及时啊,可为什么不早点来?”怙玛拉斯抱怨道。”呵呵,想让你多表现表现嘛!”悟毅有点阴险的笑道。怙玛拉斯则摇着头,走到曼蒂面前,“悟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了?他的笑好恐怖啊……”“好了……”曼蒂有点受不了的推开怙玛拉斯,那小子瞪眼珠子的表情真的很好笑,“看悟毅怎么教训那小子吧,可恶,居然敢打我英俊的脸蛋……”

“先不说之前的仁狂,你居然敢欺负我的师妹,米蕾亚,嗯?”悟毅半搂着米蕾亚,毫无保留的放出全身的气势,缓缓的走向特姆特簸,声音犹如来自幽冥地狱般,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特姆特簸艰难的支撑着身体,他害怕极了,从悟毅身上传来的气势来看,眼前自称是米蕾亚师兄的男子至少达到归融期了!这可是教员才有的实力啊!特姆特簸本就是阴险狡诈,贪生怕死之人,当下他费力的爬到悟毅面前,抓住悟毅的衣角,低着头,求饶道:“以主的名义发誓,我再也不敢了。前辈,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次吧!”悟毅依旧森冷的看着特姆特簸,这小子修行了这么多年,中国的文化到是学了不少,知道“大人不计小人过了”?”知道吗?我最受不了身边的人受欺负了……”悟毅看着米蕾亚,有些心痛,他没想到善良的米蕾亚居然会有人欺负。”是吗……那么你去死!”话间特姆特簸已然抬起头,嘴角冷笑着,眼中充满了杀机,而他手上多了一把匕首,早已凶狠的插在了悟毅的小腹上!”啊!”米蕾亚看的真切,当即尖叫起来,她紧紧的抱住悟毅,手上已聚起能量,罩向悟毅的小腹。所有人都心中一跳,打算上来和特姆特簸拼了。

而悟毅的脸上也充满了惊讶,不过很快转为残冷的笑意,在幻梦与怪兽多年来的搏斗中,他对危险早己有了超乎寻常的敏锐直觉,如果真被这下偷袭成功的话,那真是笑话了。”你……找……死!”悟毅右手闪电般抓向特姆特簸的脖子,缓慢的夹紧着。特姆特簸剧烈的挣扎着,眼睛已经翻起了白眼。米蕾亚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抓住悟毅的手臂,柔声道:“小毅,不要杀人!”感受到悟毅疑惑的目光,米蕾亚接着道:“会影响修行的。”悟毅闻言,冲米蕾亚灿烂的一笑,缓缓的放开特姆特簸。一松开,特姆特簸剧烈的喘气着。

“那……我把他封印了吧?这样他以后就不会欺负你了。”悟毅想了想,用寻问的眼神看向米蕾亚,米蕾亚脸再次一红,轻声道:“随……随你了。”悟毅笑了笑,手上己聚起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金色能量光球,光球叫“封禁之珠”,能够封印一个人的能量与念力,解封之人除非是本人,或者是比封印之人高出三个境界的高手才能办到。这样说吧,现在悟毅是归融期境界的高手,要解开他的封印则至少要是空濛期的超级高手了,在地球,还真是很少这样的人存在呢。当然“封禁之球”也有限制,那就是只能封印实力比自己低的对手。

特姆特簸闻言,惊恐的一边后退一边求饶着,他在学院得罪了很多人,如果实力被封的话他真的不敢想像了。而悟毅则冷哼一声,随手挥出“封禁之珠”,“封禁之珠”绕着特姆特簸转了几圈,从他的脑袋钻了进去,一瞬间,特姆特簸的眼神变的涣散,然后身躯软了下去。那是身体一时不能适应没有能量的存在,而出现的结果。

“我们走吧,他已经不能再害人了。”悟毅朝大家挥着手,搂着米蕾亚走了,而米蕾亚则满羞红的推开悟毅,娇羞无限道:“你抱够了没有!”“没有!呃……够了,够了,呵呵……”看着米蕾亚瞪着自己,悟毅知趣的摇摆着双手走开,其他几人看着都是一阵轻笑。

和米蕾亚几人告别后,悟毅带着仁狂与华焚两人离开学院,回家了。悟毅手上有梦送的一件法宝,名曰“意动随心”,能够随意在一个星球之间瞬移,是个挺不错的宝贝呢。期间悟毅找过轩辕天,主要是叫他这个叔叔照顾米蕾亚几人,有了轩辕天这个高手保护,悟毅自然是很放心了。

