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23章 合作

第二十三章 合作

锦衣女子要了笼小笼包,沾着醋,吃得津津有味,听见胡晓蝶的话,一愣,马上表情变得很恭敬,起身见礼道:“莫非尊驾是‘武医双绝’胡晓蝶胡老前辈?”

“不错,正是老身。”胡晓蝶马上散尽她浑身的痞气,冷淡地回应。

“家母缠绵病榻十数载,请了名医无数,都不见好转。在下久仰前辈大名,知道前辈在杏林界久负盛名,这些年在下一直在找寻前辈,可惜前辈行踪不定,一直未能如愿,今日有幸见得尊颜,还望前辈……”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把你娘带到这儿来,我帮她看就是了,今后我就在这儿教徒弟,不走了!”得,人家还没说拜师呢,她倒赖着不走了。

邵紫茹一听,这可是尊大神哪,留住百利无一害,赶紧吩咐夫君:“可儿,给胡前辈在后院收拾一间房子出来,烧好洗澡水,让前辈沐浴更衣。”

“嗯……再来笼小笼包,闻着味道不错。”胡晓蝶得寸进尺的要求。

“你还吃?吃了那么多螃蟹,又刚扒完一盘菜,也不怕撑死啊你。”祝雪迎翻着白眼。

胡晓蝶不计较她话中的不敬,乐呵呵地道:“再有两笼也吃得完,不过,我得留点肚子,晚上不是说还有好吃的吗?”

“前辈,家母身子虚弱,恐怕不能承受这么远的颠簸,还请前辈移驾!”那女子又是一礼,阻拦住要进内院的胡晓蝶。

胡晓蝶眉头一皱,有点不高兴了:“这么麻烦,没看我刚刚收个徒弟吗,哪里有时间!”

那女子早就听说此人脾气古怪,喜怒不定,现下看她有点不高兴,急得汗登时就下来了。

祝雪迎看不下去了,哼了一声,道:“人家都说医者父母心,你怎么当医生的,一点慈悲心都没有,我看你那身本事都是唬人的吧,你一定是怕看不好老夫人的病,揭穿你的真相,才不敢去帮这位夫人的娘看病吧。”

胡晓蝶眼睛一瞪,正要发火,转念一想又忍住了:“你小子少拿话激我,我不上当。好吧,你哪里人士,我写封信,叫我那已经出师的天才徒弟去看看。”

女子大喜,上前答道:“在下官子彤,家住天阳城,是天阳官家的家主。”

“哦,原来是八大商号之一,垄断全国粮食供应的官家呀!”祝雪迎对八大商号不能说了如指掌,还是略知一二的。

官子彤见祝雪迎在胡晓蝶跟前能说上话,不敢托大,点头应道:“正是。”

胡晓蝶甩了甩她残破的袖子,不耐道:“知道了,粮商官家,回家等着吧,小徒不久自会上门。”说着,不顾官子彤又是一礼,转身进了后院。

官子彤舒了口气,想起刚刚谈了一半的生意,对邵紫茹笑道:“多亏令爱在胡前辈前替在下美言几句……邵老板,你看刚刚我跟你谈的那笔生意……”

邵紫茹呵呵一笑,道:“官老板请坐下慢慢商谈。不瞒你说,这醋,是小女梦中得仙人指点,反复酿造得来的,所以这具体的酿造方子,你得和小女商谈,我也不是很清楚。”

祝雪迎一听,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这官子彤看中了她们家的酿醋技术呀。本来这酿醋的技术,祝雪迎没打算私藏着,也没那实力做大推广全国。既然这八大商号之一的官家有意,利用这酿醋的方子发点小财也不错呢。

正想着,官子彤和颜悦色地对她说:“小老板,听说这包子也是你创的,嗯,味道很不错。这小笼包沾醋,更是别有一番风味……你这醋的配方,能不能卖给在下?”

祝雪迎没有马上接话,只是顾左右而言他:“这醋嘛,不但可以作为蘸料,而且常用于溜菜、凉拌菜,也醋作为主要调味做菜。例如葱醋鸡、醋芹、醋鱼等。还可以做糖醋的菜肴,我相信不久的将来,醋会被广泛使用,成为人们饮食生活中必备之物。它还能促进消化,增进食欲,有防腐杀菌作用。将醋蒸熏对伤寒病毒有杀灭作用。”

官子彤听得入神,要拿下这酿醋秘方的主意更加坚定:“小老板,你个价吧!”

