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42章 初临死亡

第42章 初临死亡

“他们是……杀不死的小强吗?”陷阱瞪圆双眼,满脸的难以置信。别墅里的zha药包是由初新亲手制成,其单包的威力已经可以轻易炸毁整座别墅了,而且里面有不下十包zha药包,再由他陷阱精心布置,zha药包的威力已经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那可以是成几何倍数增长的啊!没想到这四个日本矮子居然没什么事情?虽然变得漆黑漆黑的,“我靠,早知道就多弄几包了……”最后陷阱不甘心的嘀咕道。

其他几人听得脸上都是一阵古怪,他们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单从刚才的爆炸声已经判断出那些zha药包的威力了,如果真让陷阱多设置几包的话,恐怕即使他们身处别墅之外,也要受波及吧?

“你想炸死我们吗?”迷雾没好气的白了陷阱一眼,续道,“那些家伙恐怕要用导弹来轰吧?林老大,你有导弹吗?”

林哮天闻言愕然,他又不是恐怖组织的首领,哪儿来的导弹?正想回话,迷雾继续自语着,“……或许用加强型的迫击炮更好,那些家伙不会傻到让导弹轰自己吧……”

井田觉得今天自己真是倒霉极了,本以为可以轻易的解决那些家伙,然后好好的享受享受世俗界的美女,没想到出师不利,自己一时大意居然着了那些小子的道,被炸得狼狈不堪不说,而且还损失了一件师尊好不容易弄来给自己防身的符玉!

井田真的气极了,他发誓一定要杀死那些家伙,不过在杀死他们之前,先好好的折磨折磨他们,想着,井田望向首领他们的目光充满了残忍!

初新看的一惊,怪叫道:“不好了!大家小心!”林哮天为首的林氏成员看着身躯都有些发抖的初新,不以为意,因为那几个家伙的确强的让人害怕,就是他们都有些胆寒呢,更何况是这个看上去有些萎靡的家伙呢?随缘等几个长老正想上前安慰安慰初新几句,可是那小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令内涵深厚的四大长老干干脆脆的跌倒在地!”那个满脸阴沉的家伙色咪咪的盯着我,他该不会想对我做什么吧?呜哇!不要啊……”

林哮天目瞪口呆的看着扭捏做态的初新,他突然产生一种想要爆扁初新的冲动!不过哮天做为林氏家族的族长,涵养自然不错,他深吸了几口气,也就平静下来。

“噗哧!”一阵娇笑传来,林哮天望着紧紧抱住自己,笑得娇喘不已的尔雅,无奈的扶起尔雅,道:“雅儿,怎么了?”

“嘻嘻,天……天哥!我……我很少看到你这副表情呢!嘻……”温尔雅努力的平息笑意,可还是有些忍不住。

林哮天无奈的望向首领,他想看看做为初新老大的首领有什么表情,可是令他失望的是首领的表情很平淡,好像见惯了似的,再看看其他佣兵团成员,也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大概感受到林哮天的目光,首领露齿一笑,缓缓走向初新,双手揉捏着,大吼道:“大家刚才看到什么了吗?”“没有!”所有佣兵团成员除了初新都同声大吼道。

初新讪讪的看着逐渐逼近的首领,楚楚可怜道:“老大,你……温柔点啊!”说完,撅起屁股,一副乖宝宝知错愿意挨打的模样。首领略皱着眉头狠狠的一脚喘向初新的屁股,初新惨叫一声,飞出老远,“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众佣兵团成员看的都是哈哈大笑。”老大,你这也忒狠了……”初新郁闷的爬起,拍掉身上的尘土,抱怨道。首领则翻了翻白眼,一副你自找的样子。

“你们……闹够了?!”井田杀机渐涨,他气愤极了,那些家伙难道不知道死亡即将来临了吗?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感受感受吧!想着,他朝同伴使了个眼色,散发出强大的带有血腥味的气势,缓缓的走向众人!