“老爸,老妈,我回来啦!”悟毅一回到家,就高声大喊起来,看到满桌的食物,悟毅突然发现自己午饭还没吃呢。悟毅也不客气,随手提起一把鸡腿就啃了起来,这次他没像以前那么快了,他觉得这样慢慢啃起来还是很有味道的。吃的正爽的悟毅看到仁狂与华焚两人一脸恭敬的站在自己后面,疑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吃点?你们午饭也没吃吧?”“谢谢师尊,我们站着就行!”说话的是华焚,他此时拱着双手,微躬着身躯,一副迂腐儒生的样子。”坐下啦。”悟毅摇着头,半拉半推的把华焚按到座位上,“你也是,仁狂!”仁狂闻言,也走过来坐下。

“小毅,怎么这么晚回来?这两个是……”金光一闪,梦突然出现在大厅,悟毅倒没觉得什么,仁狂与华焚却着实吓了一跳!瞬移!开玩笑,那可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才有的能力!刚才悟毅虽然也是用瞬间回来,可他们毕竟知道悟毅的实力,而且知道悟毅用的是法宝。而眼前的美女显然不是了。两人当即恭敬,拘谨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梦微笑的朝两人点了下头,示意两人坐下,此时两人如同幼儿园的小朋友般乖巧的坐下,连动都不敢动!”哈哈哈……小毅,你总算回来啦?我可是饿死了……”再次一阵金光,武狂也出现在悟毅面前。可怜仁狂与华焚两人又再次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武狂也示意两人坐下,然后疑惑的望着悟毅,他在奇怪悟毅怎么会带两个不认识的人回家。

悟毅想了想,把早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望着自己的父母,问道:“那个,有办法吗?”而仁狂与华焚也满脸紧张的看着梦与武狂。”这好办,只要吃一粒归元丹,然后我再以能量引导其融合即可!”武狂托着下巴,想了想,望着华焚,疑惑道:“小朋友?是你要强行突破开光期吧?你要考虑清楚,强行突破境界对以后的修行没有益处的。”“多谢前辈关心,我想清楚了!”华焚坚定的点着头,说道。他现在已经八十了,再不达到铸暹期那就来不及了。武狂显然也明白华焚的想法,点了点头,“跟我来吧!”说完,带着华焚走进右边的一个通道里。

梦看着两人走远,笑着对一脸担忧的仁狂说道:“没事的,你师弟肯定能安全突破开光期的,放心吧!”“谢……谢谢前辈!”仁狂真的是感动极了,他没想到像梦这种顶级高手居然会关心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小毅,你这么小,怎么也收徒啊?你可不能耽误了他们!”梦无奈的抚摸着悟毅的脑袋,柔声道。”妈妈,那你来教他们吧!”悟毅狡猾的说道。”呃……有你这样当师尊的吗?”梦好笑的摇着头道。”妈妈!”悟毅眨巴着眼睛看着梦撒娇着,梦一阵无奈,点头答应了。”好哦!妈妈最好了!”悟毅欢呼道。而仁狂则激动的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渡劫期的高手能教他?他可是做梦也不敢想的。

“对了,小毅,妈妈带个人给你看,你肯定会高兴的!”梦一脸神秘的说完,消失在原地,一会儿后,又出现在悟毅的面前,不过梦的手上已经牵着一位美丽可爱的女孩!

