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0章 饱暖思美味

第十章 饱暖思美味

刚刚买来成衣的邵紫茹,和自动自发打扫院子的谷化风,听到邵大官人的惨叫,急忙冲进来。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床边坐着拿着刚脱下来的破衣服遮在身前的祝雪迎,地上坐着张大嘴巴,目瞪口呆,温文尔雅,傲然如竹气质早已灰飞烟灭的狄奕可。

邵紫茹又好气又好笑地扶起,回过神来为自己大惊小怪,有点脸红的夫君:“什么事把我一直很淡定的夫君,吓得这么凄惨呀?”

狄奕可剜了她一眼,看着床边一脸无辜的祝雪迎,柔声道:“晓雪,你……你这么是个女孩子啊?”

谷化风马上接过话语:“是小风的不是,忘记禀告夫人和官人晓雪是女孩,这个衣服是乞讨路上一户农家给的,她家里只有三个儿子,所以一直给晓雪穿了男装。”祝雪迎看了他一眼,真是撒谎不带打草稿的。

邵紫茹倒是很高兴:“女孩好呀,免得将来养出感情又出嫁,夫君你又难过。养女防老,好啊,好啊!对了,小风,你也别这么见外,叫我们义父义母吧。”

“我也叫你们义父义母吗?”小雪迎睁大眼睛问道。

狄奕可赶忙接过话:“你是爹爹娘亲的女儿,当然叫我们爹爹和娘亲了……”看看,差别待遇吧。

谷化风似乎想到了什么,偷看了晓雪一眼,微红着脸道:“我还是叫你们邵姨、狄叔吧……”

邵紫茹看着他红着的面孔,明白过来味了,乐得大笑起来:“好!好!就先叫着邵姨狄叔,以后再改。”她见自己的夫君还是一脸迷糊的表情,提醒道:“可儿啊,咱们这回不但有了女儿,连女婿都有现成的了。”

邵大官人恍然大悟。谷化风脸更红了,小声说:“风儿只是我们官人给晓雪晓雪定的侍夫而已。”

“侍夫也是夫,再说了我们小风又漂亮,又勤劳能干,性格稳重体贴,做正夫也绰绰有余呢。”狄奕可不吝惜表达对他的欣赏。

祝雪迎马上表态:“什么正夫侍夫,我以后只娶风哥哥一个。”

“好姑娘!有志气,娘支持你。去去去,男人回避,我们晓雪姑娘要沐浴更衣了,娘给你搓背!”邵紫茹一直保持着亢奋的状态,典型一个“重女轻男”型的。在这女少男多的女尊国度里,能捡到一个孤女做女儿,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啊,老来有靠喽!

“娘!你买的还是男装哦!”

“哦哦……娘这就拿去换,然后再给我美丽可爱聪明的晓雪闺女多买几件,换着穿。”邵老板现在是有女万事足。

祝雪迎第一次穿上整齐的女装,虽然只是普通粉色碎花薄棉布做的,纯手工纺织缝制,穿起来舒服极了。她刚刚认下的便宜爹爹帮她梳了左右两个小发髻,发髻上垂下几根小辫子,发髻周围点缀着一圈粉色的串花,趁着小小的瓜子脸,显得格外灵秀。

邵紫茹抱着她亲了又亲,舍不得放下:“走,今天正巧赵老三家杀了头猪,娘带你去称两斤,晚上煮肉片给你吃。”赵老三是镇子上唯一一户杀猪卖肉的,除了给大户人家送货上门外,每十天才杀一头猪供散客购买,毕竟,镇子上的普通人家,吃得起肉的不多,每十天打次牙祭还算比较奢侈的呢。

邵紫茹抱着新认养的女儿,一路显摆着,到了猪肉铺,离老远就吼:“赵老三,赵卖猪肉的,来两斤上好的五花肉,晚上给我的宝贝女儿炖猪肉吃……”祝雪迎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么大声的吼叫,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女儿了似的。

