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8章 被收养了

娶夫纳侍

邵家官人——狄奕可蹙着眉头,看着妻主走进内院,叹了口气,转身回来。突然,他被一个小小身影吸引住了,那是个穿着洗得发白,而且补丁摞补丁破烂衣衫的小男孩,头发在头顶用青色帕子束成一个发髻,两缕不听话的发丝从额的两边垂下来,贴着他的面颊直到肩上。小脸瘦得还没巴掌大,下颏尖尖的,瘦弱得让人心疼。小小的脸蛋,衬得一双本来不小的眼睛显得更大了。

尽管脸颊上蹭了几道灰痕,依然掩饰不住他的漂亮,尤其是那双大大的眼睛,总是骨碌碌的转着,透出一股机灵可爱的样子。此时这双大眼睛正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家的馒头,小小的红唇不时地咽着唾沫。

那双大眼睛感觉到他的视线,冲他露出怯生生的微笑,让人情不自禁从内心深处产生一种怜惜之情。这样一个可怜兮兮又漂亮的小东西,马上激起了未能做上爹爹,并可能永远也做不上爹爹的,狄奕可的深深的父爱。

狄奕可仿佛怕惊吓了他似的,慢慢走到他的身前蹲下来,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的小主人仿佛觉察到他没有恶意,冲他露出甜甜的笑容,那嘴边两个小小的梨涡,让狄奕可的心化作一潭柔水。

他抬起手来,温柔地为男孩抹去腮边的灰痕,用柔得不能再柔的声音轻轻地问:“孩子,你怎么自己站在这儿呀?你的爹娘呢?”

大眼睛的主人——装嫩扮可怜的祝雪迎,露出她练过N次无往不利的怯生生地眼神,皱起小脸可怜巴巴地道:“晓雪没有爹娘,他们说晓雪的爹爹死了,叔叔,什么是死了?是不是晓雪不乖,爹爹不要晓雪了?”此时的大眼睛里满是哀伤。

狄奕可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下来了,他不顾那孩子一身的灰尘,一把抱住祝雪迎,抚着她的脊背安抚道:“不是晓雪不乖,你爹爹一定也舍不得晓雪,他每天都在天上看着晓雪呢,晓雪一定要坚强。”

狄奕可抹了一把眼泪,看着祝雪迎瘦瘦的小脸,道:“晓雪饿了吧,叔叔请你吃馒头,来,我们去洗洗手。”

说着牵着她的小小手到铺子里洗干净,让她在一张桌子前坐好,从蒸笼里拿出祝雪迎垂涎已久的热腾腾的白馒头,放在盘子里端到她面前,叮嘱道:“慢慢吃,小心烫哦。”

祝雪迎看着胖乎乎白嫩嫩的馒头,眼睛亮的像天上的星子。她迫不及待地撕下一片,顾不得烫,塞进嘴里,烫的呼呼直哈气,还是舍不得吐出来。馒头进嘴,一股久违的香甜溢满口腔,揉馒头的手劲刚刚好,使馒头松软中又带着劲道,细细地品尝,有点麦子天然的甜丝丝味道,让祝雪迎被虐待了一个多月的味蕾,重新复活了。

她狼吞虎咽地吃着馒头,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在狄奕可的眼里,似乎是饿了很久似的。他满眼的怜惜,盛了碗粥放在她面前,摸着她的小脑袋,轻声道:“慢点吃,别噎着,来,喝口粥……”

馒头很大,比成年人的拳头还大点,但是年仅6岁的祝雪迎还是把整个馒头都干掉了。她摸着圆滚滚的小肚子,满足地打了个饱嗝。狄奕可惊讶地看着她那不“淑男”的动作,纠正道:“晓雪,男孩子不可以做这么粗鲁的动作哦,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黑线⊙﹏⊙!!!,祝雪迎没有刻意去澄清自己的性别,只是马上很“淑男”地坐好,拉着这个给她馒头吃的温柔男子的衣角,甜甜地道谢:“谢谢叔叔,你真温柔,温柔得就像我的爹爹一样。”一定要嘴巴甜,这样才能赚到馒头吃。感情这家伙还惦记着以后有没有免费馒头吃呀。

狄奕可看着她渴望父爱的眼神(汗!其实是渴望馒头),埋藏了很久的父爱喷薄而出,一股强烈的念头促使他一把将祝雪迎搂在怀里,哽咽着说:“那你……愿不愿意做叔叔的儿子,让叔叔像你爹爹那样照顾你。”

祝雪迎抬起头看见了他微红的眼眶,和唯恐被拒绝的迫切的眼神,心里一股热流涌过,其实认个养父也不错,这样谷化风小童鞋就不用那么辛苦,以后还天天有香甜的馒头吃,似乎没有什么坏处。于是露出她可爱的小酒窝,天真地问:“做叔叔的儿子,是不是以后天天有白馒头吃?”

狄奕可心疼地眼泪都要下来了,原来这孩子最大的希望就是天天能吃上白馒头,这该受过多大的罪呀,这小身板这么瘦弱,一定是长期吃不饱饭导致的(其实是她挑食造成的)他把孩子抱的更紧了,连声说:“对,不仅天天有馒头吃,还有鸡鱼肉吃,放心,叔叔不会让你再瘦一点委屈的。”

祝雪迎依然“天真”地点点头:“那好,我就做叔叔的儿子了,您就是我的爹爹了。”

狄奕可抱住祝雪迎连转三圈,笑得眼泪都下来了。他抱着自己刚刚认的“儿子”冲进内院的西厢房,嘴里叫着:“紫茹!紫茹!”正在揉馒头的他的妻主,心里纳闷,最近由于净夫款一直很闷闷不乐的夫婿,怎么会突然这么激动和兴奋,连《夫德》中的“不高声语”都忘在了脑后。

她回过头来,就看见夫婿一脸愉悦,怀里抱着一个五六岁的漂亮的男娃娃,全身洋溢着满满的父爱,那神圣的光辉,更让她移不开目光。可惜她的夫婿全部的注意力都给了那个可爱的娃娃,哪里还注意到她充满爱意的眼神。

狄奕可笑得眼睛都没了,神采飞扬地冲妻主说道:“紫茹,看,咱们的儿子!这一定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宝贝,我们有儿子了,有儿子了。”

邵紫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儿子……这孩子哪儿来的?赶快给人送回去,免得人家爹娘着急。”

狄奕可鼓着腮帮子不乐意了:“什么送回去!这是咱们的儿子,他是个无父无母的小乞儿,可怜见的,瘦成一把骨头了。你放心,爹爹一定把你养的像馒头一样,白白胖胖的。”

祝雪迎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心道:“白白嫩嫩还差不多,谁要胖胖的跟小猪仔一样。”

邵紫茹从他略嫌凌乱的话语中理清了头绪:“可儿,你说这孩子是孤儿?没有了爹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