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34章 雪天捉野物

第一卷小镇起家 第三十四章 雪天捉野物

祝雪迎、谷化风、小豆子林豆蔻,和应邵老板要求保护仨小朋友的胡晓蝶,来到镇西街口与山产店的周家几位汇合。

“晓雪啊,雪这么深,你的小短腿能跑过兔子吗?”周家的二女儿十六岁了,已经娶一夫一侍,是一个两岁宝宝的娘了,她看着祝雪迎穿得厚墩墩圆滚滚的身形,打趣道。

“切,智者劳心,愚者劳力。我们捉野物靠的不是蛮劲,而是这个……”祝雪迎指了指脑袋,笑盈盈地道。

“没听说捉猎物靠脑子的,难道你只需想一想:野物别动,让我抓住你,那些兔子獐子什么的都站着等你抓了?”说完,周家的几位哄然大笑。

祝雪迎撇了撇嘴道:“不信,咱们俩比一比谁捉的猎物多?大家都做个见证,不许作弊拿你们家其他成员的猎物充数哦。”

“哈哈,就你那小身板,你能捉住一只野物都算你赢。”周老二目中无人地道。

“我不占你便宜,我们就比数量,无论是大兽小兽,谁抓的多谁就赢,输的一方的猎物属于赢者一方的,怎么样?敢和我赌吗?”祝雪迎用了激将法。

“好!到时候不要怪我大欺小喽,输的可不许哭鼻子哦。”周老二刮了下晓雪的鼻子,自信满满地接受挑战。

巴彦克拉山下一片洁白,晶光闪耀,眼花目眩,茫茫无际:那黄褐色的屋顶,那破败倾颓的墙垣,那零乱不堪高低不平的田野,那干枯**的树枝,那乱蓬蓬的草垛……在一尺厚的大雪覆盖之下,干净极了,纯洁极了,漂亮极了,幽静极了,太阳照耀,银光闪烁,奇美异常!

山增高了,地加厚了。路边山坡上那密密麻麻的荆棘枝头,凝结着洁白的雪絮,毛茸茸的形同鹿角,交错织成各种各样的图案,玉树银花,美丽如画。在路旁的陡崖上,有几株高大的塔松,傲然挺立。雪积枝头,白色的锦团华盖下透出几丝绿意,在一望无际的银色世界里,看上去显得分外俏丽。风从山顶秃秃的山岗上吹来一阵一阵的雪雾,把雪雾堆积起来,一层一层地堆上去。雪堆高悬在断崖上,被太阳一照,像砂糖似的闪闪发光……

祝雪迎迈着小短腿在一尺来厚的积雪上艰难地走着,周大婶看她那笨拙得可爱的模样,提醒第一次雪中捉猎物的晓雪一声:“你上山后,不久就会发现兔子出来找吃的留下的脚印,你就跟这脚印走,实际上兔子不久就知道有人追它,它就拼命的跑,不用多久雪地上就有斑斑血迹,呵呵,知道为什么吗?这是兔子的后退在雪上磨碎的,大概2个山头左右,你就会发现兔子卧在雪地上不走了,上前拿就是了,不过,你能坚持这么久吗?”

祝雪迎抬头向她笑笑,道:“别担心,我自有妙计。”周大婶摸摸她的脑袋,继续在雪中赶路。

胡晓蝶看着徒儿艰难地抽出及膝的雪地中的小腿,艰难地向前迈动步子。嘴角抽搐着:“徒儿啊,师父花大本钱帮你练出的内力,你当是用来看的是不?气运丹田,提气轻身,呼吸中应做到吸气长、均、细、深,呼气缓、柔、轻、均。”

“对吼,咱可是有三十年功力在身上的高手了,嗯,小小雪地,WHO怕WHO。”祝雪迎总是忘掉自己学了功夫这一事实,想当个快乐的平凡人。

胡晓蝶仰天长啸——我怎么就收了这么个笨徒儿呀!(还不是你嘴馋闹的)她突然一脸郑重地交代:“晓雪啊,你出去可千万别说是我胡晓蝶的徒弟,拜托了。”

晓雪试着按师父的教导做,果然走雪地轻松多了,如果能做到踏雪无痕就好了。听到师父的话,撇撇嘴道:“你看不起我,我还瞧不起你呢,要不是你死乞白赖地求我拜你为师,我才不找那罪受呢!哼,你以为我想当你徒弟呀!”

