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4章 辣椒有毒?

娶夫纳侍

祝雪迎跑过去,高兴地差点叫出来,果然,这一片生长的就是野山椒,红色的山椒像上好的红色玛瑙雕琢而成,骄傲地把头高高抬起,伸向天空,青色的山椒嫩得几乎透明,仿佛水头莹润的玻璃种翡翠。

祝雪迎来到这一个多月,没有胡椒,没有辣椒,没有花椒,对于嗜辣的祝晓雪来说,嘴巴快淡出个鸟来了。你说,看到这一片喜人的野山椒,她能不鸡冻吗:“泡椒鸡爪”“重庆水煮鱼”“辣子鸡丁”“麻婆豆腐”我来啦!

祝雪迎揪了一根青辣椒放进嘴里咬上一小口,久违的辛辣味占据了口腔。嗯!够劲,不愧是野生朝天椒。祝雪迎嘶溜着嘴巴,控制不住又咬了一口,辣的彻底,不错不错。

林豆蔻看清楚她吃的东西以后,惊叫着扑过来:“晓雪,那个不能吃!有毒的!!快吐出来,水呢,多喝点水冲淡它。”

被打断享受野山椒的祝雪迎,不乐意的拉下脸,嘴里边嘶溜着,边问:“谁说这野山椒有毒的,简直是一派胡言!这个做菜好吃得不得了,没见识!而且辣椒含有很多维生素,吃了对身体不但无毒还有好处呢。”

林豆蔻依然情绪很激动,怕她不相信似的大声说:“镇子东头‘小王菜馆’的女儿王彩珠,误食这个东西以后,立刻面孔通红,汗如雨下,并且说不出话来,过一会肚子也开始疼起来。晓雪,不要胡乱吃东西,这个不能吃的。”

谷化风一听,立刻急了,他放下背上的背篓,就要背祝雪迎下山找大夫看看,他可承受不了再失去这个唯一亲人的打击了。

祝雪迎推了一把他的后背,非常郑重地声明:“这个东西绝对没有毒,这东东叫野山椒又叫朝天椒,主要用作菜肴烹调、配菜的佐料,辛辣副食品的调料。你说的那种情况,是因为辣椒含有刺激性物质,促进人体血液循环,使人发热,就出汗了。那个王彩珠汗腺受辣椒刺激反应比较强烈而已,肚子疼大概是胃因为剧烈刺激而**导致的。这个野山椒炒牛肉超级好吃滴。”

“你疯了,吃牛肉!官府禁止宰杀牛的。”林豆蔻吐槽她。

“做成‘剁椒鱼头’也很好吃的,好了,不说了,赶快帮我摘辣椒吧。注意摘辣椒的手不要触摸脸部细嫩的皮肤,否则会火辣辣的疼,更不能摸眼睛。篓子放不下了?风哥哥,咱们带午饭的包袱铺在地上,用来包辣椒。哦,晚上,可以用地蕨皮和辣椒粉做椒糊子喝喽,耶耶也——”祝雪迎一蹦一跳地摘辣椒,心中想着:一定要在菜园里种多多的辣椒,呵呵。

林豆蔻最近养成了祝雪迎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习惯,因为她小小年纪稀奇古怪的事情懂得不少,而且迄今为止没有错过。更主要是被她的美食收买了。小豆子突然想起:“晓雪,你刚刚说辣椒有什么……什么素?那是什么东东。”得,连“东东”这么时髦的词都学会了,真是近墨者黑啊!(祝晓雪抗议:是近朱者赤好不好。姽婳:好好,是近猪者痴……行了吧?晓雪满足地点头,姽婳窃笑……)

祝雪迎伸长小短手,努力去采摘朝天椒:“是维生素啦,维生素就是……就是……有营养对身体有益的东东。”不知道怎么跟古人解释的晓雪汗了一把,敷衍而过。

小豆子一脸崇拜的望着祝雪迎,眼睛里闪着星星:“晓雪,你好棒哦,为什么你知道这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祝雪迎眼神躲闪了一下,依旧拿出使用多次的理由搪塞:“我也不知道啊,你不是知道我烧坏了脑子,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吗?但是头脑里总是偶尔蹦出那么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和知识,弄得我神神叨叨的,似乎跟你们的认知不一样哦。好奇怪!到底为什么呢?”

