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36章 第一笔分红

娶夫纳侍

哇!这么多狼这么拖回去呢?几人经过商议决定分头行动:晓雪的师父会轻功,跑得快,她回去叫人来帮忙;晓雪她们在原地看守猎物。

胡晓蝶扛着祝雪迎猎取的野物,几个飞纵,就消失在大家伙的视线中。祝雪迎看看成堆的狼尸,把完整的拖到一堆,那些血肉模糊的,挖个洞,埋在雪堆下。

就这样还是生下六七十具狼尸,搬运起来很是麻烦。祝雪迎想到前世看到的爱斯基摩人在雪地里运东西的交通工具——雪橇。于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周家几位开始伐木,寻找韧性比较大的藤条,配合着她们带的绳索,半个时辰后,一个简易的雪橇就做成了:最下面是两根光滑的,前边削成弧形的木头,上边用木条弄成床板状,前边拴几根绳子。

几个人齐心协力,把狼的尸体堆上雪橇,用藤条捆起来,让其不易滑落。弄好以后,很壮观的一坨呢。周家三人在前边拉,小豆子和谷化风在后边推,嘿!这座狼尸山,居然在雪地上缓缓的向前滑行了。晓雪乐得跟在旁边又蹦又跳的,可高兴了。

当胡晓蝶带着邵老板和二十几个镇子里的人来接应她们的时候,她们已经拖着雪橇走了几里山路了呢。

邵紫茹一看到晓雪,就扑过来抱住自己好不容易盼来的女儿,信心地检查着女儿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吓到,比那些亲娘还心疼自己的女儿。确认女儿没事后,她开始分派任务:每人扛两只回家,剩下的继续放在雪橇上,由周家和邵家的人拖回去分。

来的人一听自己扛回去的就属于自己了,积极性很高。健壮有力气的,就扛在肩膀上就走;力气小的,就把两只狼拖在地上拉着走。剩下的二十来只,在雪橇上拖着就十分省力了。邵家和周家的人轮流拉着,晓雪也被裹着娘的外袍,放在雪橇上腾出的空,非常自在地坐了回人拉雪橇。

回到镇上的时候已经半夜了,狄爹爹和周家的男眷们,早就站在雪地里,不停地张望着。雪橇先拉到周家,卸下十来只狼,剩下地全拖到邵家了。大家伙累得筋疲力尽,再没有力气摆弄这些狼尸,就随便堆在院子里,泡泡脚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早,祝雪迎被几声惊呼从睡梦中吵醒,原来是来上工的雇工们,一进院子被那堆死狼吓着了。后来她们听小豆子吹嘘昨晚那场惊险的狼口脱身,又惊呼连连。

祝雪迎洗漱完毕,那些狼尸就被邵紫茹拖到旁边猎户家,让她们给剥皮收拾狼尸。祝雪迎边调包子馅,边寻思着这些狼的用途。这狼皮不用说是很好的皮毛,可以做皮袄或者帽子靴子什么的。这狼肉嘛,可不怎么好吃,韧劲大嚼不烂,还有点粗,嗯……做成肉干,卖给来往商户也不错。

祝雪迎正寻思着,谷化风看着厨房里两屉昨天老王家送来的豆腐,皱着眉头道:“晓雪,这些豆腐怎么处理,再不处理就生霉了。”

刚刚调好所有馅料的祝雪迎,呵呵笑着,走过来道:“要得就是让它们生霉。”

“生霉了不就败坏了,不能吃了吗?”狄爹爹也一脸疑惑地走过来,道。

“我要做的这个豆腐乳呀,就是要先生霉发酵,然后下料腌渍做成的,你们就放心等着吃好吃的吧。”祝雪迎信心十足,拍着胸脯保证。

祝雪迎先把豆腐切成5厘米见方、1厘米厚的小块,成行排放在干净的笼屉上,上面盖一层纱布防尘,然后笼屉用稻草裹住,放在厨房两个蒸包子用的大炭炉旁边不碍事的空地上,保持温度,使其自然发酵。

