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43章 威煞四方

第43章 威煞四方

“老朋友,没想到我们居然能死在一起!”林哮天来到首领面前,重重的一拳击在首领胸口,微笑道。

“哮天,没想到你一副书生样,力量倒挺大啊!”首领翻着白眼,同样不客气的一拳打在林哮天身上。

“老朋友,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真实的名字,能告诉我吗?”林哮天舒展着身体,仰躺在地上,只觉得一阵惬意。做为林氏家族的族长,他有太多顾忌,许多事情都不能为所欲为,就像现在这样躺着,在以前自己又会被那四个迂腐的长老制止吧?而现在反顾那四个长老,除了对他吹胡子瞪眼睛的,倒也没说什么。

“这重要吗?”首领嘴角微翘,也跟着躺在地上,望着宽广的天空,眼中闪过一丝莫落,“做我们这行的,基本上都是孤儿,谈名字已经没有意义了……”

林哮天听的一阵无语,不过他也没想过安慰首领,因为他不需要!”哮天,这可是你生命中的最后时刻了,你要陪着我吗?”首领轻笑的提醒道。

“我靠!差点忘了!”林哮天很没形像的狠拍自己的脑袋,大叫一声,一跃而起,扑向静静俏立的看着自己的温尔雅,口中大呼:“雅儿宝贝,我来了!”惹得温尔雅一阵“咯咯”娇笑。

天上的令牌发出越来越亮的绿光,密集的光雨再次形成!看着天上催命的光雨再次袭来,众人神色都有些迷惘。突然三道身影迅捷的闪到众人面前,单手举天,刺眼的白光自手心处升起,并很快也形成白色光雨朝天上的绿色光雨迎去!两个光雨相接触,“哧哧”声中都消散无形!这种景像真的比烟花要美上太多了,众人不禁纷纷望向天空。

“爸爸,妈妈,你们没事吧?”林哮天与温尔雅正相拥着痴迷的望着天上的美景时,他们女儿那熟悉的声音传来,两人都是一惊,正想找寻沉雪的身影时,她已出现在两人面前。

“雪儿,你怎么又回来了?还不快走!”林哮天整张脸都冷了下来,严厉道。而温尔雅也是同样的表情。

沉雪并不以为意的紧抱住两人,哭道:“我知道你们以前为什么老是骂我了,这次你们即使打我我也不走了!爸!妈!我想你们了!”

温尔雅全身一震,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酸楚,猛的反抱住沉雪,声音有些哽咽道:“雪儿,听妈的话,你快逃跑吧,他们很厉害的!”

沉雪闻言,抬起泪眼婆婆的俏脸,娇笑道:“妈妈,不用怕!告诉你们哦,小毅他们也是傲佛界的呢!”

两人听得浑身一震,望向正在对抗天上光雨的三人,不自觉得点了点头,能够如此轻易的对付天上的光雨,恐怕也只有那一界的人吧?

首领则打量着三人,望着女孩肩上的小白兔,陷入沉思。有两人的身影他觉得非常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具体在什么地方,他忘了。这时护卫走了过来,惊讶的看着三人,似对首领又似自语道:“没想到他们三人如此厉害!”

首领闻言,从沉思中醒来,望着护卫,笑道:“他们是你请来的?”

护卫摇了摇头,颇显无奈道:“是他们自愿来的,或许……说是他们强迫我请他们来更合适?不过看来我这次倒请对了!”

“你知道他们两个的名字吗?就是那个瘦点的男子以及女孩?”

