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30章 算命的,别乱说

第三十章 算命的,别乱说

“我吃饱喽!爹娘,风哥哥你们慢吃哦!”腊月十九的早晨,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在福祥客栈一楼的饭厅中回响。

“再多吃点,一会到梨花寺上香,饿了可没得吃哦。”狄爹爹又喂了女儿一口羊肉包。

祝雪迎皱着鼻子,嫌弃道:“哎呀,什么破包子,难吃死了。包子捏得死难看不说了,羊肉还一股膻味,不吃喽。”

马掌柜一听,并没有生气,反而很虚心地走过来请教道:“小老板,如何去除羊肉的膻味呢?”

“去除羊肉膻味的方法很多,介绍两种比较简单的吧,一是桔皮去膻法。炖羊肉时,在锅里放入几个干桔皮,煮沸一段时间后捞出弃之,再放入几个干桔皮继续烹煮,也可去除羊肉膻味。二是浸泡除膻法将羊肉用冷水浸泡2~3天,每天换水2次,使羊肉中散发膻味的物质浸出,也可减少羊肉膻味。”祝雪迎昨天晚上宵夜吃多了,这时候并不饿,只喝了碗白粥,吃了一个白煮蛋。闻着羊肉包的味道,没有去咬一口的欲、望。

“爹娘,你们吃吧,我的帽子、围脖和暖手筒忘在房间里了,我去拿,外边飘雪了呢。”不等邵紫茹她们回应,就蹭蹭蹭地冲上三楼房间,带上小兔造型,两边搭下来正好护住耳朵的条红色镶白色兔毛的棉帽子,脖子上围着白色的兔毛围脖,暖手筒也是白底桃红花纹,两边镶兔毛的。整个看起来就像一只桃红色的小兔子。

整装好了,祝雪迎又蹭蹭蹭地冲出房间,一不小心撞在一位刚从自己房间出来的客人身上。祝雪迎趔趄了一下,又站稳了身形,不好意思地道歉:“不好意思啊,撞到你了。”

被撞的那个十二三岁的女孩,惊讶地叫道:“小桃红!!你也住这间客栈啊!”

祝雪迎一愣,嘴角抽抽,额角垂下几根黑线:靠!你才小桃红,你们全家都小桃红。不高兴地回嘴道:“我要小桃红,你就花魁牡丹,哼!”得,都成妓院里出来的了。

“走开,别挡路!”祝雪迎推开碍事又冒失的家伙,风风火火地冲下楼。

“雨儿,谁说话呢?”祝清波走出房门,看女儿呆愣地看向楼梯的方向,不解的问道。

祝雨落笑了下,道:“昨天不是看到个可爱的小女孩,想指给娘看的时候又不见了吗?刚刚又遇见了,跟她打了声招呼,近距离看更可爱,像只活泼的小兔子。这会下楼的话,应该在一楼能看到她。”

祝清波拍了下女儿的肩膀,叹了口气,道:“雪儿——你的妹子,也是精灵古怪,活泼机灵,你见了一定会喜欢她的,可惜……”

“娘,别伤心了,只要妹妹还在这个世上,就一定又重逢的时候。您的下属和女皇姑姑的暗卫,不是都在找寻着吗?说不定不久就会有妹妹的消息了。”祝雨落懂事地安慰娘亲。

祝雪迎一脸坚毅地道:“我一直有一种直觉,你雪儿妹妹一定在这个世上的某个角落,幸福地活着。我甚至感到有时她就从我身边经过,又错过!但愿,我们一家人很快能重逢……好了,不说了,赶快下去吃饭,一会去九王家找你的晨弟叙旧去。”

祝雨落扬起笑脸,嗯了一声,跟在娘亲后面下楼去了。到一楼的时候,她特意扫视了一下,遗憾地没有发现那抹桃红色的身影。

祝雪迎站在梨花寺前,打量着这座坐落在万马郡东郊的千年古刹。一片郁郁葱葱的长林古木之中掩映着巍峨的殿阁和高峭的宝塔。梨花寺为长方院落,坐北朝南,寺内主要建筑有天王殿、大佛殿、大雄殿、接引殿、毗卢阁、齐云塔等。游览梨花寺,不但可以瞻仰那些宏伟、庄严的殿阁和生动传神的佛像,而且可以领略几处包含有生动历史故事的景物。所以梨花寺除了以它的签灵验香火盛,还以游赏胜地闻名。

