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41章 炸不死的小强

第41章 炸不死的小强

可是仍然有许多同伴不明所以的倒了下去!郑华越看越急,忍不住大吼道:“我操!一群不敢见人的畜牲,有种出来啊?!”

无论郑华怎么的叫喊,忍者一个都没出来,倒是自己的同伴又倒了几个!郑华胡乱的朝自己周围砍着,大喊道:“大家尽量靠拢过来,一起对抗那些龟孙子!”

此时郑华俨然成为同伴的首领,大家听话的边朝四周挥舞着,边向郑华靠拢。这招还挺有效,有几个忍者已经被杀死,不过换来的却是己方同伴的性命!郑华满眼通红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泛起一股无力,自己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可是……望着同样一个个的倒下,郑华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狂狮佣兵团各成员何在?”正当郑华绝望时,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缓缓走来,望着血腥的战场,他皱了皱眉头,全身散发出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同时闪电般的伸手再缩手,一个还在跳动的心脏裹着血水出现在大汉的手里,大汉厌恶的一甩手,心脏“砰”的一声爆开!而这时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传来,大汉的身后一个头带面巾的忍者捂着胸口痛苦的跪在地上!

“是!”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声从别墅四面八方响起,郑华惊讶的望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十几名全副武装的黑衣大汉,只见他们步履沉重的走进战争,随意挥手间,一声声惨叫响起,那些让他们头痛的忍者一个个哭爹喊娘的跪在地上,两手使劲的捂着胸口!不过血水照样违背他们意愿的汩汩流出!他们的心脏都被残冷的挖出!

“好!”郑华禁不住喝彩道,不过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郑华俯下身子痛苦的呕吐起来!这场面的确有够血腥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啊。

那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正是道领,等他来到别墅时,就见到使用隐身术的忍者正残杀着林氏各成员,愤怒之下他也不在犹豫,手段凶狠的处死一个偷袭他的忍者!正当他走向别墅中间时,突然他身躯微震,似乎见到了什么。不过首领有着丰富的战场经验,他装做毫无所觉的继续向前走去,而这时,首领身后空间诡异的一阵波动,接着银芒一闪,一把利器如闪电般迅速朝首领后背戳去!

首领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微笑,手腕微动间,一把精致的手枪出现在手心,“砰砰砰砰……”连声响中,身后的忍者闷哼一声,现出原形。一瞬间,他全身各处要害均已中枪!这名忍者也算厉害了,受了如此重伤居然还能活着!首领迅速转过身,毫不拖泥带水的举起枪,对准忍者的额头就是一枪!”砰”的一声,忍者的眼神逐渐变得涣散,最后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伊木君!”随着一阵凄惨的叫声,空中伴随着奇异的波动,出现了四名忍者,并哭喊着冲向伊木!首领毫不动情的冷冷的看着几人,正想举起枪时,突然面色一紧,首领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会儿,猛的大吼道:“狂狮佣兵团成员听令,无差别攻击!”

首领话语已经有些急了,刚才那个叫伊木的是名上忍,实力比之前面杀的下忍要高了不知多少,就是他刚才如果不注意的话恐怕也要命丧于此!这次首领突然感觉到别墅里冲进了许多隐身的上忍,这已经不是寻常方法可以对付的了。因为上忍一旦隐身的话,可不是佣兵团成员可以轻易看破的。

林氏成员闻言,很有默契的撇开对手同时卧倒!而林氏的长老们则朝对方的长老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也跟着卧倒!对方都是一愣,望向正迅速退向墙角的大汉,突然一阵激凌,以平常难以达到的速度跟着卧倒!而众佣兵团成员则拿出随身携带的微冲,有条不紊的边迅速退到墙角,边对着空中扫射起来!

微冲经由初新改造,就算其连射时,每发子弹的威力比之一般的霰弹枪也是不煌多让了!这种微冲有个缺点,就是后座力太强,在连续的射击时,就是特种部队成员也是受不了。不过对于狂狮佣兵团的成员来说,这种程度的后座力还是不够看的呢。

在众佣后团成员的配合下,超强力的子弹充斥着整个别墅大厅的空间。那些所谓的上忍立刻“八嘎八嘎”的大骂着纷纷显露出身,当然,立刻的就有更多的子弹朝他们打招呼。上忍实力就算再强悍,也经不起子弹的打击,一个个上忍纷纷惨叫着倒地!