首领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扑天盖地而来,忍不住倒退几步!反顾其他人,也都退出去老远了,首领微咪着眼睛,嘴上挂起一丝冷笑,假装不济的倒退着。初新是退得最远的一个人,他手上仍旧拿着遥控器,双眼死死的盯着那四个日本男子,心里计算着,待井田他们走离别墅大概十米远时,冷冷的按下了手中遥控器的另一个按钮!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美妙巨响传来,所有佣兵团及林氏成员都趴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抱住头,爆炸持续了一分钟,就在大家都以为结束之时,一声怒极的巨吼传来:“八……八嘎!”林氏各成员傻傻的看着再次被炸得焦头烂额的井田四人,心里同时嘀咕道:“真耐炸啊……”

此时井田他们的周围都各有一个令牌状物体环绕着。令牌微闪着绿色莹光,在它们不断环绕时,一股股邪恶的气息随之扩散开来,首领他们都不舒服的皱着眉头,这股气息居然让他们想到死亡的感觉!首领他们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多年来,他们也都习惯了,可没想到这次居然又莫名的引起了死亡时那种不甘,绝望的心境,这令他们觉得十分不舒服!

首领右手微举,示意众人进行最后一项计划,如果不成功,他们只能等死了!众佣兵团成员默默的架起迫击炮,炮口齐齐对准井田他们!

井田目光森冷的看着首领几人,缓缓的转动脖子,他决定要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刚才要不是令牌自动护主,他们这几人的小命就交待了。正当井田想有所动作时,一声“开火”传来,然后井田就看见一个个炮弹拖着火舌朝他们扑来!

“八嘎!”再次一声大骂,井田手忙脚乱的指挥令牌快速转动起来,其他三人的动作也是不慢,令牌的绿光大盛,环绕间,形成了一道绿色光墙护住四人!

首领见状只觉得一阵无力,从别墅的zha药包,到别墅外的zha药,再到现在的迫击炮,没想到丝毫不能给对方造成伤害,看来要对付他们也只能是与他们同属一界的傲人了。而这时,众佣兵团兄弟也停止了射击。对于没用的攻击,他们是不屑于去浪费那个时间的。

首领看着逐渐逼近的井田四人,微皱着眉头,他在想该用什么方法把四人给灭了,不过好像很难。而这时,井田四人单手举天,令牌飞至半空中,四个令牌相互围绕着发出一阵阵耀眼的绿色莹光,接着以令牌为中心,密集的光雨朝四周****而来!被击中的树木,草石发出刺眼的绿光,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消失不见!首领看的吓了一跳,冲到众人面前大叫道:“有符玉的兄弟快到前面护住众人!”

首领却忘了自己的符玉已经用掉了,待他发现时,漫天的光雨已然朝他****而来!看着已经无从可躲了,首领不甘心的叹息一声,闭目准备等死!”老大,你这是什么造型?祈祷吗?还不躲到我屁股后面去?”

首领突然觉得初新平时那令人抓狂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居然十分的悦耳。待首领睁开眼睛时,他发现众佣兵团成员都已跑到前面,捏碎符玉,大概十一个符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光罩护住众人,光雨一接触光罩,“哧哧”声中化为一道轻烟消失!

众人看着光罩外坑坑哇哇的地面,脸上冷汗直冒,这要是到自己身上,恐怕连渣都不剩吧?井田则微咪着眼睛看着一脸庆幸的众人,冷笑一声,从刚才的能量光罩来看,这些家伙恐怕都有不下十个的符玉了,而他很不容易的也才从自己的师尊处得来一个,这只能说明他们认识的傲人至少是老前辈级的了。他更坚定了杀他们的决心,因为如果让傲佛界知道的话,不只是自己,单是师尊也要受牵连吧?