悟毅傻傻的看着女孩,心开始莫名的剧烈的跳动起来。女孩大概双九年华,有着一头显眼的浅红色及肩秀发,忽闪的大眼睛镶嵌在俏丽的脸蛋上,瑶鼻红唇,真的是迷死人了。女孩穿着一件灰色花格长裙,配上娇小的身材,真是惹人怜爱!悟毅只觉得女孩很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看着看着,女孩逐渐与心中的那道影重合!”你是……灵儿?”特姆特簸感觉今天真是倒霉极了,好不容易费尽心机的让仁狂那家伙屈服在自己面前,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莫名的黄种男子,而且实力高强,害的自己只能狼狈的逃离。对于那男子自称是学院学员他才不信呢,那家伙至少达到始动期了,这可不是一般学员该有的实力。说实话,在傲尔佛学院中,除了仁狂外,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特姆特簸摇了摇头,把早上的不快甩出脑后,他发现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中午那绝美的女孩应该在宿舍吧?嘿嘿,特姆特簸**笑一声,说实话,活了几十年,还真未见过如此绝色呢!他发誓一定要把她搞到手,不过想着跟她同住一起的几人,他又是一阵头痛,那几个家伙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任自己怎么狠的打,就是不肯让步,害得自己不能一亲香泽,不行!今次一定要让她屈服!想着,特姆特簸一舞拳,正想叫上几个弟兄时,一阵令他十分厌恶的声音传来,他记得这个声音的主人叫怙玛拉斯,是个很无耻的家伙呢。”特姆什么什么的,哎,名字真难记,就叫你色小子好了。色小子,还不快快出来迎接爷我?我怙玛拉斯今天可要替你母亲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该死的,还不出来吗?安拉啊!那家伙该不会变乌龟了吧?傲佛界真奇妙,好好的一个人居然可以……呃,色小子,你总算出来啦!”

特姆特簸厌烦的看着怙玛拉斯,那小子整个一狗仗人势的小人样,真是欠扁啊,可是他不知道他并没有可以依靠的主人吗?仁狂?哦,那家伙明显还没恢复呢,可不是自己的对手。”小子,你找死?”特姆特簸目露杀机,冷声道。”哦!曼蒂,你看,色小子在威胁我呢!你说我怕吗?”怙玛拉斯扭着屁股,怪声怪气道,看着曼蒂摇头的样子,怙玛拉斯得意的继续,“啊哈,我还真是怕呢,你只会欺负弱小吗?哦,不,不!仁狂刚才不就被你欺负到了?嘿,这么说你还是很勇敢的?真是……”“够了!想死?我成全你!”特姆特簸受不子的怒吼道,这小子太啰嗦了,他决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当下,特姆特簸舒展着身子,揉捏着拳头,走向怙玛拉斯。”慢着!你敢跟我打赌吗?”此时的怙玛拉斯很有些临危不乱的味道。

“哦?说说看?”特姆特簸停下,颇感兴趣的问道,他也不急,在美女面前,自然要表现出一定的风度嘛。”等下我拍两下手,我打赌你肯定会害怕!”怙玛拉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的确,他现在的表情,胆小一点的也许就被唬住了,可特姆特簸不算胆小,“赌注是什么?这样吧,你输了的话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当凳子坐,嗯?哈哈哈……”特姆特簸残忍的笑着,仿佛马上就能坐在怙玛拉斯的脑袋上似的。”可以!你输了的话就跪在我面前叫三声爷,然后再向这里的所有人道歉!”怙玛拉斯不甘示弱道。”哼哼……”特姆特簸挥手示意怙玛拉斯可以开始了。怙玛拉斯“嘿嘿”冷笑着,缓缓的抬起双手,“啪”的一声脆响,犹如在窒内般,响声居然有些空洞的味道,特姆特簸面色一变,神色已然有些紧张了。仿佛在摧残特姆特簸的精神般,怙玛拉斯以更慢的速度合上双手,“啪”的一声,特姆特簸神色剧变,居然捂着胸口倒退一步!口角也渗出了一丝鲜血!

怙玛拉斯得意的看着特姆特簸狼狈的样子,按他的想法,此时悟毅应该是已经站在自己的后面了,而特姆特簸也应该要表现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可令他失望的是,特姆特簸并没有害怕,反而全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眼中杀机尽现,“小子,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伤到我……不过,你……死定了!”特姆特簸森冷着说着,缓缓的逼近怙玛拉斯。怙玛拉斯一惊,回过头一看,众人都是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而悟毅则根本不在自己后面!”安拉啊……悟毅师兄?快出来救命啊!”怙玛拉斯大叫着,已经没有刚才“伟大”的样子了。”嘿,色小,呃……特什么的,我刚才开玩笑呢,不要生气嘛,来消消气,嗯?要不我给你倒杯茶?”怙玛拉斯变脸倒是很快,米蕾亚他们倒没觉得什么,可仁狂与华焚可就看得目瞪口呆了,他们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的——无耻?