“嗯……好像他们叫男的小毅,女的则叫灵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哦……”首领再次隐入沉思,他觉得“小毅”,“灵儿”这两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不过真要刻意去想却反而忘了,首领也不急,大不了到时候自己去问呗。

光雨对战持续了几分钟,逐渐消散,井田四人都有些喘气,而悟毅三人也不好受。悟毅看出井田四人的实力都在始动期期间,可是没想到四人利用令牌发出的攻击居然让己方的三人都有些承受不住!这令牌至少也是与灵儿手中的仙器同等级的了。

令牌叫“威煞四方”,在魔界属于上品魔器,不知怎么的居然流落到傲佛界,而且被井田的师尊得到。一般来说非魔界中人是不可能驾驭的了魔器的,魔器都有自主意识(暂且称为魔灵吧),当初他们的师尊为了能够使用这件魔器,居然答应魔灵的要求,集齐七七四十九个处女之血日夜浸泡它,这才使得魔灵答应在危急关头帮助他,不过要拿它来战斗的话就免谈了。这倒不是说魔灵有多么的友善,只是它储存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己了,不能进行太过剧烈的战斗!事后井田的师尊倒也没出什么事,大概对井田他们这几个徒弟十分爱护吧,他居然把“威煞四方”交给他们防身!

而“威煞四方”一到四人手里,为了能初步使用它,四人居然答应魔灵的要求,比之他们的师尊更加卖力的搜集处女之血!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够使用刚才那些招式的原因。

悟毅朝雪灵及肥佬使了个眼色,当即迅速朝井田四人攻去!而肥佬也不甘落后的跟上。雪灵则站在原地,祭出“绝舞梦靥”,两只素白的纤手挥舞间,“绝舞梦靥”发出瑰丽的红芒,接着空中出现四朵闪着红光的能量玫瑰!

悟毅一晃身,闪到井田四人身后,从手镯中拿出铁棍狠狠的朝井田当头砸下!本以为这下子就可以把井田砸的脑浆四溅,可没想到不知什么时候空中的一块令牌居然出现在悟毅棍下,硬生生的挡住了悟毅的攻击!

悟毅一愣,不过他的反应很快,两手按住铁棍狠狠的压住这块令牌,同时提脚凶狠的踢向井四的腰部,这下要是被击中的话,井田即使不死,下辈子也要在**度过!而这时又来一块令牌险险的挡住悟毅的一脚!悟毅双眼微咪,迅速弃棍仰头弯腰,双手撑住地面,另一脚猛的上提,目标——井田的跨部!

“噗”的一声闷响,从脚上传来的感觉来看,悟毅这次的攻击又被令牌挡了下来,当然这是第三块令牌了!悟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三块令牌也许能保得住井田的小命,但另外三人呢?悟毅迅速起身!

井田吓的一动都不敢动,攻击他的男子实力太高强了,他根本就看不清男子的动作,幸亏有“威煞四方”的保护,不然他这条小命在那名男子第一次攻击时就要交待了吧?而其他的三名日本男子就没那么幸运了,肥佬攻击的一人有最后一块令牌保护,但另外两人呢?

那两个家伙傻傻的看着飞向他们的漂亮玫瑰,怪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躲闪着玫瑰的攻击!雪灵看的“咯咯”直笑,大概她想玩玩吧,并未让玫瑰花瓣直接攻击两人,而是在关键时刻从他们身周擦身而过!

“老朋友,没想到我们居然能死在一起!”林哮天来到首领面前,重重的一拳击在首领胸口,微笑道。

“哮天,没想到你一副书生样,力量倒挺大啊!”首领翻着白眼,同样不客气的一拳打在林哮天身上。

“老朋友,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真实的名字,能告诉我吗?”林哮天舒展着身体,仰躺在地上,只觉得一阵惬意。做为林氏家族的族长,他有太多顾忌,许多事情都不能为所欲为,就像现在这样躺着,在以前自己又会被那四个迂腐的长老制止吧?而现在反顾那四个长老,除了对他吹胡子瞪眼睛的,倒也没说什么。

“这重要吗?”首领嘴角微翘,也跟着躺在地上,望着宽广的天空,眼中闪过一丝莫落,“做我们这行的,基本上都是孤儿,谈名字已经没有意义了……”