想着,他使了个眼色,四人再次单手举天,令牌又一次运转起来。本来像这样不停歇的使用魔器,是很危险的,而且还要消耗大量的能量,不过为了灭口,他也不在意了。

望着空中再次亮起的令牌,首领他们都是一阵叹息,这次恐怕大家都在劫难逃了,符玉的防护功能只能使用一次,完后就没有了……

“他们是……杀不死的小强吗?”陷阱瞪圆双眼,满脸的难以置信。别墅里的zha药包是由初新亲手制成,其单包的威力已经可以轻易炸毁整座别墅了,而且里面有不下十包zha药包,再由他陷阱精心布置,zha药包的威力已经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那可以是成几何倍数增长的啊!没想到这四个日本矮子居然没什么事情?虽然变得漆黑漆黑的,“我靠,早知道就多弄几包了……”最后陷阱不甘心的嘀咕道。

其他几人听得脸上都是一阵古怪,他们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单从刚才的爆炸声已经判断出那些zha药包的威力了,如果真让陷阱多设置几包的话,恐怕即使他们身处别墅之外,也要受波及吧?

“你想炸死我们吗?”迷雾没好气的白了陷阱一眼,续道,“那些家伙恐怕要用导弹来轰吧?林老大,你有导弹吗?”

林哮天闻言愕然,他又不是恐怖组织的首领,哪儿来的导弹?正想回话,迷雾继续自语着,“……或许用加强型的迫击炮更好,那些家伙不会傻到让导弹轰自己吧……”

井田觉得今天自己真是倒霉极了,本以为可以轻易的解决那些家伙,然后好好的享受享受世俗界的美女,没想到出师不利,自己一时大意居然着了那些小子的道,被炸得狼狈不堪不说,而且还损失了一件师尊好不容易弄来给自己防身的符玉!

井田真的气极了,他发誓一定要杀死那些家伙,不过在杀死他们之前,先好好的折磨折磨他们,想着,井田望向首领他们的目光充满了残忍!

初新看的一惊,怪叫道:“不好了!大家小心!”林哮天为首的林氏成员看着身躯都有些发抖的初新,不以为意,因为那几个家伙的确强的让人害怕,就是他们都有些胆寒呢,更何况是这个看上去有些萎靡的家伙呢?随缘等几个长老正想上前安慰安慰初新几句,可是那小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令内涵深厚的四大长老干干脆脆的跌倒在地!”那个满脸阴沉的家伙色咪咪的盯着我,他该不会想对我做什么吧?呜哇!不要啊……”

林哮天目瞪口呆的看着扭捏做态的初新,他突然产生一种想要爆扁初新的冲动!不过哮天做为林氏家族的族长,涵养自然不错,他深吸了几口气,也就平静下来。

“噗哧!”一阵娇笑传来,林哮天望着紧紧抱住自己,笑得娇喘不已的尔雅,无奈的扶起尔雅,道:“雅儿,怎么了?”

“嘻嘻,天……天哥!我……我很少看到你这副表情呢!嘻……”温尔雅努力的平息笑意,可还是有些忍不住。

林哮天无奈的望向首领,他想看看做为初新老大的首领有什么表情,可是令他失望的是首领的表情很平淡,好像见惯了似的,再看看其他佣兵团成员,也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大概感受到林哮天的目光,首领露齿一笑,缓缓走向初新,双手揉捏着,大吼道:“大家刚才看到什么了吗?”“没有!”所有佣兵团成员除了初新都同声大吼道。

初新讪讪的看着逐渐逼近的首领,楚楚可怜道:“老大,你……温柔点啊!”说完,撅起屁股,一副乖宝宝知错愿意挨打的模样。首领略皱着眉头狠狠的一脚喘向初新的屁股,初新惨叫一声,飞出老远,“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众佣兵团成员看的都是哈哈大笑。”老大,你这也忒狠了……”初新郁闷的爬起,拍掉身上的尘土,抱怨道。首领则翻了翻白眼,一副你自找的样子。

“你们……闹够了?!”井田杀机渐涨,他气愤极了,那些家伙难道不知道死亡即将来临了吗?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感受感受吧!想着,他朝同伴使了个眼色,散发出强大的带有血腥味的气势,缓缓的走向众人!