今日虽然飘着飞雪,仍没有影响来上香求签和游寺人的数量。祝雪迎跟着爹爹和娘亲,上香许愿添香火,一点儿也不马虎。前世她是地道的无神论者,对于神佛鬼怪之事一直嗤之以鼻。但是,这次的穿越,让她深切地体会到鬼魂这种超自然的现象是存在的。因此,她对神仙鬼怪禅城了一种敬畏,宁可信其有吧。

祝雪迎怀着一颗虔诚的心,从香火缭绕的梨花寺中出来。谷化风帮她拉了拉帽子,问道:“晓雪许了什么愿?”

祝雪迎抿嘴一笑:“我啊,一愿爹娘身体健康恩爱到白头;二愿我们生意兴隆财源滚滚;三愿我们将来和爹爹娘亲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

“嗤——”梨花寺门前不远处,一个青衣长髯的算命先生,一脸笑意地望着祝雪迎。(这世界,男子只有一生未嫁,或死了妻主的,才蓄起胡须。有妻主的是不留胡子滴,估计这里的女子喜欢大胡子的没那么几个。)

“算命的,你笑什么。”祝雪迎看着他的笑容,一脸的不爽!

“本仙笑你,一脸的桃花,还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真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了,哈哈,哈哈哈……”算命先生抚着胡须大笑。

祝雪迎被他笑得满脸通红,恼羞成怒,真想掀他的摊子:“笑p啊你,你这老头嘴巴这么坏,难怪一辈子嫁不出去,只有摆个算命摊子骗吃骗喝。”

那算命先生也不恼怒,依旧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脸高深莫测的神情。

谷化风拉住想上去踹他摊子衣角的祝雪迎,陪着笑对算命先生道:“半仙别跟她一般见识,她还是个孩子呢……您刚刚说晓雪她满脸桃花,何解?”

“此女眼长,眼尾略弯。眼睛水汪汪似的,四周略带红晕,眼形似若桃花,睫毛长,眼尾稍向上翘,眼神似醉非醉,令人有点朦胧而奇妙的感觉,所谓回眸一笑或临去秋波,教人心荡意牵!代表她命中桃花朵朵,躲也躲不掉的。”算命先生依然不温不火地道。

谷化风脸色一暗,刚刚的甜蜜心情烟消云散,不过他还是以晓雪的安慰幸福为主:“半仙,晓雪的桃花……是好的桃花,还是桃花……煞?”

算命先生又细细观测了祝雪迎的五官,点头笑道:“每朵均是好桃花,于小姑娘都有很大的助益。本仙奉劝小姑娘一句:天命难违,顺其自然,切忌不可钻牛角尖。”

“我呸——姑娘我就要只娶风哥哥一个给你看,哼,你才命犯桃花,你们全家都命犯桃花。”祝雪迎气哼哼地道,身为二十一世纪熏陶了二十八年的根正苗红的好青年,那个……方面还是有洁癖滴,一想到每夜跟不同的人那啥,浑身那个汗哪!这跟那些“小姐们”有什么区别啊,朝秦暮楚。哦,有一点不同,就是不收费,还要花钱供着这些“嫖客”。晕死!

谷化风听了算命先生的话,点头道:“我记下了,我会提醒晓雪,不会让她逆天而行的,谢谢半仙,这点银子不成敬意。”谷化风递给算命先生一两白银,那算命的依然一脸蛋定的笑着收下了。

祝雪迎鼓着嘴巴,埋怨谷化风:“风哥哥,你怎么还给这骗子这么多钱啊,一两银子,咱得卖多少包子呀,不行,我得抢回来……”

谷化风一脸无奈地拉着祝雪迎,看见走出寺门的邵紫茹夫妇,忙道:“晓雪,走了,邵姨和狄叔在等我们呢。”说着半拖半拽地把祝雪迎带离算命摊。

——————————————————————

话不多说,多说无益,按我的进度更文,推荐收藏评论什么的有点灰心了,唉……

谢谢书友100103105640479的再次打赏,只要有欣赏姽婳文的,哪怕只有一个,姽婳也会坚持下去的,放心,此文绝不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