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37章 变废为宝(上)

第三十七章 变废为宝(上)

送走了合作伙伴官老板,祝雪迎算了算,离过年大约还有七天的样子,应该办些年货了。记得前世每当这个时候,阿爸会把家里养了一年的猪宰了,一部分腌成腊肉,一部分灌上香肠。鸡啊、鸭啊、鱼啊什么的,都腌上那么几只,可以吃上大半年的。

于是怀念家乡味道的祝雪迎,缠着娘亲去赵老三家,买上一整头猪,腌些腊肉、火腿,灌些香肠。

过年时候,正是赵老三忙碌的时候,整个腊月,她几乎天天都杀猪卖肉,有时候还不止一头。好在赵老三有固定的充足的货源,避免断货的可能。

“赵三姨——我们来买猪肉了!”祝雪迎刚刚进了赵老三家的院子,就甜甜地喊上了。这时候,肉铺里是赵老三的正夫和两个侧夫照看着。她就专门在自己家的后院负责杀猪。越临近春节,来买肉的人越多,除了镇子上的,附近村里的也都到她这儿买肉。赵老三的肉是出了名的新鲜,而且不缺斤少两。做生意实在,讲信誉,自然名声就出去了。

“嘿……晓雪来了啊,你还没到我们后院来过吧!”祝雪迎的同窗,赵老三的嫡女赵明英,蹭地从后院蹦跶出来,手上血呼啦的,看来赵老三忙不过来,把女儿也给使唤上了。

祝雪迎退了两步,避开了赵明英的热情拥抱,一脸嫌恶地看着她的手,尖叫着:“姓赵名明英的,你要是敢让你的爪子碰到我漂漂的衣服的话,这辈子就别想吃到一口我做的菜!!”

赵明英看了看自己血糊糊的,像刚从命案现场出来的双手,嘿嘿笑道:“好,好!不碰你,知道你爱美,跟个爷儿们似的。”

祝雪迎白了她一眼,不理她,进了后院,对忙碌的赵老三,甜甜地道:“赵三姨,我们要一头整猪,杀好的,有么?”

“晓雪呀!邵老板也来了,先坐在旁边等一会,手上这只是‘清辉酒店’定的,杀完这只就帮你们杀。小四,帮邵老板和你晓雪妹子搬俩凳子过来。明英,别偷懒跟在晓雪后边晃悠了,赶紧地,那只猪的内脏扒出来没有?收拾好了送前边铺子里去!”赵老三说话声音跟洪钟似的,震得祝雪迎耳朵嗡嗡直响。

祝雪迎赶紧后退,离她远一点。赵老三最得宠的侧夫的儿子——赵小四,像只球似的滚进她们的房间,又拎着俩凳子迈着胖乎乎的小腿,跑到祝雪迎旁边,笑起来眼睛被肉挤成一条缝,看起来像缩小版的弥勒佛。小四谄媚地围着晓雪献殷勤,如果有尾巴的话,早就摇起来了。“晓雪妹子,我最喜欢吃你们家的灌汤包了,猪肉的羊肉的都爱,我一顿能吃两笼灌汤包还能再喝三碗潵汤……”

祝雪迎看着他球一样的身材,嘴角抽抽着:谁说胖子不是吃出来的,瞧瞧这体型,跟赵老三手底下的那头,没多少区别了。然后又欣慰地看着赵明英稍微有点壮硕,还算比较正常的身材:还好这家伙不像她娘和她弟弟,要不然才不带她玩呢,看着都油腻腻地。

她一个七岁的娃,在一群接近成年还未成年的半大姑娘和小子里头,俨然是一伙人的头头,她要对哪个人撇撇嘴,马上那家伙就遭到全书院人的排挤和孤立。

把扒出来的内脏顺手丢在一旁的赵明英,感觉到祝雪迎的目光,回过头来冲她憨厚地一笑。祝雪迎的目光随即,停留在院子里那一大坨——猪的内脏。

祝雪迎挤出一点笑,问出心中的疑问:“赵三姨,这些猪心,猪肺、猪肝、猪大肠什么的,都怎么处理的?平时没见你拿出去卖呀?”

