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2章 采蘑菇的小姑娘

娶夫纳侍

祝雪迎在铭岩镇幸福地安家了,由于她整日笑眯眯的,见了谁都很有礼貌,嘴巴又甜,很快成了铭岩镇的平民中家喻户晓、人见人爱的宠儿。尤其是她的一手好厨艺,在第一次露一手的时候就已经名扬整个铭岩镇了,毕竟,炒菜时溢出的香气,是藏不住的。

不用说馒头店邵老板夫妇更是把她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尽管因为这净夫款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每次赵老三家宰猪,或者羊肉张家杀羊,都不忘割上两斤给晓雪打牙祭。糖四家的糖果子铺邵紫茹也成了常客,要不就称几颗糖,要不就买个糖人,直到祝雪迎换牙牙疼,医生嘱咐少吃点糖,对牙不好,才收敛一些。祝雪迎每次出去玩,邵紫茹都顺手塞几个铜板给她,生怕她看到想要的小东西时没钱买,委屈了自己的女儿。

不出一个月,邵紫茹“女儿奴”的称号传遍了大街小巷,当别人取笑她“女儿奴”时,她总是一脸骄傲:我家晓雪聪明伶俐,漂亮可爱,又能干,我不疼她疼谁?所以提到邵老板,以前都说:哦,是那个做馒头特好吃的邵老板吧。现在呢,则说:哦,是那个疼女儿疼到心肝儿里的邵老板吧。

也难怪邵紫茹总把女儿挂在嘴上,疼在心里。这祝雪迎在邵家好吃好喝的供着,一天一个样:本来瘦瘦的小脸现在变成粉嘟嘟小瓜子脸,因为营养不良而发黄的皮肤现在像剥了壳的鸡蛋似的,白皙无瑕中透出淡淡红粉,上好的羊脂玉都不能与之媲美。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樱桃般的小嘴不点而红娇嫩欲滴。用邵紫茹有点自恋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我邵紫茹的女儿,绝对的美人胚子,将来不知要俘获多少美少年的芳心呢!

自从吃过祝雪迎做过的菜,林豆蔻彻底被征服了,她一切为晓雪马首是瞻,晓雪叫她往东,她绝不往西,叫她打狗,她绝不撵鸡,一天十二个时辰至少有六个时辰和祝雪迎在一起。林豆蔻家过得也不怎么好,一家人死的死散的散,就剩下老石匠两口子带着孙女生活。石匠的手艺虽然很不错,但是镇子里对石匠的需要并不多,所以生意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眼看生计都难以维持,邵紫茹经常接济她们,也不是长久之计。最近老两口准备把三间铺子租出去,多一项进项。

以前林豆蔻在家里清闲着没事做,就经常过来帮着照看馒头铺,邵老板总是给些馒头作为报酬。现在每天有简单但非常美味的菜可以蹭,更是一天到晚泡在邵家,帮着摘个菜,烧个火,洗个锅碗,有时也在前面帮忙照看铺子。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前面已经说过了,铭岩镇的居民出来做买卖,另一进项就是来自于巴彦克拉山了。成年女子几乎人人都有猎获野味的本领,所以空闲时候三不五时上山猎点小兽飞禽丰富下餐桌,也有几户劳力较多的成了专职的猎户,她们家的铺子就变成了山产店。

那些夫孺半大孩子之流的,也经常到山上摘山果,挖野菜,采蘑菇,有的拿去市集换钱,有的自己煮来吃。林豆蔻就经常跟着爷爷上山。

一夜夏雨之后,空气显得格外清新,祝雪迎揉了揉蒙眬的眼睛,打了个哈欠,拿起猪鬃做的牙刷沾着牙粉开始刷牙。林豆蔻在墙头出现了,她没看到被石榴树挡住的晓雪,亮开大嗓门开始吼:“晓雪,晓雪,起来了没有!!晓雪——”

“吵死了,一大早,嚎什么嚎!”祝雪迎吐出漱口水,从树后慢吞吞地走出来,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林豆蔻喜滋滋地道:“爷爷说刚下过雨,山里蘑菇一夜之间就会冒出来,我们马上去上山采蘑菇来加菜,你去不去?”