首领郁闷极了,他是将近处于大厅中间的位置,根本来不及退到墙角枪声就响了起来,首领不得不也跟着抱着脑袋趴在地上,叫骂连连!

那些上忍也算是挺有智慧的,在最初的慌乱后,他们也乖乖的趴在地上,至于地里,本来他们是能够利用土遁来躲藏在里面甚至杀敌,可是该死的为什么这里的地板会这么硬啊?几次土遁的上忍没有成功,反而暴露身份被射成马蜂窝了,他们也只能乖乖的趴在地上,枪里的子弹总有用完的时后,到时候就是他们****的时候了。

终于那嘈杂的枪声同时停息,众上忍哇哇大叫着也不管暴露身份朝佣兵团成员杀去!佣兵们阴笑着扔掉手上的微冲,又从屁股后面抽出了一把,大吼着扫射起来!上忍们又是一阵惨叫!”你们真没用啊……”正当上忍们惨叫连连时,大厅中间突然凭空出现了四个年龄在四十左右的日本男子,子弹一到他们身上居然诡异的停住,并缓缓的漂浮在空中!

众佣兵成员见状有不惊讶,他们很有默契的收起枪,迅速从窗户跳离别墅,而首领见状则一把揽住趴在地上的郑华,迅速朝门口跑去,同时他的手上多了一个略闪着白光的符玉。而这时,一个面目阴沉的日本男子冷冷的扫了首领一眼,随手一挥,一个闪着绿光的能量球闪电般朝首领飞去!”砰”的一声,随着一阵白光,绿色能量球消散无形,首领则随着强大的冲击力飞出门外,在关键时刻,首领捏碎了手中的符玉!”咦?”男子惊咦一声,望向另外三名同伴,他发现这三个家伙也面色古怪的望着他,男子眼中杀机一闪,道:“看来他认识傲佛界中人,我们留他不得!”其他三人赞同的点了点头。

首领出来时,众佣兵团成员以及各个林氏长老已经跟着跑了出来,林哮天及他的妻子温尔雅也在微笑的看着他。首领一阵郁闷,自己高高大大的魁梧身材肯定招那些矮小的日本人的嫉妒了,不然干什么只攻击他一人?

“林老大,对不住了!以后你再买一座别墅吧!”初新冷笑着按动了手上的摇控器,“噗噗噗……轰!”怪异的声响后,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传来,火光四溅中,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自别墅中部缓缓升起!

在火光的映照下,林哮天的脸上时明时暗,望着瞬间消失的别墅,他轻轻的叹了口气,那里面除了有他与家人的美好回忆外,还有……林氏家族未能逃出来的成员啊!可是为了能杀死那几个家伙,他也只能痛下决心了,不然死得将会有更多人!

爆炸持续了三四分钟,终于停了下来,良久,烟尘散尽后,四个全身焦黑的身影狼狈的站在别墅中央,他们居然……还没死去!

可是仍然有许多同伴不明所以的倒了下去!郑华越看越急,忍不住大吼道:“我操!一群不敢见人的畜牲,有种出来啊?!”

无论郑华怎么的叫喊,忍者一个都没出来,倒是自己的同伴又倒了几个!郑华胡乱的朝自己周围砍着,大喊道:“大家尽量靠拢过来,一起对抗那些龟孙子!”

此时郑华俨然成为同伴的首领,大家听话的边朝四周挥舞着,边向郑华靠拢。这招还挺有效,有几个忍者已经被杀死,不过换来的却是己方同伴的性命!郑华满眼通红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泛起一股无力,自己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可是……望着同样一个个的倒下,郑华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狂狮佣兵团各成员何在?”正当郑华绝望时,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缓缓走来,望着血腥的战场,他皱了皱眉头,全身散发出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同时闪电般的伸手再缩手,一个还在跳动的心脏裹着血水出现在大汉的手里,大汉厌恶的一甩手,心脏“砰”的一声爆开!而这时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传来,大汉的身后一个头带面巾的忍者捂着胸口痛苦的跪在地上!

