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5章 热腾腾的大包子

娶夫纳侍

晚上的菜肴很丰盛,四菜一汤:一大盘煎知了猴,一盘面煎辣椒,一盘地蕨皮炒鸡蛋,一盘素炒蘑菇,一盆椒糊汤。这椒糊汤是祝雪迎家乡的一道特色汤:先洗出一块面筋来,然后用葱姜爆香(这里用小蒜代替葱),把地蕨皮和辣椒粉在里面稍稍翻炒两下,倒水和洗面筋的水进去,把面筋撕成细条,烧开,放入盐巴。一锅浓稠鲜辣的椒糊汤就做成了。

考虑到爹娘小风和豆子她们家,从来没接触过辣椒,不知道口味怎么样,无论是椒糊汤和面煎辣椒,祝雪迎都放很少的辣椒,凡事都有个适应过程嘛!

事实证明大家对辣椒的接受程度还不错,林爷爷和林奶奶对椒糊汤情有独钟,人老了牙口不好,这汤又辣又鲜又够味,把馒头泡进去,根本不用菜了。祝雪迎的娘亲马上就爱上了辣椒,无论是煎得脆脆的面辣椒,还是鲜辣鲜辣的椒糊汤,她都吃的津津有味,汗流浃背,连带馒头也多吃了一个。

祝雪迎的爹爹则喜欢味道比较平和的,“地蕨皮炒鸡蛋”和“素炒蘑菇”。“地蕨皮炒鸡蛋”融入了鸡蛋的香味,和地蕨皮的鲜味,两样食材搭配在一起,又各自提升了味道的档次。“素炒蘑菇”更是鲜美异常,比以往的白煮蘑菇不知道好吃多少倍。

知了猴被煎得金黄金黄的,吃在嘴里酥脆酥脆的。祝雪迎夹了一个放进嘴里,享受地闭上眼睛,香啊,真香!

一开始大家看着这盘“可怕”的虫子,谁都不敢下手,等看到祝雪迎一个接着一个,吃得欢畅,一点也没有痛苦的表情。林豆蔻才咬牙夹了一只,闭着眼睛咬了一条知了猴的腿,尝出味后,马上被煎知了猴的味道所征服。她眉开眼笑地吃了一只又一只,连声赞叹:“好吃,好吃,真香哪!”

其余各人看她吃得兴起,也尝试了一只,都赞不绝口:“外香脆,里鲜嫩,干香味美。不愧是晓雪的手艺呀!”

尽管晚餐的食材大多是大家没有见过的,例如地蕨皮,知了猴;甚至还有平时被称作有毒的辣椒。但是没有一个人质疑这些菜能不能吃,虽然她们仅仅相处了一个多月,她们已经对祝雪迎产生了深深的信任,朋友的信任、家人的信任……

邵家三进的房子,前边一进作为店铺了,中间一进是邵氏夫妇和晓雪小风住的地方,后边一进是仓库和小型作坊,院子里还用篱笆隔出养鸡鸭的地方。米面铺出售的面都是平常人用的粗面,邵家做馒头的面,是自己加工出来的,石磨是老石匠给改良特制的,所以面磨得比较细,筛子又是特别用细纱做的,所以筛出来的面非常细。

晚上,祝雪迎躺在爹娘的大**假寐。本来邵氏夫妇一间,晓雪和小风一间,为什么她会出现在爹娘的**呢?还是邵氏夫妇疼女儿惹的祸。每天她们一个蒸馒头一个卖馒头,忙得恨不得多生出两只手来,哪里有时间陪宝贝女儿。只有等晚上什么都结束了,才能有时间和女儿相处,可是这时候晓雪已经困得眼睛快睁不开了。邵紫茹就养成了看着女儿入睡的习惯,睡熟以后再抱到隔壁去。为什么不干脆让女儿睡在自己**到天亮算了。咳咳,你们懂的,人家年轻夫妻,又恩爱到宁可缴纳净夫款也不愿纳夫侍,晚上那啥……嘿嘿,不要影响人家的“性福”嘛。

等下,晓雪假寐,邵紫茹给她打着扇子,虽然由于靠近巴彦克拉山,铭岩镇的夏天比其他地方气温稍微低一点,但是盛夏的夜晚还是有点燥热滴。狄奕可狄爸爸在等下为女儿缝衣服,他总认为买的成衣没有自己做的舒服。