首领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扑天盖地而来,忍不住倒退几步!反顾其他人,也都退出去老远了,首领微咪着眼睛,嘴上挂起一丝冷笑,假装不济的倒退着。初新是退得最远的一个人,他手上仍旧拿着遥控器,双眼死死的盯着那四个日本男子,心里计算着,待井田他们走离别墅大概十米远时,冷冷的按下了手中遥控器的另一个按钮!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美妙巨响传来,所有佣兵团及林氏成员都趴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抱住头,爆炸持续了一分钟,就在大家都以为结束之时,一声怒极的巨吼传来:“八……八嘎!”林氏各成员傻傻的看着再次被炸得焦头烂额的井田四人,心里同时嘀咕道:“真耐炸啊……”

此时井田他们的周围都各有一个令牌状物体环绕着。令牌微闪着绿色莹光,在它们不断环绕时,一股股邪恶的气息随之扩散开来,首领他们都不舒服的皱着眉头,这股气息居然让他们想到死亡的感觉!首领他们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多年来,他们也都习惯了,可没想到这次居然又莫名的引起了死亡时那种不甘,绝望的心境,这令他们觉得十分不舒服!

首领右手微举,示意众人进行最后一项计划,如果不成功,他们只能等死了!众佣兵团成员默默的架起迫击炮,炮口齐齐对准井田他们!

井田目光森冷的看着首领几人,缓缓的转动脖子,他决定要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刚才要不是令牌自动护主,他们这几人的小命就交待了。正当井田想有所动作时,一声“开火”传来,然后井田就看见一个个炮弹拖着火舌朝他们扑来!

“八嘎!”再次一声大骂,井田手忙脚乱的指挥令牌快速转动起来,其他三人的动作也是不慢,令牌的绿光大盛,环绕间,形成了一道绿色光墙护住四人!

首领见状只觉得一阵无力,从别墅的zha药包,到别墅外的zha药,再到现在的迫击炮,没想到丝毫不能给对方造成伤害,看来要对付他们也只能是与他们同属一界的傲人了。而这时,众佣兵团兄弟也停止了射击。对于没用的攻击,他们是不屑于去浪费那个时间的。

首领看着逐渐逼近的井田四人,微皱着眉头,他在想该用什么方法把四人给灭了,不过好像很难。而这时,井田四人单手举天,令牌飞至半空中,四个令牌相互围绕着发出一阵阵耀眼的绿色莹光,接着以令牌为中心,密集的光雨朝四周****而来!被击中的树木,草石发出刺眼的绿光,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消失不见!首领看的吓了一跳,冲到众人面前大叫道:“有符玉的兄弟快到前面护住众人!”

首领却忘了自己的符玉已经用掉了,待他发现时,漫天的光雨已然朝他****而来!看着已经无从可躲了,首领不甘心的叹息一声,闭目准备等死!”老大,你这是什么造型?祈祷吗?还不躲到我屁股后面去?”

首领突然觉得初新平时那令人抓狂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居然十分的悦耳。待首领睁开眼睛时,他发现众佣兵团成员都已跑到前面,捏碎符玉,大概十一个符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光罩护住众人,光雨一接触光罩,“哧哧”声中化为一道轻烟消失!

众人看着光罩外坑坑哇哇的地面,脸上冷汗直冒,这要是到自己身上,恐怕连渣都不剩吧?井田则微咪着眼睛看着一脸庆幸的众人,冷笑一声,从刚才的能量光罩来看,这些家伙恐怕都有不下十个的符玉了,而他很不容易的也才从自己的师尊处得来一个,这只能说明他们认识的傲人至少是老前辈级的了。他更坚定了杀他们的决心,因为如果让傲佛界知道的话,不只是自己,单是师尊也要受牵连吧?