祝雪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并没有如她所愿,报出价格。官子彤沉不住气,自己报出一个价格:“一千两,怎么样,比你们包子铺两年的收入还要高,考虑下吧。”

祝雪迎依然笑了笑,接过谷化风端来的一杯热茶,呼呼地吹凉,喝了一大口。

官子彤丧失了她一贯的沉稳,想了片刻,道:“两千两,这个价格如何?”

祝雪迎不接话,转移话题:“官老板,晚上我准备几样以醋为调料的菜肴,您留下来尝尝吧。”

官子彤想想和自己同一客栈居住的,同是八大商号之一的吕家,手下人听说她们也对酿醋秘方感兴趣,只是家主未到,暂时拿不定主意,不过据说已经快马去请示了。念及此处,她咬咬牙:“五千两,这是我的极限了,不能再高了。”

祝雪迎别有深意的看她一眼,这一眼叫官子彤有点发寒,官子彤当上家主十几年来,生意遍布全国,就连在皇亲国戚面前都应对自如的她,在一个小小的不足七岁的女娃面前,居然有紧张之感,真是怪事。

祝雪迎吊足了她的胃口,才道:“我这酿醋的方子……是不卖的。”看到官子彤脸色一变,有发火的趋势,又马上接着道:“不过,我们可以合作。”

“合作?”官子彤按捺住心中的不满,决心问个明白。

“不错,是合作,我出方子,你们官家出人力物力。利润嘛,我只要其中的两成……”

“小老板好打算,一个子儿不出,白得两成利润。哼!你当我们是傻子吗?”官子彤冷笑道。

“呵呵,官老板别动怒嘛,买卖不成仁义在嘛。再说了,你不接受才是傻子呢。”祝雪迎不紧不慢地道,“我虽然不出一分钱一份力,但是我出了酿醋最最重要的——方子,人力物力?容易,花两个钱就有,可是人力物力好找,方子难求呀。我敢说这世界上,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知道酿醋的技术。如果官老板拒绝合作,我也没意见,毕竟我们家也不缺钱花,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无所谓。”

官子彤犹豫再三:虽然被分去两成的利润,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样,醋成为每家每户必备的调味品的话,剩下的八成利润还是非常可观的。在八大家中,官家把握粮食的买卖权,但是很多老百姓家自产自吃,跟其他商号比,财势弱了那么一点。如果有这醋的加持的话,和其他商号抗衡的资本又加大了很多。

正思忖着,手下盯着吕家的人悄悄过来报告:吕家家主已经进了铭岩镇了。她当机立断:“成!就按你的,利润你二我八,咱们先立个契约,再到官府公证盖个章。”

祝雪迎目的达到,露出了她满意的笑容:“好!爽快!就按你说的办。我也不让你吃亏,以后再有合作的机会,你们官家享有优先权。”

官子彤一听,这祝雪迎或许还有其他的方子,更认为自己做的决定对了。她顾不上吃包子了,和邵紫茹立好契约盖好手印,相携着走出邵记面点铺时,一匹快马停在面点铺前。官子彤满面笑容地招呼着:“吕老板,好久未见,幸会幸会。你也是来吃包子的吧,这里的小笼包沾醋,真是美味呀。你好好尝尝。”

吕三娘冲她点点头就要进铺去,不料官子彤又接着道:“对了,忘记告诉吕老板了,以后您要想吃这醋呀,必须到我们官家去买了。邵老板已经和官某签下契约,把酿醋的方子卖给在下了。您——来迟了一步!”

这吕三娘总是仗着吕家财大势壮,在商会时没少明讥暗讽官家,这会儿得了机会,官子彤也扬眉吐气了一把。

吕三娘面色一僵,挤出勉强的笑容,道:“是吗,恭喜了。”转身上马离去。

官子彤叫道:“哎呀,想请不如偶遇,吕老板,我请你吃包子,这邵记的包子堪称一绝……”望着吕三娘离去的背影,官子彤露出了一抹笑容。

——————————————————————————

好饿啊,晚上没吃饭,只中午吃了半碗米饭,现在饿得肚子咕咕叫,喝杯酸奶吧,呵呵。

谢谢qiuning的打赏,mua——呵呵,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