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9章 惊喜!儿子变女儿

娶夫纳侍

狄奕可大大地点了一下头:“这孩子乞讨到咱们馒头铺门口,怯怯的远远的站着,不敢上来要吃的,以前一定是被别人赶怕了,可怜的小家伙。我一看他就觉得投缘,似乎什么在吸引我过去,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我一问得知她无父无母,这么小的孩子,如果我们不收养他,他怎么生存啊。我想,这一定是老天怜惜我们没有孩子,赐给我们的。紫茹,茹姐姐,我们就收养了他吧!”祝雪迎又露出她那讨好的惹人怜爱的笑容。

邵紫茹看着祝雪迎身上虽然沾满灰尘,但能看出精心洗过补过的破衣烂衫,皱了皱眉,道:“可儿,你先别这么激动,待我再问问他。”

她擦了擦手上的面粉,示意她的夫婿把孩子放在地上,然后蹲下来盯着祝雪迎的眼睛,严肃地问:“你身上的衣服谁给洗的呀?”

祝雪迎假装有点害怕,向狄奕可身后缩了缩,小声回答道:“小风哥哥,不……小风姐姐给洗的。”

“到底是哥哥还是姐姐?”邵紫茹皱了皱眉头,声音提高了点。祝雪迎小脸皱在一起,好像要哭的样子,狄奕可马上心疼地埋怨:“紫茹,小声点,别吓着孩子。”

“小风哥哥说,有人的时候不能叫他哥哥,会被拐子拐走卖青楼的。”祝雪迎躲进狄奕可的怀中。

“那,小风哥哥是谁,和你什么关系?你亲哥哥吗?”邵紫茹又追问道,她不想因为收养孩子留下什么后遗症。

“我醒来,小风哥哥一直就照顾我,他说我发烧烧坏了脑子,以前的事不记得了。小风哥哥叫谷化风,我叫祝雪迎,应该不是一个娘的亲哥哥吧。啊,对了,小风哥哥还在镇子东的一个小饭馆打工,他让我老实地呆在街口不要乱走,现在他找不到我一定很着急……爹爹,你能不能也做小风哥哥的爹爹,他也好可怜,他讨到吃的都先给我吃,赚钱买的东西也先让我吃,他对我好好的……”祝雪迎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眼巴巴地望着狄奕可。狄奕可又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妻主。

邵紫茹望着眼前两双期盼的眼睛,虽然不是亲爷儿俩,表情却如此的相似。这些年来,自己的这个表面上看似坚强,其实很脆弱的夫婿一直有个心结——永远不可能拥有属于他的孩子,这使他一直快乐不起来。自己对他越好,他似乎就越痛苦。为了怕自己担心,却把所有的痛苦和不快都积压在心底。现在他的脸上出现了久违的,让她心动的灿烂笑容。或许这个孩子真的是老天派来的,是可儿得到救赎的使者。如果真像这孩子所说的那样,无父无母,倒是可以收养他。这孩子看着漂亮又机灵,她看着也喜欢不已。只是这个“风哥哥”又是怎么回事,必须弄清楚。

邵紫茹做出了决定:“走,带我去见你的风哥哥,如果真如你们所说的无人照料的话,我可以收留你们,认你们做养子也未尝不哭。”祝雪迎和狄奕可欢呼一声,快活地抱在一起。一个想:终于可以不用风餐露宿,食不果腹了;一个在想:终于有一个可以疼爱的孩子了。

当邵紫茹领着祝雪迎走出馒头店的门,往东行了不到一百米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焦急的身影,边找边喊:“晓雪——晓雪,你在哪儿……”

祝雪迎松开邵紫茹的手,冲那个身影奔过去:“风哥哥,我在这呢!”那个身影急忙迎过来,扶住她的肩膀怕她跌倒。

“不是让你在街边等我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让我好找!”声音里充满了焦虑和急切。

“风哥哥工作结束了吗?”祝雪迎顾左右言他。

“没有,看到你不见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做工呀。不过今天没有工钱拿了,不能给晓雪买面吃了,还好昨天还剩下一个馒头,饿了没?”谷化风见雪迎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松了口气,面露笑容。

“我已经吃过了,好饱哦!茹姨姨家的馒头,是我吃过嘴好吃的东西啦!”的确!来到这个破地方,除了粗馒头,烂面条,就没吃过一样能入口的东西,一方面是没钱,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世界的食物太单一,太粗陋,真不知道这里的人天天吃这样的烂东西,怎么还津津有味的,是他们的味蕾跟她的不一样吗?

