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29章 淘到宝啦

第二十九章 淘到宝啦

就在祝雨落转头让娘亲看可爱娃娃的时候,祝雪迎瞄着摊点的眼睛突然一亮,她控制不住她鸡冻的心情,叫道:“娘亲,娘亲,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边叫着边想顺着娘亲的背溜下来。

邵紫茹怕她不老实掉下来,立即掐着她的腋下将她抱下来,放在地上。所以当祝清波转过头顺着女儿手指看的时候,祝雪迎已经被拥挤的人群所湮没。

祝雪迎在拥挤的腿缝中穿梭,灵巧得像个小猴子。可苦了跟着她的三人,怕跟丢了,陪着在人缝中向前挤,边挤边不好意思地道歉。祝雪迎在一个不大的摊点前站定,看清了眼前的物品,拉着跟过来的娘亲的手,兴奋地嚷嚷:“娘——看我发现了什么?”

邵紫茹忙帮她挡住旁边人的拥挤,看向那个不起眼的摊点。别的摊点前至少也挤着三五个人看东西,这个小摊点前却久久无人光顾。摊点的主人是一个长得很普通,穿着破旧的男子,旁边一个脸冻得通红的小男孩,躲在他的身后怯怯地打量着过往的人群。

祝雪迎指着的物品是几个球状的,似乎是什么东西的根茎的东东,一层薄薄的外皮包着的,是一瓣一瓣月牙型的物品。邵紫茹拿起一个放在鼻子下闻一闻,马上皱起来眉头:“好臭!这是什么呀,让你如此的兴奋。”

“这可是难得的调味品呢,小风哥,你看这像什么?”祝雪迎故作神秘。

谷化风也拿起一个,看了一会,又闻了闻,迟疑地道:“形状和味道有点像我们在山上挖的小蒜的根部,只不过个头比较大,气味也比较浓一点。”

“这是大蒜,味道辛辣,蒜入馔方法颇多,可做主料(如蒜苗、蒜薹)、配料、调料、点缀之用。以蒜瓣配制的菜肴有:‘炖生敲’、‘大蒜烧鲶鱼’、‘蒜子瑶柱脯’……蒜用做调料就更多见了,如‘蒜泥白肉’,又如‘蒜泥黄瓜’、夏季食用的凉面的菜码中加蒜泥调味,味道更美。蒜具有杀菌和防癌的功效,中医认为大蒜味辛、性温,入脾、胃、肺,暖脾胃,消症积,解毒,杀虫的功效。总之呀,这东东好处多啦。哈哈。”祝雪迎又得意地卖弄她的常识喽。

“既然好处那么多,我们就把这全买下来吧。回去把你说的那几样菜都做出来给我们尝尝,听你说的,我都馋了。”邵紫茹摸摸女儿的脑袋,转过去对摊主道:“这东西怎么卖呀?”

那男子操着生硬地官话,吞吞吐吐地道:“这个……是我达伦的深山中挖来的,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你们既然识得,就看着给点钱吧。”说着又腼腆地低下了头。

“大叔,这样的物品你就这么一点吗?”祝雪迎看着摊点上的几头蒜,觉得有点少。

“哦,还有一点,不过也不是很多。”摊主从身后的篓子里又拿出十来头蒜。然后又迟疑地问道:“还有一种味道跟它差不多的植物的种子,你要不要?”

“哦?”祝雪迎来了兴趣,“什么样的植物,你形容一下?”

“它的叶子是筒状的,中间是空的……开的花一开始像白色的小伞……”

“难道是大葱?”祝雪迎又鸡冻了,眼睛闪亮闪亮的,“种子我也要了,合起来开个价吧!”

那名男子目光闪烁着,伸出一把手,小声地道:“五百文……”折合人民币一百块钱呢,价格是不便宜,不过物以稀为贵嘛。今日晓雪发现了两种做菜的好调味,心情高兴,也不讲价,直接就让娘亲掏钱买了。

她乐呵呵地看着她淘到的“战利品”,心里盘算着:这些蒜头数量不多,就全用作种子吧。等过了年,开了春,把这些蒜头和葱的种子种下去,一部分继续留作种子,一部分就可以拿来做菜了,先吃蒜苗,再吃蒜薹,然后是大蒜……嘿嘿!