铺子里冲出一个一看知道职业的女人:三十多岁,一身肥肉,看不出腰身只看到几层游泳圈,眼睛挺大,可是嵌在那张大饼脸上,一点也显不出它的优势,下巴别说双层了,就是三层四层都有了。那露在外边的胳膊,都比祝雪迎的大腿还要粗壮。感情每次杀猪,大半都被她自己吃了。

赵老三赵杀猪的瞪着她的牛眼,不可思议地道:“馒头邵,吼什么,你哪来的女儿,现在娶侍夫给你生,也得十个月以后吧。什么给女儿买猪肉吃,自己馋了就明白说,我又不会嘲笑你。”

邵紫茹把祝雪迎像举玩偶玩偶似的,递到她面前,炫耀着:“我刚刚收养的女儿晓雪,漂亮吧,可爱吧。”祝雪迎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你拿来攀比的宠物。脸上却绽开灿烂的笑容,马上获得赵老三的“芳心”。

“呦呦呦……你从哪儿拐来的小美女,这么水灵。”赵老三声音里带着酸味。

跟着赵老三出来的她最得宠的侧夫,捏着小雪迎的小脸,笑着说:“妻主,多可爱的孩子,咱跟邵老板做亲家吧,把咱们小四定给晓雪吧。”

“不行不行,我们家晓雪已经定了夫侍了,再说你们家小四被你们养得胖得跟小猪仔似的,我们晓雪肯定看不上!”看来两家关系不错,开得起玩笑。

“胖又怎么样,人胖点身体棒,有力气,将来做活一把好手。去去去,没眼力的家伙,咱不跟你一般见识。”赵老三用她的牛眼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又笑着逗晓雪,笑得跟一尊弥勒佛似的。

邵紫茹有女万事足,也不跟她争辩什么了:“快给我秤两斤猪肉,我得给我们家女儿好好补补。”

“是该补补了,你看这小脸马上都瘦没了。好吧,本来这猪肉是卖完了的,看在晓雪的面子上,就从我们家留的十斤猪肉里,匀两斤给晓雪吃吧。”说着从里间搬出一大块肥多瘦少的猪肉,操起杀猪刀就要把最肥的部分割下来。因为这世界没有油这种东西,油水少,所以买肉都以肥为美。

祝晓雪马上阻止她:“赵姨姨,不要那块,要那块一半肥肉一半瘦肉的,晓雪喜欢吃瘦肉。”

傍晚,邵记馒头店的生意依然火爆,经常走货的商贩和商队几乎没有不知道邵家的馒头的,他们每次在镇子上停留,都是吃她们家的馒头,普通穷苦百姓或许在乎那多出的一个铜板,商人们可没把它放眼里。

铭岩镇晚上的街市依然热闹,因为巴彦克拉山又深又高又险,深山中不但野兽出没,山贼匪徒打劫现象也时有发生。所以小的商队或商贩总要在镇子上停留,等八大商号的商队走货的时候,搭个伙,跟着后边过去。毕竟八大商号的商队声名在外,又有武功高强的护卫,那些山贼匪徒不敢打他们的主意。这也给铭岩镇带来了很多商机。

祝雪迎从屋后的菜园里摘了个大茄子和一个圆滚滚的包心菜。有个菜园真不错,想吃什么蔬菜自己种。

城西的大多临街住户的格局都是:临街的做店铺,里面是几进房子,左右还有厢房,房子后边原本是荒地,大部分人家都像邵家这样,开垦出来种蔬菜,再加上山上许多野菜,基本上不用买菜了。

虽然狄奕可叮嘱了等她们收了铺再回来做饭给她吃,饿了让她先吃馒头垫垫,但是祝雪迎一想到花了一百文买来的猪肉,逃不了被白煮的命运,就十分倒胃口,现在有条件了,她实在是不能忍受炖煮的菜肴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祝晓雪拿着食材进了西厢房,西厢房被隔开,一半是邵紫茹做馒头的地方,一半是小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