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33章 豆腐乳

娶夫纳侍

大雪时断时续、时缓时急地下了整整三天,阴沉着脸的老天爷终于露出灿烂的笑脸。邵记面点铺一如既往的早早就开门做生意,因为大雪逗留在铭岩镇的商贩们也陆陆续续地来到邵记吃早点。

“邵老板,老远就闻到你们店里浓浓的鸡汤味了,是不是小老板又弄出什么新鲜的早点了?”说话的是一位茶商,她从江南以茶闻名的邢家订货回来,被雪堵在了铭岩镇。邢家也是八大商号之一,全国百分之八十的茶叶都是出自她们的茶厂。邢家每年年底开订货会,预订春茶。

“肖老板的鼻子就是灵,不错今天供应新品——喝着暖到心坎里的‘潵汤’(姽婳家乡的一种美味的早餐哦,土话叫sā汤),来一碗吧?”邵紫茹掀开滚开的鸡汤,用大勺子搅拌着。

“好,先来一碗。”肖老板用力抽了抽鼻子,笑着道。

邵紫茹打了个生鸡蛋在碗里,用筷子使劲地搅拌着,拌匀后,用大勺子从滚开的锅里舀出一勺鸡汤,小心地浇入鸡蛋里,浇的时候要注意均匀,争取所有的鸡蛋都和热汤接触。顿时,碗里泛起淡黄色的蛋花来。

肖老板迫不及待地拿起勺子舀起一勺潵汤,轻轻吹了吹,鲜美的鸡汤伴着嫩嫩的蛋花,再加上细细的鸡丝和有嚼头的麦仁,让人齿颊生香,回味无穷啊。汤热和久煮的姜块,喝得肖老板在十冬腊月头上直冒热气。肖老板连呼过瘾!又来了几个滞留的商贩,相继点了这好喝又保暖的潵汤。

邵紫茹笑得脸上开了花,又介绍道:“肖老板,要不要试试我们鲜香肉嫩,皮簿筋软、外形玲珑剔透、汤汁醇正浓郁、入口油而不腻的——‘灌汤包’?”

这会店里已经坐了八成满的客人,听了她的介绍,都对灌汤包产生了好奇,每人都先点了一笼(一笼十个,一个跟网球差不多大小,一笼三十文钱。)

这灌汤包,皮薄,洁白如景德镇细瓷,有透明之感。包子上有精工捏制绉褶32道,均匀得不行。搁在白瓷盘上看,灌汤包子似白菊,抬箸夹起来,悬如灯笼。让人忍不住有咬上一口的食欲。

邵老板马上提醒她们:“吃灌汤包的时候要小心啊,千万不要一口咬下去,会……”

“哎呦!”还是提醒晚了,早有人一口咬下去,包子里的热油汤不是烫着了她的舌头,就是溅你个满脸花。其他的人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灌汤包吃的就是这口,乐在其中,若不身临其境,难解个中三味。

肖老板点的那笼是羊肉灌汤包,她吸取教训,夹起一个灌汤包,先用牙咬出一个小洞,然后吹凉,再一口咬下去,汤汁顺着筷子流到手上、腕上,抬腕吸之,汤沿臂而流。肖老板赶紧把剩下的塞进口中,拿起桌上的一块方巾,边擦边问:“邵老板,这汤汁是怎么灌进包子里去的呀?”

问过以后又觉得不合适,毕竟人家的商业机密嘛。邵老板也不隐瞒,自己女儿调出的味道是任何人都仿不出来滴:“这汤本已在馅里面,只不过是在包之前把肉冻放在馅中,包好以后经笼屉上火一蒸,肉冻化开而不漏。灌汤包讲究汤不能漏,包子又要不粘笼屉,我们店里的学了两天,我女儿才勉强让她们出师呢。呵呵!”说起晓雪,邵紫茹满脸的骄傲。

“那个……邵老板。”一个唯唯诺诺的声音叫住忙碌的邵紫茹。邵紫茹回头一看,原来是卖豆腐的王大姐,旁边她那个刁钻自私的夫郎,正不停地推搡着她。

老实的王大姐脸红了,这怎么让她好开口呢,可是如果不开口,她家的那位回到家一定又闹个鸡犬不宁。思前想后,还是开不了口。她抬起头,看到邵老板询问的目光,脸涨得更红了,她小声的哼唧着:“我……我想找我家三儿……”话音未落,她的夫郎又恨铁不成钢地拧了她胳膊一下。

王大姐扭捏的站着,她儿子王新和出来了:“爹,娘?你们找我有事?”