“是!”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声从别墅四面八方响起,郑华惊讶的望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十几名全副武装的黑衣大汉,只见他们步履沉重的走进战争,随意挥手间,一声声惨叫响起,那些让他们头痛的忍者一个个哭爹喊娘的跪在地上,两手使劲的捂着胸口!不过血水照样违背他们意愿的汩汩流出!他们的心脏都被残冷的挖出!

“好!”郑华禁不住喝彩道,不过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郑华俯下身子痛苦的呕吐起来!这场面的确有够血腥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啊。

那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正是道领,等他来到别墅时,就见到使用隐身术的忍者正残杀着林氏各成员,愤怒之下他也不在犹豫,手段凶狠的处死一个偷袭他的忍者!正当他走向别墅中间时,突然他身躯微震,似乎见到了什么。不过首领有着丰富的战场经验,他装做毫无所觉的继续向前走去,而这时,首领身后空间诡异的一阵波动,接着银芒一闪,一把利器如闪电般迅速朝首领后背戳去!

首领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微笑,手腕微动间,一把精致的手枪出现在手心,“砰砰砰砰……”连声响中,身后的忍者闷哼一声,现出原形。一瞬间,他全身各处要害均已中枪!这名忍者也算厉害了,受了如此重伤居然还能活着!首领迅速转过身,毫不拖泥带水的举起枪,对准忍者的额头就是一枪!”砰”的一声,忍者的眼神逐渐变得涣散,最后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伊木君!”随着一阵凄惨的叫声,空中伴随着奇异的波动,出现了四名忍者,并哭喊着冲向伊木!首领毫不动情的冷冷的看着几人,正想举起枪时,突然面色一紧,首领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会儿,猛的大吼道:“狂狮佣兵团成员听令,无差别攻击!”

首领话语已经有些急了,刚才那个叫伊木的是名上忍,实力比之前面杀的下忍要高了不知多少,就是他刚才如果不注意的话恐怕也要命丧于此!这次首领突然感觉到别墅里冲进了许多隐身的上忍,这已经不是寻常方法可以对付的了。因为上忍一旦隐身的话,可不是佣兵团成员可以轻易看破的。

林氏成员闻言,很有默契的撇开对手同时卧倒!而林氏的长老们则朝对方的长老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也跟着卧倒!对方都是一愣,望向正迅速退向墙角的大汉,突然一阵激凌,以平常难以达到的速度跟着卧倒!而众佣兵团成员则拿出随身携带的微冲,有条不紊的边迅速退到墙角,边对着空中扫射起来!

微冲经由初新改造,就算其连射时,每发子弹的威力比之一般的霰弹枪也是不煌多让了!这种微冲有个缺点,就是后座力太强,在连续的射击时,就是特种部队成员也是受不了。不过对于狂狮佣兵团的成员来说,这种程度的后座力还是不够看的呢。

在众佣后团成员的配合下,超强力的子弹充斥着整个别墅大厅的空间。那些所谓的上忍立刻“八嘎八嘎”的大骂着纷纷显露出身,当然,立刻的就有更多的子弹朝他们打招呼。上忍实力就算再强悍,也经不起子弹的打击,一个个上忍纷纷惨叫着倒地!

首领郁闷极了,他是将近处于大厅中间的位置,根本来不及退到墙角枪声就响了起来,首领不得不也跟着抱着脑袋趴在地上,叫骂连连!

那些上忍也算是挺有智慧的,在最初的慌乱后,他们也乖乖的趴在地上,至于地里,本来他们是能够利用土遁来躲藏在里面甚至杀敌,可是该死的为什么这里的地板会这么硬啊?几次土遁的上忍没有成功,反而暴露身份被射成马蜂窝了,他们也只能乖乖的趴在地上,枪里的子弹总有用完的时后,到时候就是他们****的时候了。

终于那嘈杂的枪声同时停息,众上忍哇哇大叫着也不管暴露身份朝佣兵团成员杀去!佣兵们阴笑着扔掉手上的微冲,又从屁股后面抽出了一把,大吼着扫射起来!上忍们又是一阵惨叫!”你们真没用啊……”正当上忍们惨叫连连时,大厅中间突然凭空出现了四个年龄在四十左右的日本男子,子弹一到他们身上居然诡异的停住,并缓缓的漂浮在空中!