“卖?”赵老三哈哈大笑:“这腌臜的东西,怎么能拿出去卖?也不怕吓跑了客人。这些东西,都是喂狗,或者拿去扔掉的。”

天哪!这无知的人哪,简直暴殄天物呢!“赵三姨,这些东西收拾出来是可以吃的,不但味道好,而且有的营养价值很高呢,就譬如这猪肝吧,不但含有丰富的营养物质,还是最理想的补血佳品之一呢。猪肺呢,有补虚、止咳、止血之功效。这猪大肠有润燥、补虚、止渴止血之功效。”祝雪迎将这些内脏的好处,一一道来。

赵老三听了,先是皱了皱眉,接着又笑道:“这些东西,以前我也试着把猪肝弄干净,煮着吃,结果腥臊得难以入口。家里的那些夫侍和儿女都说我瞎折腾,就没有敢再弄来吃了。要不,这样吧,让明英给你们洗干净带回去,煮好了给我们送一盘就行了。嘿嘿……我估计也就我们晓雪能变废为宝喽!”

“行!”祝雪迎跃跃欲试,她不客气地指挥着赵明英把地上已经有的四头猪的心、肝、肺、肠子,都收拾干净,然后又指导赵明英把猪大肠的肠衣弄出来,用来灌香肠。嗯……很怀念前世广式香肠的味道呀!

“赵三姨,明天拿几个盘子到我家去端菜哦,我给你们做‘爆炒猪心’‘当归枸杞猪心汤’‘香辣肺片’‘尖椒炒猪肝’‘熘肝尖’‘辣子肥肠’‘卤煮火烧’……”祝雪迎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溜乎,把赵老三、赵明英和小四说得那个口水流哇……

“对了,赵三姨,咱们这的卖羊肉的张大姐,她们的羊杂碎也都是扔掉或者喂狗吗?”祝雪迎想起了前世的羊杂汤,那个鲜哪。

赵老三把口水吸回去,想了想,道:“好像没听说她们卖或者吃呀,多半也是扔掉。这羊的内脏也可以吃?”

祝雪迎点点头,从板凳上站起来,对娘亲道:“娘,我去张大姐那看看,买点羊头和羊骨头炖汤,顺便问问她羊杂碎卖不卖。”

女儿要做的事,即使再奇怪邵紫茹都不会阻拦。她从荷包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女儿,道:“嗯,多买点羊肉,冬天吃羊肉是暖的,拿不动的话,回去叫你风哥哥来帮你。”

“还回去叫什么人啊,明英,把你手上的活交给你大哥,你去陪晓雪去趟张春兰那儿,帮她把买的东西送回家。”赵老三这会儿特别热心,看晓雪的眼神,就像在看一桌香喷喷的美味佳肴,那垂涎的神态,让晓雪直起鸡皮疙瘩。

祝雪迎也不接娘亲递过来的银子,就跑出去,留下她清脆的声音:“娘,银子我荷包里有,赵明英赶快跟上,再迟到晚上就炖不出好汤了。”赵明英赶紧把手冲干净,顾不上擦,往身上抹了两把,就屁颠屁颠地跟上去了。

卖羊肉的张大姐张春兰,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精明到别人别想占她一丁点儿的便宜。祝雪迎也没想占她的什么便宜。

祝雪迎到了张春兰的铺子里,这几天她的生意也很不错,店里已经余下好几副羊架子。祝雪迎保持这一贯的笑嘻嘻的可爱模样,嘴甜地叫人:“张大姐,给晓雪称半个羊。”

“呦……小老板呀,是铺子里用的,还是自己吃的呀?”张春兰的小眼睛里闪着精明的亮光。

“过年自己吃的,铺子里昨儿买的羊肉正巧能卖到闭市那一天呢。”祝雪迎的眼睛滴溜溜地乱转,想着怎么能从这个斤斤计较的张春兰手里,以最少的加钱把那些羊杂和羊架子什么的都买去。

“哦,邵老板也放心小老板自己出来办年货?没叫风哥儿跟着呀?”张春兰,从架下拎出一个完成的肥羊,放在铺面的砧板上。

“我跟娘亲在赵三姨家买猪肉,趁赵三姨给我们杀猪的空挡,我想到家里的羊肉没买,就自告奋勇来买羊。赵三姨怕我拿不动,让明英姐帮我拿呢。”

“既然小老板亲临,我就给小老板割这只最好的当年的公羊,割一半给您,剩下的那半我自己留着过年用。”张春兰利落地割着羊肉,剔骨的手法非常老道,看得祝雪迎连连点头。

“二十一斤三两,一百文一斤,共两千一百三十文。”张春兰的帐算得也挺溜的。

昨天晚上电脑被霸占,今天早上八点多就起来写文,有人打扰写起来不那么顺手,今天先更一章,以后我弟弟走后尽量补上。