林哮天听的一阵无语,不过他也没想过安慰首领,因为他不需要!”哮天,这可是你生命中的最后时刻了,你要陪着我吗?”首领轻笑的提醒道。

“我靠!差点忘了!”林哮天很没形像的狠拍自己的脑袋,大叫一声,一跃而起,扑向静静俏立的看着自己的温尔雅,口中大呼:“雅儿宝贝,我来了!”惹得温尔雅一阵“咯咯”娇笑。

天上的令牌发出越来越亮的绿光,密集的光雨再次形成!看着天上催命的光雨再次袭来,众人神色都有些迷惘。突然三道身影迅捷的闪到众人面前,单手举天,刺眼的白光自手心处升起,并很快也形成白色光雨朝天上的绿色光雨迎去!两个光雨相接触,“哧哧”声中都消散无形!这种景像真的比烟花要美上太多了,众人不禁纷纷望向天空。

“爸爸,妈妈,你们没事吧?”林哮天与温尔雅正相拥着痴迷的望着天上的美景时,他们女儿那熟悉的声音传来,两人都是一惊,正想找寻沉雪的身影时,她已出现在两人面前。

“雪儿,你怎么又回来了?还不快走!”林哮天整张脸都冷了下来,严厉道。而温尔雅也是同样的表情。

沉雪并不以为意的紧抱住两人,哭道:“我知道你们以前为什么老是骂我了,这次你们即使打我我也不走了!爸!妈!我想你们了!”

温尔雅全身一震,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酸楚,猛的反抱住沉雪,声音有些哽咽道:“雪儿,听妈的话,你快逃跑吧,他们很厉害的!”

沉雪闻言,抬起泪眼婆婆的俏脸,娇笑道:“妈妈,不用怕!告诉你们哦,小毅他们也是傲佛界的呢!”

两人听得浑身一震,望向正在对抗天上光雨的三人,不自觉得点了点头,能够如此轻易的对付天上的光雨,恐怕也只有那一界的人吧?

首领则打量着三人,望着女孩肩上的小白兔,陷入沉思。有两人的身影他觉得非常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具体在什么地方,他忘了。这时护卫走了过来,惊讶的看着三人,似对首领又似自语道:“没想到他们三人如此厉害!”

首领闻言,从沉思中醒来,望着护卫,笑道:“他们是你请来的?”

护卫摇了摇头,颇显无奈道:“是他们自愿来的,或许……说是他们强迫我请他们来更合适?不过看来我这次倒请对了!”

“你知道他们两个的名字吗?就是那个瘦点的男子以及女孩?”

“嗯……好像他们叫男的小毅,女的则叫灵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哦……”首领再次隐入沉思,他觉得“小毅”,“灵儿”这两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不过真要刻意去想却反而忘了,首领也不急,大不了到时候自己去问呗。

光雨对战持续了几分钟,逐渐消散,井田四人都有些喘气,而悟毅三人也不好受。悟毅看出井田四人的实力都在始动期期间,可是没想到四人利用令牌发出的攻击居然让己方的三人都有些承受不住!这令牌至少也是与灵儿手中的仙器同等级的了。

令牌叫“威煞四方”,在魔界属于上品魔器,不知怎么的居然流落到傲佛界,而且被井田的师尊得到。一般来说非魔界中人是不可能驾驭的了魔器的,魔器都有自主意识(暂且称为魔灵吧),当初他们的师尊为了能够使用这件魔器,居然答应魔灵的要求,集齐七七四十九个处女之血日夜浸泡它,这才使得魔灵答应在危急关头帮助他,不过要拿它来战斗的话就免谈了。这倒不是说魔灵有多么的友善,只是它储存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己了,不能进行太过剧烈的战斗!事后井田的师尊倒也没出什么事,大概对井田他们这几个徒弟十分爱护吧,他居然把“威煞四方”交给他们防身!