祝雪迎边做,边向身旁三位自己挚爱的家人解释道:“这样的温度大约十天左右,豆腐表面会长出一层淡黄色的菌毛,接着再用盐水腌渍。具体方法是先将盐、花椒用滚水煮开,晾凉后加进黄酒。再将坛子洗净,用开水烫过,晾干。接着把豆腐坯一层一层地放入,每放一层,洒上一些盐水。全部放进后,盖上盖,放在暖和的地方,使这些腌渍的豆腐坯再次发醇。10天左右,菌毛溶化,醇香可口的豆腐乳就做成了。这豆腐乳啊,带有咸味,消香,味鲜,可口,可作佐料。”

“什么东西味仙可口,可以做作料呀?”被小豆子领进院子的官子彤,好奇地往厨房里看,寻思着:莫非这小老板又弄出什么好东西出来了?那可得抓住机会,再跟她合作一把。

邵紫茹一看是官家的家主来了,赶紧让到屋里,笑道:“小女在腌渍豆腐,试做豆腐乳呢。”

“豆腐乳?如果试验成功找人合作的话,可别忘记官某呀!”官子彤见缝插针,表示感兴趣。

“那是自然,官老板这次来有何贵干?”邵紫茹为她倒了杯水,问道。

“用小老板给的方子酿造的醋已经上市一个多月了,以前商定的年底分红,这不,结算好,官某就巴巴的赶来了。”官子彤从怀里掏出账本,就要递给刚刚洗完手进来的祝雪迎。

祝雪迎摆了摆手道:“既然找官老板合作,自然信得过您,账本就没有必要看了,您给简单说说就行。”

官子彤也不勉强,收回账本道:“这一个半月,官家全国六十八个分号同时推出食醋,并照着小老板的意思,每个店门口都用醒目的大字,写上醋的烹制方法和食醋的好处。初几日,仅有少数试探着买了一坛,回家照着小老板给的方法做凉菜热菜,果然比不放醋美味多了。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这一个多月,每家分号都屡屡畅销的到断货……算下来,出去成本和人工什么的,纯利润达到三十六万两,照这样下去光这醋的利润,就可以占官家所有营生收入的三成了。果然官某选择和小老板合作,是这辈子做的最明智的决定了。”

官子彤掏出一匝银票,递过来道:“这是小老板应得的三成分红——七万两千两银票,请小老板点收。”

祝雪迎接过来看也没看,就递给了娘亲,笑着对官子彤道:“对了,上次让官老板帮忙收的芝麻,不知道怎么样了?”

官子彤点头道:“小老板交代的事,官某怎么可能忘记。只是这种植芝麻的农户本就不多,所以这次官某只帮小老板收了两百多斤,在外边马车上呢,要不,叫人给搬进来?”

“谢谢官老板,就搬到后院吧。我有个提议,不知道官老板肯不肯帮这个忙。”祝雪迎一听种植芝麻的不多,生出一计。

“小老板但说无妨。”

“开春,请官老板联系一些农户,请她们大面积种植芝麻,官老板负责收购,再将这些芝麻卖给我,如何?”祝雪迎看着官子彤,笑笑地说。

“这芝麻……小老板这么大量的需求,是不是也有什么妙用?”官子彤不愧是商场打滚几十年的老手,很快就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官老板放心,赚钱嘛,跟谁合作不是一样?咱们现在算是老相识了,与其跟陌生的摸不清底细的人合作,不如和熟识的老搭档合作,不是吗?”祝雪迎看出她的目的,要想赚钱,可以,拿出诚意来。

我在合肥上班的弟弟今天回来了,估计在家待一个星期,蝗虫过境啦,唉……他总爱霸占我的电脑,我妈妈说他一年总共在家才待几天,你就不能让让他,没办法,以后这几天的更新可能不定时了,不过姽婳会想方设法挤时间码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