特姆特簸冷笑着走到怙玛拉斯面前,狠狠的一拳捣向怙玛拉斯的脑袋,要是被砸实的话,恐怕怙玛拉斯的头就要与身体分开喽。”特姆特簸?有我在你还敢行凶?”一声冷哼传来,特姆特簸只觉得胸口如遭重击,痛苦的捂着胸口半蹲在地上,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漂亮的黄种男子,正是他早上遇到的那个。

怙玛拉斯抱着脑袋,许久,却没有预计中的重击,忍不住抬起脑袋,看到悟毅,激动的扑过去,“悟毅师兄,我可想死你了!你知道吗?我怙玛拉斯从没这么想你过!哦,来,让我吻几口”悟毅脸色抽搐的推开怙玛拉斯,他可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哦,悟毅,你来的真是及时啊,可为什么不早点来?”怙玛拉斯抱怨道。”呵呵,想让你多表现表现嘛!”悟毅有点阴险的笑道。怙玛拉斯则摇着头,走到曼蒂面前,“悟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了?他的笑好恐怖啊……”“好了……”曼蒂有点受不了的推开怙玛拉斯,那小子瞪眼珠子的表情真的很好笑,“看悟毅怎么教训那小子吧,可恶,居然敢打我英俊的脸蛋……”

“先不说之前的仁狂,你居然敢欺负我的师妹,米蕾亚,嗯?”悟毅半搂着米蕾亚,毫无保留的放出全身的气势,缓缓的走向特姆特簸,声音犹如来自幽冥地狱般,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特姆特簸艰难的支撑着身体,他害怕极了,从悟毅身上传来的气势来看,眼前自称是米蕾亚师兄的男子至少达到归融期了!这可是教员才有的实力啊!特姆特簸本就是阴险狡诈,贪生怕死之人,当下他费力的爬到悟毅面前,抓住悟毅的衣角,低着头,求饶道:“以主的名义发誓,我再也不敢了。前辈,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次吧!”悟毅依旧森冷的看着特姆特簸,这小子修行了这么多年,中国的文化到是学了不少,知道“大人不计小人过了”?”知道吗?我最受不了身边的人受欺负了……”悟毅看着米蕾亚,有些心痛,他没想到善良的米蕾亚居然会有人欺负。”是吗……那么你去死!”话间特姆特簸已然抬起头,嘴角冷笑着,眼中充满了杀机,而他手上多了一把匕首,早已凶狠的插在了悟毅的小腹上!”啊!”米蕾亚看的真切,当即尖叫起来,她紧紧的抱住悟毅,手上已聚起能量,罩向悟毅的小腹。所有人都心中一跳,打算上来和特姆特簸拼了。

而悟毅的脸上也充满了惊讶,不过很快转为残冷的笑意,在幻梦与怪兽多年来的搏斗中,他对危险早己有了超乎寻常的敏锐直觉,如果真被这下偷袭成功的话,那真是笑话了。”你……找……死!”悟毅右手闪电般抓向特姆特簸的脖子,缓慢的夹紧着。特姆特簸剧烈的挣扎着,眼睛已经翻起了白眼。米蕾亚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抓住悟毅的手臂,柔声道:“小毅,不要杀人!”感受到悟毅疑惑的目光,米蕾亚接着道:“会影响修行的。”悟毅闻言,冲米蕾亚灿烂的一笑,缓缓的放开特姆特簸。一松开,特姆特簸剧烈的喘气着。

“那……我把他封印了吧?这样他以后就不会欺负你了。”悟毅想了想,用寻问的眼神看向米蕾亚,米蕾亚脸再次一红,轻声道:“随……随你了。”悟毅笑了笑,手上己聚起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金色能量光球,光球叫“封禁之珠”,能够封印一个人的能量与念力,解封之人除非是本人,或者是比封印之人高出三个境界的高手才能办到。这样说吧,现在悟毅是归融期境界的高手,要解开他的封印则至少要是空濛期的超级高手了,在地球,还真是很少这样的人存在呢。当然“封禁之球”也有限制,那就是只能封印实力比自己低的对手。

特姆特簸闻言,惊恐的一边后退一边求饶着,他在学院得罪了很多人,如果实力被封的话他真的不敢想像了。而悟毅则冷哼一声,随手挥出“封禁之珠”,“封禁之珠”绕着特姆特簸转了几圈,从他的脑袋钻了进去,一瞬间,特姆特簸的眼神变的涣散,然后身躯软了下去。那是身体一时不能适应没有能量的存在,而出现的结果。

