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35章 遭遇狼群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三十五章 遭遇狼群

等到与周家约定下山集合的时间快到的时候。祝雪迎将三只山鸡、五只鹁鸪、两只斑鸠,十几只灰雀和山雀,放进了谷化风背后的篓子里。然后去看自己下的套子,嘿!这山里野兔的数量可真不少,十几只套子,几乎很少有空的,有的铁丝勒住野兔的脖子,使它气绝身亡;有的铁丝勒住了野兔的腰,它还在殊死挣扎……

无论死的活的,祝雪迎都一网打尽,活的可以养在笼子里,以后再吃,死了的回家直接剥皮煮了吃,哈哈!“黄焖野兔”“麻辣野兔丁”“孜然烤野兔”“宫廷兔肉”“串烹野兔肉”……祝雪迎的脑子里十几种野兔的吃法,吃不完的还可以做成腊兔肉。

“好徒儿,回家赶快把你说的这些菜,做给师父吃吧。”胡晓蝶流着哈喇子,一脸谄媚地看着祝雪迎。原来祝雪迎一不小心,把心中所想的菜名都说出来了,把胡晓蝶给馋的。

“想吃?先劳动,把兔子背上,走!”祝雪迎很有气魄地小手一挥,领头向约定地点走去。胡晓蝶二话不说,背上野兔就跟了上去。估计敢使唤“武医双绝”干这粗活并心甘情愿去做的,也只有她这个宝贝徒弟——祝雪迎了。

周家人到约定地点时,祝雪迎早就等在那里了。周家人近处一看,大吃一惊。祝雪迎脚边的地上十来只野兔被捆得结结实实,篓子里一大群活的鸟雀,喳喳地惨叫着。

周大婶笑着向胡晓蝶拱了拱手,道:“胡前辈果然了得,收获比我们一家人还多。”周大婶肩上背着四只野兔,周大姐两只,周老二背上有五只之多,她得意地瞟了祝雪迎一眼,似乎认定自己已经赢了似的。

胡晓蝶不悦地哼了一声:“这些可不是我捉的,我只负责几个孩子的安全。捉这些野物,还需要我老人家出手?侮辱我老人家可是,我的功夫可不是用来捉野物的,哼!”

“那——这些野物……都是那几个孩子的功劳?”周大婶迟疑地问道,不敢相信这三个半大的孩子,一个还仅仅只有七岁,能捉住这么多的野物。

小豆子先显摆了一下自己背篓里的鸟雀,得意地道:“错!确切地说,晓雪脚下的十一只兔子,和二十三只鸟雀,都是晓雪自己抓到的。我抓的在我自己后边的篓子里呢。”

周老二近前一看,鸟雀也有十五六只之多,不敢相信地连声道:“不可能,怎么可能,她小小年纪怎么可能在捉兔子的同时,又捉了那么多的鸟雀?难道兔子和鸟雀自己飞到她跟前让她抓的吗?”

“不是也差不多了,我们根本没费多少功夫,只是静静地等待它们上钩就可以了。”小豆子得意洋洋地把祝雪迎捉兔子和鸟雀的方法说给周家的人听,周家人连连咋舌称奇。

祝雪迎像只骄傲地小孔雀,下巴抬老高道:“所以说嘛,聪明人用脑子打猎,多学着点。”

周老二心服口服,她把自己的战利品——五只兔子往祝雪迎的兔子堆里一放,愿赌服输:“我是服了你了,都说小老板的点子价值千金,果然不错。这五只野兔是你的了……明天你这捉野兔的家伙能借我用用吗?”