而“威煞四方”一到四人手里,为了能初步使用它,四人居然答应魔灵的要求,比之他们的师尊更加卖力的搜集处女之血!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够使用刚才那些招式的原因。

悟毅朝雪灵及肥佬使了个眼色,当即迅速朝井田四人攻去!而肥佬也不甘落后的跟上。雪灵则站在原地,祭出“绝舞梦靥”,两只素白的纤手挥舞间,“绝舞梦靥”发出瑰丽的红芒,接着空中出现四朵闪着红光的能量玫瑰!

悟毅一晃身,闪到井田四人身后,从手镯中拿出铁棍狠狠的朝井田当头砸下!本以为这下子就可以把井田砸的脑浆四溅,可没想到不知什么时候空中的一块令牌居然出现在悟毅棍下,硬生生的挡住了悟毅的攻击!

悟毅一愣,不过他的反应很快,两手按住铁棍狠狠的压住这块令牌,同时提脚凶狠的踢向井四的腰部,这下要是被击中的话,井田即使不死,下辈子也要在**度过!而这时又来一块令牌险险的挡住悟毅的一脚!悟毅双眼微咪,迅速弃棍仰头弯腰,双手撑住地面,另一脚猛的上提,目标——井田的跨部!

“噗”的一声闷响,从脚上传来的感觉来看,悟毅这次的攻击又被令牌挡了下来,当然这是第三块令牌了!悟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三块令牌也许能保得住井田的小命,但另外三人呢?悟毅迅速起身!

井田吓的一动都不敢动,攻击他的男子实力太高强了,他根本就看不清男子的动作,幸亏有“威煞四方”的保护,不然他这条小命在那名男子第一次攻击时就要交待了吧?而其他的三名日本男子就没那么幸运了,肥佬攻击的一人有最后一块令牌保护,但另外两人呢?

那两个家伙傻傻的看着飞向他们的漂亮玫瑰,怪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躲闪着玫瑰的攻击!雪灵看的“咯咯”直笑,大概她想玩玩吧,并未让玫瑰花瓣直接攻击两人,而是在关键时刻从他们身周擦身而过!

“老朋友,没想到我们居然能死在一起!”林哮天来到首领面前,重重的一拳击在首领胸口,微笑道。

“哮天,没想到你一副书生样,力量倒挺大啊!”首领翻着白眼,同样不客气的一拳打在林哮天身上。

“老朋友,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真实的名字,能告诉我吗?”林哮天舒展着身体,仰躺在地上,只觉得一阵惬意。做为林氏家族的族长,他有太多顾忌,许多事情都不能为所欲为,就像现在这样躺着,在以前自己又会被那四个迂腐的长老制止吧?而现在反顾那四个长老,除了对他吹胡子瞪眼睛的,倒也没说什么。

“这重要吗?”首领嘴角微翘,也跟着躺在地上,望着宽广的天空,眼中闪过一丝莫落,“做我们这行的,基本上都是孤儿,谈名字已经没有意义了……”

林哮天听的一阵无语,不过他也没想过安慰首领,因为他不需要!”哮天,这可是你生命中的最后时刻了,你要陪着我吗?”首领轻笑的提醒道。

“我靠!差点忘了!”林哮天很没形像的狠拍自己的脑袋,大叫一声,一跃而起,扑向静静俏立的看着自己的温尔雅,口中大呼:“雅儿宝贝,我来了!”惹得温尔雅一阵“咯咯”娇笑。

天上的令牌发出越来越亮的绿光,密集的光雨再次形成!看着天上催命的光雨再次袭来,众人神色都有些迷惘。突然三道身影迅捷的闪到众人面前,单手举天,刺眼的白光自手心处升起,并很快也形成白色光雨朝天上的绿色光雨迎去!两个光雨相接触,“哧哧”声中都消散无形!这种景像真的比烟花要美上太多了,众人不禁纷纷望向天空。

“爸爸,妈妈,你们没事吧?”林哮天与温尔雅正相拥着痴迷的望着天上的美景时,他们女儿那熟悉的声音传来,两人都是一惊,正想找寻沉雪的身影时,她已出现在两人面前。

“雪儿,你怎么又回来了?还不快走!”林哮天整张脸都冷了下来,严厉道。而温尔雅也是同样的表情。

沉雪并不以为意的紧抱住两人,哭道:“我知道你们以前为什么老是骂我了,这次你们即使打我我也不走了!爸!妈!我想你们了!”