“我们走吧,他已经不能再害人了。”悟毅朝大家挥着手,搂着米蕾亚走了,而米蕾亚则满羞红的推开悟毅,娇羞无限道:“你抱够了没有!”“没有!呃……够了,够了,呵呵……”看着米蕾亚瞪着自己,悟毅知趣的摇摆着双手走开,其他几人看着都是一阵轻笑。

和米蕾亚几人告别后,悟毅带着仁狂与华焚两人离开学院,回家了。悟毅手上有梦送的一件法宝,名曰“意动随心”,能够随意在一个星球之间瞬移,是个挺不错的宝贝呢。期间悟毅找过轩辕天,主要是叫他这个叔叔照顾米蕾亚几人,有了轩辕天这个高手保护,悟毅自然是很放心了。

“老爸,老妈,我回来啦!”悟毅一回到家,就高声大喊起来,看到满桌的食物,悟毅突然发现自己午饭还没吃呢。悟毅也不客气,随手提起一把鸡腿就啃了起来,这次他没像以前那么快了,他觉得这样慢慢啃起来还是很有味道的。吃的正爽的悟毅看到仁狂与华焚两人一脸恭敬的站在自己后面,疑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吃点?你们午饭也没吃吧?”“谢谢师尊,我们站着就行!”说话的是华焚,他此时拱着双手,微躬着身躯,一副迂腐儒生的样子。”坐下啦。”悟毅摇着头,半拉半推的把华焚按到座位上,“你也是,仁狂!”仁狂闻言,也走过来坐下。

“小毅,怎么这么晚回来?这两个是……”金光一闪,梦突然出现在大厅,悟毅倒没觉得什么,仁狂与华焚却着实吓了一跳!瞬移!开玩笑,那可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才有的能力!刚才悟毅虽然也是用瞬间回来,可他们毕竟知道悟毅的实力,而且知道悟毅用的是法宝。而眼前的美女显然不是了。两人当即恭敬,拘谨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梦微笑的朝两人点了下头,示意两人坐下,此时两人如同幼儿园的小朋友般乖巧的坐下,连动都不敢动!”哈哈哈……小毅,你总算回来啦?我可是饿死了……”再次一阵金光,武狂也出现在悟毅面前。可怜仁狂与华焚两人又再次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武狂也示意两人坐下,然后疑惑的望着悟毅,他在奇怪悟毅怎么会带两个不认识的人回家。

悟毅想了想,把早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望着自己的父母,问道:“那个,有办法吗?”而仁狂与华焚也满脸紧张的看着梦与武狂。”这好办,只要吃一粒归元丹,然后我再以能量引导其融合即可!”武狂托着下巴,想了想,望着华焚,疑惑道:“小朋友?是你要强行突破开光期吧?你要考虑清楚,强行突破境界对以后的修行没有益处的。”“多谢前辈关心,我想清楚了!”华焚坚定的点着头,说道。他现在已经八十了,再不达到铸暹期那就来不及了。武狂显然也明白华焚的想法,点了点头,“跟我来吧!”说完,带着华焚走进右边的一个通道里。

梦看着两人走远,笑着对一脸担忧的仁狂说道:“没事的,你师弟肯定能安全突破开光期的,放心吧!”“谢……谢谢前辈!”仁狂真的是感动极了,他没想到像梦这种顶级高手居然会关心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小毅,你这么小,怎么也收徒啊?你可不能耽误了他们!”梦无奈的抚摸着悟毅的脑袋,柔声道。”妈妈,那你来教他们吧!”悟毅狡猾的说道。”呃……有你这样当师尊的吗?”梦好笑的摇着头道。”妈妈!”悟毅眨巴着眼睛看着梦撒娇着,梦一阵无奈,点头答应了。”好哦!妈妈最好了!”悟毅欢呼道。而仁狂则激动的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渡劫期的高手能教他?他可是做梦也不敢想的。

“对了,小毅,妈妈带个人给你看,你肯定会高兴的!”梦一脸神秘的说完,消失在原地,一会儿后,又出现在悟毅的面前,不过梦的手上已经牵着一位美丽可爱的女孩!

悟毅傻傻的看着女孩,心开始莫名的剧烈的跳动起来。女孩大概双九年华,有着一头显眼的浅红色及肩秀发,忽闪的大眼睛镶嵌在俏丽的脸蛋上,瑶鼻红唇,真的是迷死人了。女孩穿着一件灰色花格长裙,配上娇小的身材,真是惹人怜爱!悟毅只觉得女孩很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看着看着,女孩逐渐与心中的那道影重合!”你是……灵儿?”