祝雪迎象征性地拿过一只野兔,剩下的四只兔子并自己捉的一只山鸡递回周老二,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我就意思意思收你一只野兔的筹码吧,至于这只山鸡,是我送给姐夫补身子的。这些铁丝,我暂时用不着,你们拿去吧,我什么时候想用的时候再找你要。”

周老二一巴掌拍在祝雪迎的肩膀上,差点没把小学拍趴下:“好你个祝晓雪,我没看错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要我周群能帮上的,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走了,走了,再不走天黑到不了家了。”祝雪迎受不了她的煽情,示意师父和风哥哥拿起猎物,向山下走去。

冬天的白昼确实很短,大概酉时刚过(五点多钟)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这时候离到山脚还的近一个时辰的山路呢。不过还好,雪地映照下,如同十五的月色那么明亮皎洁,一点都不用担心看不到回家的路。

一行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冰雪覆盖的山路上走着,偶尔传来豆子和晓雪清脆的笑声。

突然胡晓蝶站住不动,侧耳听了听,眉头一皱,道:“我们恐怕遇到狼群了,晓雪,你们小心点。”

“嗷……”就在这时候,好像回应她的话似的,从林中传来一阵阵狼叫声。左手边的林子里竟然出现了无数双绿幽幽的眼睛,就像是一盏盏绿灯笼悬在半空中晃动……狼群绿油油的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显的格外的幽深恐怖,不断的树枝折断声,也越来越接近。

周家娘仨看着这不知道又多少只的狼群,都放下手中的猎物,拿起猎刀猎叉,神情紧张地戒备着。狼本来就是群居动物,对于猎物它们有着难以想象的执着,更何况大雪封山难以觅食,想必这群狼已经饥饿难耐了。

祝雪迎一点也不着急,有个武功高强师父在身边,有事交给她准没错:“师父,你表现的时候到了,注意,千万不要把它们的毛皮弄坏了,咱一会把这些狼全拖回去,能大赚一笔呢。”

胡晓蝶苦笑一下:“你个小钱精,就钻钱眼里了。你也不看看这可是有上百头狼呢,师父我纵是有三头六臂,一时也难以全部消灭。你们几个小家伙小心点哦。晓雪,这把‘绝命匕’削铁如泥,拿着防身吧。”

此时,狼群已经把众人包围起来,它们饥饿的眼神牢牢地盯着自己的猎物,越逼越近,都能闻到它们呼吸间的腥臭。

祝雪迎捂着鼻子大喊一声:“臭师傅,还不上,臭死了。”

胡晓蝶一个飞身,纵向狼群,一部分饿狼转而扑向胡晓蝶,另一部分,依然渐渐逼近晓雪她们。周家娘三,不自觉地把三个半大孩子护在中间,握紧武器,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戒备着。

那边,胡晓蝶大掌一挥,一掌一个,所到之处如风卷落叶般地,狼群倒下一排,而且像晓雪说的那样,要不头骨碎裂,要不内脏俱裂,一点也没伤到皮毛。祝雪迎在众人的护卫下,像看戏似的轰然叫好。

狼群开始发怒了,它们血红着眼睛,开始向祝雪迎她们这边发起进攻。周家三人都是久经沙场的打猎能手,虽心中有点胆颤,手上却一点也不含糊。不过她们的手法可就差多了,刀起叉落,砍得身前的恶狼血呼啦地不说,还一时半会死不了。

祝雪迎和谷化风跟胡晓蝶学了三四个月的功夫。祝雪迎虽吊儿郎当,但有内力在身,窜蹦跳跃很是灵活。而谷化风则是下狠心学功夫,名师出高徒,手上的功夫自然甚是了得。只有可怜的林豆蔻,在狼群的攻击下,两股战战,不知所措。

胡晓蝶岂是浪得虚名,狼群很快被她干掉一半,然后飞回来解救众人的危机。这边周家三人都已挂彩,祝雪迎的漂漂衣服也一不小心被狼爪子抓出几道碎痕,所幸她逃的快,没有上到皮肉,谷化风也已经气息紊乱,再支撑会也会有受伤的危险。不过她们面前也躺下了十几只恶狼。

胡晓蝶见状,手上更是加快了动作,左手抓住一狼脖子,右手掐住一狼后背,两手使劲一撞,两狼头骨碎裂一命呜呼。脚下也没闲着,飞起一脚,一狼嗷地一声,内脏破裂,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剩下的几十只狼,胡晓蝶像捏面瓜似的,嚓嚓嚓,都去见阎王去喽!祝雪迎看着被撕裂的新衣服,哭丧着脸道:“我的漂漂衣服啊,可恶的狼群,我要把你们拖下山,卖身赔我新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