祝雪迎继续在人群中穿梭,再冷门的摊子她也不放过。很快,她就在从海滨之城——桓谭,来的商贩的摊子上,淘到了许多干的海带、紫菜、鱿鱼干、虾米。后来居然在一个自称跑南洋的女子的摊点上,找到了孜然的种子,让晓雪不禁想到了烤羊肉串,回味呀,前世她可是最喜欢吃烧烤的呢。

祝雪迎乐滋滋地捏起一撮孜然种子,对娘亲介绍说::“这叫孜然,孜然是烧烤食品必用的佐料,富有油性,气味芳香浓烈,主要用于调味,提取香料等,是配制咖哩粉的主要原料之一。咖喱的香味很浓烈,油爆或火烤后的香气会更明显,遇热后的孜然味道稍微会有点改变。用孜然加工牛羊肉,可以祛腥解腻,并能令其肉质更加鲜美芳香,增加人的食欲。明年,我们就可以吃上‘孜然羊腿’和烧烤了,那味道,令人齿颊生香,回味无穷哪。”祝雪迎每遇到一种新鲜的食材,那些好吃的料理就会浮现脑中,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职业病吧。

逛到傍晚,四人手中已经满满当当全是收获,她们在晓雪的提议下,在庙会上吃了小吃。回到客栈时,祝雪迎虽然逛了一下午,但是精神十足,她坐在桌子旁翻看着今天的战利品,心里有说不出的那个美啊。

她看着新淘到的食材,小手一挥,道:“走,借厨房,我给你们做宵夜去。”借厨房的要求很快得到满足,马掌柜屁颠屁颠地跟在祝雪迎后边,还不时地示意旁边的大厨偷师呢。

祝雪迎做了份“紫菜蛋汤”“水晶虾饺”“凉拌海带丝”还做了份简单的“紫菜包饭”。

这几份别具一格的菜式,从厨房端到邵家人住的房间的路上,诱人的香味勾住了经过的客人。其中也包含了刚刚从庙会回到客栈的祝家母女。

祝雨落深深吸上一口气,拦住了捧着菜肴的店小二,道:“好香啊,这么好的菜中午怎么没呈上来,好啊!你们还藏私呀!照着这几份菜式,也给我们来上一份。”

店小二哭丧着脸,连连道歉道:“客官,不是小店藏私,这是住店的客人自己亲手烹制的菜肴,我们店里的厨子不会做呀!您就别为难小人了……”

“哪有住店人自己做饭的道理,你这小二,莫非欺我不懂?我不管你哪来的,今天晚上姑娘我要是没吃上这样的菜式,绝不跟你善罢甘休。”祝雨落做出一副凶狠的模样。

小二眼泪都快出来了,可怜兮兮地对祝清波道:“将军,这确实是客人自己做的,小人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骗您呀!您看……”

“雨儿不要无理取闹!小二,捡你们店里的拿手好菜,随便上几个,越快越好。”话音刚落,祝清波已推门进了房间。

祝雨落盯着店小二手上那几个色香味美的佳肴,不甘心地嘟哝着:“哼!没事端着菜瞎晃荡什么,让人看得到,吃不着,气人!”进了房间咣当把门踢上了。

店小二长长地吁了口气,在厨房洗手归来的祝雪迎奇怪地看着站在门前的店小二,道“你怎么还没端进去呀,菜都快凉了,在这傻站着干什么呀。”

“还不是小老板您的手艺好,小人一路走来,多次被拦下询问菜式。这不刚刚住对门的将军的女儿,吵着要照您的菜式来一份,小的上哪给她们弄去啊,刚刚把她给劝好呢……”

“好啦,好啦,别站那唧唧歪歪的了,再说,菜可真的凉了哦。”晓雪推开娘亲的门走进去,欢喜地开始她们的美味宵夜。

晚上有饭局哦,今天只能更一章喽。同学聚会,吃饭唱歌,估计回来会很晚,先提前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