特姆特簸感觉今天真是倒霉极了,好不容易费尽心机的让仁狂那家伙屈服在自己面前,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莫名的黄种男子,而且实力高强,害的自己只能狼狈的逃离。对于那男子自称是学院学员他才不信呢,那家伙至少达到始动期了,这可不是一般学员该有的实力。说实话,在傲尔佛学院中,除了仁狂外,他可以说是最强的一个了。特姆特簸摇了摇头,把早上的不快甩出脑后,他发现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中午那绝美的女孩应该在宿舍吧?嘿嘿,特姆特簸**笑一声,说实话,活了几十年,还真未见过如此绝色呢!他发誓一定要把她搞到手,不过想着跟她同住一起的几人,他又是一阵头痛,那几个家伙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任自己怎么狠的打,就是不肯让步,害得自己不能一亲香泽,不行!今次一定要让她屈服!想着,特姆特簸一舞拳,正想叫上几个弟兄时,一阵令他十分厌恶的声音传来,他记得这个声音的主人叫怙玛拉斯,是个很无耻的家伙呢。”特姆什么什么的,哎,名字真难记,就叫你色小子好了。色小子,还不快快出来迎接爷我?我怙玛拉斯今天可要替你母亲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该死的,还不出来吗?安拉啊!那家伙该不会变乌龟了吧?傲佛界真奇妙,好好的一个人居然可以……呃,色小子,你总算出来啦!”

特姆特簸厌烦的看着怙玛拉斯,那小子整个一狗仗人势的小人样,真是欠扁啊,可是他不知道他并没有可以依靠的主人吗?仁狂?哦,那家伙明显还没恢复呢,可不是自己的对手。”小子,你找死?”特姆特簸目露杀机,冷声道。”哦!曼蒂,你看,色小子在威胁我呢!你说我怕吗?”怙玛拉斯扭着屁股,怪声怪气道,看着曼蒂摇头的样子,怙玛拉斯得意的继续,“啊哈,我还真是怕呢,你只会欺负弱小吗?哦,不,不!仁狂刚才不就被你欺负到了?嘿,这么说你还是很勇敢的?真是……”“够了!想死?我成全你!”特姆特簸受不子的怒吼道,这小子太啰嗦了,他决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当下,特姆特簸舒展着身子,揉捏着拳头,走向怙玛拉斯。”慢着!你敢跟我打赌吗?”此时的怙玛拉斯很有些临危不乱的味道。

“哦?说说看?”特姆特簸停下,颇感兴趣的问道,他也不急,在美女面前,自然要表现出一定的风度嘛。”等下我拍两下手,我打赌你肯定会害怕!”怙玛拉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的确,他现在的表情,胆小一点的也许就被唬住了,可特姆特簸不算胆小,“赌注是什么?这样吧,你输了的话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当凳子坐,嗯?哈哈哈……”特姆特簸残忍的笑着,仿佛马上就能坐在怙玛拉斯的脑袋上似的。”可以!你输了的话就跪在我面前叫三声爷,然后再向这里的所有人道歉!”怙玛拉斯不甘示弱道。”哼哼……”特姆特簸挥手示意怙玛拉斯可以开始了。怙玛拉斯“嘿嘿”冷笑着,缓缓的抬起双手,“啪”的一声脆响,犹如在窒内般,响声居然有些空洞的味道,特姆特簸面色一变,神色已然有些紧张了。仿佛在摧残特姆特簸的精神般,怙玛拉斯以更慢的速度合上双手,“啪”的一声,特姆特簸神色剧变,居然捂着胸口倒退一步!口角也渗出了一丝鲜血!

怙玛拉斯得意的看着特姆特簸狼狈的样子,按他的想法,此时悟毅应该是已经站在自己的后面了,而特姆特簸也应该要表现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可令他失望的是,特姆特簸并没有害怕,反而全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眼中杀机尽现,“小子,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伤到我……不过,你……死定了!”特姆特簸森冷着说着,缓缓的逼近怙玛拉斯。怙玛拉斯一惊,回过头一看,众人都是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而悟毅则根本不在自己后面!”安拉啊……悟毅师兄?快出来救命啊!”怙玛拉斯大叫着,已经没有刚才“伟大”的样子了。”嘿,色小,呃……特什么的,我刚才开玩笑呢,不要生气嘛,来消消气,嗯?要不我给你倒杯茶?”怙玛拉斯变脸倒是很快,米蕾亚他们倒没觉得什么,可仁狂与华焚可就看得目瞪口呆了,他们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这么的——无耻?