谷化风看着她迷惑困然的表情,拍拍她的头,柔声道:“弄不清楚原因就别费神了,只要你开心快乐就足够了。”

小豆子马上也附和:“是呀,是呀,这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因为你的这种异能,我们吃上了美味无比的饭菜,这是好事啊,不要再苦恼了。”最近这个馋嘴的小豆子,经常拿她们家的蔬菜过来,让祝雪迎给她们烹饪,不说是自己嘴馋,美其名曰:孝敬两位老人,让她们也尝尝鲜。

摘完这一片野山椒,天色已经不早,祝雪迎的包袱也想吹了气的气球一样,满满当当了。祝雪迎还不满足,要去继续寻找野山椒,谷化风阻止她:“今天晚了,明天我再陪你上山,专门摘这个野山椒,好吗?”

祝雪迎想了想,也不胡搅蛮缠了:“明天带个大口袋来装,背篓也背来。争取摘够这半年用的量,明年开春才能种辣椒呢。”

回到家以后,祝雪迎开始整理她的“战果”,林豆蔻也理所当然的把她和爷爷的劳动果实拎来交公,当然少不了那句:“做出来的菜给我们盛一碗就行了,嘿嘿!”

祝雪迎把采来的蘑菇分类:数量最多的是香菇,这个可以阴干保存;白侧耳菇和白蘑菇,由于这里的人都采集,所得不多,用来做这两天的菜或汤,“蘑菇肉片”“蘑菇浓汤”都是不错的选择;其他蘑菇如果炒菜用不完的话,祝雪迎想到一个很不错的用途呢。木耳和地蕨皮也可以阴干,等想吃的时候泡一泡,发一发,就可以了。新鲜的野菜,理整齐,捆成束,方便取用。

最让祝雪迎高兴的是那些美味的幼蝉猴,先洗干净,用盐腌起来,晚上就煎一盘(这世界油还没诞生,动物油又有限,不能炸,用煎的比较省油。)

辣椒嘛,红色的让谷化风用线串起来风干,用来做辣椒面。青的大部分腌起来,留一点做菜。干辣椒,先叫林豆蔻,用石臼砸成辣椒粉。

镇东周猎户家采山产的男人们也回来了,她们家最小的小子十一岁的周启,总爱和晓雪过不去,就是没事找茬型的。他路过邵家的时候,特地进来显摆他的丰富的收获。看到祝雪迎那些在他们眼里乱七八糟的“不能吃”的东西时,鄙夷地道:“呦!收获不少嘛,可惜没几样是能吃的。我就说嘛,小孩子家家的,上山能采到什么,只不过去玩闹罢了,看看哥哥的,蘑菇又白又肥厚。叫声哥哥,哥哥匀给你点!”

祝雪迎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直接无视他。周启看到盆里的幼蝉猴,和谷化风正在串的野山椒,立刻鸡冒乱叫:“哎呀呀!怎么抓这么多虫子……居然把毒药摘回来啦!晓雪啊!不说哥哥没提醒你,这些有害的物品,还是早扔了好……”

他在那里指手画脚唧唧歪歪说个不停,祝雪迎不耐烦了,她悄悄在手里拿了样东西,走到周启面前笑得很可爱的样子。周启应该是那种明明喜欢别人,却又特别地找别人麻烦的别扭正太的类型。他看到可爱的晓雪,不自觉地忘了自己要说的话,呆呆地望着晓雪。

谷化风看清楚了她刚刚的动作,笑着摇了摇头,这周启要倒霉了。果然,祝雪迎把自己雪白的小拳头伸到周启的鼻尖处,猛地张开手掌,一个黑乎乎的,蹬着细长的腿,张牙舞爪的知了猴赫然躺在她的掌心。

周启视线慢慢聚集在,离自己鼻尖只有半公分的,恶心的虫子身上后,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锐叫声:啊——然后像电影快进镜头一样,飞快地消失在邵家的门外。

林豆蔻笑得前仰后合,直不起腰来,揉着肚子说:“晓雪啊,你可真坏,不过对付这样的人,就得用非常的方法。”

——————————————————————————

哇!居然有打赏呢!惊喜!姽婳从来没有获得过打赏呢。岚澜蓝,谢谢啦,姽婳的第一次,是你给的哦。呵呵。

千夜雪影你提的这个问题姽婳已经考虑到了,你看,一女一男一个孩子,一女两男两个孩子,一女三男三个孩子……所以鼓励多娶夫侍呀,然后再加上多胞胎,基本可以持平,而且,姽婳也有后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