王大姐的夫郎一把推开妻主,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我来跟儿子说,站一边去。”

他转过身一脸和蔼地拉过儿子,伏在他耳朵上叽叽咕咕地说了一通。王新和马上跟他娘一样涨红了脸,连退几步,瓮声瓮气地道:“这样的要求,你也能说出口?邵老板对我这么好,你怎么能这样坑她呢?这么丢脸的事,我可做不出来。”

王家夫郎马上变了脸色,尖着嗓子鸡猫乱叫:“丢人?我这不是为了咱这个家?豆腐几天没卖出去,别说赚钱,本钱都收不回来,你是在邵家吃香的喝辣的,不顾你爹娘姐妹兄弟的死活了是不是?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嫁了个没有用的妻主不说了,还生这么个不孝的儿子……”她唱做俱佳的表现,引起了邵记客人们的议论和关注。

王新和脸都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那你也不能把咱家那卖不出去的豆腐,让邵老板买去呀?”

“她女儿不是很有本事吗?这点豆腐说不定到她手里很快就卖出去了呢!”王家夫郎理直气壮。

这会围观的人可明白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了。这王家三天以来的豆腐滞销卖不出去,就想让邵记全买下来。你要说当天的豆腐吧,人家买下来做成食品出售也就罢了,几天前的豆腐要人出钱买,这不是明摆着坑人吗?无论是停留的商贩还是本镇的居民,都不耻地冷言讽刺。

王家夫郎看这架势,也有点退缩,但是想想家里那些豆腐,不能让它就这样白白的坏在家里,小老板一定有办法的。

正盘算着,王家夫郎看到小老板跟谷小哥(镇子里人对谷化风的称呼),有说有笑地走出来,马上腆着脸凑上去,道:“小老板,这是准备做什么去呀?”

“豆腐大叔啊,山产店的周大婶说,久雪初晴时候是捉野兔的最好时机,我和小豆子风哥哥一起跟着凑个热闹。豆腐大叔来找新和大哥?”祝雪迎拿着工具,准备学少年闰土,雪地捉鸟。

林豆蔻在旁边气哼哼地接话:“豆腐郎君家剩了几天的豆腐,想卖给我们店,哪有这样的?不知道害臊!”

“卖剩的豆腐?有多少,我全要了,不过嘛,价格我只能给原价的六成,如果你觉得合适就送来。如果觉得价格不合适,就留在你家等着发霉吧。”祝雪迎想到一个处理这些豆腐的好主意。

“六成价格?太少了吧?”王家夫郎还想再讲价,被林豆蔻一句话堵回去“嫌少?留在你家烂掉一个子儿也捞不到。”

王家夫郎盘算着这个价格,成本回收后还有点赚头,怕祝雪迎反悔似的,马上答应:“好,好,就这个价格,我就回去把豆腐全送来。”说着,忙不迭地拉着跟邵老板道谢的妻主,飞一般地回家去了。

王新和抱歉地看着小老板:“小老板,我爹他……真对不住,要不这样吧,你把豆腐钱从我工钱里扣吧。”

“新和大哥,不要愧疚,我既然收了你家的豆腐,就有妙用哦。过几天你就知道,我祝雪迎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瞧好吧。”祝雪迎自信满满地道。

用完早餐在一边看热闹的肖老板,打趣道:“小老板,你不会把剩豆腐做包子卖给客人吧,别吃坏了名声。”

“咱是那样黑心的老板吗?放心,这些豆腐我是用来做‘豆腐乳’滴,过了年,你们再经过铭岩,就可以尝到一种新的小菜喽。绝对的鲜美。瞧好吧!”祝雪迎嘱咐充当小二角色的几个雇工,等王家送豆腐后搬进院子里的厨房,她回来以后再去处理。

——————————分割线——————————

心情不好,郁闷着呢,唉!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