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31章 九王府的小世子

娶夫纳侍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呃,好俗好古老的过渡方式哦。)

话说(你还真来劲了!)这祝清波和祝雨落在福祥用完早餐后,直奔她们的目的地——九王府。

在风景秀丽的万马郡的西南角,有一条静谧悠长、绿柳荫荫的街巷。万马郡的最高领导人九王的府邸就坐落在那儿。这九王的品味确实不凡,九王府布局规整、工艺精良、楼阁交错,既有皇室辉煌富贵的风范,又有民间清致素雅的风韵。王府由府邸和花园两部分组成,占地大约五公顷。

府邸建筑分东、中、西三路,每路由南自北都是以严格的中轴线贯穿着的多进四合院落组成。中路最主要的建筑是华安殿和永乐堂,殿堂屋顶采用绿琉璃瓦,显示了中路的威严气派,同时也是亲王身份的体现。东路的前院正房名为福寿轩,厅前有一架长了两百多年的藤萝,此时为飘雪所覆盖,每到春夏长势甚好,即使在京城也极为罕见。东路的后进院落正房名为“真趣堂”,是九王的起居处。西路的四合院落较为小巧精致,主体建筑为海纳室和春熙斋。接待贵客之地选在高大气派的春熙斋,大厅内有雕饰精美的楠木隔段。

九王府的花园与府邸相呼应,花园也分为东中西三路。中路以一座古典建筑风格的汉白玉拱形石门为入口,以皇帝御书“福”字碑为中心,前有独乐峰、蝠池,后有绿天小隐、蝠厅,布局令人回味无穷。东路的大戏楼厅内装饰清新秀丽,春日缠枝藤萝紫花盛开,使人恍如在藤萝架下观戏。戏楼南端的明道斋与曲径通幽、垂青樾、吟香醉月、流杯亭等五景构成园中之园。花园内古木参天,怪石林立,环山衔水,亭台楼榭,廊回路转。飘雪的花园景致更是千变万化,别有一番洞天。祝清波母女徜徉于园中尤如漫步在山水之间。

这九王薛慕蕊和当今皇上薛慕卉乃一父同胞,慢着,不是说一个男人一生只能怀孕一次,产一胎的吗?莫非两人是双胞胎?非也非也,女皇今年芳龄38,而九王年方32。那她们的父亲怎么会产下两胎孩儿呢?

达伦国的皇宫中,有一件国宝,那就是服下可以产二胎三胎的金胞果。可惜这株金胞果整个大陆只这么一棵,而且每年只结二十个果子。每年达伦都会向华焱进奉一枚金胞果,华焱女皇就把这比大熊猫还珍贵的金胞果赐给宠爱的皇君和侍君们,有时候也赐给有极大贡献的臣子们。

薛慕卉和薛慕蕊的爹爹,是太上女皇的正君,两人青梅竹马长大,第一个皇女为他所出,感情自然不同。正君又创下了连出两皇女的皇室记录,在的地位牢不可撼,可惜正君怀九王的时候落下病根,缠绵病榻几年后,香消玉殒。太上女皇伤心欲绝,无心政事,在皇太女薛慕卉十三岁成年时,退位让贤,游历天下,此后终生未立正君。

说是九王,并不是说太上女皇有九个女儿这么多产,皇家排序是连男儿一块儿的。如果第一胎的女儿称大皇女,后两胎都是儿子的话,就称二皇子三皇子,第四胎又是女儿的话,就是四皇女了。九王嘛,排行老九,前面两个皇姐六个皇兄。

祝清波幼时被选作九王的伴读,两人关系可谓不打不相识。当时祝清波是将军府上的独女,从小体弱多病,祝老将军怜她体弱,有意让她弃武从文,走文官的仕途。

祝清波在入太学伴读的第一天,九王薛慕蕊当众嗤笑她:“瞧瞧,这身板,长得跟朵小嫩花似的,你确定你不是男扮女装?真丢我们女子的脸,更丢尽你们将军府的脸。想那祝将军一门英烈,怎么就出了这么个异类呢?”