众佣兵成员见状有不惊讶,他们很有默契的收起枪,迅速从窗户跳离别墅,而首领见状则一把揽住趴在地上的郑华,迅速朝门口跑去,同时他的手上多了一个略闪着白光的符玉。而这时,一个面目阴沉的日本男子冷冷的扫了首领一眼,随手一挥,一个闪着绿光的能量球闪电般朝首领飞去!”砰”的一声,随着一阵白光,绿色能量球消散无形,首领则随着强大的冲击力飞出门外,在关键时刻,首领捏碎了手中的符玉!”咦?”男子惊咦一声,望向另外三名同伴,他发现这三个家伙也面色古怪的望着他,男子眼中杀机一闪,道:“看来他认识傲佛界中人,我们留他不得!”其他三人赞同的点了点头。

首领出来时,众佣兵团成员以及各个林氏长老已经跟着跑了出来,林哮天及他的妻子温尔雅也在微笑的看着他。首领一阵郁闷,自己高高大大的魁梧身材肯定招那些矮小的日本人的嫉妒了,不然干什么只攻击他一人?

“林老大,对不住了!以后你再买一座别墅吧!”初新冷笑着按动了手上的摇控器,“噗噗噗……轰!”怪异的声响后,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传来,火光四溅中,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自别墅中部缓缓升起!

在火光的映照下,林哮天的脸上时明时暗,望着瞬间消失的别墅,他轻轻的叹了口气,那里面除了有他与家人的美好回忆外,还有……林氏家族未能逃出来的成员啊!可是为了能杀死那几个家伙,他也只能痛下决心了,不然死得将会有更多人!

爆炸持续了三四分钟,终于停了下来,良久,烟尘散尽后,四个全身焦黑的身影狼狈的站在别墅中央,他们居然……还没死去!

可是仍然有许多同伴不明所以的倒了下去!郑华越看越急,忍不住大吼道:“我操!一群不敢见人的畜牲,有种出来啊?!”

无论郑华怎么的叫喊,忍者一个都没出来,倒是自己的同伴又倒了几个!郑华胡乱的朝自己周围砍着,大喊道:“大家尽量靠拢过来,一起对抗那些龟孙子!”

此时郑华俨然成为同伴的首领,大家听话的边朝四周挥舞着,边向郑华靠拢。这招还挺有效,有几个忍者已经被杀死,不过换来的却是己方同伴的性命!郑华满眼通红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泛起一股无力,自己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可是……望着同样一个个的倒下,郑华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狂狮佣兵团各成员何在?”正当郑华绝望时,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缓缓走来,望着血腥的战场,他皱了皱眉头,全身散发出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同时闪电般的伸手再缩手,一个还在跳动的心脏裹着血水出现在大汉的手里,大汉厌恶的一甩手,心脏“砰”的一声爆开!而这时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传来,大汉的身后一个头带面巾的忍者捂着胸口痛苦的跪在地上!

“是!”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声从别墅四面八方响起,郑华惊讶的望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十几名全副武装的黑衣大汉,只见他们步履沉重的走进战争,随意挥手间,一声声惨叫响起,那些让他们头痛的忍者一个个哭爹喊娘的跪在地上,两手使劲的捂着胸口!不过血水照样违背他们意愿的汩汩流出!他们的心脏都被残冷的挖出!

“好!”郑华禁不住喝彩道,不过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郑华俯下身子痛苦的呕吐起来!这场面的确有够血腥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啊。

那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正是道领,等他来到别墅时,就见到使用隐身术的忍者正残杀着林氏各成员,愤怒之下他也不在犹豫,手段凶狠的处死一个偷袭他的忍者!正当他走向别墅中间时,突然他身躯微震,似乎见到了什么。不过首领有着丰富的战场经验,他装做毫无所觉的继续向前走去,而这时,首领身后空间诡异的一阵波动,接着银芒一闪,一把利器如闪电般迅速朝首领后背戳去!