祝雪迎听着爹娘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

狄奕可停下手中的活计,摸了摸女儿红扑扑的小脸,笑得一脸幸福:“茹姐,咱们真是何其幸运,老天赐给我们这么可爱的女儿。”

邵紫茹咧开嘴笑道:“是呀!不但漂亮,小小年纪就这么能干。嗯!今天晚上的菜肴可真不错。你知道吗?对面的韩老二,钱瘸子和邻近的大多数人家,都向我打听过咱家的饭菜怎么这么香。就连眼睛长到头顶的玉石店的孙玉桂,也来问过我呢。嘿,就不告诉她们,馋死她们,哈哈……唔……嘻嘻。”怕吵醒女儿,她压低了笑声。

狄奕可突然叹了口气,想到了不如意的事:“这都快进入八月了,离年底不到半年的时间了。咱们那净夫款才攒了二十两不到……咱们现在四口人吃饭,再省吃俭用也难在年底攒够银子。我不怕过苦日子,我就怕委屈了我们晓雪。要不……你就随便纳一个……”

邵紫茹皱了皱眉头,打断夫君的话,转而又笑着开导夫君道:“可儿,那件事,以后都不要再提了!放心,你还不相信你妻主的能力吗?我们绝对能赚够那个钱的,还要多赚点,给我们的女儿攒聘礼,娶夫侍,嘿嘿……”

狄奕可抿着嘴笑了声:“女儿才6岁,就想着给孩子攒聘礼了,果然是个‘女儿奴’。唉!我是怕你累坏了身体,你从早到晚忙个不停,胳膊累得酸疼,这几天你都半夜被疼醒,翻来覆去睡不着,我看着心疼呀!”

邵紫茹轻轻搂住夫君的肩膀,轻声说:“过了这几天,锻炼出来就行了。再说小风学了快一个月,馒头揉得都快比我还好了,有了他的帮忙,我也能轻松很多,别想那么多了,你也忙了一天,早点休息吧。”

说着,抱起“睡着”的祝雪迎去了隔壁。那天晚上,祝雪迎久久没能入睡,她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改善家里的经济情况!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祝雪迎就起来了。她到后面菜园里摘了一大堆青菜,洗得时候,娘亲纳闷地问了句:“晓雪啊,摘那么多青菜做什么呀?一顿又吃不完。”

祝雪迎边洗边神秘地笑了下:“娘,别问了,晓雪自有妙用!”她把青菜洗好切碎,然后又把昨天采来的蘑菇切成细细的丁,在一个大盆里拌匀。然后加入猪油、盐、辣椒粉、姜末和小野蒜末来调味。

她吃力地想把满满一大盆馅料搬入娘亲蒸馒头的厢房里,正在揉馒头的谷化风马上接手,放在她想要的位置上。

祝雪迎在娘亲和小风揉馒头的大方桌上占据了一席之地,然后让娘亲给她切下一块面团,揪成李子大小的小面团,每个都揉成球,然后又按成小片,拿出一尺左右的光滑的木棍,开始擀起来。邵紫茹笑嘻嘻地看着她“玩得”不亦乐乎,压根没有要阻止她“浪费”面团的行为,也没有询问她要干什么。

林豆蔻在门口伸出一个脑袋:“晓雪,你在干什么,别干扰邵姨和小风做馒头,快出来。”

“小豆子,你来的正好。来,像我这样把面饼擀薄。”祝雪迎又做了个示范,就把擀面皮的任务交给了这位免费劳动力。

她自己也没闲着,拿起一张自己擀好的面皮,用勺子在拌好的馅料舀出一勺放在面皮上,然后,把面皮一兜,熟练地旋转着扭了一圈,一个圆润又漂亮的包子完成了。

林豆蔻张大嘴巴,看着她神乎其神的绝技,咂舌道:“晓雪,这是你新想出来的吃食吗?真好看,像一朵绽开的花似的。”

“嗯,这是我昨天晚上做梦,梦到神仙教我做的吃食,叫包子。”祝雪迎撒谎不带眨眼睛地回答道。

————————————————————

今日两更,明、后两天,姽婳学校组织天堂寨两日游,特请假两天,如果后天回来比较早的话,就再更一章,不过明天晚上宿在天堂寨,是没有时间码字上传了。亲们,见谅哦。

那个……嘿嘿,不给我就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