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32章 风雪夜归人

娶夫纳侍

“世子快看谁来了!”伴柳笑嘻嘻地想逗世子开心。

“晨弟弟,你的雨儿姐姐来喽!”祝雨落从伴柳的身后探出头来,嬉笑着。

“雨姐姐来啦,昨儿还说雨姐姐大半年没来看晨儿了呢,上次母王上京晨儿身体不适,未能同去。”薛晨的小脸上布满喜悦的神采,莹白的小脸蒙上一层淡淡的粉红,“小锁,快给雨姐姐泡杯热茶,大冷天儿的,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祝雨落在小世子身旁的椅子坐下,掏出昨天在庙会买的礼物——一盒十二生肖的面人,道:“昨日在庙会看一捏面人的手艺不错,就给晨弟带来一份十二生肖的面人,不知道晨弟喜欢不。”

薛晨欢喜地接过面人,道:“谢谢雨姐姐,这小兔子捏得活灵活现的,红眼睛似乎在转呢。我很喜欢……雨姐姐,庙会很热闹吧。我过了年都九岁了,还没有逛过庙会呢。嘿,好笑吧,身为万马郡人居然连庙会都没逛过……”说着,一对无辜的大眼睛红得跟他手上的兔子差不多。

祝雨落慌了手脚,怕他气闷于胸,又病倒,马上安慰道:“晨弟,莫要伤心,身体养好了,九王明年一定会带你去逛庙会的。你每天多吃点东西,相信身体一定会和我一样棒的。”

“可是……可是厨房煮的食物我难以下咽,如果强吃下去,又会吐出来。我也想多吃点,可是吃不下去啊。”薛晨皱着好看的眉,瘦瘦的小脸满是愁绪。

“对了,昨儿晚上我住的祥福客栈,有个客人亲下厨房弄了两菜一汤一点心,老远闻着都特香,那盘‘水晶虾饺’皮儿是透明的,都能看到里面青的红的馅儿。那汤啊,闻着都特别鲜……可以让九王殿下派人请来,帮晨弟下厨。”祝雨落想起昨天那份令人垂涎的美餐。

“另外我听说铭岩镇的邵记包子铺,年仅七岁的小老板做菜也是一等一的好手,你们家不是在巴彦克拉山中有避暑养生的别院吗?等春暖花开的时候,你去那边住些日子,欣赏欣赏美景,品尝品尝美食,相信你的身子很快就能养好了。到时,你想去哪逛就去哪逛。”祝雨落给他画了个美味的大饼。

薛晨想了想,点头道:“雨姐姐说得对,别院周围的山谷里遍布着金黄金黄的花,香气扑鼻,我最爱那种不知名的花,无论天气多么恶劣,只要太阳一出来,那花依旧开得那么灿烂那么旺盛,给人以希望。”

祝雨落咧嘴一笑:“说得我都动心了,晨弟不邀请我去你们别院里做客吗?”

“雨姐姐能来,那自然更好了。我们可以在花丛中扑蝶,金色的花海衬着粉的、白的、黄的蝴蝶,不知道有多美呢!”薛晨俊美的小脸充满了向往的光芒。

午饭时,祝雨落向九王提起祥福客栈里的那位很会做菜的客人,九王立时派人去请,不久去的人回来禀告说那人已经退房走了。

此时的祝雪迎一家人已经顶着风雪踏上了归程。本来她们是打算痛痛快快地晚上两天的,天公不作美,第二天就下起雪来了,上午的雪还是稀稀拉拉的几片雪花,到中午时大雪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赶走了庙会上的行人,也打散了各色的摊点。

邵紫茹看了看天色,经验告诉她这雪可不是一会半会能停下来的,如果今天不走,雪积厚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了。于是一家人当机立断,收拾行李退了房,去车马行找来来时的那个车夫并马车,匆匆忙忙地上路了。

祝雪迎来到这世上,第一次看到大雪。前世由于所住的城市偏南方,很难看到雪花,即使偶然下了一场,也是零零星星的小雪粒子,像这样的柳絮般的雪花只有在电视上见过。

祝雪迎不顾寒冷,掀开厚厚的窗帘,饶有趣味地看雪花飘落。那雪花洁白如玉,它是天宫派下的小天将,还是月宫桂树上落下的玉叶呢?雪花像美丽的玉色蝴蝶,似舞如醉;像吹落的蒲公英;似飘如飞;像天使赏赠的小白花儿;忽散忽聚,飘飘悠悠,轻轻盈盈,无愧是大地的杰作!只见眼前的雪花像蝴蝶一样调皮,一会儿落在屋檐下,一会落在树枝上,还不时飘在行人的脸上。

祝雪迎随着马车的摇摆,和漫天蝴蝶般的雪花,渐渐进入梦乡,梦里她也变成了一朵小小的洁白的雪花,在风中无拘无束的舞蹈、飞翔……

还好初时气温不是很低,雪花落在地上,很快化成水珠融入泥土。马车跑在湿润的官道上,速度并没有受什么影响。可是两个时辰后,撕棉扯絮般的雪花还是不依不饶地飘落,地上渐渐存了一层。雪把大地盖上了。天上,地上,到处是雪。白色的大地,白色的房屋,白色的树林。马车的速度渐渐慢下来。

邵紫茹看看天色,拿出一件棉袍给车夫披上,笑着安抚道:“大姐,天色还早,不急,这天冷路滑的,慢点没关系。这件棉袍,你披上挡挡寒吧。让你冒雪赶路,真过意不去,回去车费我加倍给你。”

那车夫憨厚地一笑,道:“不用不用,邵老板您是个善心的,我怎么好多要您的车费呢,到家您给我笼包子包点小菜给我就行了,我们家的那几个夫郎和小子,可喜欢吃你们家的包子了,可惜平时日子过得紧巴,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

“车费照加,包子小菜也照给不误。”邵紫茹心情好,大方的全应了。车夫咧嘴一笑,赶车的劲头更足了,一点也没觉得雪中赶车的寒冷和辛苦,浑身热乎着呢。

因为雪的关系,本来三个时辰的路,硬是走了四个时辰。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戌时(大约八点半)了。店里已经打烊,包子卖完了,邵老板许诺明日让人给车把式送包子和小菜去,车把式千恩万谢地赶着车走了。

祝雪迎迷迷瞪瞪地跟提着大包小包的爹娘进了院子,帮她们看家小豆子听见动静披了棉袄迎了出来:“怎么这个时辰回来了?雪下这么大,路不好走吧。”

“是呀,地上的雪滑,马车走的慢,你赶紧进屋去,这么冷没穿好衣服就出来,小心着凉。”邵紫茹看她只着亵衣披了件棉袄就出来了,赶忙斥责她。

“既然你们回来了,我就回我们院子了。”小豆子回屋穿上棉衣,从俩家间为了来往方便,开的一道门就回去了。

祝雪迎也没挽留她,邵家的两间主屋,邵氏夫妇一间,晓雪和小风一间,确实没有多余的房间住人了。

“得换座大点的院子了……”晓雪睡前迷迷糊糊地想着。

——————分割线——————————————————————

相亲失败,很失望。那介绍人说:男方高大,你怎么不说他胖?介绍人说:男方眼睛大长得好,你怎么不说他年纪大(大姽婳六七岁)?介绍人说:男方很稳重,你怎么不说他沉默寡言很无趣?

郁闷死了,真是失望的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