祝清波最恨别人说她柔弱似男子,登时气得双眼通红,浑身发抖。九王更是笑得猖狂:“瞧瞧,瞧瞧,假男人要哭喽,哦……”其余皇女陪读都哄然大笑。

祝清波暴发了,她像只小老虎似的冲向九王,五岁的她全然不怕比她高了一个头的,大她四岁的九王,用拼命三郎的架势,不要命的打法,赢得了九王的欣赏和道歉。那一架让,体弱的祝清波在家躺了快一个月,不过说也奇怪,自那次以后,祝清波的身体竟奇迹般的强壮起来,这才有了现在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大将军。从那时起,九王和祝清波的关系铁的不能再铁,成为一对挚友。

祝清波还没走到春熙斋前,九王早已迎出老远,先给她一个热情的大拥抱,然后把臂言欢:“你这家伙,多久没来看本王这个老朋友了?上次本王回京你居然玩失踪,说说本王应该怎么罚你?”

“清波最近事务缠身,多有怠慢,一会清波自罚三杯。”祝清波拍着九王的肩膀豪迈地笑道。

“怎么?小侄女还没有找到?半年多了,不是我危言耸听,我看多半是凶多吉少啊,要不她怎么不去京城找你?”九王的表情变得凝重了。

“恨只恨我当初没有跟觅云说清楚,觅云他们只知道我是京城一户殷实的家庭,只当我是个小兵。我是想把他接来后给他个惊喜的,谁料想天有不测风云啊!我现在只祈祷,我的雪儿被人救起收养,或是流落京城找寻我这个不称职的母亲……”祝清波紧了紧拳头。

九王马上转移话题:“对了,我那刁蛮的十三弟没缠着要跟你来?”

祝清波的脸色并没有好上许多,神色间透出冷然:“皇子身体不适,在家静养。”

“我那十三弟从小被惯坏了……唉!皇姐当初赐婚,终究是害了你呀!你都二十八了身边才雨儿一个孩子……不过,雨儿也是个争气的,我听说了,无论文韬武略雨儿在京城都是首屈一指的。不错,不错,不愧是将门虎女呀!”九王拍拍祝雨落的头,赞许地笑道。

祝清波脸色渐缓,慈爱地看着目前唯一的女儿,一脸的欣慰。

“雨儿快到成年礼了吧,该到娶正夫的年龄了!可惜我那些儿子大的已经出嫁,小的还要几年才能成年,要不咱做个儿女亲家,岂不是美事一桩?”九王家有三子二女。大儿子和二儿子一个十七、一个十六,均已出嫁。三女儿四女儿一个十六岁,一个十三岁,一个动一个静,一个好武一个喜文,都深得九王的喜爱。还有一个最小的儿子,最得九王喜爱,也最让她头疼。

祝清波笑了笑,道:“雨儿到五月就成年了,京城有几户人家倒是有意结亲的,她爹爹说:女子应先立业再成家。等成年后在军中就职后,有了军功再提婚事不迟。对了,晨儿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晨儿也九岁了吧,如果雪儿没有失散的话,年龄上倒是很般配。”

九王叹了口气道:“唉……还是老样子,你说他这舌头怎么这么金贵,只要味道一点点不对的,他都拒绝进食。他总是说素菜淡而无味,荤食又腥臊难忍,你说这还有什么东西能吃的?唉——我都快被这个儿子愁死了,你看,这白头发都多出几根来。”

两人在春熙斋坐下,九王对安静地站在一旁的祝雨落道:“雨儿,到内院中去看看晨弟弟去吧,晨儿前几日还念叨祝姨和雨姐姐,好些日子没来看他了呢,多陪他聊聊天,看能哄他多吃点东西不?”

“是,侄女告退。”祝雨落跟着九王身边的一等男仆伴柳,到了薛晨小世子住的东苑中。

“哎呦呦,我的小世子,怎么大开着窗户,这身体才刚好几天,受了寒该怎么是好。你们几个怎么伺候的?”伴柳进门一看到洞开着窗户的窗户前,立着一个瘦弱的身影,那皮肤恰似冰雪雕成的,莹白透明,似乎皮肤里的血管都能看得见。那挺直的琼鼻,微微缺少血色的嘴唇,最惹人怜爱的是那浓密睫毛下,墨玉似的双眸中那无尽的黑,和一尘不染的纯净。伴柳马上把世子扶到椅子上做好,拿了暖炉给世子暖手。

“伴柳哥哥,别骂他们,是我想赏雪,这可是今年第一场雪呢。”薛晨柔柔地笑着。

————————————————————

噔噔噔噔……第二位男主出场喽,嘻嘻,一个白兔般的男孩,很卡哇伊滴。姽婳打滚要推荐,收藏评论也都要!

今日两更,明天一更,老妈让我相亲去,唉……苦恼,我最怕相亲,俩人坐在那根傻子似的,不知道说什么,尴尬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