首领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微笑,手腕微动间,一把精致的手枪出现在手心,“砰砰砰砰……”连声响中,身后的忍者闷哼一声,现出原形。一瞬间,他全身各处要害均已中枪!这名忍者也算厉害了,受了如此重伤居然还能活着!首领迅速转过身,毫不拖泥带水的举起枪,对准忍者的额头就是一枪!”砰”的一声,忍者的眼神逐渐变得涣散,最后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伊木君!”随着一阵凄惨的叫声,空中伴随着奇异的波动,出现了四名忍者,并哭喊着冲向伊木!首领毫不动情的冷冷的看着几人,正想举起枪时,突然面色一紧,首领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会儿,猛的大吼道:“狂狮佣兵团成员听令,无差别攻击!”

首领话语已经有些急了,刚才那个叫伊木的是名上忍,实力比之前面杀的下忍要高了不知多少,就是他刚才如果不注意的话恐怕也要命丧于此!这次首领突然感觉到别墅里冲进了许多隐身的上忍,这已经不是寻常方法可以对付的了。因为上忍一旦隐身的话,可不是佣兵团成员可以轻易看破的。

林氏成员闻言,很有默契的撇开对手同时卧倒!而林氏的长老们则朝对方的长老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也跟着卧倒!对方都是一愣,望向正迅速退向墙角的大汉,突然一阵激凌,以平常难以达到的速度跟着卧倒!而众佣兵团成员则拿出随身携带的微冲,有条不紊的边迅速退到墙角,边对着空中扫射起来!

微冲经由初新改造,就算其连射时,每发子弹的威力比之一般的霰弹枪也是不煌多让了!这种微冲有个缺点,就是后座力太强,在连续的射击时,就是特种部队成员也是受不了。不过对于狂狮佣兵团的成员来说,这种程度的后座力还是不够看的呢。

在众佣后团成员的配合下,超强力的子弹充斥着整个别墅大厅的空间。那些所谓的上忍立刻“八嘎八嘎”的大骂着纷纷显露出身,当然,立刻的就有更多的子弹朝他们打招呼。上忍实力就算再强悍,也经不起子弹的打击,一个个上忍纷纷惨叫着倒地!

首领郁闷极了,他是将近处于大厅中间的位置,根本来不及退到墙角枪声就响了起来,首领不得不也跟着抱着脑袋趴在地上,叫骂连连!

那些上忍也算是挺有智慧的,在最初的慌乱后,他们也乖乖的趴在地上,至于地里,本来他们是能够利用土遁来躲藏在里面甚至杀敌,可是该死的为什么这里的地板会这么硬啊?几次土遁的上忍没有成功,反而暴露身份被射成马蜂窝了,他们也只能乖乖的趴在地上,枪里的子弹总有用完的时后,到时候就是他们****的时候了。

终于那嘈杂的枪声同时停息,众上忍哇哇大叫着也不管暴露身份朝佣兵团成员杀去!佣兵们阴笑着扔掉手上的微冲,又从屁股后面抽出了一把,大吼着扫射起来!上忍们又是一阵惨叫!”你们真没用啊……”正当上忍们惨叫连连时,大厅中间突然凭空出现了四个年龄在四十左右的日本男子,子弹一到他们身上居然诡异的停住,并缓缓的漂浮在空中!

众佣兵成员见状有不惊讶,他们很有默契的收起枪,迅速从窗户跳离别墅,而首领见状则一把揽住趴在地上的郑华,迅速朝门口跑去,同时他的手上多了一个略闪着白光的符玉。而这时,一个面目阴沉的日本男子冷冷的扫了首领一眼,随手一挥,一个闪着绿光的能量球闪电般朝首领飞去!”砰”的一声,随着一阵白光,绿色能量球消散无形,首领则随着强大的冲击力飞出门外,在关键时刻,首领捏碎了手中的符玉!”咦?”男子惊咦一声,望向另外三名同伴,他发现这三个家伙也面色古怪的望着他,男子眼中杀机一闪,道:“看来他认识傲佛界中人,我们留他不得!”其他三人赞同的点了点头。

首领出来时,众佣兵团成员以及各个林氏长老已经跟着跑了出来,林哮天及他的妻子温尔雅也在微笑的看着他。首领一阵郁闷,自己高高大大的魁梧身材肯定招那些矮小的日本人的嫉妒了,不然干什么只攻击他一人?