祝雪迎一听有蘑菇,马上眼前出现“椒盐蘑菇”“茄汁蘑菇”“小鸡炖蘑菇”“蘑菇肉饼”“蘑菇蛋花汤”“素炒蘑菇”“蘑菇肉片”“红烧肉烧蘑菇”……抹了一把口水,坚决地说:“去!”

一大早起来揉面的邵紫茹不放心地出来说:“你年纪小,山上蛇虫多,采蘑菇要到小路上去,不好走,磕着拌着怎么办,别去了,以后娘有空再带你去,好不?”

祝雪迎撅起小嘴,你这么忙,什么时候能“有时间”?不行,一定要争取到上山的批准。她拿出最有效的一招:鼓起双颊,眼睛里蓄满泪水,眼泪啪嗒地望着邵紫茹,那眼神中的期待让邵紫茹的心疼哪,可是又怕她人小在山上出事,左右为难。

“邵姨,我陪晓雪上山吧,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谷化风抱着一捆柴从后院走来。

“好吧,好吧,晓雪不哭了,让风哥哥陪你去,好吗?不哭了哦。”如果不是满手的面粉,邵紫茹早就把撇着小嘴,红着眼睛一脸委屈的女儿抱在怀里了。

祝雪迎达到目的,马上破涕为笑,张罗着上山用具:两把小铲子(用来挖野菜的),一个小篮子,一个小背篓(装蘑菇野菜的),一竹筒白开水,几个馒头,几条咸萝卜(中午在山上吃的)。准备停当,高兴地挎着篮子,牵着背着背篓的谷化风,跟爹娘挥手告别。

邵紫茹还是不放心追出来地叮嘱着:“小风啊,采不采得到蘑菇不要紧,关键是注意晓雪的安全,别让她乱跑。玩得开心点!”最后一句是跟晓雪说的。

林豆蔻的爷爷和小豆子已经等在门口了,另外还有镇子东头卖豆腐李三兰的侍夫和她十三岁的儿子,山产店周芬的侧夫、侍夫,和俩年轻的女婿和三个未成年的儿子,他们家女人都去打猎去了,主夫看铺子,剩下的都来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镇子离山脚两里多路,不到半个时辰就走到了,所以到山脚的时候才刚到辰时(早上七点多)。在山脚下,大家自动分了组:祝雪迎和小豆子一直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自然在一组,那谷化风和林爷爷不放心地跟着,四人一组。豆腐李两人和周家两女婿一组,周家夫侍儿子一组。

巴彦克拉山占地广,可谓是深山老林了。由于太深,那些猎户啦,挖野菜的啦,都在只在边缘地带活动,怕进去迷路或遇见猛兽。

边缘地带的人多了,自然所得就少。不过祝雪迎了解蘑菇生长的环境,专拣阴凉潮湿、腐殖质丰富的山林去钻。进了山后,祝雪迎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出产丰富的菌类基地、蔬菜天堂。

这里的居民只认为那种黄白侧耳菇和白蘑菇能使用,认为那些形状奇特、有花纹的蘑菇有毒不能吃,所以让祝雪迎占了好大的便宜,即使跟在别人后面也收获不小。其实山上更多的是长得矮矮胖胖,伞上有花纹的香菇。凭着前世跟阿妈上山辨识蘑菇的经验,绿菇、松乳菇、香杏菇、硬柄皮伞等等漏网之鱼,都成了祝雪迎的囊中之物。

由于刚刚下过雨,祝雪迎马上在林间的地上,草丛中发现了另外一种不为人知的鲜美食材——地耳,也叫地蕨皮。它的外形似木耳,波浪形片状,富含胶质。当晴天气候干燥时,失水干缩,呈茶褐色或近黑色片状;雨天或湿度大吋,吸水膨胀,粘滑,肉质呈橄榄色片状。雨后地耳菜吸水发潮、个体膨大,此时生长处于旺盛期,韧性好,不易破碎,采收较为容易。

祝雪迎马上号召自己的小组采集地耳菜,并介绍:“它富含多种营养成分,且味道清香柔润,含有海味,可食可药,既可炒食又可做汤,为上等佳品。”她流着口水,仿佛吃到了“地耳炒鸡蛋”“地耳蛋花汤”。

跟男朋友吵架,因为结婚的事,他要裸婚,我要传统婚姻。一辈子的婚姻大事不想这么草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