想着,他使了个眼色,四人再次单手举天,令牌又一次运转起来。本来像这样不停歇的使用魔器,是很危险的,而且还要消耗大量的能量,不过为了灭口,他也不在意了。

望着空中再次亮起的令牌,首领他们都是一阵叹息,这次恐怕大家都在劫难逃了,符玉的防护功能只能使用一次,完后就没有了……

“他们是……杀不死的小强吗?”陷阱瞪圆双眼,满脸的难以置信。别墅里的zha药包是由初新亲手制成,其单包的威力已经可以轻易炸毁整座别墅了,而且里面有不下十包zha药包,再由他陷阱精心布置,zha药包的威力已经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那可以是成几何倍数增长的啊!没想到这四个日本矮子居然没什么事情?虽然变得漆黑漆黑的,“我靠,早知道就多弄几包了……”最后陷阱不甘心的嘀咕道。

其他几人听得脸上都是一阵古怪,他们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单从刚才的爆炸声已经判断出那些zha药包的威力了,如果真让陷阱多设置几包的话,恐怕即使他们身处别墅之外,也要受波及吧?

“你想炸死我们吗?”迷雾没好气的白了陷阱一眼,续道,“那些家伙恐怕要用导弹来轰吧?林老大,你有导弹吗?”

林哮天闻言愕然,他又不是恐怖组织的首领,哪儿来的导弹?正想回话,迷雾继续自语着,“……或许用加强型的迫击炮更好,那些家伙不会傻到让导弹轰自己吧……”

井田觉得今天自己真是倒霉极了,本以为可以轻易的解决那些家伙,然后好好的享受享受世俗界的美女,没想到出师不利,自己一时大意居然着了那些小子的道,被炸得狼狈不堪不说,而且还损失了一件师尊好不容易弄来给自己防身的符玉!

井田真的气极了,他发誓一定要杀死那些家伙,不过在杀死他们之前,先好好的折磨折磨他们,想着,井田望向首领他们的目光充满了残忍!

初新看的一惊,怪叫道:“不好了!大家小心!”林哮天为首的林氏成员看着身躯都有些发抖的初新,不以为意,因为那几个家伙的确强的让人害怕,就是他们都有些胆寒呢,更何况是这个看上去有些萎靡的家伙呢?随缘等几个长老正想上前安慰安慰初新几句,可是那小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令内涵深厚的四大长老干干脆脆的跌倒在地!”那个满脸阴沉的家伙色咪咪的盯着我,他该不会想对我做什么吧?呜哇!不要啊……”

林哮天目瞪口呆的看着扭捏做态的初新,他突然产生一种想要爆扁初新的冲动!不过哮天做为林氏家族的族长,涵养自然不错,他深吸了几口气,也就平静下来。

“噗哧!”一阵娇笑传来,林哮天望着紧紧抱住自己,笑得娇喘不已的尔雅,无奈的扶起尔雅,道:“雅儿,怎么了?”

“嘻嘻,天……天哥!我……我很少看到你这副表情呢!嘻……”温尔雅努力的平息笑意,可还是有些忍不住。

林哮天无奈的望向首领,他想看看做为初新老大的首领有什么表情,可是令他失望的是首领的表情很平淡,好像见惯了似的,再看看其他佣兵团成员,也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大概感受到林哮天的目光,首领露齿一笑,缓缓走向初新,双手揉捏着,大吼道:“大家刚才看到什么了吗?”“没有!”所有佣兵团成员除了初新都同声大吼道。

初新讪讪的看着逐渐逼近的首领,楚楚可怜道:“老大,你……温柔点啊!”说完,撅起屁股,一副乖宝宝知错愿意挨打的模样。首领略皱着眉头狠狠的一脚喘向初新的屁股,初新惨叫一声,飞出老远,“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众佣兵团成员看的都是哈哈大笑。”老大,你这也忒狠了……”初新郁闷的爬起,拍掉身上的尘土,抱怨道。首领则翻了翻白眼,一副你自找的样子。

“你们……闹够了?!”井田杀机渐涨,他气愤极了,那些家伙难道不知道死亡即将来临了吗?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感受感受吧!想着,他朝同伴使了个眼色,散发出强大的带有血腥味的气势,缓缓的走向众人!