“林老大,对不住了!以后你再买一座别墅吧!”初新冷笑着按动了手上的摇控器,“噗噗噗……轰!”怪异的声响后,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传来,火光四溅中,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自别墅中部缓缓升起!

在火光的映照下,林哮天的脸上时明时暗,望着瞬间消失的别墅,他轻轻的叹了口气,那里面除了有他与家人的美好回忆外,还有……林氏家族未能逃出来的成员啊!可是为了能杀死那几个家伙,他也只能痛下决心了,不然死得将会有更多人!

爆炸持续了三四分钟,终于停了下来,良久,烟尘散尽后,四个全身焦黑的身影狼狈的站在别墅中央,他们居然……还没死去!

可是仍然有许多同伴不明所以的倒了下去!郑华越看越急,忍不住大吼道:“我操!一群不敢见人的畜牲,有种出来啊?!”

无论郑华怎么的叫喊,忍者一个都没出来,倒是自己的同伴又倒了几个!郑华胡乱的朝自己周围砍着,大喊道:“大家尽量靠拢过来,一起对抗那些龟孙子!”

此时郑华俨然成为同伴的首领,大家听话的边朝四周挥舞着,边向郑华靠拢。这招还挺有效,有几个忍者已经被杀死,不过换来的却是己方同伴的性命!郑华满眼通红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泛起一股无力,自己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可是……望着同样一个个的倒下,郑华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狂狮佣兵团各成员何在?”正当郑华绝望时,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缓缓走来,望着血腥的战场,他皱了皱眉头,全身散发出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同时闪电般的伸手再缩手,一个还在跳动的心脏裹着血水出现在大汉的手里,大汉厌恶的一甩手,心脏“砰”的一声爆开!而这时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传来,大汉的身后一个头带面巾的忍者捂着胸口痛苦的跪在地上!

“是!”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声从别墅四面八方响起,郑华惊讶的望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十几名全副武装的黑衣大汉,只见他们步履沉重的走进战争,随意挥手间,一声声惨叫响起,那些让他们头痛的忍者一个个哭爹喊娘的跪在地上,两手使劲的捂着胸口!不过血水照样违背他们意愿的汩汩流出!他们的心脏都被残冷的挖出!

“好!”郑华禁不住喝彩道,不过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郑华俯下身子痛苦的呕吐起来!这场面的确有够血腥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啊。

那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正是道领,等他来到别墅时,就见到使用隐身术的忍者正残杀着林氏各成员,愤怒之下他也不在犹豫,手段凶狠的处死一个偷袭他的忍者!正当他走向别墅中间时,突然他身躯微震,似乎见到了什么。不过首领有着丰富的战场经验,他装做毫无所觉的继续向前走去,而这时,首领身后空间诡异的一阵波动,接着银芒一闪,一把利器如闪电般迅速朝首领后背戳去!

首领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微笑,手腕微动间,一把精致的手枪出现在手心,“砰砰砰砰……”连声响中,身后的忍者闷哼一声,现出原形。一瞬间,他全身各处要害均已中枪!这名忍者也算厉害了,受了如此重伤居然还能活着!首领迅速转过身,毫不拖泥带水的举起枪,对准忍者的额头就是一枪!”砰”的一声,忍者的眼神逐渐变得涣散,最后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伊木君!”随着一阵凄惨的叫声,空中伴随着奇异的波动,出现了四名忍者,并哭喊着冲向伊木!首领毫不动情的冷冷的看着几人,正想举起枪时,突然面色一紧,首领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会儿,猛的大吼道:“狂狮佣兵团成员听令,无差别攻击!”