特姆特簸冷笑着走到怙玛拉斯面前,狠狠的一拳捣向怙玛拉斯的脑袋,要是被砸实的话,恐怕怙玛拉斯的头就要与身体分开喽。”特姆特簸?有我在你还敢行凶?”一声冷哼传来,特姆特簸只觉得胸口如遭重击,痛苦的捂着胸口半蹲在地上,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漂亮的黄种男子,正是他早上遇到的那个。

怙玛拉斯抱着脑袋,许久,却没有预计中的重击,忍不住抬起脑袋,看到悟毅,激动的扑过去,“悟毅师兄,我可想死你了!你知道吗?我怙玛拉斯从没这么想你过!哦,来,让我吻几口”悟毅脸色抽搐的推开怙玛拉斯,他可没想到怙玛拉斯会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哦,悟毅,你来的真是及时啊,可为什么不早点来?”怙玛拉斯抱怨道。”呵呵,想让你多表现表现嘛!”悟毅有点阴险的笑道。怙玛拉斯则摇着头,走到曼蒂面前,“悟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了?他的笑好恐怖啊……”“好了……”曼蒂有点受不了的推开怙玛拉斯,那小子瞪眼珠子的表情真的很好笑,“看悟毅怎么教训那小子吧,可恶,居然敢打我英俊的脸蛋……”

“先不说之前的仁狂,你居然敢欺负我的师妹,米蕾亚,嗯?”悟毅半搂着米蕾亚,毫无保留的放出全身的气势,缓缓的走向特姆特簸,声音犹如来自幽冥地狱般,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特姆特簸艰难的支撑着身体,他害怕极了,从悟毅身上传来的气势来看,眼前自称是米蕾亚师兄的男子至少达到归融期了!这可是教员才有的实力啊!特姆特簸本就是阴险狡诈,贪生怕死之人,当下他费力的爬到悟毅面前,抓住悟毅的衣角,低着头,求饶道:“以主的名义发誓,我再也不敢了。前辈,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次吧!”悟毅依旧森冷的看着特姆特簸,这小子修行了这么多年,中国的文化到是学了不少,知道“大人不计小人过了”?”知道吗?我最受不了身边的人受欺负了……”悟毅看着米蕾亚,有些心痛,他没想到善良的米蕾亚居然会有人欺负。”是吗……那么你去死!”话间特姆特簸已然抬起头,嘴角冷笑着,眼中充满了杀机,而他手上多了一把匕首,早已凶狠的插在了悟毅的小腹上!”啊!”米蕾亚看的真切,当即尖叫起来,她紧紧的抱住悟毅,手上已聚起能量,罩向悟毅的小腹。所有人都心中一跳,打算上来和特姆特簸拼了。

而悟毅的脸上也充满了惊讶,不过很快转为残冷的笑意,在幻梦与怪兽多年来的搏斗中,他对危险早己有了超乎寻常的敏锐直觉,如果真被这下偷袭成功的话,那真是笑话了。”你……找……死!”悟毅右手闪电般抓向特姆特簸的脖子,缓慢的夹紧着。特姆特簸剧烈的挣扎着,眼睛已经翻起了白眼。米蕾亚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抓住悟毅的手臂,柔声道:“小毅,不要杀人!”感受到悟毅疑惑的目光,米蕾亚接着道:“会影响修行的。”悟毅闻言,冲米蕾亚灿烂的一笑,缓缓的放开特姆特簸。一松开,特姆特簸剧烈的喘气着。

“那……我把他封印了吧?这样他以后就不会欺负你了。”悟毅想了想,用寻问的眼神看向米蕾亚,米蕾亚脸再次一红,轻声道:“随……随你了。”悟毅笑了笑,手上己聚起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金色能量光球,光球叫“封禁之珠”,能够封印一个人的能量与念力,解封之人除非是本人,或者是比封印之人高出三个境界的高手才能办到。这样说吧,现在悟毅是归融期境界的高手,要解开他的封印则至少要是空濛期的超级高手了,在地球,还真是很少这样的人存在呢。当然“封禁之球”也有限制,那就是只能封印实力比自己低的对手。