温尔雅全身一震,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酸楚,猛的反抱住沉雪,声音有些哽咽道:“雪儿,听妈的话,你快逃跑吧,他们很厉害的!”

沉雪闻言,抬起泪眼婆婆的俏脸,娇笑道:“妈妈,不用怕!告诉你们哦,小毅他们也是傲佛界的呢!”

两人听得浑身一震,望向正在对抗天上光雨的三人,不自觉得点了点头,能够如此轻易的对付天上的光雨,恐怕也只有那一界的人吧?

首领则打量着三人,望着女孩肩上的小白兔,陷入沉思。有两人的身影他觉得非常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具体在什么地方,他忘了。这时护卫走了过来,惊讶的看着三人,似对首领又似自语道:“没想到他们三人如此厉害!”

首领闻言,从沉思中醒来,望着护卫,笑道:“他们是你请来的?”

护卫摇了摇头,颇显无奈道:“是他们自愿来的,或许……说是他们强迫我请他们来更合适?不过看来我这次倒请对了!”

“你知道他们两个的名字吗?就是那个瘦点的男子以及女孩?”

“嗯……好像他们叫男的小毅,女的则叫灵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哦……”首领再次隐入沉思,他觉得“小毅”,“灵儿”这两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不过真要刻意去想却反而忘了,首领也不急,大不了到时候自己去问呗。

光雨对战持续了几分钟,逐渐消散,井田四人都有些喘气,而悟毅三人也不好受。悟毅看出井田四人的实力都在始动期期间,可是没想到四人利用令牌发出的攻击居然让己方的三人都有些承受不住!这令牌至少也是与灵儿手中的仙器同等级的了。

令牌叫“威煞四方”,在魔界属于上品魔器,不知怎么的居然流落到傲佛界,而且被井田的师尊得到。一般来说非魔界中人是不可能驾驭的了魔器的,魔器都有自主意识(暂且称为魔灵吧),当初他们的师尊为了能够使用这件魔器,居然答应魔灵的要求,集齐七七四十九个处女之血日夜浸泡它,这才使得魔灵答应在危急关头帮助他,不过要拿它来战斗的话就免谈了。这倒不是说魔灵有多么的友善,只是它储存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己了,不能进行太过剧烈的战斗!事后井田的师尊倒也没出什么事,大概对井田他们这几个徒弟十分爱护吧,他居然把“威煞四方”交给他们防身!

而“威煞四方”一到四人手里,为了能初步使用它,四人居然答应魔灵的要求,比之他们的师尊更加卖力的搜集处女之血!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够使用刚才那些招式的原因。

悟毅朝雪灵及肥佬使了个眼色,当即迅速朝井田四人攻去!而肥佬也不甘落后的跟上。雪灵则站在原地,祭出“绝舞梦靥”,两只素白的纤手挥舞间,“绝舞梦靥”发出瑰丽的红芒,接着空中出现四朵闪着红光的能量玫瑰!

悟毅一晃身,闪到井田四人身后,从手镯中拿出铁棍狠狠的朝井田当头砸下!本以为这下子就可以把井田砸的脑浆四溅,可没想到不知什么时候空中的一块令牌居然出现在悟毅棍下,硬生生的挡住了悟毅的攻击!

悟毅一愣,不过他的反应很快,两手按住铁棍狠狠的压住这块令牌,同时提脚凶狠的踢向井四的腰部,这下要是被击中的话,井田即使不死,下辈子也要在**度过!而这时又来一块令牌险险的挡住悟毅的一脚!悟毅双眼微咪,迅速弃棍仰头弯腰,双手撑住地面,另一脚猛的上提,目标——井田的跨部!