首领话语已经有些急了,刚才那个叫伊木的是名上忍,实力比之前面杀的下忍要高了不知多少,就是他刚才如果不注意的话恐怕也要命丧于此!这次首领突然感觉到别墅里冲进了许多隐身的上忍,这已经不是寻常方法可以对付的了。因为上忍一旦隐身的话,可不是佣兵团成员可以轻易看破的。

林氏成员闻言,很有默契的撇开对手同时卧倒!而林氏的长老们则朝对方的长老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也跟着卧倒!对方都是一愣,望向正迅速退向墙角的大汉,突然一阵激凌,以平常难以达到的速度跟着卧倒!而众佣兵团成员则拿出随身携带的微冲,有条不紊的边迅速退到墙角,边对着空中扫射起来!

微冲经由初新改造,就算其连射时,每发子弹的威力比之一般的霰弹枪也是不煌多让了!这种微冲有个缺点,就是后座力太强,在连续的射击时,就是特种部队成员也是受不了。不过对于狂狮佣兵团的成员来说,这种程度的后座力还是不够看的呢。

在众佣后团成员的配合下,超强力的子弹充斥着整个别墅大厅的空间。那些所谓的上忍立刻“八嘎八嘎”的大骂着纷纷显露出身,当然,立刻的就有更多的子弹朝他们打招呼。上忍实力就算再强悍,也经不起子弹的打击,一个个上忍纷纷惨叫着倒地!

首领郁闷极了,他是将近处于大厅中间的位置,根本来不及退到墙角枪声就响了起来,首领不得不也跟着抱着脑袋趴在地上,叫骂连连!

那些上忍也算是挺有智慧的,在最初的慌乱后,他们也乖乖的趴在地上,至于地里,本来他们是能够利用土遁来躲藏在里面甚至杀敌,可是该死的为什么这里的地板会这么硬啊?几次土遁的上忍没有成功,反而暴露身份被射成马蜂窝了,他们也只能乖乖的趴在地上,枪里的子弹总有用完的时后,到时候就是他们****的时候了。

终于那嘈杂的枪声同时停息,众上忍哇哇大叫着也不管暴露身份朝佣兵团成员杀去!佣兵们阴笑着扔掉手上的微冲,又从屁股后面抽出了一把,大吼着扫射起来!上忍们又是一阵惨叫!”你们真没用啊……”正当上忍们惨叫连连时,大厅中间突然凭空出现了四个年龄在四十左右的日本男子,子弹一到他们身上居然诡异的停住,并缓缓的漂浮在空中!

众佣兵成员见状有不惊讶,他们很有默契的收起枪,迅速从窗户跳离别墅,而首领见状则一把揽住趴在地上的郑华,迅速朝门口跑去,同时他的手上多了一个略闪着白光的符玉。而这时,一个面目阴沉的日本男子冷冷的扫了首领一眼,随手一挥,一个闪着绿光的能量球闪电般朝首领飞去!”砰”的一声,随着一阵白光,绿色能量球消散无形,首领则随着强大的冲击力飞出门外,在关键时刻,首领捏碎了手中的符玉!”咦?”男子惊咦一声,望向另外三名同伴,他发现这三个家伙也面色古怪的望着他,男子眼中杀机一闪,道:“看来他认识傲佛界中人,我们留他不得!”其他三人赞同的点了点头。

首领出来时,众佣兵团成员以及各个林氏长老已经跟着跑了出来,林哮天及他的妻子温尔雅也在微笑的看着他。首领一阵郁闷,自己高高大大的魁梧身材肯定招那些矮小的日本人的嫉妒了,不然干什么只攻击他一人?

“林老大,对不住了!以后你再买一座别墅吧!”初新冷笑着按动了手上的摇控器,“噗噗噗……轰!”怪异的声响后,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传来,火光四溅中,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自别墅中部缓缓升起!

在火光的映照下,林哮天的脸上时明时暗,望着瞬间消失的别墅,他轻轻的叹了口气,那里面除了有他与家人的美好回忆外,还有……林氏家族未能逃出来的成员啊!可是为了能杀死那几个家伙,他也只能痛下决心了,不然死得将会有更多人!

爆炸持续了三四分钟,终于停了下来,良久,烟尘散尽后,四个全身焦黑的身影狼狈的站在别墅中央,他们居然……还没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