首领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扑天盖地而来,忍不住倒退几步!反顾其他人,也都退出去老远了,首领微咪着眼睛,嘴上挂起一丝冷笑,假装不济的倒退着。初新是退得最远的一个人,他手上仍旧拿着遥控器,双眼死死的盯着那四个日本男子,心里计算着,待井田他们走离别墅大概十米远时,冷冷的按下了手中遥控器的另一个按钮!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美妙巨响传来,所有佣兵团及林氏成员都趴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抱住头,爆炸持续了一分钟,就在大家都以为结束之时,一声怒极的巨吼传来:“八……八嘎!”林氏各成员傻傻的看着再次被炸得焦头烂额的井田四人,心里同时嘀咕道:“真耐炸啊……”

此时井田他们的周围都各有一个令牌状物体环绕着。令牌微闪着绿色莹光,在它们不断环绕时,一股股邪恶的气息随之扩散开来,首领他们都不舒服的皱着眉头,这股气息居然让他们想到死亡的感觉!首领他们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多年来,他们也都习惯了,可没想到这次居然又莫名的引起了死亡时那种不甘,绝望的心境,这令他们觉得十分不舒服!

首领右手微举,示意众人进行最后一项计划,如果不成功,他们只能等死了!众佣兵团成员默默的架起迫击炮,炮口齐齐对准井田他们!

井田目光森冷的看着首领几人,缓缓的转动脖子,他决定要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刚才要不是令牌自动护主,他们这几人的小命就交待了。正当井田想有所动作时,一声“开火”传来,然后井田就看见一个个炮弹拖着火舌朝他们扑来!

“八嘎!”再次一声大骂,井田手忙脚乱的指挥令牌快速转动起来,其他三人的动作也是不慢,令牌的绿光大盛,环绕间,形成了一道绿色光墙护住四人!

首领见状只觉得一阵无力,从别墅的zha药包,到别墅外的zha药,再到现在的迫击炮,没想到丝毫不能给对方造成伤害,看来要对付他们也只能是与他们同属一界的傲人了。而这时,众佣兵团兄弟也停止了射击。对于没用的攻击,他们是不屑于去浪费那个时间的。

首领看着逐渐逼近的井田四人,微皱着眉头,他在想该用什么方法把四人给灭了,不过好像很难。而这时,井田四人单手举天,令牌飞至半空中,四个令牌相互围绕着发出一阵阵耀眼的绿色莹光,接着以令牌为中心,密集的光雨朝四周****而来!被击中的树木,草石发出刺眼的绿光,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消失不见!首领看的吓了一跳,冲到众人面前大叫道:“有符玉的兄弟快到前面护住众人!”

首领却忘了自己的符玉已经用掉了,待他发现时,漫天的光雨已然朝他****而来!看着已经无从可躲了,首领不甘心的叹息一声,闭目准备等死!”老大,你这是什么造型?祈祷吗?还不躲到我屁股后面去?”

首领突然觉得初新平时那令人抓狂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居然十分的悦耳。待首领睁开眼睛时,他发现众佣兵团成员都已跑到前面,捏碎符玉,大概十一个符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光罩护住众人,光雨一接触光罩,“哧哧”声中化为一道轻烟消失!

众人看着光罩外坑坑哇哇的地面,脸上冷汗直冒,这要是到自己身上,恐怕连渣都不剩吧?井田则微咪着眼睛看着一脸庆幸的众人,冷笑一声,从刚才的能量光罩来看,这些家伙恐怕都有不下十个的符玉了,而他很不容易的也才从自己的师尊处得来一个,这只能说明他们认识的傲人至少是老前辈级的了。他更坚定了杀他们的决心,因为如果让傲佛界知道的话,不只是自己,单是师尊也要受牵连吧?