“噗”的一声闷响,从脚上传来的感觉来看,悟毅这次的攻击又被令牌挡了下来,当然这是第三块令牌了!悟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三块令牌也许能保得住井田的小命,但另外三人呢?悟毅迅速起身!

井田吓的一动都不敢动,攻击他的男子实力太高强了,他根本就看不清男子的动作,幸亏有“威煞四方”的保护,不然他这条小命在那名男子第一次攻击时就要交待了吧?而其他的三名日本男子就没那么幸运了,肥佬攻击的一人有最后一块令牌保护,但另外两人呢?

那两个家伙傻傻的看着飞向他们的漂亮玫瑰,怪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躲闪着玫瑰的攻击!雪灵看的“咯咯”直笑,大概她想玩玩吧,并未让玫瑰花瓣直接攻击两人,而是在关键时刻从他们身周擦身而过!

“老朋友,没想到我们居然能死在一起!”林哮天来到首领面前,重重的一拳击在首领胸口,微笑道。

“哮天,没想到你一副书生样,力量倒挺大啊!”首领翻着白眼,同样不客气的一拳打在林哮天身上。

“老朋友,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真实的名字,能告诉我吗?”林哮天舒展着身体,仰躺在地上,只觉得一阵惬意。做为林氏家族的族长,他有太多顾忌,许多事情都不能为所欲为,就像现在这样躺着,在以前自己又会被那四个迂腐的长老制止吧?而现在反顾那四个长老,除了对他吹胡子瞪眼睛的,倒也没说什么。

“这重要吗?”首领嘴角微翘,也跟着躺在地上,望着宽广的天空,眼中闪过一丝莫落,“做我们这行的,基本上都是孤儿,谈名字已经没有意义了……”

林哮天听的一阵无语,不过他也没想过安慰首领,因为他不需要!”哮天,这可是你生命中的最后时刻了,你要陪着我吗?”首领轻笑的提醒道。

“我靠!差点忘了!”林哮天很没形像的狠拍自己的脑袋,大叫一声,一跃而起,扑向静静俏立的看着自己的温尔雅,口中大呼:“雅儿宝贝,我来了!”惹得温尔雅一阵“咯咯”娇笑。

天上的令牌发出越来越亮的绿光,密集的光雨再次形成!看着天上催命的光雨再次袭来,众人神色都有些迷惘。突然三道身影迅捷的闪到众人面前,单手举天,刺眼的白光自手心处升起,并很快也形成白色光雨朝天上的绿色光雨迎去!两个光雨相接触,“哧哧”声中都消散无形!这种景像真的比烟花要美上太多了,众人不禁纷纷望向天空。

“爸爸,妈妈,你们没事吧?”林哮天与温尔雅正相拥着痴迷的望着天上的美景时,他们女儿那熟悉的声音传来,两人都是一惊,正想找寻沉雪的身影时,她已出现在两人面前。

“雪儿,你怎么又回来了?还不快走!”林哮天整张脸都冷了下来,严厉道。而温尔雅也是同样的表情。

沉雪并不以为意的紧抱住两人,哭道:“我知道你们以前为什么老是骂我了,这次你们即使打我我也不走了!爸!妈!我想你们了!”

温尔雅全身一震,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酸楚,猛的反抱住沉雪,声音有些哽咽道:“雪儿,听妈的话,你快逃跑吧,他们很厉害的!”

沉雪闻言,抬起泪眼婆婆的俏脸,娇笑道:“妈妈,不用怕!告诉你们哦,小毅他们也是傲佛界的呢!”

两人听得浑身一震,望向正在对抗天上光雨的三人,不自觉得点了点头,能够如此轻易的对付天上的光雨,恐怕也只有那一界的人吧?