特姆特簸闻言,惊恐的一边后退一边求饶着,他在学院得罪了很多人,如果实力被封的话他真的不敢想像了。而悟毅则冷哼一声,随手挥出“封禁之珠”,“封禁之珠”绕着特姆特簸转了几圈,从他的脑袋钻了进去,一瞬间,特姆特簸的眼神变的涣散,然后身躯软了下去。那是身体一时不能适应没有能量的存在,而出现的结果。

“我们走吧,他已经不能再害人了。”悟毅朝大家挥着手,搂着米蕾亚走了,而米蕾亚则满羞红的推开悟毅,娇羞无限道:“你抱够了没有!”“没有!呃……够了,够了,呵呵……”看着米蕾亚瞪着自己,悟毅知趣的摇摆着双手走开,其他几人看着都是一阵轻笑。

和米蕾亚几人告别后,悟毅带着仁狂与华焚两人离开学院,回家了。悟毅手上有梦送的一件法宝,名曰“意动随心”,能够随意在一个星球之间瞬移,是个挺不错的宝贝呢。期间悟毅找过轩辕天,主要是叫他这个叔叔照顾米蕾亚几人,有了轩辕天这个高手保护,悟毅自然是很放心了。

“老爸,老妈,我回来啦!”悟毅一回到家,就高声大喊起来,看到满桌的食物,悟毅突然发现自己午饭还没吃呢。悟毅也不客气,随手提起一把鸡腿就啃了起来,这次他没像以前那么快了,他觉得这样慢慢啃起来还是很有味道的。吃的正爽的悟毅看到仁狂与华焚两人一脸恭敬的站在自己后面,疑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吃点?你们午饭也没吃吧?”“谢谢师尊,我们站着就行!”说话的是华焚,他此时拱着双手,微躬着身躯,一副迂腐儒生的样子。”坐下啦。”悟毅摇着头,半拉半推的把华焚按到座位上,“你也是,仁狂!”仁狂闻言,也走过来坐下。

“小毅,怎么这么晚回来?这两个是……”金光一闪,梦突然出现在大厅,悟毅倒没觉得什么,仁狂与华焚却着实吓了一跳!瞬移!开玩笑,那可是渡劫期的顶尖高手才有的能力!刚才悟毅虽然也是用瞬间回来,可他们毕竟知道悟毅的实力,而且知道悟毅用的是法宝。而眼前的美女显然不是了。两人当即恭敬,拘谨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梦微笑的朝两人点了下头,示意两人坐下,此时两人如同幼儿园的小朋友般乖巧的坐下,连动都不敢动!”哈哈哈……小毅,你总算回来啦?我可是饿死了……”再次一阵金光,武狂也出现在悟毅面前。可怜仁狂与华焚两人又再次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在下仁狂”,“在下华焚”,“拜见前辈!”“嗯。”武狂也示意两人坐下,然后疑惑的望着悟毅,他在奇怪悟毅怎么会带两个不认识的人回家。

悟毅想了想,把早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望着自己的父母,问道:“那个,有办法吗?”而仁狂与华焚也满脸紧张的看着梦与武狂。”这好办,只要吃一粒归元丹,然后我再以能量引导其融合即可!”武狂托着下巴,想了想,望着华焚,疑惑道:“小朋友?是你要强行突破开光期吧?你要考虑清楚,强行突破境界对以后的修行没有益处的。”“多谢前辈关心,我想清楚了!”华焚坚定的点着头,说道。他现在已经八十了,再不达到铸暹期那就来不及了。武狂显然也明白华焚的想法,点了点头,“跟我来吧!”说完,带着华焚走进右边的一个通道里。

梦看着两人走远,笑着对一脸担忧的仁狂说道:“没事的,你师弟肯定能安全突破开光期的,放心吧!”“谢……谢谢前辈!”仁狂真的是感动极了,他没想到像梦这种顶级高手居然会关心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小毅,你这么小,怎么也收徒啊?你可不能耽误了他们!”梦无奈的抚摸着悟毅的脑袋,柔声道。”妈妈,那你来教他们吧!”悟毅狡猾的说道。”呃……有你这样当师尊的吗?”梦好笑的摇着头道。”妈妈!”悟毅眨巴着眼睛看着梦撒娇着,梦一阵无奈,点头答应了。”好哦!妈妈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