想着,他使了个眼色,四人再次单手举天,令牌又一次运转起来。本来像这样不停歇的使用魔器,是很危险的,而且还要消耗大量的能量,不过为了灭口,他也不在意了。

望着空中再次亮起的令牌,首领他们都是一阵叹息,这次恐怕大家都在劫难逃了,符玉的防护功能只能使用一次,完后就没有了……

“他们是……杀不死的小强吗?”陷阱瞪圆双眼,满脸的难以置信。别墅里的zha药包是由初新亲手制成,其单包的威力已经可以轻易炸毁整座别墅了,而且里面有不下十包zha药包,再由他陷阱精心布置,zha药包的威力已经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那可以是成几何倍数增长的啊!没想到这四个日本矮子居然没什么事情?虽然变得漆黑漆黑的,“我靠,早知道就多弄几包了……”最后陷阱不甘心的嘀咕道。

其他几人听得脸上都是一阵古怪,他们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单从刚才的爆炸声已经判断出那些zha药包的威力了,如果真让陷阱多设置几包的话,恐怕即使他们身处别墅之外,也要受波及吧?

“你想炸死我们吗?”迷雾没好气的白了陷阱一眼,续道,“那些家伙恐怕要用导弹来轰吧?林老大,你有导弹吗?”

林哮天闻言愕然,他又不是恐怖组织的首领,哪儿来的导弹?正想回话,迷雾继续自语着,“……或许用加强型的迫击炮更好,那些家伙不会傻到让导弹轰自己吧……”

井田觉得今天自己真是倒霉极了,本以为可以轻易的解决那些家伙,然后好好的享受享受世俗界的美女,没想到出师不利,自己一时大意居然着了那些小子的道,被炸得狼狈不堪不说,而且还损失了一件师尊好不容易弄来给自己防身的符玉!

井田真的气极了,他发誓一定要杀死那些家伙,不过在杀死他们之前,先好好的折磨折磨他们,想着,井田望向首领他们的目光充满了残忍!

初新看的一惊,怪叫道:“不好了!大家小心!”林哮天为首的林氏成员看着身躯都有些发抖的初新,不以为意,因为那几个家伙的确强的让人害怕,就是他们都有些胆寒呢,更何况是这个看上去有些萎靡的家伙呢?随缘等几个长老正想上前安慰安慰初新几句,可是那小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令内涵深厚的四大长老干干脆脆的跌倒在地!”那个满脸阴沉的家伙色咪咪的盯着我,他该不会想对我做什么吧?呜哇!不要啊……”

林哮天目瞪口呆的看着扭捏做态的初新,他突然产生一种想要爆扁初新的冲动!不过哮天做为林氏家族的族长,涵养自然不错,他深吸了几口气,也就平静下来。

“噗哧!”一阵娇笑传来,林哮天望着紧紧抱住自己,笑得娇喘不已的尔雅,无奈的扶起尔雅,道:“雅儿,怎么了?”

“嘻嘻,天……天哥!我……我很少看到你这副表情呢!嘻……”温尔雅努力的平息笑意,可还是有些忍不住。

林哮天无奈的望向首领,他想看看做为初新老大的首领有什么表情,可是令他失望的是首领的表情很平淡,好像见惯了似的,再看看其他佣兵团成员,也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大概感受到林哮天的目光,首领露齿一笑,缓缓走向初新,双手揉捏着,大吼道:“大家刚才看到什么了吗?”“没有!”所有佣兵团成员除了初新都同声大吼道。

初新讪讪的看着逐渐逼近的首领,楚楚可怜道:“老大,你……温柔点啊!”说完,撅起屁股,一副乖宝宝知错愿意挨打的模样。首领略皱着眉头狠狠的一脚喘向初新的屁股,初新惨叫一声,飞出老远,“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众佣兵团成员看的都是哈哈大笑。”老大,你这也忒狠了……”初新郁闷的爬起,拍掉身上的尘土,抱怨道。首领则翻了翻白眼,一副你自找的样子。

“你们……闹够了?!”井田杀机渐涨,他气愤极了,那些家伙难道不知道死亡即将来临了吗?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感受感受吧!想着,他朝同伴使了个眼色,散发出强大的带有血腥味的气势,缓缓的走向众人!