谷化风看到祝雪迎身旁那个高挑的女子,马上行了个标准的谢礼:“谢谢夫人了!小孩子家不懂事,等我找到工作赚了钱,马上还您……”

邵紫茹看着眼前这个扮着女装,骨瘦如柴脸色苍白的男孩子,这样一个柔弱的身躯,偏又挺直着腰身,负担着照顾比他更小孩子的重担,不知道他还能支撑多久。邵紫茹忍不住有点心疼,想帮他减轻肩膀上的压力。

“你是晓雪的哥哥?”邵紫茹看着男孩的眼睛问道。

“不是亲哥哥,但是我把她当做唯一的亲人。”谷化风抚了抚祝雪迎的小脑袋。

祝雪迎拉拉他的手,笑得一脸灿烂:“茹姨的夫君,好温柔好善良,他给我馒头吃,还要认我做儿子。他们家开馒头铺的,以后我们就不用担心下一顿没东西吃了。可以吗?我可以认他做爹爹吗?我好喜欢他哦!”邵紫茹汗了一下,感情这孩子为了馒头才答应认亲的。

谷化风确认似的看着邵紫茹,她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晓雪说你们没有其他亲人,我和可儿又没有孩子,所以……不过,你先把你们的情况说清楚点,晓雪很多事情讲不太清楚。”

谷化风心里有了一番计较:自己能力有限,与其让晓雪跟着自己受苦,不如给这位做养子,至少不会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现在临近夏天还好,如果是冬天怎么办?即使我们撑到京城,主母的音信杳然,我只知道她姓祝,是个小兵,具体地址不清楚啊,京城这么大,到哪去找,不如先安定下来,等晓雪大了再去和母亲相认。

况且听晓雪说这女子的官人很喜爱晓雪,又没有孩子,一定会对晓雪好的。不过,听说她们现在要交很大一笔净夫款,还有没有能力负担多两张嘴吃饭?如果她要求我和晓雪分开怎么办。不行,我就是给他们当苦力,做奴仆,也不会与晓雪分开的。

他整理下思绪,既然打定主意接受收养,要到京城寻主母的事情绝对不能说。他只说全家准备迁往京城的路上遭了山贼,除了他们俩,其他亲人全部遇难。

“你们老家也没有亲人了吗?”邵紫茹不想官人白欢喜一场,自然要打听清楚。

“我们官人的娘家人在三年前的一场大火中丧生,因为起火的时候是晚上,一家主仆无一幸免,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人相依为命。”谷化风眼圈红了,声音有点哽咽。

“紫茹,他们好可怜,就留下他们吧。”不知什么时候,邵紫茹的官人狄奕可已经来到她们的身后,一脸的同情。

“夫人,您收留我们吧。我可以帮你做馒头、卖馒头、劈柴跳水……我什么活都能做,如果您怕负担重的话,我可以一天只吃一顿饭……”谷化风语气有点急切。

“好了,别说的这么可怜,放心,只要有我邵紫茹一口饭吃,就有你们兄弟的。可儿,带他们回去洗个澡,换下你们身上这件破布。我去老王那买两件衣服去。”说完,大踏步地向东方走去。

狄奕可领她们走到馒头铺前,冲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招呼一声:“小豆蔻,麻烦你再帮我照看下铺子,我去给我儿子烧水洗澡去!”

“儿子?狄叔叔,你哪儿来的儿子?”小女孩一脸迷茫。

狄奕可献宝似的牵着小雪迎的手:“看!我刚刚认的儿子,可爱吧,漂亮吧!”

小女孩看着小雪迎的小脸,龇牙咧嘴地笑道:“恭喜狄叔叔喜得贵子……”

“油腔滑调!”狄奕可拍了下小女孩的头,领着雪迎和化风进了内院。谷化风很有眼色地抢着去烧水。

不大一会,,水热了,狄奕可试了试洗澡的大木桶里的水温,然后去帮祝雪迎脱衣服。祝雪迎看了看这位丰神秀美的青年男子,不好意思地道:“爹爹,我自己洗吧,晓雪自己会洗澡。”

狄奕可一边解她的衣带,一边说:“木桶这么高,你小小个子怎么进去,爹爹帮你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祝雪迎见阻止不了他,就自我催眠:我是小孩,我只是个六岁的小孩,没什么好害羞的……

当她被脱得赤条条光溜溜的时候,狄奕可睁大了眼睛,愣了片刻,大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