“你——”胡晓蝶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却又拿她没办法,只有认栽。想她纵横武林数十年,怎么就遇到这么个克星呢。

入山没多久,她们就分道扬镳了,邵记的四人,在晓雪的带领下,找寻兔子的脚印。兔子生性胆小狐疑,喜欢走自己走过多次的固定小道,尽可能回避其他动物的踪迹,正因为它们自以为安全的谨慎习性,使了人有机可趁。

祝雪迎很快在灌木丛的雪地上找到了一条条十公分宽的足迹,有的走得次数多了,被踩出冰壳,这就是野兔们觅食的小径。

“晓雪,你也准备学周大婶她们,跟踪兔子到它们跑不动吗?那一天能抓几只兔子啊?”小豆子想想要翻几个山头才能捉住兔子,心里一阵发寒。

“你看我像这么笨的人吗?给你瞧我的法宝!”祝雪迎从谷化风背上的篓子里拿出一条条让铁匠给炼制的铁丝,得意地展示着。

“看好了哦!”祝雪迎把铁丝挽成十二公分直径的活套,在野兔经常活动的小路上,选灌木比较密集的地段,把铁丝的一头拧在灌木上,套子距离地面大雪十五公分的位置安放好。再用树条扫去自己踩的痕迹。

“OK,大功告成。野兔走路总是一窜一窜的,当它的头伸进套子后,身体就会把铁丝套带动,活扣一下子就会收紧,兔子就逃不掉了。我们多找几个地方下套子,然后去捉野鸡和山雀去。等快回家的时候再来收猎物,嘿嘿!”祝雪迎向小豆子她们解释套子的原理,这些是前世一个来自山区的网友聊天时谈到的,晓雪觉得有趣自然就记下来了。

祝雪迎一连下了十几个套子,然后把小豆子带的大筛子从她背上拿下来,准备捉鸟。这招可是跟少年闰土学的呢。晓雪吩咐小豆子在山里扫一块空地出来,把筛子口朝下房放在那块空地上,又用刀削了一个“丫”状的树枝,用一根长绳,把绳的一头系在树枝上,另一头拉到远处晓雪她们埋伏的地方。再把“丫”状树枝支撑在筛子的边沿上,筛子下面再撒上一些谷子,一个既简易又特别的捕鸟器就做成了,远处看去就像一个张开壳的扇贝。

祝雪迎趴在雪地里耐心的等待,手里牵着绳子的一头。这时,一群山雀在树梢上“叽叽喳喳”的觅食而来,忽拉落在地面上。祝雪迎屏住呼吸,两眼直瞅着筛子,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这时,有几只山雀连蹦带跳的来到了筛子口的旁边,四处张望。哇!它们的警惕性还很高呢!一会儿,山雀见没有什么动静,又看到筛子底下有这么多好吃的,饿坏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一股脑的钻到筛子底下享用起来。晓雪见机会已到就赶紧拉绳子,结果就把两只山雀罩在筛子底下了,有几只幸运的逃掉了。

“嘿!还真管用!”祝雪迎跑过去,小心地伸手进去一一捉住山雀,交给谷化风捆起来。小豆子觉得挺神奇,也拿了一个筛子,跑到远处,学着晓雪的样子,开始捕鸟。

大雪封山几天了,山里的鸟雀确实是饿了,到筛子下觅食的鸟雀层出不穷,有山鸡、鹁鸪、斑鸠、灰雀……山雀是最多的。祝雪迎越捉越熟练,越捉越顺手,两个时辰不到就大大小小地捉了十几只。就连小豆子也捉了十来只呢。

祝雪迎这里捉的欢畅,可苦了谷化风了,一个人看管着一堆的鸟雀,不小心还被挠一下,头发上插着鸟羽毛,很狼狈的样子。

——————————分割线————————

谢谢木木帆屋和书友090908225452543的打赏,今日两更以表谢意。求推荐收藏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