首领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扑天盖地而来,忍不住倒退几步!反顾其他人,也都退出去老远了,首领微咪着眼睛,嘴上挂起一丝冷笑,假装不济的倒退着。初新是退得最远的一个人,他手上仍旧拿着遥控器,双眼死死的盯着那四个日本男子,心里计算着,待井田他们走离别墅大概十米远时,冷冷的按下了手中遥控器的另一个按钮!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美妙巨响传来,所有佣兵团及林氏成员都趴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抱住头,爆炸持续了一分钟,就在大家都以为结束之时,一声怒极的巨吼传来:“八……八嘎!”林氏各成员傻傻的看着再次被炸得焦头烂额的井田四人,心里同时嘀咕道:“真耐炸啊……”

此时井田他们的周围都各有一个令牌状物体环绕着。令牌微闪着绿色莹光,在它们不断环绕时,一股股邪恶的气息随之扩散开来,首领他们都不舒服的皱着眉头,这股气息居然让他们想到死亡的感觉!首领他们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多年来,他们也都习惯了,可没想到这次居然又莫名的引起了死亡时那种不甘,绝望的心境,这令他们觉得十分不舒服!

首领右手微举,示意众人进行最后一项计划,如果不成功,他们只能等死了!众佣兵团成员默默的架起迫击炮,炮口齐齐对准井田他们!

井田目光森冷的看着首领几人,缓缓的转动脖子,他决定要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刚才要不是令牌自动护主,他们这几人的小命就交待了。正当井田想有所动作时,一声“开火”传来,然后井田就看见一个个炮弹拖着火舌朝他们扑来!

“八嘎!”再次一声大骂,井田手忙脚乱的指挥令牌快速转动起来,其他三人的动作也是不慢,令牌的绿光大盛,环绕间,形成了一道绿色光墙护住四人!

首领见状只觉得一阵无力,从别墅的zha药包,到别墅外的zha药,再到现在的迫击炮,没想到丝毫不能给对方造成伤害,看来要对付他们也只能是与他们同属一界的傲人了。而这时,众佣兵团兄弟也停止了射击。对于没用的攻击,他们是不屑于去浪费那个时间的。

首领看着逐渐逼近的井田四人,微皱着眉头,他在想该用什么方法把四人给灭了,不过好像很难。而这时,井田四人单手举天,令牌飞至半空中,四个令牌相互围绕着发出一阵阵耀眼的绿色莹光,接着以令牌为中心,密集的光雨朝四周****而来!被击中的树木,草石发出刺眼的绿光,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消失不见!首领看的吓了一跳,冲到众人面前大叫道:“有符玉的兄弟快到前面护住众人!”

首领却忘了自己的符玉已经用掉了,待他发现时,漫天的光雨已然朝他****而来!看着已经无从可躲了,首领不甘心的叹息一声,闭目准备等死!”老大,你这是什么造型?祈祷吗?还不躲到我屁股后面去?”

首领突然觉得初新平时那令人抓狂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居然十分的悦耳。待首领睁开眼睛时,他发现众佣兵团成员都已跑到前面,捏碎符玉,大概十一个符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光罩护住众人,光雨一接触光罩,“哧哧”声中化为一道轻烟消失!

众人看着光罩外坑坑哇哇的地面,脸上冷汗直冒,这要是到自己身上,恐怕连渣都不剩吧?井田则微咪着眼睛看着一脸庆幸的众人,冷笑一声,从刚才的能量光罩来看,这些家伙恐怕都有不下十个的符玉了,而他很不容易的也才从自己的师尊处得来一个,这只能说明他们认识的傲人至少是老前辈级的了。他更坚定了杀他们的决心,因为如果让傲佛界知道的话,不只是自己,单是师尊也要受牵连吧?

想着,他使了个眼色,四人再次单手举天,令牌又一次运转起来。本来像这样不停歇的使用魔器,是很危险的,而且还要消耗大量的能量,不过为了灭口,他也不在意了。

望着空中再次亮起的令牌,首领他们都是一阵叹息,这次恐怕大家都在劫难逃了,符玉的防护功能只能使用一次,完后就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