首领则打量着三人,望着女孩肩上的小白兔,陷入沉思。有两人的身影他觉得非常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具体在什么地方,他忘了。这时护卫走了过来,惊讶的看着三人,似对首领又似自语道:“没想到他们三人如此厉害!”

首领闻言,从沉思中醒来,望着护卫,笑道:“他们是你请来的?”

护卫摇了摇头,颇显无奈道:“是他们自愿来的,或许……说是他们强迫我请他们来更合适?不过看来我这次倒请对了!”

“你知道他们两个的名字吗?就是那个瘦点的男子以及女孩?”

“嗯……好像他们叫男的小毅,女的则叫灵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哦……”首领再次隐入沉思,他觉得“小毅”,“灵儿”这两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不过真要刻意去想却反而忘了,首领也不急,大不了到时候自己去问呗。

光雨对战持续了几分钟,逐渐消散,井田四人都有些喘气,而悟毅三人也不好受。悟毅看出井田四人的实力都在始动期期间,可是没想到四人利用令牌发出的攻击居然让己方的三人都有些承受不住!这令牌至少也是与灵儿手中的仙器同等级的了。

令牌叫“威煞四方”,在魔界属于上品魔器,不知怎么的居然流落到傲佛界,而且被井田的师尊得到。一般来说非魔界中人是不可能驾驭的了魔器的,魔器都有自主意识(暂且称为魔灵吧),当初他们的师尊为了能够使用这件魔器,居然答应魔灵的要求,集齐七七四十九个处女之血日夜浸泡它,这才使得魔灵答应在危急关头帮助他,不过要拿它来战斗的话就免谈了。这倒不是说魔灵有多么的友善,只是它储存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己了,不能进行太过剧烈的战斗!事后井田的师尊倒也没出什么事,大概对井田他们这几个徒弟十分爱护吧,他居然把“威煞四方”交给他们防身!

而“威煞四方”一到四人手里,为了能初步使用它,四人居然答应魔灵的要求,比之他们的师尊更加卖力的搜集处女之血!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够使用刚才那些招式的原因。

悟毅朝雪灵及肥佬使了个眼色,当即迅速朝井田四人攻去!而肥佬也不甘落后的跟上。雪灵则站在原地,祭出“绝舞梦靥”,两只素白的纤手挥舞间,“绝舞梦靥”发出瑰丽的红芒,接着空中出现四朵闪着红光的能量玫瑰!

悟毅一晃身,闪到井田四人身后,从手镯中拿出铁棍狠狠的朝井田当头砸下!本以为这下子就可以把井田砸的脑浆四溅,可没想到不知什么时候空中的一块令牌居然出现在悟毅棍下,硬生生的挡住了悟毅的攻击!

悟毅一愣,不过他的反应很快,两手按住铁棍狠狠的压住这块令牌,同时提脚凶狠的踢向井四的腰部,这下要是被击中的话,井田即使不死,下辈子也要在**度过!而这时又来一块令牌险险的挡住悟毅的一脚!悟毅双眼微咪,迅速弃棍仰头弯腰,双手撑住地面,另一脚猛的上提,目标——井田的跨部!

“噗”的一声闷响,从脚上传来的感觉来看,悟毅这次的攻击又被令牌挡了下来,当然这是第三块令牌了!悟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三块令牌也许能保得住井田的小命,但另外三人呢?悟毅迅速起身!

井田吓的一动都不敢动,攻击他的男子实力太高强了,他根本就看不清男子的动作,幸亏有“威煞四方”的保护,不然他这条小命在那名男子第一次攻击时就要交待了吧?而其他的三名日本男子就没那么幸运了,肥佬攻击的一人有最后一块令牌保护,但另外两人呢?

那两个家伙傻傻的看着飞向他们的漂亮玫瑰,怪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躲闪着玫瑰的攻击!雪灵看的“咯咯”直笑,大概她想玩玩吧,并未让玫瑰花瓣直接攻击两人,而是在关键时刻从他们身周擦身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